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云深不知归处

云深不知归处.doc

云深不知归处

周云华
2017-12-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云深不知归处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云深不知归处一遇端木胥之,云笙正是跋扈的年,一身辣辣色的襟小,足下蹬了瓤狐,,,的筒靴,了一圈,至茫茫一片雪白的千叠山中打而来之,来一清俊的响,,,,仿佛白茫茫的雪原上迎面跑来一只灵的火狐。她勒在那极的子前,住了他的去路,微微起了下巴,毫不畏惧的喊道:“,此山是我,此是我栽,要想打此,留下路,!”,未落地,旁着的几个男子便都然亮了兵刃,寒光凛凛地着云笙。她也不怯,依旧坐在上,笑:“,”我你是乖乖投降的好,可是我的地。几个便都警惕地四周,挺了刀刃欲上前擒拿云笙,中却突然有人挑帘而出。,,是腰佩清脆的相撞。那是怎的一番景象,山白雪之中他袖而立,眉目蹙,一身的光。便是在多,,,年后云笙都找不出言来形容,只是极浅薄的得那是她最好看的男子,便云重哥,,都比不得的。他就那立在前,蹙了眉瞧云笙,下尖尖,着瓤了狐的衣襟,是比云笙都要,,,,剔透的肌。的雪花,落了他,在他薄的唇瓣上,盈盈一点,色无双。,,,,直叫云笙恍惚了去。他瞥了一眼云笙的筒靴,那是官靴,将府的官靴。他有嘲弄地挑唇,却也不答……,,,,只是至随从的手中取一只袋,手抛在云笙的蹄旁,身便要入。云笙一,低瞧那袋口微,露出里面金的什物,竟是一袋金子。她却蹙了眉,,,,,打上前一“:等一下步!”本要跨入中的他,言身,极不悦地了眉,,,“怎莫不是嫌少”清清冷冷的声音,珠玉落地一的好听。“……”“”不是云笙面上,了眉目,才上他的眼,我突然改主意了,不劫。也不羞地挑了眉尾笑,公子得如花似玉,不劫个色太可惜了“……不如随我回去做个寨相公如何”“大胆!”一旁的小随从是怒不可遏,与一同住他家公子,“,哪里冒出来的丫片子,不知羞耻!可知我家公子是……”“”,,,德春。却是他出言阻下了小随从的,手他退下了,瞧着云笙,一上前停在她下,有趣步步地了嘴角,“敢姑娘芳名”云笙一,捉摸不透他的意,要答,却突然感一道疾来,,,,,,抬眼便一支利箭,卷了落雪凛凛而来,寒光直逼“小下的他:心!”云笙然拔出腰的短刀替他那一箭。却不料,一支箭被,,千万支箭便随而来。“保殿下!”德春了,,神色惊呼道,同旁的一起挺刀而上,将他在了中央。他却眉都未蹙一“”俯分,只是冷着神色,一把握住云笙手中的,下身子。翻身上,低喝:突然的,,,,故,云笙都尚不及反,便被他在中,温的气息天盖地而来,卷着他衣襟上浅淡的白芷香,兜便淹没了云笙。他用披遮,云笙在,策而奔。云笙不知道他是怎“……”掩殿冲出去的,她在披里,只听到德春喊:下殿下原来他是太子云笙在……,,披中抬眼,在天光一中瞧他尖尖的下,在狐中挂了零星的雪花,云笙伸手,雪花瞬消融在她的指尖。他低云笙笑,道:“”没事了。三个字,如雪落鼻端,沁入心肺。二之后才知他叫端木胥,是,,当朝太子殿下。千叠山他的人是他大哥,瑞王的手下,不外乎是皇位之争。而端木胥是因要去探望云重将而路的千叠山的。可巧的是云重将正是云笙的兄。,,是兄,云重待她却是比血脉要。也是因她的父在上了救云重而命,也是因自,,她父死后她的母不久也郁郁而,撇下了九的她,他瞧着可怜。她从小便住在将府,是云重,,,照看她大的,如兄更如父一般她成人,极尽溺。正是,,,份溺,使她得刁蛮任性跋扈起来,冒充劫匪的胆子都生了出来,只是未料到次来的是她一生的劫。那日之后,云笙便被禁足在了将府,却是端木胥来的她。,他依旧是那份淡薄的神情,斜了身子靠在太,,椅中,抬眼看云笙,似笑非笑。云笙掩不住莫名的欣喜。却是云重行了礼,道:小“,,妹云笙不太子殿下,日前惊了殿下圣,望殿下恕罪。低着冷”“不喝云笙,快殿下罪!”云笙口想点什,却在云重下来的目光下了嘴,,,,悻悻地便要下跪,却被胥阻止了。他起身,并不瞧云重,反倒立在云笙面前道:将言重了,本“,王来不是想教令妹一个而已。”云笙微,他却道:“可否姑娘借步一”也不待云笙回答,便伸手扣住了她的腕,强拉她走出正堂,也不回地正要口的云重道,“,”将且放心,本王不会令妹怎的。云笙回,看眉蹙的云重,想要,却,,,,,握她的手,极且凉,凉得人心疼。一直走到后院才停下来,他却不松手,只是在一片“,姑娘的,可是要装素裹的背景中口:”“什”“起薄的唇,他笑看云笙:不是要我做寨相公姑娘道只是在玩笑”云笙然。他却了眉:“只是玩笑”“不是!”,……方出口,云笙便窘了,她是真的想要他的云笙要什,却,,,,,被他一把入中,侵了雪的温暖,透了凉的白芷香,他的气息便瞬淹没了云笙,听他在她耳“”,,随我回道:吧茶香,云笙。的温。云笙抬,瞧他尖尖的下,逆了一片光影。她便什都不知道了,只是起,,脚尖吻了他尖尖的下。却未瞧,不的蜡梅下,云重猛然的手心。三云重:他“,,待你再好,将来也是不及他的江山重,阿笙,你明白他是太子,未来的皇帝,一入,,,深似海,你若随他去了,就最起的自由都失去了,而他是不可能一生只眷”你一人的。云笙便笑,只是一味地答:我知道的,都知道的。可是“”,心已了他,要如何能如何他了云笙一“,……”你的肩的,极低地性气:子,将来要如何在深中自“”我可以改。云笙毫不犹豫地答道,她可以他改。那在她,,,,梢的手,止不住地一,落下。他息一声,撇目光不看她,抑制不住地微了眼,在一,,蜡梅下,抿着唇。在未遇到,,胥之前云笙一直定,云重是京都最好看的男子,即便是三十有三的年也依旧不,,,减,玉一的眉眼,一点年流逝的痕迹都没有,只是近年来添了几。云笙知道,是她拖累了他。若不是他怕娶的妻子待她不好,那他早就成了,,儿女都成双了。云笙伸手抱住他,极看地了个笑容:“”云重哥,你。云重止不住一,极地回手,,,抱她,枝的蜡梅落在她的上,淡淡的幽香沁入他的鼻中。便恍惚察,……,他的阿笙已大了他有些苦“”是我地笑:把你坏了。云重,了。至袖中,掏出一个什物扣在她的手中。入手是冰凉而,,,硬的触感,路凸凹,云笙低去瞧,却被他握住手心。“”“阿笙。他叫她的名,极仔好地看着她的眼睛,生保管着,当作我送你的嫁。若是有朝一日他了你便是你……”“握存的。着她的手,将那什物烙在了她的手心,切忌,非万不得已不可以用它,更不可以,”他人知道,尤其是胥。他的眉蹙着,,,神情重得云笙怔。他却不再,身而去。砌下的蜡梅乱了一地,在白的雪地上,,,黄得格外薄。云笙怔地去瞧手中的什物,却在触目了,……神色,那是正逢圣上重病期,,婚宴并不是很声。云笙无所,,,只是在煌煌火中撩起冠上曳曳的珠帘,看胥的眼。,,,,双下,耀眼的胥眉眼薄。金的喜袍,金冠束,不留一松散,愈得他下尖尖,是,,吃了酒的故,含笑的眼睛微醺,心猿意。他漾了薄的唇,道:“”云笙。二字,如火而落,她极,,喜听他她的名,而不是太子妃的称。云笙便在眼前珠帘溢彩之中,他笑,极,尽足。一遇端木胥之,云笙正是跋扈的年,一身辣辣色的襟小,足下蹬了瓤狐,,,的筒靴,了一圈,至茫茫一片雪白的千叠山中打而来之,来一清俊的响,,,,仿佛白茫茫的雪原上迎面跑来一只灵的火狐。她勒在那极的子前,住了他的去路,微微起了下巴,毫不畏惧的喊道:“,此山是我,此是我栽,要想打此,留下路,!”,未落地,旁着的几个男子便都然亮了兵刃,寒光凛凛地着云笙。她也不怯,依旧坐在上,笑:“,”我你是乖乖投降的好,可是我的地。几个便都警惕地四周,挺了刀刃欲上前擒拿云笙,中却突然有人挑帘而出。,,是腰佩清脆的相撞。那是怎的一番景象,山白雪之中他袖而立,眉目蹙,一身的光。便是在多,,,年后云笙都找不出言来形容,只是极浅薄的得那是她最好看的男子,便云重哥,,都比不得的。他就那立在前,蹙了眉瞧云笙,下尖尖,着瓤了狐的衣襟,是比云笙都要,,,,剔透的肌。的雪花,落了他,在他薄的唇瓣上,盈盈一点,色无双。,,,,直叫云笙恍惚了去。他瞥了一眼云笙的筒靴,那是官靴,将府的官靴。他有嘲弄地挑唇,却也不答……,,,,只是至随从的手中取一只袋,手抛在云笙的蹄旁,身便要入。云笙一,低瞧那袋口微,露出里面金的什物,竟是一袋金子。她却蹙了眉,,,,,打上前一“:等一下步!”本要跨入中的他,言身,极不悦地了眉,,,“怎莫不是嫌少”清清冷冷的声音,珠玉落地一的好听。“……”“”不是云笙面上,了眉目,才上他的眼,我突然改主意了,不劫。也不羞地挑了眉尾笑,公子得如花似玉,不劫个色太可惜了“……不如随我回去做个寨相公如何”“大胆!”一旁的小随从是怒不可遏,与一同住他家公子,“,哪里冒出来的丫片子,不知羞耻!可知我家公子是……”“”,,,德春。却是他出言阻下了小随从的,手他退下了,瞧着云笙,一上前停在她下,有趣步步地了嘴角,“敢姑娘芳名”云笙一,捉摸不透他的意,要答,却突然感一道疾来,,,,,,抬眼便一支利箭,卷了落雪凛凛而来,寒光直逼“小下的他:心!”云笙然拔出腰的短刀替他那一箭。却不料,一支箭被,,千万支箭便随而来。“保殿下!”德春了,,神色惊呼道,同旁的一起挺刀而上,将他在了中央。他却眉都未蹙一“”俯分,只是冷着神色,一把握住云笙手中的,下身子。翻身上,低喝:突然的,,,,故,云笙都尚不及反,便被他在中,温的气息天盖地而来,卷着他衣襟上浅淡的白芷香,兜便淹没了云笙。他用披遮,云笙在,策而奔。云笙不知道他是怎“……”掩殿冲出去的,她在披里,只听到德春喊:下殿下原来他是太子云笙在……,,披中抬眼,在天光一中瞧他尖尖的下,在狐中挂了零星的雪花,云笙伸手,雪花瞬消融在她的指尖。他低云笙笑,道:“”没事了。三个字,如雪落鼻端,沁入心肺。二之后才知他叫端木胥,是,,当朝太子殿下。千叠山他的人是他大哥,瑞王的手下,不外乎是皇位之争。而端木胥是因要去探望云重将而路的千叠山的。可巧的是云重将正是云笙的兄。,,是兄,云重待她却是比血脉要。也是因她的父在上了救云重而命,也是因自,,她父死后她的母不久也郁郁而,撇下了九的她,他瞧着可怜。她从小便住在将府,是云重,,,照看她大的,如兄更如父一般她成人,极尽溺。正是,,,份溺,使她得刁蛮任性跋扈起来,冒充劫匪的胆子都生了出来,只是未料到次来的是她一生的劫。那日之后,云笙便被禁足在了将府,却是端木胥来的她。,他依旧是那份淡薄的神情,斜了身子靠在太,,椅中,抬眼看云笙,似笑非笑。云笙掩不住莫名的欣喜。却是云重行了礼,道:小“,,妹云笙不太子殿下,日前惊了殿下圣,望殿下恕罪。低着冷”“不喝云笙,快殿下罪!”云笙口想点什,却在云重下来的目光下了嘴,,,,悻悻地便要下跪,却被胥阻止了。他起身,并不瞧云重,反倒立在云笙面前道:将言重了,本“,王来不是想教令妹一个而已。”云笙微,他却道:“可否姑娘借步一”也不待云笙回答,便伸手扣住了她的腕,强拉她走出正堂,也不回地正要口的云重道,“,”将且放心,本王不会令妹怎的。云笙回,看眉蹙的云重,想要,却,,,,,握她的手,极且凉,凉得人心疼。一直走到后院才停下来,他却不松手,只是在一片“,姑娘的,可是要装素裹的背景中口:”“什”“起薄的唇,他笑看云笙:不是要我做寨相公姑娘道只是在玩笑”云笙然。他却了眉:“只是玩笑”“不是!”,……方出口,云笙便窘了,她是真的想要他的云笙要什,却,,,,,被他一把入中,侵了雪的温暖,透了凉的白芷香,他的气息便瞬淹没了云笙,听他在她耳“”,,随我回道:吧茶香,云笙。的温。云笙抬,瞧他尖尖的下,逆了一片光影。她便什都不知道了,只是起,,脚尖吻了他尖尖的下。却未瞧,不的蜡梅下,云重猛然的手心。三云重:他“,,待你再好,将来也是不及他的江山重,阿笙,你明白他是太子,未来的皇帝,一入,,,深似海,你若随他去了,就最起的自由都失去了,而他是不可能一生只眷”你一人的。云笙便笑,只是一味地答:我知道的,都知道的。可是“”,心已了他,要如何能如何他了云笙一“,……”你的肩的,极低地性气:子,将来要如何在深中自“”我可以改。云笙毫不犹豫地答道,她可以他改。那在她,,,,梢的手,止不住地一,落下。他息一声,撇目光不看她,抑制不住地微了眼,在一,,蜡梅下,抿着唇。在未遇到,,胥之前云笙一直定,云重是京都最好看的男子,即便是三十有三的年也依旧不,,,减,玉一的眉眼,一点年流逝的痕迹都没有,只是近年来添了几。云笙知道,是她拖累了他。若不是他怕娶的妻子待她不好,那他早就成了,,儿女都成双了。云笙伸手抱住他,极看地了个笑容:“”云重哥,你。云重止不住一,极地回手,,,抱她,枝的蜡梅落在她的上,淡淡的幽香沁入他的鼻中。便恍惚察,……,他的阿笙已大了他有些苦“”是我地笑:把你坏了。云重,了。至袖中,掏出一个什物扣在她的手中。入手是冰凉而,,,硬的触感,路凸凹,云笙低去瞧,却被他握住手心。“”“阿笙。他叫她的名,极仔好地看着她的眼睛,生保管着,当作我送你的嫁。若是有朝一日他了你便是你……”“握存的。着她的手,将那什物烙在了她的手心,切忌,非万不得已不可以用它,更不可以,”他人知道,尤其是胥。他的眉蹙着,,,神情重得云笙怔。他却不再,身而去。砌下的蜡梅乱了一地,在白的雪地上,,,黄得格外薄。云笙怔地去瞧手中的什物,却在触目了,……神色,那是正逢圣上重病期,,婚宴并不是很声。云笙无所,,,只是在煌煌火中撩起冠上曳曳的珠帘,看胥的眼。,,,,双下,耀眼的胥眉眼薄。金的喜袍,金冠束,不留一松散,愈得他下尖尖,是,,吃了酒的故,含笑的眼睛微醺,心猿意。他漾了薄的唇,道:“”云笙。二字,如火而落,她极,,喜听他她的名,而不是太子妃的称。云笙便在眼前珠帘溢彩之中,他笑,极,尽足。殿下,我只要你将我收藏在心。四胥是真的将她收藏在心里的。新婚后的那段日子胥,,待她是极尽喜的好,她有夜半起身喝水的都着,是她留一,,,,,灯,方便她起身,特意了小炉在床,文火不断地煨着一茶水,沸的,白烟,,,,入手是暖心肺的温度,她不清茶的苦,他便做丹桂。那份心,,是真真切切的。若不是圣上突然,崩,的日子是可以久一点的吧。云笙得,那,,,夜胥被召入,直至夜半深都未回来。她等在府中,等来的却是随胥入的随从德春。德春扑跪在云笙脚“,殿,血染了半身,不下尊卑地着云笙的被瑞王裙道:困在了中,此番怕是要…………”殿下下手了一,,,心猛然沉到了底,瑞王是胥的大哥,太子之位本是他的,可是兜兜却立了胥,瑞王心有不甘始,,可着皇位,云笙知道,当初在千叠山遇刺,瑞王的野心就已昭然若揭她万万没有想到,瑞王竟敢在中胥下手。云笙一,,刻都不敢多想,着衣便奔了出去,却被德春下。“,,……娘娘去不得啊,瑞王是有而来的,了三万精兵入,余三万精兵在外控制了殿下手中的兵力小的便是殿下拼了数十位……”随相才得已逃出来娘娘信的啊他出来就是了她信云笙微有,,,,异,却瞬即逝,如今已不得其它了,重兵入,若是再耽,下去,胥怕是得死在位之争上了。可是她要如何救胥云笙然,,,跌坐在床榻之上,着交的枕,突然被一个硬物烙了掌心,那是云重她的……嫁。她猛地眼,‘’嫁当抬手将枕撕扯了,之中,那落地。被她在了枕里的她一把“去将府起来,外衣都不得披就奔了出去:!”五是未入得便听“,,端木胥你到瑞王冷喝:害我失德,我太子之位,今日我便要你全数奉!”手刀出“上前鞘,他下令,替本王取下端木胥的人”,,,声者不迭,那刀刃争的声响云笙猛地收心神,不得下,反手拔出腰的弯刀,咬牙直冲入。很久之后云笙都得那,,,日的景象,没有星月的夜,成了冰的残雪,她便那刀策,,,,出了一条血路,不得了多少人,也不得挨了多少刀,只得目身皆是尚有余温的血,染在衣,在肌,是,,即将凝固成冰的凉薄。密密匝匝的精甲兵,挺着刀刃得她,,行,她却在人寸海之中一眼望了眉蹙的胥,步依旧是那,下尖尖,只是那薄的唇,,,抿如,看着她口却未出声。是担心她吧云笙松了眉,着,,,密密来的精甲兵没有毫的畏惧,只是凛了眉目,起一直在掌中的什物,冷喝:“虎符在此!我看敢乱!”她周身的兵刃然停下,青虎符所有兵将都震惊地看着她高的什物。虎符,,,万,本是一分二的,圣上与将各持一半,需要兵之圣上才会将另一半授予将。非合二一不可用四方。而此,云笙手中着的竟是,,合二一的,完整的虎符!虎符至如圣,至。众一踟蹰,疑着退了。“你怎会有虎符”瑞王是震惊不已,看着越退越多的精甲兵,止不住“那斥,虎符一定是假的!朝中持有虎符的只有云重将,,,且只有一半,她一个深女子怎会有完整的虎符”“”“是她兄送被困她的在嫁殿。前的胥皇兄淡淡地口,袖不知她是走到他的身旁,”云笙心跳一,,,……穿万看着他,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瑞王不甘心,咬“即了牙道:便如此也只有一半的!”“,,胥笑出了声,皇兄神温地道:啊,枉你心略,划密,竟然父皇在初病之便了云重将另一半虎符都不知道。他”,,,早就知,父皇曾在初病之密召云重,的就是怕他崩之,皇位相争引起,,乱,便将另一半虎符授予云重,令他在内乱之持众制皇位争斗。他唇角含笑地俯在瑞王耳“”你便是在了一,极地道:。步瑞王大怒,他却是一冷面容,令下:“,,,众听令,瑞王失德在先,害太子在后,今日你等都是迫于无奈相从,速速放下兵刃听令,本既往不咎!”众“逆面面相,有兵刃落地的声响。大罪瑞王却惊惧地大吼:!他端木胥怎会易放你等!不如破釜沉舟助本王了端木胥!明日本王登基,封王爵!”那一吼,众本要松的手又一。云笙眉一,“,云重将的翻身下,依旧高虎符:十万精兵即刻便到,你要迷不悟”她在万之中一上前,步步向,“众胥走去,冷汗浸染在手中的虎符上却不敢松听半分,她猛地回道,着,若有,迷不悟者,格勿!”那落地,是,截的犀利。,,,胥都一,瞧着衣染血,眉目犀利狠的她,竟无法系起那个在雪中明朗的女子。云笙走到他身前,“圣膝跪下,双手呈上虎符:上下令,逆王瑞!”圣上!那一句圣上,,所有人一震,不是太子,已然是圣上了。,,胥猛然凛冽了眉眼,极地伸手接那是汗水的虎符,高。天命所,他胥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几乎是同,之,,,:“伐,云重震外得地面微。有人在,蹄声如率雷步,排山外倒海,冷声道:的兵来,,”圣上恕罪。声音入耳,云笙止不住地松了一口气,……,她于来了先去了将府兵的,只是怕援兵来不及,担心,,……胥有失,便先持虎符入了,如今都来得及了她松了眉,便要起身,却在,,,,抬眼瞧,瑞王暗自扣手去抓胥的喉,瞬惊叫出声:小“心!”伸手推,,,,胥,却被瑞王反手扣住了手腕,一把至他身前,未及反,一把匕首便抵在了喉,,凛凛生寒。她看到,,胥成一的眉目,也看到了云重疾奔而来。弓箭手弓弦,箭光直指瑞王,却也因忌她而不敢放箭。瑞王“,地笑:端木胥了她后退数步交出虎符我便放了她!”,,“胥却不答,只是看着她,将薄唇抿成一,放箭久,久握起掌中的虎符,猛然合眼,!”两个字,如刃,,血封喉。六他待你再好,将来也是不及他的江山重……是一,成,她却依旧迷不悟。云笙不但没有死,而且,,毫未。云重替她下了那些箭,是他有一身的功力相,他仍就中了四箭,了,,脊背,残了右腿,幸的是性命无。那天夜里,她回到了将府,,,,,初晨的薄中,胥在万之中呼喊她的名字,脱口,却淹没在了三呼万的声音中。她只听到昏迷在她肩“阿的云重,呢喃地:笙,你没着吧”云笙便了“”没事泪水着他笑:,我在回家。那年的雪似乎格外的多,不大却不停,没日没夜的,乱,就算蕊枝的蜡梅都被遮了。云笙捋下雪,,,,照旧折了一支蜡梅插在美人肩的瓷瓶中,新的旧的,数不多不少整十枝。整十天了……有人在背后,,气,惊得她手,枯枝叶落了一地。是云重,他的好得极,,,快,只是右腿上入骨的,怕是好不了了。云笙上前扶住他,嗔他乱走。他却凝重着神色瞧云笙:你是何“……”看了一苦呢,明知道他心里江山在你之前,又何必迷不悟眼瓷瓶中的蜡梅。自打回到将府,她便,日折一枝蜡梅,是在下与端木胥分了几日。是在等他来每接她回去。可她怎会不知,端木胥,,,志在天下,如今他初登皇位,要繁忙,会了儿女情而耽国家大事。是,迷是不悟,是看透却放不下。白日的挂念,都化作夜,,,的梦,得她以入眠,索性起身,去摸索桌上的茶。夜深郁,,,一点光亮都没有,她不小心被倒。踉,落地之有人一把住了她的腰,将她入中。扑鼻而来的是熟悉到,,,己的气息,温的,白芷的香,有那抬首便抵在她的尖尖下,不,用看便知是。他在黑暗中,咬在云笙的耳“:怎不留一灯呢云重不知你素来了半夜起身去吃茶的”云笙然,,,窒了呼吸,几乎听得到他的心跳,想要伸手将他推,却被他得更了。“……”“云笙,不起他的下我不得不如此做,你是知道的,抵在云笙的眉心,有些喑的声音道,当心,,……”不,若我交出虎符,定“”“”我知道。她笑,言清冷,你心在江山。似乎有些微,他,抬手将一物塞在云笙手中。冰凉的,着寒光,然云笙看不清,,,,楚,却也知道那是利刃,要异,便他猛地了她的手腕,向前一送,将那利刃毫不犹豫插入胥的胸口。有温,:“你了的血灼在掌心,云笙惊得失,死力地他的手,将那利刃当地:”他却笑,将云笙的手掌强“在自己留血的胸口,一字一句道:云笙,我若心里除了江山便是你,你可信”掌心是灼“……”我的血与他的心跳,那信真切,她再也止不住流泪,道:,我信他有些“,,我了声音,道:煨了你最的丹桂茶,我回去吃茶,可好”七,,初是在天气初晴的那日入的,彼云笙被册封皇妃,不是随他回数日而已。,,,,,胥同她提的,初是丞相之女,他初登大典,要收人心,要固地位,她入是形,,,,所迫,他无,但也无它意。云笙是信他的,随他入那日便知,他是天子,并不只属于她,会有各式各紫嫣,的女子在他身,而云笙只要他心里收藏着她,就足了。只是,她未想到,并不是她不争人便会的。那日她煨了丹桂茶,在园中侍弄蜡梅,胥着,初来找她,是初嚷着要来拜她个姐姐。方停的雪,并未晴朗的天,却在,,初盈盈一笑,破了重云,是雪化云的明媚。她便是那怯生生地立在胥身后,“我可揉了衣角:以叫你姐姐”那模楚楚“,”儿莫人,惹人怜怕。胥便着她的手,,云笙拉她上前:性子野,却是极易相的。又“,,”儿云笙道,常在中,所以性怯,你做姐姐的以后要多担待些。……‘’,,儿,云笙。云笙地称都是不同的剪下一枝残滕,并不答,只是身斟了一沸的丹桂茶,在白“陛烟中胥笑:下可要吃一”,,,,初先惊出了声,松了胥的手上前,在席卷着丹桂香的之中吸了吸鼻翼,兔子一般地上前来,道:“姐姐是什茶好香啊!”她眉睫湿“……我可,眼神晶亮地看着云笙,以”云笙微,胥笑道:“”小鬼,不就是手丹桂茶吩咐,瞧把你的。一旁的德春斟一她。她却笑盈盈地阻下:不“”“,用再斟了,我喝姐姐眉眼就好。天真地看着云笙,我就一口,好姐姐。”云笙便,,,,,底了住,不明所以,隔着白,突然得看不仔她的笑,那多的茶水,何独要她一,,,,,初了一小,祈求似地伸手,云笙拒不得,便了她,却在她接的瞬,突然,,得指尖被猛然刺入,疼得云笙手,打翻了茶。,:“的丹桂茶便全,倒捂在着姐姐初被的手得步通背的手,她背惊叫着退了一看着云笙:你未……”,,完,灵的眼睛里便了兜的泪水,极是委屈。云笙愕然,未口,胥便上前,,,,,碰起初被的手背,是心疼,抬眼落在云笙的身上却是眉目蹙的微怒。“……初胥埋在他的胸口,姐姐抽泣:是不是不喜我”那胥“云笙,你太登了眉,然道:朕失望了!”一句,,……便了云笙所有的希冀,她原本以,胥是相信她的一旁的德春行礼想点什,却,被云笙阻下了。指尖着渗血,不惊,,,地落到地上的残雪上,像梅花一。云笙笑,她得,胥登基后便不准她在人前直他的名,是,怕落人口舌。是失望了云笙便“”臣妾福下跪,恭地道:心胸狭隘,有圣恩。那雪凉得很,一点点透入衣衫,他没有她起身,只是,扶着他的儿身离去。德春扶她起来,替她不平:娘娘,“,明明是她用了您手指才打翻了茶水,您何不解呢”云笙便笑,看着被“若初刺破他的指尖,口:信我,何需解”八,,,初似无害的白兔一般,极善于好,自是人人,中的女婢与太都喜同她近,常,嚼舌根道,皇后之位怕是非妃娘娘莫属了。云笙听,却也不,只是笑而,不想听,也不,,,,屑听。皇后之位她云笙何曾放在眼里,,,,若是有意后位,当初便不会由初入了,眉心尖始只有胥一人而已。所以,只要,,初不触及她的底,她都能忍,都能。可她忘,,了,丞相的女儿是何等害的角色,怎会容忍的女人在自己之上。她的忍,只会初愈而已,尤其是自她身后。那不止是胥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大巽朝第一个胎,莫是云笙,就朝文武都清楚,母凭子,一旦……怕初是都得子,后位,,会甚至胥的重她一心些吧要不然胥怎,,若会在朝堂之上允下丞初相那的生得旨皇子,不但立她后,更是要立皇子……君,,初孕吐期想喝丹桂茶,且点了名是要云笙自煮的茶,是中也没有云笙般火候拿捏精准的了。胥便,夜召云笙前来,而且是召三次的急令。云笙只是极淡地笑,披衣去了初,,,殿。她得,云重曾,她的性子不适合,可是她愿意改,不要自由,不要放,,,只要胥便好。最初被云重出来的跋扈性子,最却愿意胥消磨妥帖。入殿“娘娘,候在殿外的德春突然上前,福行了一礼,不声色地将一物万福塞在云笙手中:,此乃云重将‘’”上好奴才交娘娘的丹桂。手力加重了几分,将那小包的干丹桂在云笙的手心。云笙止不住地挑了眉,微地看着那‘’……上好包丹桂,云重哥是不知道她喝丹桂的啊,,,胥在殿内急她的名,便不再多想,将那包丹桂收入袖中,入殿。殿内,,,,有瑞小火炉,煨着沸水,云笙捻了几片丹桂入水,便殿生了香,随着的水气,人心肺松弛。云笙自斟了茶初。她接“……”,,姐姐,笑盈盈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尾音,着微挑的眉梢,竟云笙无端端地了,,心跳,抬眼看她吹茶,仰首喝了大半。“”,,是姐姐煮的茶香。她依旧眉眼盈盈,了茶,欲再,却在唇触杯沿的瞬了神色。失手落了茶,,,她突然将眉眼蹙成一,极痛苦地捂上隆起的腹部倒在床榻之上。“儿!”突然的,,,故,胥失措,眉目异常地住痛苦得香汗淋漓的初,急太医。云笙,,怔,愕然地看着炉上煨着的丹桂茶,眉猛地蹙。果然,“……姐姐初呻吟不止地看着她,的双目中你你我泪花,地道:喝的是什”那一,不‘’……上好止胥,便云笙丹桂自己都住了,暗自握住了袖中那包未打的她微的落在了胥的眼里,便起身一,,把住她的腕,不留毫温存地抬手撕了她的衣袖。裂‘’,,上好断帛的声音中,那包丹桂声落下,脆封,出了些蕊黄干丹桂在外,里面了极微的色粉末。胥看着云笙,眉是迫得使人不得的郁。太医上前,“…………”陛嗅了粉末,是扑通下跪,了声音道:下是藏花那三个字如晴雷,,藏耳一般花可引起堕胎,是之中,尽人皆知的。“……”,陛下我想解,却被他一巴掌狠狠地扇倒在地。冰冷的青石板,摔得她生疼,却始不及胥看着她的眼神。极重且痛心疾首,胥道:“云笙!朕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等事情!若是,儿有事,你也想活了!”心,,,底寒透了,云笙看着他,竟然解的机会都不她,就定了她的罪。“陛下息怒!”一旁的德春突然扑通跪下,眼皮也不抬地道:那“……”包丹桂不是娘娘的,是“嘴!”云笙怒喝,打断了他的,“”那抬包直胥,丹桂是我的。九冰冷的天牢里,静得可以听到不知何的滴水声。一声一空。云笙靠坐在洒,,,来的月光之下,地出神。那包有藏花的丹桂,她根本就没用,她煮茶用的干丹桂是,……初中自的,怎会牢乍,,,,,而来,步,云笙没有抬灯眼,便一人火,只有半壁月光的牢房之中,她看不清来人。而她素无,,:“友,天牢之中会半夜前来看她,便疑地口:云重哥”是一串极,,靠近媚的笑声,那人一,在半壁月光之下揭披上的兜帽,眉眼盈盈地看着云步步笙:怎“姐姐最后想之人是云重而不是胥”初!云笙极惊,,地看着眼前眉眼笑,毫无病虚之象的女子,几乎失。她不是小了“,初我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明白了,不是姐姐不想胥,而是姐姐知胥是万万不会来看你的。”“”又一没般的笑,她想俯身,挑衅地看着云笙,到吧,我会站在里。云笙突的伸手,扣住了,,,初的腕,另一只手探入她披遮掩的腹部,瞬了眉,平坦瓷,根本不像:“……”你小的人。眼的惊:“”“是假的又如何。初,要上哪有那容冷笑着云笙的手,不疾不徐地扶了扶步髻上的易,不是,”爹爹的妙而已,没想到如此容易便可除了你。云笙瞬,,,……微眯起了眼,恍然大悟,何明明用正常的丹桂,她却小了“……你是你孕是假,那茶故小就更是假了意装小来陷害我”云笙。她不置可否地笑:“,,,自然是如此,假胎,假作小,自然都是了除掉你,不你用没用德春你的那包‘’”上好丹桂,毒害胎的罪名你是担定了。“……”那德春交与我的那包丹桂亦是“”“,我的。她极坦是我率地答道,通德春,要他假借云重将之名你的。是要一石二”的。云笙霍然了“‘’一神色,起身,一把扣住石初二的腕,声音极冷:你了云重哥……!”“初但地她的手:凡是阻碍我爹掌大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你以我爹会留下力保端木胥登基的云重将”云笙甩初扑身奔向未的牢。“你以你跑得出去”“,初端木胥在身后冷冷地口,已自去了将府,如今中早已上我丞相府的人了。”“,”抬手将一把利刃在云笙你是脚,自己吧。手,先步走一云笙猛地了,,,:“脚,不是了在脚的利刃,而是因那推牢,背了一身月光的人:胥……”十“,,,,……”丞相之女初,假胎,欺君罔上,同其父逆天而行,位一个人的罪怎那云笙听不真切,只知道胥了丞相三族。,,于如愿了,除掉了朝野的丞相,胥就可以高枕无了。她一直都不敢相信,那个下尖尖的少年,会有如此手段。她也忘了,那个初遇拼死保胥周全的德春,怎会被他人收。“,,,胥上前住她,些日咬在她耳道:子你受苦了,云笙,朕是怕那初疑才不敢近你,不得不如此待你只有才……”能丞相那只老狐狸松了戒。半壁月光下,拉二,,人的身影,在青石上凝在一起。云笙瞧着那身影,有些失神。原来是,,,,,局棋,她同初都是上的棋子,黑子,白子,持棋子的只有胥,最后的也只有胥。,一切只是不是胥的中,将就。那德春她的那,包丹桂,他也是知道的吧是将就,,默了吧云笙想,却,,又不敢,怕那真相太人。她……怕宁愿他是被蒙在鼓里,而不是真的在利用她,可是是自欺欺人吧就像一直自欺,当初,……胥娶她,不是了云重手上的虎符“”胥依旧咬在她耳:云笙,你是知道的,我的心里除了江山便是你。云笙苦笑一声,他的,,,抱,看着他蹙的眉目与尖尖的下,竟分不清是真是假,他,初是做,那她呢云笙下眉目:“,,陛下既已清,一切都是初故意布的局,那云重将是否可以清白”手掌极微地“……”来不握,胥及拂了衣袖,道:了,朕已了酒一句,,,,宛若天塌地陷。云笙霍然抬,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几乎要将他看穿一般。然后,一言不,,拔腿奔出了牢。有侍,,,:“上前阻她,她反手拔出那侍腰的佩,一下,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那声音是抑到极致的嘶。血重“,,莫她,衫,她手持刀,眼血吩咐地子,竟胥一禁震,忙抬手阻下前来的侍,:她。”“,……”又忙禁道,跟在后面,着她一路狂奔,她是在后院中那株蜡梅,,下瞧云重的,他躺在藤椅之上,落了一身蕊黄的花,身旁放着数支美人肩瓷瓶,里面,插着干枯的蜡梅,残枝叶碎了一地。那蜡梅的数量不多不少好和云笙入的日一。云笙上前他,“……”云重哥,我回来了握了他早已冰冷的手掌,道:他死了,她来了。,,,胥赶到,将府燃起了一片大火,熊熊的火光映亮了半壁天空,云笙就在那大火之中:什“虎符不是已你了你什要赶尽”“……”胥想要冲入火中去救云笙,却被侍陛住,他道:下乃万金之躯只是一个,,疑,燃着大火的巨木然倒下,阻断了他。云笙狂笑,却止不住地落泪:我知道,他“功高震主,威到了你的江山!”她什都知道,胥,娶她不是了,,,虎符,而当初皇位相争之,拼了那多侍德春出来,也是了逼她交出虎符……她是知道的,他的心在江山,而不在她身上。可是她的,心已了他,要如何那烈火舔上了云笙的衣衫,她的手在了她微微“……”胥,我有你的隆起的小腹上道:孩子了燃着烈火的房木,隆而下,底没了那抹身影。她至死都要他。梦得,,,所愿地天下,可是他是在落雪的夜梦,有个女子立在蜡梅下着他笑,然后她的手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上道:胥,我有你的“……”,孩子了接着是一片火光噬,得他如撕心裂肺一般疼,却不得醒。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26

云深不知归处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