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

“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doc

“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

单人床1999
2019-06-1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网友评论()第期作者:侯磊张卫东#slidedescp{lineheight:pxfontsize:pxpaddingleft:pxtextindent:emmarginbottom:px}#slidedescpimg{textalign:center}导语:一代名媛张充和去世,铺天盖地的“最后闺秀”扑面而来,哀悼一个人离去的同时也在追怀一个时代。然而,张门才女并非三从四德的旧式闺秀,而是实实在在的民国新女性。她旧学功底深厚、修养高雅,又受新潮洗礼,独立自由,传统而不保守、新派而不西化。在张门才女的身上,体现着一个清末家族的巨大变迁。她们并不知道什么是最后的闺秀,也不知道塑造什么样子就是大家认可的闺秀,一切只是自幼所受教育的催化,是发自内心的自然生命轨迹。她们所喜好的艺术与学问距离我们并不远,只是我们难以再有那样的出身和成长环境。素有民国才女、“合肥张家四姐妹”的最后一位张充和女士去世了,于是有人感叹:那个时代彻底远去了中国再也出不了世家名媛了。如今,对张氏姐妹总是用“最后的闺秀”来称呼,其实所谓“闺秀”并不准确,因为闺秀专指儒家治国时代不出闺门的恬静女子,而她们都是走出家门读书闯天下的新人。新女性与传统才女“‘最后的闺秀’这个称谓来自于张家二姐允和的回忆录,那是为了出书费尽心思想出来的名字,请大家不要当真看待!但这样形容合肥张家四姐妹有些不恰当。”这是昆曲教育家张卫东先生特意对我说的。张卫东先生曾受教于张家二姐张允和,在她们四位姐妹中,只有三姐兆和不大熟识,因为三姐兆和中年后就不怎么接触昆曲。在二姐张允和嘴里,总是她们大姐(元和)以及小妹(充和)的昆曲如何如何。其实,这四位姐妹都不是所谓三从四德的旧式女性,而是走出家门的时代新女性。从五四到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南方风气以开化著称。身居苏州的张家,自然受到新潮洗礼。她们姐妹最亲近的老师是胡适,这位新文化领袖同样给了她们或多或少的西化影响。张充和数学零分进北大全靠了胡适的破格力争甚至连三姐张兆和与沈从文的爱情也与胡适的撮合有关,不然兆和很难接受沈从文的追求:不要说沈从文当时是张兆和的老师,一封封情书已闹得满城风雨,两人的家世也相去甚远。除了兆和的婚姻,其他三个姐妹也都是自由恋爱,不管家里如何阻扰,终于船到彼岸幸福成功。大姐元和下嫁昆曲演员顾传玠,二姐允和与“八字不合”的周有光相恋,且在一个不吉利的日子结婚,四妹充和岁才成大礼还嫁给一个外国人。这在那个看重门第的年代,都是能上头条的事。张家的姐妹是新潮的,但并不特别西化,不西化不是保守,而是旧学底子足够丰厚,她们的言谈举止都是中国式的。四姐妹都没有出洋留学,在西化和传统的影响下保持着古时君子的中庸之道。再有,她们都没有嫁给官宦巨商,像冰心、凌叔华和杨绛一样,都嫁给了文人学者。中西合璧得最恰当的一代四姐妹的父亲张冀牖生于年,卒于年,他于年举家迁往上海,年搬到苏州,并于年变卖部分家产,创办了著名的“乐益女子中学”。这里包含着一个清末家族的巨大变迁,是改变家庭模式与思维方式的事。但凡旧式的家庭,多是受传统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影响,聚族而居,以整个家族为企业,多方经营家庭,注重门第与长幼尊卑,鲜有什么平等、博爱的观念,家里人口多,是非也多。当时逊清的遗老遗少,居京的王公贝勒不论多么落魄,大都还维系着清朝的生活方式。而新式的家庭多是大家族的一个支脉,不大重视传统礼教的约束。张冀牖的搬家是单立门户,他想的是宣扬民主与科学、男女平权、塑造时代的“新人”、改变中国人愚昧落后的精神面貌,与鲁迅、周作人等宣扬的思想不谋而合。民国时很多私人办学都是不盈利的,纯靠学费收入无法运转,张冀牖不顾族人的反对,一次次地变卖家产,前后投入达万以上,终因操劳过度,岁时英年早逝。。他自己工诗文,喜昆曲,能吹笛一生洁身自好,不纳妾、不吸烟、不打牌与社会名流交往深厚,教师中曾有张闻天、侯绍裘、叶圣陶、匡亚明等人,有不少激进人士,秘密成立过地下党的组织。他的五子张寰和曾经说,父亲从来不跟孩子们讲祖上是淮军将领的往事,家里也不供祖宗牌位,好像故意和古代分割开。可他还保存了很多传统文人的言行:他喜欢藏书,曾经到上海的旧书店挨家地买,买完一家,把书抬到第二家,再抬到第三家他注重孝道,他的母亲曾因治病而抽鸦片,在戒烟时很痛苦,张冀牖带着张元和跪在母亲面前,求母亲不用戒了,太受罪。生在这样的家庭,再配上各自的出生年代,才有了既新潮又传统的张家四姐妹。她们读私塾又上新式学堂,脱离家庭却并没有参加革命,身居海外而不忘记传统。她们求学时,新式教育已经登场,而旧式的私塾教育还没有衰退。父亲的教育理念就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因此张充和与傅汉思倒是真正中西合璧得最为恰当的一对。如今很多民国老课本再版,使得我们看到,新式教育与旧式教育是完全不同的两套体系。旧式教育中,读书人阶层大多学《四书》《五经》,为的是日后的科举而劳动阶层大多学《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等,能识文断字,粗通文墨就行了。新式教育中,虽然对数理科技、社会常识有所加强,但学的多是“小猫叫、小狗跳”、“蜗牛爬墙”的白话文,文言文也仅是选本,在古典诗文、传统文化上是不行的。当时即有旧派的人士,一看学校教这个,又领回家读私塾去了。旧式教育的学生,考大学难免数学零分,但并不影响张充和,以及朱自清、罗家伦、钱钟书、康白情、臧克家、吴晗他们成才。这两种教育模式,培养出的学生在思想意识、文化修养上往往不同,这是我们对现代文学的评价千差万别的原因。举个例子,民国时期文学翻译的成就很大,多是因翻译家的旧学深厚再如,现今仍然被读者阅读的现代作家中,鲁迅、周作人、老舍、钱钟书、丰子恺、汪曾祺等,大多是受过较为系统的旧学教育,而很多流行一时的革命作家却渐渐淡去,他们多缺少旧学修养,要么是没赶上,要么太早投身革命。张家姐妹中,传统修养最好的是张充和,而旧式教育受得最多的也是她。她曾过继给二房的奶奶当孙女。养祖母是大家闺秀的风范,请吴昌硕的高足朱谟钦为塾师,还请了位姓左的举人教她填词。张充和四岁能背诗,六岁识字,熟读《左传》《诗经》《史记》《汉书》等典籍。而她直至岁以后,养祖母逝世,才回到父亲创办的乐益女校上学。幼时的传统教育伴随她一生,直至在年,与美国汉学家傅汉思教授成婚。同样,在新思想影响下,张充和很有社交的才能,与文艺界人士有着广泛的交往她做过编辑,虽然家中并不拮据,也还要追求自己的职业。章士钊曾把她誉为蔡文姬,而焦菊隐誉她为当代的李清照。《牡丹亭·游园》张允和饰春香张元和饰杜丽娘(年)《牡丹亭·惊梦》张充和饰杜丽娘张元和饰柳梦梅(年)随心而生怡然自得除了琴棋书画以外,最能表现张充和传统修养的,还是自清末就已渐衰微的昆曲。年后,张家四姐妹中,张允和与张兆和留在大陆,张元和去了台湾,而张充和到了海外。半个多世纪以来,张充和在国外传播昆曲以及书法功不可没,与其相濡以沫的傅汉思也对昆曲情有独钟。在他们刚到美国时,就把中国的艺术才情传递给学生,他们还开设了昆曲、书法等选修课程。有一位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的宣立敦教授,就是经他们的培养,走向古典汉学之路,目前在美国汉学的基础学科,多是他们那时营造创建的。张充和的四个弟子,在促成昆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一事上,立下了汗马功劳。年,张充和与傅汉思,以及大姐张元和同来北京,四姐妹在京相聚。他们参加了“汤显祖逝世周年”举行的纪念演出,这次大规模的演出由北京昆曲研习社举办,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那一次,张元和与张充和粉墨登场,张允和担当报幕,傅汉思教授在曲会团拜上讲话,只有张兆和没有上台。这个场面在民间举办,很是体面,亲历现场的张卫东先生回忆起来,依然是兴致勃勃。整场演出而今看来全是非遗的经典,堪称是“大师版”的大师!开场是七十四岁周铨庵主演的《牡丹亭·学堂》,由七十二岁北昆名宿马祥麟配演杜丽娘而后,便是张家姐妹的《游园惊梦》七十二岁的张充和演后部杜丽娘,七十八岁的张元和演小生柳梦梅,年逾古稀的文博大家朱家溍配演大花神,全场表演依古从古,老腔老调,观众也都是满头白发策杖而来的老人们,八十六岁的曲界鸿儒王西徵、潘郁彬夫妇也到场祝贺。演出结束后,大家对张充和赞叹不已,她的杜丽娘既端庄又含春,与大姐元和的柳梦梅会面时,情景交融天衣无缝。已故昆曲名家,“世字辈”的大师姐朱世藕说,张充和的两只手,从始至终只露出水袖四个指头,这种闺门旦的表演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了!闺门旦是昆曲中的“五旦”,演绎未出闺阁的大家闺秀,手势与众不同,古法表演都是不把五个手指全露出来,无论怎样做动作,都只露三四个,即便整只手出水袖,也不能直摊开五个手指,十分讲究。张充和的书法很像元代倪瓒的风格,楷书工整扁平,隶书虽不多写却很潇洒。她写小字最为擅长,这是因抄录曲谱而对书法饶有兴趣的原因之一。目前,坊间对她的昆曲曲谱抄本估价很高,已有刊印本用于流传。美国昆曲社的社长陈安娜女士曾说:“张老师每天依然临帖写字,这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了。”一位百岁老人依旧临帖写字,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书法与昆曲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了解透的事。如今,我们还可以从张充和的百岁录像中看她唱曲的情形,那已然是完全发自内心,不考虑有无听者,好似神仙一样自得其乐。张充和的典雅仪态是随着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时代变迁而形成的,她并不知道什么是最后的闺秀,也不知道塑造什么样子就是大家认可的闺秀,但幼年的儒家经典是她终生难忘的生活轨迹,唱昆曲、临字帖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的后半生虽在大洋彼岸,但所喜好的艺术与学问距离我们并不远。我们难以再有那样的出身和成长环境,但只要有一颗慕古之心,心存仁厚,美好的事总会有的。侯磊,北京人,青年作家、诗人、书评人、昆曲曲友,著有长篇小说《还阳》,笔记小说集《燕都怪谈》等。张卫东,昆曲表演艺术家、戏曲民俗研究家,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昆曲顾问、音韵顾问。师从朱家溍、张允和,与张充和、张元和、张兆和都有交往。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

“张氏四姐妹”不是最后的闺秀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