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

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doc

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

小可爱去流浪
2018-04-0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doc》,可适用于社会民生领域

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判例评析《判例与研究》年第期STUDYOFCABESNo,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o朱文峰王宝顸摘要挂靠车辆运营在当前社会经济生活实践中普遍存在,对于挂靠车辆驾驶员引发的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也因为挂靠关系中存在”两个雇主”而呈现一定的复杂性,具司法实本文主要对被害人对于被告主体选择以及赔偿责任主体这两个问题进践中必须慎重判断行了一定的探讨,认为法院对于原告如果执意撤回对部分被告的起诉只能适用驳回诉讼请公共交通汽车运营的公益性排斥挂靠雇主与公共汽车公司内部约求而不能适用驳回起诉定对抗第三人的效力l基本案情单忠(本案被告)是苏JH号路公交车的实际车主,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达公司”)是该车的法定车主左洪之是单忠雇佣的驾驶员年月日上午时左右,左洪之驾驶该车至东明市场下客时,因路与路公交车存在线路纠纷,该车被冯海英(本案原告)及李金干,郑红梅等人拦住,被告左洪之停车但未熄火,当调解无效时,其明知车前有人,仍开车前行,致原告受伤左洪之犯故意伤害罪,被滨海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原告认为左洪之是该车驾驶员,中达公司是该车的法定车主,左洪之与中达公司构成雇佣关系,雇员左洪之在从事雇佣工作过程中致人损害的,应由雇主中达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放弃要求将左洪之,单忠追加作为被告主张权利被告中达公司认为,原告的损害是因左洪之故意伤害造成的,应由左洪之承担赔偿责任同时,被告中达公司与左洪之的雇主即实际车主约定,驾驶员由车主雇佣,与公司无关原告起诉中达公司,左洪之,单忠,滨海县人民法院于年月日受理后,原告冯海英于年月日撤回了对被告左洪之,单忠的起诉参见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滨刑初宁第号刑事判决书,滨海县人民法院()滨民一初字第号民事裁定书,盐城市巾级人民法院()盐民一终字第号民事裁定书和滨海县人民法院()滨民一初第号民事判决书《判例与研究)年第期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I裁判要旨j滨海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冯海英遭受左洪之故意伤害致伤,理应得到赔偿,但在法官对其释明撤回对被告左洪之,单忠的起诉可能面临的后果时,冯海英仍坚持其主张,滨海县人民法院因此裁定冈中达公司作为被告主体不适格而驳回冯海英的起诉原告冯海英不服该裁定,上诉至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苏JH号路公交车以被告中达公司的名义从事营运活动尽管左洪之本人犯故意伤害罪是其本人意志,但左洪之对原告伤害是在行使其驾驶员职务的下客过程中,驾驶,下客行为均与其履行的职务相关故被告中达公司应对左洪之对原告的故意伤害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遂裁定撤销滨海县人民法院裁定,并指令滨海县人民法院审理滨海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苏JH号车辆是公交车,与一般的挂靠物运公司的货运车辆有所不同,公交车有较多的公共服务功能,该车以被告中达公司的名义从事营运活动,驾驶员左洪之在驾驶该车时对外代表的是中达公司,而非代表其雇主,雇主与中达公司以及驾驶员之间的约定属于内部约定,并不能对抗本案原告在内的其他人,故对被告中达公司的这一辩解不予采信判令被告中达公司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元法理评析一,驳回起诉还是驳回诉讼请求如果被告主体不适格那么究竟是适用驳回起诉还是适用驳回诉讼请求,这是我们司法实践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因为对于二者的选择,实际上关系到法院受理实行的是程序性审查还是实体性审查的问题《民事诉讼法》第l条规定:”起诉必须有明确的被告……”具备这些要件时,法院才能进而予以实体审理与判决,不具备这些要件时,则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除此以外,对被告的主体资格无强制性规定结合《民法通则》第章第节关于”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规定,一般认为对无诉讼行为能力的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提起的诉讼应列明监护人,作为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的法定代理人以被告的身份参加诉讼被告不适格是指原告起诉的被告错误,如甲是债务人,而原告误将乙当作被告起诉出现这种情况法官往往是动员原告更换被告或申请撤诉,有时原告则坚决表示不同意更换被告或申请撤诉,在处理上存在不同的做法:有的从程序上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其法律依据是年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诉讼法(试行)若干问题的意见》第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查起诉时,应当对当事人是否符合条件进行审查在诉讼进行中发现当事人不符合条件的,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O条的规定进行更换通知更换后,不符合条件的原告不愿退出诉讼的,以裁定驳回起诉:符合条件的原告全部不愿参加诉讼的,可以终结案件的审理被告不符合条件,原告不同意更换的,裁定驳回起诉”虽然该条在后来的《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中被删除,但在法院内部的规范性文件中还一直在沿用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关于当前经济审判工作中若干问题的讨((YU(N与研究))年第期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论纪要的补充修改意见)》第条后句的规定:”对被告不符合条件而原告不申请更换的,裁定驳回起诉”这在一些判例中亦较为常见,如《中同审判案例要览}年民事审判案例卷第号案例”吴作先,吴文涛诉符晖侵权赔偿案”,第号案例”吴丙范等诉慈溪市国道指挥部等人身损害赔偿案”还有的是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依据是对被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笔者认为,裁定驳回起诉不符合诉权理论和现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原,被告之间无实体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应从实体上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起诉所要解决的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义上的诉权问题,它针对的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的起诉而驳回诉讼请求所要解决的是实体意义上的诉权问题,它针对的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实体请求,用判决的方式作出本案中,中达公司作为独立存在的法人,其具有民事诉讼行为能力,是为明确的被告而一审时认为被告的主体不适格驳回原告的起诉,显属不当,被告中达公司可以作为被告参与诉讼二,本案人身伤害赔偿责任的承担主体本案之所以具有一定的复杂性,是因为其中存在几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中达公司是苏JH号车辆的法定车主左洪之是单忠雇佣的驾驶员,原告被左洪之故意伤害致伤本案中能够对原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责任主体,法律关系和诉讼途径主要有以下方面:()左洪之左洪之故意伤害致原告受伤,原告可以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向其主张权利也可在刑事案件判决后,单独对其提起民事诉讼就其依据的法律关系,原告可以以一般人身损害赔偿主张需要说明的是,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不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在单独提起的对左洪之的诉讼,也因左洪之已经受到刑法处罚,法院对原告向左洪之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亦不予支持()单忠左洪之是单忠雇佣的驾驶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根据该条,原告可以向单忠要求承担赔偿责任当然,原告可以同时起诉单忠及左洪之,要求他们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时,需要说明的是,此时原告一般只能单独提起民事诉讼,对精神损害的赔偿,法院仍不会支持对左洪之的请求,而对单忠应该承担的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并不因左洪之已经受刑事处罚而不予支持法院可判令单忠,左洪之连带赔偿原告除精神损失以外的损失,单忠单独承担原告的精神损害赔偿()中达公司中达公司在本案中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争议较大一审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其理由主要在于认为中达公司并非左洪之的雇主,同时中达公司和单忠之间有书面承包合同约定,驾驶员由单忠雇佣,与公司无关笔者认为,左洪之对原告的伤害在民事上符合职务行为致伤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十问题的解释》第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陔观点H前在理论界已为通说,如《人民司法》研究组在年第期闭法信箱答复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汪云昆志来信,就持孩观点《判例与研究)年第期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损害的,依照《民法通则》第条的规定,由该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民事责任上述人员实施与职务无关的行为致人损害的,应当由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具体到本案中,需要解决以下两个问题:()左洪之是否属于中达公司的工作人员笔者认为,城市公共交通是城市交通的主要载体,也是政府为居民提供的公共服务,公益性是其第一位的属性,公交车与一般的挂靠物运公司的货运车辆有所不同,公交车有较多的公共服务功能,一般公众不会关注公交车的实际车主是谁,而只知道该车属于哪个公交公司,驾驶员在驾驶公交车的过程中,对外代表的是该公交公司,而非代表实际车主个人即驾驶员的雇主本案雇主单忠与中达公司以及驾驶员之问的约定属于内部约定,并不能对抗本案原告在内的其他人因此,左洪之在对外履行其驾驶员职责是代表的是公司,应视为中达公司的工作人员()左洪之对原告伤害是否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职务行为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释均未作出明确的规定判断一个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非职务行为,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较大争议一般认为,职务行为就是履行职务而发生的行为,具体地说,是行为人在正常的岗位和工作时间内,按照一定的职位和责任要素,以执行公务的名义,其后果由单位来承担的行为民法学有广义和狭义之说狭义说认为,职务行为仅指与职务有关,直接结合有关活动时产生的行为如工作过程中履行职务时发生的行为广义说认为,职务行为也包括与职务有关,间接结合有关活动时产生的行为不限于在工作时间内,只要实质具备职业之目的,即为职务行为我们概括为”不求工作之名,只求工作之实”只要是不违背职务之目的,具备履行职务的实质特征,均认为是职务行为司法界倾向于广义说尽管在本案中左洪之本人犯故意伤害罪是其本人意志,但左洪之对原告伤害是在行使其驾驶员职务的下客过程中,驾驶,下客行为均与其履行的职务相关,左洪之对原告伤害时其应履行的职责并未结束,下客后还应当包括将车停至固定位置,等待下一轮运行等工作,因此,应视为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同时,本案事发原冈是两路公交车有矛盾,该矛盾并非个人恩怨,而是掺杂着运营的经济利益在里面因此,综合而言,左洪之对原告的伤害符合职务行为伤害责任承担的相关规定,中达公司应该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同样需要说明的是,中达公司对原告的赔偿,应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在内三,结语对于本案的判决,法院未参照一般的挂靠车辆肇事承担责任主体的规定判决,也因原告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而对其与被告中达公司存在雇佣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依法认定左洪之对原告的伤害符合职务行为伤害责任承担的相关规定,并判令中达公司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这样的判决既符合法理又符合现行法律的规定作者单位: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法院李慧,冯蕾:《公交改革:强调公益性还是注重市场化》,载《光明日~}年月日尹}}j:《论法人工作人员冈执行职务而致人损害的民事责任》,载《政治与法律}年第期对挂靠车辆肇事地法院判决的方式有很大差异,有判决在收取管理费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有判决不承担赔偿责任:还有判决与年主或者驾驶员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挂靠车辆驾驶人员致人伤害责任的分析——冯海英与左洪之、单忠及中达汽车实业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