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pdf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pdf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pdf

上传者: bvjhkj 2012-12-05 评分 4.5 0 93 13 421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整理与研究”(ZD)以及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华文明探源符等。

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整理与研究”(ZD)以及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及其相关文物保护技术研究”课题“古代简牍保护与整理研究”(BAKB)的阶段性成果。北京大学藏秦简牍的入藏和整理得到冯燊均国学基金会的资助。年初北京大学得到香港冯燊均国学基金会捐赠入藏了一批从海外回归的珍贵秦简牍。本所随即成立课题小组对这批简牍进行清理保护和整理研究。目前全部简牍已经作了饱水状态下的加固保护并拍摄了彩色照片部分字迹模糊的简牍还摄取了红外影像。简牍缀连与文字释读已初步完成深入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尚待进行。为了尽快让学界了解这批宝贵资料的内容和价值现仅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简要介绍如下。这批简牍初入藏时被淤泥包裹黏为一束外覆黑色塑料膜。另有枚竹简和枚木牍散落在外置于另一容器中。经揭剥、清理共取得竹简枚(其中约枚为双面书写)、木简枚、木牍枚、竹牍枚、木觚枚。同时清理出的还有骰子枚、算筹根以及竹简残片若干。在简牍和其他遗物堆积的上、下及外侧发现有大小不一的竹篾编织物残片。推测这批简牍和算筹等物原先可能合置于一个竹笥内。简牍残存的编绳中还发现了人体寄生虫卵表明它应是出自墓葬。这批简牍的字体都是秦隶只有很小的一部分近于篆书。竹简中有两组表格形式的日历即秦汉简牍中常见的“质日”经考证应分别属于秦始皇三十一年(前年)和三十三年(前年)。此外一枚竹简的背面发现了“卅一年十月乙卯朔庚寅”的纪年虽然其中干支抄写有误但这一年仍可判定为秦始皇三十一年。根据以上情况并参考简牍内容可初步判断这批简牍的抄写年代大约在秦始皇时期。从竹简中《从政之经》及《道里书》之类的文献看来这批简牍的主人应是秦的地方官吏。此批简牍的出土地点不详。竹简卷四中的《道里书》主要记述江汉地区的水陆交通路线和里程其中所记水名都是今湖北境内的河流所见地名则大多在秦南郡范围内尤以安陆、江陵出现最多。考虑到以往出土秦简的墓葬主要集中在湖北云梦、荆州两地(即秦代的安陆和江陵)我们推测这批简牍也很可能出自今湖北省中部的江汉平原地区。北大藏秦简在进行室内揭剥清理时还保存着成卷的简册状态共有卷竹简。清理时年第期未作为“卷”来记录的少数零散竹木简牍现在也能根据其内容、形制结合清理记录推定它们原本所属的卷。现按照调整后的结果将北大秦简牍的概况登录于表一。表一所列竹简卷三、卷六、卷八和卷九均在简背发现了斜度不一的刻划痕迹木简卷甲则有数道交叉墨线可作为编连时复原简序的重要参考。现已对这些划线进行了测量有关数据及具体连接方式将来会在简牍的资料报告集中一并公布。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竹简卷四。它包含竹简枚构成了北大秦简中篇幅最长的一册。绝大多数竹简的正、背两面都写有文字共抄有段不同的文献。正面依次抄写《算书》甲篇、日书甲组、《制衣》和《算书》乙篇的开头背面接抄《算书》乙篇然后是医方、《道里书》、《禹九策》、《祓除》、日书乙组。这些文献的书体不尽一致(就目前观察至少有三种不同书体)非一次抄成。但同一面抄写的不同文献在衔接处有前后交错的现象正、背两面篇章的对应也很不整齐说明本卷不太可能是由几篇分别抄写的简文拼接而成。至于它是在同一简册中由不同抄手陆续抄写成的还是经过多次增写重编尚有待研究。无论如何在同一简册的正、背两面由不同书手先后抄写内容差异极大的多种文献这种现象在战国秦汉出土简册中实为罕见。它为了解古代简册制度研究简牍书籍的制作、流传和使用提供了新的资料。这批秦简牍的内涵十分丰富下面根据初步释读后所了解到的情况按照篇章的内容分类顺序逐一作扼要的介绍。《从政之经》属卷九共枚简有枚残半三道编绳。其内容与体例均近似于云梦睡虎地秦简《为吏之道》但未发现篇题故根据简文内容暂以《从政之经》为这部分简的题目。简文大致可分为六节其中四节分别讲为官吏者之自律、修身、宜忌及治民之术一节类似于字书的体例汇集了与官吏职责范围有关的字词。以上五节均分四栏书写末一节以《贤者》为题则是通栏书写阐述了从政尚贤的道理(图一)。《善女子之方》也在卷九共枚简编连在《从政之经》后。由简背划痕可知其首简与《从政之经》末简相连。少部分简下残缺失~字全篇现存约字。首简上端标有“”号但未见篇题。因文首言“凡善女子之方”如何如何而全篇内容也是在论述如何做“善女子”故暂以“善女子之方”为标题。文中言“善女子固自正”则“善女子”是称呼即美好、善良的女子。“方”有方法、规则、道理之意。“善女子之方”应是讲如何做一个善女子的规则。但文中又有“若子不善女子之方”则此处的“善”又含有“好好地做”的意思“不善女子之方”即不好好地遵守做善女子之规则。全篇文句多押韵以相连的若干句押某一韵多两句一韵亦有一句一韵者。文章论述夫妻之道曰“夫与妻如表與裏如陰與陽”但强调为妻者要“善衣(依)夫家以自爲光”要尊重其夫“雖與夫治勿敢疾當”要“屈身受令”。文章先从正面讲为人婦者如何在夫家“絜身正行”以使“居處安樂臣妾莫亡”。又从反面讲如果不遵守善女子之规则有种种不端之行为则会为夫家所嫌弃所不容“有妻如此孰能與居”。从文中所描述的情况不仅可借以了解秦官吏与士人家庭中妇女的地位亦可从一个侧面了解当时的伦理关系、道德观念以及基层社会生活的景象。此篇文章成文不晚于秦始皇时期比东汉时期班昭之《女诫》一文至少要早近三百年而班昭在《女诫》中所引《女宪》今已不得见所以这篇简文应是迄今所发现的我国古代最早专论女教的文章。数学文献简牍中与数学相关的文献占有很大比重共有竹简卷和“九九术”木牍方。竹简卷七的内容是田亩面积的计算卷八的形式与卷七相似除田亩面积外还增加了田租的计算。卷八有篇题“田书”应是这类书的专名。竹简卷三以及卷四的一部分主要内容是各种数学计算方法和例题的汇编与岳麓秦简《数》、张家山汉简《算数书》以及传世《九章算术》有很多相似之处。由于未发现篇题我们根据内容将其定名为《算书》。在卷四《算书》甲篇的开头还有一段长达余字的文章暂名为《鲁久次问数于陈起》内容是讨论数学的起源、作用与价值。这在已发现的古代数学文献中极为罕见对中国古代数学思想史的研究有重要意义。根据上文对北大秦简抄写年代的推测这批数学简牍与岳麓秦简《数》时代相近是目前所见出土秦汉数学简牍中数量最大的一批其内容有不少为前所未见不仅对于数学史研究有重大价值而且是重要的社会经济史资料(图二)。《道里书》抄写于竹简卷四背面中部共枚简。原无篇题据其内容定名为《道里书》。此书主要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年第期记录了江汉地区的水陆交通路线和里程。每简分上下两栏书写分别自右向左横读其形式一般为“某地至某地里”对里程的记载甚至详尽到“步”。一栏之内的地名往往前后相连如“甲至乙”、“乙至丙”、“丙至丁”形成链条状的交通线。所记地名大多位于秦南郡范围内其中县一级的有江陵、安陆、销、鄢、競陵、孱陵等以安陆、江陵两地出现最多还有大量不见于传世文献的乡、亭等小地名。另有很多称为“津”、“内(汭)”或“口”(指两水交汇处)的地名一望可知是古代的交通要冲。篇首的几枚竹简还记录了江汉流域水路交通的航道里程以及不同季节“重船”(即装载货物的船)、“空船”分别逆水上行和顺水下行的日行里数。《道里书》是目前关于战国末期至秦代江汉地区行政区划和交通状况最为详尽的记录对于长江中游历史地理的研究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制衣》共枚简抄于卷四正面接近卷尾处。其第一、二枚简的头端分别写有“折”、“衣”字。“折”通“制”“折衣”即“制衣”是本篇篇题。本篇详细记录了各种服装的形制、尺寸和剪裁、制作方法种类包括大襦、小襦、大衣、中衣、小衣、裙、袭、袴等。篇末有“此黄寄裚(製)述(術)也”一句。“裚”同“製”即裁衣“黄寄”应是制衣工匠名。据此可知本篇应是黄寄所传授的制衣之术。记载汉以前工艺、技术的书无论在传世文献还是出土简帛中都极为罕见。《制衣》一书的发现不仅对上古服饰研究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而且也是秦代工艺技术书的一个珍贵样本。《公子从军》共枚简属卷一其中完整简枚余均有不同程度的残缺。两道编绳长约厘米即当时的一尺。完整的简每枚有~字不等经红外摄影可知全篇现存约字。篇名未见。从初步识读的简文内容看是以一名“牽”的女子向“公子”陈述之口吻讲她与“公子”之间的情感纠葛。文中记其送“公子從軍”故暂以此为篇名。在文中牵表达了对从军之公子深切的思念之情同时又指责“公子”对她挚爱情感之淡漠“牽非敢必朢公子之愛牽直爲公子不仁也”。文章颇富文学意味多次引用诗句以述其情如“南山有鳥北山直羅”(唐陆广微《吴地记》引《越绝书》文有诗句曰:“南山有鸟北山张罗。”今本《越绝书》无)以及“有蟲其蜚翹其羽”“朝樹梌樟夕楬其英”等已佚的诗句。所以此篇文章应是一篇失传的战国晚期的文学作品这在传世的与近年来出土的秦人文献中是极为罕见的殊为可贵。《隐书》木简卷乙为《隐书》共枚其中一枚背面题“此隱書也”字。结合内容来看该书应即《汉书艺文志》“诗赋略”著录的《隐书》一类。饮酒歌诗简中还有一组民间的歌谣从内容看应是饮酒时所唱的按照《汉书艺文志》的分类法当属“歌诗”。木牍W和竹牍Z各有一首木牍M写有两首其一作:不醉非江漢殹。醉不歸夜未半殹。趣趣駕雞未鳴殹天未旦。歌中劝人畅饮语言生动充满情趣。与此相关这批秦简中还混有一枚行酒用的骰子。共有个三角面分別写有“不”、“自”、“左”、“右”、“千秋”、“百嘗”为后世酒令之滥觞。这些文物当为简的主人生前饮酒作乐所用生动地展现了当时社会生活中自在欢快的一面。《泰原有死者》为枚木牍拈篇首语命名为《泰原有死者》其文是讲死者复生后从死者喜恶的角度论述丧祭宜忌。它的内容可与天水放马滩秦简《志怪故事》相联系反映出当时的生死观念是一篇非常难得的文献(图三)。数术方技类文献简牍中的数术文献共有余枚竹木简多牍。按照内容可以分为质日、日书、数占和祠祝书四大类。质日有竹简卷〇和卷五两组日书类文献包括竹简卷二的全部和卷四中的一小部分数占书有卷四中的《禹九策》一篇祠祝类书则见于竹简卷四、卷六和木简卷甲中。另外还有一批数量不小的医方共余枚按照《汉书艺文志》的分类可归入“方技”。其中数占《禹九策》、祠祝书和医方中的绝大部分内容为前所未见极具价值(图四)。记账文书此外还有一批记账文书性质的文献。《作钱》木牍W两面书写一面书写有“作”应得工钱的总额及每月得钱统计一面是逐次领取的记录。第一面书有:“以正月辛丑六日初作尽四月壬戌十七日。”据此推算是年二月丁未朔四月丙午朔与张培瑜编《秦王政元年到秦亡朔闰表》中秦始皇三十二年的历朔相合。另外木牍M、木觚M及两枚竹牍Z、Z的内容也大致是工作和收入的记录。这类秦代的经济文书此前罕有发现是了解当时生产关系、物价水平和数学应用情况的宝贵实物资料也有助于认识这批竹简原主人的身份。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数量可观内容涉及秦代政治、地理、社会经济、文学、数学、医学、历法、方术、民间信仰等诸多领域内涵之丰富在出土秦简中实属罕见。其中《善女子之方》、《制衣》、《禹九策》、饮酒歌诗等大量内容前所未见另外一些如类似《为吏之道》的《从政之经》等则可补充深化对同类题材出土文献的认识。北大秦简中没有发现成篇的“六艺”、“诸子”等经典文献符合秦代社会文化的普遍状况但其内容与以往发现的秦简牍相比则更为丰富多样而且具有鲜明的特色。尤其是文学作品和大量反映社会生活、民间信仰的文献展示出当时基层社会丰富多彩的一面使我们对战国晚期至秦代社会文化的认识大为丰富和扩展。相信随着整理、研究工作的深入这批珍贵的简牍文献会为我们提供更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图一《从政之经》部分竹简年第期图二数学文献部分竹简图三《泰原有死者》木牍及红外照片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年第期图四数术方技类文献部分竹木简北京大学藏秦简牍概述AGeneralSurveyoftheBambooandWoodSlipsoftheQinDynastyCollectedbyPekingUniversityInstituteforExcavatedTextResearchofPekingUniversityIntheyearPekingUniversityobtainedacollectionofbambooslipsoftheQingdynastybydonationfromabroadBasedoncatalogingandexaminationofthetextvolumesofbambooslipsvolumesofwoodslipsalongwithassortedadditionalwoodenandbambootabletsandawoodencupwererecoveredtotallingobjectsTheseslipswerelikelywrittenduringthereignofEmperorQinshihuangunearthedfromtombsintheJianghanPlainMostofthedocumentsarebooksincludingpoliticsgeographysocialeconomyliteraturemathematicsmedicinecalendarmagicandfolkbeliefsoftheQindynastySucharichcontentisveryrareinslipsoftheQindynastyfoundbeforethis的历史信息有力地推动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社会经济、思想文化、科学技术等领域的研究。执笔:朱凤瀚韩巍陈侃理简牍入藏状态及清理、保护和科技检测的具体情况详见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北京大学藏秦简牍室内发掘清理简报》《文物》本期。陈侃理《北大秦简中的方术书》《文物》本期。乙卯朔之月无庚寅日。查张培瑜编《秦王政元年到秦亡朔闰表》(《根据新出历日简牍试论秦和汉初的历法》表九第~页《中原文物》年第期)秦始皇三十一年(前年)十月为乙酉朔。我们推测或许因为次月为乙卯朔致使书写者将“乙酉”误写为“乙卯”。这里所说的“卷”是指竹简编连为一册后所形成的卷与现在根据内容所分的卷含义有别。因根据文字内容作过调整本表中各卷的简数与《简报》所载发掘时的记录已有不同而且随着整理过程的进展可能还会有小幅变化请留意。另表中的长、宽均指完整简牍在饱水状态下的测量长度。北大秦简背面存在划痕的现象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级本科生孙沛阳同学参与清理时发现的。他还注意到包山楚简和上博楚简的简背也存在类似划痕或墨线并已撰文论述见孙沛阳《简册背划线初探》《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第四辑第~页上海古籍出版社年我们也曾在介绍北大汉简的背面划痕时简要讨论了划痕的规律特征和性质作用并指出其在简序复原中的参考价值。参看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概说》《文物》年第期。此形符号亦见于睡虎地秦简《日书》简二四背为《诘》篇第一简整理者认为可能是一种表示自此即向左阅读的标记。见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编《睡虎地秦墓竹简》第页文物出版社年。(责任编辑:李缙云)

精彩专题

职业精品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10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