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doc)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

(doc)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doc

(doc)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

傅清虹
2017-09-0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doc)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doc》,可适用于职业岗位领域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年第期总第期盘l三踢THESILKROAD文学与语言I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马芳(张家川县直属二幼,甘肃天水)摘要据清人陈熙晋《骆临海集笺注》所存诗歌进行统计,骆宾王现存诗首,其中边塞诗余首这余首边塞诗记载了骆宾王的两次从军之行,也反映了唐高宗,武则天时期唐与周边少数民族的战和关系关键词初唐西域骆宾王边塞诗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初唐时期,边战频繁,从高祖武德元年到玄宗先天元年(,)近百年间,唐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展开了长期的战争战争的胜利,国力的高扬,自然让众多诗人对立功绝域充满向往,这就使得一部分诗人怀抱立功壮志来到了边塞他们以自己的切身体验感受边塞,感受战争,作品真实而深刻骆宾王就生活在这一背景下,其边塞诗反映了骆宾王从军西域的心态变化,也记录了唐蕃之战对西域战局的影响一,以死报国,立功塞外而不惧苦寒的精神三十二余罢鬓是潘安仁四十九仍入年非朱买臣纵横愁系越坎壤倦游秦出笼穷短翮委辙涸枯鳞穷经不沾用弹铗欲谁申天子未驱策岁月几沉沦轻生长慷慨效死独殷勤徒歌易水客空老渭川人一得视边塞,万里何苦辛剑匣胡霜影弓开汉月轮金刀动秋色铁骑想风尘为国坚诚款,捐躯忘贱贫勒功思比宪,决略暗欺陈若不犯霜雪虚掷玉京春此诗骆宾王作于高宗咸亨元年春(),诗人随阿史那忠的军队深入西域,在天山南北对西蕃诸部落进行安抚时年的诗人在仕途上已奔波了大半生,多次受挫,但仍郁郁不得志,只得到一个从九品上阶奉礼郎的闲职,”掌君臣版位,以奉朝会,祭祀之礼”不能不说是远大理想与冷酷现实的巨大矛盾这就难免让这位志大才高的诗人对京城求仕产生了厌倦之情,发出了怀才不遇的感叹久在长安困顿不得志的骆宾王产生了从军立功的想法在这篇《咏怀古意上裴侍郎》里,骆宾王向当时的吏部侍郎裴行俭表明了自己从军自效的决心”轻生长慷慨,效死独殷勤”,”一得视边塞,万里何苦辛”,这些诗句都传达出骆宾王愿以死报国,立功塞外而不惧苦寒的精神在诗的最后也抒发了自己的豪情壮志:”勒功思比宪,决略暗欺陈”认为自己此次出塞在功劳上要和窦宪比个高低,在决策上也不把陈平放在眼里,并说如果不能冒着霜雪的侵袭从军杀敌,就是虚度年华辜负了自己多年来干谒求仕,报效朝廷的一腔热血激昂之情溢于言表二,悲愤的现实生活与出塞行军之苦的交织骆宾王在陈诗裴行俭后不久,又作《从军行》一诗抒发自己的豪情壮志:平生一顾重,意气溢三军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剑文弓弦抱汉月马足践胡尘不求生入塞,唯当死报君这首诗是边塞诗中的名作,格调激昂,意气风发,读来令人顿觉精神抖擞,抒发了骆宾王想在塞外金戈铁马的战场生活中立功报国的慷慨意气有一种突破压抑生活,重获新生的兴奋之感临行前,朝中官员前来送别,骆宾王作《西行别东台详正学士》告别送行的同僚意气坐相亲关河别故人客似秦川上歌疑易水滨塞荒行辨玉,台远尚名轮泄井怀边将寻源重汉臣上苑梅花早,御沟杨柳新只应持此曲,别作边城春其中,”塞荒行辨玉,台远尚名轮泄井怀边将,寻源重汉臣”四句说明了行军路线是过玉门关,赴轮台,疏勒,直达西域最后四句”上苑梅花早,御沟杨柳新只应持此曲别作边城春”点明送别时间是在”梅花早,杨柳新”之时即春夏之交,这一点明可与李峤诗中的”笛梅含晚吹,营柳带馀春”两句相参照”梅花”,”杨柳”既是《梅花落》,《折杨柳》等曲名,也点出了时令,最后两句”只应持此曲,别作边城春”,是说离别后远在塞外,只能靠听曲来当作边城的春色了,表达了对京城以及京城好友真挚深沉的怀念在出玉门关时,骆宾王回顾了自己从长安至边关的行经之处及心境,作《早秋出塞寄东台详正学士》一诗,诗的开头说:促驾逾三水,长驱望五原天阶分斗极,地理接楼烦汉月明关陇,戎云聚塞垣山川殊物候,风壤异凉暄戍古秋尘合,沙寒宿雾繁这是本诗的第一部分骆宾王写自己出长安后的行”,”望五原”,过”关陇”,”汉月明关陇,戎云聚程,”逾三水塞垣”是说自关中进入陇地,越过陇山,山川风物已经大不同于关中,时序寒温的变化已经明显能感觉得到,正是晋乐府诗所说的”陇头流水,鸣声幽咽,遥望秦川,肝肠断绝”,”戍古秋尘合沙寒宿雾繁”两句写边地环境的恶劣,尘土弥漫着荒凉的戍楼,茫茫夜雾笼罩着寒冽的沙漠骆宾王身处荒楼迷雾间想起自己出塞的缘由心中不禁掀起层层波澜后面紧接着写道:昔余迷学步,投迹忝词源兰渚浮延阁,蓬山款禁园影缨陪绂冕,载笔偶玛皤汲冢宁详蠹秦牢讵辨冤一朝从篚服,千里骛轻轩乡梦随魂断,边声入听喧南图终铩翮北上遽催辕吊影惭连茹,浮生倦触藩数奇何以托,桃李自无言这部分诗中,骆宾王回顾了自己多年来的求学与坎坷的为官经历,一股愤懑之情不觉而生”汲冢宁详蠹,秦牢讵辨冤一朝从篚服,千里骛轻轩”,说明自己罢官是因为别人的诽谤冤枉,骆宾王用”汲冢”,”秦牢”来形容自己被冤的程度之深,后两句道出不得已而出塞的苦衷,一朝穿上戎衣只有随军转战”乡梦随魂断,边声人听喧”是出玉门关时的乡关之愁,地理距离的拉大也扯远了诗人的心理距离,边关之地勾起的不仅是骆宾王对故乡的思念,还有自己的一腔愤懑之情,”南图终铩翮,北上遽催辕”两句反映了骆宾王一颗受伤的心灵,”南图”与”北上”都受囊置囊{阻,”南图”指壮志难酬,”北上”指生活艰难,大有李白”欲渡黄河冰塞JIl,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三首》)的踌躇味道最后,骆宾王以李广与桃李白喻,表明自己的心志:虽然运气不好,无处辩白,但将和李广一样,始终坚持自己的气节在这首诗中,骆宾王将自己的一腔冤屈表露无遗,从军出塞也是无奈之举,当然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遥远的异域,希望立功边塞来冲淡自己的愁绪获得一种精神寄托三,塞外金戈铁马的的战场生活与孤独的羁旅愁绪出玉门关后直到在西域军中的这一段时间,骆宾王共作诗六首,分别是《夕次蒲类津》,《晚度天山天山有怀京邑》,《边庭落日》,《在军中赠先还知己》,《久戍边城有怀京邑》和《荡子从军赴》,这六首诗集中反映了阿史那忠军在西域的活动,为进一步了解唐蕃之战给西域政治形势带来的影响提供了佐证二庭归望断,万里客心愁山路犹南属,河源自北流晚风连朔气,新月照边秋灶火通军壁,烽烟上戍楼龙庭但苦战,燕颔会封侯莫作兰山下,空令汉国羞傅璇琮先生主编的《唐五代文学编年史》将这首《夕次蒲类津》与《晚度天山有怀京邑》,《边庭落日》都定于咸亨元年七月,即作于薛仁贵军兵败大非川咸亨元年(),当时骆八月之前”二庭归望断,万里客心愁”两句抒情宾王跟随阿史那忠军驻扎在属北庭都护府的蒲类县东望归路,归路断绝,身在万里之外,荒漠之中,不由得勾起了骆宾王的羁旅愁思”山路犹南属”以下六句写景,言蒲类海的山川风物,晚风吹过,寒气袭人,一轮新月照亮了边塞的秋天,军营灶火连营,戍楼上也燃起袅袅烽烟,说明骆宾王所在的阿史那忠军在西域处于紧张的防卫中“龙庭但苦战”以下四句是骆宾王的议论,应该是对西域将士的一种激励,希望将士们齐心合力勇敢作战”莫作兰山下,空令汉国羞”两句是引用李陵兵败投降匈奴的典故来进一步激励将士紫塞流沙北,黄图灞水东一朝辞俎豆,万里逐沙蓬候月恒持满寻源屡凿空野昏边气合,烽迥戍烟通膂力风尘倦,疆场岁月穷河流控积石山路远崆峒壮志凌苍兕精诚贯白虹君恩如可报龙剑有雌雄这首《边庭落日》应该和《晚度天山有怀京邑》写于同一时期,大致在咸亨元年()Jk月后,同样是一首抒情之作开头两句说行程,离开京城到了居延泽一带此时,东线薛仁贵的大非川I之败已经结束,”于是吐谷浑遂为吐蕃所并”吐蕃兼并吐谷浑的目的已经达到,还占有唐在西域的部分军镇与领土,但吐蕃也知道不能彻底激怒唐朝,所以在其后保持了与唐的联系,再也没有进一步向西域逼近,因此,在安西前线,唐蕃两军处于一种紧张又平静的对峙之中在这种战争环境下,骆宾王诗中弥漫着强打精神的情绪也就可以理解了这首诗诗人写自己辞家万里来到西域,本想立功荒外,但遭遇到的现实却是军事上的失败与艰苦的生活,”候月恒持满”四句写军前的紧张气氛,四野昏暗,塞云渐合,出现在诗人面前的是一片苍茫大地,戍楼的烽烟燃起,将士们严正以待面对着边庭的落日西沉边塞立功的希望似乎已经不大了,但诗人仍然强打精神写出了”君恩如可报,龙剑有雌雄”的豪言壮语,表达诗人希望报效朝廷,与敌人决一雌雄的雄心四,建功塞外理想的破灭与浓烈的思归之情蓬转俱行役,瓜时独未还魂迷金阙路望断玉门关献凯多惭霍,论封几谢班风尘催白首岁月损红颜落雁低秋塞惊凫起暝湾胡霜如剑锷汉月似刀环别后边庭树相思几度攀这首《在军中赠先还知已》是骆宾王在西域的送别之作,起首四句写同僚都奉调返京,自己却不得不继续留在边塞看着同僚们一个个启程回京,战事的不利与苦闷生活已逐渐磨灭了诗人建功立业的雄心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回到京城,希望在那里找到一个精神的归宿遥望玉门关,乡关路远,思念之情,极其哀切”献凯多惭霍”四句写诗人一颗憔悴的心灵岁月催人老,诗人在边塞跟随大军一路奔波,风餐宿露,边塞的风尘在诗人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印记,本想立功边塞以期荣归京城,但残酷的现实却将骆宾王的梦想击得粉碎,此次出塞,东线大败,两军对峙之下,只有防卫,自然就无功可立遥想当初出塞立下的宏愿”勒功思比宪决策暗欺陈”现在却无奈地成为”献凯多惭霍,论封几谢班”,无功不说,还不得不淹留他乡注傅璇琮主编:《唐五代文学编年史》,辽海出版社年版,第页,第页宋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卷,中华书局年版,第页陈郁,杜晓勤:《从阿史那忠墓志考骆宾王从军西域史实》,《文献》,年第期这首诗反映了骆宾王边塞立功梦想的破灭,是其心态由意气昂扬到灰心无奈的转变见证由此抒发了强烈的思归之情,也反映了咸亨元年()AYl薛仁贵兵败大非川后给整个西域局势带来的不利影响扰扰风尘地遑遑名利途盈虚一易舛,心迹两难俱弱龄小山志宁期大丈夫九微光贲玉,千仞忽弹珠棘寺游三礼蓬山篷八儒怀铅惭后进投笔愿前驱北走非通赵西之似化胡锦车朝促候,刁斗夜传呼春去荣华尽年来岁月芜边愁伤郢调,乡思绕吴歙河气通中国山途限外区相思若可寄冰泮有衔芦这首《久成边城有怀京邑》是骆宾王在送走同僚之后,独自在西域边塞的忧思之作在这首诗中,诗人回顾了自己一生对仕途的追逐,描写了在西域的军旅生活,抒发了在边塞的思乡之情对自己出塞前的生活作了总结,自己在“风尘地”与”名利途”中惶惶奔波早年立下远大志向,经干谒求仕,仅获得一个奉礼郎小官,怀才不遇之感愤然难平,最终使他效法班超,投笔从戎,走向边塞,最终只是形影相吊,图荣自诬,在悲苦的人生道路上疲于奔命,感情基调灰暗,伤感到极致,表达了诗人久在西域立功无望,回京不得的惆怅哀切之情总之骆宾王的西域边塞诗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唐蕃之间在西域的争夺当时,吐蕃也处在强势扩张中,两大强国在西域展开的角逐引发了西域局势的短暂改变,在这种局势之下,唐高宗派出两支队伍兵分两路东路大军与吐蕃大军在青海展开正面交锋,西路大军负责出使西域,对附蕃诸部落进行安抚与劳问但东路薛仁贵大军的大非川I之败使整个战局出现了变化东线的大败直接影响了西线安抚队伍的进程,只得和西域的吐蕃大军处于一种对峙之中,骆宾王便在这支劳而无功安抚大军中立功域外的梦想破灭,诗人也历经了初以死报国,立功塞外,不惧苦寒到孤苦愤懑,灰意懒,渴望思归的心理路程释逯钦立辑校:《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唐李白着,清王琦注:《李太白全集》,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后晋刘晌等撰:《旧唐书》卷,中华书局年版,第页辩j掰,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1

(doc) 浅析唐远征西域背景下的骆宾王边塞诗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