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电影《让子弹飞》剧本

电影《让子弹飞》剧本.pdf

电影《让子弹飞》剧本

jiji87432
2012-11-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电影《让子弹飞》剧本pdf》,可适用于经济金融领域

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让子弹飞》剧本(拉片拉出来的大家伙凑着看吧)(故事发生时间:北洋年间南部中国)片名出现前音乐起:《送别》(舒缓抒情式女音: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苍鹰出现沿山而上(镜头转至铁轨)一脑袋将耳朵紧贴在铁轨一侧接着用手狠狠地掏了掏耳朵生怕漏过一点声音。(火车呜呜的轰鸣声从老六的后脑勺一侧传来)那颗脑袋的主人警惕地迅速转过头来我们看清了那张面孔年轻的面孔(张默饰演)。(镜头切至火车)这是一辆旧式火车前有十几匹白马飞速拉动。(背景音乐《送别》结束片中人物开始唱《送别》混杂着男女音镜头切至车厢内)县长(葛优饰演)、县长夫人(刘嘉玲饰演)、前汤师爷(冯小刚饰演)在车厢内吃着火锅并饮酒唱歌一派欢快景象。前汤师爷(冯小刚)将筷子咬在口中腾出手来拍掌叫好:好好好!马县长(葛优):汤师爷是好吃还是好听?前汤师爷:也好吃也好听都好都好!马县长:我马某走南闯北靠的就是能文能武与众不同不光吃喝玩乐更要雪月风花。(三人笑声起镜头切至瞄准目标物的枪口一只手正欲拉动扳机镜头再切至车厢)前汤师爷:马县长此番风度正好比“大风起兮云飞扬”(镜头随着这句话在三人的脸部表情间切换)县长夫人:屁!马县长:刘邦是个小人!前汤师爷持着酒杯继续摇头晃脑念道:力拔山兮气盖世……前县长夫人:屁!前汤师爷附和道:屁屁!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马县长:汤师爷你要是怕我马屁就先要过夫人这一关。前汤师爷:嗯马县长:写首诗写首诗。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儿要有驴!(大笑声起镜头切至火车外瞄准的枪口镜头再切至车厢)马县长打开车厢内的门对着另一节车厢里的护送官兵大声说:起来起来起来一起吃!一起唱!官兵头儿扯着嗓子喊:报告县长!我们铁血十八星陆军护送县长安全上任我们不吃饭!(“不吃饭”三字由所有官兵一起喊出)子弹射进车厢内三人抱头慌乱无处可逃。(镜头切至车厢外)那只握枪的手连续拉动扳机子弹连发紧接着我们看到了开枪的人(姜文饰演)以及他身边的几个人包括第一个在镜头前出现的那张年轻面孔他们全部是一副山中土匪的装扮。年轻面孔:没打中?开枪人:让子弹飞一会儿。(镜头切至车厢内、外一片混乱景象)老二(邵兵饰演)、老三(廖凡饰演)跟我走其他人把白马抓回来!(说话间将面具转过来遮住面庞其他人均做此动作后骑马驰骋离开)(久石让的音乐贯穿其间)一铁斧飞速旋转钉在火车即将行到的铁轨上。火车轮被铁斧阻住瞬间肚皮朝上翻飞出去一车厢人全都被抛起来。火车翻飞到其中一匪头顶上空时一滴火锅油恰巧落到其中一麻匪的面具上他用手摸了摸惊道:火锅?火车倒栽入水中顿时水花四溅。一一男音:爹全都找遍了没钱没货也没有银子。人倒是剩俩活的杀不杀?领头者(戴麻点面具其他弟兄亦戴着面具)拧钟定时:钱藏在哪儿了说出来闹钟响之前说不出来脑袋搬家。马县长嚎哭一脸丧气。领头者:哭哭也算时间啊。马县长哭声停止思考。一女音起:有什么就说什么嘛领头者:这位夫人你是谁?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镜头切至女声来源处)县长夫人:我就是县长夫人啊。领头者:失敬!失敬!(转头看向原假马县长)那你就是县太爷?县长触电似地摇头。闹钟响。县长恐惧地大叫:啊!有钱!有钱!……有钱!我跟县长进城上任县长淹死了现在没有。上任就有上任就有钱!上任就有!领头者继续拧闹钟:再给你一圈。顺着买官往下说。有二十万钱呢?县长:买官了。领头者:买官干什么?县长:赚钱。领:能赚多少?县长:一倍。领:多长时间?县长:一年。领:我他妈要等你一年?!县长:半年半年手气好一个月也行!领:县长淹死了谁去上任?县长:我。领:你是谁?县长:师爷。领:你他妈一个师爷敢冒充县长?县长:没人认识县长长什么模样?领:你干过几次?县长:一年两次?领:干过几年?县长:八年.领:八八六十四你挣过六百四十万?县长:他、他县长挣过六百四十万我不是师爷嘛我就挣个零头!领:没失过手?县长:不动手拼的是脑子不流血。领:你这次去哪儿上任?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县长:鹅城。领:火车被劫你的人淹死了怎么交代?县长:车是我买的人是我雇的没人追查。嗯?县长:没人追查。(领头人将面具摘下)县长(慌乱摇手紧闭双眼):别摘!别摘!别摘!(这时所有人都将面具摘了下来)规矩我懂看见你的脸我就活不成。(之前要钱是故意让别人以为他们是山中劫匪。现在不避规矩摘除面具则是认为可以与这个自称冒牌县长的人合作完成计划。)你把我放了我上任鹅城挣了钱都给你!都给你!领:弟兄们劫回道一分钱都没捞着不合适吧?县长:不合适。领:你看了我一眼小命都丢了也不合适吧?县长:更不合适。领:你那些淹死的兄弟借我用用?县长:用……用!他们欺男霸女死有余辜!不是死了有什么用?领:死人有时候比活人有用。师爷睁开眼看我一眼。县长:不。领:看一眼。县长:哦不不。领:就看一眼。马县长(死活不睁眼):不不不……不。领:师爷贵姓?(猛地用手击打马县长的后背)县长:(惊睁眼抬头):免姓。领:姓他妈什么?县长:姓汤。领:汤师爷我当县长你继续当我的师爷。(原本马县长想隐藏自己的县长身份冒充手下师爷这次竟然弄假成真)咱们鹅城走一趟。(马县长撑大眼睛看着这个匪头)夫人要不要走一趟?县长夫人(背身一手托腮笑满不在乎的语气):走就走嘛。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领:弟兄们上任鹅城!(领头者将闹钟抛向空中几声枪响闹钟在空中碎裂枪声钟响混杂在上空)下一站鹅城。二领头者(戴墨镜骑在白马上):兄弟们失了手让你丈夫横遭不测我很是愧疚(双手抱拳作抱歉状)县长夫人(骑在白马上):我已经第四次当寡妇了。领:那就千万别第五次哦!夫人: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领(笑转向身后县长处):师爷当夫妻最要紧的是什么?县长(悲惨的声音):恩爱!……领:听不见再说一遍!县长(双手张开侧着脸喊道):恩爱!领(朝向夫人身侧的年轻人):来见过母亲大人!年轻人(拱手道):母亲大人小六子有礼了!(以下称老六)夫人:你出生入死还带着儿子啊?领:他爹是我的兄弟阵亡了所以他就成了我的儿子。老六:所以呢你现在就是我的母亲大人!等这宗买卖做完后跟我们一块回山里吧(继续隐瞒身份)。你可以继续当我的母亲。(夫人转头向后见县长正向她作找机会逃走的手势)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惯了县长再回去当麻匪。恐怕是有点不习惯。(马县长此时正往马车一旁的草丛中钻)夫人:曾经沧海难为水嘛。领:说得好!老六:那怎么办?(吹哨:大哥人被我抓住了!)(领头吹哨:从正面绕回来让大家乐一乐)领:怎么办?继续当官呗!做事要多动脑筋。先动脑子后动手明白吗?老二:明白。(骑在白马上一手拧着马县长)领:我们现在是做官的人了。(老二将马县长扔进马车的货物中央)不得再有匪气。(转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头向后)师爷当县长最要紧的是什么?县长喊道:忍耐!领头大笑。三、上任鹅城地点:鹅城(镜头切向鹅城城门上书二字:鹅城)领头:你逃过一次你要是再敢耍我……县长:明白!脑袋搬家!(一群民国学生装扮的女学生在鹅城城门前击鼓迎接新一任县长上任。)领:进城!(镜头在鹅城城门击鼓景象与骑白马的县长队伍之间来回切换队伍与城门距离越来越近)老二:城里的女人就是白啊。(在城门前击鼓的女人个个装扮得白面红唇)在击鼓队伍当中有一个衣着与他人不同的女人(后称花姐)。(镜头转向墙上的一张通缉令:张麻子及其同伙麻匪)老六:爹他们怎么把你画成这样了!(领头者外人称作张麻子)张麻子:越不像越安全。击鼓的女人们拼命敲着鼓忽而停止收住棒槌男女声同起:恭迎县长大人!汤师爷(马县长)吼道:委任状!兹委任马邦德为鹅县县长(张麻子与花姐的目光交接)此状中华民国萨南康省主席巴青泰中华民国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一男音起:黄老爷驾到!众人转身:黄老爷吉祥!汤师爷:此乃南国一霸黄四郎。(镜头切向黄四郎坐轿两侧的人一位文样另一位武样)干的是贩卖人口倒卖烟土的大生意。文武二人掀起轿帘(黄老爷百忙无暇特命我黄府大管家胡万!黄府团练教头武智冲!礼帽礼貌欢迎县长!)(黄四郎的出场“不凡”定能引出故事在后)轿中除了一顶米色礼帽别无其他。张麻子:来者不善啊。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汤师爷(凑到张麻子耳边):你才是来者。镜头切至一望远镜镜头透过此镜头望远镜的主人看到骑着白马的县长队伍。佣人(也是黄的手头力将):老爷来了。黄四郎(以下简称黄):谁呀?佣人(用扇子挑起来人下巴):你自己。一个与黄四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拱手向黄四郎(以下称替身):黄大爷万寿!小的杨万楼这厢有礼。黄:赝品是个好东西。替身:赝品是个好东西。黄:走几步。替身(走):走几步!走出个虎虎生风。走个虎虎生风。走出一个一日千里。走个一日千里。走出一个恍如隔世。走个恍如隔世。(黄四郎边说边用望眼镜细看县长队伍中的每个人)忽然一阵枪响。(镜头切向城中人)人人相撞奔逃一片混乱只有花姐安静地似乎不闻一切用嘴吹着一根白色的羽毛。你说她怎么不害怕呀?有点傻吧。汤师爷:为什么要枪毙麻匪(一群替罪羊)?因为他们抢官车、劫县长!枪毙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明白对抗官府之下场!(这时马邦德并不知道身边的合作者其实就是真正的所谓麻匪他说这番话是仇恨劫财的麻匪但却也并非是站在官府一边他只为某钱财是动乱时代擅长自保的小人物)县长来了鹅城就太平了!县长来了青天就有啦!六人拍手张麻子上前将站在上方的汤师爷牵下道:师爷说得好啊!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有用吧。(死在火车里的那些官兵在此派上了用场枪毙了一群死人掩饰了他们的身份一举两得)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汤师爷忙点头:是死人是比活人有用。张麻子转头看向远处的望远镜镜头。(镜头转向黄四郎黄见新上任县长透过望远镜镜头正用手指指向自己)黄:霸气外露!找死!助手:刚进城就他妈开枪这不是二八开能打发走的。先发制人?黄(摆手):不急!跟他耍耍!替身(坐在摇椅上惬意神情):不急跟他耍耍!黄(转身一脸怒气):算逑!替身:算逑!黄(勾手指示意替身走近温和口吻):算逑!替身(模仿):算逑!黄(怒声):算逑!替身(模仿):算逑!黄(怒气加重状):算逑算逑!替身:算逑算逑!黄(用手拍向替身的脸):算逑吧!替身(模仿):算逑吧!黄(咬牙切齿道):算逑!替身:算逑!黄(飞起一脚踢向替身):算逑!、替身被踢坐在摇椅上口中出血。黄快步上前从替身口中掰下一颗牙齿。替身惨叫一声。黄:多拔他几颗牙跟我一样全他妈镶成金的。助手:Yes,sir!四县长夫人卧房。张麻子:兄弟我此番只为劫财不为劫色同床但不入身。有枪在此若是兄弟我有冒犯夫人的举动(张麻子一手置于县长夫人左胸一手举枪继而将枪放到夫人床侧)(言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语与行动有明显的矛盾)若是夫人有任何要求兄弟我也决不推辞。……睡觉!(在床的另一头躺下闭眼)夫人也躺下接着又似乎自我念叨:一日夫妻百日恩呐。张麻子听到此话睁眼钻进被窝。夫人尖嗓子声起继而又是一阵笑声。张麻子从被窝中钻出夫人道:反正呢我就想当县长夫人。谁是县长我无所谓(凑到张麻子耳边)!兄弟别客气嘛(笑着用手轻拍张麻子的脸)。张麻子(一脸困惑):我客气嘛?夫人:客气啊。张:这还算客气?夫人大笑:你太客气啦。张:怎么才能不客气啊?(此处公映有删减)公堂上。汤师爷拍案:晚了。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收到九十年以后了也就是他妈的西历年咱们来错地方了。张麻子(从门外走进摆手摘帽):我倒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错。汤:百姓都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了。张:老子从来就没想刮穷鬼的钱。汤:不刮穷鬼的钱你刮谁的呀?张:谁有钱挣谁的。汤:当过县长吗?张:没有。汤(招手):我告诉告诉你。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张:怎么才七成啊?汤:(非常懂道嫌这位新任县长不懂规矩)七成是人家的。能得三成还得看黄四郎的脸色。张:谁的脸色?汤:指着桌上黄四郎在县长上任那天差人送来的帽子道:他。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他?!我大老远的来一趟就是为了看他的脸色(恨恨道将帽子推向桌子的另一侧)?汤:对!张:来(招呼汤靠近)我好不容易劫了趟火车当了县长。(对。)我还得拉拢豪绅(对。)还得巧立名目(对。)还得看他他妈的脸色(对。)我不成了跪着要饭的吗?汤:那你要这么说买官当县长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就这多少人想跪还没这门子呢!张: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汤:原来你是想站着挣钱啊。那还是回山里吧。张: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当了县长了怎么还不如个土匪啊?汤:百姓眼里你是县长。可是黄四郎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挣钱嘛生意不寒碜。张:寒碜!很他妈寒碜!汤: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啊?张: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汤(摇头正色道):挣不成!张:挣不成?汤:挣不成。张:(从袖口中甩出一把枪来拍案卷袖):这个能不能挣钱?汤:能挣山里。张(惊堂木拍案):这个能不能挣钱?汤:能挣跪着。张:这个加上这个能不能站着把钱赚了?汤:敢问九筒大哥何方神圣?张:鄙人张麻子!五升堂判【冤案】杀鸡给猴看。打了黄四郎的团练教头武智冲还一个卖凉粉的公道给了黄四郎一记下马威。张麻子:我来鹅城只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众人(跪高呼):青天大老爷!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朝天一声枪响):站起来!不准跪!众人站起。张:哎这就对了。(镜头切至黄四郎处)黄:不准跪?武智冲(哭丧道):这哪是打我的屁股啊?这是打您的脸!……黄:去把卖凉粉的叫来。县长喜欢断案那就安排一点案子给他断呗。(镜头切至张麻子住处)张麻子与儿子老六的对话。老六:爹今天您这县长干得真漂亮以后我也要当县长。张:你不要当县长也不要当土匪。你爹临死前把你交给我我答应他要让你出息。六:那我当什么才能有出息呢?张:当学生读书听这个(指着留声机)……这单活干完了爹挣了钱我送你去留洋。东洋三年西洋三年南洋三年。六:北洋北洋三年。张(打向老六后脑勺):傻孩子你生在北洋北洋就不用留了。老六:这是谁吹的?张:听着像穆扎。他们那边叫穆扎咱们这边叫莫扎特。(这其实也是为张麻子的真实身份作一个合理的铺垫)……(镜头切至黄府)大管家胡万向卖凉粉的小贩孙守义交代事情。(镜头切至张宅)汤师爷:恩人!(挽过张麻子)张麻子:你是叫我呢?(汤点头)我什么时候成你恩人了?汤:不杀之恩为大恩!为报不杀之恩我也救你一命。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哦?你快说。汤(伸头示意夫人卧房):寡妇不能睡啊!必有大灾!张:她真的是寡妇吗?我看着不像。汤:我亲眼看见他丈夫淹死的。张:她已经成了寡妇我不能让她再守活寡。汤悔转头向墙。(镜头转至凉粉店)老六剖腹验凉粉惨死。张麻子众人赶到伤心欲绝举枪欲为儿报仇被汤师爷拦住: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张麻子虽极力控制但已怒至极处举枪打向胡万胡万的半边耳朵被打残。(镜头切至老六墓前)六人及汤师爷每人分别对着墓碑说了一段话。(镜头切至黄府)关于“介错”(对于张、黄二人真是身份背景的一点透露)张麻子众人赴鸿门宴。黄四郎名为“为六爷讨回公道”。凉粉小贩真死手下胡万与武智冲假死。张、黄斗法。引出“张麻子”这个话题黄四郎说新任县长“不会装糊涂”(暗示张麻子装糊涂自己已知道新任县长其实就是张麻子)。黛玉晴雯子上场献出两颗宝石。黄献给县长夫人。在回张宅的路上汤师爷趁张麻子在马上睡着偷走两颗宝石。(镜头切至黄府)黄四郎交代“已死”的胡万拿回两颗宝石。县长夫人卧房。汤师爷与夫人汤问夫人与张麻子的事。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麻子从“鸿门宴”处回来开始重新考虑为老六报仇的事。汤师爷住处。张麻子用自己的方式暗示汤师爷自己并未真正冒犯县长夫人请他放心。门外忽然枪声一片。县长夫人在熟睡中死于乱枪。张麻子和胡万。胡万得知县长的真实身份。汤师爷抱着夫人的尸体痛苦并说出一串伤心话。张麻子在黄四郎面前重演了汤师爷的话。(镜头至老六和县长夫人墓前)佯装惩治黄四郎(实为替身)与城南两大家族。黄四郎出现众人意识到刚刚惩治的只是他的替身。汤师爷:玩砸了。张麻子:砸了吗?我怎么觉得这才刚刚开始啊。老三得到城南两家族送上的一箱白银宣布放人。(镜头切至张宅)众人对着一箱银子各发感慨认为可以离开鹅城。老七:各位哥哥咱为什么来啊?众人:钱啊!老七:钱到了吗?众人:到了啊。老七:走啊!汤师爷:走啊。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老七:那你还哭什么?汤:我可以不哭。老七:大哥什么时候走?张麻子(点起一根烟镇定):不走。钱不是黄四郎送来的。(革命者的目的并不在钱这里张的意思是要得到黄四郎的钱而实际上我们看到最后知道得到黄四郎的钱也非最终目的)老三:大哥两大家族的钱不算钱啊?张:我要的是黄四郎的钱。汤:你不刮穷人的钱也不要大户的钱……张:六子、夫人两条人命必须黄四郎来偿。汤:你这是玩儿命啊赌徒!(汤以及张的几个兄弟都并不了解张的真实意图他们也从未有革命的抱负这也是他们最后选择离开张觉得跟着张不轻松的原因。)张:这就算赌啊?汤:算?就是!还赌不赢!张:人不走钱也不要了!发出去!(众人不解)老三:不是……大哥这钱你都发给谁啊?张:发给穷人呗。汤:不是……那谁是穷人啊?张:谁穷谁就是穷人!(深夜鹅城大街)麻匪们向鹅城人家的窗户中扔钱窗户玻璃被撞碎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是麻匪资助穷人的方式善举中有符合其身份的粗暴。张麻子与汤师爷各戴九饼与一饼的面具。汤:你不就是想当老天爷吗?这跟收拾黄四郎有什么关系啊?张:老天爷也都能当还收拾不了一个黄四郎?老二与老三往花姐的房间扔钱花姐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面具被花姐摘下:原来县长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的人是麻匪。老三:我们就是想给你发点儿钱!老二与老三同时将花姐劫住绑到张宅。在杀不杀花姐这件事上众人有争执(按理见过麻匪真面目的必须死)。张麻子告诉花姐自己就是张麻子。花姐晕倒在地。(黄府)黄四郎让手下人扮成麻匪。黄:他们怎么发你们就怎么抢搞乱他们!“新三步”黄:第一步到省城查清马邦德我总觉得他不像是个买官的县长。起码不姓马。黄四郎手下假扮麻匪抢劫嫁祸挑起民众与麻匪的矛盾。被侮辱的那对夫妻去张府告状揭露麻匪罪行。(张宅内)汤:砸了你们!砸了!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嫌恶麻匪闯民宅侮辱百姓的行为后离开)张审问五个兄弟(大哥你是知道的……)张:我听出来了你们个个都身怀绝技。但是有人骗了我。众人:谁啊?张:老汤。这么明显的事一个师爷看不出来?(开始怀疑汤师爷但这个时候张并不知道此“汤师爷”是真正的买官县长是个为求自保并捞取好处的假师爷。)他今天很反常心里一定有鬼!(汤师爷室内)众人持枪与张麻子入汤师爷室内发现老汤的老情人和一个长得粗壮似成年人的八岁儿子……张麻子将两颗宝石送与老汤的女人。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花姐室内)老二、老三与花姐第一次提到“上海、浦东”。黄四郎入室。花姐在知道老二老三真实身份的情况下骗黄四郎:他们不是麻匪他们是官府的人。黄四郎制住花姐老二老三举枪。黄:英雄救美?花姐:就算他们是英雄我也不是美人。就算我是美人他们也不是英雄。黄四郎大笑。花姐很懂规矩地向黄四郎献上自己的钱。黄:这就不是英雄救美了是美救英雄。……老三:我刚才一枪把他打死不就完了吗?老二:别傻了大哥说了留着他是要弄他的钱。(麻匪与张麻子的区别由此又见一斑)花姐:既然想弄钱你们干嘛到处发钱呀?(张宅)兄弟几个按张麻子的要求装扮自己。汤:去哪儿呀这是?怎么还装扮起来了?(瞪大眼睛)不是要跑吧?张(笑):你去不去?我们去发钱。汤:糟践东西!不去!张:不去是吧?汤:不去!张:那我告诉你我这次去可能回得来也可能回不来。我要是回来你就跟我跑我要是回不来你就自己跑。汤:去、去哪儿啊?不是去发钱吗?张:是发钱。还有(张向四处望了望)半夜的时候可能有人来找你他要是来找你聊什么你就跟他聊什么。他怎么聊你就怎么聊。但是要慢要沉住气越慢越好。(黄府)黄四郎让手下假扮麻匪去杀“戴九筒的县长”制造出“麻匪火并县长暴死”的假象。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夜间鹅城大街)麻匪再次往百姓窗户中扔钱。黄四郎手下全都面戴四筒面具以区分自己人与麻匪。首先刺杀领头的九筒。场面一片混乱。(汤师爷室内)汤师爷擦亮火柴惊见黄四郎在自己屋内。黄四郎问汤师爷县长在何处汤师爷无言以对。(鹅城大街雨中)双方见势均力敌难分胜负遂撤退。(汤师爷室内)……黄:说吧你至少有三句话要说。(这里的“三句话”以及之前的“新三步”都让人想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与“新三民主义”黄四郎曾经的身份引人联想)手下一人进来与黄四郎耳语。又来一人(力将):城里麻匪火并死了六个人咱们的人安然无恙。(鹅城大街)黄四郎随手下赶到现场。黄:师爷请。或许是你的恩人哪。汤(转头恭敬地说):您才是我的恩人。(见风使舵的乱世小人面目但为保命不得不如此将计就计)黄四郎大笑。黄让汤揭开死人面具看看汤不敢黄上前揭开一个意外发现竟是自己宠爱的“胡万”再解开别的发现死去的六人全是自己府上的人。黄(激动举枪):麻匪呢?麻匪呢?雷声响。张麻子的声音:胡万就是麻匪!麻匪就是胡万!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杀县长夫人绑架豪绅祸害鹅城百姓就是你黄老爷家的胡万!我说你为什么不出钱剿匪原来你是贼喊捉贼啊!(将自己的身份再次隐藏让黄四郎在确定中又再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而张麻子说胡万以及黄府人是“匪”确实也并未说错他们的一系列行为比起匪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拿枪指着我你拿枪指着我你想跟我火并?黄被逼急用枪像死去的胡万脸上连开几枪佯装告诫手下:看到没有这就是当麻匪的下场!(互相做戏斗法隐藏身份。这里黄四郎被逼“鞭尸”而且还是自己宠爱的胡万二人矛盾因此再次被激化而且越来越深)就算是我亲爹也得死!死有余辜!(又向胡万脸上加上几枪)早晚!张:……杀人灭口?杀人灭口你就是麻匪的头子张麻子!如果是大义灭亲那好办你出钱我剿匪!黄:好啊!三天之后一定给县长一个惊喜!(此处再次出现“三”)张:汤师爷他是胡万的恩人现在又成了你的恩人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汤师爷一脸困惑)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汤:这还用翻译?都说了……张(打断汤的话):我让你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汤:不用翻译嘛就是惊喜啊。张:我就想让你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汤:惊喜嘛!张: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他妈的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汤(转向黄四郎跳脚道):什么他妈的叫惊喜啊?黄四郎(同样激动):惊喜就是三天之后我出一百八十万给你们出城剿匪!(到这里似乎张麻子他们的目的已达到实际上并非如此)接上我的腿!明白了吗?汤:这就是惊喜啊?张:翻译翻译翻译翻译!兄弟几人笑。黄四郎惊愕汤师爷惊恐不解。汤(激动):惊喜就是三天之后给你一百八十万给你们出城剿匪!接上他的腿!张麻子脸色缓和下来上前与黄四郎握手:大哥这他妈是惊喜啊!(张麻子这一出一方面是在责骂汤师爷的见风使舵另一方面是给黄四郎的威吓)小弟我愿意等你三天。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黄:好!张麻子将汤师爷猛地从黄四郎身边拽过来:黄老爷汤师爷是我的至爱你可不能夺我所爱啊!黄(弯身拱手):了然了然。张带着汤及弟兄离开。(老六墓前)张(手搭在老二肩头):六子事已经办了九成了算七成吧。现在我就派你二哥出城去青石岭接应我们剩下的事我会说到做到。(转头对老二)你明白了吧?老二离开。汤上前:一百八十万到手我觉得小六子的仇算是报了我觉得啊不光六子夫人的仇也算报了(但在张麻子心里离目标还很远这也是革命者与投机者的大不同)你不会真跟黄四郎玩命吧恩人哪。张:我不是你恩人黄四郎才是你恩人。汤(低头):你才是恩人他不是!张:你当时真的以为我死了吧?汤:没有!绝对没有!张:没有?汤:从没这么想过!张(拍拍汤的肩):你啊你啊!汤:我可真算服了你了狸猫变太子嘎登变出个胡万来可是我有一事不明。张:说。汤:这么长的距离那么短的时间还抹着红脸蛋你们是怎么搬来的?我跟黄四郎可是一路小跑过来的。你们搬着六个人来不及呀。我为什么要把人埋在衙门啊?我把人就埋在了那儿!人埋在哪儿事就出在哪儿!事儿出在哪儿黄四郎就得跟到哪儿!汤(捂嘴不可置信):那你真是张麻子呀?张(笑笑拍汤的肩):坐。二人坐在石阶上。张:我姓张。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汤:知道。张:叫牧之。汤:好名字。兖州牧豫州牧。牧之。令尊是望子成大器。张:从讲武堂出来我追随过松坡将军给他做过手枪队长。汤:那年你多大?张:十七。汤赞道:少年得志啊!张继续说道:后来泸州会战将军负了伤再后来将军死在了日本我回来了正碰上军阀混战天下大乱我只得浪迹江湖落草为寇。牧之也被叫成了麻子。汤:可惜啊!多好的一个牧字。张: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牧之人们更愿意相信叫麻子。人们特别愿意相信他的脸上应该他妈长着麻子。汤感慨:这人可真够操蛋的。我的故事却是这样那年我也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张(打断):停!我不愿意听你的故事。汤:哎哎我一般不跟人说心里话这都到嘴边了你不能让我咽回去吧?张:咽回去吧。因为你说出来也是假的因为你是个骗子。(张麻子的身份了然若揭而加上汤师爷的感慨这段又显然是不想让我们太过明白从而联想真实历史因为这不是发生在某个人身上的历史而是一个民族所有人的历史更多人的身份)(黄府)黄(手托一颗地雷):北国我不知道在我南国这样的珍藏版地雷只有两颗。(对着地雷哈气)madeinUSA,。嘭!一响它就没了。(这颗地雷的双胞胎兄弟正是用于辛亥革命的那一颗黄四郎与辛亥革命的关系其实在这时已经很清楚)所以不带走几条人命那就是卑鄙的浪费!某(脸上有麻子):那另外一颗地雷呢?黄:炸了!麻脸:炸了?黄:辛亥革命的第一响。麻脸:哦我知道了炸在辛亥这个地方了。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黄(咳嗽):辛亥不是个地方是一种革命!麻脸:您要早这么说我就了然了。那还是说说这颗地雷吧。黄:谁让你问那颗的。所以它要炸得惊天还要动地还要泣鬼神!麻脸:了然。黄:选个好地方。选个好时辰。麻脸:那么炸谁?黄:你应该问炸在哪儿?麻脸:那么炸在哪儿?黄:剿匪的路上。麻脸:哦?这么快又要剿匪啦?那这回我能多分点吧?黄:你要是真的张麻子钱都给你。麻脸:了然我是假麻子。老爷给我多少那是对我的恩赐。那么。什么时候炸?黄:什么时候炸那是第三步。且让我把第二步慢慢走好。(张宅)花姐一支枪指着自己一支枪指着张麻子“要么成要么死”意在让张麻子收自己当麻匪跟着老二老三他们。张麻子毫不犹豫同意花姐的请求。花姐倒紧张起来。说“我还没准备好呢”。张麻子于是问众兄弟“你们准备了吗?”都说没有。又问汤师爷:你准备过吗?汤:没有啊!我吃着火锅唱着歌扑通一声掉水里出来就到这儿了。众人大笑。张让花姐留在鹅城并交给她一个任务。(黄府)手下查出新任县长的真实姓名知道他不叫马邦德。黄:有了这个惊喜我的第二步就能走得更加悠然……在他们死之前我还要跟这两只猴耍耍……不耍猴我怎么赚两大家族的钱?(在黄四郎眼里钱对自己很重要“挡我财路者死”。这和他的对手张麻子是截然不同的)不耍猴他们怎么能心甘情愿地去剿匪?不剿匪他们怎么能踩到地雷呢?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宅)张麻子给花姐交代任务。让花姐区分真假黄四郎假黄四郎在张的狱中。张让花姐看住这个替身。(黄府)黄四郎拿出新任县长的县官照已证实现在的县长并非马邦德张麻子辩解意思是我是马邦德但照片是拍照的弄错了照片中的人不是马邦德我本人才是马邦德。汤师爷拿起照片告诉黄四郎照片中的人是我我才是马邦德我才应该是县长。但上任途中遭麻匪抢劫是现在这个县长救了我所以我就让他假扮县长他是我家外甥。(这个时候汤师爷是真的往张麻子这边靠了)张麻子索性将计就计顺着汤师爷的话接下去:三舅这话能跟他说吗?汤:闭嘴……此番“不打自招”让摸清新任县长底细的黄四郎重新陷入疑惑之中。黄四郎要求还他替身张麻子骗黄说替身已被撕票。如此导致二人当场向对方举枪汤师爷劝解:“老黄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啊?”黄放下枪对汤师爷说:“你最不懂事!”黄催张尽快出城剿匪。张表示先要将钱拿到手才能剿匪。黄:你们看见的麻匪是我扮的。我看见的麻匪是你们扮的。可是他们看见的麻匪他们以为是真的!现在正是让他们出钱剿匪的好时机!(黄四郎此时还不知道他看见的麻匪也是真的。)只要我出钱他们一定出。汤:你的钱呢?黄出钱。大量钱。张意识到这次有诈。黄解释说是自己想当县长所以想把他们差去剿匪拿走钱财离开鹅城。许诺汤师爷其他县的县长职务。(实际上是防止张继续怀疑下去以便自己的第二步计划达成。)张:那我干什么呀?黄:你嘛来当一个假的张麻子。张(与汤对视一眼笑朝黄伸出大拇指):好啊!(搭台背景:民国鹅城大红旗)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麻子居中黄四郎、汤师爷分列近侧左右城南两大家族在最外侧。五人齐步走在搭台上摘帽向鹅城百姓挥帽示意。黄(举起喇叭):自宣统皇帝退位以来鹅城一共来过五十一任县长。他们都是王八蛋、畜生、禽兽、寄生虫但是这位马邦德县长他不是王八蛋不是畜生不是禽兽也不是寄生虫他今天亲自带队出兵剿匪。他是我们的大英雄!(将喇叭递给汤师爷)师爷请!汤师爷(接过喇叭):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走四方!(汤师爷漏掉一句“威加海内兮归故乡”黄四郎朝着他龇牙表示诧异鄙夷)麻匪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张麻子看向汤师爷)突然就被麻匪劫了(带着哭腔)!所以没有麻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将喇叭递给张麻子)县长请!张麻子(咳一声清嗓子吼出):出发!大批人马出城尘土飞扬。张麻子和汤师爷骑在白马上。汤师爷将委任状拿给张麻子并让他念出张麻子这才知道原来马邦德不应到鹅城上任而是到康城上任。张:这鹅城与康城有什么不一样啊?汤:康城富饶鹅城凶险。张:那你为什么让我去啊?汤:你牛呗!劫火车!我告诉你啊你进了鹅城就有两种情况。第一你进城就被黄四郎弄死我马走康城从容上任。第二你有种咱俩办了黄四郎就像现在这样!(大笑)(汤以为他们已经“办了黄四郎”拿钱走人的目的已达到)张:好!说得好马邦德!你这个骗子!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张麻子一枪崩了!汤:你崩了我?你舍不得!张:你还真相信我就是张麻子?汤:啊?你要不是张麻子这山上可就有真麻子!张麻子一来你我可就没命了!说话间突遭埋伏袭击。口哨传信作战。汤师爷偷笑:这鸡叫成电台了我看行!突袭者是黄四郎派人假扮的麻匪。……老二被人吊在空中(已死)一声音传来:南国张麻子在此!钱留下银子也留下!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众愤继续作战。作战中老七嘴受伤汤师爷吹哨误传张麻子已死幸好老七即使纠正。假麻子被抓住。拿出装有两颗宝石的箱子问能不能换自己一条命。汤师爷得知情人和儿子已死发疯似的跑出去。假麻子坦白前面五任县长全被自己杀害。汤师爷驾着载满银子的马车离开想去山西结果误入雷区被炸。张一枪毙了假麻子。张麻子在堆成山的银子中间扒出汤师爷的脸汤一息尚存。汤让张麻子不要再回鹅城带上银子走。张答应。汤说有两档子事骗了张但在说之前死去。烧纸钱祭汤:我弄不清楚你到底是老汤还是马邦德。但是你没了张麻子也就没了真的也没了假的也没了。兄弟我要帮你把这个县长当下去。弟兄们回鹅城。(鹅城)这个张麻子杀了假麻子得了钱不逃命莫非要跟我鱼死网破?……上任鹅城击鼓的一幕再次上演。众人击鼓:县长要斩黄四郎!……县长要斩黄四郎!谁人不想斩黄郎拐卖壮丁贩烟土!杀了五任好县长!一成白银送你手!九成黄金黄家藏!邦德发誓三天内除暴安良祭老汤!马车散银斩杀令挂出声势浩大。张麻子在城楼上从容地喝着水。黄(看着整条街上铺满白银):白花花的银子都散给穷人作孽!手下:老爷散不了吧!你瞧除了鹅没有活物敢过去。(张府狱中)花姐和替身都不在狱中老三主动要求去追回花姐和替身。(鹅城大街)黄四郎弄不清楚张麻子玩什么花样心有担忧。弟兄四个问张麻子凭着四个人的力量与黄四郎斗胜算有几成张道有三成老七:三成不是玩儿命吗?张:我去睡会儿你们在这儿盯着。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第二天)一早老四惊喜道:大哥散在大街上的银子没了。张:我看见了。弟兄:现在有四成了吧?五成!七成!张做手势:三成。老七:不能吧老百姓把钱都拿回家了还三成啊?张:银子要是这么被拿走了拿钱就白发了。(镜头转至黄四郎处)黄:出车。(坐在摇椅上悠闲自信地摇着诸葛扇):我要你看看什么叫做草船借箭!(城楼张处)老五:银子都被黄四郎收走了!老四:胜算都不到一成了。张(用手指示意):六成。老七:黄四郎都没出面老百姓把所有钱都交出去了哪儿来六啊?张:说得对!为什么?众人:他怕呀!张:怕里面有什么?有怒!我一定把他们心里面的怒给勾出来!(城门前)鹅城百姓再次击鼓示威:满街枪弹在你手!十成白银在碉楼!张往街上散枪弹。这是铺满鹅城大街的不是白银而是枪弹。(黄碉楼)黄:屡败还屡战!我喜欢!……拿银子是贪拿枪是反!他们没这个胆!(张城楼)老七:银子被收走了枪也没人拿怎么办大哥?胜算几成啊?张:七成。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老七:哪儿来的七成啊?张:黄四郎要是不收银子我发枪干什么?老七:黄四郎要是不收银子我发枪干什么?张:我去睡一会儿。(第三天)大街上的枪已被百姓拿走。老七:我明白了你发的不是枪你发的就是怒!(黄碉楼)黄:收枪。黄四郎派出马车去大街收百姓的枪。(张城楼)张拉动扳机连发数颗子弹。弟兄:没动静啊。张:让子弹飞一会儿。说话间枪声响起此起彼伏。张及弟兄:怒了全都怒了!(黄碉楼)黄(怒):他妈的刁民!敢杀我的马?张与弟兄骑在白马上举刀每前进一段距离停下来看民楼的动静据百姓的反应决定是否可以继续前进。张说一次:枪在手跟我走!弟兄三人接上:杀四郎抢碉楼!百姓蠢蠢欲动四人胜算更大信心倍增往碉楼逼近。行到碉楼铁门处并不见百姓身影只有一群大白鹅跟在他们身后。张:我明白了谁赢他们帮谁。……打打就能赢!众人:打哪儿?wwwhaobianjucom本文由动漫编剧网整理wwwhaobianjucom张:就打铁门!……天渐黑铁门依然紧闭老三也不见回来弟兄三个开始担心。张让弟兄在铁门上打出一个惊叹号来。打出来并不像。张在门上打出一个问号。张:小子你要是打得准什么时候都能跑!把你们的子弹从那问号的点里打进去!老三带着花姐、替身回到张处。张顿心有胜算。乱枪扫射铁门。弟兄抬着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9

电影《让子弹飞》剧本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