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2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唐代长安城考古纪略

唐代长安城考古纪略.pdf

唐代长安城考古纪略

善下堂
2013-01-2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唐代长安城考古纪略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磨代长安城考古纪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安唐城发掘队一、前去行唐代长安城,位于今西安市的市区所在处,它的面积达余平方公里,豹为现在西安城(明清时所建)的七倍半多。唐长安城原为隋代的大兴城,隋文帝于开皇二年(公元年)六月开始兴建,至开皇三年三月建成,定名为“大兴城”。唐建国后,仍建都于此,继承了隋的大兴城,改名为“长安城”唐代对长安城的建制和坊、市、街道等布局的形式虽无大改革,但也有不少的修建和扩充。而唐长安城的翘济、文化之繁荣,却较隋时大有发展,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荣的都市之一。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于年起,即派工作队对唐代长安城进行勘察。开始时是先从“大明宫”遣址进行的,年正式对长安城的城垣、坊、市及街道等进行较全面的勘察。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具会曹于年对长安城(外郭城)的范圃和各城阴的位置·等,作过群栩勘察和探侧,收获很大(晃《长安城地基初步探测》,《考古学报》年第容期)。我俩在这一基础上,除对长安城的城址作了复查外,‘主耍的是进一步勘察城内的坊、市、街道和宫城、皇城等布局的形制与区划J至年底,除个别区域尚待复查外,其他艳大部分基本上已勘察清楚。像长安城达一规模亘大,而且全部湮埋在地下的城址,耍进行全面的勘察是不无困难的。因此,我俩的勘察工作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一年作普遍勘察。的年工作开始时,先就长安城的东西第期两市及部分的街道和里坊进行勘察,拜且也作一些小规模的发掘来核实勘察的情况,以便改进工作方法和步肆,随后逐渐扩大勘察的范困。至年底,除对长安城的外郭城、宫城、皇城等范圃、形制勘察了一遍外,里坊方面别将皇城以南的,与皇城左右的部分坊和长安城的主耍街道等,也‘作了普遍勘察。与此同时,对当时的“东市”和“西市”遣址,进行了部分的发掘,直至现在西市遣址仍在发掘中。第二阶段,一年进行复查。为棋重起兑,对于城址、里坊和街道等布局的形制,于年起HlJ对第一阶段普探所得的情况又进行全面的复查与核实。至年年底,基本上复查了一派。根据复查的桔果,拜将长安城遣址的范四和形制作了实测(图二)。但对于当时有名的夙景区“曲江池”,以及清明、永安、龙首等渠道尚未欲察。关于图二东南隅所画的曲红池,是根据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具会探测的情况偏棺的。本文仅就一年,对长安城遣址勘察的大体情况和部分的发掘现象作一筒略的报导。下面按外郭城(即京城)、宫城、皇城及长安城的街道和坊、市等分别叙远。关于文内有关城址的实ffill数字,都是根据复查确定后实ffilJ的。长安城址的实测和精图工作,是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郭义孚同志担任的。二、外郭城外郭城亦名“京城”。从我们复查和实测的情况来看,除城墙基址的厚度和城址范团的实ffill数据略有一些出入外,关于城垣和各城阴所在的位置等,与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具会年所探测的情形基本上相同(兑《长安城地基初步探mlI》,《考古学报》年第期)。趣过钻探和复查所知,外郭城的城墙全是板筑夯土墙,除部分城基已被破坏无存外,其余四面城基大都还保存在现在地表以下深一米不等,个别之处深达米左右才晃到城基的夯土。保存的高度因破坏的关系,颇不一致,最矮处有的仅存米,一般高度是一米静,但个别地方也有高出现在地面的,城基残高尚达米多。如西城金光阴址处的一段城基便是这样(图版贰,)。城基的竟度(城厚),在保存较好的地方,一般均是至米左右。但有不少地方残存竟度仅一米静。此外,东城墙在钓与靖恭坊东端相对处有一段竟度将近另。米。据钻探的情况所知,除与各城阿相接的一段城墙(尸弓基座)竟达余米外,一般城垣在不近城阴处刻很少有这样宽的。因此,推mlI这一段城墙很可能是唐代重修时所致,但未粗过发掘,仅据勘探的情况尚难作出判断。关于东城的夹城位置及其与外郭城的距离等,复查的桔果与陕西省文物管理委具会所探的相同(晃《长安城地基初步探测》)。外郭城的形制,东西较长,南北略窄,共平面呈长方形(图二)。初步实ffilJ外郭城东西广(由春明阴至金光P弓的道视)(包括东西二城墙厚度在内,以下同)、南北长(由明德阴至宫城北面之玄武尸,偏东处)肚米。由明德阴(外侧)至皇城的朱雀阴(南侧)为昭米。南面三城P弓的距离是,由明德P气(中心)至启夏阴(中心)、明德阴至安化阴米。长安城的方向以磁针测得是北偏东旦“。以上是对外郭城的勘探与实测的大体情况。唐代的里程,大程是步一里,小程是步一里大尺l且寸,小尺寸。当时建筑长安城是用大程里和大尺的,因此,我们也是以大程里和大尺来爵算。就现在所知唐尺的大小颇不一致(兑矩斋:《古尺考》,《文物参考查料》年第期及揭竟:《中国历代尺度考))),我俩曹以各尺的数字与长安城的尺度卦算比较过,但全不适合,只有幼米之数还比较接近,因此在《唐长安大明宫》一书中,即采用一尺等于、一步为米之数静算的。日本平圆武夫也依据森鹿三:《汉唐一里刃长亨》之研究(《东洋史研究》第五卷第六号),用过此数来静算长安城的尺度(《唐代刃长安七洛阳》地图篇)。在还没有得出更正确的数字之前,我们卦算长安城的尺度时仍是采用这一数字。外郭城的尺度,《隋书·地理志》、《唐六典》、《长安志》、《吕大防图题言e})、《类编长安志》、《长安志图》与《唐两京城坊考》等书,都盆“东西广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合米),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合米)”。《旧唐书·地理志》的靛载是“东西一十入里一百五十步(合洲米)”,《新唐书》则是“东西六千六百六十五步(里步,合米)”。南北的长度与前引七书同,都是一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城高一丈八尺。今实测外郭城东西广的肚米,此前引七书所甜载的长出邓米(步弱)比《旧唐书》少衣米比《新唐书》少肠米(步强)。从实illJ长安城各部的尺度都大于文献靓载之数来看,前引《唐六典》等书所韶的东西长度Hl与实ffilJ之数相近。共所以少米多,很可能是未把城墙的厚度静算在内。惟外郭城的南北长度各文献的甜载是一致的,都靓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这比实侧之数少弱米(步强)‘韶载与实测的差数如此之大,这使我们对“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不能不有所怀疑。因为文献对南北长度的祝载虽然比较扰一,看来似乎没有什么简题,但实际上是矛盾较多,而且有些混乱。尤其皇城以南部分矛盾最大(祥后面里坊一节)。如各书所耙宫城考古南北长二里二百七十步、皇城南北长三里一百四十步、皇城以南之十横街各竟步、九坊南北各长步,把上述数字总加起来,RlJ是步,合米,此所甜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多出弱步,即米,但比实ffill数只少米(步),看来总合之数是接近实测数的。可以肯定文献所靛的“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是绪裴的。今按实测数折合唐里应是十六里一百二十五步。三、宫城所稍“宫城”,是包括太极宫、东宫、掖庭宫三部分的总称。它的位置在长安城的中央最北部,宫城的北墙即外郭城北墙的一部分西墙Hl与今之西安城(明清时所建)的西墙在同一直换上,其南部为今西安城西墙的北部所压南墙刻在今西安城内西五路以南余米处,今之“西五台”恰在宫城南墙之上,东墙的位置在今西安城内革命公园的西端,向北握尚平路一带。整个宫城遣址被现在的市区所占压。从勘探的情况所知,宫城的城基大部保存完好,都是板筑的夯土墙,土质井常坚实。城基大都埋在现地表下一l米多不等。只有北城墙在玄武阴以西尚有一段高出现地面米多,成一条上岗。城墙未作发掘,根据钻探所知,墙基竟(厚度)一般均在米左右,只是东城墙部分的宽度是米多。实侧宫城东西广(此数为太极宫、东宫与掖庭宫三部分之总合)、南北长,米。关于太极宫、东宫和掖庭宫的区划范圃,也已勘探清楚,勘探的情况大体如下。(一)太极宫太极宫亦曰“西内”,即隋之“大兴宫”。位在宫城的中部,其东西两端各有一南北墙与东宫和掖庭宫相隔。实测太极宫东西广、南北长盛米。(二)东宫东宫位于太极宫之东端,其西墙(即太极宫之东墙)的墙基竟米,东墙即前述宫城之东墙。实测东宫东西竟米,南北长与太极宫同。(三)掖庭宫掖庭宫位于太极宫的西侧,其西墙即前述宫城之西城墙,东墙(即太极宫之西墙)的墙基尚保存完整,在南部曹开了一条探沟,从探沟的剖面实ffill敌墙基竟n、高尚存米。实ffill掖庭宫东西竟么米,南北长与太极宫相等。太极宫、东宫与掖庭宫的大体情况和实测尺度已如上述,其形制兑图二。据靛载,太极宫(文献称宫城)东西广四里,这是各文献此较一致的,惟南北长度文献祀载不一。《长安志》与《长安志图》等祀载:“宫城(即太极宫)南北长二里二百七十步”(城墙高三丈五尺)而吕图与《新唐书》则是二里二百四十步。若每步以米折算,今实mlI宫城的东西广米,此文献所靛四里(步)之数少,米(步强)。至于南北的长度,根据实测数折算,此《长安志》及《长安志图》所祀多米(步)此吕图及《新唐书》的靛载多余米(步),看来实测数与《长安志》及《长安志图》所祀相近。东宫的范圃文献没有靛载,仅徐松在《唐两京城坊考》中貌:“东宫与掖庭宫替不足一里,惟东宫较广耳”。根据实ffill来看,不足一里是事实,但靛东宫较掖庭宫广是错簇的。掖庭宫实测东西广是皿米,李好文《长安志图》载:“掖庭宫竟一里”璐天镶《类骗长安志》卷二掖庭宫条载:“掖庭宫东西广一里一百一十五步”。从实浏的尺度来看,《长安志图》所甫一里,可能是靛了一个概数,而《类编长安志》所萌一里一百十五步(步)之数,则与我俩实侧的皿米之数恰好相符,这恐怕不是偶然的巧合。但《类编长安志》未靛东宫的竟度,而是把东宫包括在宫城的四里之内爵算的。就实侧之数来看,太极宫与东宫的两数相加(里步),也与四里之数相合,这亦非偶然所致。看来《两京新祀》所靛“宫城东西广四里”,是将东宫包括在内的,因此,正如骼天吸所靓:“皇第n期城东西五里一百一十五步(宫城与皇城同),减去四里之数所余一里一百一十五步,即为掖庭宫之数”,故《两京新能》未再靛明掖庭宫之竟度。(四)承天四与玄武阴据文献韶载,宫城的南面有五个阴,中简是承天阴,东侧是长乐阴,次东永春阴。承天P弓之西为广运阴,次西永安阴。北面有二P弓,正北是玄武阴,玄武阴东侧有安礼尸,。我俩这次只将南面的承天阴和北边的玄武四阴址勘探出来,其他阴址因破坏和被建筑物所压,均未探得。承天阴址敲阴址位于太极宫南墙的中部,在今西安市遂湖公园内递湖池南岸(偏西)的南侧。阴的基址大部因修建公园时挖土去掉,现仅残存一部分基址。尸弓基座仅西端的尚保存米余长的一部分(与西边阴洞相接的一部分),高出阴道米左右。东端的阴基座已全部无存。由西端的阴基座向东尚存尸,道三个,在各阴道之尚有夯筑的隔墙,隔墙均埋在现在地表下深米静,残存高亦米,与西端基座珑存高度相等。惟在隔墙的底部铺有栩砂一层,砂层厚仅米。在砂层的下面铺石,从钻探的情况来看,铺的均是石条(或石板),这可能是为了P弓基座的坚固而铺投的,这种情况在其他阴址中尚未发现过。尸弓道的隔墙厚度不太一致,西侧隔墙厚(竟)、东侧的厚凡米。三个阴道的竟度是:中简的竟、西侧宽、东侧竟注米,阴道的进深为米。尸弓道距现地表深米静,阴道之上,堆积有境上块、木炭灰烬及礴瓦等。尸弓址东西珑长共米,尸弓址东侧被破坏,向东是否还有阴道,已不得知,但从残存的情况来看,承天阴至少有三个阴道。承天阴是宫城南面的正r弓,上面建有阴楼,据文献甜载,孩阴是隋文帝开皇二年初建宫城(大兴宫)时所建,当时名为广阳阴,仁寿元年改曰昭阳阴,武德元年改日顺天阴,神龙元年改日承天尸,。唐代历代皇帝倾布韶合、赦肴或朝会庆典等,多在承天四举行。故当时称为前朝。由此可知,承天阴也是宫城的主要建筑之一。玄武阴址玄武阴是宫城北面的正阴,位于宫城北墙的中部略偏西,不与承天阴相对(图二)。此阴址由于近代建筑所压,故只探得部分尸,道的残迹。因此,玄武阴的形制以及究竟是几个阴道,、已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这是玄武阴遣址。关于宫城内各宫殿遣址,大都被近代建筑占压和破坏,对于它们的位置和布局形式,尚待进一步的勘探或可得到一些挑索。四、皇城皇城又名“子城”,其位置紧附在宫城的南侧,东西两城墙与宫城的东、西城墙相接,乃同一城墙之延长。北面无墙,与宫城之简以“横街”隔之。南墙为今西安城之南城墙所压,仅城基的北边尚有一部分在今城墙之内压在环城路的下面,但也已被破坏的参差不齐。皇城的形制亦呈长方形,实ffill皇城东西广名米,与宫城同,南北长米(由南城墙的外侧至宫城南墙的南侧)。据《唐六典》、《长安志》屯吕图及《长安志图》等韶载,皇城东西竟五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长三里一百四十步。今实mlI东西竟度比上述韶载仅多米余(步强),与靛载基本上相符。惟实测南北长度,比上述靛载多米侣步),看来出入稍大些。皇城南面有三个城P日,据靛载,中简为“朱雀阴”,东侧是“安上阴”,西侧是“含光阴”。趣过钻探,这三个阴址的位置均已清楚。朱雀阴在皇城南城墙的中部,东距皇城东南角米距城西南角米(尸弓稍偏西)。尸弓址已被现在城墙所压,井且大部都已破坏,仅东端的南侧尚有一条数米竟、东西长余米的一段路土面,尚在今城墙之考古南侧未被压上,在这段路面上,堆积有境土及碑瓦等。尸弓址的西部已破坏无存。究竟有几个阴道以及阴道的进深等,都无从得知。此阴址北与宫城之承天阴相对,向南HlJ与朱雀大街及外郭城的明德尸,均在同一道挑上。含光阴位于朱雀四西侧余米处,距皇城西南角米。阴址仅珑存东端米长的一部分,在阴道路土面之上有堆积的境土、灰烬与大量的碎瓦残片等。但阴道的宽度和阴基座的范圈,已探查不清。此阴址与皇城南朱雀街西侧的第一街南北相对,当是含光阴遣址无疑。安上P弓孩阴址在朱雀阴以东的余米处,整个阴址恰被现在西安城的南阴所压,故未探得阴道的遣迹。在阴址的北侧,探出一条南北向的大街,街两侧有水沟,街竟米。街向北长达余米后,即被近代建筑所压,已无法追寻。此街向南与朱雀街以东的第一条街相对,据此推ffilJ安上阴址当在今城的南阴之下是无简题的。而这条通往皇城内的大街,当是安上P弓大街。据靛载,皇城西面有二P弓,北日“安福P弓”,南为“顺义阴”。安福阴址已勘探清楚,顺义阴址虽未探出,但它的位置却可肯定。安福P弓其位置在皇城西墙的北部,阴址的北端距宫城的南墙米。尸弓址大都被压在现在城墙之下,仅阴址东边的一部分未被压上。孩阴址的北部尚残存余米长,阴址上堆积有杠烧土及灰烬和碑瓦等。阴址的南部已被破坏,究竟有几个阴道亦不群。但据杠境土的范圃来看,很可能是三个四道。此阴位在宫城与皇城之简,西对外郭城之开远阴,为皇城西面的主要之阴。j慎义阴在今西安城的西阴稍北处,北距福安阴余米。尸弓址因被今城阴及焉路所压,其形制未探清,仅探得部分烧土及碎瓦的堆积,与皇城西面的东西大街道对。据此来看,此处当是顺义阴址的所在。第n期以上是皇城南面三阴址及西面二阴址的大体情况。据祀载,皇城东面的二四,北曰“延喜阴”,南为“景凤阴”。因这一带被现在城市建筑所压,未能探得P弓址的位置。但根据西面二阴的位遣来复原延喜阴与景夙阴,亦不至有太大的出入。关于皇城内的街道,前引各书均靛载有东西向的街七条,南北向的街五条。但东西向的街,只探得宫城南面的“横街”。它的竟度,在距西城墙韵见oo余米处探得敲街南北竟达邓余米,街两侧多参差不齐,未发现水沟。在承天阴东侧余米处,敲街已多被破坏,街竟只隆存余米。此外多被现在建筑所压,或多被破坏无存。据能载,横街竟“三百步,’(合米),它是宫城与皇城之简的一条分界袋。今虽未探得横街的原来宽度,但仅就珑存的皿O余米竟的情况来看,它已是长安城中最宽的街道了。实际上,它不仅是一条竟广的大街,而且成为皇城与宫城之简的一个广塌。南北向的街只探得前述的“安上阴街”。此街在靠近安上阴的一段,街两侧均有水沟,街竟米,两侧水沟各宽米静,深米多。从两侧的水沟来看,当是原来街竟的实数。不过据《云麓漫秒》卷引吕图题祀靓:“纵五街(南北向的)、横七街⋯⋯各广百步”又徐松《唐两京城坊考》既:“皇城各街,替广百步”。今实mlJ安上阴街的宽度是不足百步的,所鹉“广告百步”可能是的数而已。关于皇城勘探的情况,大体如上,而皇城内的其他街道及官署等遣迹,因全被现在建筑所压,故已无从探寻。五、长安城的街道长安城的街道,各文献的配载是一致的,全靓南北向的街道共n条,宽都是步东西向的街道共条,宽度有步、步和步的三种。要了解长安城的形制布局和它的区别,这些街道的关系是非常重耍的。因此,我们在开始勘察长安城时,对这些街道就抬予极大的注意。握过一年的普遍勘察和年的复查桔果,东西向的街道探得了皇城以南的十条街,南北向的街道(n条)在皇城以南的部分基本上都勘察出来。兹将东西向的各街和南北向的街道分述如下。(一)东西向的街道由外郭城北城内的第一条顺城街起,向南至第三街(即由西城北边的开远阴通至东城北边的通化阴的大街),已全被现在建筑所压,故这三条街道的遣迹均未探得。第四街(即通皇城西边顺义阴与皇城东边景夙r弓的一街),仅西端由西外郭城内向东探得余米长的一段。街竟米,街两侧全被破坏,未探得水沟。此街向东通皇城西面之顺义阴,在皇城以东的一段,全被近代建筑所压,未发现街道的遣迹。第五街,即皇城南之第一横街,向西通金光阴,向东直通春明阴。此街保存的比较完整,中简断缺之处较少,在金光P弓内向东余米长的一段,两侧均有水沟遣迹,从两侧水沟的内距实mlJ街竟为米。第六、第七、第八三街,断缺处亦较少,保存的都比较完整,均直通东西外郭城。这三条街的两侧都还保存了部分的水沟,它们的宽度是,第六街竟米,第七街竟米,第八街竟米。第九至十三五街,仅中部的一段保存较好,由朱雀街以西第二直街,即安化阴街向西直至外郭的西城墙均未探得街道的遣迹。这一带地势较低,多为农田,可能是被起土等原因所破坏。向东只勘查到朱雀街以东第二直街、即启夏阴街处,再向东尚未作复查,其东端保存的如何尚难肯定。就已探得的部分所知,第九街(即东西道通延兴阴与延平四的一街)和第十街的竟度均是肠米多第十一街竟米第十二街竟曲米第十三街竟米。除第九街的北侧尚有一部分有水沟外,其他各街均未探得水沟。关于第十四街,即外郭城南城内的顺城街,尚未勘探清楚,仅在沿南城内探得一些零星的路土遣迹,故暂时还不能确定它的竟度。但根据东西外郭城内的顺城街宽度来看,此顺城街的竟度也不会超过见米。(二)南北向的街道南北向的街道有n条,在皇城以南的部分保存较好,尤其朱雀街和朱雀街左右的四街为最好。在春明阴与金光尸,大街以北的部分,均被压在现在城区之下,多已探不出迹象。各街勘探的情况及实测的竟度如下。朱雀街此街是长安城内的一条南北向的中心大街,南出外郭城的明德阴,北通皇城之朱雀阴直对宫城的承天阴,故此街也哄作“天街”。当时长安城由长安、万年两县分治,即以朱雀街为界,街以东属万年县,街以西履长安县。因此,朱雀街成为贯通长安城南北的一条主午大街。趣过这次普查和复查所知,朱雀街在近明德阴的一段及中部数处,因被后来的破坏已断缺无存,此外保存的尚较完整。街面大部埋在现在地表下米左右,个别地方深米即晃到路面土。路面非常坚实。路土厚达一米,再下是生土层,土质仍坚硬,但不分层。这层坚硬的生土层厚豹米左右,以下土质逐渐松献,其他各街的路上也都与此相同(以后各街从略)。从钻探的情况了解,路面平整,从部分的沟渠的断面上观察,朱雀街的路面是中部略高,两侧略低断面略呈弧形。保存较好处两侧都有水沟。实mlJ街的竟度是南部街宽米,北部在朱雀四以南拘余米处竟为米。以上竟度均是以两侧水沟的内壁卦算的(以下同此)。两侧水沟宽钓米。朱雀街东侧第一街此街北对皇城之安上阴。街保存的虽不如朱雀街好,但大体尚能街接起来,惟街两侧的水沟只探得东边的考古一条,西侧之沟因破坏未探得。实测此街宽的米。此街虽未探得两侧水沟,但与朱雀街西之第一街的宽度(有水沟)比较,与其原来的宽度还是相近的。朱雀街以东第二街此街即皇城东之第一街,南出外郭城之启夏阴,北对大明宫之“兴安阴”,从钻探的情况看,此街保存的尚好,街两侧都有水沟,实ffill街竟米。朱雀街以东第三街此街仅由春明尸弓街向南余米的一段保存尚好,再向南大都已被破坏无存。此街两侧未探得水沟,实$lJ街竟米。朱雀街以东第四街此街只钻探了春明阴街以南豹余米的一段,再向南尚未勘探。在已探得的部分中也未发现水沟。此街因已被破坏,故其宽度不一,其中最宽处也是米。朱雀街以东第五街即沿东外郭城内的顺城街,此街保存的情况大体尚好。实测菠街宽米。以上是朱雀街以东的南北五街的大体情况,惟三、四、五三街的南部尚未作复查,尚待以后继晨工作。朱雀街西侧第一街此街北对皇城之含光阴。街面大都保存尚好,其北部在街两侧均探得有水沟。据有沟的部分实ffill蔽街竟米。朱雀街以西第二街此街即皇城西侧第一街,南出外郭城之安化阴。街的北部保存较好,在街的西侧尚有水沟,东侧之沟已被‘破坏不清。街的南部断缺较多,实ffilI敲街珑存竟(北部最宽处)米。从东侧未探得水沟及破坏的参差不齐的情况来看,东侧尚不到边,其原来宽度当不止米。朱雀街以西第三街此街由金光阴街向南只探得长触余米,再向南地势较低,一般在现在地表下一米左右即是生土,未发现路土痕迹,可能是后来破坏所致。已第n期探得的部分在街西侧尚有水沟,东侧之沟未探得。实测孩街宽米。朱雀街以西第四街此街破坏较严重,仅在金光阴街以南探得断擅的街面·构余米长的一段,再向南多已破坏无存,其情形与上述第三街相同。就孩街已探得的部分来看,其两侧也都破坏较甚,未发现水沟,街面珑存竟仅奴米。朱雀街以西第五街此街即外郭西城内的顺城街,保存的情况较上述三街略好。敲街的西侧与城基相速,东侧在保存较好处尚有水沟的珑迹。实测街宽米,此东城之顺城街窄米。以上是对长安城各街道勘探的大体情况。(三)街两侧的水沟在勘探各街的同时,也注意到各街两侧的情况,因此,在大部分街道的两侧或一侧探得有沟。其没有沟者,是由于破坏的关系而没有探清,但也偶尔探得有与其他沟内相同之淤土,惟其范困不祥,据此也可貌明当时是有沟的。从钻探的情况得知,沟的宽度均在久米以上,都是口竟底窄,两壁倾斜。为了解沟的形制,我俩在皇城的朱雀阴以南余米处,将朱雀街西侧的水沟发掘了一部分。其形制是:沟上口宽、底宽么、沟东壁(即朱雀街的西边)深么、沟西壁深米。断面呈上竟下窄的梯形,沟两壁均呈的坡度(图三)。沟壁修制的很光整,未加木板或砌碑。沟底很平,底部有O汉一米厚的淤砂,再上旗的都是淤土,内部夹杂有碑瓦及瓷片等,昔是唐代的遣物。朱雀街的西边戟沟外边(沟的西边)的当时地面高出米,可兑当时朱雀街是高于两侧地面的。以上是朱雀街西侧之沟发掘的大体情况,其他各街的沟虽未发掘,但其形制大致也是与此相同。关于各街之沟,在文献上是有很多能载的。这些沟,当时阱做御沟、揭沟或羊沟等。后唐焉稿的《中华古今注》卷上载:“长安御沟稍之锡沟,植高惕于其上也。贫贫{掇葵葵葵士士士心冬争沁伙优优攘攘掇憋憋憋劝劝劝淤梦犷犷J、九九九九您您狡召冲二宁宁鞍橄橄橄浴浴立万交签究究究肠肠卜洲次石万下夕又犷‘~‘几几名书帝文溉溉币币分““‘廷“汤‘人人人茨茨映扭圳牲龚夔日必盔易易离霭稗霉票理县县鬓与著豪蒙夔轰石鲜鲜咬咬姆巨塑纽丘鳌资矛于汤冤答兴汾奋奋奋于呀云卜即污越甘矛三汽愚研录录姊姊少自左遥五民资解共丢沁共架架去J里口生生习二盆盆脸西身至笙日硬蔓誓葱簇捅碳‘‘巍巍鬓夔鬓裹裹龚蟾蓉蓉鹭薰彝擎擎兰兰兰兰苗苗翻爪俘皿少盛裕茜左公播锐锐摆寡贻龚疑污升认汗转转一二二,爪欲,二侣侣弱骊界塑图咫盆爵餐羚熟段段攀攀感墨聋嘿鲤夔夔碳逸崛慧黯黯i羁翼粼翼黔黔飞飞汤堆参鑫鑫呈里经突坦绝三包鱼臼臼臼欢欢决启鑫蛋里鉴誓豪弓呈蚕蓄至至吕吕吕口胃翻目弓二二翻公巴巴图三朱雀街西侧水沟南壁断面图现在路土近代堆积扰乱层唐代路土灰撇色淤上灰揭色淤土淤沙层灰黑色淤土生黄土一日羊沟,稠羊喜脏触垣墙,故为沟以隔之,故曰羊沟。亦日御沟,引籽南山水从宫内过,所谓御沟”。这些沟虽未必是为了防止羊舱触垣墙,但为了排水或引水以及椽化城内却是很必要的。沟的竟度文献均没有靛载,从钻探的情况看,各沟大致都与发掘的朱雀街之沟的竟度和深度相同,可据此以补文献之不足。在文献中也常常提到长安城各街有桥之事,如《唐会要》卷载:“(开元)十九年六月救,两京城内藉桥,及当城P弓街者,并将作修营⋯⋯”。在我们的勘查中虽尚未发现桥的遣迹,但从街两侧各沟之竟的情况看,往来通行是很难穿过的。其所甫“甜桥”,或即包过各街沟上之桥。至于各街之沟如何穿过十字街,以及各沟是否互相贯通均待以后的发掘方可知境。关子长安城的各街,以及街两侧的水沟等勘探的情况已如上述。这些街道无输是东西向的,或南北向的,从实ffilJ的情况看来,它仍都是端直的,方向也基本上是正东西和正南北的。至于长安城的部分街道虽未探得,例如北部各街、西南隅部分街道及东南隅的各街,但根据已探出的街道加以延长,也不难作出全部的复原来。长安城街道的数目,从探出的南北向的n条街来看,也与文献所靛相符,惟实侧各街的宽度除朱雀街之外,其他街竟都与靓载有出入。各街的竟度,各文献所靛相同,东西向的条街的竟度有三种,由北起第一、二街各宽步(s朋米),第三街步(米)、第四街步,第五及其以南九街都是步(米)。南北向的n条街竟晋Q步。今实ffilI东西向的街,除由北起第一至第三未探得而无从比较外,其他各街实测的竟度与文献豁载是不太相符的。今实测北起第四街竟为米(合缸步),此耙载少九步,还是此较接近的。而第五街实ffill竟为即米(步强),此所甫步之数多出将近一倍,从其他通各城再之街的竟大来看,此街竟邓米还是合理的。因为第五街是由金光阴直通春明阴的一条贯通长安城东西的中心大街,又是皇城南之第一横街,若宽仅步的藉,HlJ不太合理。今从勘探实测之竟度,可证实氯载此街竟步是错藻的。第五街以南各街的竟度已晃上述,它俩最窄的为米,最竟的才米,均不满步之数。但由延平阴道通东城之延兴阴的大街(即第九街),未探得街两侧的水沟,所测之数尚不能确定其原来宽度,想来还要比其他街竟一些。至于南北向的n街,除朱雀街竟达步之外,其他各街均不足步。惟启夏P日街(朱雀街以东第草街)竟米(合步),安化阴街珑存宽度(东侧未找到沟)为米(合步弱),推侧其原来宽度可能与启夏阴街相近或相等,若是的韶,此二街是接近百步之数的。此外,最窄的是东、西顺城街,宽仅加米和米。其余六街也告不足步,但与文献祀载的东西向街的步之数相近。长安城各街的宽度,从上述实侧数来看,除朱雀街的宽度与靓载之数相符,启夏阴街与安化阴街的竟度亦接近百步之数外,其余各街的出入较大。但从实ffilJ的竟度来看,凡考古孤各城阴之街都较其他街宽,这靓明交通的重耍性与各街的形制规划还是有区别的。如朱雀街是贯通京城南北的一条中轴主干大·街,北对宫城,南出明德四至郊祀之所,因此,朱雀街特别竟大。通其他各城四之街宽璐次之,至沿城的各顺城街为最窄。这种规划和毅朴,也是完全合乎城市交通需耍的实际情况。此外,从通各城四之街较其他街竟大的情况来着,使我俩想到文献中常有“六街”之锐,如《大唐新藉》卷栽:“焉周陈事,六街毅鼓以代傅呼⋯⋯”。又《册府元龟》卷载:“代宗广德元年(公元年)九月、禁城内六街种植·⋯⋯”。又“永泰二年(年),京兆尹黎干大发夫役种城内六街树··⋯”。在这之前,对所指“六街”有些费解,今从勘察的情况来看,所葫“六街”当是指通东西三城阴及南面三城阴的六条大街而言。因此,专称“六街”即貌明与其他街是有所区别的。今从通各城阴之街的宽度与其他街的不同来看,是可以证实这一点的。六、里坊关于长安城的里坊,《唐六典》卷,尚书工部具外郎条祀载的很清楚:“皇城之南,东西十坊,南北九坊皇城之东西各十二坊两市居四坊之地,凡一百一十坊”。这些坊、市即由前述纵、横的南北n街、东西街界划出来的。我俩从年开始勘察时起,即重点的对这些坊、市的布局和保存状况,作了普遍的钻探。对皇城左右的二十四坊,除东侧的胜业坊和西城金光阴内北侧的居德坊的范困和坊墙探得了一部分外,其他各坊均被现代建筑所压,未能探出。皇城似南的东西十列、南北九排坊,都普遍作了探查,井且将艳大部分的坊进行了复查。其中以皇城南面四列(三十六坊)及东西两市「左右的四坊保存较好,范四清楚。这些坊有的坊墙墙基尚保存了很多,如金光阴内南侧第n期之群臂、怀德二坊的坊墙大部分尚有墙基,皇城南之长兴坊的南墙及西墙亦保存一部分墙基。此外,有的坊墙尚有断植的墙基遣迹,但大部分的坊墙多遭破坏,而未发现它们的墙基。从上述保存较好的各坊的墙基来看,墙基的厚度大致相同,都是久一米左右。各坊的困墙都临近各街的沟边,大都距离沟边米多,有的距离更近些,如怀德坊的墙基距街侧沟边仅L米。此外,虽然有的里坊因被破坏未发境坊墙,但从文献甜载中来看,各坊都有坊墙是无疑尚的。关于坊内的街道我们也作了勘察,但大都保存不好,有的就未发现街道的痕迹,这当是破坏所致。但也有的保存的很好,如怀德坊的街道,大部分尚保存完整,在幼的中央有东西向的和南北向的街道各一条,两街交叉成十字形。二街的宽度都是米左右,较西市内的街道略窄些。群胃坊内仅东西街保存较好,南北街已断擅不接,但尚保存了一部分。皇城南侧的“长兴坊”仅有东西向的街道,而未发现南北的街道,这与文献所甜是一致的。所有坊内各街的两侧,均未探得水沟。据宋敏求《长安志》卷所靛:“皇城之东尽东郭东西三坊,皇城之西尽西郭东西三坊,南北皆一十三坊⋯⋯,每坊告开四阴,有十字街,四出趣阴。皇城之南,东西四坊⋯⋯南北九坊⋯⋯每坊但开东西二P弓,中有横街而已”。从钻探的怀德坊与长兴坊来看,与《长安志》所靓相符。关于坊阴,我们也特别予以注意,但因破坏关系,均未发现尸弓的遗迹。里坊勘察的情况大体如上述,各坊的尺度也作了实测,由于各坊的坊墙多已无存,我俩所侧的尺度井不是坊墙的范囤,而是以各街与街之固的范困卦算的。因此各街保存完整的,其简的里坊尺度就不会有甚出入,有的街破坏较甚,保存的较窄,因此,街与街之简的范圃就较原来的大些,而里坊的尺度自然也就耍大些,但是这种出入井不是太大的。为了叙述的便利起晃,各坊东西相速的暂称排,南北的称列。实测各坊的长、宽尺度如下。各坊的南北尺度:皇城南第一排东西十坊(以下同),南北长告米第二排坊南北长昔米第三排坊南北长米第四排坊南北长米,第五排坊南北长皿米第六排坊南北长米第七排坊南北长昭米第八排坊南北长米惟第九排坊(即最南边的一排)其南边的界接不明显,但根据其他顺城街的竟度减去南外郭城内顺城街竟米后,第九排坊南北长仍达米。各坊的东西竟度:朱雀街东第一列坊(南北九坊,以下同),东西宽米第二列坊,东西宽米第三列坊,东西宽皿米第四列坊,东西竟翁米第五列坊,东西宽米。朱雀街西第一列坊,东西竟米第二列坊,东西竟米第三列坊,东西竟皿。米第四列坊,东西竟米第五列坊,东西竟米。以上是皇城以南各坊的长度和竟度的实ffijJ数。关于皇城左右各坊,仅实ffilJ了右侧金光阴内北边之居德坊,孩坊南北长为米东西竟与南侧之群查坊同,即米。皇城东边之胜业坊,仅探得东墙及南墙的一部分,敲坊西部及北部全被建筑所压,其范圃不祥。但其东墙不与东市齐,而偏西余米,这可能是由于兴庆宫的扩建造成的。上述各坊实ffilJ之范圃,与文献所靛均有出入。《长安志》、吕大防《题靛》及《唐两京城坊考》等书均靛载:“朱雀街东第一坊,东西长三百五十步(合米)第二坊东西四百五十步(合米)次东三坊东西各六百五十步(合肠米)。朱雀街西准此。皇城之南九坊,南北各三百五十步(合米)。皇城左右四坊,从南第一、第二坊,南北各五百五十步(合米)第三坊、第四坊,南北各四百步(合米)”。从实ffilJ各坊的东西长度来看,皇城南侧四列坊与上述各书所祀之数相差不大,惟朱雀街东侧二列坊,较朱雀街西侧二列坊的竟度略大,不是对称的,这当是由于朱雀阴与朱雀街不在皇城正中,而是偏西的稼故所致。朱雀街东第三、第四两列坊与朱雀街西之第三、第四两列坊是对称的,实iRlJ尺度基本上相同,但较韶载之数,相差将近五十步之多。而朱雀街东、西之第五列坊,实ffill数均是多米,与文献所祀相差一百多步,这可以证实《长安志》等书所靓:次东三坊东西各六百五十步(西侧三坊同此)之数是不符的。至于各坊的南北长度,文献所韶与实测之数比较相近,实测皇城以南各坊,除皇城南之第九排坊,南北长为米,与文献韶载之数相差较大外,其余各排坊南北的长度与文献甜载之数,基本上是相近的。而皇城左右四坊,《长安志》等书的韶载是:“从南(即金光阴与春明阴大街北侧向北)第一、第二坊,南北各五百五十步”。今实测金光阴内北侧之居德坊南北长米,与靛载之数相差米,看来亦还相近。至于第三、第四坊,各书靛载均是南北长四百步。我俩对这两排坊虽未探得它的范圃,但从所余之面积减去二坊南北各街的竟度之后来看,Hl二坊尚各竟余米(步)。比祝载要多出步之差。关于各坊的南北长度虽与文献所靛相近,但还有另一矛盾。即《长安志》、吕大防《题韶》、《类蝙长安志》、《长安志图》及《唐两京城坊考》等书靛载,朱雀阴至明德阴的距离是九里一百七十五步(合加加米),而我们实ffilJ由朱雀阴至明德阴(外距)为米,比上引各文献所甜九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多出卫米之大差。但按上引文献所靛皇城南九坊,南北长各三百五十步,东西向的十条横街各竟步,把这些数字总合起来,则为十里二十步,合米,·这与考古一门一,·⋯⋯二⋯巨J、‘·⋯⋯百⋯!L我们实测之数仅差米,看来总合之数是相符的。但为什么文献本身的靛载,却出了这种矛盾推测可能是为了椎持长安城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总数,由这一总数减去宫城、皇城之数的所余数为九里一百七十五步(按《长安志》等书所能,减去宫城、皇城之数,应是九里一百二十五步),因此,却与各坊南北长三百五十步之渝发生了矛盾。今从实测数来看,所稠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看来早在唐代大概就已妃错了,后人更无从刹正,乃至沿奖下来。所以日本人足立喜六在勘测长安城时(晃《长安史迹考》第章街坊之制),也为了推持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之数,而把皇城以南各坊的南北长度减为三百二十五步,看来不仅他的勘察(未作发掘和钻探工作)有错,而且也是被文献所误。七、两市长安城的东、西两市,即隋之“都会市”(东市)与“利人市,’(西市)。它俩分别在皇城之东南和西南,其位置东西对称。长安城的商业大都集中在东市与西市之内。据靓载,两市各有二百二十行之多,它不仅为当时长安城最繁荣的商业区域,也是长安城的拯济活动之中心。关于“市”的形制,文献韶载的比较清楚,我俩对此也作了全面的勘察,并进行了部分的发掘,这里仅就两市的形制和有关的发掘略述于下。西市遣址在今西安城西南l公里多的糜家桥与东桃园村之简。孩遗址除部分被上述村庄和其他建筑占压之外,艳大部分保存尚好。西市的平面呈长方形,南北较长,东西较窄,实测西市的范圃,南北长、东西广沁米。市的北屯东两面尚有夯筑的困墙基址,墙基宽(墙的厚度)替米静。西、南两面的墙基已破坏无存。但据北、东两面之墙,是可以复原的。在圃墙内有沿墙平行的街道,街竟告米静。市内有南北向的和东西向的平行街道各两条,宽皆米。四街交叉成“井字”形。南北向的二街相距米,东西向二街相距韵米。北街距市的北墙米(包括沿墙的街道,下同),东街距东墙是另昭米。街两侧并有水沟。市的四面阴址都已破坏,未发现阴的遣迹。市外的四面各街竟度,除西面大街的西边多被破坏(未找到水沟),建存宽为米外,东街竟、南街纂C、北街(金光阴大街)竟米(图四)。市的形制由于四条街纵横交叉,将整个市内界划成九个长方形,每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1

唐代长安城考古纪略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