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1907年之前的艺术创作生涯

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1907年之前的艺术创作生涯.pdf

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1907年之前的艺术创…

三三
2012-08-17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1907年之前的艺术创作生涯pdf》,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音乐艺术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年之前的艺术创作生涯杨又青内容提要:被认为是德奥传统最后几位伟大作曲家之一的古斯塔夫·马勒以他的音乐构建了一座从世纪到世纪的桥梁。但他生前经常遭遇到人们对他的音乐的不解和抵制。德国指挥家、钢琴家汉斯·冯·彪罗虽然十分推崇马勒作为一个指军家的天才却在一次马勒在钢琴上为他弹奏了新创作的“葬礼”(Totenfeier)之后喊叫着:“如果我刚才听到的也能被称之为音乐的话那我对音乐真可谓一无所知了!”对此马勒解释道:“我后来所写的从‘哀诉之歌’(DasklagendeLied)开始已经是如此的‘马勒化’与众不同地、完全地打上了我的个人风格的印记⋯⋯At还没有接受我的语言他们完全不懂我的意思因此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无意义和难以了解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马勒生前是作为一位指挥家成就了他最为辉煌的事业成为他那个时代最负名望的音乐大师之一。关键词:古斯塔夫·马勒指挥家作曲家歌剧院马勒化个人风格创作思想艺术创作生涯中图分类号:JJ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我将不能活着看到我事业的胜利!我所写的一切对听众来说都太远、太新奇而他们找不到通向我的桥梁。古斯塔夫·马勒被认为是德奥传统最后几位伟大作曲家之一的古斯塔夫·马勒以他的音乐构建了一座从世纪到世纪的桥梁。马勒复杂多面的生活以及音乐导致人们对他多种多样的解读。马勒传记作家亨利一路易·德·拉·格朗热(HenryLouisdeLaGrange)曾说:“很少有音乐家激起如此多的传奇和误解这可能正是由于马勒不能被截然划分人任何一个确切的范畴。”如同德·拉·格朗热所主张的那些把马勒看作后期浪漫主义和瓦格纳传统追随者的人为其第四交响曲中的新古典主义、为他对民歌素材毫不遮掩的使用、为他本质上自然体系的和声语言而感到失望那些认为马勒是布鲁克纳纪念碑式的新古典主义的继承者、赞美他艺术巨匠般的技艺和对形式的至高掌控的人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的艺术是主观的、是更受个人感情支配的而他的目标如同每一位浪漫主义艺术家一样是以唤醒听众的想象力和情感为手段并以此来传递其个人内心的信息至于那些把他当作新维也纳学派的先驱、未来预言者的人更是对他作品主题的“平凡陈腐”和他对传统作曲结构以及自然体系的和声语言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杨又青(一)男音乐艺术博士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硕士生导师(北京)。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年第期的情有独钟而感到烦恼不安。马勒的音乐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对比和差异:“悲剧/嘲笑痛苦/讽刺高贵/粗俗庄严/幽默民俗般的单纯/技巧的高深罗曼蒂克的还有梦想般的神秘主义/有判断力的现代虚无主义。”作为一位指挥家马勒的重要性很快就被人们所认识但是作为一位作曲家马勒的价值却用了更长时间才被人们广泛承认。马勒经常遭遇到人们对他的音乐的不解和抵制。英国作曲家沃恩·威廉斯曾以一种讥讽的语气称呼马勒为一个“可以让人勉强容忍的赝品作曲家。”②德国指挥家钢琴家汉斯·冯·彪罗虽然十分推崇马勒作为一个指挥家的天才却在一次马勒在钢琴上为他弹奏了新创作的“葬礼”(Totenfeier)之后喊叫着:“如果我刚才听到的也能被称之为音乐的话那我对音乐真可谓一无所知了!”马勒原来希望彪罗能够像对许多伟大作曲家曾经所作的那样运用他在欧洲音乐界的巨大威望来帮助自己并向公众介绍自己的音乐。但是彪罗对他的音乐的不解和拒绝使马勒的这一幻想泯灭了。马勒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困难处境。在给他的朋友纳塔莉·鲍尔一莱希纳尔(NatalieBauerLeehner)的一封信中他不由得感叹:“我将不能活着看到我事业的胜利!我所写的一切对听众来说都太远、太新奇而他们找不到通向我的桥梁。”在信中马勒进一步解释道:“我后来所写的从‘哀诉之歌’(DasklagendeLied)开始已经是如此地‘马勒化’与众不同地、完全地打上了我的个人风格的印记⋯⋯人们还没有接受我的语言他们完全不懂我的意思因此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无意义和难以了解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马勒生前是作为一位指挥家成就了他最为辉煌的事业成为他那个时代最负名望的音乐大师之一。当他作为一位声名显赫的指挥家的地位正在逐步建立起来的时候起初马勒需要运用他自身的力量来宣传推广自己的音乐。年的夏天马勒得到了一个在上部奥地利巴德会堂(BadHal)夏季剧院的指挥位置。那是一个小剧院艺术水准低其全部剧目仅是轻歌剧。第二年马勒就离开那里并成为莱巴赫州立剧院(LandestheaterinLaibach)的音乐总监。就是在那里马勒指挥了他指挥生涯中的第一部歌剧威尔第的“游吟诗人”。年奥尔缪茨(Olmiitz)市立剧院的前任音乐总监突然离职。很快马勒被聘任为该剧院的指挥。马勒就任前剧院在财政上和艺术上都已陷入困境而当地新闻界对马勒的任命也并不看好。但是通过严格的管理和在剧院内强制执行的纪律马勒极大地提高了剧院的艺术水准并最终改善了其财务状况。马勒出色的工作赢得了评论界的赞扬。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成功。马勒在地方剧院获得成功很快引起了德累斯顿一位有影响的演出经纪人卡尔·乌波霍斯特(KarlUeberhorst)的注意。在乌波霍斯特的推荐下马勒终于获得了他的第一份和一家具有一定声望的剧院卡塞尔(Kasse)剧院所签的指挥合同。在那里他一直工作到年。马勒在卡塞尔的境遇并不顺利。他的上司音乐总监威尔海姆·特莱伯(WilhelmTreiber)对他即不友好又缺乏同情心。一开始马勒所指挥的剧目仅仅包括那些“轻”歌剧。然而于年。正是在这里马勒第一次指挥了他最喜爱的歌剧之一:韦伯的“自由射手”。因其指导下精确的合奏和充满激情的表演马勒的指挥马上引起了当地音乐评论的赞扬。但是马勒也为他“过分的”身体动作、非传统的速度处理和不同寻常的音乐诠释而受到批评。关于他的指挥德·拉·格朗热曾说过:“令人惊讶的速度特别强调的色调差别不同音乐艺术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一寻常的观念。批评家们(当时)已经在为这三个‘问题’责备马勒并且在他的一生中仍继续责备他。”在这个时期(年到年)马勒陷入了对卡塞尔剧院的一位歌手约翰娜·李克特(JohannaRichter)的恋情。虽然这是一场不幸的、没有回报的爱情然而却在艺术上结出了丰硕的果实:马勒的第一首传世杰作声乐套曲“旅人之歌”(LiedereinesfahrendenGesellen~)由此诞生了。这部作品基于马勒所写的一些由爱情灵感激发而成的诗篇。在这些诗篇中马勒自己正是他所描写的那个被那双“蓝眼睛”驱使向前的人。他“带着插在胸前的一把‘炽热的刀’心碎地离去去寻找那永恒的美丽寻找那在大自然安抚中的永久和平。”在马勒的创作活动中这些诗不仅在后来成为他的第一交响曲创作灵感的源泉更成为他“大地之歌”(DasLied'derErde)创作素材的来源之一。根据传记作家伽布利·英格尔(GabrielEnge)的记述事隔二十年之后当马勒开始为“大地之歌”准备歌词时他又重新采用了这些诗篇中的一首。这首诗未曾出现在“旅人之歌”中:夜幕在寂静的、永恒的天空中温柔地垂下镶嵌着她成千上万只金色的眼睛疲倦的人合上眼睑在睡梦中重温那已经忘记的快乐你能看到那位沉默的旅行者吗孤独地被遗弃在小径上⋯⋯⑥年马勒离开了卡塞尔抵达布拉格开始履行他在布拉格的德意志歌剧院(Deut.schesLandestheater)为期一年的作为第一指挥的职务。在这段时期作为首次马勒指挥了一系列重要的歌剧。④这时的马勒已变得日益关注其表演在音乐上和戏剧上对作曲家总谱的忠实再现。但是他的指挥得到的仍然是褒贬参半的不同评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和他在卡塞尔的时期一样。继长达一年的布拉格之任马勒在莱比锡的新市立剧院(NeuesStadttheater)又担任了两个演出季的第二指挥()。这是一家拥有一个庞大的管弦乐团的剧院。其规模之大、装备之好超过了曾聘用过马勒的任何一家剧院。著名指挥家阿图尔·尼基什担任着这个剧院的首席指挥。不可避免地当地的评论家都把尼基什当作“准绳”以此衡量其他指挥的技术、艺术风格甚至他们的性格。起初马勒被认为是“欠缺的”。他强烈的性格以及和尼基什完全不同的风格也为他带来了后者的憎恨以及由此造成的困境。然而“幸运女神”还是没有忘记马勒:年春天由于疾病尼基什被迫休假。马勒被选择作为尼基什的代理并指挥了“女武神”和“齐格弗里德”两部歌剧的演出。以其令人信服的阐释和出类拔萃的表演马勒很快就在莱比锡的公众和评论家眼中树立起了自己作为一个天才的形象。年冬天马勒遇见了著名作曲家韦伯的同名孙儿卡尔·冯·韦伯并接受了为完成老韦伯的喜歌剧“三个平托斯”(DiedreiPin.tos)草稿的写作委约。马勒利用原来已写成的部分加入其他一些不甚出名的老韦伯的作品并在其原始主题的基础上完成了歌剧的音乐写作。“三个平托斯”对马勒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当时这部作品对促进马勒事业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完成这部歌剧的写作之后马勒指挥了它的首演以及在德国境内一系列成功的演出。这部歌剧的成功和随之而来的国际性关注为马勒带来了名声和当时急需的经济收入。应该提及的是在年的最初的几个月中马勒结识了柴科夫斯基和理查·施特劳斯。马勒与理查·施特劳斯相互承认对方为天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年第期才但是在马勒的有生之年事实上他却一直生活在这位年长同行的名望与光辉的阴影之下。著名音乐学家“新格罗夫音乐和音乐家辞典”编者斯坦利·萨迪(StanleySadie)曾经将两位作曲家做了比较他认为虽然马勒经常“十分强烈地意识到证明自己是一位有成就的交响乐作曲家的必要性”但是和施特劳斯一样马勒基本上还是被标题音乐的创作思想所支配。⑨起初马勒把他的第一交响曲(Titan)最初的版本称作“两部分(五个乐章)的交响诗”并附有一连串的副标题和有关的描述。尽管马勒最终放弃了所有的节目解说并摈弃了最初的第二乐章Blumine:“花朵的篇章”(AChapterofFlowers)但是他仍然坚持他的音乐和某些事(物)有关。关于自己的交响曲马勒曾写道:“我的整个生命被容纳其中:我把我的经历和曾经承受的痛苦都记录在当中⋯⋯对知道怎样倾听我的音乐的人来说我的整个生命(生活)将会变得清楚明白因为我创造的作品和我自身的存在是如此近距离地混合交织在一起如果我的生活像在牧场上平静地流过的小溪一样我相信我会无法创作任何东西。”∞更重要的是马勒从他的早期作品中获取音乐材料。在他的第一交响曲中就有来自其声乐套曲“旅人之歌”的意义重大的引用。我们可以在第一交响曲的总谱中看到许多例子。如第一乐章中对套曲“旅人之歌”第二首歌曲主题的大范围引用在第二乐章的Scherzo中对其早期歌曲“汉斯和格蕾特”的使用以及在第三乐章的葬礼进行曲中对套曲“旅人之歌”中最后一首歌曲的使用。这种在交响曲中对其声乐套曲独特的结合与使用从一定角度向我们深入展示了马勒的创作方法。在其后来的交响曲创作中马勒也采用了同样的手法。而与此同时作为一位指挥家马勒在实现他雄心的道路上不断步步向前:年月年仅岁的马勒被任命为布达佩斯匈牙利皇家歌剧院(RoyalHungarianOperainBudapest)艺术总监。匈牙利皇家歌剧院作为当时中欧最现代化、装备最好的歌剧院之一却以其十分有限的剧目和松散的纪律糟糕地维持着。马勒得到的是一份长达十年并伴以高薪的合同。他被期待着以他的天才来重组歌剧院并把剧院从其令人沮丧的状态中拯救出来。马勒被任命的消息仿佛是在匈牙利的首都投下的一枚炸弹。当地新闻界对他的年龄、他超高的薪金以及他的外国国籍都大为惊讶。尤其是马勒作为一个犹太人的身份更是被议论纷纷。⑩这些都不可避免地给了马勒这样一个印象:他被人们看作一个不受欢迎的“入侵者”。同时马勒还面临着一个日益高涨的、要求建立一个“匈牙利民族歌剧院”的局面。马勒尽其所能地满足人们的爱国主义要求他以极大的热情工作着。他聘用那些本国的演唱家上演匈牙利作曲家的作品请人把瓦格纳的“尼伯龙根指环”以及其他作曲家的歌剧翻译成匈牙利文甚至他本人也开始学习匈牙利文。在马勒的领导下布达佩斯匈牙利皇家歌剧院的演出及其整体艺术水准达到了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高度。年月马勒指挥演出了以匈牙利文演唱的“莱茵河的黄金”和“女武神”获得巨大的成功。音乐评论家奥古斯特·贝尔(AugustBeer)在当地报纸PesterUoya上是如此记述这一胜利的:“艺术上获得了完全的成功。在第一幕结束后全部听众在他们的座位上热情地狂呼马勒的名字逐渐地大家的喊声变成了一阵阵全体一致的呼喊:“马勒万岁!⋯⋯”马勒在写给他父母亲的信中说:“整个布达佩斯、贵族、国会给了我一个凯旋般的胜利欢呼。这是只有在匈牙利才可能有的真正的全音乐艺术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国的狂热。”关于演出的细节奥古斯特·贝尔说:节奏上的清晰性和准确性简直令人无法超越同样的还有那处理得恰到好处的伴奏。多亏如此歌唱家们才能毫无困难地让听众听到他们的声音。RideoftheValkyries从来没有被如此现实主义地指挥过:你简直觉得可以听到马的嘶鸣看到它们在天空中狂野地飞驰。这火一般具有魔力的音乐从来没有这般令人回肠荡气、这般生气勃勃、这般强烈也从来没有听到一个管弦乐团在爱情场面里如此温柔地叹息。此时马勒真正奠定了自己作为一个指挥家的地位。但是年马勒同时又经历了一个困难时期。在一年里双亲和姐姐莉奥波丹的连续故去使他感到极大的痛苦由他自己指挥的第一交响曲在布达佩斯首演的失败对他的痛苦更是雪上加霜。据当地一家报纸PestiNaplo的记载他的第一交响曲曾被严厉地批评他本人更被批评家们指责为展示了“放肆的毫无约束的个性”。为了拓展剧院的保留剧目马勒于年访问了意大利。他带回了两部歌剧:阿尔伯托·弗朗切尼的“阿斯瑞尔”(Asrae)以及皮埃特罗·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CavalleriaRusti.cana)。在马勒的指挥棒下“乡村骑士”在布达佩斯的上演获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这也是这部歌剧第一次在意大利以外的地方演出。在这一年马勒还指挥了最新制作的莫扎特的歌剧“唐璜”。正是这部歌剧的演出为马勒带来了勃拉姆斯的钦佩和赞美。在一次幕间休息中勃拉姆斯到后台看望马勒并告诉他在这一生中他从未听到“唐璜”被如此精美地演出过。∞能得到生性严肃的勃拉姆斯的钦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此年长的大师和岁的“青年才俊”马勒结下了真正的友谊并成为马勒最热心的支持者之一。不应忽视的是多年之后作为这一次令人愉快的戏剧性会面的结果之一来自勃拉姆斯的推荐同时还有音乐评论家爱德华·汉斯里克的推荐成为帮助马勒赢得维也纳歌剧院音乐总监职务的重要因素之一。尽管作为指挥家在匈牙利获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功年迫于当时新任剧院管理人葛扎·吉齐伯爵(CountGezaZichy)所制造的压力和矛盾马勒却不得不离开布达佩斯去汉堡就任另一职务。按照学者德·拉·格朗热的描述吉齐是“一个仇外者一个傲慢的、自我满足的、趾高气扬的贵族”一个所谓的“民族主义者”。他改变了剧院的所有规则从音乐总监马勒手中夺取了所有的权利并蓄意制造和马勒的冲突。在一系列反对马勒的行动之后他终于达到了终止马勒的合同并把马勒赶出剧院的目的。马勒在布达佩斯的最后演出是瓦格纳的“罗恩格林”场面极其感人。剧院中充满了那些被激怒了的听众所发出的“马勒万岁!”“打倒吉齐!”的喊声以及马勒谢幕时雷动般的掌声和呼喊。由于害怕再次发生同样的情况吉齐无端取消了马勒的告别演出。马勒在布达佩斯的任期里为人们留下了高度的艺术成就和令人难以忘怀的成功留下了狂热的听众和忠实的支持者同时也造就了一批敌人。这当中包括那些对他超前的艺术观念不理解的批评家、那些对他严酷的纪律和“独断专行”不满的歌手们和一些顽固的剧院职员。在为匈牙利皇家歌剧院做出重大贡献之后带着被新闻界某些不友好的人贴上的“德国犹太人”的标签马勒离开了走向了他艺术生涯的下一站。马勒的命运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匈牙利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的政治倾向。吉齐的到来和马勒的离去成为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和反犹主义者所共享的胜利。不到岁马勒即被任命为汉堡国家歌剧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年第期院(StadttheaterinHamburg)的第一指挥。他在这个位置上连续工作了年(~)。马勒到来的时候汉堡歌剧院在其卓越的剧院经理伯恩哈德·波利尼(BernhardPollini)的领导下已是一家拥有国际声誉的歌剧院。波利尼大力推行“明星制”已为汉堡招来了一批星光耀眼的歌唱家。现在聘用马勒打算取悦更多的观众获取更高的票房收入。此时的马勒在波利尼眼中正是一位“明星指挥家”。作为一位精明的运作者和商人波利尼充分利用艺术家们的价值和能力并几乎达到极限。他试着让歌手们每天演出同时还期望马勒在一个演出季节中至少指挥场。在这里马勒开始了他一生中最为繁重的工作日程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指挥多达l部不同的歌剧并在演出季的头三个月里指挥了瓦格纳的所有主要剧目和一批其他作曲家的歌剧。马勒作为一个指挥家的天才和精湛的技巧很快就使公众和评论家们心悦诚服了。年马勒指挥了柴科夫斯基的“欧根·奥涅金”在德国的首演邀请作曲家出席并获得作曲家的高度评价。同时他还很快引起了汉斯·冯·彪罗的赞扬。彪罗称赞马勒是“一流的歌剧指挥家”“与最伟大的不相上下。”作为当时功勋最为卓著的德国音乐家之一彪罗在许多德国人和欧洲人的眼中几乎就是一位“音乐教皇”。彪罗对马勒的赞许无疑为马勒事业的继续发展打开了一个重要的大门。年在彪罗逝世后马勒继任了其担任多年的著名的“汉堡新音乐季音乐会”的指挥和艺术指导并从此以交响乐指挥的身份名闻遐迩。当歌剧院繁忙的日程在寒冷的冬季里缓解下来时马勒进行大量的阅读。根据德·拉·格朗热的看法年到年冬季的几个月里是马勒的“一个沉思反省的、集中注意力和精力的、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进行自我审视的时期。”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马勒说:“有许多书给我留下了十分持久的印象这些书发展了、甚至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以及我对生活的看法。”这是马勒思想上的一个转变期。格朗热这样描述:从这一时期起马勒的整个人格和个性发生了一个新的转变。他已经在为维护自己作为一个指挥家的地位的奋斗中赢了。他不再默默无闻。他的第一批作品在激情中产生却淹没在绝望的风暴中但如今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名声他知道他能够使自己的作品不再被埋没了。从那时起这一事实将在他今后的创作活动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他现在作曲知道自己的作品将确保被演奏不像许多其他一些音乐家发现自己存在的理由竞仅仅只在于创作本身。马勒又回过头来作曲了。在近四年之久的创作停滞之后年月“少年魔角之号”的前五首歌曲被完成了。这些作品用马勒自己的话来形容从他胸中“就象山中的急川湍流”一样倾泻而出。在给姐姐贾丝婷(Justine)的信中马勒说:“我为‘魔角之号’找到一个好位置它现在是我的第三号交响曲的一部分。”∞后来马勒的第二、第三、第四交响曲都以“魔角之号”为其创作的源泉并以“魔角之号交响曲”之称谓闻名于世。马勒的“魔角之号”歌曲在其创作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不仅仅因为它们使用了交响乐队伴奏的配置(在同类体裁中这种配置以前十分罕见)还因为它们在马勒艺术创作的“魔角之号年代”作为他创作中手法、乐思和素材的“储备库”所起到的重要作用。马勒的“魔角之号”和他的交响乐创作之间具有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无论何时只要马勒认为需要使用他的歌曲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或用他的歌曲来构筑自己的交响乐的戏剧性的设计时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返回到那里。音乐艺术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从年夏季始马勒为自己的创作生活创建了一个独特的模式在夏天创作新作品写出草稿或缩谱然后在剧院的演出季节或者在第二年夏天进行修改和配器。每年夏季马勒在斯坦巴赫(Steinbach)或其他一些奥地利阿尔卑斯山脉风景美丽的地区休养并在他新建的十分隐辟的村舍里写作。就是在这里马勒创作了他的第二交响曲以及其后的所有交响曲也正是在这里马勒才有机会让自己纵情于他所喜欢的许多运动:远足、游泳、骑自行车以及爬山。尽管第一交响曲在布达佩斯的首演惨痛地失败了而随后同一作品在汉堡和柏林的另外两次演出也同样地不愉快年月日马勒仍然在柏林举行了第二交响曲的首演由他亲自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奏。这场音乐会“标志着他作为一个作曲家的生涯的真正开始”指挥家布鲁诺·瓦尔特如是说。关于听众的反应德·拉·格朗热给予了一个十分真切的描述:“⋯⋯在音乐会的结尾最为令人惊异的场面发生了:当‘死之鸟’在坟墓上空出现的那一刻成熟的男人开始哭泣互不相识的陌生人相互亲吻着⋯⋯”他进一步说明道:这部交响曲无可置疑地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大批的听众聚集在指挥台周围欢呼声持续得如此之长以至于马勒一次次“不计其数”地出来谢幕。甚至连独唱家和合唱团员们也加入到狂热的喝彩中。许多出席音乐会的音乐家洪佩尔丁克、尼基什还有弗里克斯·魏因加特纳以及一些评论家都开始意识到在这个夜晚一个新的富有创造力的天才出现了。尽管如此许多评论家仍然毫不踌躇地、猛烈地抨击马勒的音乐。柏林一家著名报纸BerlinerFremdenblatt的评论家克鲁格(Kruger)苛刻地指责和攻击马勒并称其音乐是“这个粗野的超级摩登的音乐制造者的玩世不恭和轻率”的结果。BerlinerFremdenblatt以挖苦的语气评论道:“马勒的交响乐在其时间的长度上和所需要的演奏员的数目上的确是史无前例的在这一点上无疑是‘最伟大的’但是它的结构却令人无法理解无法接受。”甚至奥托·莱斯曼(OttoLessmann)柏林音乐协会(Musikverein)音乐厅的发言人以及理查·施特劳斯的好友在承认了一些马勒音乐中“仅有的‘品质”’之后也开出了一个长长的单子历数马勒的过错:“恶劣的不谐和、粗野、管弦乐的喧嚣、无逻辑、无中心思想、无深刻情感仅仅是一种对丑陋和畸形的爱好。”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样的批评毫无疑问对马勒的打击是巨大的甚至一度使马勒对作曲感到“灰心”。但是无论是作为一个指挥家的成功还是作为一个作曲家的挫折都无法减缓他向事业高峰不断攀登的速度。年马勒把他的目光和永不停息的兴趣再次转向一个新的目标享有极高声誉的维也纳歌剧院。那时马勒已经成为一位具有国际声誉的指挥家作为一位作曲家他的作品被演出的次数也在逐渐增多。但是他的犹太人出身此时却成为他达成自己目标的最大障碍之一。按照音乐学者亨利·李亚(HenryLea)的证词为实现自己的雄心马勒这位剧院未来的主人“利用了他可以运用的所有的影响、所有的中间人、所有的策略和所有的计谋为了获得这一位置他甚至改信了天主教。”固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年月马勒被任命为维也纳歌剧院音乐总监那时他还不到岁。他以卓著的功勋在这个位置上为剧院工作了整整十年。这个来自波西米亚的出身卑微的犹太男孩如今变成了欧洲最负声望的歌剧院的一顶光辉灿烂的“王冠”。在随后的十年里。他的天才和能力使这个歌剧院真正地属于了自己。维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年第期也纳歌剧院在马勒统治下从到的十年后来被人们称为其“黄金时代”。马勒在到达维也纳这个欧洲的“音乐首都”仅仅一个月之后以其对“罗恩格林”和“魔笛”的出色指挥立刻树立了自己作为瓦格纳和莫扎特歌剧的诠释名家的名声和地位。他以旺盛的精力、极大的热情和献身精神努力地工作为剧院带进新思想为传统剧目注入新生命大力提高剧院的艺术水准。在此同时还为剧院引进新的歌剧。这位新的总监大胆地推翻维也纳歌剧院的传统并按照自己的理想来重建。他的影响极其巨大。传记作家博涅特·詹姆斯(BurnettJames)说:“他以坚定的、不妥协的手腕管理着追求演出和舞台表演的完美理想他把自己的网络伸展到指挥台以外宽阔得多的范围进入到制作、舞台装置、灯光、服装、戏剧训练领域。他是独裁的、急躁的、专制的不能忍受任何愚人和蠢事⋯⋯”马勒的成就使得那些早先憎恨他的人最后不得不钦佩他即使他们并不爱他。他的“魔力和如同施用催眠术般的能力”可以从那些在他领导之下的人们身上激发出最大的努力和从未有过的聪明才智。根据学者麦克·肯尼迪(MichaelKennedy)的观点马勒在这一时期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复苏和再演那些伟大的经典作品。在马勒的指挥下除了未经删节的完整版“尼伯龙根指环”外“唐璜”、“菲德里奥”、“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等歌剧的演出都成为被人们所称道的纪念碑式的不朽制作。奥地利音乐评论家埃尔文斯坦恩(ErwinStein)生动地记述:马勒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是“狂热的甚至是极度兴奋的”其表演具备三个中心基调“无法释怀的渴慕、趋于白热化的激情、极端强烈的痛苦⋯⋯其高潮无疑是天崩地裂般的。对他(马勒)来说这些不仅仅是表达的方式而且还是艺术结构和建筑的手段。”与此同时马勒的女武神“变成了一个歌手般的几乎是belcanto式的歌剧那庞大的‘指环’乐团不得不以室内乐般的敏感和精美感来演奏⋯⋯他赋予了每一个乐句以最大限度的表情强度。”作为维也纳歌剧院的音乐总监马勒的生活从来都不是轻松的。他的工作环境一直充满了紧张和压力。在他被人们推崇为欧洲音乐界少见的天才的同时他也就开始拥有了敌人。他被无数流言蜚语、阴谋诡计、批评和憎恨所包围他的威望、他对剧院铁腕式的管理、他拒绝妥协以及对待媒体不够圆滑的态度都招致了不少敌意。马勒曾经在刚抵达维也纳不久就以一种“先知者”般的态度说:“我知道得十分清楚那些今天把我捧上天的人明天也许就会把我置于死地⋯⋯在任何情况下一个剧院总监都不应在他的位置逗留五年以上。”固也许马勒预感到了他自己十年后的命运。年月马勒在维也纳一位朋友家的晚宴上认识了艾玛·辛德勒著名风景画家埃米尔·辛德勒的女儿并就此堕入了情网。他们两人起始于年月日的婚姻成为马勒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马勒从此与一些老朋友疏远了并且由于艾玛的关系开始进入所谓“分离主义”运动艺术家的圈子。他们的婚姻被证明是一个并不完美的结合。尽管如此从到的这些年仍然是马勒生活中最好、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他担任着维也纳歌剧院的指挥同时客席指挥了欧洲许多最负名望的乐团。他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并分别于年和年陆续有了他的两个心爱的女儿玛莉娅和安娜。这段时间是马勒在创作上富于成果的多产期。尽管作为一位指挥家马勒如三头六臂般地活跃他始终为自己保留着夏天的作曲时间。在维也纳的十年马勒首演并出版了第三交响音乐艺术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l一曲创作了从第四到第八等五部交响曲创作了“吕克特之歌”、“亡儿悼歌”、“少年魔角之号”的最后两首以及一大批其他的作品。作为一位作曲家马勒仍然走着比作为一位指挥家要困难得多的崎岖之路但是他已逐渐为自己创作的音乐争得了越来越多的承认尤其是在维也纳以外更加广阔的天地里。注释:①亨利一路易·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达博德出版社引言xvi。②杰克·维斯特拉普爵士和FL·哈里森:《科林斯音乐大百科全书》科林斯第页。③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④纳塔莉·鲍尔一莱希纳尔:《古斯塔夫·马勒回忆》法伯尔音乐出版社第页。⑤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⑥伽布利·英格尔:《古斯塔夫·马勒一声乐套曲交响曲作曲家》。.netaxs.corn/~jgreshes/mahler/bio/chapter.html⑦这些歌剧后来成为马勒指挥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保留剧目其中包括:莫扎特的“唐璜”“后宫诱逃”。“女人心”瓦格纳的“唐豪塞”“名歌手”“女武神”“莱茵河的黄金”格鲁克的“伊菲姬尼在奥利德”以及贝多芬的“费德里奥”。⑧斯坦利萨迪:《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麦克米兰出版公司第页。⑨萨迪:《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第页。⑩德里克·库克:《古斯塔夫·马勒对他音乐的介绍》剑桥大学出版社第页。⑩康斯但汀·弗洛勒斯:《古斯塔夫·马勒:交响曲》阿玛蒂斯出版社第页。⑩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⑩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⑩同上第页。⑩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⑩同上第页。⑩亨利·李亚:《在边缘地带的人》波·弗·赫伯特·格隆德曼出版社第页。⑩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⑩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①同上第页。⑨萨迪:《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第页。②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同上。①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第页。⑤李亚:《在边缘地带的人》第页。③博涅特·詹姆斯:《古斯塔夫·马勒的音乐》联合大学出版社第页。⑤麦克·肯尼迪:《马勒》J.M.丹特父子出版公司第页。①亨利一路易·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三卷牛津大学出版社第页。参考书目.亨利一路易·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一卷达博德出版社。.亨利一路易·德·拉·格朗热《马勒》第三卷牛津大学出版社。.杰克·维斯特拉普爵士和F.L.哈里森:《科林斯音乐大百科全书》科林斯。.纳塔莉·鲍尔一莱希纳尔:《古斯塔夫·马勒回忆》法伯尔音乐出版社。.伽布利·英格尔:《古斯塔夫·马勒一声乐套曲交响曲作曲家》。www.netaxs.com/~jgreshes/mahler/bio/chapter.html.斯坦利·萨迪:《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麦克米兰出版公司。.德里克·库克:《古斯塔夫·马勒对他音乐的介绍》剑桥大学出版社。.康斯但汀·弗洛勒斯:《古斯塔夫·马勒:交响曲》阿玛蒂斯出版社。.亨利·李亚:《在边缘地带的人》波·弗·赫伯特·格隆德曼出版社.。O.博涅特·詹姆斯:《古斯塔夫·马勒的音乐》联合大学出版社。.麦克·肯尼迪:《马勒》J.M.丹特父子出版公司。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9

作为指挥家和作曲家的古斯塔夫·马勒——在1907年之前的艺术创作生涯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