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不合时宜的思想

不合时宜的思想.doc

不合时宜的思想

张秋碧 2018-02-11 评分 0 浏览量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不合时宜的思想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主题内容包含不合时宜的思想老魏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于前贤先哲的教诲既不能悠然心会于这个光怪世界又不会“诗意地”看待冷不丁就冒出扫兴话来语多怪诞意甚乖张姑妄听之。尾符等。

不合时宜的思想老魏是个彻头彻尾的俗人于前贤先哲的教诲既不能悠然心会于这个光怪世界又不会“诗意地”看待冷不丁就冒出扫兴话来语多怪诞意甚乖张姑妄听之。尾生之死尾生的故事差不多已经家喻户晓:这个古代的酸书生与美眉在桥下约会谁知道美眉没来洪水倒先来了。尾生于是死死抱住柱子至死没有离开那个约会地点。千百年来有人看到的是绝美的爱情有人看到的是一诺千金的诚信还有人看到的是矢志不渝的信念。但我要说:“以自己的生命为别人的失约买单这难道还不叫愚昧,~”情义之辩中国古人教人重义轻利的一句名言是“黄金如粪土情义值千金”。这事实上是告诉我们情义不是一般的粪土而是重量级的粪土一堆情义足足抵得上一千堆粪土。谁靠谁,中国人称颂领导人用得最顺溜的一句话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对此老魏颇多不解:有哪一次航行仅仅是靠舵手而不靠水手的,再进一步追问乘客买票上船舵手掌舵谋饭彼此扯平又能说是谁靠谁呢,照老魏说这“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发明者马屁虽然拍得别致但逻辑上却是颇为不堪的。站立与下跪“伟人之所以看起来伟大那是因为我们自己在跪着。”(这是马克思最欣赏的一句话。但马克思万万没想到他自己的站起居然引来了更多跪着仰望的人们这一场景对他来说实在是一种啼笑皆非的黑色幽默。)也许对于习惯于弯曲的膝盖而言站直才是最别扭的姿势对于聆听上谕圣训的耳朵而言镣铐的声响才是最美妙的音乐。伏尔泰说“就算没有上帝我们也要自己来创造一个”。而现在诸多文人和宣传家们努力的目标就是:就算圣主明君、伟人英雄、救世主们的纸冠已经被戳穿也要拼命将它们缝补得完美无缺。这样他们才有理由号召大家一齐来下跪颂圣。最大的学问孔子曾经感叹说颜回实在不是一个对我有所帮助的人啊因为他对我所讲的无不心悦诚服。孔圣人所要表达的是一个有所反思、质疑的学生才是真正有助于老师自身丰富的好学生。但让人困惑的是(即便是这样一个对老师毫无帮助的应声虫居然由孔子给安排了七十二贤人中之第二的显赫高位。)颜回英年早逝时孔子哀叹说:“天丧予~天丧予~”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奇怪了一个无助于自己的弟子之死何以让孔子认为是天在灭自己呢,后来在回答季康子的提问时孔子终于承认自己最偏爱的正是这个“非助我者”的颜回认为颜回死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弟子称得上是“好学”的了。也就是说作为老师和领导的孔子最看重的恰恰是颜回完全以自己之是非为是非的顺从而不是“助我者”的独立精神。怪不得朱熹和王阳明在揣测孔圣人的心思时说:老人家的话看起来充满了遗憾“其实乃深喜之。”这是不是最大的学问,(圣人尚且如此今天之领导、师长赏识和提拔那些毫无原则的盲目迎合者也就丝毫不奇怪了。在他们看来能够做到发自内心地迷信领导并且心悦诚服、陶醉其中这就是做人最大的学问啊。)鲍西亚式的智慧与恶行莎士比亚的名着《威尼斯商人》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充任法官的鲍西亚对夏洛克的刁难:按照夏洛克和安东尼奥的契约他有权获得安东尼奥胸口上的一磅肉但契约并没有允许取血因此在割肉的时候如果流下一滴血那么夏洛特的全部土地财产都要充公。而且割肉的时候必须是一磅不能多也不能少。一辈子精明奸诈的夏洛特只有干瞪眼了反过来还被以“谋害公民”的罪名剥夺了全部财产。别人从中看到的也许是鲍西亚的智慧但我看到的却是对法律精神的任意扭曲与故意曲解。与当事人有利害关系的鲍西亚出任法官本就违背了最基本的法律精神临时为契约赋予新的解释更是强盗逻辑因为割肉时会流血是不言而喻的内在条件在订约时双方都是预先知道的并不违背这契约的基本前提。再说夏洛特完全可以要求安东尼奥自己将肉割下来。之所以没有人指斥和痛恨鲍西亚是因为她的行为乃是以恶制恶。但一个社会如果容许甚至赞赏以恶制恶的话那么就很难保证下一次不会是以恶制善。(人类历史上多少假法律之名所行的罪恶其实都是鲍西亚思维的继承与延续。)我们应有的基本认识是:夏洛克的要求完全合乎契约精神毫无法律上的问题他的错误是道德层面的。他给世人的警示应该是:爱心促成善举而仇恨只会增加恶行。(这一警示事实上同样适用于鲍西亚她的所谓智慧未尝不是仇恨种子结出的恶行。)学问与办事袁世凯曾经不无得意地对外国人说:“张之洞是讲学问的我是不讲学问专门办事的。”“旷世怪物”辜鸿铭对此嗤之以鼻说:“除倒马桶外我不知道天下有何等事是无学问人可以办得好的。”辜鸿铭当然是书生之见“讲学问”的人其实是连倒马桶都做不好的所谓“书生买驴书纸三券”。更何况人家袁世凯的“办事”办的可不是一般的事而是政治大事。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越是大事越不需要“讲学问”越不能“讲学问”。所以才有“刘项原来不读书”这样的豪杰佳话。道理其实很简单“讲学问”的人习惯照本宣科认死理不活络恰恰是政治人物的大忌知识越多便不可避免地“越反动”。相比那些号召天下人读书学习“讲学问”的历朝帝王袁世凯倒是说了句大实话免得知识分子们自作多情地去做“采芹之献”以致闹出因文惹祸、因讲真理蒙羞的种种是非。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1积分

资料评分:

/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

举报
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