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

【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doc

【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

阎万洁
2017-10-1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doc》,可适用于战略管理领域

【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广西民族研究年第期总第期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严庆【摘要】冲突与整合是民族关系、民族与国家关系的恒常旋律。回首过去红极一时的民族国家构建以及三次民族主义浪潮的激荡都给人类历史留下了民族冲突的恐怖魅影。举目现今世人都在殷殷期冀和平悉心守望难得的民族和解与共处。然而不时复燃、间或新生的民族冲突总是在告诫人们民族冲突是人类关系难以治愈的顽痰民族差异的长期存在往往使族性成为政治动员的工具。族群动员理论是揭示民族冲突缘何发生的西方族际政治理论之一。【关键词】民族认同民族冲突族际政治【作者】严庆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项目博士后德克萨斯大学政府学院访问学者。北京【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殖民统治的经验、移民国家的历史促进了西方学者对于族际政治的高度关注尤其是世纪年代以来围绕着民族冲突这一世界性的焦点诸多学者纷纷致力于解读民族冲突的理论研究并形成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其中的族群动员理论便是其中的重要理论之一。族群动员理论以族类群体的共性族性的存在为认同基础将民族认同或族裔认同视为政治动员的工具以此唤醒民族群体意识通过启动群体运动通达政治精英的个人目的或族类群体的共同目标。此文系中央民族大学“工程”三期重点学科建设项目“民族政治学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万方数据广西民族研究年第期总第期一、族性可被感知的族群认同基础人类不同的族类群体何以结为一体年美国族裔政治领域的大家奠伊尼汉在与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内森格拉泽的合作研究中发现在美国移民群体中存在一种难以被“熔炉”政策熔掉的“东西”。年在《远离熔炉》一书中他们将这种存续于族类群体中的顽固的东西称之为“族裔集团的性质和特点”并第一次在学术意义上用指代它。族性作为一个单词最早出现在世纪年代的英语中从世纪年代起族性和族群开始成为英语语言区社会人类学家喻户晓的词汇尽管使用者很少去精确定义它们。到了世纪年代这一术语被广泛使用。而在世纪年代初曾任俄罗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席俄罗斯联邦部长兼任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发的瓦列里季什科夫认为“近几十年来全世界的学者已经开始更加注意某个集体用来当做一种手段或一种工具的族性该集体借此试图在社会舞台上获得物质上或政治上的好处。这种工具主义的方式把某一集体对族性和族裔地位提出的主张当作创造学术神话及政治神话的基础而且常常是由寻求承认和权力的精英们操纵的。族性正日益被人们看成全套表演技能的一部分某个人或某一群人有意识地算计和选择这部分技能以便满足某些利益达到某些目的。”关于族性最早的记载是的第一次使用该词的是大卫、雷斯曼。最早以族性为论文标题的是。年内森格拉泽和莫伊尼汉等主编了论文集《族性理论和经验》在这本论文集的导言中他们称族性看来是一种新事物而不仅仅是一个新术语这不是知识分子赶时髦而是“新事物出现了”一个新词语反映了一种新现实。这个新词就是族性新的用法是将“族群”这一术语从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少数者们和边缘性亚群体按照预想或是要被吸收或是消失或是作为孑遗、异乡人或捣乱分子继续存在下去的那些群体扩展到社会的各主流成分。世纪年代到年代早期关于族性与民族主义的出版物大量出现尤其是在政治学、历史学、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在社会人类学中自世纪年代晚期到世纪年代族性是被持续关注的焦点对于族性的研究与对“全球化”、“认同”和“现代性”的研究并行展开。至于族性的含义则相当不确定人们知道它的所指但却难以给出明确的定义。年《美国大词典》才有了关于族性的定义从属于特定族群的条件族群自尊。一个名词的意义是不断变化的。这两个定义中的第一个是适宜我们自己的一种客观的条件。第二个定义“自尊”是主观决定的。《麦克米伦人类学辞典》的解释是族群概念的关键特征是指对任何群体或类别的人进行区分或标识且将被识别的群体与其他群体或类别的人之间作明确的或含蓄的对比。在此强调的是族群间的互动中的可识别性并没描述族群间差别的客观标准也就是说族性能表示“一个族群的本质”或“从属于一个民族共同体或群体的属性”或者只要是一个“族群”就会有的东西而这种东西通常是和其他族群比较而言。也有学者认为这一术语只是在认同过程中产生意义是明确身份所选择的一个属性。斯蒂夫芬顿认为族性是关于“血统与文化”的概念。他讥为族性是指血统与文化的社会建构、血统与文化的社会动员以及围绕它们建立起来的分类系统的特质和依据。是民族、族群、种族等人类群体所共同具有的东西。在德沃斯看来族性由主观的、和被一个群体使用的具有符号性或象征性的文化内容所组成的用来将他们自己与其他群体区别开来族性相对于族裔分类就像是阶级意识和阶级。在东方日本学者绫部恒雄对作过较多的研究他认为指“国民国家的结构中在相互间行为联系的状况下根据出身和文化的共同性所组成的人们的集团及其意识”。这种观点认为兼有实体即族群及意识族群意识的双重含义。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吴燕和先生认为指的是族群认同或一个族群的特性。台湾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陈茂泰对的解释是“一套互动中的族群区分彼此的社会文化属性这些属性为我万方数据民族理论研究群与他群各依不同程度所确认。”我国学者王希恩认为所谓族性就是能够构成族类群体的原生要素。“族性”包括的内容很多但却非常具体如文化、血统、地缘等具有一定的可识性。在以上关于族性的界定中最基本的共识就是它是指个民族或其他族类群体具有的某种共性的东西是“族裔集团的性质和特点”是“政治和社会行为真实的、能够感觉到的基础”它既可以是抽象的“族裔精神”、“族裔灵魂”也可以通过某些具体的表征不完全的体现出来族性是体验和认知民族差异的基础。理论家可以将族性抽象为个民族的特质并进行系统的概括和归纳。但是就很多普通民族成员来讲他们并不一定深知“民族”的学术定义和基本特征也不精通民族理论但是他们却能依靠自己的感知体验到民族之间的差异而他们所依托的就是族性民族群体所具有的某种共性的东西他们能够感觉到这种共性东西的切实存在如血统、体质特征、宗教、习俗等他们也无需将这些大家不言自明的共性感知抽象为某一精准的概念。他们能够感悟到每个民族群体都具有族性而且反映不同民族族性的外显内容也不同。普通民族成员的族性感知是形成民族认同的基础而群体认同则是民族内聚性、一致性形成的纽带。由于不同的民族成员对族性的感知程度不同所以不同民族成员对民族群体的认同水平也不同。最宽泛的民族认同是以模糊的共同血统感觉和模糊的共同文化感觉来界定的较为明确的民族认同是以共同的语言、关于共同祖先的传说或事实上的共同祖先和较为清晰的共同文化感知来界定的明确的民族认同是在共同血缘和共同文化感知的基础上以清晰的、共知的民族特征来界定的。“我族”民族成员和“他族”民族成员对于族性感知和族性外显具体内容的认识不同造成了民族成员认同强度的不同和自身眼中的民族边界的清晰度不同认同界定标准越不明晰民族成员的认同强度越低不同民族成员感知的民族边界就越为模糊。认同界定标准越明确民族成员的认同强度就越强所感知的民族边界就越清晰。在关于族性的早期研究中人们倾向于将其定义为形成集体行动、集体情感的基础表现为一系列与生俱来的特征。后来马克思赜诠ひ祷缁嶂薪准侗局视虢准冻逋坏难芯渴挂恍д咭馐兜皆诠餐车墓と酥杏绕涫窃诖τ诘退降谋咴到准兜某稍敝形幕呓缫馐兜靡郧炕,獗砻鞑还苁枪ひ祷故墙准读押鄣睦蠖疾荒芡耆跋斓阶逍缘奈怠,谑窃诤罄椽氇虻热似毡榈那阆蛴诮逍越缍ㄎ氨呓缰圃煺摺比衔乩砥鹪础肿逅簟诮獭镅缘榷际怯胱逍韵喙氐南灾卣鳌,诤罄垂赜谧逍缘娜现幸步逍越缍ㄎ治易濉宓囊恍卣鹘猩缁峤ü够蛘谓ü沟谋呓纭,谔骄孔逍缘睦丛捶矫嬖饕濉奕衔逍允且恢稚钌钪哺诶肪榈募迦贤皇游恢指郊拥幕镜娜死喙叵怠,终庖还鄣愕难д呷衔比死喔鎏逡怀錾突嶙谷搿坝ざ褡逑葳濉蓖改浮资簟易搴蜕缜弧吧缁峄比胍桓雒褡骞餐逡桓鋈嘶岽幼陨淼脑缙诔沙ぞ屑橙」赜谧约核羧禾宓亩捞厝贤寮且湎暗糜镅院腿禾逑八住,扛鋈擞肷憷吹娜ɡ鸵逦袷茄扒鹩谒叩娜禾逦幕,墙陨砗腿禾宄稍钡陌踩腋:托湃渭挠杷枪餐舻墓餐逖У轿颐亲约喝恕峭饫凑咧涞闹匾鹗侗鹚胱约翰煌宰约焊挥械幸狻,庋鎏逶缭绲慕约旱纳钣朊褡骞餐辶嵛惶宥艺庵帧傲帷被嵩诓煌嗣枪餐宀柯洹褡宓拇手浯荨,诒匾泵褡骞餐寤够崂萌贤墓δ芨谋浠肪潮热缭谕獠壳苛Ω稍は赂谋淙禾遄诮绦叛霾晌碌淖逍怨钩刹糠质构餐灞,窒氯ァ,钟性饕骞鄣愕难д咔飨蛴谇康魅禾遄逍缘睦妨浴禾宄稍敝涞幕ザ腿禾宄稍彼枷胗胄形囊恢滦栽谧逍缘拇杏肴现矫嫔缁峄淌羌渲匾。与之相反工具主义者认为族性根本不是历史赋予的认为族性具有高度的适应性和伸缩性。为了适应生存和发展环境民族集体的边界可以扩展或缩小民族成员个体也可以移入或移出认同圈甚至同时作为多个共同体的成员。一个特定集体认同的范畴、象征和意义可以进化。族性是动态的不是固定的、具有不可改变的社会、历史联系。有的工具主义论者甚至怀疑民族认同的完整性和一致性。他们认为族性首要的是个人和群体寻找机会、提高安全系数和经济收益的资源为了获得更好的回报有时也许会抛弃它。这类工具主万方数据广西民族研究年第期总第期义者又分为理性行为派和公共选择派他们试图解释所有的行为都是个人主要围绕经济利益进行理性选择的结果族性只有在对个体获得更多的安全、威望、物质回报比其他选择有利时才有价值。族性还被一些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是一种“虚构的意识”的表达或不真实的神话这些学者试图表明物质和阶级的价值高于作为行为“激励器”的文化价值尤其是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根据工具主义理论族性是精英出于机会主义目的而建构或解构的意识形态是用来说服和动员群众支持少数群体的政治或经济目标的一套神话。和依据对非洲后独立时代的民族自治研究认为群体领导人可以“跨越时空”创造或“发明”边界。群体精英可以为了斗争或竞争需要创设历史和符号创造民族建构族性。工具主义的一个中心理念是认为族性的本质是社会建构是个体从各种民族遗产和文化中“取舍和混合”所锻造出的他们自己或群体的认同基础。工具主义招致的批评是过分强调利益尤其是物质利益的诱惑而严重忽视民族成员对民族感情和民族凝聚力的忠诚。在其他观点中的沟通主义理论认为族群必须是依据边界被划定的族际边界的存在是确保族群长期存在的前提。他所提出和坚持的“边界的建立和维系”闻名于世纪年代认为是文化和传统创造和维系了族群的边界而文化和传统所包含的则是“族性。在巴斯看来没有必要用族群的社会徽章和标记明确的描述、观察民族社会实际上“边界卫士”语言、服饰、食物等等等族性因子能够悄无声息地延续民族的特点和边界。巴斯还认为人们通过学习可以掌握部分其他民族的族性标志成分如语言、服饰等。但实际上跨越边界的沟通和互动反而会使边界更经久。他招致的批评是假设民族认同边界的固定化强调外显的民族边界特征的作用。的观点更适用于考察和解释前现代闭合性民族社会结构中的族性这一时期不同族体成员之间的交往少浅显的、表面的族性认知较多。霍洛维兹的社会心理方法运用的群体心理学关注对群体价值和群体印象的不同评价只是族性的一部分。认为非洲和亚洲的民族包括现代领土式国家拥有不同的文化和经济资源他解释这些民族的策略包括民族分离主义和复国主义是民族居住的地区和民族“落后”、“先进”的本质都能成为民族的资源。他认为族性完全是以血缘神话和相对于其他群体的民族荣誉感为基础的。霍洛维兹的观点是受民族复古主义欢迎的“解药”。他的观点能从历史的视角得到支持包括像知识分子的作用、集体记忆和民族先前的敌人等因素都能成为民族复古主义者的诉求依据。和安东尼的民族符号理论主要关心的是民族的存续、变化和复兴以及民族过去对当前民族的影晌。运用的一般方法看待前现代的民族共同体、中世纪基督教世界和穆斯林。安东尼斯密斯认为族性中神话和符号象征在民族形成和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认为一系列的因素像对过去生活方式的怀旧、宗教教化和组织、语言结构都在产生和改变民族认同方面发挥作用。史密斯考察民族起源的原因区分贵族的和民众的族性跟踪不同民族形成现代国家的模式。他还强调神话、记忆和符号的文化内涵关注民族神话的起源、民族选举和关于民族黄金时代的记忆对族性认知的影响。他认为在现代社会已经发生了民族复兴因为知识分子重新发现了民族根性是官僚理性主义的依靠。虽然与原生主义的观点明显不同民族符号主义还是遭到了批评不能充分的确定民族现象的众多基础忽视物质方面过分强调神话和记忆的内容。总而言之不管人们关于族性的认识如何多样族性及其人们对它的感知确确实实存在概括起来族性具有如下的特点族性就是一个族类群体的普遍特质。它蕴藏于族类群体文化与传统中它可以通过客观的族类特征外显出来也可以抽象为主观的民族精神、民族气质、民族特点等。作为群体的普遍特质族性可以成为族类群体成员团结一致的基础和纽带。族性是可以被感知的。被感知的族性是民族意识的重要内容民族成员对族性的共同感知和彼此认可便形成了民族认同和民族一致性。当族性作为外显特征被明确作为抽象的民族精神、民族气质和民族特点被渲染时族性的凝聚功能就会越强烈、越普遍。万方数据民族理论研究族性只有在一个族际联系的框架中才有意义。族性不但由自我认知和确定而且还需要有对应的外者来感知和界定内部的“我们”必须区别于外部的“他们”没有相关的他者存在一致性的需要就会消失。群体接触、交往和比较是族性被认知的条件。族性可转化为政治力量。族性平时蛰伏于广义的民族文化之中当民族成员和群体面对陌生的、富有威胁性的外部竞争者时它才会被激活并成为内部力量聚集和群体一致性形成的纽带。“族性是当今世界一种主要的政治力量”。这是当代民族主义研究领域的大师安东尼史密斯的论断。因为族性是形成群体认同的基础进而会促进群体力量的内聚和群体认知与行动上的一致。对共同族性虚构起源的信仰会随着理性组织的描述进入民族成员个人的联系之中彼此产生“兄弟感”。对共同族性虚拟起源的信仰通常会限定“社会圈子”并反过来通过圈内联姻等强化这个圈子并形成对圈子的荣誉感。因而族性能够将个体的、分散的力量汇集成群体的、集中的力量而这恰恰是政治精英所希望得到的“动员法宝”和“廉价成本”。因循族性的群体动员族性力量的潜在性引起了热衷于社会运动的政客、学者以及族群精英的高度关注他们相继提出了族群动员或民族运动理论。族群动员是指为了追求族群集体目标由族群精英和族群组织、政党围绕肤色、语言、习俗等民族认同特征将整个族群组织起来的行动和过程。在这一政治动员行动和过程中族群成员由个体消极状态被激励和组织起来参与有目的的公共生活或政治行动。族群动员是一个为了达到明确目标而有意识采取的群体行动动员以族性为基础把族群成员对群体的情感、态度和忠诚转化为看得见的族群行动或族群运动。在解释为何民族冲突会遵循族裔边界发生时安娜西蒙斯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精英政治领导人或有组织的武装歹徒首领或者两者合二为一通过强化集体认同中的族裔象征可以从中获得帮助他们同时也可以通过编造或挑起种族暴行来巩固族裔效忠个人在面对任何情况时对亲属效忠或者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对“族性”的效忠成为“明智的”选择或者在艰难、绝望的情况下成为唯一的选择。而迈克尔班顿则进一步分析道共同族裔起源的重要性可大可小只有把这种重要性放在与群体集体行动的其它潜在基础的相互比较中族性才可能被激活。尤其是当国家权力虚弱的时候传统纽带中的亲族关系就成为“信任图的核心。例如在多民族国家的中央政权统治力虚弱的时候如果一个民族群体与另外的民族群体相邻而居而且彼此在语言、信仰、习俗和共同利益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这些差异又很容易被不同民族的成员所感知在这样的情况下。族性就容易成为集体动员的纽带。族群动员的目标通常是实现族群利益诉求中止族群所遭受的政治、经济或文化歧视改善群体生活条件或社会地位扩大群体的影响、吸引投票、影响第三党、组成联盟等等。族群动员甚至会使动乱、抗议、暴力等政治产品成为政治斗争中讨价还价的筹码。族群动员可以通过组织起来的成员规模、积累起来的各种资源、所制定的计划和任务、组织起来的示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可编辑】族群动员一个化族裔认同为工具的族际政治理论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