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5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

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

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

Stlnz
2008-03-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何志宏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前言自從兩性平權納入法律以來「性別」的議題便成為現代人所應認知的課題。本文檢討相關學者探討明清男色的興盛現象關注其與當時的社會文化具有何種對應關係。此課題以往研究者雖不多但時至今日已不能忽視。本文所討論的問題並可作為明清社會文化史研究的補缺。一、明清男色和現代「同性戀」有何關聯?「男色」和現代所謂的「同性戀」(Homosexuality)一詞似有關聯歷來學者們的研究常常混為一談。如出版於一九九○年哈佛大學的韓獻博(BrentHinsch)所著《斷袖之情》(PassionofTheCultSleeve)一書從宏觀視野泛論先秦至明清看待「同性戀」的面相闡釋中國古代對「男同性戀」實具有「寬容性的傳統」作者認為邁入近現代以後由於西方歧視「同性戀」的總總思想深入華人世界遂與「傳統」判若兩極為之中斷。事實上早在一九八四年香港學者小明雄的著作便早已昭示類似的看法。在最近的修訂版中小明雄提出了「隱蔽式的恐同性戀」的觀點總結前此他個人研究中國傳統社會對「男同性愛」的看法。基本上兩書抱持相似的論點咸認為傳統中國社會對「男同性戀」現象傾向寬容研究者亦都認為古代中國社會對「同性戀」極為寬容。所謂的「寬容性」BretHinsch,PassionofTheCultSleeve:TheMaleHomosexualTraditioninChina,(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詳見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香港:粉紅三角出版社初版增訂再版﹞。在此之前如潘光旦〈中國文獻中同性戀舉例〉見氏譯靄理士《性心理學》﹝北京:三聯書店第三刷原刊於年﹞附錄二頁中便已指出這種包容性。近年是站在今日的角度相對而言的。站在向前回溯的對比視野下這兩部主要的著作便不能迴避中國古代同樣存在「不寬容」的資料與論述究竟輕重怎分?「寬容性」態度內涵為何?影響性為何?又如何在實際的社會上運作?等等問題。中國的歷史太長而研究者卻急於論證上述觀點故他們必須採取通史式的研究取徑遂限於篇幅或資料涉及時代性過於長遠與複雜以至於論證不免失之武斷或籠統輕率。由於這是一個歷史性的問題學者也從明清歷史的發展中試圖說明這個課題的重要性。余英時先生明確指出明清時代是中國歷史的重要轉型期之一從近人研究看來亦為對「同性戀」之態度的關鍵變化時期。受西方對「同性戀」(Homosexuality)之負面態度的極大影響民初以來大為翻轉而異於傳統的「寬容性」這由韓獻博等人的研究中可以看出。本文基本上接受這個說法尚另外考量到明清時代亦是中國社會步入近代化的前期並且相對於其他時代有關文獻資料較為豐富足資為文。以明清時代為研究時限誠然是日後近一步研究這個問題如何由「傳統」步入「現代」之轉折變化的基礎。甚至是思索這個「包容性的傳統」為何不能延續至近現代華人世界之重要起點這應可幫助我們了解與釐清今日華人對同性戀的觀感其自身可能潛藏的深層歷史因素。然而採取西方十九世紀末才出現的「同性戀」的意涵去概括中國歷史的現象似乎並不妥來學者之見相同如茅峰《同性戀文學史》﹝台北:漢忠出版社﹞頁中持相同論調周華山《後殖民同志論》﹝香港:香港同志研究社﹞頁所論。或認為傳統同性情慾關係「都在中國道統默許的範圍之內」見林賢修譯EricMarcus《當代同性戀歷史》(Makinghistory:Thestruggleforgayandlesbianequalrights,)﹝台北:開心陽光出版社﹞〈導讀〉頁等文。參見如余英時巫仁恕譯〈明清變遷時期社會與文化的轉變〉引出《中國轉型時期的知識分子》﹝台北:聯經出版公司﹞頁。由於「同性戀」(Homosexuality)詞意帶有西方長久以來基督教文化中諸如「疾病」(sickness)、「罪惡」(guilty)與「恐同性戀」(homophobia)等負面的道德意識型態用此詞來理解中國傳統社會中的「男色」現象時不免會有違背歷史現實的狀況出現況且帶有濃厚意識型態的以今論古之概念也不符合歷史解釋的良心而可能造成「歷史誤識」的問題。對於西方同性戀觀念的研究可參考:DavidMHarperin,OneHundredYearsofHomosexuality:andotherEssaysinGreekLove(NewYork:Routledge,)MagaretCruikshank,TheGayandLesbianLiberationMoment(LondonNewYork:Routledge,):現代通行的「同性戀」(Homosexuality)詞意原為十九世紀末以來西方醫學界以生物病理的角度區分人類性傾向的觀念該詞目前所知最早出現於年是異性戀醫學體制所建構出當。而「男色」應該較為符合歷史情境早在《漢書‧佞幸傳》便使用這個詞彙。我們可以說喜歡男性而衍生情慾的人就是「好男色」這雖與性傾向有關但資料不足以證明其人之自我認同不宜亂扣帽子。明清人所好男色可以觀察到者如歌童與優伶等皆傾向女性化。從以上簡單的討論看來似乎不應該用「同性戀」來解釋明清時代的「男色」現象。二、明清男色:從「復盛」到「興盛」的論述如前所述明清時期的「男色」現象在中國歷史發展的過程中具有特殊的性質此性質皆指向一個共同的概念即:明清是「男色」特別興盛的時代並且歷經由晚明「復盛」至清代「興盛」的變化。為什麼「男色」在明清時期特別興盛?來二元劃分異己(theother)作為描述一種性身份的詞彙。中國文獻至少在十九世紀末以前不見此詞及與此詞相連帶的意識型態。相關研究可參考:DavidMHalperin,”SexBeforeSexuality:Paderasty,Politics,andPowerinClassicalAthens”inedByMartinDuberman,MarthaVicinws,andGeorgeChaumeryJr,HiddenFromHistory:ReclainingtheGayandLesbianPast(NewYork:Meridian,):JefferyWeeks,Sex,PoliticsandSociety:TheRegulationofSexualitySince(London:Longman,):FrankDikotter,Sex,cultureandModernityinChina(London:UnitedKingdombyCHurstCo,):古籍便以「男色」名之如《漢書‧佞幸傳》﹝台北:鼎文書局校注本﹞卷頁贊曰:「柔曼之傾意非獨女德蓋亦有男色焉。」近人康正果亦認為中國的同性戀並不適合全以西方同性戀的觀點來理解所以他亦以「男色」名之詳見氏著《重審風月鑑》﹝台北:麥田文化出版公司﹞第章〈男色面面觀〉頁。但是他的矛頭特別指向中國社會的「封建等級」認為在個人天生癖好之外男色還是這種等級差別所造成的不人道關係。表面上看他似乎將問題放回古代中國的社會結構中分析強調階級性造成情慾關係中的不平等這誠然是事實但卻是古代社會普遍的情況不單男色如此男女關係亦復如是實際上仍然不免產生了一種因為概約化而導致喪失問題的時代特殊性的矛盾。可見雖然應回到中國史的脈絡分析古代男色卻必須更加謹慎尤其還需兼顧時代「特殊性」才算構成一個歷史問題。此外日本學界常用「同性愛」形容男性之間的情慾關係亦有學者以「男色」為名探討日本史上的男色。見岩田準一《本朝男色考》﹝東京:岩田貞雄自版﹞。岩田氏之作堪稱日本學界戰後有關此問題之最重要著作。本文以為「柔媚化」為「女性化」之一特質但女性化的男性不盡皆是「柔媚化男色」在此藉「柔媚化」突顯其作為男色──特別是本文關注的歌童與優伶之一項積極的外觀與氣質特徵。「柔媚」一詞亦非筆者杜撰如袁枚便形容一歌童為「柔媚能文」見清‧袁枚《隨園詩話》引出《袁枚全集》﹝江蘇:古籍出版社點校本﹞第冊卷第則頁。近人的研究主要是從娼妓史、性文化與同性戀歷史的角度中觸及此課題並加以討論。其中王書奴曾由娼妓史角度研究古代男色是民初以來第一位以紮實史料研究此課題之作潘光旦則從性文化的立場論述歷史上作為一種社會風氣性質的「同性戀」現象其研究廣受日後研究者所引用影響不小而小明雄於一九八四年初版的《中國同性愛史錄》一書由於徵引資料豐富目前堪稱無人能及成為後人相關研究所必須參考的著作此書試圖以大量資料顯示中國歷史上「同性愛」普遍存在的實況藉此反擊當時香港部分人士認為「神聖的中國沒有同性戀」的言論。上述三者在建構有關明清時期男色「興盛」的立論上具有開先啟後的重要性因此本節著重探討之。相對於其他時代男色在明代是屬於一種「復盛」的情形。所謂「復盛」有兩層意涵即「復」與「盛」。就第一層次而言王書奴視宋明為一文化承續的整體認為此風在元代稍衰而使宋代原有盛行的情況有所中挫。論述宋代男色「突然興盛」時主要根據宋人朱彧與周密的言論。朱彧指出宋代男娼乃為無賴子弟圖衣食之舉此情形一直存在宋代社會中至徽宗政和年間國家始立法告捕之而周密則認為這種現象各地都有只是「吳俗此風尤甚」他著眼於「敗壞風俗」上慨歎未能以舊法禁止此所謂「舊法」當即朱彧所稱之法。由此或可推論宋代男色問題已曾引起國家的注意並意圖以法控制而這樣的問題又以吳地較為嚴重。因此王書奴所謂的「復」指的便是「男風」在元代中挫明代中葉後經由「復」盛的過程再現。此再現的過程即反映在「盛」的層面。所謂的「盛」指的是史料文獻顯示出當時上自天子下至庶民各社會等級階層都有對男色喜好的記載故而具有將這種「盛」的社會階層廣泛性等同於「量多」的危險。因此如何再謹慎地以歷史敘述呈現晚明以來「男風復盛」的「事實」似仍有待進一步探論的空間。王書奴《中國娼妓史》﹝上海:生活書店﹞頁。王書奴《中國娼妓史》頁。宋‧朱彧《萍州可談》﹝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歷代筆記小說集成第冊﹞卷總頁。宋‧周密《癸辛雜識》﹝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後集頁。除資料反映出的社會階層廣泛性說明「男色復盛」的情形外資料的可得性也是另一個論述的重點。考察過被潘光旦認為是「同性戀」事例的古代男色文獻後他認為魏晉六朝以後正史中的男色記載既不可得便「不得不求諸小說或求諸稗官野史」明清時期此類性質的資料留存較多因此相對的也就比較容易找到所謂「同性戀」的例子。在此潘光旦指出的是研究明清男色現象在資料取向上的性質揆諸晚近相關研究看來筆記小說成為各家論述最主要的資料依據與來源是類似研究中常見的特點並常藉「指認」某某歷史人物為「同性戀」的個案方式來突顯「數量」而成為證明興盛的主要立論亦即認為當時資料上的「量多」反映出男色興盛的「事實」。社會階層的廣泛性是從資料的可得性而來。以小明雄的論著為例站在潘光旦等人的研究基礎上他以「更多」的史料文獻試圖證明「明代的男風自元復盛尤其明武宗在位時上自天子下至庶民幾乎都有兩男相悅的事。」。所謂「男風」為明清時期用以描述男色的詞彙他雖已注意到此點但對「男風」出現在明清時期的意義並未深入探討。此外他據以支持上述「復盛」觀點的主要資料也是筆記小說所謂「明武宗在位時」之句是從《明武宗外傳》等稗史資料所得來的印象亦即「上自天子下至庶民」好男色在社會階層上的廣泛性主要是從資料可及性的特點上才能建立的。然而記載的「量多」與現實的「興盛」之間究竟具有何種關係?近人研究多未及探討。也就是說反映在記載上的男色「興盛」究竟與明清社會文化的發展有何對應關係的問題顯然必須先探討才能進一步瞭解出現「興盛」的歷史因緣。基本上明中葉以後男色「復盛」的風氣盛行於江南再漸擴散到中原地區王書奴認為這主要與「男娼」的盛行有關他所指的其實是「小唱」東南清秀靈巧勝於西北地區的小唱「男娼」有南北地域之分。東南地區的福建也被認為是男色興盛的地區。這些觀點大體上為晚近研究所徵引只不過在解釋上容或有所精粗如其後潘光旦曾解釋福建地區「自宮」現象極為突出其淵源還可上推至唐代此或與明代閩地男色風氣特別興盛有所關連小明雄則認為閩地男潘光旦〈中國文獻中同性戀舉例〉頁。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頁。王書奴《中國娼妓史》頁。參見潘光旦〈中國文獻中同性戀舉例〉頁引唐代《玉泉子》所論。色興盛與該地區經濟條件和航海謀生的習尚有關等。縱上所論明代男色「復盛」表現出兩點特色:第一、是以「男娼」為主體的男色第二、男色盛行有地域性的差異東南勝於西北而這似乎又與小唱南北之分和閩地男色習尚有密切關係。但本文對男色的地域分佈不多著墨從上述看來晚明男色之復盛雖有南重北輕的情況但事實上是南北之地皆可見的現象。明代出現「男寵日盛」的現象明人謝肇淛認為這是因為相較於娼妓明代「龍陽之禁」制約較少而嫖妓「纏頭」費高士庶基於經濟能力考量會轉向男色況且男色不影響家庭生活妻子並未多加干涉另一方面「悍婦」也可能使男性轉向男色。可見男色在明代「復盛」應該有其特定的社會因素。然而晚近研究者似乎僅止於徵引謝肇淛的看法解釋「男色興盛」在進一步探究男色興盛與該論的關連性以及其與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對應關係上則相當欠缺這正是本文前此不斷提及的必須重視問題的特定歷史性。此外明中葉以後士大夫階層沉於「狂禪」「市民文化」大幅發展生活態度傾向恣情縱欲朝野競談房中在此情況中有學者認為因當時女色已無法滿足慾望的宣洩遂轉向男色在晚明形成孌童成風。這個解釋稍嫌牽強無法充分說明形成「孌童成風」的具體背景與因素但卻指出「市民文化」的發展與男色「興盛」可能具有關連性。「市民文化」的最大特徵便是通俗性亦可逕稱之為「通俗文化」通俗文學則可作為通俗文化的主要表徵之一。在文學發展史上晚明以來是「色慾小說」特別發達的時期但是明清時期也是政府嚴密禁燬戲曲小說等「淫書」的時代在社會大眾的閱讀品味與國家政教之間交叉對壘的關係中「男色」則是此時期屢見不鮮的創作題材在明末出現了中國歷史上專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頁。參見明‧謝肇淛《五雜俎》﹝台北:新興書局筆記小說大觀本第編冊﹞人部卷頁。陳寶良《悄悄散去的幕紗─明代文化歷程新說》﹝陜西:陜西人民出版社﹞頁。王爾敏《明清時代的庶民文化生活》﹝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專刊﹞〈色欲小說之湧現〉頁。王曉傳輯錄《元明清三代禁燬小說戲曲史料》﹝北京:作家出版社﹞。參見GiovanniVitiello,”TheDragonsWhin:MingandQingHomoeroticTalesFromCutSleeve”,ToungPao,LXXVIII():門描寫男色的通俗小說─《宜春香質》、《弁而釵》與《龍陽逸史》清中葉後則出現了第一部以男優伶為主角描寫同性關係的長篇小說《品花寶鑑》這顯示出明清時期的「男色」現象具有相當突出的時代性意義而通俗文化的發展與「男色興盛」之間也存有相當密切的關係。筆者個人便認為通俗文化是包含與延續明清時代的男色持續興盛之一重要文化因素。戲曲是明清時期廣受社會歡迎的娛樂活動。戲劇活動之消費空間主要以都市為主清初以來的大都會如北京、揚州和杭州等地戲劇活動蓬勃增加了優伶的從業率文人、富賈與優伶「狎優頹風」興盛形成清初以來文人娛樂生活型態之一。乾嘉以後梨園「相公業」更加發達清末的宮廷則仍沉溺於戲曲享樂的「沉淪」心態當中。晚近研究幾乎都認為這與清初禁止官員狎妓和北京娼妓業的沒落有直接關係而梨園文化中的優伶旦角也就被認為是清代「男色」的主要表象。然而明初雖曾嚴律禁官宿妓但事實上明中葉以後娼妓業仍禁而陳益源〈明末流行風─小官當道:明代的三部同性戀小說〉《聯合文學》:﹝﹞頁中曾簡略介紹此三書。有關本書的研究主要可參見如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台北:里仁書局二刷魯迅小說論文集﹞頁孔令境《中國小說史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頁蔣瑞藻《小說考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下冊附編拾遺頁王德威〈寓教於樂:三部晚清狎邪小說〉引見氏著《小說中國》﹝台北:麥田出版社﹞頁張瀛太〈照花前後境情色交相映─《品花寶鑑》中的男色世界〉《中國文學研究》﹝台大中文研究所﹞頁。可參見王振忠《明清徽商與淮揚社會變遷》﹝上海:三聯書店﹞頁。張次溪編纂《清代燕都梨園史料正續編》﹝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引見高拜石〈清季狎優頹風〉引出氏著《古春風樓瑣記》﹝台北:台灣新生報出版部﹞頁。另可見王書奴《中國娼妓史》頁潘光旦〈中國文獻中同性戀舉例〉頁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頁。鄭陪凱〈一九○○年的中國〉下《當代》()頁。詳可參見王書奴《中國娼妓史》頁劉達臨《中國古代性文化》﹝銀川:寧夏人民出版社﹞下卷頁蔡勇美、江吉方〈中國歷史文獻中的男性同性戀〉引見同著《性的社會學》﹝台北:巨流圖書﹞頁。閻愛民〈斷袖之歡─歷史上娼妓中的男色〉《歷史月刊》﹝﹞頁史楠《中國男娼秘史》﹝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下篇頁。如見馬德程譯ColinPMackerras《清代京劇百年史》﹝台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頁潘麗珠《清代中期燕都梨園史料評藝三論研究》﹝台北:里仁書局﹞頁。明‧王琦《寓圃雜記》﹝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與《榖山筆塵》合刊﹞卷頁不止清初亦曾頒令禁官妓但其效度顯然有別妓業仍然盛行。因此晚近研究認為娼妓業之衰敗與明清男色盛行具有直接關連性的看法頗待商榷。在清代男色興盛的研究方面以香港學者的研究為例該作者認為清代「男風」大盛其深刻的社會歷史原因是:一、因為清初嚴男女之防禁滿漢通婚與嚴禁宿娼因而默許同性戀盛行二、明遺民恥事新主寄情聲色以狎婦童為尚三、崑曲流行因此狎優成風四、遠遊士子尋求慰藉追求男色比納妾方便之故。。先不論此文用「同性戀」解釋清代男色的可爭議處這四項論點雖不無可供參考之處但仍未能清楚解釋清代男色盛行的根本原因。如第一、二點為歷來學者舊說係出唯性史觀齋主此說法可見於小明雄所論。不過上述兩項說法並不合理。第一項說法若要成立其前提是嚴禁通婚下的男女都有雙性戀才可能轉向同性但很明顯的這個前提並不能驗證故說服力極弱第二項說法亦值得商榷既然「狎婦童相尚」何以獨男色大盛?可見另有更切近於事實的原因待探。第三項說法有一定的歷史根據然而在崑曲流行與男色興盛之間有何關聯的問題以及十八世紀花雅之爭後崑曲成為上層社會雅好戲曲變化的情況又與十八世紀前後男色興盛有怎樣的關係?顯然憑添疑竇但討論此問題必須先對戲曲發展史有深入認識才可行然本文尚不及於此。至於第四項原因應該說歷代都有遠遊士子明清科舉大盛士子遠遊更是一種趨勢但為何士人文化形成追尋男色慰藉的普遍性社會風氣及這種士人文化形成的可能背景亦同樣為作者所忽視。以下我們便從社會文化史的角度作檢討。三、明清社會文化中的男色現象這個課題的討論多散見四處以下綜合各說供讀者參考。隨著宋明理學的形成以及道家房中術的轉變推動了「性禁慾主義」在唐代以後的中國社會發展成為日後明清禁淫書等「精神禁慾」的基礎近人認為這是明代中後期「性愛文〈官妓之革〉。明‧余繼登《典故紀聞》﹝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卷頁。劉達臨《中國古代性文化》頁。參見周淑屏〈清代男同性戀文學作品研究〉﹝香港:私立能仁書院中國文史研究所碩士論文﹞第一章「清代男風大盛及原因」頁。見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頁。學運動」產生的重要思想背景。中國穩定性的社會模式則在明代後期「突然爆發了一場性革命」而有幾種表現:一、出現大量與性有關的通俗作品二、春宮畫、秘戲圖與性藥品等蜂擁上市三、同性間的性活動得到充分發展。因此「男色」現象與明清時期的性文化與通俗文學發展具有明顯的相關性。在這方面有學著認為明清是歷史上「性禁錮」最嚴的時代但「同性戀卻空前大氾濫」可能的背景不外是:第一、性禁錮使性慾宣洩無門而男女私通又具有危險性所致第二、與宗室家庭觀念有關同性關係不會造成宗統紊亂使社會結構瓦解因而態度有所放寬第三、清代京劇中旦角男扮的風盛等。這些論點引示我們注意晚明以來情欲文化的發展對男色興盛的影響性但是似乎卻未引起晚近研究者們更進一步的關注。事實上從「性文化」角度觸及「男色」的問題早可從民初潘光旦的研究中瞥見端倪。雖然從歷史研究的立場而言顯然「論」多於「史」也不易做到具體細密論證的層次不過從這個角度可以提供我們進一步思索的課題是:在明末所謂「性革命」的概念下「男色興盛」的現象在清人入關後是否隨著清政府的「保守」態度與禮學復興而呈現衰敗?從明清易代到清政府底定的過程中似乎在某種特定的文化因素支撐下而使作為情欲與娛樂文化之一環的男色現象不曾消退持續明末以來興盛的局面並在清代中葉以後伴隨著主要是梨園文化的影響而達到「興盛」。跨越朝代變革與動亂而延續其發展的因素為何?近人認為明室淪夷勝國遺老寄情聲色逃避歌童優伶撫慰心靈「男色之好」成為明末清初士人逃避政治與種族衝突的緩衝地帶而清政府欲羈糜人心對沉迷聲色的男色風氣並不壓制遂成為「上許下行」的社會風尚。亦即認為明清鼎革之際對「男色興盛」具有正面推助的作用。然而上述看法並不足以解釋易代之間男色現象的持續盛行。明末妓女對鼎潘綏銘〈中國性文化何以轉向精神禁慾〉引出氏著《潘綏銘性學專題:中國性現狀》﹝北京:光明日報﹞頁。潘綏銘〈性文化史〉引出《讀書叢刊思想史上的失蹤者》﹝台北:聯經﹞第期頁。劉達臨《性與中國文化》﹝北京:人民出版社﹞頁。此說法主要出自唯性史觀齋主《中國同性戀秘史》中所論但限於坊間不易得見故筆者未能寓目。但這個說法卻多為近人轉相沿用如:小明雄《中國同性愛史錄》頁。劉達臨《性與中國文化》頁等。革之際的士人也有一定的影響性對身逢亂世的士庶而言尋求心靈寄託而走向聲色放縱的途徑不只限於男色。除非當時的男色具有比女色更高的選擇價值否則便難以作適當的解釋。要證明這一點我們應追問的是當時的男色具有何種特殊優勢而能夠在某一層面上成為補充文人娛樂生活主要型態的女色惟有先澄清男色的主體性意義探究當時男色本身的特質說明其在明清士庶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意涵才有可能進一步解釋男色持續興盛的原因。本文第三章中便探究「柔媚化男色」在何種社會文化的因素支撐下在清代可以獲得更多的包容與理解從而解釋男色現象能不受鼎革影響持續在有清一代興盛的原因。男色興盛與當時特定的社會文化背景有關學者已有部分的探討。明初以來人口逐步激增文學與印刷技術進步社會上同時還具有一股「崇古」思想與王學的學術風氣一方面閱讀人口比例增加另一方面則促進了讀者於古典文獻中閱讀到茲如「斷袖」、「龍陽」等描述男色關係的歷史典故。因此有學者認為明代是強烈意識到古代「男同性戀傳統」的時期因而增進了當時「男性愛」(malelove)彰顯的可能性。然而另有學者認為這股有利於男色發展的社會文化因素隨著清政府對性方面的態度轉向嚴苛保守而有所改變最顯著的反映在對雞姦罪的態度上。一六七九年到一八五二年之間清政府首度由官方正式提出雞姦罪的條文共歷經六次修訂。學者認為《大清律例》未必是專門針對「同性戀行為」的處罰而是著眼於婚外性行為的立場而來的而清律將「同性戀行為」刑罰化反映出清政府過度排斥的意識型態。因此晚明到清中葉對「同性戀」的態度是從中立轉向恐慌的過程。從雞姦罪的制定或許可以說明政府的嚴格態度不過似乎並不能完全抑制男色在社會上存在。社會上應另有一股支撐「男色」的社會文化的張力存如柳如是即為一例。詳參陳寅格《柳如是別傳》引出《陳寅格文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第七集。BretHinsch,PassionofTheCultSleeve:TheMaleHomosexualTraditioninChina:黃約瑟對本書有書評可參見《新史學》:()頁。MJMeijer,“HomosexualityOffenceinc`hingLaw“,T`oungPaoLXXI():VivienWNg,”IdeologyandSexuality:RapeLawinQingChina,”inJournalofAsianStudies,Vol,No(Feb):VivienWNg,”HomosexualityandStateinLateImperialChina,”inedbyMartinDuberman,MarthaVicinws,andGeorgeChaumeryJr,HiddenfromHistory:ReclainingtheGayandLesbianPast(NewYork:Meridiam,):在。這股張力是什麼?它又如何在人們的現實生活中作用?雞姦罪是否顯示清代社會「恐懼同性戀」?除此之外社會上是否有其他不同於國家公開的法令觀點的聲音?有關於此都有待進一步討論。四、結語從上述的檢討看來對於明清時代男色的研究誠然有很多需要重新修正的地方。筆者針對這些檢討曾先後以兩篇研究論文討論。根據筆者的研究看來明清時代社會文化上的「新趨勢」促進了男色的興盛。情欲的思想獲得了認同不但對正統的理學有所修正甚至到了十八世紀在大清儒家禮教世界之外另一種「小傳統」的動向在庶民社會中漫延。這種「禮教」和「情欲」的張力成為近代社會的新面向也造成了一種思想變遷的緊張性。如果我們沒忘記五四運動時期對婦女或情欲等等傳統所忽略或迴避的人性問題的重新覺醒便不難體認這個問題的重要意義。何志宏<明清時代男同性戀現象之探論>《史苑》期(台北:輔仁大學歷史學系)何志宏<男色興盛與明清的社會文化>(新竹: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學位論文)。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檢討近代學者對明清時代男色現象的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