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明宣宗与宣德官窑.pdf

明宣宗与宣德官窑.pdf

明宣宗与宣德官窑.pdf

上传者: 迪迪 2012-12-20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明宣宗与宣德官窑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明宣宗与宣德官窑南方文物刘新园(江西省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上篇第一章前言明宣宗朱瞻基于洪熙元年六月(年)在北京即皇帝位到宣德十年元月(年)在紫禁城符等。

明宣宗与宣德官窑南方文物刘新园(江西省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上篇第一章前言明宣宗朱瞻基于洪熙元年六月(年)在北京即皇帝位到宣德十年元月(年)在紫禁城中的乾清宫病逝统治中国整整十年。就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来说十年有如一瞬然而宣德帝和为他效力的工匠们却在这一瞬间留下了非常丰富的艺术遗产对中国的物质文化生活产生过深远的影响。综览宣德一朝的遗物。除宣宗本人传存的几幅优秀的书画作品之外当时的工匠们几乎在工艺美术的各个领域都做出过相当可观的成绩可从以下的文献窥测其梗概。(一)铸铜中国人远在商周时期就制造出精美的青铜器皿铸铜技术在中国可谓源远而流长但这项古老的手艺似乎只有在宣德时代才出现一个新的局面。从明初人吕震等奉敕编纂的《宣德鼎彝谱》来看宣德帝于年为了宫廷陈设和祭祀之需曾命工部采用从南洋进口的所谓“风磨铜”数万斤经十二炼再掺以金、银、铁、锡以及其他有色矿物利用铜与其他有色矿物的不同比例和对炉温的控制制造出许多优质铜炉其呈色有渗金、鎏金、葡萄紫、黑漆古斑、石绿、石青、朱砂斑、泥金、腊茶等色。据近人统计有六十余种(有的说近百种)但有不少铜色是不见于前代的。其造型多参照商周铜器和宋元瓷器的样式其样式多至五十余种边口形式更为多样(其边约二十式口有十式之多)。晚明著名的鉴赏家项子京描述宣德铜炉时说:“其款式之大雅铜质之精粹为良金之百炼宝色内涵珠光外现淡淡穆穆而玉毫金粟隐跃于肤理之间。”又说:“宣炉在当时已与南金和璧等价。”而近人则认为该炉“既有绚丽多彩的色泽美又富于古朴典雅的形式美”。清人冒襄则谓:“有明三百年间物之佳者不可胜数而宣炉一种则诚前无所师后无所继的一绝妙骨董”。(二)造纸纸是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远在西汉时代我国劳动人民就开始用蕨类植物的纤维造纸(年西安汉墓出土壩桥纸)至唐代有著名的薛涛笺五代李后主制澄心堂纸为最著名的书写材料。而宣德一朝则以素馨纸、羊脑笺最为优异它们可与唐、五代之名纸媲美。清查慎行《人海记》卷下谓:“宣德纸有贡笺有绵料边有宣德五年造素馨纸有白笺、丽金笺、五色粉笺、金花五色笺、五色大帘纸磁青纸以‘陈青’款为第一”。又清邹炳泰《午风堂丛谈》谓:“宣纸至薄能坚至厚能腻”:又谓:“白笺坚厚如板面砑光如玉”、“磁青纸坚韧如缎素可用书泥金”。清沈初《西清笔记》又谓:“羊脑笺以宣德磁青纸为之以羊脑和顶烟墨窖藏久之取以涂纸砑光成笺明如镜。始自宣德间制以写金历久不坏虫不能蚀今内城惟一家传其法他工匠不能也”輥輯訛。(三)雕漆雕漆又名剔红即是一种有浮雕花纹的红色漆器其制法是先用木或其他金属制成器胎再在胎上涂抹朱漆(据说有涂至三十六层以上者)乘漆未干之时用锋利的刀片在朱漆上以“剔地起凸”法刻出花纹故称该器为雕漆又名剔红。据近人考证雕漆技术在唐代已出现而宋、元之时已有颇为成熟的作品传世但其极盛期为明土与火的艺术代永乐、宣德两朝輥輰訛。明高濂《遵生八笺》谓:“永乐年果园厂制漆盒漆朱三十六遍为足时用锡、木胎雕以细锦者多底用墨漆针刻永乐年制宣德时制同永乐而红则鲜妍过之”輥輱訛。台北学者索予明在其《剔红考》中比较永、宣两朝的传世品之后说宣德“剔红之制无论就其品质、花纹与造型都有逐渐拓展的趋势”“其繁盛程度都超过了前代”輥輲訛。又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有宣德纪年款剔红三屉漆桌通体雕刻海兽与花叶其体积之大雕刻之精为剔红中之绝品王世襄亦确认为明宣德家具。据说原为圆明园中之藏品在八国联军进驻北京时被劫往英国輥輳訛。从上可知永、宣两朝虽为中国雕漆之黄金时代但宣德器比永乐更鲜艳其器型与纹饰亦更为丰富。(四)制墨、制香明文震享《长物志》谓:“宣德墨最精几与宣和内府所制同当蓄供玩或临摹古书盖胶色退尽惟存墨光耳”輥輴訛。同书甜香条又谓:“宣德年制清远味幽可爱墨坛如漆白底上有烧造年月有锡罩盖缸子者绝佳‘芙蓉’、‘梅花’该其遗制”輥輵訛。前揭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日用诸品香目》条说:“甜香唯宣德年制者清远味幽可爱近名诸品和合香料皆自改头易面别立名色云耳”輥輶訛。上列三条证实宣德时有高超的制墨与制香技术。(五)织绣清周拱辰《圣雨斋诗集宫怨》诗:“神针绣出彩幡新紫红鹦哥活似真”。自注说:“明宣德时事也”輥輷訛。宣德刺绣虽不可见但辽宁省博物馆藏有明人缂丝花鸟轴一幅上有“广运之宝”輦輮訛。据清人徐沁记载“广运之宝”乃宣德帝常用之书画印輦輯訛而该缂丝的梅花与绶带有明初浓厚的浙派花鸟画的风格故知为宣德朝遗物或明人仿宣德之物。又明末史学家李维桢称:“今制绣、范金、埏埴之属必以宣德为贵”輦輰訛。可见宣德织绣在明代当时就受到人们的珍视。(六)制瓷中国制瓷工艺历史悠久早在东汉时代浙江一带的窑场就已烧出胎质致密并微有透光感的青瓷。入宋以后南北各窑都有长足的进步其时名窑辈出风格多样深受人们的重视。入元以后除景德镇与龙泉两地之窑业有所发展外其他窑场都日趋没落。入明以后朱元璋在原浮梁磁局的基础上于景德镇珠山设置官窑永乐间有了较大的发展宣德时则进入黄金时代明人和明以后都有评价輦輱訛。明谢肇氵制《五杂俎》云:“宣德不独款式端正色泽细润即其字画亦皆精绝。”又说:“今龙泉窑世不复重饶州景德镇所造遍行天下每岁内府颁一式度纪年号于下然惟宣德款式最精距迄百五十年其价几与宋器埒矣。輦輲訛”明田艺蘅《留青日扎》亦谓:宣德(指官窑器)之贵今与汝敌(指宋汝州官窑)輦輳訛。明高濂《遵生八笺》提到:宣德官窑器中的青花靶盏与红釉小壶、大碗等为“发古未有的名品”而釉面微泛橘皮纹内有绝细龙凤暗花的细白瓷茶盏则是“定瓷(指宋定窑白瓷)何能比方”的“一代绝品”輦輴訛。从上揭资料来看宣德官窑在明代诸文人心目中均极完美其艺术价值与宋代最名贵的汝窑相等为宋代定窑不能望其项背。当代窑器能得到习惯于“厚古薄今”乃至“是古非今”的当代文人们的这种评价是极其罕见的。入清以后宣德窑器更为人们重视清乾隆帝留下的一九九首赞美历代名瓷的诗篇中咏明官窑的有十一首而咏宣德官窑的竟有七首之多(其他咏永乐、嘉靖窑各有一首成化窑两首)可见宣德官窑在这位风流天子的心目中有何等崇高的地位輦輵訛。同期鉴赏家朱琰在《陶说》中评价宣德官窑时亦谓:“明窑之极盛期也选料、制样、画器、题款无一不精”輦輶訛。本世纪以来人们似乎特别重视青花瓷器的研究年西方出版的第一部很有影响的明瓷专著英普兰柯斯东《明初官窑考》一书中把明代青花比做荷花并认为宣德官窑是这荷花的“盛开明宣德三屉剔红供案(维多利亚艾尔伯特美术馆藏)土与火的艺术期”輦輷訛。年中国硅酸盐学会主编的《中国陶瓷史》也说永乐、宣德官窑为“中国青花瓷器上的黄金时代”輧輮訛可见自明以来中外的陶瓷书与鉴赏书对宣德官窑都有共同的评价并不因时代与地区的不同而有所变更。从前揭史料来看明宣德时为皇室执役的能工巧匠们在工艺美术的许多领域都作出过极其重要的成绩如果把这些成绩加以比较的话笔者以为官窑瓷器的成就最高影响也最深远。那么在明宣德间景德镇官窑为什么有如此出色的成就?其制品的具体情况如何呢?为了揭示这些问题本文拟分上、下两篇讨论上篇以文献史料为根据探索宣德官窑得以发展的时代背景以及明王朝对它的管理下篇则以遗物为根据并结合文献探索宣德官窑瓷器的品类、特色、成就及其影响。第二章明初社会与仁宣之治元末由元世祖忽必烈建立的强大蒙元王朝至顺帝已腐败到了极点庞大的官僚机构与没有战斗力的军队以及赏赉、佛事、土木营缮方面所耗资财已使国库空虚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年红巾军点燃反元战火迅速蔓延于是中国便出现了一个“元失其鹿群雄争逐”的战乱局面。年朱元璋削平群雄推翻统治中国将近百年之久的蒙元政权在南京建立明王朝并改元洪武。洪武帝统治中国三十一年(~年)采取了许多发展生产的措施使遭受战争破坏的社会经济得以恢复。洪熙元年(年)大理寺少卿戈谦回忆明初情况时说:“我太祖高皇帝起自布衣于凡民间之事无不周知故其发号施令未尝不为民是以三十年间仓廪充积天下太平”輧輯訛。年洪武帝病逝南京皇太孙朱允炆继位次年改元建文是为建文帝。明人顾起元追记建文间社会情况说:“值太祖朝纪法修明之后朝廷一切以惇大行之治化几乎三代”。其时的中国出现了“家给人足外户不阖”的太平而又富裕的景象輧輰訛。年建文帝推行削藩政策燕王朱棣发动武装叛乱年攻克南京建文帝自焚燕王自立为帝第二年改元永乐。由于永乐帝的性格极为好动他在执政期有“论靖乱功臣封赏分封诸藩增设武卫百司已又发卒八十万问罪安南中官造巨舰通海外诸国大起北都新宫供应转输以巨万万计”輧輱訛。其时的中国虽“威德遐被四方宾服”“幅员之广远迈汉唐”輧輲訛但和洪武后期与建文时代相比国库已相当空虚人民的负担十分沉重。永乐十九年(年)翰林院侍读李时勉在《便民诸事疏》中说当时从南方运赴秋粮的州县因“道路险远困敝不堪”而营建北京新宫时“官军悉力赴工役及余丁不得生理衣食不给……”輧輳訛这情景就与洪武后期以及建文时代“家给人足”的画面形成强烈的反差了。年永乐帝病逝北征途中皇太子朱高炽即皇帝位并改元洪熙。由于洪熙帝为太子时曾监国二十余年深知推行其父的宏伟计划时所造成的财政困境以及强加在黎民身上的沉重负担于是在即位之初即变更了永乐帝的扩张主义政策他为了紧缩军费而停止对异域发动战争为了与民休息而停止宝船下番为节省巨大的运输费用甚至制订了“迁都南京”的计划輧輴訛。年洪熙帝执政八个月之后病逝皇太子朱瞻基即皇帝位第二年便改元宣德。宣德帝统治中国十年他既尊重他的父亲但和他祖父的关系似乎又更密切因而在他执政期间除不提迁都南京之事外基本上贯彻了洪熙的紧缩政策。这十年由于没有内乱外患及巨大的徭役皇帝又提倡比较俭朴的作风于是中国就出现了一个“吏称其职政得其平纲纪修明仓廪充羡阎闾乐业岁不能灾”的情景。清初史学家认为这一时期是明兴六十年以后形成的一个“蒸然有治平之象”的太平盛世輧輵訛。由于宣德帝所推行的许多善政皆制定于洪熙帝尽管宣德在位为十年而仁宗仅八个月但史学家仍把这一时期称做“仁宣之治”輧輶訛。近人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谓:“瓷虽小道而于国运世变亦隐隐相关焉”輧輷訛。我们虽不认为陶瓷质量的好坏会对国运有所影响但是相信国运的兴衰与陶瓷的兴衰息息相关。假如没有宣德盛世景德镇官窑就不可能获得发展的机遇如果没有明初的太平盛世也就不可能有宣德瓷器的黄金时代。这是笔者在研究宣德瓷器之前要略述仁宣之治的原因。第三章宣德帝与他的艺术爱好明宣宗朱瞻基于年出生在北京仅把黄瓦改成绿瓦的故元大内燕王府輨輮訛。祖父燕王朱棣为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子时年岁父亲朱高炽为燕土与火的艺术世子时年岁。据说朱瞻基降生的前夕燕王梦见去世不久的父亲明太祖送给他一个大玉圭瞻基满月的那天燕王看见他“满面英气”他便把这孙子和梦境联系起来他常常对他的儿子朱高炽说:“这孩子与我的梦境相符是未来的太平天子”輨輯訛。以上记载出自比较严肃的“正史”但仍有浓厚的神秘色彩。不过不论真伪如何我们起码可以肯定在襁褓中的朱瞻基就已经得到了他祖父特别的钟爱。年燕王兴靖难之师年攻克南京建文帝自焚他登上宝座第二年改元永乐。永乐元年(年)当朱瞻基四岁的那年便随祖母徐皇后从北京来到南京輨輰訛。永乐九年当朱瞻基岁时被祖父立为皇太孙指定他为明王朝第四代皇位的继承人。青少年时代的朱瞻基虽然没有其曾祖父洪武帝与祖父永乐帝的那种饥饿与战乱的经历但也绝不是长在深宫温室的花朵。永乐帝为了培养皇太孙的才干凡“巡视征讨”都要把他带在身边让他熟悉漠北的苦寒体验戎马倥偬的生活。教他辨认农具了解田家的艰辛同时还要他攻读儒家经典即使在大漠的军营中也要著名的儒生胡广等为他讲经论史輨輱訛。总之永乐帝一心一意要把他的皇太孙塑造成儒家理想中的明君一个在文治与武功两方面都有卓越建树的帝王。年轻的朱瞻基当然崇敬他的雄才大略的祖父但也热爱他那体弱而又谨慎的父亲。永乐间皇帝命太子率汉王与皇太孙等拜谒孝陵太子体肥而有足病由两名太监扶持行走偶尔失足跟在他背后的汉王朱高煦便心怀叵测地说:“前人蹉跌后人知警”当话未落音后面应声而接道:“更有后人知警也”。当朱高煦回顾接话人时少年朱瞻基的气概竟令这个纠纠武夫感到震慑輨輲訛。年永乐帝病逝朱高炽即皇帝位第二年改元洪熙旋即立朱瞻基为皇太子。当年五月仁宗病逝其时太子尚在南京。当他奉旨北上时南京许多人担心汉王设有伏兵建议太子整军或间道而行朱瞻基说:“君父在上天下归心岂有他虑”輨輳訛。他竟堂而皇之进入北京。可见朱瞻基是一个极有信心和胆量的年轻人。年朱瞻基即皇帝位第二年宣德元年汉王高煦反宣德帝御驾亲征生擒高煦父子可谓“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接着便赦免了与高煦有牵连的赵王既缩小了打击面又顾全了骨肉之情显示了他极高的政治才能。年永乐帝用兵安南所耗军费极其宠大而收效极微。年宣德帝毅然撤兵交趾知难而止节省了大量的军费体现了他有极明智的务实精神。宣德二年内监张善六年袁旗等侍宠贪渎宣德帝严惩而不手软。宣德四年“免山西被灾田租”六年遣御使“巡视宁夏、甘州农田水利”九年“雨畿、浙江、湖广、江西饥以应运南京及临清仓粟赈济”輨輴訛。元年七月“制止取用民间幼童学匠艺”輨輵訛这些决策表现了他对臣民有高度的热情和强烈的责任心。年春宣德帝染病仅三天便猝然病逝年仅岁。就现存资料来看宣德帝留下了诗文约三十余篇和较高水平的绘画九幅有田猎輨輶訛、奕棋輨輷訛、斗蟋蟀之类的爱好輩輮訛。他对画院至为关心宣德画院为明宫廷绘画的极盛期輩輯訛。又比较关心青铜铸造、雕漆和陶瓷。如召嘉兴名漆工包亮为营缮所副輩輰訛曾多次下诏命礼部与工部铸造铜炉宣德二年诛张善严控官窑瓷器和整饬景德镇御器厂等。以宣德帝遗留下来的绘画与宣德时的相关文献为根据笔者以为宣德崇尚宋代艺术而且特别欣赏宋代陶瓷。如保存在大陆与台湾的宣宗墨迹其画风都属所谓“浙派体系”(即南宋院画风格)。美国堪萨斯纳尔逊美术馆收藏的宣德二年御笔《猎犬图》竟与北京故宫所藏宋李迪《猎犬图》极为相似。毫无疑问宣德绘画受到南宋宫廷画派强烈的影响而宣宗在铸造鼎彝的诏书中屡屡提到选择“内库所藏柴、汝、官、哥、钧、定各窑器皿款式典雅者写图进呈开冶鼓铸”輩輱訛他铸造铜器时要选用宋元瓷器的造型可见他对宋代诸名窑也有浓厚的兴趣。那么明王朝设置在景德镇的御器厂在他执政期间出现一个崭新的局面似乎就不难理解了。第四章宣德窑的烧造上、下限与明王朝对它的管理众所周知文献史料与实物史料是研究历史的两个最重要的依据。但文献史料与实物史料却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以宣德官窑来说尽管我们拥有成千上万的出土标本和各式各样年代可靠的传世瓷器但也不可能从实物上知道宣德官窑由哪些机构管辖更不可能知道这机构的品秩以及工匠的待遇等问题。因为瓷器遗物与遗迹很难反映政治制度方面的情况而要想了解这些情形研究文献就要比研究实物好得多。但又由于文献史料不可能翔土与火的艺术实地记录瓷器的烧造过程更不可能具体地描绘瓷器的形状、色泽与纹饰。因此要想了解宣德瓷器的工艺特征与艺术风格研究遗物又要比研究文献更为有利。就当前的情况来看宣德官窑的实物史料显然比文献史料更为重要更为丰富因为它既可补充文献史料的不足又可检验文献史料的真伪而文献史料尽管有一些局限甚至还可能存在着某些错误但只要细心辨析也有可能从中获悉一些实物史料所不可能提供的历史信息。虽然有关宣德窑事的文献十分稀少笔者以为还是很有必要做出考察。就元、明、清三代文献来看有关景德镇官窑的记载以元史最为翔实。《元史百官志》记忽必烈在灭宋之后的第二年至元十九年(年)便在著名的瓷城浮梁景德镇设置了唯一的一所为皇家生产瓷器并兼造棕、藤、马尾笠帽的官窑浮梁磁局。其时的磁局由将作院(为皇帝制造工艺品的一个庞大的机构)诸路金、玉人匠总管府管辖磁局长官称大使为正九资品掌管官匠八十余户輩輲訛。年朱元璋推翻蒙元王朝建立了大明帝国明王朝是否接管了蒙元官窑?如果没有的话明官窑又是如何建立的呢?可惜的是明代官书明实录与明会典竟无只字记录只有晚明和清初的地方志书中才出现洪武二年(年)与洪武二十五年(年)于景德镇珠山建立官窑的两种说法輩輳訛。长期以来人们虽热衷于明御厂设置之年的讨论但没有什么进展直到年景德镇珠山东麓明初地层中出土了铁料书写的浮梁县丞赵万初监造的白瓷瓦和大量的与元青花风格较为相近但又有所不同的青花和釉里红瓷器之后经与文献记载相互印证人们才相信明官窑是元官窑的继续明王朝早在洪武二年就在珠山设置了御器厂輩輴訛。年以后该地又有大量的刻印永乐年制的官窑瓷器出土证实永乐官窑产品极为优异。本文讨论的宣德官窑显然是永乐窑的继续輩輵訛。然而明王朝在前一个皇帝殡天之后继承皇位的新皇帝都有停止烧造的诏令。明宣宗于洪熙元年(年)六月即皇帝位但他是从什么时候开窑烧造的呢?明王朝又是怎样管理宣德官窑的呢?清乾隆七年《浮梁县志陶政》谓:洪武初镇如旧属饶州府浮梁县始烧造岁解有御厂一所官窑二十座宣德中以营缮所丞专督工匠。正统初罢”輩輶訛。清康熙廿一年《浮梁县志艺文志》录明嘉靖十九年詹珊《重建敕封万硕师主佑庙碑记》谓:“至我朝洪武末始建御器厂督以中官洪熙间少监张善始祀佑陶之神建庙厂内曰师主者姓赵名慨字叔明尝仕晋朝道通仙秘法济生灵故秩封万硕爵视候王。以其神异足以显赫今古也”輩輷訛。明《宣宗实录》洪熙元年九月已酉条谓:“命行在(北京)工部江西饶州造奉先殿太宗皇帝几筵仁宗皇帝几筵白瓷祭器”輪輮訛。同书宣德二年十二月癸亥谓:“内官张善伏诛善往饶州监造瓷器贪黩酷虐下人不堪上命斩于市枭首以殉”輪輯訛。通过以上文献可知:宣德官窑是由营缮所丞直接管理所谓“营缮所”为工部下设机构之一从明代文献来看朱元璋取得政权之后没有设置像元王朝那样的资品高于工部的将作院(笔者按:元代将作院使正二品工部尚书为正三品)而是降将作院为将作司并由工部管辖《明史职官一》记“洪武廿五年置工部营缮所”该条下以小字补注谓:“改将作司为营缮所秩正七品设所正、所副、所丞各二人以诸匠之精艺者为之”輪輰訛。再参照前揭文献可知宣德间专督景德镇御器厂的“营缮所丞”就是行在(北京)工部下面的七品衙门营缮所中官阶最低的所丞(正九品)不过不可小看这个所丞因为这个职务在明初是由画家或巧匠担任的。如永乐时著名的山水画家郭纯、弘治年间著名的花鸟画家林良等就曾担任过这一职务輪輱訛。然而管理宣德官窑的所丞却不见记载这不能不令人遗憾。前揭文献均能相互印证如文献说张善来景德镇督陶在洪熙末文献宣宗命行在(北京)工部在饶州烧造白瓷亦在洪熙元年九月明仁宗于永乐廿二年十月即帝位洪熙元年五月病逝在位不到一年宣宗于当年六月即皇帝位第二年才改元宣德。所谓“洪熙末”即洪熙元年九月以后十二月以前以上文献证实明官窑并未因洪熙帝的病逝而停烧也就是说宣德帝于其父驾崩后的第三个月就已派少监张善驻镇烧造了。不过笔者以为应予注意的是詹珊文中提到的张善的职务“少监”。《明史职官三》记洪武二十八年重定内官监职秩谓:凡内官监十一曰神宫监尚宝监孝陵神宫监尚膳监尚衣监司设监土与火的艺术内宫监司礼监御马监印绶监直殿监皆设太监一人正四品左右少监各一人正五品……輪輲訛。把詹珊的碑记与明史相印证可知宣宗在洪熙末派往景德镇的监造少监张善其职秩为正五品比管理景德镇御器厂的工部营缮所丞(正九品)要高得多。景德镇御厂既由营缮所丞管理又由品秩较高的内官监造这是明宣宗在即位之初对官窑的烧造极其重视的标志。关于烧造情况还有如下史料:《明宣宗实录》宣德五年九月丁卯条:罢饶州烧造瓷器于行在工部奏遣官烧造白瓷龙凤纹器皿毕又请增烧以上劳民费物。遂命罢之輪輳訛。明李东阳等撰《大明会典工部窑冶》条:宣德八年尚膳监题准烧造龙凤瓷器差本部官一员送出该监式样往饶州烧造各样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輪輴訛。前揭文献、为权威史料它们表明:在洪熙元年九月开窑烧造的宣德官窑经历整整六年于宣德五年九月停烧三年后再度恢复并有具体的烧造量这个数量显然是惊人的。宣德八年至宣德十年仅仅只有两年的时间景德镇御器厂是否能完成这个任务已不得而知但人们确信宣德窑随着宣德帝的病逝而宣告结束。因为正统初年的明王朝由号称女尧舜的宣德帝的母亲张太后执政张后崇尚节俭輪輵訛景德镇御器厂自然停止烧造。中国硅酸盐学会主编的《中国陶瓷史》是一部有影响的著作该书谈到宣德官窑瓷器时说:宣德八年(年)决定烧造龙凤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这样巨大的数量在当时决非一、二年能烧造完成的但两年以后已是正统元年(年)这些未完成的数字必然要在正统时继续烧造。接着该书又说:“正统初年对宣德时期未完成的部份产品仍书宣德款”輪輶訛。这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极大胆极惊人的论断假如宣德官窑在正统时还继续烧造并且烧造物尚写宣德年款的话那么中国历史上就必存在一个没有宣德帝的宣德窑依此推测现今出土与传世的有纪年款的宣德官窑器必有一部分是正统时代的制品正统时制造的宣德器和宣德本年制造的瓷器一模一样呢?还是有所不同呢?笔者以为这个大胆的假设没有任何根据。因为:《明实录英宗实录》宣德十年正月壬午条记英宗即皇帝位诏谓:“各处罢办诸色纻丝纱罗段匹及一应物件并续造段匹、抄造纸扎、铸造铜钱、烧造饶器、煽炼铜铁、采办梨木板及各处烧造器皿、买办物料等件悉皆停罢。其差去官内外官员人等即便回京违者罪之”輪輷訛。前揭清康熙《浮梁县志陶政》:“宣德中以营缮所丞专督工匠正统初罢。”《明史食货六烧造》条:正统元年浮梁民进瓷器五万余件偿以钞禁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诸器违者罪死輫輮訛。明焦竑《玉堂丛话卷四》记明英宗问迎复辟之事于李贤李贤对英宗说:“天下人心明归陛下者以正统十数年间凡事节省与民休息故尔。上悚然大悟”輫輯訛。明李贤《天顺日录》记:“宣庙崩太后(指宣德母亲张太后)即命将宫中一切玩好之物不急之务悉皆罢去革中官不差”輫輰訛。上揭文献记明英宗即位后即停止烧造“饶器”(景德镇属饶州此处饶器指宣德官窑器)。文献地方志中正统初罢专管烧造的工部营缮所丞记载可与英宗即位诏书中的记载相互印证文献与记载英宗即位之初凡事节省与民休息必无继续烧造宣德官窑的可能。文献记浮梁县民于正统初进贡瓷器事显然是正统间罢烧造的一个反证假如正统初景德镇还在续造御器的话浮梁县民决无贡瓷的可能。以上考察证实:宣德御厂在宣德纪元前四个月洪熙元年九月就开窑烧造了(前揭《中国陶瓷史》把明实录的记载误写成宣德元年九月)輫輱訛宣德十年正月因宣宗病逝而停烧也就是宣德官窑的烧造期比《中国陶瓷史》和冯先铭主编的《中国陶瓷》文物教材中所说的宣德元年要早一年其结束之日并未延续到正统初輫輲訛。因此当今公认传世的有年款的宣德器与景德镇珠山宣德地层中出土的宣德器绝不可能是正统时代的制品《中国陶瓷史》关于宣德官窑烧造上、下限论断均无根据。第五章宣德窑器的运输、储存及其他清康熙二十三年(年)《饶州府志陶政志》谓:“陶成分限解京解官费于浮梁县贮库砂土上工夫工食余剩银两内支往时皆水运达京由陆路运者中官裁革后始也后潘太监复设水土与火的艺术运甚便”輫輳訛。上揭文献显然是记明御厂产品的承运情形所谓裁革中官者指嘉靖朝用地方官督陶事而潘太监者指万历年间臭名昭著的督陶兼矿税太监潘相輫輴訛。往时皆水运达京者指明嘉靖以前御厂产品取水路运京这个“往时”当然包括宣德朝。明正德六年(年)《饶州府志公署本府鄱阳县》条谓:御器厂即旧少监厅在月波门外宣德间创。每岁贡瓷太监驻此检封以进輫輵訛。把这一段记载印证康熙志中的“陶成分限解京”条可证宣德器取水路运京。正德志中的旧“少监厅”者当然是指宣德初年少监张善设立在鄱阳县县城负责御器水运事务的办公厅。从以上记载可知宣德官窑瓷器烧成之后由解运官从景德镇昌江水运至鄱阳县(南宋人蒋祈《陶记》有“运器入河以凭商算谓之‘非子’”的记载可见南宋瓷器亦由水路运出其时的昌江水位较高可以通航)輫輶訛交少监厅检封之后再由长江入大运河直达北京。前揭《大明会典》:“凡江西烧造金黄并青绿双龙凤花、素、圆、匾、瓶、罐、爵、盏等器送内承运库交收光禄寺领用”輫輷訛。明刘若愚《酌中志内府衙门职掌》又谓:“内承运库掌印太监一员近侍佥书十余员掌司等官数十员。职掌库藏。在宫内者曰乐裕库宝藏库皆谓之里库。其会极门、宝善门迤东及南城瓷器等库皆谓之外库也”輬輮訛。文献证实宣德官窑瓷器无论是皇室用瓷还是朝廷用瓷都得交内承运库收存其时有专门收藏瓷器的专库通称“外库”其地在会极门、宝善门迤东的南城一带。宣德窑使用的工匠显然是元代在籍匠户的后裔因为朱元璋推翻蒙元政权之后全面继承元王朝特有的匠籍制度只在洪武二十五年略作改动。宣德时亦如洪武但工匠的数量随着社会的安定生齿必然日繁其在籍匠户显然比元代和洪武、永乐时增多。文献记载明宣宗也较为关心工匠:《宣宗实录》宣德三年三月丙戌对行在工部曰:“朕惟工部掌百工山泽之政令度民力因地利顺天时以成国家之务……今天下工匠数倍祖宗之世而畏避亡逸者多当思抚绥爱民之道”輬輯訛。同书记宣德四年三月帝就工匠问题谕工部尚书郭敦曰:“官府但知役之而不知养之岂政理哉凡工匠役内府者悉月给食米三斗”輬輰訛。同书记宣德元年五月庚子谓:“命行在工部凡用工、军民人匠每月人与米五斗钞四锭盐一斤如洪熙之制”輬輱訛。这段记载告诉我们工部营缮所丞管理下的宣德官窑中的陶匠每月报酬还算优厚。明代史学家何远乔高度评价宣德帝的善政之后还说到工艺品的制作他从其时的“木埴器用精坚殊伦”中看到宣德时“无呲窳偷堕之风矣”輬輲訛器物精美工匠勤奋证实宣德帝有较高的审美要求工部或督造内官认真负责工匠们有较为合理的报酬因而有一定的劳动兴趣。综上所述可知:宣德官窑瓷器从景德镇由水路经昌江入鄱阳再由鄱阳湖至长江北运至京:无论是御用器还是朝廷用瓷均交北京内府尚缮监与内承运库收存为宣德官窑执役的陶匠待遇较为优厚御厂拥有工匠的具体数字虽无从探索但从宣宗的言词中可知比洪武与永乐时期要多得多即所谓“今工匠数倍于祖宗之世”。这些也许是宣德官窑优质高产的原因吧。下篇第一章传世与出土宣窑瓷器的史料价值明洪武帝有国三十一年永乐帝二十二年成化帝二十三年宣德帝在位仅仅只有十年明初几位有影响的帝王以宣德帝国祚最短但宣德窑器却以质优量多而称著我们可从保存在台北故宫明初诸朝官窑瓷器窥见到一些情形就该院公布的目录来看清宫旧藏輬輳訛:洪武器件永乐器件宣德器件成化器件。以上数字表明宣德官窑瓷器不仅比洪武永乐朝多得多而且也比晚于它的成化窑器多一倍以上。综览全世界大博物院的关于明初官窑瓷器的收藏目录似乎都以宣德瓷器质量最好数量最多。就目前所见的宣德官窑瓷器来看其来源可分两大类:第一类为传世品。虽然世界各大博物馆与著名土与火的艺术的收藏家都拥有一定数量的宣德器但以台北与北京故宫藏量最大也最为重要。前揭台北故宫藏有宣德器件北京故宫藏有余件輬輴訛。台北故宫的宣德器均为清宫旧藏而北京故宫的藏品只有一部分为清宫旧藏而另一部分为年以后所征集(如北京著名的古玩商孙瀛州就捐赠一批数量极为可观的宣德器)。显然台北故宫的藏品权威性比较大史料价值也比较高它们中的一部分或者大部分都有可能是宣德年间从景德镇御器厂运往北京大内入藏的。第二类为出土物。就目前所见的考古资料来看明人墓葬中很少见到宣德官窑瓷器。现今的所谓出土物即指景德镇珠山明御厂遗址出土的大量宣德官窑的残破瓷片以及根据出土破片复原而成的瓷器这些资料主要集中在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如果把台北、北京故宫的传世品与景德镇的出土物相比较其价值显然两样:前者完美无缺而后者则破碎不堪前者为景德镇御器厂运往北京的高质量的贡品而后者则是被御器厂淘汰的手工业垃圾。如果从观赏与经济价值上说后者显然不可与前者同日而语。然而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后者似乎比前者更为重要这是因为:一、出土物的烧造年代绝对可靠而传世品则有真伪问题。出土物的出土地点是明王朝设置在景德镇珠山的御厂遗址的大院之内绝大多数出土物都有地层关系可考。而传世品即使是台北故宫的藏品也有年代方面的问题。因为:众所周知故宫藏品虽来自清宫旧藏但清宫中却没有保存宣德时代的入藏记录或其他相关的明代资料也就是说清宫所藏宣德器不一定都是从宣德时代一代一代传到溥仪出宫之前的遗物。据国立故宫博物院与中央故宫博物院联合管理处编印的故宫瓷器接管记录清宫所藏明代瓷器均集中在宁寿宫花园内的景祺阁及景阳宫前殿接管前“各有大橱十架分窑别具井然有序仍具乾隆时代之规模”輬輵訛。以上记录证实清宫旧藏宣德器不仅没有宣德时代的进库记录就是乾隆时代的收藏记录也没有因为目睹者只感受到存放形式上具有“乾隆时代之规模”。宣德窑名重当时日后的仿品汗牛充栋从有关资料上看宣德官窑瓷器在宣德帝去世后的三十年即成化早期景德镇御厂就有仿宣德书款的青花瓷器生产輬輶訛。明万历年间的昊十九能“杂作永宣二窑俱逼真者”輬輷訛清康熙、雍正间的郎窑仿古酷肖清人说过“今之所谓成、宣者皆郎窑也”輭輮訛。谁能担保清宫旧藏宣德器没有混入晚明人和清人的仿品呢?年台北故宫童依华女士利用该院藏品所作宣德特展展出清宫旧藏的所谓宣德器件其中有膺品件被童女士定为“宣款器”即有宣德年款但不是宣德年间的遗物而是宣德以后的仿品輭輯訛。年景德镇珠山明永乐后期地层中出土了一件梵文青花大杓年珠山东侧永乐前期地层中又出土了一件满绘潮水纹的青花冲耳三足大炉輭輰訛。与前者相同的大杓台北故宫曾有一件传世品与后者相同的青花大炉北京故宫藏有一件但两院的记录都说是宣德年间的制品輭輱訛。从以上资料看台北与北京故宫所藏宣德瓷不仅仅混有后仿之物而且也混进了一部分无款的永乐瓷器。而上海博物馆亦藏有宣德器件近阅目录发现混入了不少的永乐无款器真正的宣德器只有件左右。从学术研究的角度上看传世品即使是清宫旧藏其年代就不如明御厂故址出土的有地层关系可考的破碎瓷器可靠了。二、出土物之品类比传世品更为丰富。由于使用时的损耗和历年来的天灾人祸当年从景德镇运往北京的宣德官窑瓷器即使能保存到现在的话也不能完整无缺应有尽有。也就是说清宫所藏宣德瓷器只是当年上贡品中的一部分或者一小部分而另一部分或者大部分都已随着时代的推移而消逝。因而传世品即使是年代可靠的传世品也不能反映宣窑产品的全貌。而出土物特别是瓷窑遗址中的出土物则有可能揭示产品的全貌。这是因为:瓷器是一种要经过高温烧成的硅酸盐材料。不论古代还是现代人们把黏土制成的泥坯放在高温中烧成瓷器时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毛病也就是说陶瓷业是一个不能杜绝次品和废品的行业。而作为给皇帝生产瓷器的御器厂为了确保帝室用瓷的质量往往都要超额烧造也就是说皇帝如果需要十个盘子御厂就需要做二十个或者更多一些的泥土与火的艺术坯入窑烧成在烧成之后再挑选十个合格品上贡其余的就必须淘汰。也就是说凡当年烧造过的产品遗址上就会留下该产品的残片。正因为如此现今可靠的传世品几乎都能在遗址中找到相关印证的残片而根据遗址中的残片复原出来的一些瓷器又有许多未见诸传世品的所谓“孤品”或“绝品”。比如珠山出土的孔雀绿釉青花鱼藻纹碗、盘及靶盏等就没有传世品而青花五爪龙纹蟋蟀罐以及白釉红彩红款龙纹靶盏等则更是绝无仅有之孤品。因此珠山遗址几次出土的破碎物比传世品远为丰富。如能全面发掘精确统计还有可能弄清当年产品的全貌以及当时各类产品的比率。三、出土物能反映当时生产面貌。众所周知传世品乃至窑址以外的出土物都是经过搬运离开了生产场所的瓷器瓷器上虽能留下某些生产工具的痕迹(如陶车快轮或慢轮痕迹)与画工的笔触但有一些工具或辅助工具则不可能在陶瓷产品上留下痕迹如窑炉、匣缽、施釉器具等。因此要想从传世品或者窑址以外的出土物研究当时生产过程是难以做到的。由于窑址以外的瓷器脱离了生产场所从这个角度上看它们是孤独的瓷器。而瓷窑遗址上出土的瓷器往往和生产工具堆积在一块如匣缽、垫饼等也在生产遗迹的附近如作坊或窑炉遗迹等因此极有利于我们复原当年的烧造实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把窑址上的出土物称之为“有机的瓷器”。例如:在世纪年代笔者根据窑址出土的匣缽、套缽以及粘在套缽上的瓷器残片复原出来的宣德官窑红釉以及青花中小型碗、盘的装烧方法即使用瓷质罩缽再装匣入窑烧造方法是一种确保瓷器烧成质量的有效方法也是从未见诸文献只有通过考古资料方能复原的装烧方法。又如:窑址出土的宣德瓷器绝大多数都成窝状堆积每一窝的品种大致相近如年出土的青花龙纹梅瓶与花卉纹梅瓶残片都在今市政府大院水井以南的一个小坑中出土年出土的蟋蟀罐都集中堆积在明御厂东院南角带座盖的青釉与白釉的无款梅瓶残片又堆积在一个淘泥坑边。这些遗迹表明宣德御厂的次品或者废品都是分类摧毁、单独埋藏的。可见其时的管理之严。从以上的比较来看窑址出土瓷器虽残缺不全破烂不堪但和传世瓷器相比较有年代可靠、品类丰富、便于复原生产过程等特点。由于窑址出土物有传世品不可取代的优越性故本文就以景德镇珠山明官窑遗址中的出土物为根据对宣德官窑器作出研究。第二章出土宣德官窑瓷器的品类与性质一、宣德遗物的发现明御厂遗址在今景德镇珠山路以北斗富弄以南东与中华路相连西为东司岭总面积约为平方公尺。明御器厂设置于洪武二年明亡之后被清政府接管晚清时代毁于洪杨之乱清同治间重建辛亥革命后为商店和民居现为高楼林立的景德镇市政府大院和政府宿舍区。明御厂地面遗物除南门水井一口外其他荡然无存輭輲訛。自年景德镇市政工程处在珠山路明明宣德瓷器出土地点示意图图例:现代街道、建筑明御器厂范围#明代古井年出土地点:AAAA~年出土地点:BB年出土地点:CCC~年出土地点:DD土与火的艺术御厂南大门前铺设地下电缆挖出永、宣官窑瓷器残片以来马路的翻修中华路(明御厂东门及东围墙一带)煤气管道的铺设以及市政府西墙内的宿舍东墙内外商品长廊的修建和珠山顶上的龙珠阁的改建等都有明洪武至万历时代官窑遗物和遗迹出土。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为配合基建都曾作过抢救性的清理和发掘。关于宣德官窑遗迹与遗物的发现较为重要者有下列数次。年景德镇市政工程处在珠山路铺设地下电缆线我们在东起中华路西至公馆岭前的一条长约公尺的沟道中清理发掘出大量的宣德瓷片和叠压在宣德瓷片之下的永乐官窑瓷片并于中华路口市政府南围墙前发现一座窑炉遗迹遗迹堆满了匣缽、垫饼和红釉瓷器残片红釉瓷器大多有“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官款。窑炉遗迹虽被以后的墙基打破保存不算完好但规模仍能辨别。联系周围窑具与瓷器残片以及相关文献该窑为宣德年间烧造红釉瓷器的窑炉即文献记载中的所谓“色窑”(用于专烧高温颜色釉的窑炉)遗迹。年月景德镇珠山路铺设水管。年又在同一地点翻修马路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又在平方公尺的范围内清理发掘出大量的永乐、宣德官窑瓷器按重量计残片约有十吨宣德瓷片在以上。年月景德镇市政府在明御厂西院的东司岭下修建食堂时发现明御厂遗址和东司岭之间的一条长约公尺、宽公尺的沟道沟道内填满了正统时代的青花龙纹大缸残片。在沟道底层(离地表深约公尺)发现宣德瓷器残片虽然不多但都能复原且为稀有品种如:著名的青花斗彩莲池鸳鸯纹盘、孔雀绿地青花鱼藻纹碗盘青花填矾红花缽以及无款的黄地堆绿龙纹盘等重要遗物就在这沟道的底部出土。年年底至年月景德镇市政府在明御器厂东院(即中华路西)修建商品长廊动土面积约为平方公尺。我们在离地表深约~公尺的白尾砂层下(即淘洗瓷泥时抛弃的粗砂)发现了大量的宣德官窑瓷器而且都成窝状堆积其中除仿龙泉青釉和仿元枢府白釉带座加盖的梅瓶以及部分蟋蟀罐无纪年官款外其他均有六字年款。关于宣德官窑瓷器残片除以上四次之外年至月市政府在中华路铺设煤气管道年改建下水道时都曾有发现特别是年的发现由于工程紧迫地层扰乱和不法分子的哄抢我所获得的瓷片均难以复原至感遗憾!二、关于出土宣窑残器的分类对中国古代陶瓷大约有三种分类方法:一种按用途分(如食器、饮器、祭器之类)一种按瓷器的形色分(如瓶、罐、釉、彩之类)第三种按瓷器的成型工艺和最后的一道烧成工艺来分类这一分类方法仅在景德镇地区流行。它的产生也许是为了方便成本核算。现在笔者就想利用景德镇根据烧造特征制定的分类法观察出土遗物。(一)以成型工艺特征分类圆器即是要求规格一致又便于大量生产的一类瓷器。这类瓷器在成坯时都使用内模仅在外壁进行镟削加工出土宣德器中有各式碗和中小型盘、碟、杯盏之类(直径在厘米以上的盘子则不用内模)。琢器即在成坯阶段里、外部需进行镟削加工的瓷器。宣德窑典型产品如梅瓶、各式盖罐、香炉、大盘和敛口缽等。印器即使用外模或内模再在模具内或外按压成型一九九三年初在市政府东院围墙发掘宣德官窑遗址现场照片(自北向南方向拍摄)土与火的艺术的瓷器。宣德出土物中有各种异形鸟食罐、编笼花瓶以及仿伊斯兰金属器而烧造的青花扁壶等。镶器即把瓷泥拍打成片再把泥片粘接成型的瓷器。出土物中有四方、六方、八方花盆、仿伊斯兰八方烛台、笔盒等物。(二)按瓷器最后一道烧成工艺分类高温釉即在左右的高温下烧成的瓷器。出土物中计有:a白釉b祭红c宝石蓝釉d天青(淡灰蓝色釉)e仿龙泉青釉(厚青釉)f淡青釉(即薄亮青釉花瓣形碗盘)g紫金釉h仿建窑黑釉i仿哥窑纹片釉j仿宋铁红釉k仿汝细开片青釉(出土物中有无款敛口小缽)。低温色釉即最后一道工序在以下烧成的瓷器。这类瓷釉以铅或硝酸钾作熔剂一般都挂在已烧成的瓷胎之上。以铅作熔剂的有:a浇黄b瓜皮绿c洒蓝。以硝酸钾作熔剂的低温釉有:a孔雀绿釉b蓝绿斑釉(未见传世品或为不成熟的仿钧产品)。彩瓷类釉下彩即在泥坯上加彩的瓷器。最重要的有:a青花b釉里红c铁绘(出土物中有铁绘莲纹盘)d蓝地白花(萱草盘)e白地赭花(牡丹纹盘)f红地白花g白地填祭红(如三鱼三果靶盏之类)。釉上彩:a白地矾红彩(出土物中有白釉红龙靶盏)b斗彩(如莲池鸳鸯纹盘)c青花填矾红彩(如大花盆)d黄地青花(出土物中有大、小撇口盘等)。从以上考察来看宣德官窑瓷器可谓品类丰富花色齐全。彩瓷类除创于清康熙间的粉彩以外以后流行的品种在宣德时都已具备了真可谓应有尽有。三、出土瓷器的性质综览历年来发现的宣德官窑残器及碎片除年在色窑遗迹附近发现的红釉瓷片与大量的废匣缽、垫饼和因倒窑而产生的粘渣混合堆在一起之外其他地点的残器和碎片都呈现窝状或小堆状。堆与窝的大小虽然不等但堆或窝中的瓷片造型都大致相近除土、砂之外极少混有匣缽和垫饼。如年发现的青花螭龙纹与茶菊纹梅瓶都集中堆在珠山路中段的一个下陷的小窝中。年在市政府东院发现的青花蟋蟀罐也都摞在一起有盖和座的仿龙泉青釉和仿元枢府白釉梅瓶残片则挤在一个废弃了的储泥池边青花龙纹与白釉刻龙纹大碗的残片则集中摞在尾砂之中。窑基附近发现的红釉瓷显然是在烧成过程中自然破损或变形出窑后就和废窑具一道被抛弃了。因而与窑具堆在一起的瓷片都难以复原即使复原也是变形严重的废品。而其他地点发现的瓷器则是比较完好的器皿因故而被人砸碎如不被后代扰乱发掘又比较细心的话几乎都能复原成相当完好的瓷器。如果把明御厂遗址发现的洪武、永乐、成化、正德和宣德瓷片出土时的情景相比较:洪武、永乐、成化、正德瓷片的堆积面积比较大(即成片状堆积)堆积物里的品种也比较复杂(既有盘碗也有瓶罐)輭輳訛。而宣德瓷片的堆积面积则比较小(即所谓成窝状堆积)。每一窝出土的瓷器器型相同(即盘碗与瓶罐绝不同窝出土)。以上遗迹表明:洪武、永乐、成化、正德窑器在烧成之后都先搬进仓库再在库中进行挑选上品瓷器选出上贡后再把多余的或者不合格的瓷器放在一地一起砸碎然后从摧毁地挑出埋藏在荒地中。故上述出土瓷片成片状堆积品种也比较多样。而宣德窑在处理贡余瓷器时则不集中砸碎而是把贡余之物运往荒地再分类放置然后逐一砸碎的。故宣德官窑瓷片呈窝状堆积每一窝出土物的器型都大致相同。宣德瓷片为什么会成窝状堆积每窝的器型为什么会大致相同呢?无言的遗迹表明:宣德御厂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即在处理落选瓷器时先要把落选之物按类型分别放置在荒地然后再待人按账清点账物相符后再由另方面的负责人监督销毁。否则的话器型相同的瓷器残片就不会在一个小窝中出土了。看来宣德窑处理落选贡品比洪武、永乐、成化、正德更为严格。这种“分类放置监督销毁”的制度很可能制定于宣德二年十二月诛张善之后不久。宣德帝的作法显然是有感于督陶内官张善窃取落选御器“分馈同列”一案这种作法是为了严防落选御器被窃輭輴訛流向社会而采取的一项较为周密的措施。这也是文献失载遗迹揭示出来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史实。综观用宣窑遗址出土残片复原而成的器皿其土与火的艺术性质可分如下三类:第一类也是最多的一类次品即微有瑕疵的瓷器。如稍变形的盘子(青花柿纹盘)或发色不匀的梅瓶(带盖刻龙纹祭红瓶一面色浓一面色淡)或年款或彩绘稍嫌草率的瓷器如应龙纹浅缸之类。第二类为试制品如有绿、蓝两色斑点的低温釉盘和碗它们很可能是仿宋钧窑窑变釉而不成功的产品。仿建窑黑釉瓷碗(底部尚未挂釉写款)、用铁料书写年款的铁红釉碗以及有红、褐、蓝三色斑点装饰的僧帽壶残片这些遗物都很有可能是尚未形成产品的试制品故不见遗物传世。第三类为贡余品众所周知陶瓷是最容易在烧成过程中出现瑕疵的手工业品。当时的御厂为了确保御器的质量往往都要超额烧造当完成宫廷需求的数量之后除部分次品之外也会有一些没有瑕疵的瓷器因上贡数足它们便成为贡余之物了。由于宣德帝不让臣民使用有瑕疵的御器那么没有瑕疵的多余之物就更不能使用了。于是这些没有毛病的瓷器也不能获得比次品稍好一些的命运它们也和次品一道都只有一个粉身碎骨的结局了。第三章饮食器与祭器一、饮食器明崇祯间著名学者宋应星在其《天工开物》一书中述及白瓷时把景德镇瓷器分为圆器与印器两大类他所说的圆器就是碗盘杯碟并认为这些“亿万大小杯盘”“乃生人日用必须造者居十九”輭輵訛。就中国古代瓷窑来说除了以烧造花盆为主的河南禹县八卦洞宋代钧窑与烧造紫砂壶盆的江苏宜兴窑外其他窑场的产品均以碗盘杯碟为主几乎没有例外。就景德镇历年来出土的宣德瓷器来看其碗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29
2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