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0600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

0600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doc

0600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

张谦道
2017-12-2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0600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doc》,可适用于职业岗位领域

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首发)刘钊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近年来随着出土竹简资料井喷式地面世学术界大有应接不暇之感。人们见猎心喜兴奋点不断转移急于适应不断带给人震撼的新资料。相比之下对有关旧资料的研究则显得相对冷清。其实我们对许多旧资料的研究还远远没有达到透彻的程度还需要不断地加以品味和咀嚼这样才能得到更为真切的体味。因为参与《马王堆汉墓简帛集成》编纂工作的原因作者对马王堆帛书中的部分医书又重新校读了一遍以下就是在校读《杂疗方》过程中写成的几条札记现在呈献于学术界以求得到指正。一《杂疗方》第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内加及约,取空垒二斗,父,,且,咀,,段之,成汁,若美醯二斗渍之。四去其掌。取桃毛二升,入中挠。取善【布】二尺,渍中,阴乾,五布。即用,用布抿,,揗中身及前,举而去之六。这一释文为后来其它的研究论著所沿用从无不同。这一段文意并不难懂只是文中“去其掌”的“掌”字颇为费解。马继兴说:“掌:本义为手心。《说文•手部》:‘掌手中也。’《增韵》:‘掌手心也谓指本也。’又引伸为动物之脚掌。如《孟子•告子上》:‘熊掌亦我所欲也。’此处所说‘去其掌’似即指此。”按马说非是。帛书此段讲到的药都是植物类药物并没有动物即使“掌”可以指“本”可植物的根可以称为“掌”却闻所未闻。其实所谓的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掌”字是个误释这个字作如下之形:自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释为“掌”后所有相关著作皆延续其误。细审其形体既不从“尚”也不从“手”其上实从“艹”作下从“宰”字应该释为“”。“”字见于《说文》训为“羹菜”按之文意不合。“”在此应读为“滓”。“去其(滓)”即去掉药汁中的渣滓的意思。古代医书中常有“去其滓”或“去滓”的说法如《黄帝内经灵枢邪客第七十一》:“伯高曰:其汤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和《养生方》中也皆有“去其宰(滓)”的说法可资比较。二《杂疗方》第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欲止之,取黍米泔若流水,以洒之。七文中“洒”写作“”。字从“水”从“”不从“西”。秦汉时期的“西”字从不写成“”形而“”正是“思”字和“细”字所从的“囟”。所以“”字应该释为“”。《说文》:“水。出汝南新郪入颍从水囟声。”《马王堆汉简帛文字编》“洒”字下收有五个形体:只有第一个形体从“西”应直接释为“洒”而其它四个形体则都应该释为“”。“”字见于《阴阳十一脉灸经》用为“洒洒病寒”的“洒”与帛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书中的“”字用法不同。“”字在帛书中应该读为“洗”。古音“”、“洗”皆在心纽脂部可以相通。以往皆释“”为“洒”训为“洗涤”。虽然“洗”、“洒”音义皆近但是从历代医方看凡是与马王堆帛书中“”字在相同或类似语境中用法相同的词都是用“洗”从不用“洒”可见以往将“”释为“洒”训为“洗涤”是错误的字应该释为“”读为“洗”。马王堆帛书中的其它“”字也都应该读为“洗”。當然“”字也有可能本来就是“洗”字的异体或初文后来用为水名只是假借如此“”用为“洗”就不存在假借的问题了。三《杂疗方》残片作:其中“”右上微残以往无人考释。其实这个字从人从犬应该释为“伏”。残片文字应释为“伏饭中五日”。《杂疗方》第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内加,取春鸟卵,卵入桑枝中,烝,蒸,之,黍中食之。卵壹决,吷,,【勿】多食,多【食】八文中“黍”字前原释文加“”号以为缺文。从照片看缺文该字作:字上部有残缺。从残存笔划看左旁似从“人”右旁似从“犮”。古文字中从“犮”与从“犬”每每可以相通我们认为这个字也有是“伏”字异体的可能存疑待考。“伏黍中食之”一段是说将春天的鸟蛋放在桑枝汁中蒸熟然后埋在黄米饭中吃掉。“伏饭中”与“伏黍中”说法相同。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四《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内加,取谷汁一斗,渍善白布二尺,烝,蒸,,尽汁,善臧,藏,丣,留,用。用布揾中身,【举】,去之。一一文中“用”字有重文符号原皆属上读为“善臧(藏)丣(留)用”。按此断句非是。“用”字应属下另读读作“善臧(藏)丣(留)。用用布揾中身【举】去之。”其中“藏留”为一词并不是“藏留用”为一词或“善藏”为一词、“留用”为一词。秦汉以前未见有“留用”的说法也可以证明不能将“留”和“用”连为一词。《杂疗方》行中有“即用用布抿()揗中身及前举而去之”的说法“用”字也带重文号与“用用布揾中身【举】去之”中的“用”字用法相同正可比照。又《杂疗方》行有:“为为小囊入前中如食间去之”的话此“为”字也带重文号用法与上举两例“用”字相同。五《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内加,取犬肝,置入蠭,蜂,房,旁令蠭,蜂,之,阅十余房。冶陵一升,渍美醯一二一参中,【五】宿,去陵。因取禹熏、各三指大最,撮,一,与肝并入酰中,再以善絮尽一三醯,善臧,藏,筒中,勿令歇。用之以一四缠中身,举,【去之】。一五关于方中“犬肝”一味药之效用诸家解释皆不够清楚。今按《医心方》卷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二十八引《洞玄子》“长阴方”中有“以和正月白犬肝汁涂阴上三度平旦新汲水洗却即长三寸极验”的话与该方药用正相合。“置入蠭(蜂)房旁令蠭(蜂)之”一句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注释谓:“旁四面。”其它诸家注释也都理解为让蜂遍螫犬肝的四面。按此说非是。旁字应属上读“置入蠭(蜂)房旁”是说将犬肝放到蜂房里的一边令蜂螫之。这里的蜂房是指人工饲养蜜蜂的蜂房里边有相当的空间故可以将犬肝放入。马继兴《马王堆古医书考释》虽然仍将“旁”字属下但语译这段话为“把狗肝放到蜂房的周围”却是基本正确的。又“再以善絮尽酰”一句“絮”字下从图版看十三似有一“一”字暂补于此以待进一步考证。六《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约,取桂、乾姜各一,蕃石二,蕉【荚】三,皆冶,合。以丝缯裹之,大如指,入前中,智,知,。一八而出之一九这一释文为后来其它的研究论著所沿用从无不同。今按文中“丝缯”的“丝”字作如下之形:以往皆释为“丝”。马继兴还解释“丝缯”为“丝绸制品”按其说非是。仔细辨认会发现这个字不是“丝”字而是“疏”字。马王堆帛书《老子》甲本“疏”字作:字从其轮廓看显然与字为一字字也应该释为“疏”。“疏缯”就是织得比较稀疏的缯。古书中有“疏衰”、“疏布”、“疏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巾”“疏”字用法相同。用“疏缯”裹药是为了让药液更容易渗滤出来。七《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美醯,食,先来不过三食三五该部分照片局部如下:从照片看“醯”字下之缺文应是“汁”字可以补出。又“不过三食”的“不”字前之缺文极有可能就是“所”字存疑待考。八《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字者已,即以流水及井水清者,孰洒,濣,其包,胞,,孰捉,令毋,无,汁,以故瓦甗毋,无,無,芜,者盛,善四一密盖以瓦瓯,令虫勿能入,狸,埋,清地阳处久见日所。使婴儿良心智,好色,少病。四二文中“以故瓦甗毋(无)無(芜)者盛”中的“無”字作: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从照片看该字从结构到轮廓无论如何都不会是“無”字。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该字结构为从水从聿其实就是“津”字。“津”字义为潮气、水汽、湿气。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养羊》:“若旧瓶已曾卧酪者每卧酪时辄须灰火中烧瓶令津出。”缪启愉校释:“‘令津出’使瓦瓶中所含水气渗出。”《中国谚语资料农谚》:“蛇过道水瓮津。”帛书“以故瓦甗毋(無)津者盛”一句意思是说将胞衣装到没有湿气的旧陶甗里。又文中“狸(埋)清地阳处久见日所”一句中的“清地”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读为“静地”周一谋、萧佐桃将“静地”之“静”理解为“僻静”马继兴亦读“清地”为“静地”谓“静”为“干净整洁”。今按:清字不必读为“静”如其读“静”还不如读“净”。“清”字自有“洁净”之意。《文选张衡〈东京赋〉》:“京室密清罔有不韪。”薛综注:“清絜也。”《论语公冶长》:“子曰清矣。”皇侃疏:“清清洁也。”九《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来到蜮名曰女罗,委之柧柜五八羿使子毋徒,令蜮毋射六。五九该部分照片局部如下: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从照片看“之柧柜”前一字缺文应该就是“床”字应补。“柧柜”应该是指“床”的某一部位。仰天湖楚简八号简有“策柜”之文“策柜”《望山楚简》一书疑当读为“箦虡”谓指“床箦所用之几”可以参考。“羿使子毋”前的一个缺文从照片看就是“令”字应补。又“羿使子毋”后的缺文也可以从文意推定补出一个“射”字。又揣测文意该文似有将蜮视为“羿”之子的意思。蜮和下文提到的、蚑、蠭(蜂)、斯五兄弟似乎都被视为后羿之子。这是我们以往不知道的新知识。十《杂疗方》行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释文如下:即不幸为蜮虫蛇蠭,蜂,射者,祝,唾之三,以其射者之名名之,曰,“某,女,汝,弟兄五六七人,某索智,知,其名,而处水者为,而处土者为蚑,栖木者为蠭,蜂,、斯,蜚,飞,六八而之荆南者为蜮。而晋未,壐,尔,,教,为宗孙。某贼,壐,尔,不使某之病已六九且复。七文中“壐(尔)(教)为宗孙”一句中的所谓“”字作: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细审形体字左边所从为“女”字非“爻”字右边不从“攴”旁而是从“”。“”字乃“拿”字的前身“拏”的表意初文。拏、奴音近把“奴”写作从“”是把表意偏旁改成形近的音符。在战国和秦汉文字中“奴”字大部分还都是写成从“”作的如《战国文字编》和《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中所收的如下奴字:高奴权六年上郡守戈秦印廿五年上郡守戈睡虎地秦简马王堆帛书《老子》乙本满城汉墓铜镫马王堆帛书《相马经》流沙简汉印所以上揭《杂疗方》中的“”字只能是“奴”字绝不会是“教”字。不过“壐(尔)奴为宗孙”一句的句意该如何解释笔者还没有确定的意见。十一《杂疗方》残片作:以往无人考释可作释文如下:魚,腦,石〓,,,脂等冶其中“魚(腦)”两字较为重要。传统医方中有“鲤鱼脑”一味药见于《普济方》、《外台秘要》、《医方类聚》、《医心方》等医书。因帛书“鱼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論文鏈接:educnSrcShowaspSrcID=脑”前有缺文不知是否即是“鲤鱼脑”。民国时期佚名著《男女特效良方》中有《治女人阴疮方》谓“紫葳为末用鲤鱼脑或胆调搽之效。”可资参考。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文物出版社年。马继兴《马王堆古医书考释》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年第页。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文物出版社年“释文注释”第页。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编《马王堆汉墓帛书》〔肆〕文物出版社年“释文注释”第页。周一谋、萧佐桃《马王堆医书考注》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年第页。马继兴《马王堆古医书考释》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年第页。李家浩《仰天湖楚简剩义》《简帛》(第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第页。此为裘锡圭先生的说法。见陈剑《柞伯簋铭补释》载《甲骨金文考释论集》线装书局年第页。收稿日期:年月日發佈日期:年月日頁碼: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0600马王堆汉墓帛书杂疗方校释札记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