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_0.doc

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_0.doc

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_0.doc

上传者: 张乐厚 2017-09-27 评分 4.5 0 70 10 32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_0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符等。

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精品论文】北魏太武帝的鲜卑本名======================================================================《宋书》记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字佛狸”《南齐书》亦作“字佛狸”南朝史籍中迳以佛狸称他的例子很多兹不赘举。《魏书》卷三《太宗纪》泰常七年:“夏四月甲戌封皇子焘为泰平王焘字佛釐。”但是今本《魏书》的《太宗纪》并非魏收旧文宋人即已指出可能是以隋代魏澹的本子补入的。《隋书》说魏澹所撰魏史“义例与魏收多所不同”魏澹自称“今所撰史讳皇帝名书太子字”。魏收《魏书》应当是不写拓跋焘的字的魏澹的依据要么来自原拓跋集团的某种历史记忆要么就是直接借鉴了江左史书只不过改明显有贬辱色彩的狸为釐而已。南朝史书一方面说拓跋焘字佛狸另一方面在各个用例中不称焘而称佛狸即称字不称名表面上看这与当时以称字为敬的习惯是有一点点牴牾的。事实上这里所谓的“字”并非华夏传统意义上的表字。北族本无取字之俗“佛狸”、“佛釐”为字更是与“焘”毫不相关。正如姚薇元先生早就指出的《宋书》和《南齐书》所记录的拓跋集团姓氏名字中所谓的字其实都是他们的鲜卑本名。因此佛狸或佛釐并不是拓跋焘的字而是他的鲜卑本名的汉文音译。值得注意的是《宋书》中有几处涉及这个名字时也有作“佛狸伐”和“狸伐”的。卷九五《索虏传》记拓跋焘进兵瓜步宋文帝“乘舆数幸石头及莫府山观望形势购能斩佛狸伐头者封八千户开国县公赏布绢各万匹金银各百斤”。卷七四《臧质传》记臧质与围困盱眙的北魏众军(“虏众”)书曰:“示诏虏中诸士庶:狸伐见与书如别尔等正朔之民何为力自取如此。大丈夫岂可不知转祸为福邪~今写台格如别书自思之。”臧质的信还附有两份文件(即所谓“如别”)一是“台格”指宋文帝所下的购募“能斩佛狸伐头者”的赏格一是“狸伐见与书”指太武帝给臧质的信信中表示围攻盱眙的魏军其实并非鲜卑而是丁零、胡、氐、羌他不在乎这些军队的死活云云。卷九五卷末的“史臣曰”也提到“狸伐”:“至于狸伐纂伪弥扇凶威英图武略事驾前古虽冒顿之鸷勇檀石之骁强不能及也。”臧质的信和《宋书》“史臣曰”的“狸伐”应当都是佛狸伐的省略形式如同檀石槐被省略成檀石一样。但是这种省略反而证明了“伐”字的存在。这就证明拓跋焘鲜卑本名的全称应当是佛狸伐佛狸与狸伐都是省称。《资治通鉴》载臧质信及台格条文把佛狸伐和狸伐都改作“佛狸”看来是不相信其全称为佛狸伐也不相信佛狸和狸伐只是省称。从中古北族特别是鲜卑诸部政治名号的基本构造的角度来看佛狸伐才是一个结构完整的名号它包含了官号与官称两个部分:佛狸是官号伐是官称。佛狸的语源我们将在后面讨论这里我们先说“伐”。根据林安庆把拓跋的语源解析为to:gbeg的成功经验我们还进一步发现bäg或beg是魏晋时期鲜卑诸部使用最为广泛的政治名号而且总是作为一组名号中的最后一部分即结构和功能意义上的官称来使用比如拓跋、乞伏、乙弗、秃发等等在拓跋集团的个人姓氏或名字中bäg或beg的使用更是极为频繁如拔拔氏(长孙氏)、他骆拔氏(骆氏)、俟力伐氏(鲍氏)、柯拔氏(柯氏)、黜弗氏、斛拔氏(贺拔氏)等等北朝常用同音或音近的多个汉字如跋、拔、发、弗、馛、伏、伐等等来音译bäg或beg这一北族词汇。正如我们已经分析过的这些北族姓氏来源于部族称号部族称号来源于部族首领的个人名称而部族首领的个人名称又来源于他的政治名号。因此北族姓氏、部族名称、部族首领的名称和部族首领的政治名号四者之间有非常紧密、深刻的联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强调要充分重视中古北族重要政治人物的名号资料。在佛狸伐这一个案中也不能以普通的个人取名来看待佛狸伐而要把它看成某种政治名号而且这个名号的结构本身也使我们认识到它与中古北族名号的一致性。佛狸伐应当是太武帝在当皇帝以前的名号这个名号中的伐(bäg)是官称即使已经不是具体的官职也必含有高贵、主人等意义是通称意义上的官称。佛狸伐既然符合中古北族政治名号“官号加官称”的结构模式那么行用时省略官称部分而只呼官号部分就是比较自然的事情。这也许可以解释《宋书》字佛狸”而不说“字佛和《南齐书》在正式介绍拓跋焘的名、字时要说“狸伐”。大概在北方当拓跋焘继位之前人们如果用鲜卑语称呼他正式场合应当称佛狸(釐)伐非正式场合称佛狸(釐)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一再刘宋君臣从零星的北方情强调官号比官称更能代表一个人的Identity的原因。报中得知拓跋焘被呼为佛狸和佛狸伐所以反映在他们的文书中也就比较混乱。有趣的是臧质会在信中把佛狸伐省称为狸伐(沈约在《宋书》的史论中亦循此例)说明他完全不理解佛狸伐一名的意义和结构而是像理解华夏姓名那样但取后两个字。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怀疑魏澹书所谓“字佛釐”是源自南朝史书。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佛狸”或“佛釐”的语源(etymology)问题。胡三省说:“佛音弼。”根据蒲立本(EdwinGPulleyblank)所拟的早期中古音佛音but与附、符等字的音值非常接近。由此我们知道“佛狸”或“佛釐”很可能对应的是阿尔泰语系的“狼”即突厥语文献中的böri一词。böri见于阙特勤碑东面第行和毗伽可汗碑北面第行两处都是形容骨咄禄初起兵时突厥士兵勇猛善战böriteg“如狼一样”。克劳森(SirGerardClauson)《十三世纪以前突厥语语源辞典》(AnEtymological)收有böri一词。麻DictionaryofPreThirteenthCenturyTurkish赫穆德喀什噶里(MahmudKashgari)的《突厥语大辞典》(DīwāLuγāt)收有一条突厥谚语“狼不吃邻居”其中的名词“狼”就是böriatTurk(buriy)。第一个把鄂尔浑碑铭中的böri与中国史籍中的“附离”对应起来的学者是法国的沙畹(EdouardChavannes)。其后美国学者卜弼德(PeterBBoodberg)在他的《胡天汉月方诸》系列学术札记中还对中国史籍中böri一词的各种音译作了系统的研究指出从匈奴、乌孙到突厥böri一词曾被广泛使用因此böri不仅仅是一个突厥语词汇还是内亚及中亚许多民族语言中共有的词汇。在《胡天汉月方诸》中卜弼德指出《汉书》记乌孙史事有“小昆弥乌就屠死子拊离代立为弟日贰所杀”的记载拊离即böri之音译。如果卜弼德的意见是正确的那么这个拊离就是文献上游牧民族首领以狼(böri)为名的最早例证。卜弼德还依据明代张溥所编《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所收曹丕《典论》论汉武帝之文(案该文最早见于《艺文类聚》)有“刈单于之旗剿阏氏之首探符离之窟扫五王之庭”的句子其中“符离”即乌孙之拊离突厥之附离(böri)。《典论》所说的“符离”其出典应当是《史记》所记卫青“绝梓领梁北河讨蒲泥破符离”。对蒲泥和符离的解释《索隐》引晋灼曰:“二王号。”又引崔浩曰:“漠北塞名。”晋灼的依据是《史记》提到“匈奴符离王”或因此推及另有蒲泥王。崔浩的依据是《汉书》记武帝元朔二年“遣将军卫青、李息出云中至高阙遂西至符离获首虏数千级”。无论是作为漠北地名还是作为匈奴王号卜弼德把这个符离与突厥附离(böri)进行比定可说是非常敏锐和富于启发的。《周书》记突厥习俗制度曰:“旗纛之上施金狼头。侍卫之士谓之附离夏言亦狼也。盖本狼生志不忘旧。”《新唐书》亦记突厥“卫士曰附离”。《通典》说突厥“有时置附邻可汗附邻狼名也取其贪杀为称”。这就是说突厥有以böri为可汗号的传统。可汗号是官号的一种佛狸伐”böri能够作可汗号使用自然也可以作为普通的官号使用。在前述“一词中佛狸也正是作为官号使用的。隋代突厥有“步离可汗”即《通典》所谓附邻可汗突厥语作BöriQaγan唐代突厥有“步利设”即BöriŠad在这两个用例中böri的性质都是官号。《魏书》还提到“贺兰部帅附力眷”“附力眷”这个名字可能也是由“附力”与“眷”两个部分组成的诚如是则附力也应当是böri的异译。卜弼德特别强调乌孙、突厥民族起源传说中狼的因素并把这种传说与名号中狼的使用联系起来。白鸟库吉在探讨乌孙历史时也注意到乌孙民族传说中昆莫因狼乳而生的故事并与高车始祖为狼与匈奴女所生、突厥出于狼种等民族起源传说结合起来由此解释突厥“施狼头纛”和以狼为可汗号的传统。西诺(DenisSinor)对突厥起源的种种传说作了深入分析他也联系起了乌孙的传说此外还加上了蒙古苍狼白鹿的起源传说。值得注意的是拓跋鲜卑集团除了太武帝的鲜卑本名明显有狼的因素以外还有以“叱奴”为名的部落。《魏书》:“叱奴氏后改为狼氏。”《蒙古秘史》开篇即说成吉思汗的祖先是孛儿帖赤那原译“苍色狼”。学者都同意赤那即chino’a是蒙古语词意为狼。北魏的叱奴氏当即蒙古之赤那。根据我们对魏晋时期鲜卑诸部得名的研究这里的叱奴氏当得名于该部族历史上某位以叱奴为官号的首领。这里我们看到另外一个表示“狼”的北族词汇同样被用作官号。余大钧先生解释蒙古人的狼鹿祖先传说指出这个传说“反映了成吉思汗远祖对过去森林狩猎时代鹿祖图腾观念的承袭以及后来进入草原游牧时代对狼图腾观念的承袭”。大多数游牧民族都是由森林里走出来的游牧民精神生活的许多源头都要到森林中去寻找。但是任何完成了游牧化历程的森林民族也必定要继承和融入草原上已有的精神世界。这既是蒙古人狼鹿祖先传说的来由也是其它游牧民族其中当然包括鲜卑族精神历史不可避开的一个环节。可是在华夏化了的拓跋鲜卑的历史记录上已经找不到其民族起源传说中的狼的因素。不过依靠叱奴氏的部族称号我们知道拓跋集团内部有以狼为官号的部族凭借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鲜卑本名“佛狸伐”我们更了解了拓跋集团的核心部族也曾经以狼为官号。狼在拓跋集团的精神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幸亏这两个名号(一个鲜卑姓一个鲜卑名)而避免了被彻底湮没。《宋书》卷九五《索虏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南齐书》卷五七《魏虏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魏书》卷三《太宗纪》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隋书》卷五八《魏澹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姚薇元:《宋书索虏传南齐书魏虏传北人姓名考证》《清华学报》第卷第期年。《宋书》卷九五《索虏传》页。《宋书》卷七四《臧质传》页。《宋书》卷九五《索虏传》页。《资治通鉴》卷一二六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AnKingLim,OntheEtymologyofT’oPa,CentralAsiatic,vol,no(),ppJournal罗新:《论拓跋鲜卑之得名》待刊稿。根据刘知几的说法魏收《魏书》有关瓜步、盱眙等战事的记载也多是魏史所书则全出沈本”。见浦起龙《史通通释》截取自沈约《宋书》所谓“卷十七上海古籍出版社年页。魏收尚且取材于江左魏澹自然只会更甚。《资治通鉴》卷一二五胡注页。EdwinGPulleyblank,LexiconofReconstructedPronunciationin,EarlyMiddleChinese,LateMiddleChinese,andEarlyMandarinVancouver:UniversityofBritishColumbiaPress,,pTalâtTekin,OrhonYaztlar,Ankara:,pSirGerardClauson,AnEtymologicalDictionaryofPre,Oxford:theClarendonPress,,pThirteenthCenturyTurkishMahmūdalKāšgari,CompendiumoftheTurkicDialects(DīwāLuγāt),EditedandTranslatedwithIntroductionandIndicesbyatTurkRobertDankoff,incollaborationwithJamesKelly,Cambridge,MA:HarvardUniversity,,PartII,p沙畹(EdouardChavannes):《西突厥史料》(DocumentssurlesTou)中译本冯承钧译商务印书馆年Kiue(Turcs)Occidentaux页注二。PeterABoodberg,,compiledSelectedWorksofPeterABoodbergbyAlvinPCohen,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pp,pp《汉书》卷九六下《西域传下乌孙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欧阳询:《艺文类聚》卷一二皇王部二“汉武帝”条上海古籍出版社年页。《史记》卷一一一《卫将军骠骑列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史记》卷二《建元以来侯者年表》页。《汉书》卷六《武帝纪》页。《周书》卷五《异域传下突厥传》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新唐书》卷二一五上《突厥传上》中华书局标点本年页。杜佑:《通典》卷一九九《北狄四突厥上》中华书局年页。《魏书》卷二《太祖道武帝纪》页。白鸟库吉:《乌孙に就ぃての考》载同氏《西域史研究》上册东京:岩波书店年页。DenisSinor,TheLegendaryOriginoftheTürks,in:EgleVictoriaZygasandPeterVoorheis,eds,Folklorica:Festschriftfor,Bloomington,IN:IndianaUniversityPublications,FelixJOinas,pp《魏书》卷一一三《官氏志》页。《蒙古秘史》(校勘本)卷一额尔登泰、乌云达赉校勘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年页。札奇斯钦:《蒙古秘史新译并注释》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年页。余大钧(译注):《蒙古秘史》河北人民出版社年页。DenisSinor,CentralEurasia,in:DenisSinor,ed,Orientalism,Bloomington,IN:IndianaUniversityPress,,pandHistory

精彩专题

职业精品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8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