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张仲景巧用麻黄疗诸疾.pdf

张仲景巧用麻黄疗诸疾.pdf

张仲景巧用麻黄疗诸疾.pdf

上传者: 天道酬勤 2012-08-25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张仲景巧用麻黄疗诸疾pdf》,可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主题内容包含而有力,宜用泻白散以泻之。 肾病辨证:钱乙谓肾主虚,无实证。肾虚,在小儿有因胎气不盛,表现为神短囟开,目多白睛,面 白。有因病而致肾虚者,肾属阴水,符等。

而有力,宜用泻白散以泻之。 肾病辨证:钱乙谓肾主虚,无实证。肾虚,在小儿有因胎气不盛,表现为神短囟开,目多白睛,面 白。有因病而致肾虚者,肾属阴水,肾虚则目无精光,畏明。肾气不足,则下窜。皆宜地黄丸主之。薛铠据钱乙五脏相胜的理论,引张洁古“肾主寒,自病则足胫寒而逆”,指出:“肾无实,疮疹黑陷乃实,是水制火也。假令肺病咳嗽,见于初春当补肾,见于夏救肝,见于秋救脾。见于冬补心泻本脏,乃名寒嗽。”然五行之中,惟肾水一脏,母盛而反易受邪。为什么呢肺属金,合于皮毛,所主者气。肾属水,主骨生髓。气之轻浮,能上而不能下骨之沉重,能下而不能上。这是物性的自然。今肺气得热,则不能下生于肾而受邪,急服凉药解之,此肾气必先求肺。或脾经之湿,刑克于肾,宜去脾湿。若脾肺和而肾自病,则当察其本脏而治之。 虚实辨证为辅第二层次辨证钱氏认为机体外感风寒湿热、内应五脏六腑,则病有寒热虚实之别。按五脏分为惊风、困、喘、虚五种证型。在“五脏所主”和“五脏相胜”的五脏病证基础上,辅以寒热虚实辨证,指出:“心主惊,实则叫哭发热,饮水而摇虚则卧而悸动不安。肝主风,实则目直,大叫,呵欠,项急,顿闷虚则咬牙,多欠气热则外生气,温则内生气。脾主困,实则困睡,身热,饮水虚则吐泻,生风。肺主喘,实则闷乱喘促,有饮水者,有不饮水者虚则哽气,长出气。肾主虚,无实也”。寒热虚实辨证是“五脏所主”和“五脏所胜”的病证辨证补充,两者相辅相成,互相补充。 兼证辨证为佐第三层次辨证临床病证的表现是错综复杂的,在许多情况下病证表现不是单一的,证候之间可以并存、兼存及转化。《小儿药证直诀》中存在许多这样的辨证实例,如“斑子为心所主,心生热,热则生风。风属于肝,二脏相搏,风火相争,故发搐也。”指出斑子的发病在心肝二脏。“肝病胜肺”是肝强肺怯。“肺病肝怯”是肺强肝怯。“疳皆脾胃病,但也可兼有肝、心、肾、脾的诸脏证候等。因此,钱氏在五脏为纲辨证的同时,常佐以兼证辨证,如对腹痛辨证,指出虚、积、虫、痢的鉴别要点是“胃虚冷,面 白色,瘦弱,腹痛不思食。积痛,口中气温,面黄白,目无精光,或白晴多,及多睡,畏食,或大便酸臭。虫痛,面 白,心腹痛,口中沫及清水出”。并确切指出“积痛、食痛、虚痛,大同小异。惟虫痛者,当口淡而沫自出虫与痫相似,小儿本怯,故胃虚冷,则虫动而心痛,与痫略相似,但目不斜,手不搐也”。因此在许多情况下仅用虚实辨证还不够,钱氏又以寒热、表里、痰食等的辨证加以补充。如:“夫嗽者,肺感微寒有嗽而咯脓血者,乃肺热。”“其候面青而光,嗽而喘促哽气,又时长出气。”钱乙曰,“痰困十已八九,”“今吐利不食,壮热者,伤食也。”再者,量大小虚实,立补泻法则。小儿脏腑柔弱,由于实热,乳食不慎,易虚易实。因属稚阴稚阳之体,故主张治小儿病“不可痛击”,“大下必亡津液而成疳,凡有可下,量其大小虚实而下之。”须攻之有时,补之得宜。应用“实者泻之,热者寒之”的治疗原则。斟酌方药通补,配合经药。如伤风手足逆冷,属脾脏虚怯。当先和脾,后再发散。伤风吐泻,身热不止,属胃虚热渴,当先生胃中津液以止渴,再用发散药。总之,钱乙辨证以五脏所主为大纲,兼以五脏所胜为基轴。在病情复杂,演变无常的病变进程中,抓住突出的主症,参之以相随的兼症,驭繁就简,无喧宾夺主之疵。钱乙五脏辨证思想的丰富内涵。使之不仅成为儿科辨证的纲领,也为其他学科临床广泛应用。(收稿日期:)张仲景巧用麻黄疗诸疾崔连有 河南省焦作市中医药学校()  关键词:张仲景 麻黄Π配伍应用  中图分类号:R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汉代医家张仲景撰著的《伤寒杂病论》是我国第一部比较完备地融理法方药于一体的医学巨著。该书所载方剂立法新颖,用药精要,组织严谨,化裁灵活,笔者读后获益良多。仅就其对麻黄的运用而言,可谓紧扣病机,配伍巧妙,治证众多,疗效卓著,有较高的理论探讨及推广应用价值。故本人将其归纳为如下端,以与同仁交流。 麻黄配桂枝,发汗解表疗伤寒《伤寒论》第条曰:“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此光明中医年月第卷第期  CJGMTCM OctoberVol太阳伤寒也。”乃风寒外束,卫阳被遏,营阴郁滞,肺气失宣而为之。治宜发汗解表、透达营卫以治本,宣肺平喘以治标。方中麻黄苦辛性温,以开腠发汗,善驱在表之寒,行卫分之郁配以桂枝解肌发表,“引营分之邪达之肌表。”“麻、桂相配,一发卫分之郁以开腠理,一透营分之郁以行血滞,相须为用,以增强发汗解表之功”也,故“此二味为开泄营卫之主也。”此仲景麻、桂相伍之妙也。又配杏仁苦温性降,合麻黄一宣一降,以宣降肺气而平咳喘甘草既助麻、杏以平咳喘,又能益气和中,调和诸药。四药合用,可使肌腠开,营卫通,风寒解,咳喘除。 麻黄配石膏,清宣肺热平咳喘《伤寒论》第条曰:“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伤寒论》第条曰:“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以上两条文义相近,均以咳喘为主证。乃因太阳病汗不如法,或误用攻下,以致表邪化热,壅闭于肺,肺失宣降而为之。治宜清宣肺热,止咳平喘。方中麻黄辛温入肺,宣畅肺气以平咳喘石膏辛甘大寒,善入肺经,既能清泄肺热,又能透热外出。二药合用,一温一寒,一清一宣,相互为用,相互制约。即麻黄得石膏,宣肺平喘而不助热石膏得麻黄,清透肺热而不凉遏故为清宣肺热之用。杏仁与麻黄相配,一宣一降,则宣降相因与石膏相伍,一清一降,则清肃相助。炙甘草合麻黄止咳平喘,合石膏生津止渴,更能调和于寒温宣降之间。四药合用,使热得清解,肺得宣降,则咳喘自平。 麻黄配白术,散寒除湿疗身痛《金匮要略痉湿 病脉证治第二》曰:“湿家身烦疼,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此“身烦疼”者,指身疼剧烈,烦躁不安也。乃寒湿外侵,寒郁肌腠,湿滞筋骨,表阳被遏,营卫运行不利而为之。治宜散寒除湿。然湿性粘滞,缠绵难愈,不易速去,故以微汗为宜。若火攻大汗,致风去湿存,病必不除。且“恐湿与热合而反增发热也。”本方为发汗峻剂之麻黄汤加白术而成,此方妙在麻黄与白术的配伍。如麻黄善开腠发汗,白术能固表止汗,故“麻黄得白术,则虽发汗而不至多汗。”充分体现了湿邪在表以微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的用药原则。然根据内、外湿的关系,即内湿为外湿入侵的条件,外湿为内湿存在的依据。故外湿入侵肌表,必有内湿。麻黄开腠发汗以散在表之寒湿,白术苦温以燥在内之湿浊,“术得麻黄,并可以行表里之湿。”所以,二药相伍,在发汗上相互制约,在祛湿上相互合作,使整个方剂发汗之力减弱,祛湿作用增强,完全符合本证的客观需求,此仲景“治表湿之要方也。” 麻黄配生姜,发汗利水疗风水《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曰:“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越婢汤主之。”此风水者,乃风邪外袭,肺失宣降,通调失职,水气内停,泛滥肌肤,兼有内热之征。治宜发汗利水,兼清里热。方中重用麻黄,配以生姜,取其发汗利水之功,使肌表之水湿随汗而解,内停之水湿从下而去。更在取其开宣肺气之能,使肺之宣降复常,水道通调,以绝水湿之源。石膏清解肺热,甘草、大枣补中益气,培土制水。诸药合用,以达发汗利水,兼清里热之功。使水湿祛,热邪清,风水证可愈。 麻黄配附子,助阳解表疗发热此之“发热”,乃少阴病兼表证发热也。在治疗上,单与解表则阳更衰,纯与扶阳则表不解,治疗颇为棘手。仲景对此另辟溪径,擅长麻黄与附子相伍,以解表与助阳同用,扶正与祛邪共施,以汗不伤正,温不遗邪,此先圣之妙用也。如《伤寒论》第条曰:“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此发热乃本少阴虚寒,风寒复加所致。治宜助阳解表。方中“麻黄发太阳之汗,以解其在表之寒邪以附子温少阴之里,以补命门之真阳。”细辛气味辛温雄烈,既助麻黄以解表,又佐附子以温阳。三者合用,妙在温中寓散,汗中寓补,使发汗而无亡阳之变,温阳而无留邪之虞,“故为温经散寒之神剂云。”“只此三味,而治法之妙如此,非仲景其孰能之。”另有《伤寒论》第条云:“少阴病,得之二三日,麻黄附子甘草汤微发汗,以二三日无证,故微发汗也。”本证与上证相同,故均用麻黄配附子解表助阳,惟本证较缓,故去辛窜雄烈之细辛,更加甘草之甘缓,以缓麻黄发表之力,以“微发汗”也。 麻黄配半夏,通阳化饮疗心悸《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脉证治第十六》云:“心下悸者,半夏麻黄丸主之。”此“心下悸”者,乃心下悸动不宁也。因水饮内停心下,上凌于心,心阳被遏,令患者心下悸动不宁,属饮停阳郁致悸也。治宜宣通阳气,降逆化饮。方中麻黄通阳宣肺以泄水气半夏降逆和胃以蠲痰饮。麻黄与半夏相伍,可使阳气得宣得通,饮邪得降得化,则心下动悸自宁。然郁遏之阳不能过发,凌心之水不易速去。故仲景以丸剂小量,缓缓图之。且以蜜为丸补中扶正,令邪祛而不伤正。 麻黄配甘草,补脾宣肺,发汗利水疗皮水《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第十四》曰:“里水甘草麻黄汤亦主之。”此“里水”者,乃皮水也,因脾虚不能运化水湿,肺气不宣,不能通调水道,下输膀光明中医年月第卷第期  CJGMTCM OctoberVol  胱,以致水气内停,阻遏皮腠而为之。治宜补脾宣肺,发汗利水。方中麻黄发汗宣肺利水甘草和中补脾,二者相伍,一则发汗利水以治标,补脾宣肺以治本,使脾胃健运,肺气宣畅,水道通调,玄府开放,则皮水可愈二则“更妙在甘草缓麻黄,于中焦取水谷之津为汗,则内不伤阴,邪从表散,必无过汗亡阳之虑也。” 麻黄配射干,散寒宣肺,降逆化痰疗痰喘张仲景在治疗寒饮郁肺之痰喘者,善用麻黄与射干为伍以愈之。如《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云:“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此痰喘者,乃寒饮郁肺,肺气不宣,痰气互阻,气触其痰而为之。治宜散寒宣肺,降逆化痰。方中麻黄散寒宣肺力强,又为平喘之要药射干祛痰利咽,并善开痰结,更以射干之苦寒配以麻黄之辛温,共收辛开苦降,以开宣肺气,降逆化痰之功,为治痰喘之要药,故以此二味冠以方名。另有细辛温肺化饮,半夏、紫菀、款冬花降逆气而化痰湿五味子收敛肺气,与麻、辛、夏诸辛散之品同用,以求散中有收,不致耗散肺气。生姜既助麻黄以散寒又助细辛以化饮与大枣相伍,尚可和胃安中。诸药合用,共奏散寒宣肺,降逆化痰之功。使寒散肺宣,逆降痰化,则痰喘证可愈。 麻黄配乌头,散寒除湿,通阳宣痹疗历节《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曰:“病历节不可屈伸,疼痛,乌头汤主之。乌头汤方,治脚气疼痛,不可屈伸。”此“历节”者,乃寒湿流注筋骨关节,阳气痹阻,气血凝滞而为之。以关节剧烈疼痛,屈伸不利为特征。若寒湿下注,阳气不能敷布,经脉痹塞,气血运行不畅,亦可发为寒湿脚气。此历节、脚气其病虽异,然病因病机则同,皆为寒湿阻络,阳气痹阻,气血不畅所致。根据异病同治的原则,治疗均宜散寒除湿,通阳宣痹。方中乌头辛热温经散寒,除湿止痛麻黄辛温发散,以宣散寒湿,通阳宣痹。二者皆辛热走窜,其性宣散,既可宣散寒湿以治本,又可通阳宣痹以治标,为治寒湿历节、脚气之要药也。正所谓“寒湿之邪,非麻黄、乌头不能去。”芍药、甘草通调血脉,缓急止痛黄芪益气调卫,既助麻黄以通阳,又制麻黄之辛散蜜煎乌头,既能缓其毒,又协甘草调诸药。如此配伍,可使寒湿祛,阳气通,气血调,寒湿历节、脚气可愈也。 麻黄配苡仁,轻清宣泄,解表除湿疗风湿《金匮要略痉湿 病脉证治第二》曰:“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此“风湿”者,乃汗出腠理空疏之时感受风邪,致汗液留着之湿与风邪相合或取冷太久,湿与风邪郁于肌腠。即“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故此风湿者,乃风湿在表也。治宜轻清宣泄,解表除湿。“使风湿之邪从微汗而解”也。方中麻黄解表发汗,以宣散在表之风湿,配以苡仁甘淡微寒,既可渗利除湿,又可制约麻黄之温性,变辛温发散为辛凉宣泄。二者相伍,既可轻清宣泄以散在表之风湿,又可降气渗利以泄在内之湿浊。如此在表之风湿得宣得散,在内之湿浊得泄得利,则风湿乃去,此二药相伍之妙也。又配杏仁宣利肺气,以助麻黄之力甘草和中调药。诸药合用,可使表邪散,湿浊降,肺气宣,诸证除。参考文献 成无己注解伤寒论第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汪昂医方集解新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李飞,等方剂学(上)第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尤怡金匮要略心典第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李文瑞,等金匮要略汤证论治第版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李培生,等伤寒论第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李克光,等金匮要略译释第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收稿日期:)痰浊不化与糖尿病血管病变董志 郭万良 指导张玉楝 吉林九台市中医院()   摘 要:依据祝谌予的“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痰浊不化为标”科学理论及李振中、尹翠梅提出的痰浊不化相当于西医的蛋白质非酶性糖化物,提出痰浊不化是糖尿病血管病变的病理基础,在痰浊不化基础上痰浊瘀血互结于脉络(血管)壁是糖尿病血管病变的本质所在。故化痰散结,活血化瘀是防治糖尿病血管病变的基本法则。  关键词:糖尿病 血管病变痰浊不化 化痰散结  中图分类号:R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光明中医年月第卷第期  CJGMTCM OctoberVol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3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