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傅青主医方精要.pdf

傅青主医方精要.pdf

傅青主医方精要.pdf

上传者: ncxnyj 2012-11-20 评分 5 0 165 23 751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傅青主医方精要pdf》,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傅青主医方精要许秀兰主编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书名:傅青主医方精要作者:许秀兰主编出版社: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时间:书号:ISBNR定价:前言中国医药符等。

傅青主医方精要许秀兰主编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书名:傅青主医方精要作者:许秀兰主编出版社: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时间:书号:ISBNR定价:前言中国医药学有着数千年的悠久历史,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积累了极其丰富的宝贵经验。躬亲病榻、救死扶伤而创造了实际医疗经验的无非是医家积腋聚沙、条分缕析而升华出医学理论的无非是医著医家孜孜以求、医著谆谆以教的归结点,无非是遣疾疗疴的效验医方。名医撰医著,医著载医方,源远流长,浩如烟海。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中医药从基础到临床,从宏观到微观,运用现代科学方法和手段的研究工作,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欲求掌握,实非易事。因此,名医医方精要、现代应用研究的方书佳作,是广大医务人员的渴望要求。为了更好地应用已经成熟的先进经验,提高医学诊疗水平,进一步推动中医药学术的发展,我们组织编写了《医方精要系列》丛书。本书为丛书之一,首先列出傅青主在《傅青主女科》一书中载述的有效方剂,将建国以后众多医家应用傅青主医方治病的经验,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搜集整理,基本囊括了近年来的临床治疗经验和科学研究成果。本书的特点是:一方多病,辨证加减,古方今用,推陈出新,有利于临床医生掌握多种方法,提高诊疗水平。文献辑录,条分缕析,选方取舍,详略适中,有利于教学老师丰富临床经验,提高授课效果。内容丰富,系统全面,汇集共性,突出成果,有利于科研人员通晓研究进展,捷登科学高峰。傅青主医方精要本书能够为中医学的临床、教学、科研提供帮助和方便,既为登堂入室的门径,也做登峰造极的阶梯。由于作者水平所限,书中不当之处在所难免,希望广大读者批评指正。康锁彬医方精要系列目录第一部分精通医儒,鄙视仕途,明末清初名医傅青主()一、生平里籍()二、医学著述()三、学术思想()四、后世影响()五、现代研究()第二部分傅青主医方今用()一、完带汤()二、生化汤()三、两地汤()四、加味四物汤()五、固本止崩汤()六、易黄汤()七、益经汤()八、温脐化湿汤()九、健固汤()十、加减逍遥散()十一、宣郁通经汤()十二、定经汤()十三、逐瘀止血汤()十四、安老汤()傅青主医方精要十五、顺经汤()十六、顺经两安汤()十七、平肝开郁止血汤()十八、助气补漏汤()十九、利火汤()二十、温经摄血汤()二十一、助仙丹()二十二、解郁汤()二十三、安奠二天汤()二十四、通乳丹()二十五、清肝止淋汤()二十六、加减当归补血汤()二十七、清海丸()二十八、调肝汤()二十九、引精止血汤()三十、清经散()三十一、顺肝益气汤()三十二、开郁种玉汤()三十三、送子丹()三十四、养精种玉汤()三十五、疗儿散()三十六、转天汤()三十七、黄芪补气汤()第三部分傅青主经验医方辑录()一、肠宁汤()二、固气汤()三、息焚安胎汤()四、引气归血汤()医方精要系列五、舒气散()六、援土固胎汤()七、理气散瘀汤()八、救败求生汤()九、补气解晕汤()十、固气填精汤()十一、救损安胎汤()十二、收膜汤()十三、通肝生乳汤()十四、完胞饮()十五、利气泄火汤()十六、温肾止呕汤()十七、润燥安胎汤()十八、降子汤()十九、转气汤()二十、补气升肠饮()二十一、救脱活母汤()二十二、两收汤()二十三、扶气止啼汤()参考文献()傅青主医方精要第一部分精通医儒,鄙视仕途,明末清初名医傅青主一、生平里籍傅山为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医学家、文学家、书法家。傅山,初名鼎臣,原字青竹,后改为山,字青主,别号颇多,诸如:公他、公之他、朱衣道人、石道人、啬庐、侨黄、侨松、真山、油翁、丹崖翁等个之多。生于公元前年(明万历三十五年丁未,亦有记载为明万历三十四年,即公元年),卒于公元年(清康熙二十三年甲子),终年岁。祖籍山西大同,后移居太原阳曲(现太原北郊)西村,傅山就出生在这里。傅山世出官宦书香之家,先祖连续七八代有治诸子或《左传》、《汉书》,卓然成家者,曾祖傅朝宣曾为文化府仪宾、承务郎。曾有传说,在古戏“拉郎配”中的被拉之郎书生李玉的原形,即为其曾祖父傅朝宣,身居权贵,傅朝宣饱受皇家贵族的欺侮与羞辱,有学者认为,这对傅山一生鄙视贵人、鄙视名利、反对暴政、反对专制以及叛逆性格的形成有相当的影响。祖父傅霖出身进士,官拜山东参议、辽海兵备,颇有政绩。其父傅子谟终生不仕,精于治学,精通中医,成了书香门第。傅山兄弟三人,兄名庚,弟名止,傅山行二,人称傅二爷。傅山之子名眉,字寿髦,号守丹道人,爱国学者,幼承庭训,儒医俱佳,文武双全,傅青主医方精要熟读兵法,能骑射,擅长枪。明亡后,与父隐居于乡,每日出樵,与父一起卖药四方,共挽一车,继父志。傅山所处的年代为明代的后年、清代的前年,处在一个动荡的年代。自幼聪颖好学,幼时习儒,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博闻强记,读书数遍,即能背诵岁时以神童获博士弟子员(秀才)第一名岁补廪生,认为科举无裨于国计民生,反对当时实行“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而改学经史、百家、方技、歧黄等书。他天资聪颖,敏学多思,所以通经史佛道、诸子百家,并擅长诗文、书画、金石崇祯九年(公元年),岁,就读于三立书院,深得山西提学袁继咸的器重。以优异成绩被山西提学袁继咸成立的“三立书院”选入,傅山的才学亦深得袁氏的赏识,为其得意门生之一。袁氏为人耿直,治学严谨,极重于文章气节的教育,深受大家的爱戴,也对傅山影响颇深。袁继咸因正直敢言,不畏权贵,得罪宦官权贵魏忠贤之流,被捏造罪名,陷害入狱,傅山为袁鸣不平,联合薛宗周等百余名人员,赴京联名上书为袁请愿,他带领众生员散发传单,并两次出庭做证。经过艰苦努力,终于使袁继咸冤案得以昭雪。此举,使傅山名声大震,被誉为“山石义士”。袁案结束后,他无意官场仕途,返回太原。崇祯十四年(公元年),时年岁的傅山感染流行瘟疫,他医久治不愈,由此开始发奋钻研医学,傅山寻城西北一所寺庙(有记载为太原西北郊崛山的“青羊庵”),辟为书斋,悉心博极群书,除经、子、史、集外,甚至连佛经、道经都精心阅读,掌握了丰富的理论知识。明朝后期如同历代王朝一样,土地大量的集中和兼并在官僚贵族手中,使农民倍受剥削和压迫,繁重的赋役,加上连年的灾荒,迫使农民不断起义。公元年月,李自成领导了农民起义,率领农民攻下了北京,推翻了明朝的统治,其后,由于李自成等农民领袖轻敌麻痹以及骄傲享乐等思想的滋长,满族贵族医方精要系列统治者,勾结汉族官僚吴三桂,出兵入关,镇压了农民起义,趁机于同年月攻入北京,建立了封建专制的满清王朝。傅山久居山西,直接感受到了中原战乱、民族斗争给百姓造成从精神信念到衣食住行各个方面的切肤之痛。异军入主中原,取代了明王朝近三百年的汉族统治,一大批主张反清复明的义士,不向清政府屈服,蓄谋“还我河山”,体现了强烈的民族气节。傅山一生目睹了明亡清盛的过程,在这一阶段的政治变革中,体现出很强的民族气节,在国家民族濒于动乱危亡之际,置个人的升迁荣辱于不顾,积极参与秘密活动,可以说,反清复明的主张贯穿了他的一生,也影响了他的一生。崇祯十七年(公元年),明亡之后,时年岁的傅山闻讯写下“哭国书难著,依亲命苟逃”的悲痛诗句。为表示对清廷剃发的反抗,他拜受阳五峰山道士郭静中为师,出家为道,道号“真山”。因身着红色道袍,遂字号“朱衣道人”,别号“石道人”。朱衣者,朱姓之衣,暗含对亡明的怀念石道者,如石之坚,意示绝不向清朝屈服,可见傅山出家并非出自本愿,而是籍此做为自己忠君爱国、抗清复明的寄托和掩护。正可谓“黄冠做佛阁,高吟诸葛书”,“扫荡蠢非类,谁曰非义人”,并开始行医。顺治十一年(公元年),清军入关建都北京之初,时年岁的傅山渴望南明王朝日夜强大,与太原反清义士秘密策划,积蓄力量,初定于顺治十一年(公元年)月日武装起义,向北发展势力。但因反清活动暴露,傅山被捕,关在太原监狱。羁拘期间,倍受酷刑,但始终否认与起义有关,经多方援救,于次年出狱。出狱后,居住在太原家中养病。顺治十四年,傅山南下江淮察看反清形势,清朝的强盛,使其感到复明无望,遂隐居回太原城郊僻壤,但仍积极从事反清活动,同时潜心钻研佛学诸子康熙十七年(公元年),清政府为巩固其政权,防止汉族的反抗,即出于政治目的,对汉族士大夫拉拢收买,特傅青主医方精要设“博学鸿词”科,召集天下学士。地方官吏因傅山学识声望,而举荐朝廷,岁的傅山却称病推辞,后被强行招往北京,傅山仍称病拒不应试。康熙无奈,授予“中书舍人”,对此,傅山并不接受,自称为民,朝廷于康熙十八年放他归乡,傅山在政治抱负无法实现时,专心读书、行医、著书、作画康熙二十三年(公元年),傅山爱子傅眉先老父之前去世,给年逾古稀的傅山以致命打击,不久便撒手人寰,时年岁。临终遗嘱,“以朱衣黄冠入殓”,葬于太原西山。傅山是明末清初颇有声望的一位学者、医家、民族义士。梁启超对他的评价极高,将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颜元及傅青主尊为“清初六大师”。曾有人这样评论傅山,“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人。”可见,傅山“尚志高风,介然如石”的人品是有口皆碑的。二、医学著述(一)有关文献记载傅山医学著作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中国医籍通考》第三卷记载()《产科全集》()《傅青主女科》卷()《女科仙方》卷()《女科全集》()《女科良方》卷(内容同《女科仙方》)()《产科四十三症》()《女科摘要》(为《妇科仙方》别名)()《生化篇》(陆懋修校)医方精要系列王云凯主编《中国名医名著名方》记载()《大小诸证方论》()《医学手稿》()《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氏幼科》(二)有关傅氏医学著作的真伪关于《傅青主女科》的作者的考证,有两点意见:一是傅氏所著,二是出自陈士铎《辨证录》。陈士铎系清代医家,浙江山阴人,幼年家贫,长年习医,读医书几十年,晚年在燕市(北京)经吕子道人(抗清志士)介绍,拜傅山为师。确认为出自傅氏手笔的著作()《简明中医词典》中记载:“《傅青主女科》清傅山撰,约成书于世纪,初刊于年。其合刊本名《女科产后编》,或《傅氏女科全集》。”()何高民编著的《傅青主女科校释》中记载:“尚有《傅徵君男女科》,乃汾洲田嵩峻于光绪十二年刊于湖南,全书题名为《徵君全书》,其中,《傅青主女科》即祁尔诚刻本的重刊,《傅青主男科》即王道平刻本的重刊。”山西省图书馆珍藏的傅青主《大小诸方论》抄本,序言乃顾炎武于康熙十二年写,序中说:“予友傅青主先生手著《女科》一卷、《小儿科》一卷、《男妇杂证》一卷,诚医林不可不有之书。”认为《傅青主女科》是傅山的医学著作,依据如下:山西省博物馆保存有一部珍贵的《医学手稿》,署名为“松桥老人傅山稿”,系清初竹纸,经故宫博物馆专家鉴定,确系傅山的遗墨,内容与傅氏女科的调经部分相同,于年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山西省图书馆珍藏的傅青主《大小诸证方论》抄本,序言傅青主医方精要乃顾炎武于康熙十二年写,序中说:“予友傅青主先生手著《女科》一卷、《小儿科》一卷、《男妇杂症》一卷,诚医林不可不有之书。”抄本内属为“傅青主先生秘传”,于年月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女科》不是录自《辨证录》,《傅山医学手稿》是傅山生前墨迹,傅山是于年(康熙二十三年甲子)逝世,而《辨证录》约成于年(康熙二十八年己巳),说明在康熙二十三年以前是不可能抄录二十八年成书的《辨证录》的,并且,《傅山医学手稿》中加味四物汤内的“玄胡”,在《辨证录》中改作“元胡”,说明手稿写于顺治年间,因为那时还不避“玄烨”之讳。并认为清代医学家陈士铎所著的《辨证录》、《石室秘录》、《洞天奥旨》等书,其原作者即为傅氏,因反清斗争之需,均隐去作者之名。()何高民校考的《傅山医学手稿》中记载:“山西省博物馆保存有一部珍贵的《医学手稿》,署名为‘松桥老人傅山稿’。经考证校对,证明内容与傅氏女科的调经部分相同。曾临时取名为傅氏家抄医学手稿,刊载于中医研究通讯第一期,。”()马继兴著《中医文献学》:《傅青主女科》附产后篇各卷,初形成于年(道光四年),系后人自陈士铎根据傅山生前经验所撰的《辨证录》卷、两卷中摘出,版本~种,有的改名为《女科仙方》、《女科良方》。()《中医大词典》:傅青主“博览医书,医术高明。世传陈士铎的《辨证录》、《石室秘录》、《洞天奥旨》等书,其原作者即为傅山,因为反清斗争的需要,均隐作者姓名”。否认《女科》为傅氏所著的()《女科》录自《辨证录》:《中国医学史略》作者贾得道认为:“《傅青主女科》实为后人从陈士铎中录出,略加润饰,假托傅氏之名而刊行的。著有《辨证录》、《石室秘录》、《洞天奥旨》诸书,唯《辨证录》女科部分,所收诸方,或为当时所传验医方精要系列方,行之有效,或借傅氏之名,引起人们的重视。”()《产后编》不是傅氏医著:常细樵在《中医杂志》年期发表文章:“在《图书集成》中发现有《产宝》一书,内容与《产后编》十之八、九相同。开始有《产后总论》,庸俗鄙陋,近乎口诀。《产宝》作于清雍正六年,作者倪枝维,字佩玉,号凤宾,浦江人。当时只有手抄本,至道光、同治年间,才陆续刊印。《傅青主女科》中所附《产后编》,显系后人将倪枝维的《产宝》,误收混编在一起,应从《女科》删去。”年版《中医大词典》:“《产宝》,清倪枝维撰,许琏校订,约成书于年(雍正六年),本书论产后诸症的治疗,并以生化汤为主,化裁为若干方,收刊于《韦华园医术六种》中。”何高民编著的《傅青主女科校释》:“傅青主逝世于年(康熙二十三年),《产后编》成书于年(雍正六年),说明《产后编》不是傅氏的医学著作,应当辨别是非。”三、学术思想傅山行医以女科为见长,集中体现在其著作《傅青主女科》中,他不拘学派,重视辨证,灵活运用,理法方药均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和创新。正如祁尔诚在《傅青主女科》序里所云:“此书为傅青主徵君手著,其居心与仲景同,而立方与仲景异。徵君此书,谈证不落古人窠臼,制方不失古人准绳,用药纯和,无一峻品,辨证详明,一目了然。病重者十剂奏功,病浅者数服立愈,较仲景之伤寒论,方虽不同,而济世之功则一也。”说明他崇经而不拘经,师古而不泥古,勇于独创,别具一格。(一)五行辨证,生克相因五行学说为中医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内经》运用五傅青主医方精要行生克理论对人体的生理、病理、转归辨证分析,指出五脏六腑之间是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互相影响的,是一个对立的统一体。傅山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挥,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各门辨证,专讲五行生克之理,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经全常变,颠倒纷纭,贵人善读之耳。”“五行,火木土金水,配心肝脾肺肾,人尽知之也,然而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生不全生,克不全克,生畏克而不敢生,克畏生而不敢克,人未必知也。”生中有克,克中有生关于“生中有克”,他解释为“肾,生肝也,肾之中有火存焉,肾水干枯,肾不能生肝木矣火无水制,则肾火沸腾,肝木必致受焚烧之祸”。关于“克中有生”,他解释为“肾,克火也,而肾水非火不能生,无火则肾无温暖之气矣然而火必得肾水以生之也,水生火而火无自焚之祸”。亦即在生理、病理变化时,生克关系是相互转化的。生不全生,克不全克关于“生不全生”,他解释为“肾,生肝也,而不能全生肝木。盖肾水无一脏不取资也。心得肾水,而神明始焕发也。脾得肾水,而精微始化导也。肺得肾水,而清肃始下行也。肝得肾水,而谋略始决断也”,亦即所生之脏不仅生一脏,与他脏都存在联系。关于“克不全克”,他解释为“肾克火也,而不致全克心火。盖肾火无一脏不焚烧也。心得肾火,而烦躁生焉。脾得肾火,而津液干焉。肺得肾火,而喘嗽病焉。肝得肾火,而龙雷生焉”,亦即所克之脏不仅克一脏,也与他脏存在联系。生畏克而不敢生,克畏生而不敢克关于“生畏克而不敢生,克畏生而不敢克”,他举例为“土,制水也,脾之克肾,又何畏于肺之生肾不知肺旺则水盛,水盛则脾土自微,虽性欲制水,见长江而自失矣”。从另一角度论述了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并详述治疗原则,如“补其肾中之水,医方精要系列水足而火熄,肾不克木反生木矣。”“水衰者,当补肺以益水,不必制土以蓄水。”又如《女科调经》论经前大便下血条中论述:“盖心肾虚则其气两分,心肾足则其气两合,心与肾不离而胞胎之气听命于二经之摄,又安有妄动之形哉然则心肾不交,补心肾可也,又何兼补肝木耶不知肝乃肾之子,心之母也。补肝则肝气往来于心肾之间,自然上行心下入于肾,下行肾而上入于心,不啻介绍之助也。此使心肾相交之一大法门,不特调经而然也。”利用五行相生的母子关系对心肝肾三脏的转化及治疗原则详尽论述,对临床很实用。对月经病的发病机制,从五行生克的角度分析,认为肝郁日久,郁极化火伤阴液,又能克伐脾土败伤胃气,还能下耗母气而伤精气,故治疗时特别注重肝脾肾三脏的关系,而兼顾其他,确定是直接治疗本脏,还是通过治疗他脏以达到治疗目的。运用间治法“间治法”又称“偏治法”,即治他脏以治本脏的方法。此理论最早见于《内经》“气反者,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傍取之”。即病在上,而偏治下,病在右,而偏治左,避其正面冲突,迂回而战,使对方不攻自破。间治法的运用体现了祖国医学整体观的精神,是从属于“治病求本”这一基本原则的。傅氏认为人体脏腑由五行生克关系统一为整体,五行生克制化是间治法的理论基础,对《内经》理论进一步发挥,采用子病治母、脾病治肝、心肾不交补肝木、不治之治、阳病阴治、隔二治、隔三治等间治法。如傅氏运用子病治母治疗妇人脾胃虚寒水谷不化,以巴戟天、覆盆子补心肾之火,这与温补脾胃的常用之法不同,他解释为“然脾之母,原在肾之命门,胃之母,原在心之包络,欲温补脾胃,必须补二经之火,盖母旺子必不弱,母热子必不寒,此子病治母也。”又如对经水先后无定期的治疗,傅氏认为其因为肾郁气不宣所致,而肾郁又是肝郁、子病及母所傅青主医方精要致,故“治法宜舒肝之郁,即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开而经水自有一定之期矣。”真可谓“不治之治,正妙于治也”。总之,傅氏将五行生克理论运用于临症治疗,取得了很好疗效。如《女科白带》记载“夫白带乃湿盛而火衰,肝郁而气弱,则脾土受伤,湿土之气下陷,是以脾精不守,不能化荣水以为经水,反变成白滑之物,由阴门直下,欲自禁而不可得也。治法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方用完带汤水煎服。二剂轻,四剂止,六剂则白带痊愈。”傅氏是继张仲景、王安道、徐春甫、张景岳之后把五行学说广泛应用于实践的伟大医学家,不仅继承了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而且丰富了五行学说的内容。(二)女子多虚,重补为先女子以血为本,血因气而生,血赖气行,气血充盈,则百病无生。从生理角度来看,女子要经历经、带、胎、产、乳等不同阶段,耗伤气血,其气血常处于相对不足状态,故傅氏在妇科临床中非常重视气血扶正学说。重视气血理论傅山注重气血的依存关系,提倡以“补”为主。对因崩漏而致的阴血亏虚,气无所附之证,治宜补气生血,气固血充则崩漏止。他创制的当归补血汤治疗老年血崩,方中黄芪用至克,重在固气摄血,此为血虚补气之例证。运用气血理论,傅氏对难产论述颇多,“夫胎之成,成于肾脏之精而胎之养,养于五脏六腑之血。故血旺则子易生,血衰则子难产。”认为难产以气血为纲,证属本虚标实,气血亏虚为本,胎儿难下为标。如交骨不开难产是因为“气血亏则无以运润于儿门,而交骨粘滞不开”而致,治疗用降子汤以大补气血,使医方精要系列气血足则产门自开,即所谓“是气所以开交骨,血所以转儿身也”,妙在不用催生而儿自迅下。对血虚难产,傅氏认为“血虚胶滞,胞中无血儿难转身”,恰似“舟遇水浅之处,虽大用人力,终难推行”,主张“宜用补血之药,补血而血不能遽生,必更兼补气以生之”,方中重用黄芪、当归克,意在“血旺,气得所养气旺,血得所依,胞胎润泽,自然易产”,正好比“忽逢春水泛滥,舟自跃跃欲行再得顺风以送之,有不扬帆而迅行者乎”。有人对女科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药物进行统计后发现,当归、人参、白术、甘草、川芎、白芍、熟地、茯苓等均为首选药,即为八珍汤的组成,可见傅山非常重视大补气血在妇科中的应用。运用气血理论对房帏病辨治。傅氏认为其病因是房事过度引起交感出血、行房小产、少妇及老年血崩等,致劳泄涌精,冲任失固,气血亏泛。对于行房小产血崩的治疗,选用固气填精汤,方中重用人参、黄芪、白术大补其气,配以熟地、当归养血填精,取其“补气自能摄血,补精自能止血”之理。另外,在加减当归补血汤、引精止血汤、倍参生化汤、升举大补汤等治疗房帏病的方剂中,均应用了补气摄血之品。正如傅氏所言“固气而兼补气,已去之血,可以速生,将脱之血,可以尽摄”,即本固而标自立。强调气血与肝脾肾的关系气血生成主要与肝脾肾三脏的功能有关。所以傅氏十分重视肝脾肾在妇科疾病中的关系。他认为,肝为冲脉之本,脾为带脉之本,肾为任脉之本。任脉“主胞胎”,为“阴脉之海”冲脉为“十二经脉之海”、“五脏六腑之海”、“血海”,是气血生化之源带脉能约束纵行诸脉。任、冲、带三脉与妇女经、带、胎、产有着密切关系,故肝、脾、肾功能调节正常与否,是妇科的辨证关键。中医认为,肾为先天之本,精血精气同出于肾。在生理方面,傅氏认为,“经水出诸肾”,“夫妇人受妊,本于肾气之旺也,傅青主医方精要肾旺是以摄精,然肾一受精而成娠,则肾水生胎”,“夫胎之成,成于肾脏之精而胎之养,养于五脏六腑之血。”说明肾为摄精、受孕、养育胎儿的根本条件。脾为后天之本,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胃调和则谷气充盛,血海清宁而经、带、胎、产不失其常。傅氏认为“盖万物皆生于土,土气厚而物始生,土气薄而物必死。”说明脾为人的生命活动枢纽。肝为藏血之脏,与冲任血海密切相关,肝气条达,则血脉流畅,冲任得养,经、带、胎、产、乳如常。在三脏功能失调时,则气血亏虚而发病,故治疗关键在于调治肝脾肾。治法上重点调补肝脾肾三脏的治疗大法多为:调肝、补肾、扶脾。并依据其相互关系又有肝肾同治、肝脾同治、脾肾同治、肝脾肾兼顾等治法。在《女科》中对经水先期有如下论述:“先期者,火气之冲多寡者,水气之验。故先期而来多者,火热而水有余先期而来少者,火热而水不足。”月经后期“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之血皆归之。”上述月经先期、后期的机理均与肾有关。据统计,《女科》上、下卷中,与肾有关的条文在全书条中占余条,从肾论治的处方约占,可见傅氏十分重视肾精在妇女生理、病理和治疗上的作用。“凡病起于气血之衰,脾胃之虚。”在女科中,与脾胃论述有关的条文在条中占条,其中健脾益气的药物如:人参、白术、山药等药出现在多数方剂中。尤以带下病多从湿论,脾虚则湿无所化,是为关键,“宜大补脾胃之气,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则地气自升腾于天上,脾气健而湿气消,自无白带之患矣。”傅氏对调理脾胃、扶正祛邪极为重视。在论述胎动不安的病机时傅氏认为“胎成于气,亦摄于气,气旺则胎牢,气衰则胎坠。”强调“养胎全在脾胃,譬犹钟悬于梁,梁软则钟下坠,折则堕矣。故白术为补脾安胎之要药也”。治疗多用人参、医方精要系列白术、黄芪、山药等补脾益气之药。傅氏云:“盖以肾水之生,原不由于心、肝、脾,而肾水之化,实有关于心、肝、脾,倘心、肝、脾,有一经之郁,则其气不能入于肾之中,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治法必须散心肝脾之郁,而大补其肾水,仍大补心肝脾之气,则精溢而经水自通矣。”阐述了肝脾肾脏腑间互为因果的关系。如治疗“年老经水复行”的安老汤意在“补益肝脾之气,气足自能生血而摄血。尤妙大补肾水,水足而肝气自舒,肝舒而脾自得养。肝藏之而脾统之,又安有泄漏者。”方中熟地、山萸肉、阿胶则是滋肾水以养肝之用。又如对经水后期的病机,傅氏认为“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之血皆归之”,治疗用自拟的温经摄血汤,方中重用熟地、白芍、川芎、白术等扶正之品,以“大补肝肾脾之精与血”。对妊娠少腹痛的病机,傅氏认为“脾为后天,肾为先天脾非先天之气不能化,肾非后天之气不能生补肾而不补脾,则肾之精何以遽生也!”“夫胎动乃脾肾双亏之症”,治疗自当“补先、后二天之脾与肾”,方用安奠二天汤,“非大用参、术、熟地补阳补阴之品,断不能挽回于顷刻”。如治疗血崩,他认为“世人一见血崩,往往用止涩之品,虽亦能取效一时,但不用补阴之药,则虚火易于冲击,恐随止随发,以致经年累月不能痊愈者有之”,指出应随症辨证。如“血崩昏暗”一病的病因,为失血过多所致,故治疗当“不先补血而先补气”,方中重用白术克,意在固护中州,使脾胃强,而气血生化有源,同用熟地克是为滋阴养血,二药合用,既培后天充经血之源,又壮先天滋经血之本,先后两天兼顾,使阴血充黑姜引血归经,更有补中收敛之妙,全方“妙在全不去止血而惟补血,又不止补血而更补气”,实为标本兼治之典范。总之,正气不足是导致疾病的基本原因,受病之先必定是人体正气先有不足。顾护人体正气是傅山学术思想的一大特点。傅青主医方精要(三)女子多郁,柔肝为要肝藏血,主疏泄,喜条达,体阴而用阳。“女子以肝为先天”,“以血为本”,若体内阴精亏损,首先损及肝,肝血虚致肝失所养而致肝郁。女科发病肝郁多见傅氏认为肝郁为经、带、胎、产主要致病因素。如《女科》“调经”、“带下”、“血崩”等篇中病多与肝郁有关,如经水未来腹先痛的“夫肝属木,其中有火,舒则通畅,郁则不扬,经欲行而肝不应”经水先后无定期的“女人有经来断续,或前或后无定期,人认为气血虚也,谁知是肝气之郁结乎”赤带下的“妇人忧思伤脾,郁怒伤肝,肝经之郁火内炽,下克脾土,脾土不能运化,而致湿热之气蕴于带脉之间,而肝不藏血,亦渗于带脉之内”血崩的“夫肝主藏血,气结而血亦结,何以反致崩盖肝之性急,气结则其急更甚,更急则血不能藏,故崩不免也”不孕的“其郁而不能成胎者,以肝木不舒,必下克脾土”,“带脉之气塞,胞脉之门闭”等。傅氏关于肝郁致病的论述,约占全书,可见肝郁对妇人影响之大。肝郁治疗,柔肝为主关于肝郁的治疗,历代医家论述颇多,多数采用辛香行窜之品,然而此类药物常有耗血伤阴之弊,不宜久用。傅氏认为女子只有在肝阴血不足,肝体失于条达、柔顺时才成肝郁。另外,女子一生要经历经、孕、产、乳等特殊生理过程,其阴血常处于相对不足状态,故肝郁阴血不足为辨证要点,体阴有亏则肝气无制。所以,对肝郁的治疗应以养血柔肝为基本原则,“欲伏其所主,必先其所因”,这是治疗特色之一。另一方面,肝肾同治是其治郁的又一特点,在《医学手稿》中有如下论述:“疏肝之郁,即所以开肾之郁也。肝肾之郁既开,经自有一定之流矣”“肝气医方精要系列不逆,而肾气自顺也肾气自顺,而经何能逆哉”,傅氏还认为,“以肾为肝之母,母即泄精,不能含润以养其子,则木燥乏水,而火且暗动以烁精,则肾愈虚矣。”“谁知肝气之郁结乎夫经水出诸肾经,而肝为肾之子,肝郁则肾亦郁矣。肾郁而气自不宣,前后之或断或续,或通或闭耳”,阐述了肝郁肾虚的病机,即养肝补血的同时应酌加补肾滋水之品,“补肝肾之精血,即所以补肝肾之气也。盖气虚则逆,旺则顺。”即滋肾方能养肝体,必须肝肾同治。在用药方面,有学者将傅氏治郁诸方的用药进行比较后发现,其方中扶正药从剂量和数量上均明显多于理气药,扶正药中以养阴柔肝滋肾之品为主,养血柔肝多以当归、芍药以养肝补血,配以山萸肉、熟地、枸杞、阿胶等酸甘化阴之品滋肾以濡养肝体,用量都在~克,而理气之品则多在~克,少佐行气开郁之品以防化燥伤阴,耗散正气,使气郁更加难解,正如傅氏所云“有熟地、归芍以滋肝,而壮水之主,则血不燥而气得和,怒气息而火自平,不必利气而气无不利,即无往而不利也”。如在自拟“开郁种玉汤”中,重视扶正解郁,方中重用白芍克,以养肝血,滋肾精,少佐香附入血分、调经血,以行气开闭,并与花粉相配,则舒而不燥,与丹皮相配则开“带脉之塞”。又如治疗妊娠子悬胁痛的“解郁汤”,他主张“治之法,不必治子悬以泻子,开肝气之郁结,补肝血之燥干,则子悬自定矣。”其方重用当归、白芍至克多,而舒肝理气之枳壳仅用克,香燥醒脾之砂仁仅用粒,薄荷仅用君药的,药量轻重之差中其用意是显而易见的,本方被傅氏称为“平肝解郁之圣药”。(四)用药考究,炮制独到轻重悬殊,主次分明傅氏制方最大特点是药量轻重悬殊,用药量重可达~傅青主医方精要克,甚至克,用药量轻可仅为几分,甚至数粒,重用之药多为扶正之品,这与其妇科多虚的理论相吻合。补药药性缓,急用之时非大剂量不能取效,正如傅氏所云:“倘畏药味之重而减半,则力薄而不能止”。又如顾炎武在《大小诸症方》论序中所云:“人有强弱,有君臣则用有多少,有强弱则剂有半倍多则专,专则效速倍则厚,厚则力深”。轻用之药多为佐、使药。有学者统计,主辅药用量在克以上者,占女科处方总数的以上,佐使药用量不足克者约占女科处方总数的,如在因气虚下陷致正产肠下一症中,仅用升麻克,傅氏解释为“盖升麻之为用,少则气升,多则血升也,不可不知”。已故名医岳美中曾云:“统稽《女科》诸方,凡用补养强壮之药则往往量大,如白术、山药、熟地、黄芪等,极量可至克。用升提开破之药则往往小,如升麻不超过克,陈皮不超过克等。此等处皆为人所不敢为。盖傅氏亲自采药卖药,对于药物性能了然胸中,分量轻重自能权衡在手。”如完带汤中,白术、山药,均用至克,以补益中气治本,少佐陈皮、黑芥穗克,以利湿止带治标,足以体现其重者补益、轻者消散、寓补于散、寄消于升、配伍精巧、用量出奇的独到见解。药性纯和,无一峻品傅氏认为“善医者,只用纯和之品而大病清除,不善医者,立意惊奇,不惟恐无效,反致百病丛生”。傅氏虽用主辅药量偏大,但其选药均药性平和,无大温、大燥之品,平补之中,达奇效、速效,一般多取用当归、人参、白术、熟地、白芍等,以平补肝肾脾胃,体现了傅氏注重气血,以补为主,制方精巧的思想。傅氏用药的另一特点为苦寒泻下、破气破血之品用量小或不用,如黄芩、黄柏、黄连、大黄,书中出现不超过次,且三棱、莪术之品根本不用,尽量避免易于伤正、变生他证的药物应用,即使病情需要,也应在大队扶正药中少少参与或配以其他监医方精要系列制之品。如书中多处用柴胡以舒肝解郁,为防其伐肝伤肝,多配以白芍、当归、熟地等以柔肝养阴。十药九制,用药考究傅氏用药另一特点是十分重视用药的炮制,往往一方中十药九制,且制法依目的不同而异,从而使药物更能有效的发挥治疗作用,更具有针对性。其制法有蒸、炒(土炒、面炒、酒炒、炒黑)、洗(酒洗)、去心、泡炒、研、醋制等,如当归酒洗后,可借酒行药,入阳分,通行表里上下,直达病所,同时可增加养血活血之功效白术土炒可增加健脾益气作用,有学者认为,经面炒可使其挥发油损失,有减少对胃肠刺激、缓和药性、制其燥性作用山萸肉、熟地蒸后可增加其养血滋肾之功效杜仲炒黑则兼止血作用醋炒白芍可引药入肝经,《内经》云:“酸苦涌泄为阴,辛甘发散为阳”,白芍苦酸微寒,入肝脾血分,经醋炒引入阴分,更加强其敛阴作用,可增强其舒肝、柔肝、解郁之功阿胶甘平,经面炒入胃,有学者认为,经面炒后钙离子易被吸收,故可增加血流中钙的含量,钙离子为促凝血剂,故能增强止血作用,傅氏以面炒阿胶治赤带下即有此意生地甘寒,酒炒则滋中有散,使不致碍胃熟地九蒸,以增其滋补精血之功巴戟天以盐水浸,使之随盐下行,专于益肾香附辛苦微甘,血中气药,能散、能降、能和,酒制后,略杀其燥性并引入三焦。另外,芥穗、贯众炒黑、炭用,止血效果极佳,“红见黑则止”正是此意。中医认为,醋炒为收、为和,酒炒为散、为开,酒制能使这些药物借酒行药势,通过达表里的特性直达病所,增进调和气血的作用。面炒增效、缓性、矫味,有曰“炒以缓其性,泡以制其毒,浸能滋阴。”而对照《傅青主男科》却多为生用,故认为,男子以气为本,女子以血为宗,气为阳,血属阴,生用药物有抑阳泻下作用,炒用药物有敛阴作用。傅青主医方精要配伍严谨,用药灵活刘邵颁在《傅先生传》中记载:“用药不依方书,多意为之,每以一、二味取验,至今晋人称先生皆曰‘仙医’。”药物配伍得当,常可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傅氏非常注意用药配伍,虽师古但不泥古。如人参、白术的配伍,在《女科》中出现率颇高,虽两味药均有益气之功,但一为健脾益气,一为大补元气,二药同用补气生血,用于气虚所致的诸症。正如傅氏所言:“盖气旺而血自能升,抑气旺而湿自能除,却气旺而经自能调矣。”可见,重补之中更重补气是傅氏最大特点。关于白术,多用土炒以使土气更厚,且其多脂,守中之力甚强,用为君药,以顾护中气,统摄离经之血。用量轻者克,重者克,女科中用之最巧。其一,白术利腰脐之气,傅氏认为:“夫带脉系于腰脐之间,宜弛而不宜急。今带脉之急者,由于腰脐之气不利也而腰脐之气不利者,由于脾胃之气不足也。”白术既可“脾胃两补,而又利其腰脐之气,自然带脉宽舒,可以载物而胜任矣。”同时配以补肾益带之品白芍、熟地、巴戟肉、杜仲等明显增加疗效其二,随症配伍的妙用,白术与熟地配伍,熟地以制白术燥性,并且两药一阴一阳,阴阳相济,一脾一肾,脾肾两助,一先天一后天,养先天,培后天,先天后天相互济,可见其重视调理脾肾而求其本。又如与熟地、白芍配伍,白术健脾,熟地滋肾,白芍平肝,肝脾肾三脏同治,脾健水充肝平,则生化有源,只此三味,以少胜多。当归是妇科中常用药,但女科中又有新意,如在赤带治疗中选用,傅氏认为赤带病机为湿从火化,火重湿轻,“夫火之所以旺者,由于血之衰,补血即足以制火”。“血与湿不能两分”,治疗取当归大补其血,配以白芍滋养肝血,以“治血则湿亦除”,创造性的提出补肝血,血充制火而止带的方法。又当归配以川芎治疗难产有殊功,在治疗难产的诸方中均有当归,用量轻则克,重用至克,傅氏云:“此方芎、归以补血,医方精要系列人参以补气,气旺血旺,则上能升而下能降,气能推而血能送。”药理研究证实,当归、川芎所含水溶性成分能增强子宫收缩力,作用持久而强劲。荆芥的应用在女科首方中的首方中,并且均为炒黑的黑荆芥入药,认为其辛温无毒,一可下瘀血而去离经之血,二可通经络使血归脉中,三可“红见黑则止”以止崩,一物而三擅其长,实为治崩不可多得之药,用于血崩常与姜炭、贯众炭伍用,前者“引败血出于血管之内”,以引血归经,后者则“行瘀引阳,瘀血去而正血归”,如用于平肝解郁常与柴胡、白芍配伍可使肝木升则带下止,此构思甚为奇巧,并在著名生化汤中取其“散血中之风,为产后血运第一要药”。柴胡为傅氏常用之佐药,傅氏认为,女子多肝郁,“郁不开则生火”,可以说,经带胎产诸证均用之,在女科方中有方选用,因“开其郁而不知平肝,则肝气大开,肝火更炽”,故用柴胡舒肝解郁的同时,多以白芍柔肝平肝之性,制其伤肝劫阴之弊,白芍性平而无耗血伤阴之弊,一般柴胡用量多为~克,而白芍则用至~克,其用药之悬殊,为傅氏又一特色,可见其用药谨慎,医道精深,实为今人楷模。(五)寓道家理,论辨证意傅山生活在明清改朝换代的动荡时期,思想极为活跃,他反对当时惟儒独尊、迂腐拘执的奴性学风,而提倡标新立异、古今常变的“异端”学风,故对诸子百家进行研究,尤以对庄子学说倍加推崇。在明亡后,傅山皈依道家的继承人,“道”是庄子哲学思想的核心体系,认为道是“无限的”、“自本认为自根”、“无所不在”的,强调事物自生自化观点。“有生于无”与气化庄子认为世界物质的生成与毁灭,即有与无,是变化的、运动的。使其不断转化的动力是“气化”,气的凝聚与消散成为有傅青主医方精要与无转化的基础,即所谓“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傅山将这一理论应用于妇女经、带、胎、产的理、法、方、药研究,使人耳目一新。傅氏认为,人体气、血、津、液的相互转化是气化的表现,“水能化气,气亦能化水”。在病理情况下,带下病的产生为“气不能化经水,而反变为带病矣”,其中,黄带的产生是因为“热邪存于下焦之间,则津液不能化精,而反化湿”。月经的形成“出于肾,乃癸水之化”。为天癸、精血气化而成,月经不调,则是因水火、气血、精的气化异常所致,治疗“补气以生血”,补精以生血。“坤柔虚静”与精血道家推崇坤、坎二卦,并以坤坎为首封,是因为牝马性阴,象地属静,性柔顺,老子谓:“天下莫柔弱

类似资料

该用户的其他资料

职业精品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精选资料

热门资料排行换一换

  • 乡村教师-刘慈欣.txt

  • (经典)装饰公司…

  • 人民文学2017-2.txt

  • 地理五诀.白话评注.李非编.pdf

  • 03概率密度函数的估计.pdf

  • 转基因大豆的危害.doc

  • 三年级语文试卷.doc

  • 健身房器材.doc

  • 人工智能论文——关于人工智能新突…

  • 资料评价:

    / 293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