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_司马迁生卒年考辨_的考辨_考辨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

_司马迁生卒年考辨_的考辨_考辨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pdf

_司马迁生卒年考辨_的考辨_考辨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

zjzhenduo
2012-12-2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_司马迁生卒年考辨_的考辨_考辨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固原师专学才反(社科版)年第期《司马迁生卒年考辨》的考辨考辫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魏明安读了李伯勋同志的《司马迁生卒年考辨》¹一文后,觉得李文的论据、成果都另有出处。弄清楚李文的论据来源,弄清楚由这些论据所支持的成果的来源对进一步讨论司马迁的生卒年是会有用处的。本着百家争鸣,各抒己见的原则,我愿将自己极不成熟的看法公之于世,请关心这一问题的同志们批评、指正。李伯勋同志《考辨》的末尾有个结论º是这样写的:综上所述,司马迁生于汉武帝建元六年(前一三五年)卒于汉武帝征和三年(前九十年),活了四十六岁。司马迁之死是与征和二年十一月写的《报任安书》分不开的。这封信构成他对汉武帝“有怨言”的所谓“罪证”,被刘彻关进牢房,悲惨地死在狱里。这个结论里包括三个主要成果,即(一)司马迁生于建元六年(前一三五年),(二)司马迁卒于征和三年(前九十年),(三)《报任安书》写于征和二年十一月,司马迁死的“罪证”就是《报任安书》。下面就依据这三项成果来探索。<一>建立司马迁是生于汉式帝建元六年(前一三五年)这一新说的是日人桑原笃藏»、李长之、郭沫若诸人。桑原鹭藏的《关于司马迁生年之一新说》不容易找(可参看程金造同志的引述),且置勿论。李长之早在一九四四年五月,就在重庆出版的《中国文学》杂志一卷二期上发表了《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疥》,用十个论据来支持他的新说。一九四六年九月他又在《国文月刊》上发表了《司马迁及其时代精神(附录<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一九四八年开明书店出版他的专著《司马迁的人格与风格》又附录了《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这篇考辨文章。一九五五年他又以刘际锉的笔名在《历史研究》第六期上重新发表《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用以纪念司马迁诞生二千一百周年。郭沫若同志在一九五五年第六期的《历史研究》上发表《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对王国维约“景帝中五年”说提出辨难,郭沫若援引“敦煌汉简”二例、“居延汉简”十例,力证司马贞《索隐》特引张华《博物志》的那条有关司马迁年里籍职的材料可信为“先汉记录,非魏晋人语”,因此,据《索隐》推定司马迁生于建元六年。王达津同志也是主张司马迁生于建元六年的。他在一九五六年的《历史研究》第三期上发表《读郭沫若先生<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后》是用全力补正李长之、郭沫若“建元六年”说这一新成果的。他认为郭沫若的成果是“完全正确的”,李长之的考证“也是极可信的”(详见原文)。尽管他个人也有新的补证,但他首先承认先行者的劳绩。在这里我不想评论“景帝中五年”说和“建元六年”说的学术是非。我只是想说,对司马迁的生卒年进行考索时,要尊重先行者的劳绩。在李长之建立他的“建元六年”说三十六年之后,在他重证此说(一九五五年)二十五年之后,在郭沫若同志坚证“建元六年”说二十五年之后,在王达津同志补证“建元六年”说二十四年之后,李伯勋同志又标举“建元六年”说来“驳”王国维的“景帝中五年”说、,我们遗憾地看到,李伯勋同志为这个“驳”,不但没有新的成果,也没有新的论据。李伯勋同志的《考辨》一文,前半部分是“考订”生年的,从结构上看前面是个小引言,接着肪列五条“论据”,且看这五条“论据”:¹李伯勋同志说:“司马贞《索隐》说的元封三年司马迁二十八岁,是来源于《博物志》。《博物志》成书的年代,距司马迁之死不到四百年,而张华又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人,这条记载,他总是有根据的。按考据学的通例,所引资料时代越早,可靠性就越大。那么,司马贞《索隐》引《博物志》元封三年司马迁二十八岁之说,比之于张守节《正义》说的太初元年司马迁四十二岁之说,就可靠一些。”可靠不可靠要拿材料来证实,张华“他总是有根据的”,根据是什么要讲出来,“《博物志》成书的年代,距司马迁之死不到四百年”,这不能说明《博物志》记载有关司马迁生年的材料就具有权威性,曹雪芹之死距今才两百来年,但关于他的生年红学家们绞尽了脑汁,辨析论证了几百万字的材料,还不能确定他的生年。晚唐诗人杜牧比李贺只小十几岁,由于他生前并未曾与李贺谋面,他根据李贺友人沈子明的口述在《李长吉歌诗叙》中关于李贺家世生年的记述就出现了疏漏。《博物志》的这条材料“太史令,茂陵·显武里,大夫司马〔迁〕,年二十八,三年六月乙卯,除六百石也。”之所以在辨析司马迁的生年上有价值,就在于它可信为“先汉记录,非魏,晋人语”,王国维举了些汉人写履历的例子加以比证,郭沫若检证了“居延汉简”“一百五十条以上”¼从中选出典型的十例,并援引“敦煌汉简”二例来博证司马贞特引《博物志》的这条材料“是完整的一个公文格式”,即汉代除书的通行格式。李伯勋同志的这第一个论据就是这样架空的。他看到郭沫若同志论证“建元六年”说是从司马贞《索隐》转引《博物志》的这条材料入手的¾,于是他就列为第一条“论据”。援引《索隐》转引的材料作论播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必须辨证清楚它的史料价值何在,如同郭沫若等同志所作的那样。空泛地从“《博物志》成书的年代,距司马迁之死不到四百年”来谈“考据学的通例”,是没有说服力的。º李伯勋同志文章的第二条论据和李长之同志《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¾一文的第四条骨架基本相同。在这一条里看不出李伯勋同志有什么新的意见。司马迁“二十而南游江淮”,这是他在《自序》里明确讲了的,既然认定他生于建元六年(前一三五年)那么他的二十岁“正好是汉武帝元鼎元年(前一一六)”,这不需要特别考索。顺推下来元鼎六年(前一一一)他二十五岁。“司马迁究竟在什么时候,以‘郎中’身分出使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呢”这个答案也是现成的,用不着我们特别费事。稍举数例:李长之同志以反洁的口气说:“难道(司马迁)除了元鼎六年奉使巴蜀汉中以外,一点事情也没有吗”¿他又说:“在次年(元鼎六年,司马迁二十五岁),他又有奉使巴、蜀、滇中之事。这是关系汉朝经营西南夷的一件大事。”À季镇淮同志的《司马迁》一书曾辟有“奉使西征巴蜀以南”的专章,在这一章开头明确地说:,’··⋯元鼎六年(前一一一)司马迁又奉武帝之命出使巴蜀以南,代表汉王朝去视察和安抚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郑鹤声同志在《司马迁年谱》元鼎六年条下,标署“仕为郎中,奉使巴蜀滇中”Á,季镇淮、郑鹤声是主张“景帝中五年”说,但关于元鼎六年司马迁以“郎中”身分奉使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并无异辞。这是因为裴驯《集解》引晋人徐广之说将汉武帝平西南夷的年分}沉梢楚了。»李伯勋同志文章的第三个“论据”,是拿司马迁《报任安书》里自述身世的两句话:“仆赖先人绪业,得待罪荤毅下二十余年矣”来推算司马迁的生年。这正是李长之同志曾经论证过的,李长之说:山《一报任少卿书》的年代是可考的,这就是太始四年(公元前九三)其中有“仆赖先人绪业,得待罪辈毅下二十余年矣”的话。如果他生于前一四五,则这一年他五十三岁,而他做郎中又是二十岁遨游全国以后不久的事,那末,他就是应该说待罪荤毅下三十余年了。他不会连自己做事的岁月又记不清楚。晚生十年,这话却才符合。李长之把《报任安(少卿)书》的写作年代假定为太始四年(前九三),这是和王国维、张鹏一、郑鹤声、王达津诸人一致的。李伯勋同志采取程金造同志考索豹结论,把《报任安书》的写作年代定在征和二年十一月。关于王国维、郑鹤声在考订司马迁生卒年与《报书》“待罪辈毅下二十余年矣”出现矛盾的情况,上举李长之的辨析是他的《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的第二个论据。针对王国维、郑鹤声在考订司马迁生年上的矛盾,程金造同志早在一九五七年就说:《报任安出》中有“待罪辈毅下二十余年”的话。而按照郑鹤声《司马迁年谱》,他在元朔五年任为郎中,直到元封元年,这十五年间,自序不言有何动作。到《报任安书》时,是三十多年,与书中“待罪二十余年”之语不符,若使晚生十年,而仕于公元一一五年之际,则不久有息从西至空炯、奉使巴蜀之事,中间空白不久,且又与报书中二十余年语相合。这是李先生第二第四所持的理由。·一若按王国维说元鼎元年为郎中,则下至征和二年,是二十五年。这与报书“待罪二十余年”不正符合吗⋯⋯很明显,将李长之同志的第二条论据用程金造同志关于《报书》写于征和二年十一月的考订加以修正,就是李伯勋同志的第三个“论据”。¼李伯勋同志文章的第四个“论据”,正是郭沫若同志《<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一文所着力解决了的。前面已经指出郭沫若从大量的“居延汉简”中举出典型的十例,从“敦煌汉简”中举出二例来博证《博物志》原文的可靠性。郭沫若在引证了“敦煌汉简”的两例之后说:这些和“茂陵·显武里,大夫司马迁,年二十八”,是出于一个公式。因此,司马贞所征引的材料是完全可靠的。王国维所见到的汉简不多,他所引证的两例也残缺不全,有的人或许会感觉着证据不够。我把《居延汉简》翻阅了一遍,发现这样的例子竟多到一百五十条以上。我现在把十项最完整、最典型的例子写在下边,以补王国维引证的不足。(中略十例)从这十个例子中,特别是七、八、九、十,四例,可以看出和“太史令、茂陵·显武里,大夫司马〔迁〕,年二十八,三年六月乙卯,除六百石也”是完全一致的。官职、乡里、身分、姓名、年岁、事由带年月日,是完整的一个公文格式。有这许多例子,的确可以佐证“此条当本先汉记录,非魏晋人语。”李伯勋同志照引了郭沫若“最值得重视的证据”《敦煌汉简》二例后,又从郭沫若同志“十项最完整、最典型”灼《居延汉简》十例中,引用了其三、其四,得出的结论是“根据上述资料,可以推断《博物志》关于司马迁履历的这条记载,乃是来源汉时的簿书,是可信而难得的史料”。这些“可信而难得的史料”是郭沫若同志早在二十五年前检证的,司马贞转引《博物志》关于司马迁年里籍职的那条资料可信为汉人写履历的公式,也是郭沫若同志二十多年前“推断”的,难道还需要李伯勋同志再来重复吗如众周知,郭沫若是主张“建元六年说”不同意王国维的“景帝中五年”说的。但他对王国维的论据是充分尊重的。他说:“王国维认为‘当在逸篇中’,他的说法是正确的”(着重号为笔者所加),他说他检证《居延汉简》一百五十多条,引证典型的十条是“以补王国维引证的不足”,他说王国维之所以“引证不足”是客观条件限制了他,“王国维所见到的汉简不多”,这种心平气和与人商榷的态度才是学术讨论应有的态度。但是,李伯勋同志在重复了郭沫若同志检证的史料(郭在选用《居延汉简》的例证时,每条都注明出处,李伯勋同志在引用郭选的其三、其四两例时,连出处《释文》三、七、背八,《释文》三、十、一都不予以注明),重复了郭沫若同志的论断后,竟斥责王国维“不顾事实,妄加猜测”,“纯系想当然的主观臆断,对于考据来说,是很不严肃的”。李伯勋同志“严肃”不严肃呢在这第四条里我们还可以举出他套用郭沫若论据的例子,郭沫若说:第一,“三讹为二乃事之常,三讹为四则于理为远”。这就是说“三十八”误为“二十八”是容易的,“三十二,误为“四十二”是不容易的。于是,他便断定张守节没有错,司马贞是错了。这个断定的根据是异常薄弱的。由上举汉简可以看出,汉人写“二十”作“廿”,写“三十”作“拼”,写“四十”作“姗”,这是殷周以来的老例。如就廿与册与姗而言,都仅一笔之差,定不出谁容易,谁不容易来。因此这第一个根据便完全动摇了。李伯勋同志说:王氏为了给他的大胆假设寻找理论根据,还说什么“三讹为二,乃事之常三讹为四,则于理为远。”乍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仔细分析,就不尽然了。因为三与二仅一画之差,既然三字少写一画就讹为二,基于同样的理由,二字多写一画也就讹为三了。王国维只强调“三讹为二”是常见的,就意味着《索隐》说的元封三年司马迁二十八岁是三十八岁的错字,这样立论,对他考定的司马迁生于汉景帝中元五年是有利的他不承认也不愿承认二讹为三也是常见的,如果承认这一事实,就会导致三十八岁乃是二十八岁的误记,就露出破绽来了,不能自园其说。这个“一笔之差”的公案,就是由郭沫若同志先提出与王国维商榷,而后郑鹤声同志又与郭沫若讨论,是一桩历史公案。事隔二十多年李伯勋同志又用这个“一笔之差”的论据来“重驳”王国维,但他不申明这个论据是郭沫若曾经用过的,他用郭沫若用过的论据“重驳”王国维时,又指责王国维“在数目字上故弄亥虚。”郭沫若用这个“一笔之差”(即李伯勋同志的“一画之差”)与王国维商榷时,不敢说王国维“故弄玄虚”,只是公允的说“这机数是一比一”。但是,我们却看到李伯勋同志倒有点“故弄玄虚”,请看李伯勋同志在“第四”的最后部分说:另外,值得我们注意的,汉简把“二十”写作“廿”,“三十”写作“姗”,“四十”写作“姗”。按照这样写法,不仅“拼二”难以误写为“册二”,就是“册八”也不会误写为“廿八”的。紧接着标了注四,注文说“参阅郭沫若说,见《历史研究》一九五五年第六期《<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这里有两点“值得我们注意”。其一,在“一字之差”上祖述郭沫若的论据时,不注“参阅郭沫若说”。其二,在汉简的“三十”写作“姗”,“四十”写作“册”等通行写法上,郭沫若并没有说过“难以误写”,“不会误写”这样的断语。郭沫若只是说“由上举汉简已可看出,汉人写‘二十,作‘廿’,写‘三十,作‘丹,,写‘四十,作‘栅,。这是殷周以来的老例。如就廿与册与册而言,都仅一笔之差,定不出谁容易,谁不容易来。”使用别人的论据先是不申明,而后又加以曲解附会已意,这难道也是严肃的吗¾李伯勋同志文章的“第五”个论据来原于李长之《司马迁生年为建元六年辨》的第一条和末若《<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的末段。现比照如下,李长之说:第一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明明说:“早失二亲”,如果生于前一四五,则司马谈死时,迁已经三十六岁,说不上早。他决不能把父母是否早死也弄不清楚。假若生于前“三五,迁那时便是二十六,却才说得过去。郭沫若说。司马迁《报任安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今仆不幸,早失二亲。”司马迁的母亲死于何时虽然不知道,但他的父亲司马谈是死于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一一O年)。在这一年,依王国维的推定,司马迁当为三十六岁。三十六岁死父亲,怎么能说“早失”呢这正给予王说一个致命伤。但司马迁的生年如推迟十年,见元封元年为二十六岁。二十六岁死父亲,要说“早失”是可以说得过去的。李伯勋同志说:第五,《报任安书》说:“今仆不幸,早失二亲”,亦可作为司马迁生于汉武帝建元六年的旁证。司马迁的母亲死于何时,史无明文,我们无从考察。而他的父亲司马谈死于元封元年(前一一O年),《史记·自叙》却有明白记载。依据王国维司马迁生于汉景中元五年之说,元封元年司马迁当为三十六岁。三十六岁死父亲,怎么能说“早失”呢依据司马贞之说,司马迁生于汉武帝建元六年,元封元年他正好二十六岁。二十六岁死父亲,要说“早失”,是说得过去的。李伯勋同志在注文里说“采用李长之说”,这是不错的。但对读的结果这一条更酷似郭沫若之说。这一条不但行文的逻辑是郭沫若的,连主要断语也是郭沫若的。如郭沫若同志说:“司马迁的母亲死于何时虽然不知道,但他狗父亲司马谈是死于汉武帝元封元年”,李伯勋同志说:“司马迁的母亲死于何时,史无明文,我们无从考察。而他的父亲司马谈死于元封元年”。郭沫若同志说“在这一年,依王国维的推定,司马迁当为三十六岁。三十六岁死父亲,怎么能说‘早失,呢”李伯勋同志说。“依据王国维司马迁生于汉景帝中元五年之说,元封元年司马迁当为三十六岁。三十六岁死父亲,怎么能说是“早失”呢”郭沫若同志说:“二十六岁死父亲,要说‘早失,,是可以说得过去的。”李伯勋同志说:“二十六岁死父亲,要说‘早失,,是说得过去的”。抄到这里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偏不注明这是采用郭沫若之说的呢总之,在司马迁的生年考订上,无论“建元六年”说(我们姑且承认这是成立的)这个总成果,还是为支持这一成果所选用的论据、佐证等,没有哪一样是李伯勋同志自己“考辨”得来的。<二>建立司马迁是卒于汉武帝“征和三年”说的种种依据。李伯勋同志文章的后半部,是解决司马迁卒年间题的,卒年问题解决得怎么样呢下面简单地谈谈。()说司马迁卒于征和三年(前九O)的假定是李长之同志首先提出的。李长之说:O有太子兵事这一年,是征和二年(公元前九一)司马迁年四十五。次年为征和三年,这一年李广利带兵七万,出五原,击匈奴、兵败而降。这是《史记》中所记最晚的可信为出自司马迁手笔的事,可能司马迁就是在这一年死去的,那末他只是活了四十六岁而已了。()李伯勋同志为了证明司马迁卒于征和三年,他的最大的论据就是要证实《报任安书》是作于征和二年十一月,进而论证司马迁是因为写了《报任安书》,落了个有怨言的罪名,故而第二次“被刘彻关进牢房,悲惨地死在狱里”。我们姑无论这种说法是否经得起历史事实的检证。即就李伯勋同志标举的卒年说的这个最大的论据(《报书》作于征和二年十一月)来考察,也是颇有来历的。程金造同礴在他的长篇考证文章《关于司马迁生卒年月四考》中用了长达十峨页的一个整章《从<报任安声)商榷司马迁的卒年》详证过《报书》是写于征和二年十一月的。程金造同志在司马迁全卒年的考订上基本上赞同王国维的主张,而不同意李长之、郭沫若的主张。他在卒年问题上详细辨析了《报书》写作的时何之所以被王国维弄错的种种原因。程金造同志的一些具体论据,如农报书》开首讲的“会东从上来”怎样解释,“上雍”怎样解释,以及《史记·田叔传》后褚少孙引述武帝的话“安有当死之罪甚众,吾常活之”怎样解释,乃至巫蛊案与任安获罪的关系等一系列具体考辨也都被李伯勋同志所吸收(详细情况请参阅上列程金造同志的《四考》),但是李伯勋同志并不申明这一点。程金造同志在详审地考证《报书》是作于征和二年十一月这一结论时,对于赵翼、沈钦韩、王国维等先辈学者的任何一点考辨的劳绩都要郑重地加以申明,充分尊重别人的成果。稍举三例:案王国维考定《报书》的时代,只有这“十一月”的月数是正确的。王氏所说的“或以为当在征和二年,”是指赵翼《廿二史札记》卷一:“安所抱不测之罪,缘决太子(案即卫太子,卫是母姓,决是谧)以巫蛊斩江充,使安发兵助战。安受其节而不发兵。武帝闻之,以为怀二心,故诏弃市。此书正安坐罪将死之时,则征和二年间事也”这一段说的(沈钦韩《权书疏证》也主张在征和二年)。程金造同志在辨析了王国维致误的原因后又说:所以要依照王国维所考证的去解释,左说右说都讲不通。那末,《报任安书》应当是在什么时候呢这得从《报书》的内容和当时的历史情况上去考核。首先可以肯定的《报书》是在征和二年十一月。赵翼所说的并不错,只是他言之过简,不能说明事实真象罢了。要证明《报书》是在征和二年,必须先明了决太子死于“巫蛊”前后的事实,和任安为什么得罪死的原由,才能得其真象。接着程金造同志又详细分析了“巫蛊”前后的史实和任安获罪的经过,并结合《报书》所讲的“会东从上来”,、“相见日浅”,“仆又薄从上雍”等确切内涵,总括起来指出:统观以上所说的种种事实,足可证赵翼、沈钦韩说《报书》是在征和二年十一月作的,是正确的,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程金造同志就是这样对别人的成果三致意焉。而李伯勋同志在采用程金造同志的论据、成果后,不但不申明却以奚落的口吻说王国维:因为按照王氏之说,既无可靠的证据,又与“待罪荤毅下二十余年矣”的时间不合。反之,承认《报任安书》作于征和二年十一月,既有可靠的证据,又与“待罪辈毅下二十余年矣”的时间相符,两相比较,是非优劣,明眼人一看便知,无劳多说。如上稍加检对,“可靠证据”是哪里来的,“是非优劣,明眼人一看便知,无劳多说。”()李伯勋同志的文章曾断言:“《报任安书》就是所谓‘有怨言夕的确证。”是不是“确证”我们姑置勿论。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司马迁写《报书》时是处于“不得舒愤意”,“私恨无穷”的愤激之中,程金造同志说:“真是‘低徊硬咽’,有无限的心情含蓄在里面”。当代人里把《报书》视为“有怨言”者,郭沫若同志,王达津同志都是。王达津同志在一九五六年就说:“卫宏东汉人,他的《汉旧仪》注:‘后坐举李陵,故下太史蚕室,有怨言,下狱死,’卫宏不能不见到《报任少卿(安)书》,所谓‘有怨言,,当即指此书。”可见,即使在一些具体考察上,人们总是以先行者的成说为起点的,只要我们指明什么人先我而已有探索就行了。()李伯勋同志为了佐证司马迁是死于征和三年(前九十年),曾举了《史记》里三条材料,À这就是:(A)《史记·匈奴列传》记载贰师将军李广利降匈奴事在征和三年三一月。(B)《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记载亚谷侯失国于征和三年七月。(C)《史记·高祖功臣侯年表》记载阳河侯“国除”敖征和三年十月。有趣的是,李长之同志同样为了证明“司马迁即卒龄李广利降匈奴之年,这是征和三年,公元前九O,司马迁才四十六”而从《史记》里举了十九个例子,其中第十二例,第十五例,第十七例即李伯勋同志取证的三条。李长之同志的书出版于一九四八年在李伯勋同志文章发表前三十一年,我们不好说李长之同志在司马迁的卒年问题上“参阅”李伯勋同志的文章,李植勋文章的注五,说他在司马迁的生年考订问题上(即“早失二亲”的辨析前面已论及。)“采用事长之说,见《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一书的第二十四页”À,但是他没有让我们参阅李长之书的一九四页至一九八页。我们也不好说李伯勋同志“参阅”了第二十四页就一定也参阅了第一九四页至一九八页。但是李长之同志疏证这些材料后发现这些材料的记事中有晚于征和三年的,即不利于司马迁是卒于征和三年这一假定的。李长之同志总结起来说:这十九篇,大致可归为一组,乃是司马迁最后期的文字了。其中有明确的纪年,记出征和二年决太子之事者有六篇,记出征和三年李广利之降者有一篇,我觉得太史公即卒放是年,《李将军列传》和《自序》并此际为之,都是绝笔了。其他叙至后元,甚至昭帝世者,当是后人增入。这里李长之同志的断语“当是后人增入”和李伯勋同志的断语“它是后人增益的”,也是着合符契。假如说这是巧合,实在太巧了。()郭沫若同志发表在《历史研究》一九五六年第四期的《关于司马迁之死》的第二、第三、第四段和李伯勋同志发表在《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的《司马迁生卒年考辨》三个整段(即《学报》第七九页最末一段起到八O页第八行止)文字全部相同(除李文将《太史公自序》换称《史记·自叙》)。这三百来字的完全相同,我们同样不好说是郭沫若同志那参阅,,或照抄了李伯勋同志的文章,因为郭文早李文二十年。是不是属于偶合呢这种可能性也几承等于零。两个不同年辈,不同经历的人在相隔二十四年写文章,思路竟如出一人,这是不可思议的。尽管是属于引述史料来论断,也不可能在史料的排比上毫无二致。何况这三条史料又来自三位不同时代的作者的书:陈寿是三世纪(二三三二九七)的人,葛洪是三世纪末四世纪中叶(二八三三六三)的人,裴驰是五世纪(约公元四三八年前后在世)的人。从这样三位不同时代的作者的书中引用的史料,郭沫若同志竟与李伯勋同志这样如出一辙(都是先裴:胭,次陈寿,后葛洪),这也是不容易理解的。是不是李伯勋同志没有读过郭沫若同志的《关于司马迁之死》这篇文章呢不是的,李伯勋同志在他文章的最后部分论证《汉书·司马迁传》的赞词有无暗示这个问题时,曾有注文说:“参阅郭沫若《关于司马迁之死》”,是不是李伯勋同志“参阅”郭文时,只参阅了“赞词”部分的论证,没有“参阅”郭文前面引证裴姻、陈寿、葛供辑录的资料的那一部分呢按常情推测他也是“参阅”了的。但是,既然“参阅”了为什么也不同样注明“采用”、“参阅”等郭沫若同志用过的字眼,加以交代呢李伯勋同志在引用了和郭沫若同志文字完全相同的三段史料后有这样一个推断:“葛洪的记载从内容到辞句都与卫宏相似。从时间先后来判断,卫宏的《汉书旧仪注》是母本”,按照李伯勋同志“从时间先后来判断”的逻辑,郭沫若同志的文章也应该是李伯勋同志文章的“母本”。()“赞辞”部分是怎样“参阅”的。如上所述,引录三条史料文字完全相同处,李伯勋同志未注明“母本”所自。而在涉及《‘汉书·司马迁传》赞辞有无暗示的论证上则注明“参阅郭沫若《关于司马迁之死》”。注了当然要比未注要好。且看是如何“参阅”的。郭沫若说:司马迁死得不明不白,其实在《汉书·司马迁传》中也露了一些痕迹。班固序述司马迁生平只到转录了《报任安书》而止。《报任安书》是充满了“怨言”给今。传后节赞里面说:“呜呼,以迁之博物冶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既陷极刑,幽而发愤,《书》(即指《报任安书》)亦信矣。迹其所以自伤悼,《小雅·巷伯》之伦。夫唯《大雅》‘既明且哲,能保其身,,难矣哉!”文以悼叹出之,在“既陷极刑”之后,又悲其不“能保其身”,足见司马迁之死确实是有问题了。李伯勋同志说:À《汉书·司马迁传》的赞辞里,有一段话就值得人们玩味。“呜呼I以迁之博物洽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既陷极刑,幽而发愤,《书》亦信矣。迹其所以自伤悼,《小雅·巷伯》之伦。夫唯《大雅》‘既明且哲,能保其身’,难矣哉!”从这段话里,班固对司马迁的不幸遭遇,也流露出一定程度的同情。在“既陷极刑”之后,又说司马迁未能做到“既明且哲,能保其身”,这难道不是暗示读者司马迁之死是有问题吗引录同样的史料,郭沫若同志得出的结论是“足见司马迁之死确实是有问题了”。李伯勋同志得出的结论是“这难道不是暗示读者司马迁之死有问题的吗”还是李伯勋同志的那条逻辑适用“从内容到辞句相似,从时间先后来判断”,函郭沫若在怀疑司马迁死得“有问题”上是李伯勋同志文章的“母本”。<三>时考辫(考证)文章的基本要求是什么,能不能把创昆同矜一般的说理文章。考辨(考证)文章的成果近似自然科学家的发明、发现一样(研究浮力的学者,不管达到多么辉煌的成就,他总要承认两千多年前希腊学者阿基米德的原理)先行者的劳绩理所当然的要受到后学的尊重。这在中外古今都是通例。考据(考辨同)是为了彻底弄请史料的文字意义和社会意义。、郭沫若同志说得好:“无论作任何研究,材料的鉴别是最必要的基础阶段,材料不够固然大成间题,而材料的真伪或时代性如未规定清楚,那比缺乏材料还更加危险”(《十批判书》第二页)。考辨史料的工作不仅是必要的基础工作,也是异常艰苦的学术工作。中国的考据学如果从东汉的马融算起,中经唐宋各家,到清代集大成,可说是源远流长,成果累累,这是大家熟知的。但是,从来没有一位严肃的文史研究者想掠前人之美。清初的阎若墟,人们称誉他为三百年来第一流的大学者(见梁启超《近三百年学术史》),他的成绩就是写出《古文尚书疏证》一百二十八篇,把魏晋人作的《古文尚书》的来源一一揭破,成为考据学上的硕果。三百年来谁治《古文尚书》,都是要提到阎若嚎,阎若壕的名字和他的成果分不开。郭沫若同志是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古代史的先行者。仅在甲骨文字方面,他就有三部名著,即《甲骨文字研究》、《卜辞通纂考释》、《殷契粹编》,其中有许多胜义精解,对学术界作出了重大贡献,它帮助学者全面系统的了解卜辞的内容,并从而得出殷代社会各方面的结论。但是,他对于别人的劳绩是十分尊重的。他用缀合殷契断片的办法,发现了殷人的祀谱,从而也发现了王国维的贡献,他高度评价王氏在《晋免寿堂所藏殷虚文字考释》一文中所揭示的殷代世系的正确无误,誉之为:“数千年史籍之谬误,得此而一举廓清”(《殷契粹编》一九三七年四月十五日序)。再如,在甲骨文的断代研究上,董作宾有一篇《甲骨文断代例》,郭老屡屡称引,誉为“创见”,为人们传为美谈。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是一部开拓性的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著作。但他在论述《水浒传》和《红楼梦》时,对于胡适在考证《水浒》、《红楼梦》的一些具体成果,不但直接称引,而且加以肯定:如第十五篇“元明传来的讲史下”一章中,对于金圣叹“腰斩”《水浒》的原因,他就是肯定胡适的见解的。在第二十四篇“清之人情小说”一章中,论述曹雪芹的身世及生卒年时,他明确指出这个成果是胡适的,“详见《胡适文存》。”甚至在一些通俗读物里,我们也同样看到作者严守不掠人之美的道德准则。比如,一九五六年古籍出版社出版了任继愈同志的《老子今译》,在“引言”上任继愈同志郑重声明:关于字句的解释,也尽量利用历代专家学者研究的成果。如韩非子、严君平的解释,河上公《注》、王弼《注》、抱朴子、成玄英《疏》,以及朱熹、王船山、焦蟋、王念孙、姚卿、魏源、薛蕙、俞栅、对师培、马叙伦、高亨、劳建、于省吾等人的著作。如果没有这些著作作为参考,空无依傍,进行翻译,那就困难得多。在这个译本之前,早已出版的译本有江希张的白话译本、叶玉麟的白话译本和张默生的《老子章句新释》,由于观点不同,因而都未能作为参考。(着重号笔者所加)请看,在翻译字句中,参考前人的说解用自己的语言表述,这是最一般性的参酌,一般不涉及侵犯别人成果的问题,但是,任继愈同志仍是老老实实地指出“空无依傍”连翻译也是“困难得多”。考据和其他学术研究一样,是艰辛而严肃的脑力劳动,雄伟的学术殿堂都是前辈学人和时贤们贡献的“砖瓦木石”构筑的,谁也不可能“空无倚傍”的独力建大厦。人们总是在前辈和时贤的成果的基点上继续前进。因此,尊重别人的劳绩,承认他人成果对自己搞考辨的参考价值,应该是“勿庸讳言”的。任继愈同志开列了他翻译《老子》“利用”过“成果”的一长串名单,这丝毫也贬低不了他的《老子今译》的价值。中国历来有不掠人之美的学术公德。即使一字之微也不能含糊。朱德熙一同志一九七二年在《考古学报》第一期发表了他的重要论文《战国文字研究》,其中在“娄”字的说解上同意了舒连景同志早年的看法。舒连景这部《说文古文疏证》建国前已经绝版,影响也有限。朱德熙同志不因出处生僻成果不大而漏引。朱德熙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发表文章能坚持实事求是,今天我们在建设两个文明的历史新时期,更应端正学风。注释:¹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º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第八四页。»桑原鹭藏的《关于司马迁生年之一新说》,未见,请参阅程金造《关于司马迁生卒年月四考》一文的引述(中华书局本《司马迁与史记》第一四八页)。国见郭沫若《(太史公行年考>有问题》人民出版社《文史论集》第一六八页。À同上黯全明书店一九四’‘年版《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的第二四页至二五页。À见《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第四章第八九页。Á商务印书馆一九五六年版《可马迁年谱》第五二页。中华书局校点本《史记》卷一百三十,平西南夷,以为五郡,。其明年,元封元年同注¾筹十毋第三二九五页,注(九)《集解》“徐广日:‘元鼎六年,是也产。见程金造《关于司马迁生卒年月四考》这一长篇考证文章的第三部分《从<报任安书>商榷司马迁的卒年》(中华书局一九五七年出版的《司马迁与史记》一书的第一六四页到一七五页)。见《司马迁与史记》第一五O页到一五一页。’同注¼同注¼见郑鹤声《司马迁生年问题的商榷》(《司马迁年谱》商务版附录第六页)吻见李长之《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第一四七页到一四八页。见中华书局一九五八年版《司马迁与史记努第匕六四页到一七五页。珍见《司马迁与史记》第一七二页。见《历史研究》一九五六年第三期第七三页。(下转页)忽有径州信士然推吉远青一佛顶,就来施之。镇国上将军行德顺州刺史兼知军事护军太其间虽遭兵火厄难,废炙材木,其志不退。塔原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一百户总押军既立,木地宫告成,续有本州净安寺,慈氏院马德石并妻太原郡王。前僧正沙门师、静睹斯塔,具率乎院众,金然崇进行临挑尹兼熙秦路兵马都总管宗国公议日:“本院有祖师净梵口师傅收到定光佛顶张中臣。骨并脑髓,观音菩萨鬓髻舍利等物,空以掩闭于箱筐之中,障塞于人,天福慧之口,获罪(背面如下)我辈。其诸圣物,祖师净梵于嘉佑三年得之于中南山仙游山院林麓之间,实希有事,况此传戒弟于径州赐紫普明寂明大师道威云沼先佛元漏口果之色,本为留一济群生,遇此塔宝慈前管内僧正赐紫行惠行开三水县于涓,彭缘,舍以藏之,旋百千万世人天修福供养,得原县严戒师。不谓之自佗获益耶!汝辈何如众咸应诺,庆阳府硅戒师曹戒师全戒师舒潘原县喜舍同心。是以达公卜大定十二年岁次壬辰四彦戒师师侄从璋小师从从潮讲师经论从月八日,还命诸方驰命师匠口口口,戒七昼廊从山讲经论传戒从达从式从行夜,将其功德,广设威仪,花烛供养,自慈氏师孙讲经论法德、法首、法会、法保、院迎归广济塔下地宫之中,如法安葬,聊志于法充、法刚、法及、法善、法拟、法俐、法桐名口口陵移谷口识之于始末六尔大定十二年四光日缘化善友沈存之、第十二将官合伸屠姜总月八日管口人毛净德修塔功德主讲经论戒沙门从达修塔会首李锡书表司李淳陈左衙指挥知州总管夫人王胜仙施盛佛牙银棺一付,使李琪任青知法杜祥忠显校尉李庆胃司灵重五十两盖功德笼金被一张,黄罗大蟠一合,邹彬绢二十匹,白米五石,面二百斤,盐十五斤三修塔库主严奇李琦高卞董淳两,奉施笼金蟠一合。助缘张皋张武马伸赵俊冯德王胜李海尉男七机宜张信泽、田闰路贵杨仲宣武将军可德顺州都巡检骑都尉封清河县使院塑下生佛三尊孔司官陈淳、孔司官张开国公食邑三百户张口,承德郎德顺州司口飞觑冯礼刘总冯章秦拚王谊骑尉赐。司吏李椿杨济李奇吴振韩孜翟硅面前陈义敦信校尉熙秦路第十一正将飞骑尉蒲察忠为力善友向硅公骑马侄苟信于仲任德莫口勇校尉德顺州军事判官郝仁修塔督料王彦黄显砖匠孙进泥匠张仲镇国上将军同知德顺州事护军陇西郡开国王仲贺仲木匠作口赵进任显李一侯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一百户察口八斤,并妻师侄从宽从雅从政从深从海童行三僧口口陇西郡夫人完颜口一丫工搂茹贯了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八一一一、一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第七九页。见《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一书的第一九四页。À见《司马迁之人格与风格》第一九四页到一九八页。À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第八五页。愚同上第八三页。葛洪的生卒年采用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附录”,(中华书局一九八O年版第三五一页)。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第八四页。同上第八五页注卫宏的《汉官旧仪》,今传《永乐大典》辑本。同注同注。李伯勋文章有这样一个推断:“葛洪的记载从内容到辞句都与卫宏相似。从时间先后来判断,卫宏的《汉书旧仪注》是母本”,见《兰州大学学报》一九八O年第一期第八O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_司马迁生卒年考辨_的考辨_考辨文章必须尊重前人的成果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