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_不_

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_不_.pdf

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_不_

叶页
2013-01-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_不_pdf》,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内蒙古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一九九JournatofInnerMonso加Normaluniversity(Ph让osophyS以:妞黝enee)四年No第三期,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不”刘丽华(内蒙古师大政教系)〔内容摘要」日美贾易谈判经历了由想说“不”而不敢说“不”,到敢于说“不”的发展过程。今年年初,日美贾易谈判破裂是日本敢于说“不”的实际行动,是日本衬战后形成的美日主从关系发起的重大挑战,反映了日美关系的新变化,将会对两国关系的发展前景产生深远影响。敢于说“不”不仅是日本经济实力迅速增长的政治表现,也是国际局势的变化使影响和决定各国地位和作用的诸种因素相应变动的结果。〔关键词」日美贸易谈判敢于说“不”日美关系日本敢于说“不”是日美关系发生新变化的重要表现。它表明,日本与美国在二战后多年间所维系的主从关系已随着“日长美消”、‘旧起美落”而被打破。昔日唯美国之命是从的日本,正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先进的科技力量从对美想说“不”发展到敢于说“不”。这一“不”字酝酿、提出和实施,集中体现在日美贸易谈判的历史进程之中,考查和分析这一进程,可以了解日本对外战略的演变过程,并可以对其未来的趋势和走向作出初步估计,同时也有助于我们了解国际形势的发展。想说“不”而不敢说“不”二战结束初期,战败国日本处于美国独家控制之下,成为美国俯首贴耳的小伙计。其俯贴程度竟达到:允许美军在日本国土上无限制驻留,并设置陆、海、空军事基地,更为突出的是美军可以出兵镇压日本的“内乱”。日本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受制于美国,源出于日本“阶下囚”的地位和恢复发展国民经济的迫切要求。在美苏严重对峙的冷战格局下,为了得到军事大国核武器的安全蔽护,得到经济强国大量金元的扶植援助,日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倒向美国的政治、外交政策。这时的日本既不想也不可能向美国说“不”,而只能采取向美说“是,是”的“叩头外交’,¹。从年代中期到年代末,日本经济力量迅速发展,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而居资本主义世界第二位的经济强国。随着经济地位的提高,日本已不甘于做“小伙计”,开始谋求相应的本文于年月日收到。政治地位。年代日本首相池田勇人首次提出日本是资本主义世界“三大支柱之一”,宣传日本应由经济大国向政治大国迈进。年代,田中角荣赶在美国之前与中国建交,迈出“多边自主”外交的第一步,反映出日本有摆脱美国控制,力争更多自主权的政治倾向。但是,从当时的国际政治大背景看,美苏对峙逐渐呈苏攻美守之势,苏联到处扩张的进攻性战略直接对日形成严重威胁。因此,无论从经济安全还是从战略联系考虑,日本都不可能与美国“分庭抗礼”。经济上,日本要建立“东亚经济圈”,推进“环太平洋合作”,需要美国的支持。战略上,为抵御来自北方苏联的威胁,需要与美国协调。此时的日本尽管有独立的倾向,但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共同利益又把它与美国紧紧联系在一起,使之想说“不”,但却不能也不敢说“不”,只能忍气吞声。年代的日美贸易谈判就是一个例证。从战后到年,日对美贸易一直是入超,总计年中入超额约达亿美元之多。从年开始发生转折。除年外,日对美贸易由人超转为出超。年,据美国商务部统计,日对美贸易额高达亿美元以上º。为扭转对日贸易逆差现象,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美国求助于贸易保护措施,拼命压日本让步。年,日合纤织品产量占世界产量的(仅次于美国)和世界出口的。年日合纤织品出口占产量的,其中输往美国»。美国指责日本纺织品对美低价“倾销竺、“大举侵略”,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重要因素。因此,对日一再施加进口限制。这样,纺织品贸易问题成为双方长期激烈争执的一大间题。年月日,在美国的高压下,日本与美国签订了纺织品协定,“自动”限制所有化纤织品和毛织品对美国的出口为期年。据悉,这个协定使日本输往美国的纺织品比原指标骤降一,使日本近万纺织工人中的一万人被解雇,并给予日本的纺织企业,特别是依赖对美国出口程度较大的中小纺织企业以沉重打击。事实证明,当政治、安全利益居于首要地位时,经济矛盾只能退居次要位置,只能服从于政治利益。当日本需要改变经济巨人和政治矮子的状况而美国的作用举足轻重时,绝不会因纺织品贸易矛盾之“小”而丧失谋求政治地位之“大”。此时的日本可谓想说“不”而不敢说“不”。敢于说“不”年代末以后,日本随其经济力量的进一步增长,先后提出“政治大国”、“国际国家”、“为世界做贡献的日本”等口号。特别是苏东剧变、两极格局的瓦解,使日本谋求政治大国的战略目标更为明确,提出“参与建立国际新秩序”,主张建立日、美、欧三极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这就是说,要结束年的主从关系,建立一个对等的新日美关系。这种新关系应表现在日美平起平坐,日本能够参与解决国际事务,要在应该说“不”时,大胆说“不”。原执政的自民党国会议员石原慎太郎极力主张日本要敢于向美国说“不”。以石原为主要作者的三篇论著《敢说“不”的日本》、《日本就是敢说“不,’})、《敢坚决说‘‘不”的日本》集中反映了日本政界、财界很有代表性的一股思潮。这股思潮认为,‘旧本技术执世界之牛耳”,在海湾战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旧本的科学技术阻止了战争的长期化”,“使更多的美国人免遭牺牲”,并避免了“美国经济的负增长’,¼。既然如此,日本已不必再毕恭毕敬地跟在美国后面亦步亦趋,也“没有必要惧怕美国的军事淫威”,而应该养成一种习惯,当美国提出新的政策,而日本有必要加以拒绝的时候,要不失时机地、趾高气扬地说“不”。日美两国应在冷战后的时代,共同认识彼此的价值,并以日美两国关系为基轴去建立“新的世界文明和秩序’,½。如果说上述三本书是日本敢于向美说“不”的最具代表性的舆论表现,那么年年初,日美贸易谈判破裂则是敢于说“不”的重大行动。今年月日至日旧本前首相细川护熙访美,就解决日美贸易摩擦问题与美国总统克林顿举行会谈。近年来,日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主要原因是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大幅度上升,去年,日本贸易顺差创历史最高纪录,达到亿美元,其中对美贸易顺差达到亿美元。美国商务部长布朗抱怨说“我们对当前同日本贸易的不平衡状况感到非常失望。我们认为这是不能接受的峋。美国认为,减少日本贸易顺差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实行“数值目标”。在谈判中,美方坚持要求以“数值目标”作为衡量两国贸易关系的标准,要求日本对美国开放四个方面的市场,允许美国的汽车及其汽车零配件、电信器材、医疗设备三种产品在日本的销售额在今后四年中均递增一。白方认为,两国贸易中硬性规定“数值目标”,不符合贸易自由化原则,断然拒绝了美方的要求。日美首脑会谈以破裂告终,这在战后日美关系史上是不曾有过的。它表明,想说“不”而不敢说“不”的日本终于直抒胸臆,响亮地说出了“不”,也表明日美关系正在发生质的变化。日本所以能从年代纺织品谈判中的屈从态度转变为此次贸易谈判中断然说“不”,与其内外条件的变化有直接关系。从外部条件看,东西方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由两极向多极化发展,西方社会协调的必要性减小,向心力减弱,世界进入各国追求本国利益的时代。冷战时期的日美关系,出于对苏的战略考虑,为避免对抗,要求双方特别是日本方面必须作出让步。但在冷战结束后,国际竞争的主战场已从军事领域转向经济领域,日美间的战略关系相应淡化。在政治、安全和经济三大支柱中,前两者的重要性相对下降,而后者的作用明显上升。与安全和政治关系相比,日本更为重视本国的经济利益。况且,日本在国际经济竞争中拥有实力,占有优势。这样,它在日美贸易谈判中一反常态,绝不屈从也就不足为奇了。从内部条件看,日本已今非昔比。其经济增长速度远远超过美国,从年到年的年中,美国经济只增长了倍,日本则增长倍。年,日本人均GNP为万美元,而美国人均GNP为万美元。年世界银行列出世界最富国家的排名榜,日本居第三位,而美国排在第八位。今天的日本,经济力量的增长已经构成对美国经济地位的威胁,照目前情况发展,在总体经济实力上超过美国只是时间问题。在日美关系中经济关系已上升到中心位置时,日本的“财大气粗”便成为它敢于向美说“不”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因素了。说“不”之后今年月的日美贸易谈判,举世瞩目,已成为年世界一大热点问题。谈判中日本以强有力的“不”字向美国发出挑战。这一事件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引起我们的注意。第一旧美对立公开化、表面化。在日美两国首脑会谈破裂后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美国总统克林顿指责日本政府不愿意对美国的产品开放市场,批评日本的立场从年月达成的“框架协议”的立场上后退了。细川护熙则强调日本不会接受美提出的“数值目标”,并希望美国不要单方面对日本采取贸易报复措施。月日,美国贸易代表坎特指责日本违背年两国达成的一项贸易协定,声称将在天内宣布对日制裁的具体项目。月日旧本邮政大臣神崎武法发表简短声明,驳斥美国贸易代表坎特的说法,强调日本“一直真诚地遵守和实施”年的协议,“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单方面认定我国违反了协定”。如果美国对日本采取制裁措施,“我国将按国际规定,其中包括根据关贸总协定的规定作出答复,心。月日,美国政府宣布派遣其贸易办公室负责对日谈判的最高官员沃尔夫出访布鲁塞尔,向欧洲联盟介绍美日谈判的破裂经过,说明美国的“数值目标”不仅仅是为了美国产品,也关系到欧洲联盟的产品打入日本市场,意在拉欧建立对付日本的联合阵线,月日,美国财长本特森利用西方国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的机会,在各种场合反复指出,日本扩大内需、缩减贸易盈余的措施不得力,必须作出实质性努力。最为严厉的是美国总统克林顿于月日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宣布恢复实施“超级条款”。这是美国向日本发出的表明美国决意打开日本市场的一个明确信号。月日,克林顿再次重申美日经济协议应通过“数值目标”,实现看得见的进展,试图压日本在今年月即将召开的七国首脑会议上让步。情况表明,日本敢于说“不”,大大地刺激了美国。日美之间的矛盾已从谈判桌发展到诉诸于经济外交手段,进行公开对峙。第二,日美之间的经贸矛盾仍将继续下去。日美之间经贸纠纷不但没有因日本敢于说“不”而休止,相反在表面化、公开化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剧。美国国会的一些议员认为,“在过去的年里,美国出于美日安全关系的考虑,一直容忍日本对美国的贸易巨大顺差,美国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礴。美国总统克林顿无论为得到国会的支持,还是为实施振兴国力,减少赤字的经济政策,都不会对日本敢于说“不”听之任之。从根本上说,日美经贸矛盾是很难弥合的。在当今“经济优先”的大潮中日美都有各自的利益需要维护。要让以出口为主导的日本经济转型为内销为主来解决日美贸易摩擦,绝非易事。这种度的大转弯是日本经济难以承受的。但是,从日本还不是政治大国,需要在这方面得到美国的“提携”,以及日本经济的发展还离不开美国这个最大的商品市场、投资场所和高新技术来源地等方面来考虑,日本会做出适当让步。美国考虑要继续牵制日本,继续保持盟国关系也需做出让步,双方的让步主要体现在日本羽田内阁成立后,经过事务级官员协商,两国决定重开中断个月的贸易谈判。两国一致同意,不设定“具体数额目标”即使个别领域制定标准,也不以单项标准作为制裁的判断标准日本将进一步开放市场,扩大进口两国将以保险业、汽车及其零部件以及政府在贸易中的行为等项为优先讨论的问题。双方希望在月举行的日美首脑会谈中,能就上述项优先讨论的问题达成协议Á。日美贸易矛盾可能由双方作出让步得到暂时缓解,但贸易的不平衡不会在短时间得到解决,日美贸易矛盾仍将继续下去。第三,日美经贸矛盾有可能影响两国政治关系。今年年初,日美首脑贸易谈判的破裂,表面上看是涉及日美双边经济关系,实际上反映了日美政治关系正在发生变化,日本敢于说“不”本身已反映了它政治地位的上升。早在年代旧美经贸出现摩擦时,美国报刊就担忧“今日的伙伴将成为明日的仇敌,,。日报刊慨叹,日美关系正朝“悲剧性结局”发展。现在,日美间的经济冲突不能不波及政治领域并影响以《日美安全条约》为主轴的政治关系。年,美国前总统访日时旧美双方政治关系就得到调整,双方正式宣布确立美日全球性伙伴关系:即建立世界新秩序,消除亚太地区各种紧张因素,促使东欧和独联体体制改革软着陆,维护世界自由贸易体制,解决南北问题,保护地球环境等重大全球性课题上,日美两国充分协商,共同分担责任。美国承认,这种平等合作关系不仅表明美国对日本的重视及日本在国际事务上作用增大,而且有助于日本提高国际地位。今天的日本虽未实现政治大国的目标,但政治地位明显提高。特别是在亚太地区,随着美苏对抗的消失,力量对比正发生根本性变化。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相当时期内不会取代原苏联而发挥太大的作用和影响。美国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并力图独揽亚太的主导权,但经济实力相对削弱,影响力有所下降,不得不进行适当收缩和调整。这就突出了日本的地位。在一定意义上说,日本已代替了昔日苏联在亚太的地位。日本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同美国争夺亚太主导权,以亚洲为依托,跻身政治大国行列,成为世界一极。当然,日美贸易谈判中日本敢于说“不”,还不致使双方政治关系交恶。因为,双方互有所求,日本方面自不必说,就美国方面看,其命运不仅在大西洋两岸,而且在太平洋两岸,美国参与亚洲事务的决,已是不容置疑的。这就需要利用日美同盟关系特别是《日美安全条约》来介入亚洲事务,以确保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巩固它的“全面存在”。日美同盟是美在亚洲政策的基石,为保证它在亚洲的既得利益,仍需利用这一关系来制约日本。在今后一个时期,争夺亚洲主导权将是日美政治角逐的焦点。第四,随着日本敢于说“不”旧美两国民族情感方面的对立进一步加深。在美国人看来,日本所以有今天,靠的是当年美国的扶植。而当美国经济处于困境时旧本作为美国的受益国,又是对美贸易顺差最多的国家,理应拉美国一把。美国有权向日本提出特别要求,日本也有义务听从美国的指挥。日本人则认为,日本已没耐心继续接受美国的指责,美国无权无止境地向日本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这种互相指责互相埋怨的心态曾引发出民族情感的对立和冲突,造成在美国居住的日本人被欧打、被辱骂,甚至被刺致死事件的发生。在今年月日美贸易谈判破裂后,《日本经济新闻))月日载文称:“如果不保证以数字明确表示增加进口,那么将不惜施加报复”,这就是美国政府的态度。美国“对日本的强硬态度已经产生了‘讨厌美国’的现象”,“导致一揽子谈判决裂的美国态度,有可能使日本的‘反美民族主义’抬头。日本国民对美国感到不满,日本有一种不安心理,即担心美国肆无忌惮地提出要求,会从进口壁垒等非人格的方面发展到生活方式及文化领域”。须知,当今世界这种民族矛盾常常会成为使经济政治冲突加剧和升华的重要因素。因而,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窥日美贸易谈判之一斑而观两国关系之全豹,我们看到国际形势巨变后的日美关系已不再是仆人同主人的从属关系了。在日本敢于向美说“不”的过程中,加重了两国的冲突和对抗。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两国关系将呈合作与对抗并存的局面,但合作仍将是两国关系的主旋律。注释¹《日本就是敢说“不”》,新华出版社,年月第版,第页。º侣)数字引自《战后日本经济》,上海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¼迄诫敢坚决说“不,’的日本》,新华出版社,年月第版,第(卜一页。¾住照半月谈》年第期,第一页。À《日美首脑刽炎失败后两国经贸关系恶化》新华社华盛顿,年月日讯。Á《人民日报》,年月日,第版。仁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年月日号。日」((钻石》周刊,年月日号。责任编辑吴玉兰〕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从日美贸易谈判看日本敢于说_不_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