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台港文学

台港文学.ppt

台港文学

姚木兰
2012-11-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台港文学ppt》,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台港文学台港文学本章需重点了解的几位作家:本章需重点了解的几位作家:台湾作家:白先勇、陈映真、余光中、郑愁予、梁实秋、琦君香港作家:金庸、董桥白先勇与《游园惊梦》白先勇与《游园惊梦》童年白先勇白先勇与大姐先智与三姐先明与家人合影(岁)大一新生白先勇白先勇()白先勇和他的兄弟白先勇与至友王国祥合影(年台大二年级)白先勇和他的兄弟王蒙张洁白先勇()作家简介广西桂林人。父亲是前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童年:战乱中颠沛流离并“放逐”年进入台大外文系年开始文学创作青年:在挣扎与困惑中再“放逐”年赴美国留学年获硕士学位后任教于加州大学。主要作品主要作品白先勇的创作成就集中体现在他的短篇小说上著有《寂寞十七岁》、《台北人》、和《纽约客》三个集子其中又以篇《台北人》影响最著。关于这一部分白先勇的评论知己欧阳子对每一篇都做了分析归总为《王谢堂前的燕子》他认为《台北人》的主题命意主要有三:“今昔之比”“灵肉之争”和“生死之谜”。昆曲《牡丹亭》昆曲《牡丹亭》主要人物:杜丽娘柳梦梅春香【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茶糜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听生生燕语明如翦听呖呖莺声溜得圆。出场人物:出场人物:钱夫人(蓝田玉)窦夫人(桂枝香)赖夫人余参谋十三天辣椒(蒋碧月)徐太太程参谋十七月月红郑彦青(钱将军的参谋)小说的艺术手法:小说的艺术手法:、意识流手法、双线平行结构、象征手法片段一片段一“五妹妹到底来了。”一阵脚步声窦夫人走了出来一把便攥住了钱夫人的双手笑道。  “三阿姐”钱夫人也笑着叫道“来晚了累你们好等。”  “哪里的话恰是时候我们正要入席呢。”  窦夫人说着便挽了钱夫人往正厅走去。在走廊上钱夫人用眼角扫了窦夫人两下她心中不禁觇敲起来桂枝香果然还是没有老。临离开南京那年自己明明还在梅园新村的公馆替桂枝香请过三十岁的生日酒得月台的几个姐妹淘都差片段一片段一不多到齐了──嫁给上海棉纱大王陶鼎新的老二露凝香桂枝香的妹子后来嫁给任主席任子久小的十三天辣椒还有她自己的亲妹妹十七月月红──几个人还学洋派凑份子替桂枝香定制了一个三十寸两层楼的大寿糕上面足足插了三十根红蜡烛。现在她总该有四十大几了吧?钱夫人又朝窦夫人瞄了一下。窦夫人穿了一身银灰洒朱砂的薄纱旗袍。足上也配了一双银灰闪光的高跟鞋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只莲子大的钻戒左腕也笼了一副白金镶碎钻的手串发上却插了一把珊瑚缺月钗一对寸把长的紫瑛坠子直吊下发脚外片段一片段一来衬得她丰白的面庞愈加雍容矜贵起来。在南京那时桂枝香可没有这般风光她记得她那时还做小窦瑞生也不过是个次长现在窦瑞生的官大了桂枝香也扶了正难为她熬了这些年到底给她熬出了头了。片段二片段二窦夫人说着又把钱夫人领到厅堂的右手边去。她们两人一过去一位穿红旗袍的女客便踏着碎步迎了上来一把便将钱夫人的手臂勾了过去笑得全身乱颤说道:“五阿姐刚才三阿姐告诉我你也要来我就喜得叫道:‘好哇今晚可真把名角给抬了出来了!’”  钱夫人方才听窦夫人说天辣椒蒋碧月也在这里她心中就踌躇了一番不知天辣椒嫁了人这些年可收敛了一些没有。那时大伙儿在南京夫子庙得月台清唱的时候有风头总是她占先扭片段二片段二着她们师傅专拣讨好的戏唱。一出台也不管清唱的规矩就脸朝了那些捧角的一双眼睛钩子一般直伸到台下去。同是一个娘生的性格儿却差得那么远。论到懂世故有担待除了她姐姐桂枝香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桂枝香那儿的便宜天辣椒也算捡尽了。任子久连她姐姐的聘礼都下定了天辣椒却有本事拦腰一把给夺了过去。也亏桂枝香有涵养等了多少年才委委曲曲做了窦瑞生的三房。难怪桂枝香老叹息说:是亲妹子才专拣自己的姐姐往脚下呢!钱夫人又打量片段二片段二了一下天辣椒蒋碧月蒋碧月穿了一身火红的缎子旗袍两只手腕上铮铮锵锵直戴了八只扭花金丝镯脸上勾得十分入时眼皮上抹了眼圈膏眼角儿也着了墨一头蓬得像鸟窝似的头发两鬓上却刷出几只俏皮的月牙钩来。任子久一死这个天辣椒比从前反而愈更标劲愈更佻达了这些年的动乱在这个女人身上竟找不出半丝痕迹来。片段三片段三钱夫人含糊地叫了一声想分辩几句。可是若论到昆曲连钱鹏志也对她说过:“老五南北名角我都听过你的‘昆腔’也算是个好的了。”  钱鹏志说就是为着在南京得月台听了她的“游园惊梦”回到上海去日思夜想心里怎么也丢不下才又转了回来娶她的。钱鹏志一径对她讲能得她在身边唱几句“昆腔”作娱他的下半辈子也就无所求了。那时她刚在得月台冒红一句“昆腔”台下一声满堂彩得月台的师傅说:一个夫子庙算起来就数蓝田玉唱得最正派。片段四片段四钱夫人环视了一下第二桌的客人都站在那儿带笑瞅着她。钱夫人赶忙含糊地推辞了两句坐了下去一阵心跳连她的脸都有点发热了。倒不是她没经过这种场面好久没有应酬竟有点不惯了。从前钱鹏志在的时候筵席之间十有八九的主位倒是她占先的。钱鹏志的夫人当然上坐她从来也不必推让。南京那起夫人太太们能僭过她辈份的还数不出几个来。她可不能跟那些官儿的姨太太们去比她可是钱鹏志明公正道迎回去做填房夫人的。可怜桂枝香那时出面请客都没份儿连生日酒还是她替桂枝香做的片段四片段四呢。到了台湾桂枝香才敢这么出头摆场面而她那时才冒二十岁一个清唱的姑娘一夜间便成了将军夫人了。卖唱的嫁给小户人家还遭多少议论又何况是入了侯门?连她亲妹子十七月月红还刻薄过她两句:姐姐你的辫子也该铰了明日你和钱将军走在一起人家还以为你是他的孙女儿呢!钱鹏志娶她那年已经六十靠边了然而怎么说她也是他正正经经的填房夫人啊。她明白她的身份她也珍惜她的身份。跟了钱鹏志那十几年筵前酒后哪次她不是捏着一把冷汗任是多大的场面总是应付得妥妥贴贴的?走在人片段四片段四前一样风华翩跹谁又敢议论她是秦淮河得月台的蓝田玉了?“难为你了老五。”钱鹏志常常抚着她的腮对她这样说道。她听了总是心里一酸许多的委曲却是没法诉的。难道她还能怨钱鹏志吗?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钱鹏志娶她的时候就分明和她说清楚了他是为着听了她的“游园惊梦”才想把她接回去伴他的晚年的。可是她妹子月月红说的呢钱鹏志好当她的爷爷了她还要希冀甚么?到底应了得月台瞎子师娘那把铁嘴:五姑娘你们这种人只有嫁给年片段四片段四纪大的当女儿一般疼惜算了年轻的哪里靠得住?可是瞎子师娘偏偏又捏着她的手眨巴着一双青光眼叹息道:荣华富贵你是享定了蓝田玉只可惜你长错了一根骨头也是你前世的冤孽!不是冤孽还是甚么?除却天上的月亮摘不到世上的金银财宝钱鹏志怕不都设法捧了来讨她的欢心。她体验得出钱鹏志那番苦心。钱鹏志怕她念着出身低微在达官贵人面前气馁胆怯总是百般怂恿着她讲排场耍派头。梅园新村钱夫人宴客的款式怕不噪反了整个南京城钱公馆里的酒席钱“袁大头”就用得罪过花啦的。片段四片段四单就替桂枝香请生日酒那天吧梅园新村的公馆里一摆就是十台吹箫的是琴雪芳那儿搬来的吴声豪大厨司却是花了十块大洋特别从桃叶渡的绿柳居接来的。  “窦夫人你们大司务是哪儿请来的呀?来到台湾我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讲究的鱼翅呢。”赖夫人说道。片段五片段五 钱夫人只得举起了杯子缓缓地将一杯花雕饮尽。酒倒是烫得暖暖的一下喉就像一股热流般周身游荡起来了。  可是台湾的花雕到底不及大陆的那么醇厚饮下去终究有点割喉。虽说花雕容易发散饮急了后劲才凶呢。没想到真正从绍兴办来的那些陈年花雕也那么伤人。那晚到底中了她们的道儿!她们大伙儿都说几杯花雕那里就能把嗓子喝哑了?难得是桂枝香的好日子姐妹们不知何日才能聚得齐主人尚且不开怀客人哪能恣意呢?连月月红十七也夹在里面起哄:姐姐我们片段五片段五姐妹俩儿也来干一杯亲热亲热一下。月月红穿了一身大金大红的缎子旗袍艳得像只鹦哥儿一双眼睛鹘伶伶地尽是水光。姐姐不赏脸她说姐姐到底不赏妹子的脸她说道。逞够了强捡够了便宜还要赶着说风凉话。难怪桂枝香叹息:是亲妹子才专拣自己的姐姐往脚下呢。月月红──就算她年轻不懂事郑彦青他就不该也跟了来胡闹了。他也捧了满满的一杯酒咧着一口雪白的牙齿说道:夫人我也来敬夫人一杯。他喝得两颧鲜红眼睛烧得像两团黑水一双带刺的马靴啪哒一声并在一起弯着身腰柔柔地叫片段五片段五道:夫人──。  “这下该轮到我了夫人。”程参谋立起身双手举起了酒杯笑吟吟地说道。片段六片段六“五阿姐你仔细听听看看徐太太的‘游园’跟你唱的可有个高下。”碧月走了过来一下子便坐到了程参谋的身边伸过头来一只手拍着钱夫人的肩悄声笑着说道。  “夫人今晚总算我有缘能领教夫人的‘昆腔’了。”  程参谋也转过头来望着钱夫人笑道。钱夫人睇着蒋碧月手腕上那只金光乱窜的扭花镯子她忽然感到一阵微微的晕眩。一股酒意涌上了她片段六片段六的脑门似的刚才灌下去的那几杯花雕好象渐渐着力了她觉得两眼发热视线都有点朦胧起来。蒋碧月身上那袭红旗袍如同一团火焰一下子明晃晃地烧到了程参谋的身上程参谋衣领上那几枚金梅花便像火星子般跳跃了起来。蒋碧月的一对眼睛像两丸黑水银在她醉红的脸上溜转起来程参谋那双细长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射出了逼人的锐光两张脸都向着她一齐咧着整齐的白牙朝她微笑着两张红得发油光的脸庞渐渐地靠拢起来凑在一块儿咧着白牙朝她笑着。洞箫和笛子都鸣了起来笛音如同流水片段六片段六把靡靡下沉的箫声又托了起来送进“游园”的“皂罗袍”中去──  原来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杜丽娘唱的这段“昆腔”便算是昆曲里的警句了。连吴声豪也说:钱夫人您这段“皂罗袍”便是梅兰芳也不能过的。可是吴声豪的箫却偏偏吹得那么高(吴师傅今晚让她们灌多了嗓子靠不片段六片段六住吹低些吧)。吴声豪说练嗓子的人第一要忌酒然而月月红十七却端着那杯花雕过来说道:姐姐我们姐妹俩儿也来干一杯。她穿得大金大红的还要说姐姐你不赏脸。不是这样说妹子不是姐姐不赏脸实在为着他是姐姐命中的冤孽。瞎子师娘不是说过:荣华富贵──蓝田玉可惜你长错了一根骨头。冤孽呵。他可不就是姐姐命中招的冤孽了?懂吗妹子冤孽。然而他也捧着酒杯来叫道:夫人。他笼着斜皮带戴着金亮的领章腰干子扎得挺细一双带白铜刺的长统马靴乌光水滑的啪哒一声靠在一起眼片段六片段六皮都喝得泛了桃花却叫道:夫人。谁不知道南京梅园新村的钱夫人呢?钱鹏公钱将军的夫人啊。钱鹏志的夫人。钱鹏志的随从参谋。钱将军的夫人。钱将军的参谋。钱将军。难为你了老五钱鹏志说道可怜你还那么年轻。然而年轻的人哪里会有良心呢?瞎子师娘说你们这种人只有年纪大的才懂得疼惜啊。荣华富贵──只可惜长错了一根骨头。懂吗?妹子他就是姐姐命中招的冤孽了。钱将军的夫人。钱将军的随从参谋。将军夫人。随从参谋。冤孽我说。冤孽我说(吴师傅吹得低一些我的嗓子有点不行了。哎这段“山坡羊”)。片段六片段六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  那团红火焰又熊熊的冒了起来了烧得那两道飞扬的眉毛发出了青湿的汗光。两张醉红的脸又渐渐地靠拢在一处一齐咧着白牙笑了起来。紫箫上那几根玉管子似的手指上下飞跃着。片段六片段六那袭袅娜的身影儿在那档雪青的云母屏风上随着灯光仿仿佛佛地摇曳起来。洞箫声愈来愈低沉愈来愈凄咽好象把杜丽娘满腔的怨情都吹了出来似的。杜丽娘快要入梦了柳梦梅也该上场了。可是吴声豪却说“惊梦”里幽会那一段最是露骨不过的(吴师傅吹低一点今晚我喝多了酒)。然而他却偏捧着酒杯过来叫道:夫人。他那双乌光水滑的马靴啪哒一声靠在一处一双白铜马刺扎得人的眼睛都发痛了。他喝得眼皮泛了桃花还要那么叫道:夫人我来扶你上马夫人他说道他的马裤把两条修长的腿子翻得片段六片段六滚圆夹在马肚子上像一双钳子。他的马是白的路也是白的树干子也是白的他那匹白马在猛烈的太阳底下照得发了亮。他们说:到中山陵的那条路上两旁种满了白桦树。  他那匹白马在桦树林子里奔跑起来活像一头麦秆丛中乱窜的兔儿。太阳照在马背上蒸出一缕缕的白烟来。一匹白的一匹黑的──两匹马都在流汗了。而他身上却沾满了触鼻的马汗。他的眉毛变得碧青眼睛像两团烧着了的黑火汗珠子一行行从他额上流到他鲜红的颧上来。太阳我叫道。太阳照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那片段六片段六些树干子又白净又细滑一层层的树皮都卸掉了露出里面赤裸裸的嫩肉来。他们说:那条路上种满了白桦树。太阳我叫道太阳直射到人的眼睛上来了。于是他便放柔了声音唤道:夫人。钱将军的夫人。钱将军的随从参谋。钱将军的──老五钱鹏志叫道他的喉咙已经咽住了。老五他喑哑地喊道你要珍重吓。他的头发乱得像一丛枯白的茅草他的眼睛坑出了两只黑窟窿他从白床单下伸出他那只瘦黑的手来说道珍重吓老五。他抖索地打开了那只描金的片段六片段六百宝匣儿这是祖母绿他取出了第一层抽屉。这是猫儿眼。这是翡翠叶子。珍重吓老五他那乌青的嘴皮颤抖着可怜你还这么年轻。荣华富贵──只可惜你长错了一根骨头。冤孽妹子他就是姐姐命中招的冤孽了。你听我说妹子冤孽呵。荣华富贵──可是我只活过那么一次。懂吗?妹子他就是我的冤孽了。荣华富贵──只有那一次。荣华富贵──我只活过一次。懂吗?妹子你听我说妹子。姐姐不赏脸月月红却端着酒过来说道她的眼睛亮得剩了两泡水。姐姐到底不赏妹子的脸她穿得一身大金大片段六片段六红的像一团火一般坐到了他的身边去(吴师傅我喝多了花雕)。  迁延这衷怀那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就是那一刻泼残生──就是那一刻她坐到他身边一身大金大红的就是那一刻那两张醉红的面孔渐渐地凑拢在一起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他们的眼睛:她的眼睛他的眼睛。完了我知道就在那一刻除问天──(吴师傅我的嗓子。)完了我的喉咙你摸摸我的喉咙在发抖吗?完了在发抖吗?天──天──(吴师傅我唱不出来了。)天──天──完了荣华富片段六片段六贵──可是我只活过一次──冤孽、冤孽、冤孽──天──天──(吴师傅我的嗓子。)──就在那一刻就在那一刻哑掉了──天──天──天──  “五阿姐该是你‘惊梦’的时候了”蒋碧月站了起来走到钱夫人面前伸出了她那一双戴满了扭花金丝镯的手臂笑吟吟地说道。  “夫人──”程参谋也立了起来站在钱夫人跟前微微倾着身子轻轻地叫道。  “五妹妹请你上场吧”窦夫人走了过来一面向钱夫人伸出手说道。片段六片段六锣鼓笙箫一齐鸣了起来奏出了一只“万年欢”的牌子来。客人们都倏地离了座钱夫人看见满客厅里都是些手臂在交挥拍击把徐太太团团围在客厅中央。笙箫管笛愈吹愈急切那面铜锣高高地举了起来敲得金光乱闪。  “我不能唱了”钱夫人望着蒋碧月微微摇了摇两下头喃喃说道。  “那可不行!”蒋碧月一把捉住了钱夫人的双手:“五阿姐你这位名角今晚无论如何逃不掉的。”片段六片段六 “我的嗓子哑了”钱夫人突然用力摔开了蒋碧月的双手嘎声说道她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到头上来了似的两腮滚热喉头好象猛让刀片拉了一下一阵阵地刺痛起来她听见窦夫人插进来说:“五妹妹不唱算了──余参军长我看今晚还是你这位名黑头来压轴吧。”返回双线平行结构双线平行结构返回小说的主题:小说的主题:通过今昔对比人物对比直击历史的兴衰、人世沧桑。把整个时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置于戏剧《牡丹亭》里揭露人生如戏人生如梦。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45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