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张震惊悚故事集第1季牙印]张震文字版.doc

[张震惊悚故事集第1季牙印]张震文字版.doc

[张震惊悚故事集第1季牙印]张震文字版.doc

上传者: Gordon中起 2018-02-1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张震惊悚故事集第1季牙印]张震文字版doc》,可适用于财会税务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张震惊悚故事集第季牙印张震文字版牙印有一次几个公司里的同事周末去郊区玩。吃完晚饭之后大家坐在一起闲聊这时有人提议讲一讲以往真实经历过的鬼怪现象。于是符等。

张震惊悚故事集第季牙印张震文字版牙印有一次几个公司里的同事周末去郊区玩。吃完晚饭之后大家坐在一起闲聊这时有人提议讲一讲以往真实经历过的鬼怪现象。于是以那个人为开端大家都像模像样地讲了起来。但每个人讲到最后不是沦为粗制滥造的恐怖笑话就是惹来一番耸人听闻、故弄玄虚之类的奚落。可是当最后一个同事讲完他的经历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那是一个刚加入公司的同事他是这样讲的我和我的女朋友是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相恋的。我们的感情一直特别好后来虽然不在一座城市念大学身边又都不乏追求的人但我们从来都没变过心。我女朋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毛病咬人。每当在一起的时候凡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她总是搂住我冷不防在我身上的什么地方咬上一口。当然生气的时候也会咬只是力气更大一些。虽然她每次都咬得很疼疼得我放声大叫但我从来没生过她的气相反我觉得她那个时候的样子特别可爱。大学毕业一段时间后我争取到了一个去国外进修的机会要在国外待三年我女朋友还是在国内的公司上班。临走的时候我们都特别伤心。尤其是她不夸张地说简直到了悲痛欲绝的程度。我只有不停地安慰她说三年时间很快现在通讯又这么发达我们每天都可以通电话还能在网上见面。可是任凭我怎么说她的悲伤都丝毫不能减少没办法最后我只有陪着他一起哭。后来我才知道她之所以那么伤心是因为她那时已经知道自己患上了绝症。她一直都瞒着我也坚决不让她家里人告诉我说就算我知道了也不会对她的病情有帮助只会徒增我的焦虑。我在国外待了一年半之后终于有了第一次回国探亲的机会。而早在我回国的一个月之前我的女朋友已经离开了人世。我没法形容我听到那个噩耗时的感觉。不是有句话像天塌了一样吗,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天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觉得一切都塌了。我恨我自己我太粗心了~临终前的那段日子我女朋友已经不能说话了而她妈妈就在电话里骗我说她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患上了抑郁症正在治疗医生不允许她受到外界的打扰电话也不可以接。我想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如果我的脑筋再转一转就能识破那个谎言那样就算放弃一切我也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国内和她见最后一面可现在我却只能见到她冰凉的骨灰~那些日子我就住在我女朋友的家里睡在她的卧室感受着曾经与她肌肤相亲的被褥和枕头。我女朋友的爸爸死得早她又没有兄弟姐妹家里就只剩下了她妈妈一个人。我对他妈妈许下重誓: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就像对亲生母亲一样对她。有一天晚上我躺在我女朋友的床上又拿出了她的影集翻看她的照片抚摸她灿烂的笑脸。把影集放回抽屉的时候我忽然又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照片。我猜那张照片一定一直都在那压在影集的下面。因为每次看完影集之后我都是擦着眼泪匆匆把影集放回去的所以才没注意。那张照片是扣着放的我拿出来翻过来顿时惊呆了。那是一张我女朋友穿着病号服的照片。自从我回到国内我女朋友的妈妈从来都回避跟我谈起女儿生病时候的模样这张照片终于让我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虽然我非常讨厌一个词:脱相但我不得不说我的女朋友已经完全脱相了。她躺在病床上瘦得不成样子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头发也已经所剩无几了……我问自己:那真的是那个曾经依偎在我身边与我耳鬓厮磨活泼美丽的女孩吗,可真的那就是她我确信。因为她的神采依然没变~她还在笑笑得那么灿烂两排牙齿曾经在我身上留下无数印记的牙齿依旧雪白~我拿着照片奔进她妈妈的房间哽咽着问:“妈妈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她妈妈看了一眼照片眼泪立刻流了下来。她叹了口气对我说:“还是让你看到了本来因为怕你伤心这张照片是不想给你看的。那是她生病期间唯一的一张照片第页牙印也是她最后一张照片是在临走的前一天拍的。当时她已经非常虚弱了话也说不出来对我比划了好半天我才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照张相留一个永远的纪念我就赶紧去找相机来拍下了这张照片。”这回变成了我和她妈妈一起哭。哭了一会她妈妈把照片从我手里拿过去看着她可怜的女儿说:“你看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我总不忍心看这张照片每次看到心里就像……”突然她妈妈不动了也不再继续说下去。“怎么了,”我问她。她僵在那一句话也不说。“到底怎么了,”我慌忙追问。过了一会她慢慢抬起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在震惊中似乎还有一丝恐惧。然后她又低下头继续去看那张照片。我看见她拿着照片的手在不住地抖着。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懵了。我把照片从她手上拿过来一眼不眨地盯着看可看不出任何异样。又过了好大一会她的情绪似乎平稳了一些轻轻地对我说:“没什么可能是我记错了你去睡觉吧。”我问她:“您记错了什么,”“没什么。”她说然后就再没说话只是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回去休息。我知道异样一定就出在那张照片上所以回到卧室后我又看了半天可还是看不出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我就只好收起照片睡觉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的胳膊火辣辣地疼。我抬起胳膊你们猜我在我胳膊上看到了什么,对是一个牙印。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心都要跳出喉咙~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是……激动~没错我瞪大眼睛看着我的胳膊……那真的是一个牙印。是我非常非常熟悉的、曾经无数次印在我身体上的……我女朋友的牙印~那天晚上当我再一次看那张照片我女朋友的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妈妈会有那种举动。我看见在那张照片上我女朋友的嘴根本就是闭着的。她没有张开嘴笑我想她当时一定已经没力气笑了。她只是安详地看着镜头闭着嘴并没露出她雪白的牙那才是那张照片本来的样子。后来那个牙印就印在我胳膊上了或者说长在了我身上。你们知道咬在皮肤上的牙印过一会就会渐渐淡下去直到消失。可是这个牙印却永远保持着刚咬上去时的样子:清晰的椭圆形轮廓真切的牙齿咬痕皮肤牢牢地凹进去……其实胳膊早就不疼了只是我的心还时常隐隐地痛。讲到这里那个同事把上衣脱下来又挽起T恤衫的袖子。这时大家都看到在他左臂的肱二头肌的旁边有一个清晰的牙印。鞋带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施敬缘是农业学院的学生毕业前为了完成论文通过系里的联系他去一个小山村做实地考察。那地方很偏远当时的交通也不发达。施敬缘那天清晨从学校出发火车、汽车、马车都折腾了一遍最后又坐了摆渡船走了一段崎岖的山路才终于在晚上七点多到了那个村子。村长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已经接到通知在家里恭候着大学生。吃过晚饭简单洗了洗施敬缘就在村长给他腾出的屋里睡觉了。半夜时他被一阵狗叫和敲门声吵醒了。第页牙印有人喊:“村长开门……”然后堂屋里传来趿着鞋子的脚步声。施敬缘爬到窗前看见月光下村长正和一个人在院门口说着什么接着村长返身快步走回了屋里。施敬缘来到堂屋时村长正系着衣扣匆匆出门见他出来村长憨憨地笑笑说:“吵着你了大学生。”“怎么了,”他问。“没事回去睡吧四爷爷过世了他家人请我去系鞋带。”“请您干什么,”“系鞋带。”村长认真地说见他还愣着解释道:“是我们这的规矩人死了都得系鞋带。”“什么是„系鞋带,”“就是……没功夫了四爷爷家里人等着呢回来给你说。”“要不”施敬缘忽然来了兴致人死了还要“系鞋带”他央求村长“让我去看看行吗,反正也醒了。”“快点穿衣服该磕头磕头该下跪下跪路上说。”村长告诉他。小路凸凹不平。四爷爷的家人用手电在前面照路后面村长小声告诉施敬缘“„系鞋带是我们这送人的规矩……最大的规矩。人过世了穿好衣服之后要穿寿鞋。这种鞋你怕是没见过是有鞋带的但跟活人用的鞋带可不一样很粗。家里要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来把两只鞋的鞋带系在一起在中间打一个死结。这一来是为了让过世的人看起来尊重就是你们城里说的……遗容。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是为了让他能安生地离开免得有什么放不下的再回来走动。按我们这的说法咽了气并不能算真地走了系上鞋带才算。在设灵堂、上香、祭拜……所有事开始之前首先要系上鞋带。今天晚上走的这位四爷爷是咱们村年纪最长的人以往村里有人过世都是请他去系鞋带的。这回老人家走了他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这不就找到我这个当村长的了。”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四爷爷的家。房子很宽敞有些冷灵堂还没开始布置。四爷爷躺在里面的炕上已经换上了金黄色的大襟寿衣。七八位四爷爷的家人神情肃穆地或站或坐在屋里。施敬缘看到老人脚上穿的就是那种村长给他讲了一路的带鞋带的寿鞋。村长走到四爷爷的榻前瞻仰了片刻和屋里人打过招呼说着些安慰的话。施敬缘一直站在门口。他从来都不害怕死人但不知怎么搞的一路上村长说的那些话总令他心里隐隐发毛尤其是那句“咽了气并不能算真地走了系上鞋带才算”。他又朝四爷爷的脚上看去……那是一双黑色面、金黄色帮的鞋鞋帮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金丝金鳞的光。鞋带是银白色的很粗就像村长说的跟活人用的大不一样。鞋带顺着鞋面垂下来像在等着一双手给主人打上永远的句号。这时施敬缘听见村长说:“我给老爷子系鞋带了。”话一出口满屋人都跪了下去。施敬缘也跟着跪下了。村长缓步走到正对着四爷爷的脚边弯下身轻轻抚了抚四爷爷的双脚然后拿起两边的鞋带聚拢到中间开始慢慢地打结。村长目光凝重神情肃然在手指缓动之间一种庄严的仪式感油然而生。屋里响起了低低的哭声。施敬缘知道按村里人的观念系上鞋带人就真地走了再也不能回来。他看见村长的脸也在抽动鼻翼一鼓一鼓的双手有些发颤。但还是能看出他手上的力道丝毫未减。他正在认真地完成着他的使命给那鞋带打上一个结实的死结。那一定是复杂的心情施敬缘想既有不舍也有让逝者永不回头的决心。毕竟已经阴阳相隔多少眷恋也不能改变这个结果。他忽然想起刚才来的时候村长对他说以往村里有人过世都是请这位四爷爷去系鞋带的。要亲手完成那么多令人心痛的割舍真不知道那老人是如何做到的。第页牙印这时村长已经系完了鞋带。四爷爷的双脚严严地并在一起死结挺立在双脚之间好像一把白色的锁头。村长直起身擦了把眼泪对众人说:“四爷爷走了咱们磕头吧。”说完他走到众人中间跪下冲四爷爷哀戚地喊了声:“四爷爷您老走好~”哭声顷刻间大了起来。在村长的带领下众人都悲怆地以头触地。跪在门口的施敬缘也跟着磕了三个头直起身时他才发现其他人还都趴在地上哭着。就在这时他忽然愣住了。他觉得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了他的眼睛。他转过头又向炕上的四爷爷望了过去……没错他刚才动过一下~是他的脚。那双脚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并在一起了而是呈“八”字形向两旁分开着~“村长……”施敬缘失声叫道。哭声停下了。所有人都惊讶地回头看他。“怎么了,”村长慌忙地问。“你看……四……四爷爷的脚~”他磕磕巴巴地说。大家循声看去然后再没了哭声然后是彻骨的安静然后有人开始慢慢向后面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带着哭腔说:“鞋带折了~老天爷……这是什么意思,四爷爷……还有事情没交代完吗,”村长到底还是有些紧张但他迅速镇静下来看了看众人粗声问道:“是谁给四爷爷办的寿衣,”“我。”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怯怯地说。“不是我说你”村长瞪着他“你知不知道这是大事,挑的时候怎么不好好看看,现在你爷爷的鞋带折了~这……”“都怨我~”男人一脸愧疚转头冲着四爷爷说:“爷爷您老人家别生气我给您把鞋带接上。”说完男人跪着爬到四爷爷脚边。可他把手抬起来刚要伸过去忽然停下了。他转过脸。“村长你来。”他低声说。村长走过去然后施敬缘看见……村长的眼睛瞪大了~“这……我……到底是……”村长嗫嚅着。“怎么了,”众人问。“不可能。”村长说:“鞋带没折是……我打的结开了可我打的明明是一个死结~死结怎么能开……”哭声再次响起来刀子般划破了小宓囊鼓弧,囊乃啪簿驳胤挚拧,瓜吕矗八澜帷焙孟窀静辉嬖诘拇怠,腥硕荚诳蓿宄ぃ路鹜蝗缙淅吹谋涔仕布涮涂樟舜蠹业哪宰樱ㄓ锌奚拍芷较獬霸帜选薄,蛟诿疟叩氖丛到粽诺靡幌氲降谝淮卫床渭诱庀敌囊鞘骄驮庥隽苏庋氖拢蠡谒懒嗣挥么宄ぜ业拇蟊话炎约喊鹄础,馐保砗蟮姆棵趴恕,毓罚醇晃焕先寺忱崴卣驹诿疟摺,先税咀牛成闲绰吮〉毓蛳氯ィ囊淖磐贰,茄恿钍丛狄徽笮乃帷,且欢ㄊ撬囊嗄甑睦闲值埽匾飧侠此退詈笠怀獭,丛悼醇先艘槐呖耐罚挂槐卟煌,卦谧炖锬钸蹲攀裁础,堇锏目奚兔涣死先说纳簦丛荡盏嚼先松肀撸实溃骸按笠凳裁矗俊薄靶恍唬恍弧崩先怂担缓笳酒鹕恚夯撼鹤永镒呷ァ,潜秤按掏戳耸丛档难劬Α,先说纳硖宓ケ〉孟窀鲑醯暮樱挪锦怎淖牛孟袼媸倍家埂,第页牙印敬缘赶紧上前一步伸出手可是刚要扶住老人突然惊呆了……他刹那间浑身冰凉~他无意中低了一下头看见老人的双脚紧紧地并着。他脚上穿着一双寿鞋两根鞋带居然是系在一起的~施敬缘战栗地转过身刚要大声喊村长眼前的气氛制止了他。他看见四爷爷的亲人已经恢复了安静默默注视着村长。村长正重新给四爷爷系上鞋带。然后再没发生奇怪的事。第二天村里又传出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住在村子西头的吴家老爹也在昨天夜里过世了。施敬缘听说吴家老爹无儿无女老伴一年前不在了。走的时候他已经病得不成样子了像个瘦弱的孩子身边没有一个人。被发现时他脚上穿着一双寿鞋。那并不奇怪应该是他早就买来自己穿上的。奇怪的是鞋带居然是系好的。而且那肯定不是他自己系的因为能明显地看出那是一双面对着他的手用力打出的一个死结。绿色光碟如果那天马骏阳不去超市就不会有下面的事。那天在超市的卖场外面马骏阳走到一排购物车旁边拉出最外面的那辆。这时他看见购物车里放着一张光碟。没有封套碟面是淡绿色的没有任何图案也没有文字。他把光碟拿起来对着灯光看了看背面居然没有一丝划痕。他把光碟放进了包里。那天都在超市买了什么东西马骏阳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他到死也忘不了。从超市回到家后马骏阳一直在忙别的事直到晚饭前从包里往外拿一本书的时候他才又看见了那张光碟。因为担心病毒他没把光碟放进电脑放进了DDV光碟。然后画面出现V机。电视屏幕上很快就显示出来这是一张DD了可是画面的内容和碟面一样没有图案没有文字只是满屏的绿色而且也没有任何声音。马骏阳耐着性子看了一分多钟开始按遥控器上的快进键。从二倍速到四倍速接着八倍、十六倍、三十二倍……一个多小时的光碟很快就放到了头可画面自始至终都是那样:没有图案没有文字没有声音只有淡淡的绿色。马骏阳失望地把遥控器扔到一边关上电视取出光碟扔进了垃圾桶心想怪不得没人要好东西谁会放在那种地方呢,吃过晚饭之后马骏阳打开电视机顿时惊呆了。电视里没有了任何画面和声音只有满屏的绿色。他赶忙调台可是无论调到哪个频道都一样没有画面没有声音只有那种不可思议的绿色。马骏阳慌了。他脑子飞转但转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V机胡乱拿出了一张家里的DD他又打开DDV光碟塞进碟仓可电视里还是没有画面和声音只有满屏静悄悄的绿色。他完全懵了~他想难道DDV机根本没有通电总不会电视V机被那张光碟携带的某种病毒……给击中了,可是刚打开电视的时候DD也被病毒击中了吧,V机。他关上电视和DD他心慌意乱百思不得其解豆大的汗珠落下来。他奔到垃圾桶旁边……光碟就在那。他拿起来反复察看冲着灯光看从不同的角度看用力抚摸。最后他用双手攥紧用膝盖垫着掰断了光碟。那真的只是一张普通的光碟无论是外观还是材质都和任何一张最平常的光碟毫无二致。他又打开了电视……绿色。第页牙印最后马骏阳躺在床上望着天棚一遍遍地回想从他在超市的购物车里看见那张光碟到“绿色”的整个过程。他绞尽脑汁地设想着各种解释可是全都没办法说通。又过了好大一会他稍稍平静下来告诉自己用不着想太多这世界的变化飞快每天都会出现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新玩意。明天找几个这方面的明白人问问也许一切“诡异”在他们看来只是小菜一碟。他洗了个澡没再开电视躺在床上照例把闹表定到早上七点睡觉了。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马骏阳看了看表七点半奇怪自己竟然没听到定好的铃声。突然……他坐了起来。他把眼睛贴近那个闹表又把惊骇的目光投向四周……天哪他发现他的眼睛就像罩上了绿纱巾眼前的所有景物都蒙着一层淡淡的绿色~然后刹那间他的心跳几乎停止了。他猛地跳下床看见就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扇……很大很大的……窗户~他走到窗户跟前看见窗户外面是他的卧室。他看到了他的衣柜、沙发、壁画、床……他看见一个人正躺在他的床上斜倚着枕头眯缝着眼睛朝他笑……那……就是他自己~~马骏阳发现窗户那边的一切都那么大。然后他终于明白了这扇窗户……就是电视机的屏幕……自己正在屏幕里面屏幕外面才是他从前生活的世界~~可是那床上的“自己”是谁呢,马骏阳看见那个巨大的“自己”正冲他无声地笑着笑容一动不动像按了暂停的录像画面定格在脸上……老天那笑容那么阴毒……马骏阳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脸还能做出那么邪恶的表情~然后他看见“自己”下了床走出卧室一切都静悄悄的……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自己”回来了。“自己”神清气爽已经洗过脸、梳好了头。“自己”穿上衣服拎起搭在卧室沙发上的西装抖了抖搭在胳膊上在衣柜的镜子前面照了照拎起皮包向门外走去。马骏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太熟悉这一切了这都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而唯一和以往不同的是“自己”在临走出卧室前转回身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自己”朝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嘴唇轻轻一动说了句什么这才出了门。马骏阳听不到一点声音但那口型来判断他觉得“自己”说的应该是:谢谢。阁楼这件事发生在去年的春季假期。陶霞在一家杂志社工作。去年春季假期前夕她接到了大学同学邓盼兮打来的电话。邓盼兮不久前刚刚搬了新家因为老公要在放假期间回老家去一趟房子太大她不敢一个人住就想请陶霞陪她去待几天。陶霞想反正自己假期没什么安排又正好可以参观一下好友的新家就欣然接受了邀请。平米的房子那天从走进邓盼兮家房门的一刻开始陶霞因为赞叹而张大的嘴巴就没闭上过。当然你可以想象几十万元的装修别致的阁楼再加上一个本身就是搞美术设计的老公效果想不好都难。于是在接着的一个多小时里陶霞和邓盼兮的话题就一直围绕着这装璜得意的房子。邓盼兮为陶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介绍陶霞就跟着邓盼兮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欣赏。可是在阁楼上却发生了一个意外的插曲。阁楼上一共有两个房间从第一个房间出来后陶霞伸手就去推第二个房间的门可邓盼兮却抢先一步把手放在了门柄上对陶霞说:“算了这个房间还是别看了。”第页牙印“见不得人,”陶霞笑着问。“是个储物室。”邓盼兮说:“乱糟糟的还是别看了。”她说着就要拉陶霞走但这反而勾起了陶霞的好奇心。她坚持说:“反正都看了也不差这一个来来来让我看看……”“不行不行。”邓盼兮看上去竟有些急了。她用力拽住陶霞的胳膊红着脸说:“这个房间真的不能看走吧咱们下楼去。”就这样陶霞被邓盼兮拉着匆匆回到了楼下。陶霞觉得有点奇怪。就算是一间杂乱的储物室老朋友看一眼又能怎么样呢,对于无话不谈的老友来说邓盼兮的举动实在有些悖于常态。那天晚上陶霞和邓盼兮聊到了很晚。半夜一点多的时候邓盼兮睡了陶霞却因为新环境带来的兴奋一丁点睡意也没有。她在客厅打开电脑想要整理杂志社的稿子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1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