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印加能量疗法

印加能量疗法.doc

印加能量疗法

just_key530
2012-09-20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印加能量疗法doc》,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

印加能量療法凡是對巫士神秘世界有興趣、或對身心的能量平衡有興趣、或是喜歡看古文明探險故事的人本書都是最佳的選擇書中提及許多有趣的探險學習歷程以及許多能量治療個案的過程與修練的方法更提及如何面對親朋的死亡與儀式再加上譯者優美的譯筆全書讀來輕鬆有趣、相當引人入勝。看完本書你就可瞭解能量與身心疾病的關連學習如何消除負面情緒的印記讓能量更趨平衡、身心更健康喔!內容簡介:來自美國的心理學和醫學人類學博士維洛多有緣遇上一位罕見的印加薩滿導師安東尼歐結為師徒之後更深入亞馬遜河、秘魯等南美蠻荒之地展開長達二十餘年的薩滿學習之旅。數十篇真實的故事將四散凋零的印加巫術智慧那用光和能量療愈靈魂的神聖技術織錦出完整的印加能量治療輪廓。印加薩滿治療著重脈輪及能量場的淨化創造出讓療愈發生的神聖空間這種在能量上做工的方式可達到心理治療曠日費時才能得到的功效。薩滿的道途並不在於到神秘的處所或另一個世界去追尋奇幻與超自然的經驗而是把對「神聖」與「無限」的體驗帶到此時此刻帶到這個我們每天醒來就充滿了忙碌、焦慮與疏離的世界特別是從我們自身的療愈做起。閱讀這本印加薩滿傳承的智慧精華你可瞭解能量與身心疾病的關連學習如何消除負面的銘印讓能量更趨平衡且領會生命中靈魂的真相。這本書就像一個隱喻豐富而精微的旅程帶我們回到那眾神的臨在回到那穩固、直接、純淨、存在于「彼時」的世界同時也藉由架起那座彩虹橋在現實這個看似凡俗而虛無的世界撫慰我們對神聖的渴望與對存在的鄉愁。印加薩滿李育青印加原住民的巫術傳統歷經滅絕的洗禮後反而脫胎換骨捨棄了繁瑣不實的表面成為一種極有效率的修行之道能夠直接與天地溝通體驗宇宙的真相。唐望故事系列譯者魯宓本書目錄:目錄Contents推薦序將神聖與無限的體驗帶到當下李育青推薦序體驗巫術智慧魯宓前言踏上薩滿學習之旅第一部巫師的教誨第一章體驗治療與無限第二章我的巫術老師們第三章發光能量場第二部能量世界第三章七彩脈輪第四章巫師的觀看之道第五章神聖空間第三部能量治療的工作第六章光啟治療第七章祛除療程第八章死亡紀事後記走出時間之外作者簡介:阿貝托.維洛多博士AlbertoVilloldo,PhD心理學和醫學人類學博士曾在三藩市州立大學創立「生物自製實驗室」研究心理如何引發身心症及健康。之後毅然決定深入秘魯的安地斯山區、海岸區和巴西亞馬遜雨林跟隨當地薩滿學習研究亞馬遜及印加巫術治療超過二十五年整理出印加人傳統的靈魂治療術──能量醫術。目前在猶他州公園城主持「四風協會」訓練世界各地而來的學生施行能量療法和靈魂複元術。另外在新英格蘭、加州、英國、荷蘭也設有訓練中心。維洛多博士喜愛滑雪、徒步旅行和登山每年帶隊遠征亞馬遜地區和安地斯山脈並與美洲智慧的老薩滿們一起工作。著有《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見》(TheFourInsights)、《印加靈魂複元療法》(MendingthePastandHealingtheFuturewithSoulRetrieval)(均由生命潛能出版)、《四風之舞》(DanceoftheFourWinds)、《日之島》(IslandoftheSun)等十餘本書。感應發光能量場之“第二覺知”練習第二覺知練習第二覺知能讓你覺知到隱含在能量之中的故事。人們可以沿著頭皮安裝發光線束發光線束能播送訊息從第三隻眼到達視覺皮層訊息繼而在那裡被解碼形成全彩的影像顯示出來從心脈輪傳送出的訊息同樣經由發光線束到達視覺皮層然後顯像這些腦外的路徑可以傳達情緒和心靈上的洞見。第三眼主要記錄事實心輪則是記錄感覺透過此一方式你的觀察所見會因憐憫而緩和。第三眼本身是平靜而冷漠的而心脈輪則是善感又多情兩者相互咦髦幔瑑燒弑慍蔀櫓委煄熈α孔顝姷睦斫鈦碓礎我的學生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皆能夠成功發展出此一技巧顯見這並非少數人才有的天賦。視覺皮層能夠將任何東西具象化除此之外還可以將訊息解譯出來創造出充滿象徵和意義的影像。雙手合十做第二注意力的練習同時做幾個深呼吸。接下來用指尖輕拍胸腔的中央高度約在心臟的位置輕拍一條想像的光之煉的輪廓從心繞到頭蓋骨的後方直達視覺皮層(如圖)。緩慢而專注地重複此一動作三到四次。(第二注意力見上篇博文)接著輕拍位於前額中央的第六脈輪輕拍一條想像的帶子它由前額環繞到後腦勺頭蓋骨的基部沿著一條正好在耳朵上方的線(如圖)。重複數遍。現在再輕拍第六脈輪沿著一條經由頭頂到頭蓋骨基部的帶子用兩隻手沿中線輕拍想像自己把一個發光的冠冕戴在頭上。將光之環和光之煉具象化在腦的外部安設一條路徑到達腦內的視覺皮層。想像能量流過使之活躍。我將這些路徑想像成閃爍的纖絲想像金色的光從中流過一開始緩慢但速度和強度漸增直到整個系統因光而搏動。我發現有些學生很快便發展出此一「看的能力他們的發光路徑很快就安設好並且能立即傳送資訊。有些學生則要花上數月至數年的時間。第二覺知無法因為努力嘗試而獲得因為嘗試是一種意志力屬於尋常(第一)感覺的世界你所能做的只有活化腦外的路徑然後讓腦內的視覺皮層去執行它的工作。或許有一天你會突然發現自己有時竟已能看見。我自己則是費了好幾個月練習火花大腦外部從前額和心臟輪延伸到頭部後方的發光路徑才逐漸達到可靠的效果。有一天我翩然醒悟到自己已有數月的時間看見發光能量場只是一直沒注意到。那真是一個奇異又熟悉的感覺。最初我僅能閉上眼睛看見發光能量場和脈輪這時我便把雙手合十作深呼吸在分開手指的當頭觀察能量的流動。漸漸地我能將注意力停駐在尋求治療的人身上看見他們身上的發光能量場。剛開始尋常現實的景象很容易闖入形成干擾但時間一久即使張開眼睛也能清楚看見。最重要的是因為看見他們所遭遇的嚴酷人生難題:心裡面不禁生出對他們的同情和理解。我每每只在獲得當事人的同意之後才哂玫詼覺知(或是在上飛機之前先確定身旁的每一位乘客都有健康的發光能量場如此可保證我們能安全抵達)。練習覺察身旁植物和動物的能量場注意觀察從寵物身上延伸到主人的細絲或家中的植物延伸到大自然及自己身上能量場的細絲。認識到我們能夠看見能量或靈魂世界的這個事實不但是確定了自我能力也是對不可見世界存在的肯定。蘇珊剛註冊進入我們的「發光能量治療學校時年約五十多歲。她是德州一所大學的教授十年前曾經和我一同旅行至秘魯。我們已數年未見我們談話的時候她告訴我她正經歷無能為力的偏頭痛而且狀況每天發生一旦頭痛發作便有將近一小時無法教課甚至不能走路。醫生找不到任何身體上的原因而偏頭痛的情形持續不退。她要求我為她掃視發光能量場以便發現到底是何原因。蘇珊坐在我對面背倚著白牆。我把房內的燈關小放散視線焦點雙手合十進入沈靜的狀態開始哂盟鶎W的第二覺知。我立即發現蘇珊的第七脈輪阻滯不通沒有任何能量流進流出。正常的狀況下第七脈輪像一個能量的泉源從頭頂上源原湧出環流至發光能量場各處。她的前額上方顯現一池色暗而厚的能量而在這一點的後方我看見一個大小如一顆蛋的塊狀物。整個發光系統搏動著包括此一蛋狀物及其周圍的暗黑能量。雖然蘇珊的醫生找不到引發她偏頭痛的原因但我卻覺察到一個明顯的身體狀況在她的頭顱內形成壓力。我為她做了光啟儀式為她清除偏頭痛的印記及盤旋在大腦周圍的暗黑能量。當我再度掃視蘇珊卻發現那物體仍舊存在於是我堅持要她回去讓醫生做核磁共振掃描以便做更徹底的檢查細看頭顱內部的情形。蘇珊的醫生不願這麼做他們認為此一要求欠缺正當的理由且此一手續耗資昂貴假使蘇珊堅持這麼做那會耗費她所有的積蓄。蘇珊依然堅持微笑著告訴她的醫生說她的巫師命令她這麼做。底片洗出之後果然有一顆如蛋的腫瘤懸垂在腦部正中央、腦下垂體側邊一個原本只有豌豆大小的縫隙。此一不正常的囊腫已在腦中製造出危險的壓力。兩天后蘇珊動了手術成功地取出了囊腫偏頭痛消失了。手術之後他們告訴蘇珊這樣大的囊腫原本可能讓她活不了多久這次手術來得正是時候。巫師是精通追蹤的大師。我記得曾經在亞馬遜雨林和兩名巫師旅行了數天。那天早上我們決定步行到鄰近的一條小河那兒有一處河岸土壤肥沃生長著許多鳳梨。猴子們都知道這個地方當鳳梨成熟時牠們就會從樹上爬下來飽餐一頓。當然美洲豹也知道這個地方因此常在黃昏時刻聚集等待時機接近猴子那可是牠們最美味的食物。我們對觀看美洲豹充滿了興趣不過也知道就算錯過了至少可以加入猴子的隊伍搶奪鳳梨。我們沿著一條小徑前行地上鋪著厚厚一層深紅的落葉此時巫師之一停住腳步指著地面低聲道:是美洲豹的足印。我彎下身眼中所見不過是四吋厚的潮濕落葉和赭紅色的泥土。另一位巫師沉默地點頭抬手指向約二十呎遠方的一棵樹驚呼:「美洲豹的毛。我們走向那棵樹發現樹幹上一個被砍凹的隙縫裡黏著兩根獸毛看來某種大型的貓曾經在此搔抓。我原本看不到任何異樣直到女巫師從樹上扯出兩根獸毛那棵樹著實跟森林裡其它數百棵樹沒什麼兩樣。那天我們並未看到美洲豹猴子也很快結束摘鳳梨的動作但是對於追蹤這件事我確實學到了重要的兩課。首先追蹤者必須完全心無旁頡.斈閽趯ふ頤樂薇獣r絕不能分心想其它事如此兩根美洲豹的毛髮才會像一塊玻璃反射出沙漠中的太陽般突出。其次追蹤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我們所追蹤的事件其實是好幾天前發生的事當人們才要著手開始時那些足印卻已經有四天之久。譬如我們在森林裡尾隨牠的蹤跡找到牠留下毛髮的地方又在一處潮濕的河岸看到牠的足印以及牠偶然停下休息之處。第一天我們搜集到美洲豹前三天在森林裡閑晃的足跡每一次的發現在時間上都比上一次的更接近也更清晰指出牠的行蹤。第二天我們終於看到牠巨碩的身影牠正在河邊漫步用嘴理著毛髮全心全意地舔著牠的前腳但一聞到我們的氣味便迅速躍入空中像霧一樣消失在叢林深處。第二注意力練習第二注意力練習其實是練習眼球的邉櫻聫窞檣窠浘W路重劃刻度練習把身體的感官知覺在三十秒內歸零否則感官知覺會仍舊鎖在第一注意力裡即尋常現實的狹隘觀察之中。此一初步的練習中我們將利用第二注意力去釋放邉癰杏X來覺察身體上能量的經絡一旦感覺到能量便可將此一感覺透過牽連感覺轉換成影像。想像你的眼睛是時鐘的表面眼球如同一個指標會反應出每一心理活動所哂玫的大腦區域。比方許多使用右手的人在執行算數題目時眼球會轉向十點鐘方向而在回憶最喜歡的歌曲時眼球會往兩點鐘的方向轉動。找一個夥伴彼此作觀察要他們算算看二十七加十九然後觀察其眼球往哪個方向轉動。每個人的反應皆不同但他們的眼球每一回都會往同一個方向轉動。現在要他們回想剛出爐麵包的香味或一首歌觀察其眼睛移動的方向。此身體反應的現象就是第一注意力即尋常現育的感官協調。第二注意力練習包括合起眼皮轉動眼球好來清除知覺螢幕。合上眼睛轉動眼球(勿轉動頭部)由左至右、上至下、左上至右下、右上至左下。現在以劃大圓的方式轉動左至右三次右至左三次。再重複l遍以眼球劃小圓圈眼皮仍然合上。雙手合十如同祈禱的姿勢(身體上的十條主要經絡線皆經過手和手指當我們作出祈禱的手勢等於是使流過經絡線的能量達成平衡或許這正是為何此一姿勢會與祈禱相關因為人們在祈稌r都渴望自己處於平衡的狀態)。同一只手的手指之間需留些空隙而兩手的手指尖互相碰觸食指對食指、大拇指對大拇指以此類推雙手輕靠在胸前。雙手併攏後作幾次深呼吸。接著雙手分開用力向兩側搖晃三十秒然後放鬆讓兩手變得虛軟再度讓雙手合十如祈蹲藙蕁B龑⒄撇糠珠但指尖仍併合注意手部的感覺是否覺得涼涼的或是溫暖是否感覺雙掌之間有股輕微的電流慢慢分開雙手繼續對指尖保持注意力。是否感到指肉上有股刺剌的細微震動試試看兩手分隔多遠後還能保有這種電流通過的刺痛感想像自己看得見指尖之間連結的發光線東。這些就是身體上的能量經絡。多練習幾次直到能夠將雙手分開十二吋之遠而仍可感覺到經絡線。感覺一下那只手比較敏銳你是否覺得右手指尖或左手指尖對能量的感應較強感應發光能量場接下來要學習的是掃描發光能量場的薄膜。雙腳站立閉上眼睛做第二注意力的練習。注意你的呼吸禪修打坐的人通常持續注意自己的呼吸讓大腦專注於此而議意識去探索其它領域。用力搖晃雙手幾秒後併攏合十慢慢轉動兩手最後讓手心向外與自己身體的方向相反。慢慢將雙手往外推直到離腹部約一呎。來回移動雙手仿佛擦玻璃一般試著感覺發光能量場薄膜的內層或者說它的皮膚。它光滑嗎或者有什麼特別的質感它有彈性嗎柔軟還是堅硬感覺溫熱或沁涼你能否將它往外推使它擴大(生活在都市之中發光能量場往往緊緊圖住身體如同一個絲繭但如果待在大自然中數天之後它會擴張到兩臂張開的寬度。)它有隆起或凹下的地方嗎這些地方通常代表發光薄膜較脆弱之處我們的能量正是從這些地方外泄而其它能量或情緒足以趁隙而入。想像你的發光能量場是什麼顏色。做完之後將手回復合十的姿勢做幾次深呼吸平衡體內的能量。多多練習直到你能夠清晰感受到發光能量場薄膜的質感。閱讀脈輪我們將哂妙愃頻木毩晛碭袘眢w上的脈輪。練習當中我們將一一去感覺下部的每一個脈輪。運用第二注意力的練習用力搖動雙手數秒後兩手合十仔細感覺你的呼吸。雙手打開後手掌往下移到肚臍下方三吋處讓手非常接近皮膚。仍然注意呼吸想像你的脈輪是能量的漏斗在皮膚外盤旋如同光的旋渦。漏斗的外緣大約離身體三到四吋但有一半以上是鑲嵌於身體之內。找到第二脈輪的外緣感覺它的圓周及當中渦旋的能量。每次我將一根手指伸入脈輪中便感覺到能量如清涼的水流過我的指頭。慢慢把食指伸入脈輪中朝身體這一側滑動。感覺如何覺得微涼、微溫還是介於兩者之間把注意力放在指尖感覺指肉上的觸感是柔軟還是粗糙腹部脈輪與「非戰即逃的反應有關任何恐懼或危險的經驗都會立即記錄在此一脈輪中。用手指尖探索第二脈輪時回想上一次你覺得害怕的時候。你是否注意到那質感有所變化每個人對能量的感受皆不同你或許覺得冰涼而別人卻覺得溫熱。第二脈輪是最容易解讀的地方因為它是熱情和情緒棲住之處電力強勁。在第一脈輪上重複此練習。回想過去曾經感到安全、受到保護的片刻可能是年少的時候的感受注意脈輪質感和濃度的變化。現在再回想曾經覺得不安全的時刻譬如從噩夢中醒來時此時能量的觸感又有和不同接著試試第三脈輪回憶自我成就被旁人賞識或認可的情景能量的質感是否又有不同再回憶覺得羞愧時的情景感覺其能量的變化。現在把手栘至第四脈輪回想自己談戀愛時初次邂逅你的配偶或男女朋友的情景然後再回憶被棄和心碎的時候注意能量品質的改變。再感覺第五脈輪回憶自己覺得內心平靜的時候或是打坐冥想的片刻。再回想曾經覺得自己不被所愛的人傾聽的情況此時能量的質感如何到目前為止所有練習都是量的測量讓讀者們感覺脈輪中能量質感和強度的狀況。多數治療師都未超越此一階段他們感覺到能量的強烈或微弱之外再也沒別的超能本事。然而我們想要繼續發展下一階段即質的測量:能量中包含什麼資訊當中的故事為何是歡樂還是痛苦我們必須透過第二覺知才能達到這樣的理解。第二注意力的練習主要將感官系統鬆綁而第二覺知的練習則讓你讀到能量中隱藏的故事。恢復感官知覺能量世界無法以邏輯和理性來感知。我們必須喚醒小孩天真單純的感官重新發掘原始而直接的知覺。孩童探索不同的觸感、分辨顏色、在石頭下找尋逢人就問為什麼這就是立即而原始的知覺。當基督說:「除非你學習像個小孩一般否則你無法進入天國。他其實是教誨我們必須學習重拾純真的態度來探索世界清除掉層層堆積、先人為主的觀念。語言和理性往往將我們與直接經驗隔絕名詞和邏輯雖然實際卻將我們與生命之謎遠遠隔開。我們希望在進行以下的練習前先融入我們的感官否則這項練習會變成一種智力活動以致受限於眼中所見。當你融入感官你將經驗到世界的神聖性一切所觸摸、所品嘗、所聽見、所看見的都不再將我們與經驗分開反而與察覺之象合為一體。你聞到香氣便成為那香氣無法與之分開這不是詩般的情境而是對於連系的深層了解。打個比方當女巫在亞馬遜的源頭探杯取水她心中不是想著:「啊如今這水是我的了。反之她看到的是:「如今亞馬遜之水流入我之中。復興感官的練習找到你的脈搏感覺它但別看表、別數心跳只是體驗血液的潮汐流過你那生命之血在體內沖刷漲退。感覺脈搏的律動那是你的節奏沒有任何人的節奏和你一模一樣。印尼的島嶼居民認為一切生命體都有其律動數千年前他們用銅鑄造了數個如大象般巨大的鼓用它們擊出萬物的律動以便調整其靈魂與宇宙的節奏契合。運用想像力你的血液是什麼顏色?為什麼?別回想高中生物課所教的內容你的身體自然知道它的答案。問問它尾隨你的血液進入心臟為自己解答:心臟是接受從肺流過來的鮮紅、富含氧氣之血的第一個器官它先喂哺自己後再將血液壓送到身體其它部位。現在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先蓋住一邊鼻孔然後換另外一邊。空氣經由哪一個鼻孔出入我們通常只用一邊的鼻孔呼吸數小時後才改用另一邊。跟隨你的呼吸進入風管然後肺臟。感覺如何聽起來平順還是帶著粗嘎的聲響你的呼吸從哪兒來而它有多長接著融入你的嗅覺感官。你的味道如何每個人皆有獨特的味道。在切了大蒜或九層塔後聞聞你的手。吸入各種不同的氣味:花的香氣、醋的刺鼻味、腐壞牛奶的苦味、熏衣草的香氣。多數哺乳動物藉助的便是其嗅覺北極熊能夠在三十哩外聞到海豹的味道猴子相遇時會先聞聞彼此身上的氣味而叢林中的獅子則聞得出你的恐懼。再接著擴展你的觸覺皮膚是身體上範圍最廣大的感覺器官其構成的組織與大腦和神經系統的組織完全一樣。皮膚是活的憤怒時它會突起驕傲時煥發光采。緩緩撫觸你的臉頰感覺你的嘴唇用手指劃過它的周圍。撫觸所愛之人的臉頰。接著注意力放到足部動動鞋子內的腳趾。人類的腦很多時候處在抑制感覺的狀態早晨穿鞋時你感覺得到鞋裡面的溫度和其中的觸感但隨後大腦會抑制這種感覺因為畢竟你不想整天去注意你的鞋只有在你踢到椅子、或踩到大頭釘時你才會再度注意到腳。下次當你坐下來吃一頓飯時用另一隻手拿筷子注意一下那笨拙的感覺用這樣的感受去注意每一個咀嚼動作和食物的味道。融入你的味覺。你的皮膚味道如何舔舔你的手臂是鹹的還是甜的你的血液嘗起來如何下次不小心切到手時注意一下它的味道。水又嘗起來如何通常我們以為自來水是沒有味道的這不是真的水有其特殊的味道每一個城市和每一條河流的水味道都下同。慢慢啜飲品嘗其味感覺水的清涼讓自己變成那股清涼感覺它充滿口中的滋味從那裡擴散到全身讓清涼之感充溢體內。最後閉上眼睛作個深呼吸仔細傾聽。周遭是些什麼聲音盡可能分辨出最多的自然聲響。是否有鳥鳴聲有蜜蜂嗡嗡的聲音嗎身旁的聲音是否全是人為的響聲有沒有任何低沉的隆隆聲或高音訊的尖叫或吱吱聲有機會在亞馬遜叢林追蹤美洲豹時仔細聆聽聽鳥的叫聲牠們相互的警告可能早在豹子碩大的身影現身前就提醒了你它的所在。為了實現這種基本的覺察巫師早已發展出一種共同感官可以通往所有感官覺察。他們能夠品嘗火焰、觸碰花香、嗅聞景象尤其能在經驗被分割為各種感官之前就獲得一種覺察即一種被稱為「牽連感覺(synesthesia)的能力。對那些與最初、直接的大自然體驗重重阻隔的人而言此感官形態的混合聽來有些不可思議。音樂家往往述及每次聽到氣流迅速通過羽翼的聲響便仿佛看到翱翔而過的飛鳥。這種共同感官原始覺察的標記是大多數人隨著文明的進展而喪失的能力。哲學家莫里斯.馬勞彭迪(MauriceMerleauPonty)在《覺知的現象學》(PhenonenologyofPerception)中寫到:「牽連感覺是一個定則但我們從未知道因為科學知識蓄意轉換了引力經驗的重點以致于我們根本未學習到如何看、聽及(最一般的)感覺以便從自身的身體去推論這個世界如同物理學家所理解的所看、所聽、所感覺。當我們將注意力叢葸識帶到觸覺、味覺、感覺和聽覺時牽連感覺將自然而生。關於牽連感覺我所偏好的一個練習是品嘗你的情緒。試著注意口中的味道它是甜的、酸的像木頭、還是金屬回想一件曾讓你沮喪的事注意口中的味道是否改變。回想一個愉快的狀況再感覺口中的味道如何。然後再回想一件令你恐懼的事情你能否品嘗出那害怕的滋味還有愛和歡樂的滋味又如何發展內在看見能量的潛藏能力。學著感知發光能量場、光之流及解讀那如盤狀渦旋的脈輪。一旦學到巫師觀看的本領便能追溯引動發光能量場內印記的原始傷口同時還能讓你找到從外界闖入體內的能量探查出它的存在因它可能導致情緒和身體的傷害。我在為患者治療時往往能感知其過去的創傷事件如同在我眼前重新上演。雖然所感知的事件不見得精確但其主題和對當事人情緒的影響卻往往相差不遠。譬如在黛安身上我便感知到一個年輕女孩遭遇到一場車禍:她雙手抱頭緊閉眼睛身體變得僵硬接著靈魂離開了軀體。那靈魂盤旋在女孩上方告訴我她不想回到軀殼裡因為那裡下是安全的地方。我對黛安說明我所看到的情形黛安卻說她不記得有任何的意外事件必須問問母親。她的母親後來證實黛安小時候確實發生過一次意外但沒有人受傷。只是從那以後黛安的靈魂一直一半在身體內一半在身體外對自己從來沒覺得舒服過從未有一刻覺得安全她的發光能量場內清楚記憶了這個訊息。神聖的光環馬雅人、印度人、佛教徒、澳洲原住民、印加人及早期基督徒都以類似的圖像描繪了這種能量場。五幹年前在埃及南部為國王的墓室彩繪的藝術家在繪製托特神(Thoth)時就在其頭頂上畫了一個發光的球狀物這如月光般的物像即象徵了他的能量以及與時間周而復始的迴圈本質相契合的能力。此光暈相當於亞馬遜巫師所描述的第八脈輪這些叢林住民認為此一脈輪的天賦正是埃及神話中諸神所代表的特質即跨越時間的能力。同樣的基督周圍的光暈和環繞佛陀或紐西蘭毛利族巫師的光環在本質上亦相同。這些繪在石頭、木板、畫布的影像再度證明能夠感知人類發光現象的觀見者確實存在那不僅僅是藝術家用光暈作為象徵他們就是觀見者他們所感受之現象如此近似足以證明每個人都擁有此內在能力去感受人們的能量場。雖然有關發光能量場的描述遍及世界每一處且自古至今皆然但大多數的西方人士仍舊難以接受他們認為埃及人活佛教的藝術家在書寫或繪製光暈時只是在隱喻某種形式的開識和悟道。我們想像此一悟道是聖者、賢人所修煉成的內在狀態。由於人們通常無法直接用肉眼看見光暈因此不相信它是確鑿的事實而且科學亦尚未證明發光能量場的存在因此人們更加不相信它是真的。然而若是我們願意想像在牛頓證明重力是自然的基本力量之前科學尚不知此一現象但幾千年來蘋果一直從樹上掉落水也一直向下流。當然重力現象比人類的發光能量場容易觀察多了但對全世界的巫師而言能量和靈的不可見世界正如水往下流一般明白可察。當西方人嘗試接觸巫術技巧時某些障礙浮現出來。在我們身處的文化裡凡是有人宣稱看到了能量都被譏為瘋癲、神經病需要個別的心理治療。我記得以前在北加州一所醫院的心理部門實習所發生的一件插曲。在我工作的第二天一名叫做皮得羅的病患走上來對我說:「我知道你是誰你騙不了我。接著他開始描述我兒時到長大的點點滴滴那是除了我家人之外沒人可能知道的事。皮得羅的心靈能力是在多年前一次使用LSD迷幻藥的糟糕經驗中爆發開來的。他待在精神病房因為不知如何處理所看見的東西而不斷警惕旁人他所見到的奇異驚怪的景象。我們的醫生和治療師通常不知如何協助這些天賦異稟的人不論他們是突發的如皮得羅或溫和而自發性的像有些人在童年或青少年時期所發現的。皮得羅被進行嚴密的醫療災危眺有療愈的希望。在部落文化裡他說不定能擁有醫療先知的地位協助巫師來詳嗉膊 巫師身上此一觀看事物的天賦必須加以修練而成就如擁有音樂天賦的人同樣須勤於練習而且受到適當的鼓舞和激發才能以高超的技巧演奏樂器因此想要一眼就能看見發光世界是需要培養和磨練的。數千年來世界各地的巫師不斷琢磨精進此一技術這些技術所存在的社會裡人們對於能夠瞥見肉眼看不見的世界的人給與無上的榮耀。我已經採用了其中最有價值的幾項練習傳授給我所創設的「發光能量治療學校(HealingtheLightBodySchool)的學生。視覺傳訊流程動物的視力稱得上是一個偉大的奇跡經過千百萬年的發展而臻至完美。從蚱蜢到鯨魚對許多生命形式面言它是知覺外在環境的主要工具。人類的視力藉助于三項要素:眼睛、視神經、大腦中的視覺皮層。眼睛將光線轉換成電子訊號視神經載送這的視覺皮層就形成影像。因此人們所見之物全發生在腦內雖然實情似乎是我們看見殲在的世界。眼睛對於感知能量和靈的不可見世界發揮甚少的作用。視網膜只記錄下電磁光譜中相當窄湹囊歡危┤縊鱉儧辦法記錄紅外線和紫外線而皮膚卻可以作出反應。視神經也幫不了忙因為它是單向的纜線只連接眼睛到掃描室。然而掃描室卻是個複雜超凡的結構視覺皮層能夠將能量(視神經所傳送的電子脈衝)轉換成活生生的影像因此看見能量的機制早巳就緒。要感知發光能量場相當中烙印的故事我們只需改變訊號的來源然後讓視覺皮層自然去做它原本的工作創造影像。當外科醫生檢查心臟時他可能會為你做心電圖。黏附在胸前的感應器會將訊號經由一根電線傳送到圖表記錄器從那兒顯示出心跳律動的影像如果他想檢查酒窖的溫度那只要把感應器黏附在溫度計上而使用同樣的記錄器即可。只要用對了感應器相電線圖表記錄器便能測量從心跳到地震的任一形式的活動。尋常的時候眼睛是感應器視神經是電線視覺皮層即是記錄器然而為了看見能量世界我們必須把感應器(眼睛)和電線(視神經)拆除但保留記錄器視覺皮層記錄器的唯一功能就是把訊號轉變成影像這就是為何我稱它作「掃描室。我們身上都擁有足以發展巫師觀看之術的感應器那就是第六脈輪(前額中央的第三隻眼)和第四脈輪(心脈輪)。將心脈輪和第三隻眼連接到視覺皮層我們便可以用精神之眼和心之眼來觀看。這個挑戰是必須找到一條電線從脈輪連接到頭腦後方的掃描室。由於曾為解剖系的學生我深知人腦的結構非常固執一旦腦中的神經路徑建構完成便很難再去改變因此想再重設新的路徑到達視覺皮層是不可能的。一旦視神經被切斷人的視力便無法再恢復然而他仍舊能作著五彩繽紛、充滿想像力的美夢。大腦無法重新建構路徑讓訊號到達視覺皮層因此為了能用心之眼看我們必須創造出一條腦外的路線來連接那就是巫師的觀看儀式。我們可做出一條腦外路徑連接心和第三隻眼到達視覺皮層讓視覺皮層去形成發光世界的多重知覺影像。人類出生的頭幾年小嬰兒腦中的突觸大約是成人的十倍。突觸就像從神經細胞向外伸出的分枝向四面八方歧出直到它們找到另一可接上去的分枝。突觸是人腦處理資訊的路徑。當我們還踉蹌學步時腦中可能發展出六種不同路徑去接近水杯將它拿起最隆當我們學到最便捷的方法包括用右手或左手其它方法便萎縮而死亡。突過草皮到達河流但某些路徑就顯得迂回蜿蜒繞過大片的白楊樹和榆樹但最終仍到達同樣的河流。一旦我們畫好事實的地圖百分之九十的突觸於是死亡我們變得只熟悉一種路徑到達河流其它路徑皆被刪除一旦學到了經過草皮的路徑便不記得有白楊和榆樹的存在。這時若有一名旅人告訴你曾在前往河邊的徑旁看見大片的樹林時.你必是滿臉狐疑覺得不可思議了。在我們的文化裡畫出不可見世界的地形不是件重要的事此一靈的世界甚至不被認為是真的。根本沒有河又為何要辟出一條路徑去河邊西方人士尚未發展出神經的路徑去感知能量所以我們必須在大腦週邊建構這些路徑。你可把它想像成泛著金色光芒的子午線沿著頭腦週邊分佈將第三隻眼和心脈輪連接到頭顱後方的掃描室。這些路徑能重組各種形態的感官資訊如影像、質感、聲音、味道、香味等等。踏上巫士學習之旅《薩滿、靈療與巫士》是我跟隨印加巫師旅行、探索、學習的經驗所得。印加文明是美洲最偉大的文明之一是馬丘比丘城(MachuPicchu)的建造者印加入住在這高踞雲端的城市每天夜晚市內的吆酉到y會釋放出大量的水來清洗鵝卵石鋪成的街道。五千年來當地的巫師們一貫以能量醫術來施行治療並以口述的方式代代傳承。我花了二十五年的時間追隨最精湛的印加巫醫作研究在安地斯高山上和亞馬遜地區所接受的儀式考驗皆和古老的傳統緊緊相連有時往往需要數月的準備時間。他們幫助信徒們從恐懼、貪婪、暴力、掠奪式的行為中解脫出來。我個人的探究是由一位老印加入安東尼歐.莫拉裡(AntonioMorales)來引導。我們倆在亞馬遜和安地斯高山上的探險都記錄在我先前的著作《四風之舞》和《日之島》二書中。本書裡所記述哂鎂衽c光的治療法是我對古老的醫療術所作的現代詮釋。巫師們看待世界的方法即我所稱的「第二覺知以及「祛除療程(ExtractionProcess)在今天的北美和南美各地仍舊被普遍地使用。死亡的儀式來自于亞馬遜巫術並且形成許多人所發現的知識體的一部分他們的發現已然超越現代人對時間和死亡的觀點。「光啟過程(IlluminationProcess)是我和我的老師安東尼歐從印加醫療僅存的一鱗半爪中發展出來的主要是透過人體的發光能量場來進行治療。此一治療技術具有超凡的力量、效果強大且只能與人類深層的道德力量結合之後方得應用。一些可以親自實驗的練習有助於你達成個人的治療。但是請特別注意千萬別在未接受正統的巫術老師充分訓練之前就貿然與他人進行這類的治療技巧。有些則是必須由專業巫術老師實行的高階技術(這些老師曾經跟隨技藝精湛的巫師學習得到巫師的指點)。本書中中詳述了祛除外來能量和入侵靈體的步驟也闡明如何協助親人踏上返回靈魂世界的旅程。能量治療對當事者和治療師兩者而言都具有某種程度的危險性有太多訓練不佳的執行者在施行能量治療時並未瞭解到人類能量場的咦髟懟N以浛催^有人罹患了癌症治療者卻在他的腫瘤上施行能量治療結果愈加使癌細胞擴散到全身。他們無法相信的是癌細胞會因某些特殊能量形式的刺激而加速生長。我也見過有人遭遇嚴重的心理症狀卻因接受了不合格治療師的治療結果使得情況加劇促使神經系統的症狀或者咦韃渙嫉氖瀾纈^愈趨嚴重。其中一個案例是一名婦女她的小孩不幸在一場車禍中喪生她求助於靈媒那名靈媒跟她說她的女兒永遠都在她身邊她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敞開來如此就能感覺到女兒的存在這婦人立即有一種豁然解脫的感覺。然而幾天之後她卻開始失眠一個禮拜之後她來找我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卻是她很想死而且已經準備好交出她的生命。當我為她測試是否有任何外來靈體侵入她的體內時果不其然那女孩的靈魂已經附著在她媽媽透明的能量場內正企圖從突然死亡的苦惱和混沌中找尋避難所。那位治療師的建議敞開自己雖然用意良好卻把母女兩人鎖在情緒的旋渦中不斷遭受精神的折磨。我的第一階段療程是讓母親將女兒釋放出來讓她回到發光世界那裡的個體將帶她返回靈魂世界的光之中。要這個女兒放掉原本安全的避難所著實非常困難在光啟的過程中這個母親終於看見死亡其實是一扇通往無限的大門她感覺到女兒原來與她僅隔著一層紗接著她再度陷入沉睡於是我們將她能量場中的缺口封起她女兒的靈魂就是從那缺口進入的就如同裂開的傷口一般這個裂隙等於是對投機靈魂體及其它干擾能量提出邀請。接下來的幾段療程我們著重於療愈她的傷痛鼓勵她找個專門為人解決失親傷慟的心理醫生我相信如果這名母親繼續遵從那名靈媒的忠告最後一定免不了要自尋絕路。恰恰相反的她重拾起勇氣和堅定走向療愈的旅程如今已成為一個才華洋溢、富於同情心的治療師協助了許多遭遇失親悲慟的人。黑色邪術與白色奇跡在我二十出頭的那幾年有一次我準備赴亞馬遜做一趟探險旅行正巧接到一通贊助我研究的基金會的電話他們需要一位元人類學者協助進行有關海地巫毒治療師的研究。基金會的人告訴我那項研究只需十天主要工作是協助另一位資深人類學家約研究計畫他試圖以基金會正在審閱我返回亞馬遜的資格申請來說服我答應。五天之後我便抵達了太子港。那名資深的人類學家已年屆四十在我到達之前他已在海地待了一段時間那時期正是該地氣候較舒適的季節他向我解釋在島上殖民的法國人是新大陸上最兇惡的奴主到美國求生的非洲奴隸平均壽命是三十年但不幸在海地登陸的奴僕們其生涯卻只有二年。他繼續解釋巫毒原本是源自於非洲下撒哈拉地區的治療傳統而在海地它也被用來傷害敵對的人尤其是那些粗暴兇殘的雇主:他說兩者所用的技巧大致相同同樣的法術可用來治療人也可用來傷害人刺激免疫系統掃除癌細胞腫瘤的方法同樣可以拿來在免疫系統上撒下些廢物讓那倒楣的犧牲者在數周之內罹患肺炎而死。那時年輕氣盛的我總擺脫不了自以為是。在我的猜測裡黑色魔法僅對那些相信的人有效只要不採信便發揮不了作用。我記得那時我坐在海邊一個小咖啡廳裡對著這名資深人類學家高談我所認為的事實他看著我只微微一笑。我說:「我願意押上睹金。一他回答:「就這麼說定。於是我們同意以一百美元來打賭巫毒法術對我無效。我們啟程前往一名巫毒術士家中這名老術士從前曾隨他一同工作老人住在一個搖晃得幾乎解體的木造茅屋內屋子就搭在山頂上可以向下俯看整座小鎮。我這位同伴用流利的海地克裡歐族族方言隨意介紹之後就繼續向這位老者說明我不相信巫毒術認為老人所做的魔法都是假裝出來的而現在他準備要教我一課。幸而我僅僅的些許法文還讓我明白其中一些詞。他說:「別傷到他。老者轉向我微微一笑「你想相信嗎他用一口破英文問我然後咯咯地大笑我們同意他在下星期的禮拜一施行法術也就是我回加州之後。商定的那一天我正和友人吃著晚餐談我的海地經驗和巫毒的治療力量我侃侃而談「相信是多麼重要的一個元素不但對治療是如此對傷害敵人而言亦如此。只要你不活在那樣的信仰氛圍內便根本起不了作用而我就是活生生的例證因為就在那天傍晚那名海地的邪惡巫毒術士正對我作法卻無效。在坐的每個人皆舉杯慶賀我身體無恙。那是禮拜一的晚上接下來的星期二和星期三我亦未感覺任何異狀直到星期四下午我開始感到頭痛傍晚時分已經演變成偏頭痛到了晚上八點我的肚子已疼得紐絞成一團腸子痙攣且不自主地想吐。半夜時電話響起了是那名人類學家從海地打來的電話。他說他們無法依約在禮拜一對我作法但是就在那天他們做了他剛從作法儀式上返回所住的旅館想知道我是否感覺到什麼。我對著電話筒哀嚎告訴他趕快回去要那巫師解除所有對我作的法不管那是什麼法。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到就算死也是個愉快的解脫。隔天早上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仍嘗試說服自己昨晚一定是某個蟲子跑到暘子裡去了我跑到大學的健康中心想查個究竟但醫生告訴我我的腸道乾淨得很沒有任何寄生蟲。這一課花了我一百美元這對當時仍是研究生的我可是一筆下小的數目而且還給了我一生中最難捱的一個夜晚。道德良知足治療關鍵我發現正如你可以透過能量治療來幫助人你也可以藉此傷害他們。我後來更了解到一個技術下良的巫師所施行的能量治療根本就等同於邪術不管治療師的用意是多麼良善。邪術不僅發生于海地、路易斯安那的海灣而是任何一個地方有些原本出發點良好的治療者伸出援助之手但卻不自覺地把有毒能量傳送給人們。學生們有時會以為只要是關懷別人這種事就不可能發生因為想當然此一能量會是純潔而神聖的。我都會提醒這些學生我們常會以愛之名卻將痛苦加諸他人。同時我也發現另一種我們加諸在自己身上的邪術那就是負面的想法和觀念它不僅使我們遠離自己的力量同時在自我的免疫系統上也掀起破壞之風。不管如何那天晚上我所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就是治療師的道德良心是治療過程最關鍵的要素。巫師們所受的十年訓練之中專注於提升個人的道德境界就占了很大一部分那是一種奠基於對所有生命深刻尊敬的一套價值體系只有在達成那一刻所有技巧才能被正確地哂茫煌琅擁兀幻麼t也要花上至少五年的時間學習醫技若是把自己的健康交給一個才上了一個禮拜能量治療工作坊的人是否是謹慎的作法這恰巧是那些上過短暫能量治療或巫術課程的西方人所面臨的一大難題。假使你感到需要學習能量治療那麼儘量找到品德高尚、有智慧及有專業知識技能能協助你發掘精神天賦的老師。我個人學習巫術的旅程一直以來就被想達到身心合一境界的欲望所導引。為了治療自己靈魂的傷口我學著愛自己和愛別人。我踏著受傷治療師的步伐學習將內心的痛苦、悲傷、憤怒、羞愧轉化成源源不斷的力量和同情。我之所以能夠感受他人的痛苦是因為我深知受傷的滋味。每一位元學生都會步上自我治療的旅程他們在其中將靈魂的傷口轉化成力量的泉源學生們知道那將會是往後獻給受治療者的最美好的禮物:從痛苦中發掘力量。學生們也學到事實上治療是人們自己所啟動的一趟旅程而不是治療師所演練的一套過程。最後我想表白的是本書中所說的治療方法是我個人對古老治療技術的統合整理我並不在為我的老師、印加人或美洲原住民巫師發聲。雖然我獲得了跟隨印加最精湛的巫醫學習的機會但目的不在提出一套對印加傳統的解釋。當中所描術的治療技術皆是我在接受巫師訓練時所學的我將為它們的美與缺憾之處負起全責。聚合點的咦,移動(印加能量療法重要技能之一聚合點的咦聚合點是發光能場中的一種能量結構我們透過聚合點為各種超感官經驗解碼像是似曾相識、預知:心靈上的極樂和愛、對某事或某人的預感、在電話鈴響前就知道有人打電話來。聚合點在光體層面上的功能就好像是身體裡頭的腦(大小差不多成球形)在這裡接收平常感官無法掌握的訊息。這好像是當心愛的人撫摸我們的手時我們能感覺到他的手但無法感覺到這樣的撫摸所傳達的愛而聚合點則是能解讀這種觸摸的意義。聚合點使我們能理解自身心理和靈性實相的意義。為了瞭解聚合點的咦鞣絞劍覀兛梢詫⑺扔髯饕曈X資訊的處理過程。眼睛接收從大海和沙灘所反射的光子這些電脈衝通過視覺神經到達大腦中的視覺皮質並在腦海中創造出一幅圖像我們把這幅影像稱為「海灘」並把它投射到外在的風景之上但所有的「看見」實際上都發生在大腦內。同樣的我們的聚合點會將脈輪所接收到的訊息解碼並「解讀出」四周的能量和情緒世界。我們將這個影像稱作「實相」並將它投射到我們四周的環境和昕接觸的人身上。但是治療者明白所有的實相其實只存在於我們內在。聚合點位於發光能場之內(確切位置每個人都不同)正如在腦中有各個中心處理來自我們感官的訊息這個大小如葡萄柚的環面體能處理心靈的和情緒的訊息。在聚合點中有各種用來過濾我們的實相的濾鏡過濾的方式會因文化、陸別、年齡等而有所不同。例如在西方看到紅色我們會想到「危險!警告!或刺激和反叛因而提高警覺然而在東方紅色卻是帶來歡樂幸福的吉祥頸色。我們的聚合點能被調頻以解讀某些原子價(valences:譯注:原子所攜帶的電荷)和頻率而我們的人生經驗會決定頻率與原子價的狀態。如果沒有那些設定在聚合點的原子價我們也感受不到它們的存在。例如居住在城市裡的人到叢林中旅行我們耳朵的結構與機能雖然和雨林中的原住民一樣但當某些鳥發出鳴叫向我們示警告訴我們附近有蛇時我們的耳朵卻不夠靈敏無法像原住民一樣聽到那些鳥叫聲。住在城市裡的人聽慣了十英尺範圍內的巨大聲響以致於察覺不出遠處傳來的聲音我們的耳朵好像是「近視」了一樣。神經學家相信在頭腦中有一定的線路來表現對某種模式的認知能力但對治療者來說頭腦只是硬體在發光能場中的聚合點中已經設定了驅動頭腦的軟體。如果我們過著與自然完美共存的生活聚合點就會在位於我們頭頂上方六到八英吋的第八脈輪上我把這個位置稱作「橋樑」。當聚合點處於這個位置上時我們所有的本能都被重新校準到它們最初的設定。我們可以把聚合點從橋樑處移到第二脈輪用美洲豹的感官來感知也就等於是重新設定了這脈輪的本能。例如在感情世界裡不再所遇非人老是吸引到有著相同創傷的人。如果可行的話我們也可將聚合點移動到蛇的層次上來感受事情而不致使思路受困無法深入思考。不管我們在哪一個層次咦鰨覀兊囊曇昂捅灸芏疾粫受到阻礙。由於我們不是生活在大自然裡而且需要在一個非常紊亂的世界中正常咦鰨結果我們的聚合點會向某一邊歪斜:在西方聚合點傾向於在頭的某一側因為我們是非常理性以思想為動力的人。我們會吸引頻率與聚合點位置相似的人因為我們的感覺會與他們的感覺同步。所以我們很自然的會認為有不同聚合點的人是怪異的甚至是愚蠢的因為他們感知不到我們所能感知到的:或者認為他們是瘋子因為他們感覺到我們所感覺不到的東西。這是因為我們不瞭解我們的感知是受到信念和生活經驗的局限。正如同「瞎子摸象」的故事一個人摸到了大象的尾巴就宣稱大象像一根繩子另一個瞎子摸到了象牙就認定大象像一把劍第三個人抱住了大象的腿發誓說大象像一棵樹。對於每個人來說他所感知的有限實相似乎就是唯一的實相。在一生中你的聚合點通常保持在同一個位置這個位置我稱之為「入口」因為這是你平常進入的實相。但你能學習去移動聚合點的位置改變你的知覺因而改變你對實相的經驗。在下麵的練習中你將學習將聚合點定位先將它移動到橋樑的位置上然後再移到與四個感知層次相關的四個脈輪上。一旦你將聚合點移到橋樑的位置你就能跨越到任何一個感知層次。事實上你只能藉由通過橋樑來改變感知層次(這就是為何我把它稱作橋樑的原因)。你可以將橋樑想像成一個輪子的中心而把四個感知層次想像成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或者你也可以把它想像成汽車的「空檔」是換檔時的必經之路。在練習結束時你要讓聚合點回到它最初的位置即實相的入口處。如果你將聚合點留在橋樑上你會體驗到一種喜悅的狀態但你對現實狀態無法作出適當回應比方說狗兒一直叫著要出門或電話鈴響時你需要以一般的意識狀態來處理這些事。雖然在橋樑的位置上冥想或在自己的靈魂空問停留一會兒很不錯但下宜長久停留在這下切實際的狀態除非你是在修道院裡而且下用遛狗也不用與現實世界溝通。這個練習的目的是學習如何更自在的轉換感知層次熟練之後便能掌握轉換的方法改變當下情境中的動能並從一個更高的層次解決問題。矛盾的是只有當你明白世界在它所在的層次上是完美的你才能改變世界。當你從造成問題的起因層次再往上走從更高的層次來感知問題時你就會瞭解這一點。從這個較高層次來看你感覺到的只是各種可能性你可以自由的改變所有事物。練習:移動聚合點找一個安靜和舒適、不受打擾的地方坐下來關掉電話安坐在椅子上或者以最舒服的姿勢坐在沙發上讓你腦子裡翻來覆去的田i緒安靜下來。深深地吸氣然後吐氣吸氧。。。吐氣慢慢地再次吸氣專注在你的呼吸上。。。再次吐氣。將雙手以祈兜淖藙莘旁諦乜塚睾粑鼣蕩危會崤e起雙手依然保持合掌經過你的臉向上伸到頭頂上並盡可能的將雙手舉高直到你的手進入在發光能場中的第八脈輪即是位於你頭頂上方數英尺處的一個旋轉的金色能量圓盤這個脈輪就是靈魂永恆的存在於時間之外。將你的雙手分開向外打開掌心朝外就像孔雀開屏一樣。專注的打開第八脈輪將身體整個包起來。此舉是在擴展你的發光能場從它收縮的、像蠶繭一樣的狀態向外擴展並將你的光延伸像一個氣泡把你包圍在內。繼續緩慢地呼吸並將雙手收回到胸前的祈蹲酥俊!H會犬p手向外伸展將你的發光能場擴展至你身體的兩側。哂媚愕南胂窈湍愕碾p手在你的腹部、胸部和你的骨盆處重複這個動作以擴展這些部位的發光能場。感覺這個包圍著你的光泡當它從地下向上吸收能量進入你的雙腿、脊椎、胸部、胳膊和頭部時感覺它的脈動。當能量從你的頭頂上方流回地下並且再次經過你的雙腳流回來時感知這股能量.用雙手探索你的發光能場的內部直到你感覺到一個感覺不同的點也可能你會感覺麻麻刺刺的或者某個點比你能量場的其它地方更溫暖或更冰涼。請記住你的聚合點很有可能位於你的頭腦附近在一側或另一側而且感覺會像是一個像葡萄柚般大小的球。當你的一隻手找到它時將另一隻手向上伸哂媚愕南胂窀覺這個球形體。當你握住你的聚合點時你有什麼樣的感覺有時我的學生會告訴我會感到一種意外的喜悅甚或是噁心或失去方斷感。這種反應很正常因為你正要改變你感知世界的方式(也有學生說毫無感覺他們只是想像自己用手握住這個能量球。如果你也是這樣那絕對是正常的反應)。現在將你的手伸王你頭頂上方的第八脈輪把聚合點移動到橋樑的位置。敞幾次深呼吸握住手上的聚合點注意你體內的感覺:例如保持這個姿勢會體驗到平靜和冥想的感覺當我的學生們把聚合點移到橋樑上以後若是試圖透過冥想來達到這種經驗時會覺得很困難我告訴他們當聚合點處於橋樑上時沉思和冥想會自然來臨。因為頭腦會自然安靜下來一個小時的時間會像只有五分鐘一樣的很快過去。繼續緩慢而深沉的呼吸釋放你的聚合點。注意它是否還停留在第八脈輪或者栘回平常在入口處的位置上(記住你需要進行多次嘗試才能充分掌握這個技巧)。然後將你的聚合點向下移到第一脈輪蛇的領域位於你的脊椎底部靠近恥骨處。這個能量漩渦向外打開延伸至你身體外數英寸處。讓你的聚合點停留在這裡。因為蛇位於你的第一脈輪所以它是一種非常原始本能的狀態注意你的呼吸是如何發生改變的你能很輕鬆的感覺到心跳、皮膚的感覺和整體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3

印加能量疗法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