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doc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

陈妙峰
2018-12-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论文关键词:《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评点思想矛盾评者李贽叶昼论文摘要:本文从思想印证入手认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评语流露的思想倾向与李贽的思想有明显的抵牾却与叶昼评点的《水浒传》、《三国志通俗演义》、《北西厢记》中的一些思想风格榫合所以认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是叶昼伪托可信。本文的讨论以及运用思想印证的方法对于考察署名李卓吾的小说戏曲评点和推动叶昼的相关研究都有一定的意义。《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以下简称“李本”)是现存较早的《西游记》评点本关于它的评点者学术界一般根据明末清初人盛于斯《休庵影语》和钱希言《戏瑕》的记载认为是叶昼伪托。但由于缺少确切的文献记载在具体谈到评者问题时学术界多采取较谨慎的态度如谭帆先生说:“此书之评点者一般认为是叶昼。”(P)袁世硕先生在为《李卓吾、黄周星评西游记》写的《前言》中说:“《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是否出自李卓吾笔下文献无证今世学者多依钱希言《戏瑕》所说疑为叶昼之的伪托。”(P)但伍丁先生为该书作的《整理说明》中又说:“李卓吾的批评有人揭露系叶昼所托。但就整个批评来看除涉及作品本身的批评外更多的具有思想史价值如第一回回后总批所云可见系出自李卓吾之手。李卓吾的批评目的主要的是借《西游记》小说宣扬泰州学派的学说„„”(P)伍先生的话给笔者很多启示既然现存文献无法直接证明李本的评者那么能否从李本评语所流露的思想风格入手探讨其评者呢,一、李本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翻检李本批语可以发现李本评语比同署名为李卓吾的容与堂刊本(以下简称“容本《水浒传》”)和袁无涯刊本《水浒传》的评语简单。从文艺理论上看李本评语除了对小说虚构(幻)的揭示颇有价值外成就与袁本尤其与容本《水浒传》的评点有一定差距。但是李本评者用较多的笔墨浇胸中之垒块这对我们考察李本评者的意趣神色留下了较丰富的材料。概括起来可以发现李本评者与李贽的思想志趣相冲突最明显处有以下四个方面:蔑视女性总体上讲明代“四大奇书”女性角色的刻画带有很多异化成分并没能得到较公正的描述。就《西游记》文本而言除了已剔除人欲的女菩萨、女仙以外与唐僧师徒纠缠的女性几乎皆是食欲、情欲或色欲之化身但这些是从《西游记》女性形象的塑造中得以体现的。李本评者认为《西游记》中“尚多隐语”评点之目的是“今特一一拈出读者须自领略”(第十四回后总批)。所以他的评点多是就事生发、不囿文本、倾吐胸中垒块对女性的评论尤其如此。如他认为黄袍怪不是什么妖魔百花羞反倒是妖魔:“那怪尚不是魔王这百花羞真是个大魔王~”(第二十九回总评)为何认为公主是魔王,推测起来无非是因为“一个百花羞便够断送此魔矣”(第二十九回总评)因为黄袍怪的失败寻根求源是女人造成的。这显然是牵强之辞明显有对女性的偏见大抵他是看不起要强或有主见的女性的。因而该回他又评道:“到底是妇人所制。还是妖魔狠,还是妇人狠,”他还对妒妇进行谩骂:“妖魔是妒妇妒妇是妖魔。”(第五十九回评语)可以说他对女性的成见早就溢出文本所提供的内容五十九回“大圣长叹一声道:‘好厉害妇人~’”他批道:“那妇人不厉害。”不仅如此他往往借评点直接詈骂女性是妖魔“既是女人矣缘何不是怪物妖精,”(第五十四回评语)“非干妖魔痴事还是女人更妖魔耳”(第七十回评语)“妖精多变妇人妇人多恋和尚何也,作者亦自有意。只为妖精就是妇人妇人就是妖精。妖精妇人妇人妖精定偷和尚故也”(第八十二回总评)“人言蝎子毒我道妇人更毒。或问:何也,曰:若是蝎子毒似妇人他不来假妇人名色矣。为之绝倒。或问:蝎子毒矣乃化妇人何也,答曰:似妇人尤毒耳。”(第五十五回总评)他得出的结论是“看来世上只有妇人毒”(第五十五回评语)。综上所言李本评语流露的女性观比《西游记》文本对女性的异化走得更远说李本评者思想中有蔑视女性之倾向并非过分之辞。李贽的妇女观学术界多有探讨此不赘论概括起来主要有:李贽主张男女平等他一生还践履该主张在妇女的社会角色上他认为妇女同样有参政、接受教育的权利他还认为妇女可以追求自由幸福的婚姻。李贽的妇女观虽然有时流露出矛盾但瑕不掩瑜他的妇女观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最高度。这些与李本评者蔑视女性的思想倾向相比可谓大相径庭。除了在整体上有鄙视妇女的倾向外李本评者还认为妇女见识低下“妇人见识大足误事”(第三十回评语)。而李贽认为妇女的见识并不在男子之下“谓见有长短则可谓男子之见尽长女人之见尽短又岂可乎,”(P)另外在看待女性的情欲问题上李本评者有明显的禁欲倾向如七十一回紫阳真人送给朱紫国娘娘一件他人触不得、自我脱不下的霞衣他评道:“安得张真人棕衣凡妇人都与她一件也,”显然他主张要禁锢住妇女的情欲、把持住妇女的贞操这种主张与李贽的妇女观是矛盾的。李贽是晚明人情物欲的积极倡导者认为“盖声色之来发于情性由乎自然是可以牵合矫强而致乎,”(P)因而卓文君主动出击、追求自由婚姻不是什么“淫奔”而是与其“徒失佳偶不如早自决择忍小耻而就大计”(P)。总之李本评语流露的妇女观与李贽的妇女观相较有保守与激进、落后与进步之别。(鄙视和尚《西游记》作者对出家人既有赞美也有讽刺其中讽刺的成份尤令人深思。值得注意的是李本评者能较敏锐地点出《西游记》中对佛界净土的刺谑成分如第六十六回“佛祖道:‘铙破还我金来。’”他评道:“佛祖也只要金。”该回总评又强调:“笑和尚只是要金子。不然便做个哭和尚了。”第九十八回阿傩、伽叶向唐僧索要人事他评道:“此起(处)也少不(了)钱。”这样的评点深谙《西游记》讽谑的趣味。但综合而言他对和尚尤其是当时的和尚深为鄙视。首先他认为当时的和尚不学无术。第四十回悟空提醒唐僧注意《多心经》的要旨他连用两处“着眼”提醒读者留意该回总评云:“行者说《心经》处大是可思不若今之讲师记得些子旧讲说便出来做买卖也。今之讲经和尚既不及那猴子又要弄这猴子怎的,”另如他认为当时的和尚该杀因为当时“灭法”的都是和尚。可见李本评者对其时的和尚修为很不满因而骂当时和尚皆是无用之辈连做药引子都不配。其次他对当时和尚、道士的行为也颇有微词。如“原来道士都是畜生”(第四十六回评语)“如今真道士也没有假和尚太多”(第四十四回评语)“如今和尚那个不会弄嘴,”“如今和尚的嘴脸更多”(第七十四回评语)“可见和尚好人少”(第九十六回评语)。正因为他对妇女与和尚成见颇深所以有时把妇女与和尚放在一起揶揄如第二十九回百花羞替唐僧向黄袍怪求情他评道:“老婆替和尚讨分上可疑~可疑~”第七十回悟空关上门与朱紫国娘娘说话他批道:“一个娘娘一个和尚关在门里甚是可疑。”这类评点流于低级庸俗遂堕恶趣。李贽的确鄙视过出家人他回忆自己的思想历程时曾说:“余自幼倔强难化不信道不信仙、释。故见道人则恶见僧则恶见道学先生则尤恶。”(P)但是李贽四十至五十岁时思想发生了巨大转变一是四十岁左右接受了王阳明心学二是五十岁以后佛家思想日趋浓厚“五十以后大衰欲死因得朋友劝诲翻阅贝经幸于生死之原窥见斑点。”佛学对五十岁以后李贽的影响他自己归结为“余五十以前真一犬也”(P)。李贽晚岁“唯以不肯受人管束之故”(P)即寻求身心的自由遂落发为僧遁入空门。李贽五十四岁以前始于寒窗苦读既而糊口四方后又奔波仕途是不可能有充裕的时间评点《西游记》的。如果李本评点出自李贽之手也应是他五十四岁弃官专事著述之后他自言:“手不敢释卷笔不敢停挥自五十六岁以至今年七十四岁日日如是而已。”(P)这一点还可以从年袁中道兄弟去武昌见到他逐字批点《水浒传》和他同年写给焦弱侯的信中提到自己正在批点《水浒传》、《西厢记》和《琵琶记》得到佐证。所以对于一个释家思想日趋浓郁、托身佛门之人来说借小说评点对出家和尚大发鄙视的言论是难入情理的再者李贽五十岁后结交了许多僧人包括任姚安知府时与当地名僧讨论佛法入鸡足山阅读佛教典藏入住麻城维摩庵、芝佛院寓居西山极乐寺、南京永庆寺、商城法眼寺等。从李贽的著作中看不少和尚如定林、心如、真可、深有、无念、黄安二上人等都是他的至交另外在武昌、龙湖时期与他同吃住为他抄书的常志、怀林也是和尚复次李贽别署甚多其中不乏秃翁、和尚、李上人之类的佛家称呼。因而我们可以说李本评者对和尚蔑视的态度与李贽的思想及行为若水火之难容。(非议王门在李本评语中有两处带有鲜明倾向性的评论很值得我们注意。第一处在第三回:“此时七大圣自作自为自称自号耍乐一日各散讫”。李本评道:“何圣之多也极像讲道学先生人人以圣自居却不令人笑杀。”第二处在第四十一回悟空向红孩儿解释曾与牛魔王等七位结为兄弟号称七大圣李本评云:“何圣人之多也,极像讲良知者一入讲堂便称大圣人矣~”将这两条评语联系起来可以看出“讲良知者”指王门“人人以圣自居”就是王门“满街人都是圣人”(P)、“夫子亦人也我亦人也”的主张。李本评者借评点对王门心学予以抨击可以说这样的言论与李贽的思想、行径尤为抵触。李贽“其学不守绳墨出入儒佛之间而大旨渊于姚江”(P)四十岁时接受王阳明心学“不幸年逋四十为友人李逢阳、徐用检所诱告我龙溪先生语示我阳明先生书乃知得道真人不死实与真佛、真仙同虽崛强不得不信之矣。”(P)李贽师出王门而自有传承:“心斋之子东崖公贽之师。”(P)东崖公就是王艮之子王襞所以学术界多把李贽看作王门心学中影响最大学派泰州学派的殿军。而且李贽还完全继承“满街都是圣人”、“夫子亦人也我亦人也”的主张而又有所发展如云:“圣人不责人之必能是以人人皆可以为圣。故阳明先生曰:‘满街皆圣人。’佛氏亦曰:‘即心即佛人人是佛。’夫惟人人即皆圣人也是以圣人无别不容已道理可以示人也”(P)“尧舜与途人一圣人与凡人一。”(P)不仅如此李贽对王门人物推崇备至“当时阳明先生门徒遍天下独有心斋为最英灵。„„心斋之后为徐波石为颜山农。„„盖心斋真英雄故其门徒亦英雄也。波石之后为赵大洲大洲之后为邓豁渠山农之后为罗近溪为何心隐心隐之后为钱怀苏为程后台:一代高一代。所谓大海不宿死尸龙门不点破额岂不信乎~”(P)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李本中这两处对王门心学的批判如果出自李贽那他就是在非议师门。非议师门即便今天也为人不耻又怎能是推崇师门、思想又继承了师门的李贽所为呢~(揶揄秀才李本《西游记》评者的思想还有一种倾向即他认为秀才迂腐无用、见识低下如“傅奕大是秀才气”(第十一回评语)“常笑傅奕执着道理以秀才见识欲判断天下事理不太愚痴乎,”(第十一回总评)在第五十六回有评语云:“缘何和尚倒有秀才气,腐极了~腐极了~”可见他认为秀才有种迂腐之气。他还认为秀才是无用之辈“天下只有白衣秀士没有用了~我道秀士中竟蛇多龙少”(第十七回评语)“唐僧化虎白马变龙都是文心极灵妙、文笔极奇极幻处。做举子业的秀才如何有此,有此亦为龙虎矣”(第三十回总评)。所以他揶揄当时的秀才是胸无点墨之辈如第七十八回“八戒道:‘想是比丘王崩了新立王位的是个小子故名小子城。’”他评道:“何异今日秀才解书,”他还借红孩儿对老书生进行嘲弄“修行了三百年还是一个孩儿。此子最藏年纪极好去考童生省得削须晒额”(第四十回总评)。值得一提还有一处“一部《西游记》独此回为第一义矣。此回内说斯文肚里空空处真是活佛出世方能说此妙语。今日这班做举子业的斯文不识一瞎字真正可怜~不知是何缘故却被猪八戒、沙和尚看出破绽来也。大羞~大羞~”(第九十三回总评)在李本评者看来“斯文肚里空空”可以看作当时秀才的传神写照。李贽七岁随父读书至二十六岁中举人其间历经十九年的寒窗苦读对于读书人之甘苦应有深刻的体会所以现存李贽的著述中虽讥讽了较多人物但鲜有这样对秀才极尽揶揄讥讽之能事的言论。另外从事科举业在李贽的心目中地位还是较神圣的他在《童心说》中说:“诗何必古选文何必先秦降而为六朝„„为今之举子业大贤言圣人之道皆古今至文不可得而时势先后论也。”(P)所以虽然“百无一用是书生”之说古今有之但于情于理上李贽是不会把从事举子业的秀才作为一个群体一并骂倒的。当然一个人的思想并非一潭止水不同的人生阶段、时势境遇都会给其思想带来复杂的变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上文所称引李贽的《焚书》、《藏书》、《阳明先生年谱后语》、《道古录》等书中的言论所代表的是他弃官以后的思想换言之正是他专事著述(包括评点小说戏曲)时期的思想。所以综合起来我们很自然就能得出一个结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不是出于李贽之手。二、李本评语的评者据盛于斯《休庵影语》和钱希言在《戏瑕》中说《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系叶昼伪托。钱希言说:“昼落魄不羁人也家故贫素嗜酒时从人贷饮醒即著书辄为人持金鬻去不责其值。”()(P)周亮工也说“迹其生平多似何心隐。或自称锦翁或自称叶五叶或称叶不夜最后名梁无知谓梁溪无人知之也”“后误纳一丽质为其夫殴死”()(P)。这几位都生活于明末清初是距离叶昼时间较近的人。这些材料向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信息:叶昼为人有玩世不恭、率性而为的特点。申言之由于率性即便他评书作伪时往往也会情不自禁的冲破理智的束缚而流露出自己内在的意趣神色来。当前学术界基本同意出自叶昼之手的小说戏曲评点有以下两部:容本《水浒传》()和《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另外黄霖先生论证容与堂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北西厢记》也出自叶昼之手。所以如果我们将《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这几部评点的评语相互印证如果它们在意趣神色上能多有榫合则钱希言等记载李本评语系叶昼伪托应是可信的。实际上经过比对我们发现它们之间有如下几方面的明显相合之处:嘲弄秀才、抨击官吏李本《西游记》对秀才的揶揄已见上述。该评本也喜好借评点抨击当时的官吏如“如今做官的倒要钱”(第十五回评语)第三十九回他借“真是木雕成的武将泥塑就的文官”而感叹云:“那一国不如此,”“寄语天下太守也要知他百姓死活方好。”(第八十七回总评)叶昼在容本《水浒传》中对秀才颇多微词如第十九回林冲欲火并王伦“林冲大骂道:‘量你是个落第腐儒胸中又没有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身为秀才的金圣叹十分同情王伦在林冲的骂辞旁批道:“即不落第又奈何,”“即有文学又奈何,”“秀才可怜睡在梦里。”但叶昼批云:“知己”、“骂得好。”在该回回末总评又说:“天下秀才都会嫉贤妒能安得林教头一一杀之也。”在第二十回回末总评还说:“尝思天下无用可厌之物第一是秀才了。”至于叶昼在容本《水浒传》中对官吏的抨击之言尤多如“从来捉贼做贼捕盗做盗的的不差”(第十八回总评)“你道知县相公不是强盗么,”(第二十二回总评)“可恨倒埋没了武松今之做官的都如此”(第二十七回眉批)“如今戴纱帽的一失官职性命一并失了视阮小七何如,”(第一百回眉批)等等。叶昼对秀才的成见在评点《三国志通俗演义》也有鲜明体现如第二十八回借赵云诉说寻找刘备的经历批评秀才:“英雄行动如此你道似世上那一班秀才否,”实则是借赵云有主见、择主而事来批评秀才们缺少见识。第四十三回诸葛亮舌战张昭:“盖国家大计社稷安危是有主谋。非比夸辩之徒虚誉欺人: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诚为天下笑耳~”叶昼认为这是对当时秀才无用的定评:“说尽今日秀才病痛。”但这些都不如第七十三回、第九十五回、第一百九回、第一百十回的总评中说的直接明了如“妙哉~夏侯存骂满宠曰:‘汝是秀才之言。’可见天下极无用的是秀才真正汉子每每耻言之。何今之秀才不自以为耻乃反沾沾自得也真秀才乎,真秀才乎,可怜可怜~”(第七十三回总评)叶昼对当时官吏予以抨击亦是惯常作风如“今之上司妆威做势索取下司者亦往往有之安得翼德柳条着实打他二百也”(第二回总评)“孟德虽国贼犹然知民为邦本不害禾稼。固知兴王定霸者即假仁仗义亦须以民为念方干得些少事业。何故今之为民父母、代天子称牧民者止知有妻子不知有百姓也,卒之男盗女娼也又何尤焉~”(第三十一回总评)由上言之同署名李卓吾评点的《西游记》、容本《水浒传》、《三国志通俗演义》对当时秀才、官吏的嘲弄抨击意见是完全一致的。而这类看法如果发生在视举子业较神圣、有过较长寒窗生涯、出过仕的李贽的身上是难入情理的所以黄霖先生在论证容与堂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北西厢记》出自叶昼之手时说:“叶昼对秀才、对做官的这类看法给人的印象十分深刻这与他一生潦倒的生活经历是合拍的而在中过举、做过官的李贽的文章中是不易见到这类嬉笑怒骂的。”()保守的妇女观李本《西游记》评语中对妇女的蔑视已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叶昼评点容本《水浒传》、《三国志通俗演义》与李本《西游记》评语中流露的妇女观是一致的。叶昼对《水浒传》中反面女性人物如潘金莲、潘巧云、卢俊义妻贾氏的评点自另当别论因为这些女性在文本中反面的倾向性就已十分鲜明。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感觉出叶昼保守落后的女性观如他在第三十四回总评云:“国有国贼、家有贼妇都贻祸不浅。只如青州府失了秦明、黄信、花荣三个良将皆刘高一人误事而刘高又妻子误也。真有意为天下者先从妻子处整顿一番何如,”显然叶昼把青州的一番争斗都归根在女人身上有意为天下者也要先从整顿女人着手这是明显的女人祸水之论另如“好女不看灯如何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都去看灯,”(第六十六回眉批)所谓“好女不看灯”无非是忌看灯时男女混杂有碍男女之大防可见叶昼还是希望通过禁锢女子来把持住男女之防的叶昼多用“妇人之仁”评论见识平庸者分别见于第五十一回总评、第七十四回夹批、第九十六回眉批虽不无谐戏成分但亦有轻视女性之意。叶昼保守落后的女性观在《三国志通俗演义》的评点中比在容本《水浒传》的评点中体现得更淋漓除了能全节而死的女性如徐庶的母亲、糜夫人、夏侯令女、王陵的母亲等受到他的褒奖外可以说他对女性极尽诋毁嘲弄之能事。如:“妙哉司徒用此将军妙哉貂蝉用此兵器何忧卓贼、布奴不死其手也耶,虽然这等将军这般兵器人人避不得也家家有埋伏也”(第八回评语)“今人但知畏十八路诸侯岂知畏女子哉~真个是:至险伏于至顺至刚伏于至柔也。世上有几人悟此哉~世上有几人悟此哉~”(第八回总评)这是在宣称女性可怖、女色伤人如“误天下事者妇人也”(第二回评语)“从来听妇人之言者再无不坏事者不独吕布也。凡听妇人之言者请看吕布这样子何如,”(第十九回总评)“天下妇人无不如蔡夫人者今蔡夫人既得曹操杀之我心甚快也。安得曹操再出杀尽今日之所谓蔡夫人者我心更快也。”(第四十一回总评)这是女人惑人、女人祸根几欲杀尽之论如第二十八回“关公乃下马至于前禀问二嫂”叶昼评道:“此事何必谋之妇人先生岂讲学人乃腐气逼人如此耶,”这是说妇人见识低下不足与谋也是蔑视女性之意。厌弃道学在容本《水浒传》的评语中叶昼认为矫模作样、表里不一的言行都是假道学:“假道学之所以可恶可恨可杀可剐正为忒似圣人模样耳”(第六回回末总评)“若瞻前顾后算一计十几何不向假道学门风去也,”(第五回回末总评)叶昼对假道学的抨击是建立在他对道学厌弃的基础上的如“王矮虎还是个性之的圣人实是好色却不遮掩„„若是道学先生便有无数藏头盖尾的所在口夷行跖的光景”(第四十八回回末总评)“梁山泊买市十日我道胜如道学先生讲十年道学何也,以其实有益于人耳~”(第八十二回总评)可见在他看来道学虚假不真、于世没有实用价值。对道学大抒唾弃之辞是叶昼《三国志通俗演义》评点的重要特色之一。与评点《水浒传》一样他认为道学毋庸、虚伪做作如“可笑彼曹无用道学口内说得极好听每一事直推究到安勉真伪一丝不肯放过一到利害之际又仓皇失措如木偶人矣不知平时许多理学都往那里去了真可一大笑也”(第十七回总评)“盗马反胜似讲道学也何如何如”(第二十八回评语)“孙郎不信于吉亦是英雄之见。不比今之道学先生口攻异端„„即有自立者老婆做主不怕他不从也。”(第二十九回总评)叶昼这类对道学虚假、无用的评论在《三国志通俗演义》的评语中还有很多此不赘引。不少论者把容本《水浒传》和《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的评语中对道学的抨击作为证明它们是出于李贽之手的重要证据。这是值得分析的其一厌弃道学的虚假、倡绝假存真是晚明思想界的重要特点之一李贽只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人物其二叶昼伪托李贽评书刻画模仿几以假乱真他受李贽及其思想浓郁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极可能熟读过李贽的著述。李本《西游记》的评语也有较明显的厌恶道学的倾向。首先该本评者认为之乎者也的道理说教都是讲道学“孙行者着实讲道学”(第三十一回评语)其次他同样厌弃假道学如“天下无一事无假唐僧、行者、八戒、沙僧、白马都是假到矣又何怪乎道学之假也,”(第五十七回总评)另外他还抨击讲道学者外表堂皇实则表里不一、内心险恶如“有文殊、普贤、如来便有青狮、白象、大鹏即道学先生人心、道心之说也。勿看远了”(第七十七回总评)。当然以上三个方面只是李本《西游记》与叶昼评点《水浒传》、《三国志》在思想倾向上最突出的榫合而已其它如市井细民的口吻风格、苦于怀才不遇、小人拨难、兄弟反目等牢骚也很合拍。另外这三个评本中一些惯用的评语如“着眼”、“具眼”、“好妆点”等重叠性评语也是特色独具。综合以上分析我们说:钱希言等记载《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出自叶昼之手是可信的。三、余论自明末迄今对于署名为李贽的小说戏曲评点本孰真孰假一直聚讼纷纭、莫衷一是确切文献记载的匮乏无疑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本文从评语流露的思想印证入手虽然主要探讨的是《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者问题但对于进一步认识容本《水浒传》和《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的评者问题也不无裨益。另外至今流传的明代署名李贽的小说戏曲评本有近二十种也许从评语的思想风格着手是我们探讨其评者问题的较好途径之一。再者叶昼不但是我国古代一位名副其实的小说批评家而且就现存的小说戏曲评点本来看他无疑是金圣叹之前最有成就的小说戏曲批评家这恐怕是这位作伪者生前所始料不及的。但他一生穷困潦倒声名不彰用“雪泥鸿爪”来形容其所留下的生平事迹似很贴切所以至今我们缺少对他较多的了解。通过本文的讨论我们对叶昼的思想作风如敌视女性、鄙视秀才、厌弃道学等有了深刻的印象并且这类思想作风给他的小说戏曲评点烙下了鲜明的印记这说明关于叶昼还是有一些值得进一步了解的内容的。谭帆中国小说评点研究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X。李卓吾、黄周星评西游记M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可参考:陈桂炳李贽的妇女观及其实践J南通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X():林庆李贽妇女观述评J大理学院学报X():。李贽焚书续焚书M长沙:岳麓书社。李贽续藏书M台北:台湾学生书局。王阳明王阳明全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袁中道珂雪斋集游居柿录M钱伯城点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李贽与焦弱侯书A焚书续焚书M长沙:岳麓书社:。袁承业云南左布政使贵溪徐樾撰别传A明儒王心斋先生遗集(卷四)Z年东台袁氏铅印本。嵇文甫晚明思想史论M北京:东方出版社。李贽李贽文集(卷七)Z张建业、刘幼生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X。()马蹄疾水浒资料汇编C北京:中华书局X年重印本。()黄霖在《论容与堂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北西厢记》中说:“经过戴望舒、王利器、叶朗等人的考证容本《水浒》是叶昼伪托可成定论。”并在该文的注释中作了较详细的说明。见《复旦学报》社科版X年第期。()参见沈伯俊《论李卓吾先生批评三国志》的考证部分《内江师专学报》社科版年第期。()黄霖论容与堂本《李卓吾先生批评北西厢记》J复旦学报(社科版)X():。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3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