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佛经文化渊源

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佛经文化渊源.doc

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佛经文化渊源

Adela梅
2017-11-02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佛经文化渊源doc》,可适用于学术研究领域

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佛经文化渊源【内容提要】宋明笔记中有多处入大鱼腹生还的载录。这一母题在印度大史诗和中古汉译佛经中可找到渊源。在同样受到佛经故事影响的印度尼西亚母题在“英雄遇难”之中交织着“夫妻离合”与中国大陆类似传说有着某种同源性、内在关联和细节不同。清初小说及传闻借助于这一母题渲染了特定人物拥有宝物的作用以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道理。在古代野史笔记中载录了不少有关入大鱼腹、大蛇腹得以生还的故事。这来自于中古汉译佛经的叙事思路从叙述特定当事人因结善缘而幸运地遭难不死到突出当事人经历传奇性的遭遇其间展开了一个实历性的演变过程。可以看出这一“遭难生还”的幸运故事是怎样引起叙事者兴趣从而由庄严的宗教说教变成了世俗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加进去幽默游戏的俚俗情趣。一、宋明笔记中的入大鱼腹生还载录早自宋代就有人借助“入大鱼腹生还”故事来提出传闻叙述的真实性问题即谈论这类传奇性故事不能缺少叙事者否则令人难以置信:“洪文敏著《夷坚志》……戊志谓在闽泮时叶晦叔颇搜索奇闻来助纪录。尝言近有估客航海不觉入巨鱼腹中腹正宽经日未死。适木工数辈在取斧斤斫鱼胁鱼觉痛跃入大洋举船人及鱼皆死。予戏难之曰:‘一舟尽没何人谈此事于世乎,’晦叔大笑不知所答。予固惧未能免此也。”(注:洪迈:《夷坚志》附录赵与,《宾退录》卷八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如果我们了解一下相关的异文当是颇耐寻味的。到了明代冯梦龙《古今谭概》卷三十三“荒唐部”更加确认了这种叙事其实是一个荒诞不经的趣谈:“相传海上有驾舟入鱼腹舟中人曰:‘天色何陡暗也,’取炬然之火热而鱼惊遂吞而入水。”是谁把这个故事传播世上的呢,于是广采博集的谢肇,也在笔记中津津乐道:相传海上有驾舟入鱼腹者舟中人曰:“天色何陡暗也,”取炬然之火,而鱼惊遂吞而入水。是则然矣然舟人之言与其取炬也孰闻而孰见之,……言固有习闻而不觉其害于理者可为一笑。(注:谢肇,:《五杂俎》卷十六《事部四》上海书店出版社年版第页。)然而在洪迈《夷坚志》中确实载有人被大鱼所吞的实录其“海大鱼”条称:“漳州漳浦县敦照盐场在海旁将官陈敏至其处从渔师买沙鱼作线。得一鱼长二丈余重数千斤。剖及腹一人偃然卧其间皮肤如生盖新为所吞也。……”(注:洪迈:《夷坚志》甲志卷七中华书局年版第页。)显示生活中的确存在这类被大鱼、大蛇吞噬的现象。既然如此似乎也不能排除被吞之人幸运生还的情况。与此相呼应的是在明代滨海地区的现实生活中竟然的确出现过大鱼及其吞人吞物的真凭实据而这类实证性的载录是凭借类化丛聚既有传闻的“互文性”印证来说明载录者个人信以为真的感受的:“李崇矩见海上沙岛有大鱼剖其腹得一艇船兼三死人衣服犹备见《秘阁闲谈》。东方之大者东海鱼焉行海者一日逢鱼头七日逢鱼尾产三日则碧海为之变红见《玄中记》。葱(,)岭上有顺天神祠前有一鱼骨骨中有孔可通马骑出入见《北史》。李德裕有巨鱼胁骨一条长二丈五尺其上刻云:‘会昌二年海中送到’见《剧谈录》。沈作哲尝过海上至补陀山见海中数十里外有旌旗如军行数万骑者汹涌东下问其人曰:‘此大鱼耳旌旗者盖鳞鬣也’见《寓简》。岭南节度使何履光所居傍大海云亲见大异有三一曰海中有大山相去六七百里晴朝远望青翠如近开元末海中大雷雨者七日有人从山边来者云有大鱼流入二山进退不得其腮挂一崖上七日而山折鱼乃得去。一曰海中有洲从(纵)广数千里洲上有物状如蟾蜍数枚大者周回四五百里小者或百余里每至望后口吐白气上属于月与月争光。其三海中有山周回数十里每夏初则有大蛇如山长不知几百里以身绕山数十匝然后低头饮水忽见蛇及山被吞俱尽亦不知吞者是何物也《集异记》。……”(注:徐应秋:《玉芝堂谈荟》卷三十五《笔记小说大观》第十一册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年版第,页。)在上述徐应秋《玉芝堂谈荟》中还注意到即使像蜈蚣这样平常可见的昆虫也有大到不可想象的程度。如该书卷三十五即列有“蜈蚣如远山”条因此可以推知在明代人对大鱼一类大的动物还是在将信将疑心理中侧重在相信的一面。如果以世纪人们在印度洋岛国中目睹的大蟹壳来看许多古代巨大动物的传闻恐怕不都是虚构的:“星架坡(新加坡)南里许海港中有大蟹壳径欲四丈十脚色赭以绿壳上有黑斑如云疑即所谓蟛蜞也。右脚钳一物如蛇如鳝亦赭绿色而黑斑其长欲二丈又如生于蟹脚者然。”(注:王芝:《海客日谭》余定邦、黄重言等编:《中国古籍中有关新加坡马来西亚资料汇编》中华书局年版第页。)海蟹巨大如此我们没有见到的古代海中巨大生物恐怕还多着呢。二、中古汉译佛经中的“入大鱼腹”故事早在印度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初篇》中就有渔夫剖开大鱼之腹得见一男一女的故事。母题带有印度洋的海洋文化气息与摩羯鱼闻佛经免吞航海众商的故事有关。而史诗《罗摩衍那》也描写风神之子――神猴哈奴曼与恶魔苏罗娑搏斗苏罗娑把嘴张得有二十由旬宽哈奴曼变得有三十由旬高苏罗娑变得四十由旬宽哈奴曼变成五十由旬高这样比试直到苏罗娑嘴巴张得有一百由旬大哈奴曼明白这不是普通的罗刹就进入她的嘴巴苏罗娑紧闭上嘴哈奴曼就变成只有拇指大从她的耳孔里钻了出来。接着他又钻进了女罗刹西弥迦的嘴里西弥迦高兴地合上嘴哈奴曼钻到她肚子里把她的心撕得粉碎然后钻了一个洞从女罗刹的尸体里走出来。中古汉译佛经写五百商人入海求宝恰遇摩羯鱼张开大口欲食众生船楼顶上的人见到两日出上有白山中有黑山萨薄主惊曰:“此是大鱼出当奈何哉,……”嘱众人奉佛五百商人一起都大呼南无佛。大鱼听到佛名心想:“今日世间乃复有佛我当何忍伤害众生~”于是闭口五百商人得以脱险。(注:道略集:《杂譬喻经》〔日〕高楠顺次郎等:《大正新修大藏经》卷四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年影印a,b此又见道略集《众经纂杂譬喻经》卷下《大正藏》卷四b。)试想如果不是众人及时颂经抑或大鱼没有动了善念他们岂不就被活生生吞入鱼腹之中了吗,佛经又讲述:阿僧,堕畜生道中变为海中的摩羯鱼身长七百由旬。五百商人入海寻宝赶上大鱼吞船商主提醒大家诵佛鱼闻佛名本性尚存心想:佛已出世间我身何故还在鱼中就没入水中众人得以脱险。(注:《分别功德论》卷四失译人名今附后汉录《大正藏》卷二十五b,c。)中古汉译佛经故事中的吞人大鱼却往往为江中大鱼剖鱼腹得人事件也多发生在江边。元魏传译的《贤愚经》写某长者得子后赴宴在江边母持儿欢舞不慎失手堕儿江中为大鱼所吞大鱼在下游为捕鱼奴所得剖鱼得儿。类似故事还见于《譬喻经》、《杂譬喻经》等。道世《法苑珠林》卷五十五《受请篇》第三十九收入此故事称舍卫国一个富家子是其父祷祀神求子其母怀孕生下的他在江边不慎堕水:至河水中随水沉浮。时有一鱼吞此小儿。虽在鱼腹犹复不死。时有小村在下流有一富家亦无子姓种种求索困不能得。而彼富家恒令一奴捕鱼卖。其奴捕得吞小儿鱼剖腹看之得一小儿面貌端正。得已欢喜:我家由来祷祠求索精诚报应故天与我。即便摩乳哺养之。……最后这孩子成了两家共同的儿子。(注:道世:《法苑珠林》卷五十六《眷属篇》第五十六引《贤愚因缘经》卷五周叔迦、苏晋仁:《法苑珠林校注》中华书局年版第页。参见王晓平:《佛典志怪物语》江西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吴海勇:《中古汉译佛经叙事文学研究》学苑出版社年版第页。)吉迦夜共昙曜译《付法藏因缘传》卷三描写了一个受到后母迫害而幸运生还的故事。说是薄拘罗年幼时被后母嗔怒之下掷入河中这时:“值一大鱼即便吞食。以福缘故犹复不死。有捕鱼师捕得此鱼诣市卖之。索价既多人无买者至暮欲臭。薄拘罗父见即随买持来归家以刀破腹儿在鱼腹出声唱言:‘愿父安庠勿令伤儿。’父开鱼腹抱儿而出。”本来这可怜的孩子可能会因为后母的迫害而被溺毙河中可是因为这孩子有佛缘过路的大鱼竟然保护这孩子其保护的方式符合鱼的身份而这大鱼恰巧又被父亲买回自家。长大后薄拘罗出家得阿罗汉果活到一百六十岁也无身热头痛病他能够“水溺不死鱼吞不消刀割不伤”并且长寿的原因是曾经施药给比丘。(注:道世:《法苑珠林》卷四十二《受请篇》第三十九引《法苑珠林校注》中华书局年版第,页。)按这一故事在早期的佛教类书《经律异相》卷三十七所引述的《譬喻经》里当事人所结下的“善缘”却不是前生为贫人时施药救助患头痛的比丘而仅仅是今生持得一戒而已:他七岁时便经历了“五难”其中鱼吞为其一:“昔有一人唯有一儿名薄拘罗年始七岁其妇命终更取后妻憎前妇子甑中蒸饼儿问母索母抱放甑中以盆合头欲令儿死儿于甑中食饼不死。后复抱置热铁鏊上于鏊食饼不以为夭。后诣河边浣衣掷深水中为鱼所吞经于七日父请众僧为设大会买得一鱼车载归家欲破鱼腹儿言:‘徐徐莫伤儿头。’此儿先受不杀一戒今得五种不死。”(注:僧,、宝唱等撰集:《经律异相》卷三十七引《譬喻经》上海古籍出版社年影印版第页。)值得注意的是佛经中还把从鱼腹中取回的物品作为当事人有善缘、享福报的表现。说是曾有位妇人平日常说自己从来不丢东西儿子长大后想试试就趁其不注意时把母亲的金环丢到湖中母亲还说早晚会找到的。次日妇人说要把几位尊者请来家中供养派人采买结果在市场买回的鱼的肚子里发现了那只金环。儿子不解询问世尊佛说其母有福缘前世曾代为众人看护财物毫无贪心于是得到了永不失去财物的,福气。(注:《旧杂譬喻经》卷上《大正藏》卷四b。)较早且较为直接地敷衍玄奘西行求法故事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是《西游记》的源头之一约晚唐五代成书该书也带有浓重的南亚母题胎记说是仆夫遵法师要吃大鱼的要求寻到渔家买大鱼一头约重百斤法师取刀欲剖并说:“此鱼前日吞却长者子痴那见在肚中不死。”众人闻语起身围定。被法师将刀一劈鱼分作两段痴那起来依前言语。长者作诗概括说:“经商外国近三年孟氏家中恶意偏。遂把痴那推下水大鱼吞入腹中全。却因今日斋中坐和尚沉吟醉不鲜。索讨大鱼亲手煮爷儿再睹信前缘。”(注:李时人、蔡镜浩:《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校注》中华书局年版第,页。)按据蒋礼鸿先生考证此变文中的“长者”指的是富贵者。幸亏是法师自己亲手剖割大鱼如果让不知原委的庖人执刃小儿未必如此生还像许多故事写求救者没有获救即发生了类似的技术上的失误。因此神魔小说《西游记》中孙悟空以入腹术多次战胜妖魔。《封神演义》第九十二回则写杨戬被梅山猪精朱子真现出原身一口吃到腹中迫使其现原形走到周营跪伏被斩后“杨戬借血光而出现了自己真身”。然而《大唐三藏取经诗话》更多的创获是在入腹斗法描写上远接印度史诗。其写猴行者识破化作白衣妇人的白虎精将其战败但虎精却称不服猴行者说:“汝若未伏看你肚中有一个老猕猴~”虎精闻说一叫猕猴猕猴在白虎精肚内答应:遂叫虎精开口吐出一个猕猴顿在面前身长丈二两眼火光。白虎精又云:“我未伏~”猴行者曰:“汝肚内更有一个~”再令开口又吐出一个顿在面前。白虎精又曰:“未伏~”猴行者曰:“你肚中无千无万老猕猴今日吐至来日今月吐至来月今年吐至来年今生吐至来生也不尽。”白虎精闻语心生忿怒被猴行者化一团大石在肚内渐渐会大。教虎精吐出开口吐之不得只见肚皮裂破七孔流血。在同样受到佛经故事影响的印度尼西亚在民间也流传有上述母题事件发生地点又重回海滨。苏门答腊地区流行的“被大鱼吞入腹中犹未死”故事说的是王子马拉卡尔马被风浪打到罗刹岛上罗刹想把他养胖后再吃是公主把他藏了起来两人悄悄成亲。在逃离罗刹岛时搭乘船的船长看中了公主把马拉卡尔马抛进大海恰巧被一条大鱼吞进肚里。这条大鱼在海中遨游后来游到“格巴缘奶奶”(印度传说中的“月下老人”)港搁浅格巴缘奶奶天亮时到码头洗脸发现大鱼苍鹰告知她鱼肚中有王子于是奶奶取来草叶王子从鱼肚中出来从而化险为夷。(注:薛克翘、张玉安、唐孟生主编:《东方神话传说》第七卷(东南亚古代传说下)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故事在“英雄遇难”母题之中又交织着“夫妻离合”母题这也是中古汉译佛经中的一个很活跃的模式。中国大陆也有许多类似的传说其间显然有某种同源性也有内在的关联和细节上的细微不同。而且在万隆附近的覆舟山边流传的野母猪饮国王溺生子也很可能来自佛经中的“鹿母夫人”故事。三、入大蛇腹生还故事的传奇性意蕴扩展首先入大蛇腹生还故事也有赖于六朝至唐崇尚鱼腹出物奇迹的整体性习俗氛围。鱼腹中有物奇迹般地归还原主在六朝载录中不乏其例都是以此母题体现庙神守信还物的伦理验证。干宝《搜神记》卷四载宫亭湖(彭蠡湖)孤石庙有估客经过其庙见二女子求买两丝履说当厚报估客至都“市好丝履并箱盛之。自市书刀亦内箱中。既还以香及箱置庙中而去。忘取书刀。至河中流忽有鲤鱼跳入船内。破鱼腹得书刀焉”。又称:“南州人有遣吏献犀簪于孙权者舟过宫亭庙而乞灵焉。神忽下教曰:‘须汝犀簪。’吏惶遽不敢应。俄而犀簪已前列矣。神复下教曰:‘俟汝至石头城返汝簪。’吏不得已遂行。自分失簪且得死罪。比达石头忽有大鲤鱼长三尺跃入舟。剖之得簪。”都体现了一种得到尊重之后必要诚信以报的寓意。刘敬叔《异苑》卷五亦载:“吴郡桐庐有徐君庙吴时所立左右有为劫盗非法者便如拘缚终致讨执。东阳长山县吏李,义熙中遭事在郡妇出料理过庙请乞恩拔银钗为愿。未至当阳有白鱼跳落妇前剖得所愿钗夫事寻散。”庙神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就助人解难却并不贪人珍爱之物。然而从根本上说鱼腹中出物奇闻也当来自佛经。上述鱼肚中归还那只金环的故事即是。《三慧经》(《大正藏》卷十七b)也有类似故事而唐初义净传译的佛经故事还在复述:“子取母金印指环投于江中鱼见吞食渔人获得诣市卖之。家人买归破腹得之。”(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大正藏》卷二十三b。对此夏广兴博士将其概括为“鱼腹藏物”故事类型参见其著:《佛教与隋唐五代小说――隋唐五代佛教之流布与汉译佛典对小说创作之影响》陕西人民出版社年版第,页。)佛经借以说明的是前世善缘必在今生得尝善果而中土小说则在强调庙神灵验与守信。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最为显而易见的母题的神秘化扩展是名著《西游记》第六十七回写孙悟空、猪八戒在七绝山斗战大蟒精蟒精将孙悟空一口吞入而他在蟒腹中以金箍棒撑着妖精的肚皮八戒一顿钉耙把妖怪打死孙悟空这才在蟒腹中穿一大洞钻出。据元代释觉岸《释氏稽古略》卷三载录唐武宗会昌三年正觉大师智广是兴化仙游人他在唐懿宗咸通六年抵达此九山之所:“逢巨蟒来吞师师锡先飞撑拄蟒口师入蟒口趺坐。逮师出定蟒化为石矣。既而雷雨涌沙成院基址由是山之神移山八维院居其中成九座焉。”(注:参见刘荫柏:《西游记研究资料》上海古籍出版社年版第,页。)这一传闻事实上基于旧有母题的思路可能成为一个中转站对《西游记》的类似描写有直接的启发。《封神演义》第四十回也发展了斗法过程中的“入腹术”描写杨戬曾经炼过九转元功已经肉身成圣不怕钻入对手腹中。他故意被魔礼寿的花狐貂吃到腹中把花狐貂的心一捏使其跌堕地上又现身把花狐貂一撑两段弄死。无疑入腹斗敌除妖之术其实也是基于入腹不死的信念。明代余象斗《北游记》第十五回也写妙乐天尊变为道士让蛇精变作仙丹将仙丹奉给妖怪康席吞下而后变回本相呼唤蛇精在其腹中爬动妖怪腹痛不过只得投降。而民间流传的《家堂宝卷》则写归山水母饥饿中变作四十九个和尚撞入面店观音以照妖镜一照知道穿黄衣的和尚是妖精就把金链条化为长寿面热气腾腾摆上“那妖精不分好歹一碗长寿面张开喉咙一口吞下肚中谁知这是金链条变的只听得肚中索浪一响此妖精面如土色”大声叫痛被观音收服。其次大鱼信奉是入大鱼腹生还故事的发生前提。此大鱼传说在佛经中多有所录。在衍化郑和下西洋故事的明代罗懋登长篇小说《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第九十六回里又重新述说这一话语。说是在软水洋中土地介绍当地两个魔王:“一个是鱼王约有百里之长十里之高。口和身子一般大牙齿就像白山罗列一双眼就像两个日光开口之时海水奔入其口舟船所过都要吃他一亏。怎么吃他一亏,水流得紧船走得快一直撞进他的口直进到他肚子里连船连人永无踪迹这不是吃他一亏,”是上古时有五百只番船都被这“摩伽罗鱼王”吃掉。五百是佛经中常用的夸示性数字这里的大鱼故事显系来自佛经。小说还写这鱼王来后炮轰无效天师的飞剑和所招天将只能让其摆动不止反倒对船队危险还是金碧峰国师写下的“佛”字使其变得像曲蟮般大小。国师说其前世本为中天竺某国王长子因失敬菩萨堕毁仙瓶从上界谪世他因为以戏术(幻术)得到国王信任又因“撮弄仙术调戏他(国王)‘爱宠’”等接连被逐最后在追捕下不得不变做大鱼。明代的传闻根据大蛇的长度在没有科学根据的情况下依靠人为想象为其区分了吞食对象:“蚺蛇尾有钩口无齿其声甚怪似猫非猫似虎非虎击之则鸣犹龟焉灼之则鸣也。九十丈者吞赤蚁六十丈吞象三十丈至九丈者吞豺狼虎豹与鹿豕人吞之法以尾钩卷定以气冲死濡湿乃吞吞毕卷于树上绞至糜烂骨角皆从皮出望之若神龙蜕骨耳。”(注:邝露:《赤雅》江畲经编辑《历代小说笔记选宋元明》上海书店年版第页。)从这段叙事中可以看出叙事者对于九丈和九十丈大蛇的差异就只看作是所吞之物不同而对于两者大小差别所反映的存在与否问题则持没有疑问的态度。现今物种灭绝了不少而古代不少动物则形体巨大。这一点在其他动物吞人的载录中也可以找到证据如袁枚《子不语》卷十七就载录乾隆二十年(年)白先生所乘帆船停泊镇江时他的小妾探身从江面舀水被一只巨鼋吞食。这头巨鼋上钩后四头水牛拉着磨盘才绞上岸巨鼋头如车轮壳有数丈大。但是描述蛇之大竟至九十丈恐怕多半属于虚构夸张了。而据一位“洋盗”即外洋中的海盗转述海岛大蛇有的也的确不小令人触,目惊心:尝因大风飘至一处不识洋名见有一山树木青葱中有一径宽约丈余由山谷直趋海旁光滑异常似日有千百人常行者然。时舟中柴米已将罄众疑山中定有村庄咸欲上岸行劫。其盗熟视久之曰:“此非善地速起碇开船~”时南风正起扬帆未半里闻有声习习若大风自山谷中来腥气扑鼻。回视见一大蛇大约十数围长约数十丈昂首而下两旁树木尽披靡。至海边对船屹向红冠闪闪金目炯炯张口露舌色若吐火势欲吞舟者然。幸风顺船快离岸已远其蛇不能渡水顾望久之去。(注:青城子:《亦复如是》卷三重庆出版社年版第页。)这位久在海上行劫的汪洋大盗从海岛上一丈多宽的大道无人行走又那样光滑无坎看出不是人迹往来之地果然竟有那么一条大蛇出没假如贸然上岛后果真是不可想象。至于被吞入蛇腹鱼腹的人当真能否生还其实也不能想得都那么乐观。如《聊斋志异斫蟒》也写到了兄弟采樵入深谷兄被巨蟒吞下弟忙用力斧斫蛇首大蛇“首伤而吞不已。然(兄)头虽已没幸肩际不能下弟急极无计乃两手持兄足力与蟒争竟曳兄出蟒亦负痛去”兄的耳鼻都化掉了归养半年才痊愈“耳鼻惟存孔焉”。这一较多真实色彩的记述可以证明那些所谓被吞入大蛇乃至大鱼腹中的人事实上是不可能耐得住巨兽巨蛇巨鱼体内强烈胃酸腐蚀的他们所谓的入腹生还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罢了。然而不能把所有的入大蛇大鱼腹中生还的叙事功能一概抹煞认为其毫无审美价值。清初通俗小说借助于这一母题渲染了特定人物所拥有的宝物的作用。小说写老脱酒醉睡在茅草中不知不觉被一条三十多丈长的大蛇吞入小说特意描写了老脱在蛇腹中的真切感受以及靠着自己的贴身“小厮”(是两个一尺七八寸长有钢钳的大蚂蚁)剪破蛇皮钻出去的惊险过程:“只听得耳边榻榻之声就像剪桑条一般。连忙用手摸摸竟不知是何所在。难道这个怪物不与他打沙他就将我来活埋在这里了,为何身子不滚而自滚不翻而自翻,哟哟哟不好了气闷不过快些扒出去便好~耳边塌塌之声不住将身子乱摇乱摆用力乱扒有斗口大一点透风去处老脱尽力攻出。叹一口气眼花乌暗东西南北都不能辨。这小厮且在身边摸摸索索老脱用心一审此是何等去处,蓦然大吃一惊只见身边横着三石米来粗一条花蛇肚皮穿透而死。乃在一片荒草沙滩之处。细细想来知是昨夜被蛇吞下亏得小厮用钳剪开蛇腹才得钻出。”(注:翁庵子:《生绡剪》第一回春风文艺出版社年版。)小说第一回所写人物这段骇人听闻的奇遇凸现了老脱流浪经历的传奇性。“小厮”这一奇特的贴身护卫就仿佛是表演时必备的一件“道具”烘托了主人公的流浪身份而且有现实生活基础不过是把蚂蚁扩大了几十倍而已。袁枚《子不语》卷二十二《水晶孝廉》条更写道:“广东纪孝廉童时误入蛇腹黑无所见但闻腥气扪其壁滑,不可近。幸身边有小刀因挖其壁渐见微明就明钻出困卧于地邻人见之携归其家。是日村郊三十里外有大蛇死焉。孝廉为毒气所伤通身皮脱如水晶肠胃皆见从幼至壮不改。乡举后同年皆见之呼为‘水晶孝廉’。”比起入大鱼腹生还来说入大蛇腹尽管也能死里逃生但却不是没有后果的。当事人也是叙事中的主人公因此而变成了自己特有的透明皮肤虽然在今后的人生中并无大碍其实这身体特征也构成了这段传奇性经历的最好证据从而印证了印度与中国民间一向流传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普遍哲理。于是这带有传奇性的英雄童年经历就好像一只光环一样永远地套在他头上他后来在乡里的好名声多半离不开这神话般的经历。而且相信这段未必真实却值得夸耀的经历在他“人生关坎”时当被他一次次重复讲述。不仅如此清人还转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像是实历性的故事:余父尝言往在富阳遇一人状貌魁梧而须眉尽脱肌肤纹裂如蛇皮然疑其疯也。其人自言:“半月前尝至一友家夜饮。大醉而归踉跄行山径中。久之斜月渐没村路莫辨。忽一失足如陷地穴中。扪之触手皆热而软腻如脂腥秽刺鼻且迷闷更不可耐。疑其已葬鱼腹急拔刀力划才一举手则掀翻震荡地转天旋瞑眩不已。幸数刀后划然已开。径出踉跄奔归。比晓往视一巨蟒长十丈许死于洞边。腹间一穴刀痕宛然可数也。盖时值醉饱故未中其毒然已不啻轮回一转矣。”其人邱姓名品三已中戊戊科武举。自此人呼之曰“蛇残”。(注:朱梅叔:《埋忧集》卷一《蛇残》岳麓书社年版第,页。)被大蛇吞入腹中未曾中毒是因为事先醉酒无意之中具有抵御蛇毒的内力日后还能够中武举足见前面提到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实在是一个颠扑不破的潜在规则。因为故事主人公最后得中武举先前那段入大蛇腹生还的神话变得更加可信。由于母题的系列存在和褒奖性价值取向他大可以不必担心自己的容貌不雅而影响为官反倒得了这传奇性经历的好处从而抬高了身价证明武举得中是命中注定应当应分的。可见“入大鱼大蛇腹生还故事”不仅有难于否认的佛经文化渊源而且根据所传播的区域特征被赋予不同的新的蕴涵总是在传奇性中透漏出某种儆世意旨和内在哲理。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13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