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冬吴相对论》--147.看不见的旋律之(上).doc

《冬吴相对论》--147.看不见的旋律之(上).doc

《冬吴相对论》--147.看不见的旋律之(上).doc

上传者: 影子 2012-12-16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冬吴相对论》--147.看不见的旋律之(上)doc》,可适用于经济金融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冬吴相对论》看不见的旋律之(上)                                             播出时间:::     符等。

《冬吴相对论》看不见的旋律之(上)                                             播出时间:::                                         主讲:吴伯凡  主持:梁冬            参与整理:慕越人  晓杰风清云淡若竹饺子树小鱼儿  慧从卢溪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呢依然是《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伯凡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话说这两天呢跟你分享一个小有趣的事情:我呢附庸风雅有些朋友呢说费城管弦乐团呢到中国“大蛋”里面去表演。说这个是全球一流的交响乐团。你听说过这个交响乐团吧?    吴伯凡:当然听过philadelphiaorchestra。    梁冬:哈哈哈哈……我真的不是很知道我觉得应该纽约的比较好吧或者起码是中央人民广播乐团应该比较好是吧?结果呢他们说费城比较好那就去喽。    片花:为什么说交响乐队指挥的工作是总协调而不是总指导?如何将不同专业不同禀赋的人协调组织成为一个好的公司?将军型、教师型、独裁型和指挥型的领导各自有哪些管理特点?什么是发生学?为什么频率和波段对生命和组织至关重要?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看不见的旋律”之上期。    梁冬:原来呢是一个朋友他是做指挥家的。他给我搞了张票这张票呢完全颠覆了我的很多的印象。它(音乐厅)那个不是有一圈圈很高的嘛有一些是正面对着这个交响乐团的还有一些呢就是一圈儿围着它的在上面的。我坐在这个比较高的位置呢差不多就从上往下看整个交响乐团的表演所以呢看到的全都是一些秃顶还有不同的这个“地方支援中央”的各种头发。但是呢我看到了一个我终身难忘的东西这一点呢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以前我们去偶尔听交响乐的时候呢就看见有一哥们上来了拿屁股对着我们然后开始……好像变魔术一样就是那个指挥家。一会儿手伸又一下然后就又收回去了你是看不见他的手的但是这一次呢我得以完整的从上面俯视看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的交响乐团的这个指挥家真正指挥干的什么事情。我发现原来指挥家真的不是打拍子的哈哈我一直以为他是打拍子你知道吧?就是“滴嗒嗒滴嗒嗒”画三角形而已。后来发现呢人家有很多手上的表情的他的手指那个指语啊原来真的是有语言的。比如说他的手指弯度就是代表某一个甚至去到某一个人。比如说拉小提琴的几号或者是长号啊哪个谁谁谁大提琴谁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原来呢做指挥家啊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    吴伯凡:我一些朋友问过我说“他在那儿打拍子有什么用啊?不要他不也不照样……”    梁冬:对啊所有人都不是有谱嘛?对呀。    吴伯凡:对眼前都有谱儿就不需要他在那儿比划了。    梁冬:那个人为什么荣誉那么高假模假样地还鼓很多次掌出来鞠一下躬然后呢找一个服务员送点儿花上去是吧?    吴伯凡:嗯汉语啊把这个“conductor”译成“指挥”。指挥就是指挥大家干什么其实这个词呢在英文里头大家知道它实际上是由两个词根组成的前面的“con”就是共同的协调的带有这个含义的一个词根。“ductor”这个词呢是从那个“duct”嘛它的本来的含义呢是引导疏导协调。比如说“教育”这个词啊“education”这个后面呢也是教育的本义是引导我们现在把教育都是自上而下的教育是吧?    梁冬:对对对。    吴伯凡:这个“conductor”的意思呢就是总协调的疏导的一个人而不是在那儿指挥你干这个他干那个不是这样的。    梁冬:所以“名可名非常名”啊。就是说一旦把它翻译成指挥的时候呢我们就认为好像所有人的表演是需要听他来指导的。说你应该怎么怎么……其实不是。    吴伯凡:他是要把整个这个能量场我们把这一个交响乐团看作一个能量场这里头蕴含着很多能量。他是最了解这个能量场的他要动用他的智力、他的感觉力来调动这里头的能量。当然他自己心里头有一个非常好的节奏感和旋律感让这个能量场来实现他的那个旋律和这个节奏。    梁冬:这个是我最近的俯视看完之后才理解的。我以前一直以为呀那个指挥家是个摆设就是每一个人哈哈哈哈就每一个人看着谱子你该拉什么拉什么是吧?都是专业人士谁怕谁呀是吧?    吴伯凡:所以听交响乐你要学会欣赏交响乐的话还真不能够老是用一个什么……    梁冬:HIFI来听哦?    吴伯凡:一般的音响或者用HIFI音响来听。你一定是先听过好多次这个现场的这种演出以后一听到这个音乐的时候你马上复原一个交响乐团的这样一个场景:他的左边是小提琴右边呢是大提琴再往后呢……    梁冬:管弦管弦乐的。    吴伯凡:这是弦乐嘛后面就是管乐啦。右上角那一块儿呢是一些管乐然后左上角呢比较多的是打击乐。所以它就……交响是各种管乐、弦乐、打击乐交互协调成就的一个旋律和节奏。    梁冬:我们都说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就是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们还没来经济其实呢我们并不是想跑题今天呢我们还是想讨论这个话题。实际上任何一个组织的管理或者说是一个公司的创业的过程如何能够令到不同的专业的人不同禀赋的人不同趣味的人能够和合而成一个伟大的乐章呢?这个才是一个好的公司或一个好的组织。其实呢从小里是这样从大里来说一个国家又何尝不是如此是吧?我们前面是开玩笑的我觉得从这个一个交响乐的这个事情里边呢其实我们可以看到管理里面的很多有趣的东西。所以今天的话题就和这个有关啦。    吴伯凡:有些管理书上把领导者的类型分为几种类型:一种叫将军型那可真是指挥还有呢是教师型他天天在那儿教别人还有一种就是交响乐队的指挥他是引导型疏导型协调型还有那种纯粹的这种独裁者也有。这个指挥家他跟乐队的所有人不一样他是知道全局的人同时他是知道每一个演奏者他的自身特点的人。当然了他心里头有个总谱他对这个音乐有非常好的理解。有一个小故事卡拉扬在排演一个交响乐的时候乐队里面有一个拉小提琴的人还不是第一小提琴手在演奏的时候他马上要停一下说你用的这把琴不是昨天的他都能够听出来。    梁冬:还不是人的问题是这个人的这把琴他都能感受得到。    吴伯凡:对对对。    梁冬:所以伟大的指挥家还是很伟大的。    吴伯凡:一个领导者也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要了解全局第二个你要了解每个细部的东西。    梁冬:甚至每一个人的禀赋甚至每一个人的工具他都要非常的了解。说到此处呢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就是我们可以稍微把这个前期时间拉长一点因为这个事情呢可以一层层推演。话说这两天呢我们在做一个叫做《国学堂》的小东西嘛电视节目嘛。我呢就在前段时间有一个发心说这个很多人呢批评中医不科学那中医呢又批评西医呢没文化。所以呢我就在想能不能找到一个人既是科学家但是又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懂中医的人。那这个人呢到底在哪里呢?什么叫“心念一闪震动十方”啊你就怕没想法你只要想就一定这个人会出现。然后呢我有这个想法之后呢第三天呢我有一天去香港百老汇电影中心呢看文艺电影。在旁边有个很小的书店看到一本书叫《气的乐章》是一个台湾人写的。诶我一翻开来之后呢发现这本书呢它讲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话说这本书的作者叫做王唯工。他呢是年代台湾的一个……当时他们受杨振宁啊、李政道的这些影响啊都认为要去学物理学啊、去学理科的。所以呢当时在台湾有一票就是受到很好教育的那些年轻人去接受西方科学。但是这个王唯工呢命运多舛呢。小的时候起码被弄过十几、二十几次快死要嘛就被板砖就被拍到啊从树上掉下来呀以至于他的鼻子长期充血他长期是用嘴呼吸的他不知道原来人的鼻子可以用来呼吸的在他很小的时候啊三岁的时候。直到差不多小学的时候大家才告诉他鼻子是用来呼吸的就这么一个人他身体很不好。但是他呢蛮努力最后呢他就考上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尤其在生物学、神经学方面的一个最顶尖的一个学校。然后呢他研究了这个关于神经学之后呢他可以说在这个领域里面一个很专业的一个人士了。然后在纽约做了很多年的这个真正的西医的研究最后呢他又重新回到中国回到台湾做了三十多年的中医研究。然后呢他终于发现几个有趣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呢很值得我们每个人都去想。他说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人一百二三十斤的人我们的心脏输出功率只有瓦到瓦之间要让这么小的一个功率把血从心脏这地方输出来然后打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而且我们的血管还不是直的按照这个流体力学角度上来曲里拐弯它那个动能是会损耗的嘛而且我们的血是很粘稠的所以它是有很大的摩擦的就是摩擦阻力是很大的怎么样能够用一点几瓦的功率就能把血全部输布到全身?更何况我们全身需要用血的部分呢还不在下面是在心脏上面心脏上面这个头这个地方……    吴伯凡:都说大脑供血不足什么的哈……    梁冬:对就往上泵的这实际上是非常不符合这个……如果按我们以前的想法来说……    吴伯凡:机械论的那个角度来看……    梁冬:这是很难很难理解的。    吴伯凡:这个设计是不合理的。    梁冬:很不科学的起码是是吧?起码心脏应该是长在头上起码势能比较高是吧?    吴伯凡:对对对居高临下发号施令。    梁冬:对但是为什么心脏是在我们人身上的这样一个中间偏上的部分?这是他开始好奇的第一个问题。那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全世界不管是人、马、狗心脏都长得都差不多?    吴伯凡:哺乳类动物。    梁冬:对对对。甚至人和鸟啊鸟不是哺乳类动物吧?鸟心跟人心也是长的差不多的。它是说人的心脏和肺的差别远大于人的心脏和猪的心脏的差别。就是说不管是构造啊等等等等这一切看似来没关系的问题它到底意味着我们在宇宙当中一个什么样的有趣的一个秘密?做了很多的物理实验。又去做振动还有研究光学呀振动学呀发声学啊声音的“声”。啊也研究了发生生命的“生”。他在研究发生学生命这个“生”的时候呢他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一个现象人为什么这个东西是一层一层长出来的?    吴伯凡:嗯有的听众朋友可能不太清楚什么叫发生学?    梁冬:好你先解释一下。    吴伯凡:发生学的意思呢不是说事情如何发生的是指它最初是怎么形成的。原初的那个点上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梁冬:怎么动起来的哈?    吴伯凡:不是这儿发生个交通事故不是这个意思。是指一个事件……    梁冬:从零到一。    吴伯凡:从一个生命体他最初的那一瞬间所以发生学的那个英文呢叫genesisgenesis在圣经的第一篇叫《创世纪》就是那个字。    梁冬:真的哦?真有学问。学一点儿散装英语还是有好处的哈哈。说回来就是说他就发现说啊我们的胚胎一个婴儿哈首先有的是心脏有了心脏之后呢这心脏就开始跳动了这个跳动呢就有意思了。    吴伯凡:胎和始啊我看过一本书上解释这个“开始”的始是什么意思一个女字旁……    梁冬:嗯一个台啊。    吴伯凡:这边呢是“胎”这两个字实际上在古代是一个字。胎和始嘛。    梁冬:长的很像。    吴伯凡:“胎”就是开始开始就是“胎”就它最初的那个初始阶段是什么样?也就是“胎”也就是“始”。开始我们现在都不太意识到这个为什么是个女字旁又一个“台”。    梁冬:啊真是有意思。诶那说回来呢就是说其实婴儿在妈妈的肚子里的时候啊他的心脏并不像我们现在平常这个心脏在供血的但是呢它为什么……    吴伯凡:他不需要供血。    梁冬:对全都是妈妈供给他嘛。    吴伯凡:刚开始那个胚胎刚形成的时候如果你用B超来照的话就看见一个心脏在那儿跳跳跳……    梁冬:对。就是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四肢、也没有头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嘴呀什么都没有就一颗心脏在跳。首先是有了心脏。那为什么是先有了心脏?有了心脏就干了什么事情?这个王唯工教授经过很多年的研究呢他发现呢原来这个心脏做了一件事情呢就是说心脏在透过跳动的过程当中它形成了所谓的周而复始。因为它是一直在持续循环嘛隔每一秒中跳动多少次嘛。因为它是周而复始的所以它就建立了周期性由于它的振动的于是它就有了频率和波。妈妈的血里面的某一些跟肝脏有关的的东西也就是跟肝经有关的中医里面讲的肝经啊从肝到眼睛这一序列的东西呢就和心脏发生的频率呢形成了一个某种形式的共振。于是呢妈妈身体里面流经这个心脏附近的这一些与肝或者肝经络上有关的部分组织器官这些东西呢就会停下来然后呢组织形成一个序列的东西。肝系统的这些东西长成之后呢包括眼睛呢包括肝之后呢他就又和心脏的两个在振动过程当中形成了一个新的波于是就形成了肾。我讲的明白了吗?就是说肾脏是和耳朵同时形成的。所以肾经啊我们叫肾开窍于耳啊他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哈就前些年我们小的时候不是经常被打各种针嘛有的打庆大霉素很多人打完庆大霉素就会出现肾衰竭小孩子有的人出现耳聋。很多人都不能解释说为什么它有这样一个情形。后来呢我看中央电视台啊在百家讲坛里面曾经有一个山东中医学院的教授他说后来很多西方学者才知道原来呢在我们胚胎形成过程当中肾和耳呢是同一组细胞分裂出来的。所以呢肾开窍于耳。    吴伯凡:简单的说五脏和五官是有密切的关联的。    梁冬:而这个对应关系他又如何与我们刚才讲到的发生学生命的“生”又和我们呆会儿呢再会谈到的企业的管理和创业有什么关联性呢?稍侍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冬吴相对论》。    片花:为什么说心脏是生命交响乐的指挥家?如何让生命成为一部交响乐而不是一段噪音?什么是生命的低音频?为什么很多运动员并不长寿?为什么中医要讲究调理?为什么人和自己所处的职位要同频共振?频率失调的公司为什么会一事无成?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看不见的旋律”之上期。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继续回来到《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依然是《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伯凡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刚才我们讲到一个话题因为我很想和你分享这个事情很有意思。根据台湾这个王唯工教授这个研究呢他就发现说我们身体的每一组器官以十二经络来算先从心然后到肝、到肾、到脾、到肺、然后到胃、到胆它是一层一层的每一个器官形成都会形成一个与这个器官相关的一个组织肝经组织胆经组织……而每一个器官都跟我们五官组织对应跟我们身体各个功能也都对应起来了。但是呢实际上每一个器官的形成呢都是前面的一些波的和合而成的一个波然后与之形成共振的他说这个事情有什么意义?他的伟大意义在于说:第一我们的所有新出来的东西都是靠之前的某一些波的共振因为你有共振频率之后所固化和形成的一旦形成之后它就形成新的波然后就有自己的频段我们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有频段而且他们的震动频率都是心脏的正数倍。比如说肝的震动频率是心的两倍这个有意思的地方就在哪里呢?以后这一辈子你身上的每一个系统都像一个电视机有什么频道一样都有一个固定频率的然后呢比如说现在你需要跑步的时候需要逃跑的肾上腺需要分泌的时候心脏实际上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心脏把他的那个频率调的稍微跟肾的频率比较接近于是这个血在全身流的时候呢就更多的涌入肾的里面。如果说你现在需要思考了心脏就稍微的做一点频段的这个调整于是这个血呢就更多的去到大脑所以实际上我们心脏的主要的功能根本就不是把血输出去这么简单而是像一个指挥家那样透过很微弱的瞬间那么一点点非常微妙的频段和波幅的变化令到不同的其他脏器之频率呢形成共振把散布全身各个地方的血呢输入到现在应该去的那一个地方所以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为什么做妈妈的一般怀了孕之后就不要看电视不要想问题了呢不要说话了呢?因为啊你一说话气血就到嘴里一看东西气血就到眼睛那儿一想事儿气血就到大脑。所以呢这个血就不能到肚子了最好的事情怀孕的时候就是做一个白痴你什么也不要干这样的话血呢自然而然就流到那个肚子里面去去供养你的正在生成那个生命的所有需要。    吴伯凡:简单地说就是你外在的这些信息它是会干扰你的整个的能量分布的状况的。你应该把这些开关尽可能的关掉然后回到原初的那种身体简单的说呢交响乐团如果隔音条件不好如果外面拖拉机在响听见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的时候这个他也是没法运行的嘛。    梁冬:虽然我们是一个经济节目啊但是我们也有责任让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非常伟大的道理这个王唯公教授他后来在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插了一句他说:你有没有留意到绝大部分的奥林匹克选手最后都不长寿常常听到有些人在三四十岁、四五十岁的时候就猝死了。    吴伯凡:北京原来……都好多年前了一个很著名的健身教练非常有名在中央电视台每天都要教大家怎么去健身。她后来也开了一个自己的健身俱乐部三十多岁的时候一下子死了。    梁冬:王唯公教授就说什么原因?他发现呢心肝脾肺肾这五脏呢是体积比较大的器官相对而言其他器官是体积比较小质量比较小的比如说肠道啊它是中空的嘛你看那个交响乐啊最大的低音是什么呢?大号大提琴大的鼓它的频率都是比较低的。    吴伯凡:它的音箱很大。    梁冬:对嘣嘣嘣的。他说呢其实我们的内脏啊是属于低音频体表包括皮肤距离这个内脏比较远的地方包括我们内脏肠道管道这些个地方呢属于高频。他说如果你说话说很多你去运动的时候呢这些血啊就到了外面去支持外面高频震动的时候啊那里面这个低音箱这部分像肝脏啊这些地方震动就不够能量了。所以呢中国古代那一些真正修行的人啊都知道不要跑不要跳当你不跑不跳的时候呢这个气血啊地方就回来支援中央了。所以呢说明不动比动呢对于内脏更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些经常跑来跑去经常在健身房跑的常常会心肌梗塞、猝死在那里的原因。    吴伯凡:我刚才说的那个教练后来猝死以后有个人就写了一本书叫《生命在于静止》一直都说生命在于运动嘛怎么会生命在于静止?他举的例子是说自然界中那总特别长寿的动物啊都是不爱动的。什么乌龟什么蛇这些古代多为长寿象征的这些动物都是不爱动。我记得当时好多人看到这本书的时候都说他这是谬论。生命本来是应该运动的如果静止的话那人死了那是最静止的。怎么解释这个东西呢?用刚才你说的可以解释。就是:身体自身它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完整的一个系统它能够按照它的指挥也就是心脏。    梁冬:是心脏而不是大脑    吴伯凡:对根据它自己的指挥家心脏来确定它事先已经有的这个主旋律它的节奏以及它对整个身体器官的协调运行的智慧生命体自身的那种智慧来实施一个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修复的这样一个功能。这样它那个身体呢就能够协调地、和谐地交响。    梁冬:共振。    吴伯凡:实际上也是身体本身就是一个交响乐。    梁冬:对。    吴伯凡:它就是一个各种器官各种组织之间的一种协调的交响乐如果你老是把注意力投到外在去外在的频率是你没法控制的嘛都是随机的嘛没有节奏没有旋律的声音和信号那叫什么?    梁冬:叫噪音。    吴伯凡:你的信噪比啊就很低你的生命当中啊信号和噪音的这个比值啊非常的低。长期生活在一个信噪比非常低的这样一种环境里头你的身体越来越紊乱没有去让它自身去管理。它有一种自我协调自我治愈的这样一种功能。而我们用一些外在的一些人为的方式用大脑告诉我们的方式……    梁冬:人为就是伪嘛    吴伯凡:嗯对。用这样一种方式呢去以伪来代替真这就直接导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你整个身体不再是一部交响乐而是变成一堆噪音。    梁冬:拙……拙劣的机器。    吴伯凡:嗯。    梁冬:一个不是那么有效的机器。    吴伯凡:对。    梁冬:诶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呢我就问王教授。我就说生命在于静止还是在于运动呢?他说也不是在于静止也不是在于运动最好的运动是什么呢?是如果你能动的跟你的整个身体的节奏是一致的时候那么你的这个动就是补的。如果你不能做到补你就宁愿不动。因为你不动呢你的心它自己知道该怎么动起码你的内脏天真的按照它真实的先天赋予你的那个频率(去动)。什么叫气数?就是说一个橡皮筋它设计出来的时候它的物理公理里面它就能拉多少次不断。你的心脏就能跳多少下在不进行人工干预的情况之下它能跳多少下。一般的人啊正常人天年是可以活岁的。就是你不折腾它它是可以活到岁。之所以这么多人活不到岁完全……    吴伯凡:不能得享天年。    梁冬:对完全是因为你把这个频率搞坏了。他给我举了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他说你要荡秋千:你去推嘛你儿子坐在秋千上你推他是吧?如果这个秋千在摆向你的时候你去推它的时候呢其实你可能会受伤这个秋千也不会荡得好你非得让秋千荡到这个最高的地方。正要往离开你的那一刹那间你助推一下一点点……    吴伯凡:助推而且那个力不用太大。    梁冬:一点点力你每次都是在那个时间上助推。那么它就会越荡越高越荡越高。因为呢你的频率和那个秋千的频率啊相互……    吴伯凡:同频的嘛。    梁冬:叫补。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叫泄。    吴伯凡:也就是互相克嘛。    梁冬:对叫相克。    吴伯凡:内耗了嘛。    梁冬:对总而言之呢就是说。它提出整个观念啊其实我们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也是同频共振的这个事情也真是解释了为什么中药能够有一个所谓的叫“归经”这一回事。什么叫归经?我小的时候就问你一个问题说为什么我嗓子疼吃了药之后呢诶这个药就能去到嗓子。这我也有理解因为这药正好经过嗓子了嘛。我要是手疼。啊吃个消炎药是吧肿了诶它也能把手给治了呢?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中药和西药很大不一样。西药呢是根本不去那个地方的消炎的是全面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来消一遍炎管你有没有叫全面杀毒。但是中药不一样中药是什么呢?    吴伯凡:对。中医呢它是调调的意思我们汉字里头那个调(tiáo)就是(diào)也就是同一个字嘛音调的调。    梁冬:对对。    吴伯凡:调它一定是有腔调的嘛、是有节奏的嘛、是有旋律的嘛。    梁冬:关键是你知道吗?    吴伯凡:不着调的时候就生病了你要着调!    梁冬:啊就没有节奏了嘛。所以说这个人不着调是有很大问题的。他说实际上从《神农本草经》开始到《本草纲目》的那个年代啊他讲得特别有趣。其实中医为每一味药做了一个定调就这一味药它的频率就跟肝的频率比较接近。所以呢他一吃到肚子里之后呢它自然而然的就能被肝这个系统吸收。如果这一味药跟肾有关呢就跟肾吸收。然后这个王唯工教授呢他们说后来用了很多的科学方法呀对每一些这个植物进行了它们的频率的这种检测。他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中药里面讲的东西是对的。他说真是神奇哦中医中药它怎么能够在这么多年前就明白这一个植物它的根就跟脾的振动频率一样。它的叶子就跟它的肝的振动频率一样。这个他用这种解释之后那后来他有一句他很感慨的话他说所以啊这个就跟公司管理就一样。他说:如果你能够让每一个人他的天性都在和他的岗位的需求同频共振的话那这个人你根本不需要很努力的去教育他。你稍微点拨一下他干得挺好的。因为他自己也跟几个小孩子也在创业啊或做什么的哈我们也聊到这个话题跟当时有几个朋友就说到说一个公司到底怎么样才能成?是你想把它弄成呢还是说它就因为正好在这个时间里面因为恰好是这几个人做了这个事情你不要去折腾它。有什么机会你轻轻地抓住然后呢把这个事做好最后呢它就成了呢。他说实际上呢根本不是那个靠你的愿景啊、推动力啊、计划尤其是计划预算呢根本不是。就是你恰好这些人的这个频率跟做这个事和这个时代的频率一致。    吴伯凡:那气场都比较对。    梁冬:啊他说就算你刚开始商业模式不对慢慢慢慢也会调得对。就算这些人不对慢慢慢慢也会调得对的人。哈哈而且我这个公司就起来了。    吴伯凡:所以吉姆柯林斯说:“先人后事”很重要。你不能够说先定了一个项目然后就找一些人这些人不管对不对脾气气场对不对然后就凑到一块儿就为了这个目标去奋斗你会发现这里头五花八门整个公司好像是在一个所谓的严格的管理下在做同一件事情实际上都是噪音。因为大家的调子是不一样的最后就是不着调的一个公司。    梁冬:对非常好。其实我们不小心呢接触到一个挺有趣的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就是:我们要重新去思考我们身体啊一个组织或者是整个企业的一个节奏和韵律在哪里?如果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后对于自己的身体你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很健康。对于自己的公司可以让自己的公司业务呢有如神助。好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我们下一期再见!    片花:为什么管理大师德鲁克自称为社会生态学家?什么是组织生态?为什么好的领导者应该是执行者而不是管理者?什么是背景噪音?背景噪音为什么会导致决策的失误?什么是OFF学?如何正确的休闲?为什么说休闲不是工作的终止而是对工作的调整?为什么要静听心音?怎样才能真正地鼓舞士气?明天同一时间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看不见的旋律”之下期。

职业精品

用户评论

0/200
    暂无评论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8
1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