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华胥引.doc

华胥引.doc

华胥引.doc

上传者: lin立祥 2017-09-2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华胥引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华胥引《华胥引》经典对白慕言,好厉害的丫头,我救了你,你倒恩将仇报。慕言,我不走,我得留在这里。叶蓁,可你留在这里做什么呢,你一个人,没有人陪你聊天符等。

华胥引《华胥引》经典对白慕言,好厉害的丫头,我救了你,你倒恩将仇报。慕言,我不走,我得留在这里。叶蓁,可你留在这里做什么呢,你一个人,没有人陪你聊天,也没有人听你弹琴。叶蓁,社稷死,叶蓁死,这本该,是一个公主的信仰。我不能像一位公主那样长大,却像一位公主那样死去。在下听闻世子誉二十二岁生辰时,也得到过文昌公主的一幅画像,看了却说了句奇怪的话‘唔,这是叶蓁,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君玮,这人怎么这样,好歹我们救了他,自醒来到现在,半句感谢也没给。君拂,长得好看么,任性点也可以理解。君玮,长得好看就可以吃药不给钱啊,长得好看就可以欠人情不道谢啊。君拂,嗯。世事总不能如愿,谁能想到如此打扮的一个贵公子,身上却一个子也没。慕言,慕言,思慕的慕,无言以对的言,我的名字。我手一滑,茶盅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其实这也没什么,女大十八变,如今的我同三年前大不一样,脸上还随时随地带个面具,他认不出我也在情理之中,没什么可失落。我想,我爱上他四年,没有想过今生还能再见,老天再一次让我们相遇,却隔着生死两端,着实缺德。但这样也好,于他而言,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结束,于我而言,一切早已发生,早已结束。君拂,你愿不愿意娶一个死人做妻子,那姑娘长得不错,性格也可以,长辈们都喜欢他,嫁去你们家绝对不会产生婆媳问题。而且,她琴棋书画都懂一些,绝不会在外人前丢你的脸。另外,饭虽然做的不大好,也能做一些的。就是,已经死了。我将自己大肆夸奖了一番,自己都觉得厚颜,越夸越夸不下去,他托着腮帮耐心听我陈述,半晌,哭笑不得的,你说的是冥婚慕言,可我们慕家不能无后,多谢你一番美意了。我多么想告诉他,你眼前这个面具姑娘就是当年雁回山上被蛇咬得差点死掉的小女孩,可如何说得出口,这个面具姑娘其实是个死人。慕言松开揽着我的手,将我放得端正,从上到下打量我眼中有笑意,一月未见,君姑娘竟不认得在下了,那笑容淡淡的,要划伤我的眼睛,我觉得开心,却不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道,二十五天,阿拂。慕言的声音在这空旷山间轻飘飘响起,知道什么是护卫,你们的剑要拔在我的前面,这才是我的护卫。跪在中间的一个黑衣人突然站起来沿着鬓角扯自己的脸皮,她呼了两口气,闷死我了。慕言眉毛挑了挑,淡淡道,我还想他们近日越发不成器,一路潜过来居然还惊起飞鸟,原来是被你拖累的。慕仪却丝毫不以为意,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其实也怪不得他们,要将剑拔在哥哥你前面才有资格做你的护卫,那天下没几个人能做你的护卫啦。君拂,那姑娘不好,她要杀你,你不要喜欢她。慕言微微低了头,什么,我抽了抽鼻子,失去再说一遍的勇气,抬头看看天空,没什么,你看,今天晚上星星好圆。半晌,慕言道,你说的,可能是月亮。慕仪撑着头,笑眯眯地望着我,哥哥他很欣赏你的,在我们陈国,思慕哥哥的美貌姑娘手牵着手能将昊城围一圈,他从不正眼瞧她们。今日你腿脚不好,哥哥居然主动行你的方便,要是被她们知道了,你会被打死的。我不甘示弱,不动声色地说,从前思慕我的人也很多的,要从我们家门口那条街的街头排到街尾的。当然这些人一半为钱而来,另一半为权而来,这些就不用说了。慕仪,哇,那你和我哥哥还满登对的嘛。君拂,不要乱讲,你哥哥已经有了心上人么,那个紫烟姑娘什么的。慕仪,她没戏了,她既敢行刺哥哥,此生便没做我嫂子的福气了。说起来,阿拂你要真对哥哥上心,比起紫烟,有一个女子你倒要记得。哥哥此生唯一敬重的女子,前卫国公那个殉国的小女儿,文昌公主叶蓁。哥哥称叶蓁绝代,说大胤分分合合这么多年,只出了这么一位因社稷而死的公主,若不是个女儿身,年纪又不是这样小,该是要做一番大事的。我也觉得可惜,可恨生在帝王家啊帝王家。君拂,生在帝王家,本该如此,从小享那么多特权,势必有责任要担,叶蓁也是死得其所。在其位就要谋其事,行其道,当其责,天下百姓将她奉养着,拿百姓的供奉不说可恨生在帝王家,要担着身上的责任时却说可恨生在帝王家,如此,就委实可恨了。我们说到哪儿了,慕仪,我也不知道。君拂,你看,你能不能把它修改得像我慕言,要雕得像你,那就劳烦你把面具摘了。我心中一颤,喉头哽咽,却摇了摇头。他轻轻道,为什么,我摸着脸上的面具,往后缩了缩,因为,因为我是个丑姑娘。额头上长出这一条长长的疤痕,无论如何也不能要他知晓。我看着自己的手指,第一次因毁容而这样沮丧。我想给他看最好看的我,最好看的我却已经死了。面具底下流出一滴泪来,我吸了吸鼻子,幸好他看不到。慕言,你不是说至今仍疑惑郑国月夫人那桩事吗,我们去郑国解开。我这些护卫一时半会还醒不了,他们跟着也是累赘,我们连夜赶路,甩掉他们,往后一路轻松。君拂,终归还是要留个书信的,免得他们担心啊。慕言:不是多大的事,从十二岁开始我就常独自离家,他们应该习惯了。君拂:但是,但是我就这么跟你走了,算不算私奔啊,慕言,。。。。。。慕言一直握着我的手,良久,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想他真是废话,死人的手怎么可能不凉,可还是不小心颤一下,想要缩回来,他瞥了我一眼,我轻声道,可能因为是。。。。。。传说中的冰肌玉骨。。。。。。慕言,。。。。。。还有种赵国特产的晒干的白虫子传闻可以用来泡水治疗相思病。我对这个白虫子抱有极大兴趣,觉得倘若果真具有奇效,就可以买一点碾成粉末混在慕言的饭菜里端给他吃,让他忘记秦紫烟重新开始,但咨询过小二,发现这个只能泡水喝,我总不能把这个白虫子泡好水之后倒进慕言的饭碗里对他说,喏,给你加个餐,你看着这个好像是虫子。。。。。。其实它确实是个虫子,但它不是一般的虫子。。。。。。半年前,这个人率十万铁甲谈笑间打败卫国,用兵之从诡谲,将天启城里喜爱联系实事的科举考试难度系数再度拔高,搞得一众落榜贡生通通仇视他,荣获年度最不讨知识分子喜欢的政治人物之首由此就可看出苏誉此人日后必成大器。慕言做出感兴趣的模样,哦,你晓得他一定来,我不确定道,这也是。想了想问他,如果是你,你会不会来,他收起扇子,如果我手下的那个杀手是你,我就来。我一愣,呆呆地看他。他瞟我一眼,慢悠悠道,你这么笨的一个人,我若不来,你把要杀的目标搞错怎么办,我心里的确这样想,假如慕言有一天离我而去,又假如我有毁灭这个世界的力量,那我就一定将它毁得干干净净,但好在终归不会是他先离开我,会是我先离开他。我第一次这样庆幸自己是个死人。君拂,你是不是想用这个破鸟换我的小老虎,这破鸟一点不值钱。话音刚落,破鸟头上的绒羽哗啦竖起来,再度冲我嘎的叫一声。其实这只老虎着实是我用不法手段谋得,就算他要强行取回,我也没有办法。但我还是睁大眼睛,我绝对不会和你换的,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破鸟。破鸟激动地从笼子地跳起来,扑棱着翅膀嘎嘎叫个不停。慕言将我拉起来,哭笑不得,刚觉得你有点姑娘模样了,小孩子脾气又发作。我想这不是小孩子的脾气,这是一种执着,纳西长门僧将其称为贪欲,认为是不好的东西,但我的贪欲这样渺小,除了伤害了这只黑鸟的感情以外真不知道那一点还称得上贪欲。我同慕言终归会分开,对这玉雕小老虎的感情就是对慕言的感情,从文学角度讲可称之为移情,也许这一生都没有人会理解,我自己知道就好。我看着慕言,我不知道他喜欢怎样的姑娘,我一直只想给他看最好的模样,确实时时不能如愿,让他觉得任性,觉得我只是个小孩子。明明是个没有心的死人,还是会觉得悲伤。慕言:人心便是欲望,欲望很多,能实现的却很少,所以要分出哪些是最想要的,哪些是比较想要的,哪些是可有可无的。。。。。。君拂,你的意思是,只需得到最想要的就可以了吗,他笑了一声,不,最想要的和比较想要的都要得到,因为指不定有一天,比较想要的就变成最想要的了,而最想要的已不是那么重要了。君玮来书:阿拂吾妹,一别数日,兄思汝不能自抑,汝思兄否,午夜梦回,常忆及少时,兄至王都探汝,左牵黄,右擎苍,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悲乎,悲哉日前午时小休,兄思妹成痴,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山川载不动许多愁,不觉盘缠为强人所掳。。。。。。兄思虑良久,此事因妹而起,便当因妹而终。。。。。。慕言,写了什么,我总结了一下,他睡午觉的时候不小心被小偷把盘缠偷了然后小黄不肯配合卖艺,他就把小黄典当给当地动物园了,让我用这个飞鸽帮张银票什么的给他。慕言伸手拿银票,我住他,止住他,不用。十日内,若不将小黄赎出吾定将汝卖去勾栏,望汝好自为之。慕言,你真是,气得我头疼。君拂,哪里有这么容易就头疼,说得好像从来没有生过气一样。他皮笑肉不笑,我确实从来没生过气,只是偶尔动怒,让我动怒的人基本都没得到还下场,你是不是也想惹我动怒看看,我拉过他的手把袖子挽上去给他涂药,发现他僵了一下,抬头瞟他一眼,有点讪讪地,我有时候是不是,太任性了,他撑着额头看我,唇角含笑,不,这样刚刚好。慕言,我从不相信那一份的偏差会在我掌握掌握之中失控。他手指撑着额头:那你告诉我,阿拂,为什么人会害怕呢,这种问题完全不需要思考,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他含笑看着我:那你说我今夜这样害怕,是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东西,我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就转到这里,脑袋没反应过来,半晌,愣愣地,你说你从来不会害怕的。。。。。。她极轻地摇了摇头,握住我的手,今天晚上,我很害怕。慕言,爱哭鬼。君拂,我才不是爱哭鬼。他的手揉乱我的头发,哦又有什么大道理,说来听听,我离开他一点,好吧,我是爱哭鬼。可是,爱哭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我觉得泪水是世间最不需要强忍的东西,有时候我也想忍住,让别人觉得我很坚强,但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不会忍,因为后来我明白坚强只是一种内心,爱哭不是不坚强,哭过之后还能站起来,能清醒地明白该走什么样的路,想做什么样的事,我要做的是这样的人。公仪斐,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传说中狡兔十窟凡事都留足后路的慕公子竟然会有软肋,且还是这么一个天真娇弱的小姑娘。慕言,所谓软肋,要么亲手毁掉,要么妥帖收藏。虽然自古以来成大事者多半选的是前者,不过我这个人,一向觉得人生浮世短短百年,能有一个软肋在身上,也是件不错的事。公仪斐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实话我也挺惊讶的,忍不住愣愣地看着他,大约是觉察到我灼灼的视线,他目光微微扫过来,我赶紧正襟危坐,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地把头扭向一边,但心里却暗暗地想,这个人,我要对他很好很好。尹棠,你听说过佛桑花的故事没有,君拂,嗯,尹棠,说的是一个世家少爷与奉墨的丫鬟相爱,却被他父亲发现了,少爷被支出家门办事,少爷走得晚上,小丫鬟被投进后院一口枯井里,他们骗少爷小丫鬟病死了,没几年,少爷娶了交情深厚的世家小姐为妻,新婚的那夜,后院被填平的古井却长出巨大的花树,开出妖异的花朵来,这花就是佛桑。你有没有听过风拂花树的声音,就像是女孩子在哭。君拂,你想说什么,尹棠,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讨厌,但不管你讨厌不讨厌我都要说。就像佛桑花的故事一样,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是不能见容于世的,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悲剧发生。你和慕哥哥也不会例外。你配不上慕哥哥。君拂淡淡道,他说她喜欢我,只要他喜欢我,我们就是相配的。君拂,从那时候我就喜欢你,找了你三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在找你,可我找不到你。大片水泽从指间溢出,是那些尘封的悲伤破土而出,再也无法抑制。从雁回山的初见到临死的最后一刻,三年漫长寻找,回忆里全是美好模样,可求而不得的委屈和绝望只有自己晓得,明明我是那么用心那么认真在找他。那些来求亲的人,父亲想把我嫁给他们,我没有答应,我要找到你啊。送给你的那幅画,我请人将它刻在了洞里的石床上,我想,如果你哪一天重新回到那个山洞,看到那幅画,就会知道那个小姑娘在等你。君拂,你是无所不能的。慕言,哦,我确实是无所不能的。我愣了,呢都不谦虚的,这种时候,一般大家都会谦虚一下啊,说我其实没有那么万能,很多事情我都无法控制什么的。。。。。。他了然道,你又想做什么,然后我就可以温柔地安慰你啊。苏誉,竟敢扮成我母亲的模样行刺我父王,果真以为陈国无人,能够任你们来去自如为所欲为,我早就说过,卫国灭亡是王室无道,公主殉国是在其位当其责,死过一次的君拂已不再是从前的叶蓁,之所以这样努力,只是想要为自己而活罢了。我有太多话想说,可,我摇头笑了笑,我不知道他是你的父亲,不要恨我。苏誉,若你不愿意在尘世陪着我,哪有我陪着你,你说好不好。他从容说出这样可怕的话,我怔了许久,心里一时羞涩难当,其实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不会害怕的,我已经长大了啊,只是经常会在你面前假装害怕来撒娇,让你觉得不能丢开我罢了,你看我是不是很有心计,我。。。。。。我会害怕,他低声打断我的话,你不在的话,我会很害怕。红蝶越飞越远,消失在白色的月光中,慕言背对着我,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没有再抬步去追,却也没有说话。大约他终于清醒,那不是我。苏仪说得对,若那是我,怎么舍得丢下他。舍不得的。长长的沉默里,苏仪轻声问:哥哥,嫂嫂她,是怎么样的,洞里只闻松脂燃烧时微弱的“噼啪”声。他的声音低低响起,很会跟我撒娇,偶尔耍耍小脾气,经常哭鼻子。苏仪顿了顿,若是这样的小姐,天下到处都是,哥哥你何苦。。。。。。他转过身来,那时我在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地收拾石案上的琴具,“我不在的时候,她比谁都坚强”。我以为那是句点,未曾料到,句点并不在此处。苏誉,孤的王后善妒,收下你很容易,王后却会不高兴,你说孤是该让你不高兴呢,还是让孤的王后不高兴呢,苏誉,我到今日才觉得阿拂真是去了,看到和她长得像的女子,常会忍不住想,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们,却是阿拂,她一个人会寂寞,我却不能陪着她,若是将这些女子送去给她,也不知她会不会高兴,苏誉,君姑娘是卫国人吧,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卫国有这样的规矩,我吃了一惊,赶紧抬头,你,你记得我面具遮住他的表情,却能看到唇角微微上翘,似想起什么,要想不记得,也不太容易。。。。。。顺道将一盏暖过的酒递到我手上,“应该有人跟着你呢,人呢"我用眼角余光示意不远处时不时瞟过来的君玮,从现在开始我们俩就不认识了。君拂:假如一个人如我这样,仅还有两三月性命,就不该也不能将这些宝贵时光用在纠结往事上,哪怕只是一分,何况,还不是我和他共同的往事。我们有时候坚定不移地想要去做一件事,最后却常常失败,不是因为心灵不够强大,只是太容易被突发之事左右,变得迷失掉初衷所愿的方向。我从未忘记过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可是你呢,你还记得吗,君玮,有时候我们觉得活得太累,只是因为想得太多。荆公子,轻轻在下冒昧一问,君姑娘既是有这样的一双手,为何不好好珍惜,反而用它来换一并无用的黑铁,我边将桐木琴重新笼进布帛,边轻声道,那不是什么无用的黑铁,我喜欢的那个人,他很想得到那柄剑。偶尔,我也想让他开心。慕言就站在离我不到三尺的地方,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我,你觉得,那样我会开心,他是在生气,他定是在生气。我不知道他会来,或者他会来的这么早,在最初的计划里,他是会被我感动,可现在这样说早不早说晚不晚。。。。。。看清他眼中的讽刺轻视,突然觉得长久以来支撑自己的东西迅速流失,无力地退后一步靠在石浮屠上,我幻想能够养着你,能够保护你,可你太强大了,这些地方一点也用不着我。我只是想让你开心,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可让你开心也这么不容易。或许我逼得你太急,让你无论如何都只是讨厌我。你以前。。。。。。我捂住眼睛,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他将我捂着眼睛的手拿开,皱眉看着我,我认识的那个小姑娘,也不是你今日这样,君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你这样不自爱,又怎能要求别人来喜欢你,我觉得自己笑了一下,又觉得是要哭出来,最后只能抬头深呼吸,你什么都不知道。君拂:君玮是我哥哥,我们小时候就经常一起这样玩的。苏誉,你有三个哥哥,叶霁,叶祺,叶熙,我却不知你还有个哥哥叫君玮。君拂,是从小陪我长大的玩伴,就像哥哥一样的。苏誉,哦,原来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君拂,我们没有什么的。苏誉,冷月,醇酒,两小无猜,烛下对饮。。。。。。今日这番盛装。。。。。。君拂,你是不是觉得不好看,那我马上去洗掉。苏誉,其实也没什么分别。。。。。。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啊,君拂,慕言,你到底喜欢生么样子的,苏誉,那句话不是那样理解的。苏誉:你还要免我多久呢,阿拂,君拂,什么,苏誉,这只是一个梦境吧。你为我织出这样一个梦,跑到我的梦里来,是想将我关在这里,这就是你想要我立刻爱上你的原因,用一个虚假的你,将我永远束缚在这个地方,是吗,阿拂,是这样吗,君拂,不对,不对,这不是什么梦境。我在这里,我真真切切地在这里,慕言,看着我,我是真实的呀。苏誉,在你睡着以后,我想到很多,而那些不明白的,我去问了君玮。你说得对,你是真的,我却是假的。君拂,这,这不可能,没有人可以,从来没有过,你,你怎么会看穿,不,你是骗我的。。。。。。苏誉,从前你对我说,心魔的名字叫求而不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我看着你,那些不该属于此时的我的记忆像锥子刺进颅骨。你想用虚假将我束缚住,你以为世间无人可看透华胥幻境,阿拂,那只是你以为罢了。君拂,你究竟,知道了多少,苏誉,全部。足以让我走出你为我编制的这个梦境。苏誉:忘记你的话,那个人会只是苏誉,不再是慕言。如果我已经不再是我,你觉得我要如何才是幸福,你又要如何才是安心,苏誉,有时候我会分不清现实,到底是不是用这一只手,握着剑刺中了你,是我杀了你。两次。一次逼你跳下卫国的城墙,一次。。。。。。苏誉,回去睡觉,你不累吗,君拂,还好了,那个梦你到底还记得多少,有没有记得我给你做饭,还有我们去荆家求剑,对了,你还吃醋来着,记不记得,苏誉,。。。。。。不记得。君拂,你吃君玮的醋,明明我化了那么好看的妆,你以为是化给君玮看的,就暗示我说一点也不好看。苏誉,。。。。。。不记得。我更加认真地提醒他,你还嫉妒我和君玮玩皮影戏,说我要闹着玩也不该去找君玮,应该。。。。。。他无奈打断我的话,好了,我记得了,你不用再说了。。。。。。但我的兴致已经被彻底勾上来,而且你对我一点也不好,那时候好冷酷,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还说我不自爱也不会有别人来喜欢我,真是太过分了。苏誉,。。。。。。好吧,我真是太过分了。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1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