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态心理学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态心理学.doc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态心理学

飞吧美丽的蝴蝶q
2017-09-19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态心理学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成 绩评卷人姓 名黄俊学 号中南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课程论文(设计)学院: 公共管理学院   学期:学年第学期专业:应用心理学 年级:级学生姓名:黄俊  学号:题目: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课程名称:青少年心理卫生与心理咨询任课教师姓名: 赵冬梅       年年月日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研究综述摘要 斯德哥尔摩的银行抢劫案不仅仅是一起让犯罪学家感兴趣的案件也吸引了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去解释这一常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现象。对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解释也可以部分扩展到受虐症当中。关键词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强化受虐症收益追求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柯瑞迪特银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两名绑匪劫持名人质近天的时间。[]事件发生后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竟拒绝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其中一位女人质和一名绑匪有出于自愿的性接触。瑞典犯罪学家尼尔斯·贝耶洛特将这种受害者对压迫者或施虐者的依恋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产生已久人们难以理解为什么人质对伤害自己的犯罪分子动真情。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产生不是一般的绑架抢劫虐待就可以形成的特定的人在特定的情形下满足条件才能产生。一、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产生的条件一般认为有这样四种因素引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产生[]:.绑匪威胁会杀死人质并且人质也相信他们完全有可能这么做。因为这一因素的存在受害者明白在这种极度不平等的权力关系中既然绑匪可以杀死他们那么对他们惩罚、虐待并不值得惊异即便这是一种负面的身体遭遇和情感体验。相反那些绑匪对他们的良善之举是人质从没有奢望过的所以这些善行一旦出现会在受害者的内心激起较高的情感波澜。.绑匪会向人质表达某种程度的善意经常给他们一些小恩小惠最经常发生的是在人质感到绝望的时候绑匪给他们食物或水或者允许他们上卫生间。事实证明这些善举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形成的基石(cornerstone)。人质将所有这些都感知为是绑匪赐予他们“生命礼物”。绑匪威胁他们生命这一事实被忽略了他们为当下被给予的生命所感动。人质从心理上认为他们还活着是因为绑匪“没有杀死我”这是一种“被恩赐的存在”(grantingexistence)。从这种视角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产生是因为人质对绑匪施加于他们身上的伤害的否认和对“生命的礼物”的感恩。这是一种双重感激一方面是因为绑匪没有实施人质所预想的最坏的行为或者说人质因为没有被杀死而产生的负向感激另一方面是人质对绑匪给予他们的关心和照顾的正向感激。人质认为绑匪会做的事情或者是他们惧怕绑匪会做的事情与绑匪真正对他们所做事情之间的差距越大这种感激之情越强烈。在讨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时人们经常用到这样的比喻:魔鬼来到人间将某人抓进地狱让他受尽苦难。当魔鬼允许他重回人间偶尔体验一下正常人的生活时他便会产生幻觉认为自己来到了天堂而那位将自己带入地狱的魔鬼此刻被认为是解救他的天使。.人质没有逃脱的机会那些试图逃跑的人质皆死于绑匪的枪口下。这个事实更加强化了人质的这种认识:人质的生死完全掌控在绑匪手中。怎样在这种高压的情况下提高生存机会成为压倒一切的思想。而且绑匪经常对人质说:“不要害怕。如果你们听从我们的命令并且保持沉默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但是如果你们有过激反应我们就会开枪。”“不受伤害”的前提是“听从命令”、“保持沉默”。在这样的情景下人质很清楚要想活下来应该怎样做。也许有一种前性情倾向(predisposition)使个体愿意为了生存做任何事情。人的对情景主宰者(如绑匪)的认同会确保个体的生存和受到保护认同此时成了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受害者体验到的无助感越强烈认同也就越明显。.人质与外界隔绝他们所能得到的信息皆来自于绑匪这一点使绑匪有机会在短暂的时间里对人质进行再社会化或者说对其进行洗脑(brainwashing)。我们很少对我们所接受的观念提出质疑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合理合法以至于我们一直想当然地接受。这些观念也很少受到别人的挑战因为在我们的周围大家接受的也都是同样的价值观念。在没有疑义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对“异端”没有免疫力所以在绑匪的高压面前人质原来的那套信仰体系不堪一击重新占据人质头脑的是绑匪的那套观念系统。人质开始站在绑匪的立场上透过绑匪的眼光来重新看待这个世界。这种转化(conversion)一旦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产生就在所难免。二、产生原因分析按引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条件发生发展的顺序试作如下分析:、虐待或威胁人质。生活的经验会告诉人质被毒打、虐待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即使没有虐待的事实行为只要威胁就可以达到让人质心生畏惧的效果。威胁或虐待可以看做是对人质的惩罚以减少人质“耍花样”和抵抗、逃走、报警的可能行为。这种最直接最强烈的方式可能会使人质正常的心理崩溃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接下来犯罪分子的“小恩小惠”就会使人质在非正常的心理状态下产生不可思议的对犯罪分子正面的情感体验而这一切在正常状态下是绝不可能发生的。、让人质认为没有逃脱的机会。在直接“打击”之后再以其他试图逃跑的人质的死亡旁敲侧击再次强化“不听话就没命听话就有活路”。使人质产生“没有听话而被杀是自己的错”这样错误的认知并延伸到警察的救助是对平衡关系的破坏警察的到来使犯罪分子恐慌进而人质自己的生命就受到更加严重的威胁而责任会被人质在非正常的心理状态下转嫁到警察身上。、“善意”的表达。在人质当时的思维逻辑里犯罪分子对自己拥有生杀予夺的全权打骂侮辱是家常便饭。当犯罪分子仅仅只是让人质上个厕所喝口水对于人质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了会使人质对犯罪分子感激不尽。这种奖励的正强化行为使人质更加认同目前甚至还有“赏赐”的平衡关系。另外人质对于收益的追求可能使其对犯罪分子的恩惠表现出过分的积极情感。心理学研究认为正是因为人们高估了与损失关联的种种痛苦的程度引致了损失厌恶(Kermer等),在某种环境下收益追求也有可能发生,即人们会高估与收益相联系的种种喜悦的程度。已有一些文献从不同的角度发现收益追求的存在,例如Harinck等的实验表明小额的收益带给个体的快乐程度超过了等额的损失带给个体的痛苦程度而Schmidt和Traub、Brooks和Zank在实验中也发现一些实验对象表现出收益追求的特性在市场学和营销学领域中也有一些文献发现相对损失,个体对收益更加敏感,收益的影响超过了损失的影响,如Greenleaf、Sivakumar和Raj、Hankuk和Aggarwal等。回到本文的研究问题,如果个体真的具有收益追求的特性,那么有风险的信息所蕴含的可能的收益将会显著增加个体的期望效用,使个体在确定性的坏消息和有风险的好消息之间偏好后者,而形成“坏消息延后”的现象。[]在当时的情境下对于人质而言犯罪分子给与恩惠的收益大于虐待带来的痛苦损失。可能是这种恩惠对于人质而言可以极大地减少他们的恐惧让其心理获得一瞬间的安全感和平衡而这一安全感对人质几近崩溃的心理弥足珍贵。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是威胁虐待在前施以恩惠在后而不是恩惠在前威胁在后。、信息隔绝。信息隔绝贯穿整个过程的始终从落入犯罪分子之手直到被解救。信息隔绝使得人质所接受到的观念信息皆来自于犯罪分子单方面并且只是犯罪分子向人质单向灌输。在没有沟通交流的前提下本来正常状态下不可能发生的事在人质这里发生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从上我们可以看到信息隔绝和强化一直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从一开始的暴力、威胁、虐待等“重拳”到旁敲侧击的“绵掌”再到小恩小惠的“糖衣炮弹”不断给予人质单方面的刺激。要么通过“重拳”惩罚要么通过“绵掌”负强化再加上“糖衣炮弹”的正强化。在信息隔绝的情况下单方面的刺激作用被放大了因为人质在心理状态非正常的极度脆弱情况下又缺少信息和情感的交流沟通很容易接受犯罪分子的行为和观念。简而言之在犯罪分子强势的“组合拳”的“攻击下”人质正常的思维和情感撑不住了就出现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样在一般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现象。珠海市著名的魏娟虐待保姆蔡敏敏一案中魏娟既有虐待的行为又有如蔡敏敏所说的对她很好的表现。单一的虐待只会带来恐惧、憎恶和反抗再施以“恩惠”就可能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蔡敏敏甘愿受虐年同样也是魏娟一系列“组合拳”的影响。而信息的隔绝则扮演了“帮凶”的角色让人质的观念情感得不到交流和释放最后只能自己消化接受。在传销中信息隔绝对洗脑的作用尤为显著。通过切断其与外界的联系不断单向灌输传销思想。在缺乏外界信息交流的情况下受害者很容易缺乏理智而在短时间内就很容易受到控制使受害者成为传销大军的一员并鼓动其他人加入。如果能够及时与外界的家人或同学朋友取得联系有了与传销者不一样的观念的交流传销者的洗脑就很难实现。这也就是为什么传销者都非常注意切断受害者与外界的联系并监视他们的原因。虐待(或者说惩罚)与“恩惠”(或者说正强化)的对比越强烈差异化越明显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可能性越大。假设惩罚对人质来说为负值呈算术级变化“恩惠”是正值但它的值在信息隔绝的条件和强化的作用下被人质极度脆弱的心理放大了呈倍数或几何数级的变化:(n)n>或者(n)n×n>故最后人质对犯罪分子的情感是正面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不仅仅表现在劫持人质的案件中在施虐与受虐症以及家庭暴力中同样部分有所体现。当然不是所有人在满足上述四个条件后就可以形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同的性格的人自然会有所不同有些人在遭受虐待后可能进行直接的毫不妥协的反抗。患此症的人具有哪些心理特质在发生此类案件时如何应对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对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我们不能一味地指责也不能因为其特殊的心理因素而免去他们应承担的相关责任。理解但不纵容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的心理状态回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阴影方能散去。参考文献文档已经阅读完毕请返回上一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变态心理学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