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doc

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doc

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doc

上传者: 触碰bu到则为安 2017-12-2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摘要李渔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戏曲理论家、剧作家、小说家,也是继冯梦龙、凌初之后,明末清初创作符等。

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摘要李渔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戏曲理论家、剧作家、小说家,也是继冯梦龙、凌初之后,明末清初创作和影响最大的作家。《无声戏》、《十二楼》是李渔最具代表性的小说作品。目前学界对李渔小说的研究中,专门从幽默艺术的角度论述的并不多见。本文通过对李渔小说作品中的语言风格、情节设置、人物形象、修辞艺术、载体运用等方面的仔细梳理,展现李渔如何运用幽默艺术手段去推动小说的发展努力挖掘李渔小说幽默艺术背后蕴含的深层意义,展现李渔的生活情趣和智慧,对世道人心的讽刺和对艰苦民众的同情等并且通过其小说与戏剧幽默艺术的比较,发现两者都运用“误会”和“巧合”制造冲突,用宾白和语言来表现剧情和人物最后,试图追溯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根源,以及李渔小说的幽默艺术对后世的影响力。关键词: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I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AbstractLiYuwasrankedasafamousdramatheorist,playwriter,andnovelistinLateMingandEarlyQingDynasty,enjoyingthesamereputationofgreateffectonwritingasFengMenglongandLinMengchuinLateMingDynastyHiscollectionsofcolloquialshortstorylikeSilentOperaandTwelveTowersaresaidtomostrepresenttheauthor’sviewAlthoughthestudiesofLiYuhavebeencomprehensiveandintensive,veryfewarecarriedoutonhisartofhumorBasedoncarefullyanalysisoflanguagestyle,plotdesign,characterimage,rhetoricartandgenresapplicationinLiYu’snovels,thisessayreflectsLiYu’sartofhumorwhichfurtherpromotestheplotdevelopmentofnovels,aswellasexploresthedeepimplicationofhisartofhumorWhat’smore,bythecomparisonofLiYu’snovelsandthehumorousartofdram,thisessayrevealsLiYu’sspiceoflifeandwisdomandsatirizingmannersandmoralsofthetimeandshowingsympathyforthepoorThesimilaritiesanddifferencesbetweenthemhavealsobeenrevealedLiYu’snovelsanddramaapplying“misunderstandandcoincidence”creatingcontradictoryandapplyingspokenpartsinhisnovelsandlanguagedepictingplotofhisnovelsandcharacterAllinall,thisessaytrieshardtoexplorethesourceofLiYu’sartofhumorandtoshowtheremarkableachievementsandthegreatinfluenceofhisartofhumoronthelaterwritingKeyWords:Liyu,novel,theartofhumor,explorationII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目录中文摘要英文摘要目录引言第一章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主要表现形态利用故事情节制造幽默利用人物形象制造幽默利用修辞方式制造幽默利用题目、诗词、俗语等制造幽默第二章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深层意义幽默背后有智慧幽默背后有情趣幽默背后有讽刺幽默背后有同情第三章李渔小说幽默艺术与戏曲幽默艺术的相似之处均使用“误会”和“巧合”,营造幽默氛围均使用语言和对话来表现剧情和人物,营造幽默氛围第四章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根源及其影响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根源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影响注释参考文献在校期间发表论文清单后记III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引言李渔(),浙江兰溪人,明末清初著名的戏曲理论家、剧作家、小说家,也是继冯梦龙、凌初之后,明末清初时期创作和影响最大的作家。李渔一生笔耕不辍,主要作品有《李笠翁十种曲》(分别是《凤求凰》、《怜香伴》、《风筝误》、《比目鱼》、《奈何天》、《意中缘》、《蜃中楼》、《玉搔头》、《巧团圆》、《慎鸾交》)以及《闲情偶寄》,白话短篇小说集《十二楼》、《无声戏》,诗词文合集《笠翁一家言全集》等。此外,他还编撰了《新四六初征》、《名词选胜》、《笠翁诗韵》、《资治新书》等诗词文集,涉及领域相当广泛。同时,有人也认为,长篇小说《肉蒲团》和《合锦回文传》也是他的作品,但此结论仍存争议性,因此不列入本文的探讨范围。在他的著作里,成就最高、被研究得最多的是戏剧理论和戏剧作品。同时,他也拥有出色的小说成就,但却向来受到忽视。李渔的小说中,以白话短篇小说成就最高。《无声戏》、《十二楼》共收录短篇小说三十篇,较为集中地体现了李渔小说创作上的特色。李渔小说甫一出世便受到关注。但是,在学术界现有的研究中,对李渔小说则出现了“外热内冷”的现象。李渔小说自明末清初在国内刊行后不久便被带往日本,从此开始在海外流传。在十八世纪,《无声戏》、《十二楼》中的单篇作品便被译成日文发表。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十二楼》的作品不断被译成英、法、德文,收录于世界各地的书刊之中。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日本先后出版了此二书的全译本。七十年代,英文、俄文的全译本也相继面世。李渔小说引起外国学者的高度好奇与重视,各种研究一直没有停止过。其中一直研究不辍、堪称“专家”级别的,就有美国的韩南、日本的伊藤漱平、苏联的华客生等人。相形之下,国内对李渔小说的研究则显得门庭冷落许多。笔者根据《李渔全集》卷十二《李渔研究资料选辑》中,对李渔同时人、清人、民国时期的评论分别做了统计。其中,对李渔同时人的评论共收录条,其中提及李渔小说的有条,比例为收录李渔身后清人的评论条,其中提及李渔小说的有条,比例为民国时期()的评论条,其中提及李渔小说的有条,比例为。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再从其他资料看李渔小说的研究情况。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并没有提到李渔及其作品。据单锦珩《李渔研究论著索引》,在年间,相关的研究论文共篇,其中涉及到李渔小说创作的只收录了篇,且都为孙楷第先生所作。五六十年代,大多还是关于戏曲理论方面的研究。文革期间,一切学术研究几乎停止,哪怕有所涉及,也是迎合当时的社会潮流,以批判为主。进入八十年代以来,李渔研究才逐渐受到重视。年胡士莹先生著《话本小说概论》,把李渔归入“拟话本作者”,“现在只知道他的短篇小说集有两种,一种是《无声戏》,一种是《十二楼》”,并指出了李渔“小说就是无声戏”的观点。但是书中对李渔小说更多的是批判,指其“过分追求故事的曲折离奇,趣味庸俗,一般思想性都不强,不仅缺乏深厚的社会内容,有时甚至出现逗人发噱的恶趣和秽亵的描写”。年由何满子选注的《古代白话短篇小说选集》里选了篇古代白话小说,李渔小说《合影楼》入选。接着,关于李渔小说的各种论文、专著层出不穷。其中,涉及到李渔小说论述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肖荣《李渔评传》,黄强的《李渔研究》,沈新林《李渔与无声戏》,俞为民《李渔评传》,以及台湾学者崔子恩的《李渔小说论稿》等。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学者崔子恩的《李渔小说论稿》,它首次把李渔的白话小说放在中国小说发展史上去考察,其中有不少独到的见解。各类学术刊物在这一期间也发表了大量关于李渔小说作品的文章。比如《李渔作品在海外的传播及海外的有关研究》、黄果泉的《自娱:李渔的创作心态及文学功能观》、王昕的《论李渔拟话本的个性特色》等硕士博士论文则有高秀丽的《李渔关于“趣”的美学思想》、李民牛的《李渔喜剧论》、徐世中《一夫不笑是吾忧李渔喜剧心态研究》、沈庆会的《李渔白话短篇小说研究》、杜慧的《“寓哭于笑”与正统观念的颠覆》等等。总体而言,学术界目前对李渔的研究中,戏曲理论和戏曲专著还是占压倒性的。在对其小说的研究中,又多以理论研究为主,以及偏向于探讨李渔思想行为复杂化的形成过程,肯定其艺术结构的巧妙、故事的离奇特异,批评其语言的“尖新”、小说的思想性不高,对李渔语言风格的专题研究涉猎较少。对李渔小说的幽默风格研究的论文有卢旭的《李渔喜剧语言的幽默技巧手法探析》、王正兵的《浅析李渔小说的喜剧特点》、付晓丽的《李渔小说〈十二楼〉研究以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风情之口述道德之意》等,但总体来看还很不完整,缺乏系统性。本文通过对李渔小说作品中的语言风格、情节设置、人物形象、修辞艺术、载体运用等方面进行梳理,努力挖掘李渔小说幽默艺术背后蕴含的深层含义,力图较全面地体现李渔小说作品中的幽默。并且通过其小说与戏剧幽默艺术的对比,寻求两者的相似之处最后,试图追溯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根源,肯定其影响力。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第一章李渔小说幽默艺术的主要表现形态幽默是一种风趣、可笑,同时又意味深长的语言表达方式和内容。幽默具有几个特点:趣味性,愉悦性,含蓄性,新奇性。关于幽默,美国学者赫伯特鲁认为:•“幽默带来欢乐,使人从痛苦的经验和情绪中挣脱出来。”幽默具有较强的目的性,无论是为了说服、劝解,还是为了批评、拒绝等等,它的最终目的都是为取得一种“含笑的效果”。大数情况下,幽默是引人发笑的,在笑声中人们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心理上的松弛。幽默也往往通过比喻、夸张、双关、谐音等手法,运用机智、风趣的语言,对生活中的某些现象和问题进行善意的揭示或批评,例如李渔的小说常常运用幽默对世道人情进行讽刺和批判,对处于水深火热的民众或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女性掬一把辛酸泪。另外,幽默一方面是轻松愉悦趣味盎然的,一方面又是韵味深长寓意深刻的,正如马克吐温所说的:•“幽默是真理的轻松一面。幽默的说理方式往往是间接的,它常常让人们在笑声或耐人寻味的思考之后领悟其中的意图,避免了使人反感和厌倦的直接说教。”幽默还必须做到不落俗套,言前人之所未言。英国诗人胡德说:•“有三样东西最受人们欢迎,第一样是新奇,第二样是新奇,第三样还是新奇。”在李渔的小说中,幽默艺术随处可见,无论是奇特的故事情节、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多种多样的修辞方式,以及题目、诗词、俗语等,都是李渔拿来制造幽默的好工具。同时,他也敏锐地看到,求幽默、求新奇必须要与人情物理统一,重结构更要与内容统一。利用故事情节制造幽默在文学上,李渔强调的创新主要体现在情节上。因此,李渔的小说精心制作了不少令人惊奇与震撼的故事,其故事内容各得其趣,不落俗套,具体情节又是各臻其妙,读来引人入胜。孙楷第先生认为李渔的短篇小说“篇篇竞异,字字出奇”,沈新林先生则认为“借助巧合、误会来组织情节,是李渔惯用的手法”。《十二楼夏宜楼》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也是一个奇妙的故事,充满了“新奇的观念,精巧的结构,巧妙的滑稽,性感的描写。”。小说中的男主人公瞿佶简直像个神仙,他先是看上了美丽威严、门禁森严的詹小姐,知晓詹家女仆们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于某个夏日午后在詹府中的荷花池里裸体洗澡,并且知晓女仆们的身体特征接着,他又先未卜先知地知道意中人詹小姐身体有恙,特意请媒婆前去替他捎去安抚的消息其次,他还知道詹小姐独处时写下半段怀春的诗稿,但为躲避“道貌森然”的父亲而惊惶失措将其藏起于是,他不遗余力写了诗稿的下半段,乘机再次向詹小姐表明心迹。这一切将“宽严得体”的詹小姐吓得不轻,芳心也被赢取了。她不得不相信对方确实是个神仙,知晓她所有的秘密,是她命中注定的丈夫。当詹公不信其女所言的亡母托梦“非瞿不嫁”时,瞿佶又使出本事,事先让詹小姐完整背出一道除了詹公无人知晓的疏文内容。这下,二人婚姻唯一的障碍詹公也无可奈何地承认这位未来的女婿具有“神眼”,只好把女儿嫁给他。这一切发生得如此蹊跷,有悖常理,让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揭晓秘密,看起来更像一个人神相恋的喜剧故事。李渔到这时才娓娓道出“事情的原故,料想各位看官都猜不着。这个情节,也不是人,也不是鬼,也不全假,也不全真。都亏了一件东西,替他做了眼目,所以把个肉身男子假充了蜕骨神仙。这件东西,名为千里镜”。据记载,望远镜(即文中所说的“千里镜”)在明末传入中国,这离李渔所在的时代不过数十年的时间,虽然也称得上是件新奇的物品,但李渔也指出,“这件东西的出处,虽然不在中国,却是好奇访异的人家都收藏得有,不是甚么荒唐之物”。李渔对此感叹道:“可惜世上的人,都拿来做了戏具,所以不觉其可宝”。与其说,望远镜是被主人公瞿佶所用,不如说是被作者李渔所用。李渔让望远镜脱离了单纯的“戏具”、“登高凭远、望望景致”的功能,摇身一变成了“建立奇功”的“公器”,被男主人公瞿佶用以侦查、求爱,最后不仅成功地娶到“绝好的内助”,还“既占花王,又收尽了群芳众艳”。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件道具,瞿佶只能通过媒婆介绍亲事,或者由丫鬟牵线搭桥,无论如何将陷入传统小说的窠臼,大不了演一出才子佳人的佳话,那将多么乏味,也谈不上甚么创新或幽默了。所以,像这样利用一件西洋来的道具来做媒,成其好事的,李渔是第一人。韩南先生认为,此篇小说“将重点放在有创造力的想象和主人公的进取心上,以李渔的方式来改变浪漫喜剧”,这就是李渔的聪明之处。《十二楼合影楼》的故事,也称得上李渔独创,构思空前。小说中,双胞胎的姐妹分别嫁为人妇,姐姐产下的儿子珍生和妹妹产下的女儿玉娟相貌酷似,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都“娇媚异常”,“天下无双,人间少二”。但由于珍生之父管提举是个道学先生,看不惯玉娟之父、“跌宕豪华、风流才子”的屠观察,为正风气,因此,“把一宅分为两院,凡是界限之处,都筑了高墙,使彼此不能相见”。甚至,为以防万一,管提举还在两家后园的两座水阁之间筑起一道高墙,连两家人之间的视线也彻底阻隔了。谁知道因缘巧合,这两个素未蒙面的年轻人,有一天却因看到彼此映在水面上的倒影而“惊喜跳跃”,从而爱上彼此,并靠荷叶传递书信,诗稿汇集成了《合影篇》。屠观察为替儿子成就姻缘,托路公前去管提举家说媒,遭到管提举拒绝。路公便想把自己女儿锦云嫁给珍生,并得到屠观察同意。珍生心系玉娟,回绝婚约,但玉娟听闻此事,以为珍生已作他娶,悔恨难当锦云无端被退婚,羞愧交加珍生则懊悔自己“一事无成,两相担误”于是三人通通害起病来。看到这里,大约已经无路可走,若换其他作者,大概一般会以三人病逝、管提举悔恨自谴而结束了小说。但强调“舌花新发”的李渔,总能出其不意。他让路公想出一个两全其美之法:一方面瞒着管提举,把珍生立为自家子嗣,以此名义前去讨亲,使珍生能光明正大娶到玉娟另一方面,依照承诺,锦云仍然嫁给珍生。于是“二女一男并在一处”,既治好了病,又成为一桩美事。读到此处,读者无不掩卷而笑,既感叹李渔的“意取尖新”,又不得不承认,让一个人同时承担两个身份固然出于常情之外,但也未尝不可,这样的情节确是十分新奇,令人耳目一新,让人不得不佩服李渔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柳暗花明的小说幽默技巧。相对于传统小说的普遍模式,这篇小说在细节上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在传统的中国古代爱情小说里,作者们并不太重视爱情的酝酿过程,男女主角往往初次见面就享受床第之欢,例如《霍小玉传》里,双方初次见面,与介绍人共用一顿见面饭,之后二人就立刻“脱靴解带”类似的情节还出现《李娃传》、《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等诸多小说里。这些爱情的基础多数以相貌为主,而对于言语的默契、心灵的契合、思想的碰撞着墨甚少,而将更多笔墨放在定情之后的考验和各种生离死别的描写,于是,大多数话本爱情故事的典型模式是:一见钟情一夜的男欢女爱约定结婚克服考验、成为喜剧(或未克服考验、成为悲剧)。《合影楼》虽也描写爱情,但作者非常仔细地描绘爱情的发生和进行过程,虽然也一见钟情,但没有立刻男欢女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相思,使得男女主人公的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爱情进行得比其他小说作品更为缓慢。小说对二人爱情的发生有一段描写:时当中夏,署气困人,这一男一女,不谋而合,都到水阁上纳凉。只见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把两座楼台的影子明明白白倒竖在水中。玉娟小姐定睛一看,忽然惊讶起来道:为甚么我的影子倒去在他家形影相离,大是不祥之兆。疑惑一会,方才转了念头,知道这个影子,就是平时想念的人,只因科头而坐,头上没有方巾,与我辈妇人一样,又且面貌相同,故此疑他作我。相到此处,方才要印证起来,果然一线不差,竟是自己的模样。既不能匀独擅其美,就未免要同病相怜,渐渐有个怨怅爷娘不该拒绝亲人之意。在这里,男女主角皆因对方的影子与自己酷似而爱上对方,这样的情节和描述,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那喀索斯。他因为极度自恋,拒绝了仙女厄科的求爱,从而遭到爱神阿佛洛狄忒的惩罚。他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却注定无法实现,最后憔悴而死,变成了水仙花。这种“爱上自己的影子”或说“爱上另一个自己”在中国古代小说中是非常少见的。李渔以其脱人窠臼的大胆创新,成就了一篇经典之作,也使自己成为文学史上一个无法忽略的身影。《无声戏丑郎君怕娇偏得艳》则讲述了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故事。财主阙里侯奇丑无比,偏偏前后分别娶回三个绝代佳人。三个妻子都嫌弃他,不愿意与他共处。第一个妻子邹小姐择机“皈依三宝”,“吃了长斋”,将自己关在佛堂内第二个妻子何小姐则借口探望邹小姐,也走了她的老路子。第三个妻子吴小姐不甘心独自伺候阙里侯,于是想出了用三个卧房、六张床铺、三人轮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阙里侯一开始无法驾驭美貌聪慧的妻子们,从不情不愿到恼羞成怒,只想娶个“粗粗笨笨,一字不识”的老婆,可是造化弄人,最后三个美人依然还是与他共同生活,还为他带来长寿富贵。在传统的小说里,佳人一般都配给风流倜傥的才子,或配给衣食无忧的官宦,再则有配给平民百姓的。但这个阙里侯既相貌丑陋,又浑身异臭,还粗鄙不堪,除了身家富裕,实在没有任何可取之处。安排这样一个人娶得娇妻,已经反传统了而安排他一连娶了三位美人,则让人啧啧称奇。但事实上,这种反传统并没有脱离生活真实,且看三位夫人为何会进他的家门:邹小姐定亲时才四五岁,“一个通房之女,许了鼎富之家”,邹父贪图女儿日后“做个财主婆”,因此“一说便许,不问女婿何如”。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这正是何小姐嫁进阙家的现实基础。邹小姐皈依三宝后,阙里侯气急败坏,自尊受到严重打击,发誓要娶一个标志绝顶的官宦女儿以羞辱邹小姐。而何小姐的父亲坏了官职,家中恰好需要将她嫁出,以筹得一笔厚重的彩礼供父亲到任上完赃。但何家嫁女也并非完全势利,何夫人心疼女儿,要提前“相女婿”。只是阙里侯耍了个计,狸猫换太子,让一位标志的男子充当自己前去相亲,骗取了何家的信任。这件事情由阙里侯这样一个没有文化、修养不高、男性自尊又正好受到打击的市井之徒做出,也是比较可信的。至于第三个妻子吴小姐,则是身为受宠的小妾,被善妒的原配夫人趁男主人不在而匆匆卖掉,根本不知道买主是谁。而事实上,三位妻子对自己的婚姻和命运,都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和权利,这正是封建社会众多妇女悲剧命运的写照。虽然描写自由恋爱、挣脱传统桎梏的小说更能受到读者追捧,但中国封建社会的现实却恰恰相反,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少之又少,哪怕有,也通常被扼杀于萌芽状态,或以悲剧告终。因此可以看出,在李渔的小说里,虽然经常有出其不意的故事情节,但并非因而脱离现实生活,或转而描写妖魔鬼怪、或编造荒唐怪异的情节,而是深入挖掘生活的真相,不掩饰现实的残酷。只是他以独特的幽默方式,给这样的故事一个圆满的结局,并劝诫天下夫妻好生相处,这也是他与其他作家的不同之处。《十二楼生我楼》之离奇也是少有。在中国封建社会,如果一个人卖身,那么大多数是由于经济或其他原因,比较常见的是卖身为奴、卖身为婢,即通过贩卖自己的劳动力或人身自由,从原本高级的、享有自由的身份,变成低级的、有所归属的身份,从而获得金钱或其他报酬,相反的则非常少见,也不符合常理。而李渔偏偏出人意表,讲述了一个“卖身为父”的例子。小说中,五十多岁、家底殷实但膝下无子的尹小楼为立个真情实意的子嗣而乔装成穷人,插上草标穿街过市“卖身为父”,先遭人嘲笑,后来果真被一孤儿姚继所买。姚继买下小楼,把他当亲爹对待。接着,二人分散,姚继为寻未婚妻,在战乱中意外买下一个老妪,并以母相待。老妪感其不弃,便教他去买回手中带有记号的绝色女子。经过解释,才知道第一次买下的是生父,第二次买来的是生母,第三次买下的是他的妻子,大家原本同是自幼失散的一家人。这样的情节设置固然使人颇感离奇,甚至觉得有过于巧合之感,但小说中中三次买亲原因各异,写来却各不相同,显示了无穷的妙趣。与其同时,作者强调的是,如此巧合只会发生在孝顺、无私、有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情有义的人身上,只要错过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使你错过遇到亲人、遇见幸运的机会:“可见做好事的,再不折本。奉劝世人,岁不可以姚继为法,个个买人做爷娘亦不可以姚继为戒,置鳏寡孤独之人于不问也”。这样的说理能够自圆其说,使人会心一笑。除此之外,在李渔的每一个小说中,几乎都能找到明显的新奇和幽默元素,例如《无声戏美男子避祸反生疑》中安排了老鼠当盗贼,《十二楼十卺楼》中的石女竟长出了生殖器官,《无声戏女陈平计生七出》的女主角使出种种巧计保持了贞洁,《无声戏男孟母教合三迁》中的男同性恋自愿变性为女子并担负起母亲的角色、全力照顾儿子,《无声戏失千金祸因福至》的男主角一连丢失了三次金钱、却又神奇地失而复得《无声戏人宿妓穷鬼诉嫖冤》一改传统的嫖客赎妓套路、让努力多年的痴情嫖客不仅被妓女骗去所有金钱、还受到无情的嘲弄都是以游戏笔写喜剧,在此不一一列举和分析。利用人物形象制造幽默小说是摹写虚拟人生的叙事文学样式,小说中的人物是反映生活与表现作家主观情志的载体,在小说文本建构中处于核心地位,并且以其强大的情感力量对读者的鉴赏接受活动产生重要的影响。黑格尔说过:“性格就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点明了小说最本质的特征在于刻画人物形象。李渔重视小说人物的刻画,认为人物要有鲜明性格,要达到“说一人肖一人,勿使雷同,弗使复返,若《水浒传》之叙事,吴道子之写生”。这也就表明了作者要求像《水浒传》和吴道子笔下的艺术群像,每个角色都特色鲜明,绝无重复,栩栩如生。按照自己的要求,李渔在《十二楼》和《无声戏》里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性格独特的人物,基本都能达到个性突出,没有雷同。作者不仅通过人物的外貌、兴趣、爱好、语言、行为、心理等细节描绘,还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间接地展现,通过“人物情理”的真实性来表现。李渔的小说里人物众多,皇帝、官员、财主、书生、小姐、皂隶、仆人、乞丐、丫鬟、妓女、嫖客、赌徒、小贩、太监、男同性恋者不一而足,身份复杂,职业多样,通过这些人物的交往、活动、矛盾和斗争,反映了极为广泛的社会图景。在《无声戏鬼输钱活人还赌债》里,李渔借初次进入私人赌场的王竺生之眼,通过截取“赌徒吃饭”这一细节,描绘出一副赌场众生相:“只见十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来个客人一齐拥出,也有戴巾的,也有戴帽的,也有穿道袍而科头的,也有戴巾帽、穿道袍而跣足的,不知什么缘故。二人走下来要和他们施礼,众人口里说个“请了”,手也不拱,竟坐到桌上狂饮大嚼去了”。这与王竺生以往的所知所见不符,让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大惑不解。赌场主人赶紧招呼他们坐下吃饭,并请他们肆意吃喝,不必客气,“要用酒就用酒,要用饭就用饭,这个所在是斯文不得的”。二人依言坐下,品尝到高级私人赌场由专业厨师烹调出来的美味佳肴,“正吃到好处,不想被那些客人狼餐虎食,却似风卷残云,一霎时剩下一桌空碗。吃完了,也不等茶漱口,把筷子乱丢,一齐都跑去了”。这里用了“狼餐虎食”、“风卷残云”这样的字眼,把这帮心系赌桌、吃饭纯粹为了填饱肚子的赌棍形象,刻画得粗鲁急促,入木三分。接着,写到观看赌博,又有一番妙处出来。“忽地左边桌上二人相嚷起来,这个要竹签,那个不肯与,争争闹闹,喊个不休。这边不曾嚷得了,那边一桌又有二人相骂起来,你射我爷,我错你娘,气势汹汹,只要交手”,赌棍的粗暴恶俗惟妙惟肖。王竺生担心双方要打得头破血流,未免殃及池鱼,正想赶紧离开这里,此时又出现戏剧般的变化:“谁知那两个人闹也闹得凶,和也和得快,不上一刻,两家依旧同盆掷色,相好如初回看左桌二人,也是如此。”不谙世事的少年王竺生,竟把这种赌场习气误认为是宽宏大量,涵养过人,赞叹到“相打相骂,竟不要人和事。想当初伯夷、叔齐不念旧恶,就是这等的涵养”,让人既为少年的天真幼稚感到可笑,又不能不佩服作者的妙笔生花,宛如真实再现了赌场画面。通过这篇小说,也可以窥视到明末清初民间赌风之盛,高级私人赌场之精致,各式服务之齐备,赌徒身份之多种,赌博方式之多样,典当方式之离奇,头家拉人下水之狠毒,赌博对青少年毒害之深远,对家庭伤害之惨烈李渔是反对赌博的,他说:“如今世上的人迷而不悟,只要将好好的人家央它去送。起先要赢别人的钱,不想到输了自家的本后来要翻自家的本,不想又输与别人的钱。输家失利,赢家也未尝得利,不知弄它何干赌博场上,输的讨愁烦,赢的空欢喜,看的陪工夫,刚刚只有头家得利”。杜则点评到:“这样小说,竟该做仙方卖”,确实不失为一篇优秀的劝诫小说。而在《十二楼鹤归楼》里,男主角段玉初少年得意,风度翩翩,却安贫乐道,“事事存了惜福之心,刻刻怀了凶终之虑”,是个冷静到近乎严酷的才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子。他少年登第,却认为是不幸之事意外娶得天下第一美人,却担惊受怕,认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常在喜中带忧,笑里含愁,再不敢肆意行乐”徽宗皇帝因得不到佳人而拈酸吃醋,故意派其出使异国,段玉初将“生离”当作“死别”,不仅将妻子精心准备的衣物付之一炬,还劝诫妻子早日再嫁,并将自家楼房题为“鹤归楼”,以见绝不生还之心离去之时“任妻子号啕痛哭,绝无半点凄然之色”身处异地,夫妻分离,他不但不思乡,甚至托人送了封信给妻子,要与妻子断绝关系,使妻子再不思念丈夫,得以平静度日,保持身体健康,颜色不减八年之后回乡,所见妻子美貌如初,夫妻得以团圆。小说同时用另一位命运相似的男伴郁子昌作为衬托。郁子昌尽情享受婚姻生活,与妻子非常恩爱,分别之时两人悲伤欲绝因思念过甚,八年时光度日如年,妻子早逝,郁子昌自己也衰老不堪。有了郁子昌不同命运的对比,更能衬托出段玉初性格的独特,形象的不凡。他的人生态度是哲学性的,认定只有“惜福安穷”四个字可以补救上天带给他的“三种过人之福”,做下了“隐然造福的功劳,暗里钟情的好处”。他对妻子的爱,是深沉的爱,深藏于心而不现于形。杜点评到:“惜玉怜香者,虽不必有其事,亦不可不有其心但风流少年阅之,未免嗔其太冷。予谓热闹场中,正少此清凉不得!盛暑酷热之时,浑汗流酱之顷,有人惠一井底凉瓜,剖而食之”,形象道出了此篇的劝诫意义。沈新林先生也说,段玉初“这样的知识分子确实是封建官僚阶层中的佼佼者,是文艺作品的人物画廊中极其难得的典型”。李渔还塑造了一批才华出众的女性形象。在《无声戏》和《十二楼》一共三十篇小说里,以女性为主角的占了不止二分之一的篇数,且角色涉及面极广,阶层丰富,不仅有千金小姐,平民女子,娼妓,还有丫鬟、村妇、媒婆等。在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统治中,女子的地位远远低于男子,也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接受教育。“女子无才便是德”,普遍认为,女性的“才”与“德”是对立的,在此情况下,当然舍“才”取“德”。女子只要恪守所谓的“妇道”,遵守三从四德便合格了。而在传统的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也多以美貌、贞洁、深情而被广为传诵。到了李渔笔下,固然有继承传统的一面,同时,他也重新开辟了一席新地,以其独有的理想主义精神,塑造了一批才华出众的女性。其中,有文墨皆佳的,或智慧过人,或拥有出众的管理能力。例如《十二楼夏宜楼》的詹小姐,既尊重妇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道:“这位小姐原是端庄不过的,不消父母防闲,她自己也会防闲。自己知道年已及笄,芳心易动,刻刻以惩邪遏欲为心”,同时又“终日淡扫蛾眉,坐在兰房,除女工绣作之外,只以读书为事”。而《无声戏丑郎君怕娇偏得艳》中,邹小姐不仅聪慧过人,还很有读书天份:“垂髫的时节,与兄弟同学读书,别人读一行,她读得四五行,先生讲一句,她悟到十来句。等到将次及笄,不便从师的时节,她已青出于蓝,也用先生不着了。写得一笔好字,画得一手好画,只因长史平日以书画擅长,她立在旁边看看,就学会了,写画出来竟与父亲无异,就做了父亲的捉刀人,时常替他代笔”。《十二楼合影楼》的玉娟,则擅长写诗作赋,与心上人珍生一来一往,一唱一和,甚至写就了半本《合影编》。有的女性生活智慧过人,例如《十二楼拂云楼》里的丫鬟能红。这是一个值得分析的人物。裴公子向俞妈打听如何与能红见面,李渔先借邻居俞妈之口,将其能耐描绘一番:“独有能红这个女子,是乖巧不过的人,算计又多,口嘴又来得,竟把一家之人都放不在眼里,只有小姐一个,她还忌惮几分。若还看得你上,她自有妙计出来,或者会驾驭主人,做了这头亲事,也未见得”,为女主角能红的出场起了铺垫的作用。接着,能红一出场,便如有神助,竟然预先知道俞妈要说的话,且先声夺人,不等俞妈开口,“就预先阻住道:“师父今日到此,莫非替人做说客么只怕能红的耳朵比小姐还硬几分,不肯听非礼之言,替人做暧昧之事。你落得不要开口。”如此干爽厉害的言语,作者无须对能红进行外貌描述,读者心中也自然先有个想象了。俞妈自然被吓得毛骨悚然:“她就是神仙,也没有这等灵异!为什么我家的事她件件得知难道是有千里眼、顺风耳的不成”后来,老练成熟的能红又千方百计贿赂了算命先生,让韦家父母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天命”接着,又巧舌如簧地劝说韦小姐最后,不仅替裴公子顺利娶到了韦小姐,自己还如愿以偿当上了“拔得头筹”的“二夫人”。主弱仆强非常容易出“戏”,其人物设置打破了人们的心理定势,而这些都依靠她的心志高大,工于心机,料事如神,实在不能不让人佩服。另有一个出色的“梅香”,是《无声戏妻妾抱琵琶梅香守节》中的丫鬟碧莲。碧莲并非舞文弄墨、知书达理之人,但她朴实善良、深情专一、镇定大义、富有同情心,与两位能说会道、自私吝啬、无情无义的妻妾相比,形象十分突出。在丈夫马麟如卧床病重、疑似将要寿终之际,罗氏、莫氏二位妻妾大义凛然,信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誓旦旦表示要托孤守寡,势不再嫁,碧莲却暗藏心事,只道“做丫鬟的人,没有什么关系,失节也无损于己,守节也无益于人”,一副任人差遣、听其自然的样子。马麟如被传客死他乡,二位妻妾因不舍得钱银,无意收尸,只有碧莲主动拿出积蓄为其装丧。二位妻妾寻思再嫁,因嫌孤儿碍手碍脚而打骂折磨,又是碧莲担起抚养的责任。妻妾带走家中财务前去再嫁,只有碧莲守着幼儿老仆继续看家。马麟如突然回家,全部人都误认为是鬼魂现身,碧莲虽然也“吓得魂不附体”,但依然保持镇定:“也不向前,也不退后,立在原处应道:‘阴阳之隔,不好近身。碧莲还要留个吉祥身子,替你抚孤。’”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让丈夫感激不尽,“两泪交流”。再有一个典型,是《无声戏女陈平计生七出》的耿二娘。这个“聪慧异常”的女子,“虽然不读一句书,不识一个字,她自有一种性里带来的聪明。任你区处不来的事,遇了她,她自然会见景生情,从人意想不到之处,生个妙用出来,布摆将去。做的时节,人都笑她无谓,过后思之,却是至当不易的道理”,这种天然的聪明和处理能力,在小说中一般较少出现在女性身上。当二娘遇见流贼,她不是像其他女性一样呼天抢地,或为了保住贞洁自杀,或不情不愿任由对方摆布,而是出人意料地主动配合,要求做贼头的婢妾,与贼头一起生活。接着,她又一连使了七个计谋,“只救根本,不救枝叶”,不仅保住了贞操,自己平安无事,还借机除掉了贼头,并且把贼头的银子都取到自己家去。更巧妙的是,为了表明心迹,她还设计让贼头当着众人的面,亲口证实她确实没有失去贞操。小说虽属虚构,但却环环相扣,显得合情合理,哪怕西汉的谋士陈平,恐怕也很难做得到。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对女子身上的德才关系有过这样的评论:“‘女子无才便是德’。言虽近理,却非无故而云然。因聪明女子失节者多,不若无才之为贵。盖前人愤激之词,与男子因官得祸,遂以读书作宦为畏途,遗言戒子孙,使之无读书、勿作宦者等也。此皆见噎废食之说,究竟书可竞弃,仕可尽废乎吾谓才德二字,原不相妨。”这番话,也是对女子具有才华的肯定。结合李渔小说中塑造的聪慧女子的形象,她们在人情世故中展示出来的圆滑和老练、在追寻幸福生活道路上表现出来的执着和坚毅、在关系处理和决定事情中体现出来的技巧和镇定,无不体现出不亚于男性的才华和能力,也充分体现了李渔的女性观念的暨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渔小说幽默艺术探究先进性。但是李渔一方面赞扬才女,一方面也无法先进到彻底摆脱传统礼教的束缚。女性们拥有的才华并没有使她们走上颠覆男性社会秩序、捍卫女权主义、要求男女平等的道路,而是自觉维护社会秩序,主动把自己纳入社会规范,她们的才华也多数用在如何寻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伴侣,与一个才情相当的男人组成家庭。因此,这些女性最后还是回归家庭,李渔也通常安排她们寻得好姻缘,过上夫妻恩爱、夫荣妻贵的日子,这在李渔看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李渔笔下也有不少反面人物和反面描写,也都自成一派。《十二楼拂云楼》里有个丑妇封氏,李渔对其可谓无处不调侃。他先把封氏出场的那一回定名为“洗脂粉娇女增娇弄娉婷丑妻出丑”,不仅安排了一“美”来对比一“丑”,还故意说是因为“弄娉婷”所以“丑妻”出“丑”,一连两个“丑”字,把丑妻封氏衬托得更加不堪。接着,说封氏“奁丰而貌啬,行卑而性高,七郎深以为耻”,只不过家中富裕,出得起“不止十倍”于别人家的嫁妆,所以七郎之父“狃于世俗之见”,依旧娶来为媳。在丈夫裴七郎眼中,封氏“状貌稀奇,又不自知其丑,偏要艳妆丽服,在人前卖弄,说她是临安城内数得着的佳人”。当轻薄少年借端午竟龙舟乘机观看城中众佳丽,但一直看不到国色天香时,李渔就安排封氏出场。对此,小说中有一段非常幽默的描写:正在嗟叹之际,只见一个朋友从后面赶来,对着众人道:有个绝世佳人来了,大家请看!众人睁着眼睛,一齐观望,只见许多婢仆簇拥着一个妇人,走到面前,果然不是寻常姿色,莫说她自己一笑可以倾国倾城,就是众人见了,也都要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起来!有《西江月》一词为证:面似退光黑漆,肌生冰裂玄纹。腮边颊上有奇痕,仿佛湘妃泪樱。指露几条碧玉,牙开两片乌银。秋波一转更销魂,惊得才郎倒褪!这里,李渔运用了反语和夸张的艺术手法,借旁人之口叙述封氏的“绝色”。紧接着,又来了一段雨中摔跤的情节,再次将封氏之丑由相对静止直接化为动态:“正在扭捏之际,被石块撞了脚尖,烂泥糊住高底,一跤跌倒,不觉四体朝天。到这仓惶失措的时节,自然扭捏不来,少不得抢地呼天,倩人扶救,没有一般丑态不露在众人面前,几乎把上百个少年一齐笑死。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