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西游记作者是谁7367101339.doc

西游记作者是谁7367101339.doc

西游记作者是谁7367101339.doc

上传者: 在乎你的疼爱 2017-09-0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西游记作者是谁7367101339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西游记作者是谁西游记作者是谁近世通行百回本《西游记》(本文以下称《西游记》均指此种版本)题“吴承恩著”,二三十年以前学者研究也多从此说。但是,《西游符等。

西游记作者是谁西游记作者是谁近世通行百回本《西游记》(本文以下称《西游记》均指此种版本)题“吴承恩著”,二三十年以前学者研究也多从此说。但是,《西游记》明清诸本均不题作者,即使《西游证道书》被认为假托的虞集《序》,以为“邱长春真君所纂”,也仅是作为其一家之言,并未正式为此书署名“邱长春撰”。清代学者吴玉、阮葵生、丁晏等先后考为“(吴承恩)先生著”,但是,清刊《西游记》也还是沿了明人的做法不题著者。《西游记》题“吴承恩著”只是近世学者主张而由当时出版家们加上去的。所以,长期以来,特别是近二三十年来,学术界一直有关于《西游记》作者是否吴承恩等问题的争论。从广义上说,这一争论已有四百年的历史,值得关注,因据能见资料,综述诸说包括各种主张与猜测如下。一、“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说《西游记》最初问世而未署作者姓名,作者问题遂成《西游记》研究之谜。今见最早涉及《西游记》作者问题的是明刊三种百回本《西游记》(世德堂刊本、杨闽斋刊本、睿山文库藏本)卷首均有的陈元之的序。陈序云:“《西游》一书,不知其何人所为。或曰`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或曰出八公之徒',或曰`出王自制'。”从此序可知,当时人对《西游记》作者的猜测,主要集中在可能出于某藩王府,而具体有两种可能:一是由其门客即“八公之徒”所作,一是由“王自制”即某藩王自作。至于《西游记》出于哪个王府,后人有种种猜测。明周弘祖成书于万历之前的目录学著作《古今书刻》,曾著录一种“鲁府”刊本的《西游记》。刻者、书名、时间等与陈序的说法相合。这就可能使百回本《西游记》作者的研究与山东“鲁王府”联系起来,并在近年先后有“鲁府说”(详后)、“八公之徒即吴承恩”等说的提出。又,明代盛于斯《休庵影语》中有一篇《西游记误》曰:“余幼时读《西游记》,至《清风岭唐僧遇怪,木棉庵三藏谈诗》,心识其为后人之笔,遂抹杀之。后十余年,会周如山云:`此样抄本,初出自周邸,及受梓时,订书以其不满百,遂增入一回,先生疑者,得毋是乎'”有人据此推断《西游记》出于“周府”(详后)。亦有人据陈序推断《西游记》出于“樊山王府”(详后)。因此,陈序“出今天潢何侯王之国”说虽属记录传闻,但影响深远。二、“邱长春”说清初汪象旭称邱“有《溪(集)》、《鸣道集》、《西游记》行于世”又附元虞集撰《原序》,引衡岳紫琼道人曰:“此国初丘长春真君所纂《西游记》也。”遂有《西游记》为“邱长春所作”说。汪评又从而处处牵合邱处机以为说,言之凿凿,《西游记》邱作说遂尔流行,至今有人坚持或给予重视(详后)。但早在清代就有人对邱作说表示怀疑。乾隆中,著名考据学者钱大昕最早考证:“《长春真人西游记》二卷,其弟子李志常所述„„村俗小说有《唐三藏西游记》,乃明人所作。萧山毛大可据《辍耕录》以为出于邱处机之手,真郢书燕说矣。”(《潜研堂文集》卷)焦循又补充说:“按邱长春,登州栖霞人,元太祖自奈蛮国遣使臣刘仲禄召诣行在,自东而西,故有《西游记》,非演义之《西游记》。”(《剧说》卷)纪昀根据《西游记》中”祭赛国之锦衣卫,朱紫国之司礼监,灭法国之东城兵马司,唐太宗之大学士翰林院中书科,皆同明制”,推断说:”《西游记》为明人依托,无疑也。”(《阅微草堂笔记》卷“如是我闻”三)。钱大昕、焦循、纪昀等对邱作说的否定并把作者的研究引向了明人,进一步有了“吴承恩”说(详下)。但是,邱作说仍未完全销声匿迹,甚至近年又有复兴之机(年台北全真教出版社版陈敦甫编《西游记释义》收录其本人与其他多人的文章,在质疑吴承恩说的同时,力主邱作说。又,详下“史志经”说)。三、“吴承恩”说虽然纪昀等学者以《西游记》为明人所作却未能具体到何人,但是,显然引发了人们在明人中寻找《西游记》作者的兴趣。随后就有吴玉等人发现天启《淮安府志》卷《艺文志淮贤文目》下载有“吴承恩《射阳集》四卷,《春秋列传序》,《西游记》”,又同书卷《人物志二近代文苑》记吴承恩生平语,并据《西游记》多用淮安方言等特点,提出了《西游记》的作者应为吴承恩。此后淮安籍学人阮葵生、丁晏相继重申此说,吴承恩作《西游记》说渐以广为人知,并后来居上。民国以来,胡适先是在《西游记序》中说《西游记》“是明朝中叶以后一位无名的小说家做的”,后在《西游记考证》中指出:“《西游记》小说的作者是一位`放浪诗酒,复善谐谑'的大文豪,吴承恩的《二郎搜山图歌》很可以表示《西游记》的作者的胸襟和著书的态度。”鲁迅亦从明清学者所据《天启淮安府志》、《光绪淮安府志》和吴玉《山阳志遗》等记载,肯定吴承恩“杂记之一即《西游记》”。适、鲁迅均未提出新的证据,但是,由于他们的附和提倡,吴承恩之名便赫然署在新版《西游记》上。此后,赵景深、刘修业、苏兴各作有《吴承恩年谱》,苏兴更有《吴承恩小传》、《吴承恩诗文系年简目》等,力主吴承恩作《西游记》说,并具体说创作在他的中年即嘉靖二十一年()左右。而杨子坚认为,吴承恩的生平、经历、思想具备写作《西游记》的条件,吴承恩“是一位笔下流畅的文学家”,“一位喜欢写神怪故事的通俗文学家”,“还是一个善于幽默诙谐的文学家”,这些“条件是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的绝好证明”。“从《永乐大典》问世到《西游记》金陵世德堂本的出现,这一百多年就是《西游记》诞生的时代。在这之前,曾经是《大唐西域记》、《大唐三藏取经诗话》、《西游记杂剧》、平话《西游记》的时代,是西游故事从雏形向成熟发展的时代,不可能出现现今这部《西游记》。只有到了这一百多年中,才有可能在平话《西游记》的基础上,改编、扩写成现今这部《西游记》。元初的邱处机是无法超越发展过程去完成这一任务的,只有生活在这一时期的吴承恩才有可能去完成这一任务。”刘振农认为陈元之序中的“八公之徒”就是吴承恩本人。“《西游记》里正跃动着吴承恩独特的经验历练,《吴集》中则有《西游记》的肢节素材,两者虽是吴承恩的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两方面的反映,骨子里却是互通互补的。有了这些足够旁证,附加在文献记载的主证上,吴承恩的百回本《西游记》著作权应该是不容怀疑、不能否定的!”陈澉指出在《西游记》中至少有两处情节与吴承恩晚年短暂而坎坷的仕途生涯直接相关:一、《西游记》中、回唐僧师徒被诬下狱与吴承恩五任长兴县丞时一件自身“冤狱案”极其相似,作者明显是为“写长兴冤狱而在唐僧师徒地灵被诬的故事中去有意地比附、影射”二、吴承恩的荆府纪善之任与书中“玉华王府”有直接、密切的联系,这足以说明“只有吴承恩依据他所供职的荆王府才能写出玉华王府的故事”。此二例即吴承恩作《西游记》的内证。刘怀玉以第回提到小张太子“收捕淮河水怪”之语,为作者有意显示地方色彩。此语“为吴承恩作《西游记》说提供了内证”。蔡铁鹰认为要证明吴承恩是《西游记》的作者,最重要的证据“一是方言,二是吴承恩的荆府纪善之任”。他采用语言学家颜景常的《西游记》方言研究成果,认为其中的方言韵类不属于北方话,亦不是吴语,应属于淮海话,作者应是淮安人吴承恩“《西游记》中叙述的玉华州的故事正是荆王府旧事与《西游记》有直接关系的有力证据”。他又从吴承恩《宴凤凰台》诗的解读断定吴承恩确曾到过荆府,《西游记》的作者确为吴承恩。此外,宋克夫以《吴承恩诗文集》中的《赠张乐一》一诗为证,考查了《赠张乐一》与《西游记》在思想和语言上的一致性,从而为吴承恩著《西游记》找到一条新的证据。刘荫柏认为“吴承恩是《西游记》小说的最后加工写定者”。四、“非吴承恩”论新版《西游记》开始署“吴承恩著”不久,世纪年代即有俞平伯在《驳〈跋销释真空宝卷〉》中对此提出质疑,然而没有受到学界的注意。其后吴承恩说长时期没有受到大的挑战。至年代,更多学者否定吴承恩的著作权地位,形成吴作说与非吴作说两派激烈的争论。非吴承恩所作说的主要学者在日本有矶部彰,他早在年就撰文指出:“吴承恩的`西游记'也可能不是唐三藏西天取经故事。”(P)近年又总结认为:“古代士大夫传统形成有一种原则,即官撰或以官撰为准则的正规史书、目录类著作中不会无所顾忌地采录白话小说作品。因此天启《淮安府志》中的吴承恩的《西游记》是否是一部`稗官小说',大可怀疑。事实上,《千顷堂书目》著录吴承恩的《西游记》就被归入`舆地类',认为它是一部地理纪行之类的作品。”又,“嘉靖、隆庆、万历初制,名为吴承恩的文人至少有三人。„„此三人易于混淆”,意谓果然《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的话,也要辨明是哪一位吴承恩。“此外,在山西省潞城县发现的《迎神赛社礼节传布寺是曲宫调》抄本中有舞戏《唐僧西天取经》一单,其故事发展顺序与`元本西游记'相接近,而故事容量在规模上要超过`元本西游记',已接近今见之《西游记》。一般认为此`礼节传簿'的初抄在万历二年,其时世德堂刊本尚未付梓,它所据的当是某种`旧本西游记'。如果这个`旧本西游记'为吴承恩所编,则吴承恩就不是世德堂刊本之祖本的作者,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著成二种《西游记》。倘若世德堂刊本之祖本出自吴承恩之手,则他只是据这个`旧本西游记'加以改编而已。不可将作者归于吴承恩一人。”在美国有浦安迪认为,“把小说认定是吴承恩的作品这件事本身远非确凿无疑。事实上,这种说法正是基于通常受到文学史家普遍排斥的那种证据”,即天启《淮安府志》等地方志记载“仅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证据”,而对于邱处机所作说,“我相信至少应该说这个问题上还有争论的余地”。在澳大利亚,华裔汉学家柳存仁认为,在百回本《西游记》里,有许多邱处机本人出现的地方,所以丘处机不可能是百回本《西游记》的作者,“真正撰写这个假定的全真本《西游记》的人,他的生存和活跃的年代,也许要比丘处机迟个五六十年到一百年。不过书里既然蕴着一些全真的文字和教义,恰巧丘处机个人又曾有他的另外一次不寻常的西游,而记载他那一次西行的真实纪录,就是在元代也早已被简称做《西游记》了,和道教有关的人士们振振有词地提出丘祖长春是它的撰人的说法来,照今天我们所能爬梳到的记载资料看来是一种微带着误会和过分地简化了繁纷的问题的意见。”又据浦安迪著《明代小说四大奇书》注称质疑或否定吴作说的还有杜德桥、严敦易、张静二等。(P)中国大陆最具代表性的是章培恒的文章,章文指出,明清各本《西游记》没有一种署吴承恩作。鲁迅和胡适关于“《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这一结论的惟一依据是天启《淮安府志》卷《艺文志》、《淮贤文目》的记载。而府志对《西游记》的卷数及书的性质都未加说明。而清初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史部地理类却著录“吴承恩《西游记》”,可见它不是小说《西游记》。还指出吴承恩《二郎搜山图歌》称二郎神为清源公,和《西游记》不同吴氏《舆鼎志》说:“胸中之贮者消尽,独此十数事垒块尚存。”他认为:“无论此志写作在前在后,都同洋洋大观的《西游记》不合。”此外,“《西游记》中的方言是长江北部地区的方言与吴方言并存的语言,而能作为淮安方言的词语至多三个,因此,作者可能是吴语方言的人。”章培恒的文章自然招致吴作说学者的反对,苏兴针对章文的论据认为:一、“吴承恩的好友是李春芳,`华阳洞天主人'就是李春芳的号,这倒反而替吴承恩撰《西游记》做了印证。然而即使是李春芳校,也不等于吴承恩校,更不等于吴承恩撰”。二、“把通俗小说称之为`杂记'大约也有可能,天启《淮安府志》的作者把吴承恩的《西游记》当作杂记'看待了。吴承恩没有到荆府纪善的任上去,没有西游,也不可能写出游记《西游记》”。三、吴承恩的口语中可能夹杂些吴语方言,如果《西游记》中果真有条纯属淮安的方言,反倒证明《西游记》可能是吴承恩所作。同样持反对意见的谢巍指出:“《千顷堂书目》著录分类`颇多错谬',将小说《西游记》列入史部舆地类,也不足为奇。”因此可以断定这个《西游记》就是小说。刘振农认为,章文立论犯了孤证不举之大忌,《千顷堂书目》著录《西游记》抄自《淮安府志》,“至于将其分至史部地理类,是因为清初通行小说《西游记》上已署上邱处机的名字,黄又不作考证,他当然只能望文生训地把《西游记》与那些真正的游记文字一起归类了!”“章培恒先生关于吴承恩所著《西游记》是恰与小说同名的游记的说法站不住脚,既违背常情也不符合《吴集》提供的材料事实。”但章文也得到学界许多人的支持,此外,杨秉琪通过将吴承恩诗集中的诗词与《西游记》中的诗词对照研究,发现“二者的用词极不相同,风格也不相类”,证明两书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刘勇强发现并提出了“非吴承恩”说的新证据,认为《西游记》第回“受承恩在玉京”,第回“承恩的,袖蛇而走”,第回“承恩八戒转山林”等次出现“承恩”一词,“旧时文人如此漫不经心地把自己的名字嵌入小说是不符合情理的”。尤其是“受承恩在玉京”一句,与吴承恩一生不得志的坎坷经历不符,吴承恩大约岁才赴京选贡,在京受人白眼,心境凄凉,不可能有“”和“恩”。这确是“非吴”说的一条有力证据。此后黄永年先生亦在年版的《西游记前言》中发表了类似的观点:“百回本二十九回的回目是`脱难江流来国土,承恩八戒转山林',如果吴承恩真是作者,何致在这里用上`承恩'二字,而且用在形象并不光辉的`八戒'前面。”因此吴承恩不可能是小说《西游记》的作者。徐朔方在肯定章培恒《百回本〈西游记〉是否吴承恩所作》一文论证的基础上,进一步补充说:“明代文人以《西游记》为题的纪游之作并非绝无仅有之事。如万历十四年略前张瀚的《松窗梦语》一书中就有《西游记》和南北东游记。此处记载的《西游记》是嘉靖三十八年张瀚从家乡杭州出发,经安徽、湖广、溯三峡到成都、长安、太原的纪行之作。”吴承恩作为《西游记》的写定者之一至少有待进一步论述才能成立。李安纲认为吴承恩不是小说《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是一位儒生,尽管能诗文、善杂记,但没有接触过玄门释宗,没有学过佛、修过道。四十五岁以前热衷科举,四十五岁以后著《禹鼎志》,从其诗文及文友诗文记载中看,从未说过写小说之事。从《西游记研究资料》所选录的吴承恩诗文看,吴承恩对金丹学、佛学等方面的了解与小说《西游记》有很大差异。”“鲁迅、胡适等学术前贤认为小说《西游记》作者是吴承恩,其依据是《淮贤文目》,文目当为文章或文集的辑目,而不是书目,《西游记》收入《淮贤文目》之中,并未收入《淮人书目》之中,收入文目之中的《西游记》,可能是一篇游记类的文章,而不是小说《西游记》。”后李安纲《新评新校西游记》(山西古籍出版社,)署作者为“无名氏”,是世纪惟一新版而不署吴承恩为作者的《西游记》。针对李安纲否定吴作说的论据,刘振农列举《吴承恩诗文集》中有关谈佛论道的诗文,认为吴承恩“对佛道二教皆有相当的接触了解”。蔡铁鹰则说吴“虽然也许早有写作动机,真正动笔完成却是在荆府任职期间,而且,写成后极可能是将书稿留在荆王府等待王府出资刊刻,或直接交给书商。这样,吴承恩卸任回乡后,手边并无书稿,不谈或少谈此书就很正常,陈文烛等人不提此书也就不足为怪”。又以天启《淮安府志》的著录距吴承恩生活的年代不过多年,以吴承恩“名震一时”的影响而论,这条著录应是相当可信的。进而引刘知几《史通杂述》中分小说为十流“八曰杂记„„求其怪物,有广异闻,若祖台《志怪》,干宝《搜神》、刘义庆《幽明》、刘叔敬《异苑》,此皆谓杂记也”的记载,以及清初褚人获《隋唐演义序》“昔人以通鉴为古今大帐薄,斯固然也。第既有总记之大帐薄,又当有杂记之小帐薄。此历代传志演义诸书所以不废于世也”来论证“杂记”也可能是小说,并谓《西游记》语言的韵类应属于淮海话,作者应是淮安人吴承恩。此外,对吴作说未作直接否定,而是有所怀疑或实际是否定的,有张乘健先生认为:“尽管吴承恩的著作权需进一步确证,但绝不可能出自道教徒之手。”还有陈洪先生指出,《西游记》的成书经历了一个全真化的过程,“最终成书于隆万之际某天才作家之手”。但是,在否定吴作说的学者中也陆续有人提出若干新说或新的猜测(详下)。五、“李春芳”说沈承庆认为,《西游记》的作者不是吴承恩,而是明嘉靖的”青词宰相”李春芳。他从世德堂本《新刻绣像大字官版西游记》卷首的“华阳洞天主人校”的“校”字入手,对比杨致和《西游记》和朱鼎臣《释厄传》两个版本之间增、删、改的故事情节变化及发展,论证小说的成书过程,理顺这个版本的出版顺序,结合其中所体现的佛、道、儒三家思想脉络,追根溯源论证《西游记》作者的阅历及身份。沈先生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运用自己专长的目录学、版本学、历史学、方志学等专业知识,旁征博引,仔细爬梳,考证出《西游记》一书与吴承恩毫无关系,真正作者应为明嘉靖时代的“青词宰相”李春芳。他的主要根据是,“吴承恩有诗《赠李石麓太史》,石麓为李春芳的号。李籍隶江苏兴化县,嘉靖年间状元及第,因善撰`青词'而累升宰辅。少时曾在江苏华阳洞读书,故又有号`华阳洞天主人'。曾受命总校《永乐大典》”。在《西游记》第回有一首诗:“缤纷瑞霭满天香,一座荒山倏被祥。虹流千载清河海,电绕长春赛禹汤。草木沾恩添秀色,野花得润有余芳。古来长者留遗迹,今喜明君降宝堂。”这首诗的第四、五、六、七四句,暗含“李春芳老人留迹”,与卷首“华阳洞天主人校”指的是“编撰《西游记》”之意。“吴承恩作有《西湖记》,《西游记》应为《西湖记》之误”。六、“陈元之”说陈元之说的提出是伴随着对”华阳洞天主人”的研究而出现的,年代以后,有些研究者在否邱、否吴的基础上,把作者人选的范围转向陈元之,重新审视华阳洞天主人、陈元之、作者三者的关系,提出陈元之即华阳洞天主人即作者三位一体的观点。首倡此说者为陈君谋,对之作了更深刻论述的是张锦池,但此说在提出新论的同时,廉旭、吴圣昔等都对此著有驳议。陈君谋认为“陈元之即华阳洞天主人,亦即百回本《西游记》作者”。首先他指出《西游记》的种著录中只有《徐氏红雨楼书》中所列《西游记》为百回本《西游记》。而此种《西游记》均与吴承恩无关。接着列出吴承恩著作的书录记载,通过对比《淮安府志》和《千顷堂书目》的著录情况,认为《千顷堂书目》中关于吴承恩著作的著录是目验过的,《淮安府志》的著录有误。《千顷堂书目》把吴承恩《西游记》列入“舆地类”是正确的,吴承恩《西游记》是游记性质的作品,不是百回本《西游记》。又从《西游记》的思想和风格入手以及对吴承恩的生平的研究,认为吴承恩不具备做小说《西游记》的条件。最后从陈元之背景研究入手,结合百回本的校者、作序者和作者三者的关系的推测,认为此三者实为一人即陈元之。张锦池认为“`五四'以来定吴承恩为《西游记》作者,是据鲁迅先生的一家之言”,“世德堂本不像成于谁某独力创作,而相承于谁某妙手改定”,“世德堂本的思想性质与杨本和朱本貌似神异,而与《焚书》异曲同工”,“《吴承恩诗文集》的思想和风格与世德堂本殊不类,孙悟空断非吴氏所期望的英雄”,最后指出“今见外证材料不能证明世德堂本为吴承恩作,此书最后改定者是华阳洞天主人”陈元之。廉旭针对陈文提出五点反对意见。一、“吴承恩没有游历的经历”,“不具备创作游记性质《西游记》的基本条件”。二、历史上张冠李戴的事情很多,《千顷堂书目》将吴承恩的《西游记》归入“舆地类”也可能是误载,“陈文仅凭《千顷堂书目》的记载即断定吴承恩的《西游记》为游记性质的作品令人感到依据不足”。三、作者受历史的局限,其思想十分错综复杂,要做全面考察。“陈文在论证吴承恩思想保守时,仅以吴承恩《二郎搜山图歌并序》中“致麟凤”三字为依据给吴承恩的思想定调子,有断章取义之嫌”。四、以蒲松龄为例,说明吴承恩虽热衷科举考试而又“功名未遂”,但仍然可以写出《西游记》。五、关于作者、校订者和作序者的关系,认为“校订者决非创作者,作序者也应为作者自己,很少有人直书序者姓名,多数冠以别号。陈文认为的`陈元之就是作者'恐怕也不是真名”。吴圣昔针对陈文的“臆断”,认为世德堂本之前有“前世本”,陈元之《序》中提到的“旧有叙”即编发在“前世本”上。“世本”不一定是初刻本。陈《序》说“不知其何人所为”不是指世德堂本,而是“前世本”,三个“或曰”也是指这部书。用三个“或曰”作“掩护”只能说明陈《序》作者的确不知道《西游记》的真正作者是谁世德堂是颇有影响的出版商,不可能冒充“王府所刻”世德堂所刻其他通俗小说皆署“绣谷唐氏世德堂校订(或“校定”“校梓”)”,如果校定者就可称为作者,那么其他通俗小说都是世德堂主人所作了“陈文举郑振铎、孙楷第之语,大概有借以隐指唐光禄可能就是陈元之即华阳洞天主人之意”,吴圣昔认为郑、孙二位所述是缺乏根据的,因为从陈《序》中实在看不出唐光禄即陈元之的任何蛛丝马迹。陈元之的《序》是可信的,“陈元之极有可能就是华洞天主人,但他不可能是《西游记》的作者”。七、“鲁府”说黄霖从现存明代万历以前的种百回本《西游记》卷首都有的署名为陈元之的序入手,认定《西游记》出自某藩王府。又据《古今书刻》著录知《西游记》有“鲁府”刊本的存在,和至今没有找到《西游记》与荆王府之间关系的相关记载等,断定《西游记》原刊应出自鲁府。又从隆、万年间的《古今书刻》已有著录、陈元之序有旧刊的情况看,《西游记》原刊出于嘉靖年间最合情理。而生活于嘉靖年间的鲁王主要有两个:端王观火定和恭王颐坦。接着又进一步推断陈元之序中的“壬辰”应是明嘉靖十一年而不是一个周甲之后的万历二十年,序中所称的“今”王即是到嘉靖二十八年才去世的鲁端王朱观火定,而不是他的儿子恭王朱颐坦。又通过对朱观火定父子的生活经历和思想作风的比较,提出“百回本小说《西游记》的原本很可能出自端王朱观(火定)时期的鲁王府”。周郢认为:“吴承恩与泰山之关系,尚需进一步求证而百回本《西游》最早刊于泰山附近,却是不争之事实。”“《西游记序》之`天潢何侯王之国'应系指鲁王府,故《西游记》实最早付刊于泰山南之鲁府。”“鲁府家族深受泰山文化之濡染,在其编订付刊《西游记》时,增入一些泰山地方色彩,亦未尝无此可能。”此论有助于“鲁府说”的成立。八“周府”说《开封日报》()《〈西游记〉的作者应是开封人》(未署作者名)一文指出,《古今书刻》著录的《西游记》无法证明就是小说,而明代盛于斯《休庵影语》(前已引)提及的周邸抄本以及据之翻刻的《西游记》确实是指小说《西游记》,《西游记》的最初抄本出自开封的周王府。又指出:“《西游记》一书,博大精深,作者不但对佛道有研究,而且对历史、对《易经》都有很深的造诣。作为《西游记》的作者,非得是一通儒不可。这个人既要生活在嘉靖、万历年间,又要是一博学多才之人,而且还要与周王府有关。”此人只能是朱睦(木挈)。《西游记》中描写开封大相国寺的来历、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只有朱睦(木挈)这样的“天潢贵胄”才能写出来。作者还认为书中的取经经历是周王流放云南的经历。“唐僧师徒途中多遇林木茂盛之山,又多见大河,只有从中原往西南去,才能有此景象。又经历各国,与中国语言相通,姓氏相同,这些国也不是西域诸国,只能是明代的诸藩国。”“《西游记》中好皇帝不多,但却有一个贤王玉华王。此王乃`天竺皇帝之宗室',`专敬僧道,重爱黎民',这只能理解为周王府的自我表白。”“《西游记》中还有许多开封方言,也可证明此书出于开封人之手。”九、“樊山王府”说张晓康认为《西游记》是一部“发心”之作,它的作者是个“发心”的群体。他认为“《西游记》是非一人之智力、精力、见识、体验所能为之的”。他将《西游记》划分为四大段,指出其中的山名“花果山”中的“花”字,人名“陈萼”中的“萼”字,地名“里社祠”中的“社”字连起来,正好是“花萼社”个字,认为“花萼社”是探求《西游记》的作者问题和重新认识《西游记》的新线索和依据。他指出,据《明史》载,花萼社乃明袭封樊山王府的(但未请封王号)朱载的的个儿子所结诗社名。若按陈元之序”出自王府”的思路推论,樊山王府的王爷载,以及位小王子和府中的其他读书人,是对在此之前已有的《西游记》进行再“发心”的创作者,百回本《西游记》应该出自这个藩王府的“花萼社”。又《西游记》取经人按“五行”称,而在明皇室宗亲中,只有樊山王府诸王的名字是严格按照“五行”之间相生说的顺序来排序的。故百回本《西游记》应出自樊山王府,其最后的编修写定者很可能就是樊山王府中的翊金氏。这与百回本《西游记》未署名的原因相符,与百回本《西游记》创作成书和传出王府的时间相符,也与《西游记》故事中美猴王属“金”的暗示相符,还与“花萼社”掌门人的身份相符。十、“史志经”说清代主吴承恩说者,有许多同时认为邱处机是最早的作者。如最早提出吴承恩说的吴玉,就说“意长春初有此记,至(吴承恩)先生乃为之通俗演义,如《三国志》本陈寿,而演义则称罗贯中也。书中多吾乡言,其出淮人手无疑”(吴玉《山阳志遗》卷)。后来的阮葵生亦曰:“按明郡志谓出自射阳手,射阳去修志未远,岂能以世俗通行之元人小说攘列己名或长春初有此记,射阳因而衍义。”(《茶余客话》卷)可见最初提出吴承恩说的人,实是以《西游记》为邱处机与吴承恩并为作者,而邱首创在先,吴演义在后,并未完全排除邱处机与小说《西游记》有关系。进入世纪以来,胡义成在邱处机说的基础上,认为《西游记》直接祖本《西游记(平话)》系邱祖高徒史志经弟子作,应将其与吴承恩并列为《西游记》的作者,“华阳洞天主人”即史志经弟子之称。“小说《西游记》的定稿者在隐去自己姓名的同时,又很可能有意把故事框架的最早制定者隐晦地标出。”他认为史志经弟子具备撰写《西(平话)》以阐教理的条件:其一,元朝统治者大力扶持全真龙门派并力促其传播,这给史氏弟子以《西(平话)》阐扬龙门派教理提供了最为适宜的大环境。其二,史志经到华山前后,全真龙门派在陕道士们与设在六盘山和西安的“安西王府”亲密关系更非同一般。保证了作为“道书”的《西(平话)》梓行播布。其三,虞氏生活在宗教气氛很浓的元代,不时为受宠的全真教张目,有据可查。作为文坛尊宿,他被龙门派道士乞求作序且允之,顺理成章。其四,《平话》产生前后,全真龙门派的独尊地位有所动摇,导致了《西(平话)》特殊宗教观的出现。另外,西游故事中的许多地名皆可在陇县龙门洞一带找到,如花果山水帘洞、瑶池、高老庄、火焰山的原型。十一、“久寓泰安”者说张宏梁、彭海与周郢都曾考论《西游记》与泰山的关系,指出《西游记》的创作与泰山有联系。最近,杜贵晨进一步考证了《西游记》与泰山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进而指出:“《西游记》的作者对泰山有着多面、立体、系统和深刻的了解,他绝非一般到过泰山的游客。”《西游记》中有不下次提及泰山,显示了作者的泰山情结“《西游记》第回孙悟空把金毛怪比喻为`东岳天齐手下把门的那个醮面金睛鬼',可见《西游记》作者一定到过泰山东岳庙即岱庙,对那里`把门'的神像有深刻印象”。从而结论说《西游记》作者“如果不是一位泰安人,也应该有久寓泰安的经历,否则,他就根本不可能如此自觉大量而又巧妙地笼泰山景观于笔端,创造出今本《西游记》`花果山'以至`天、地、人'三界的环境,乃至石猴出世的情节。”这一揭示为《西游记》作者问题的探讨提供了新的参照。此外,对《西游记》作者提出猜测的还有清末王韬,他认为:“《西游记》一书,出悟一子手。”悟一子即陈士斌,字允生。他是《西游真诠》的作者。其书有尤侗序,曾明确说:“今有悟一子陈君起而诠解之。”俞木越认为:“《千顷堂书目》,有僧宗泐《西游集》一卷。此书无传本。„„今俗有《西游记演义》,托之邱长春,不如托之宗泐,尚是释家本色。”但宗泐的时代尚早。本文以上综述各家之言为十一题,除其中“非吴承恩'论”无正面具体的主张之外,其他持论较为具体的约有十说。十说之中,除“`久寓泰安'者说”仅可资确定作者身份的参照之外,其他九说中“鲁府说”、“周府说”、“樊山王府说”实为“出今天潢何侯之国”说的具体化,而“史志经”说则是“邱长春”说的推衍,从而至今《西游记》作者论争根本的分歧,只在“出今天潢何侯之国”说、“邱长春”说、“吴承恩”说、“李春芳”说、“陈元之”说等家之间。而综述自难免有遗珠之憾,又引述甚略,但自信已可见以往四百年论争之大概,又可知其必将继续下去,一时难得共识。但从目前趋势看,以往几成共识的吴承恩说无疑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近年国内外持“非吴承恩”论者实已居参与讨论学者的多数,而诸新说的相继提出大大开拓了研究的思路与视野。尽管问题最后的解决还在未可知之数,但是,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学者们持续不断的努力,达成新共识的可能性将日益增长。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