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套中人》作品赏析.doc

《套中人》作品赏析.doc

《套中人》作品赏析.doc

上传者: 我凭什么不幸福呢 2017-10-18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套中人》作品赏析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套中人》作品赏析提起契诃夫的短篇小说自然很容易使人想起他笔下的“套中人”别里科夫。契诃夫在短短的篇幅里以讽刺的手法入木三分地刻画出这一沙皇专制制度符等。

《套中人》作品赏析提起契诃夫的短篇小说自然很容易使人想起他笔下的“套中人”别里科夫。契诃夫在短短的篇幅里以讽刺的手法入木三分地刻画出这一沙皇专制制度的忠实卫道士的典型形象。作品开始时光从他的日常生活着手描绘他在生活中一刻也离不开各种各样的“套子”:晴天带雨伞耳朵塞棉花把脸也躲藏在竖起的大衣领里。如果仅仅这样那么只是孤僻可笑罢了就让他躲在角落里吧然而不止如此他还要把思想臧在“套子”里这个“套子”就是沙皇政府压制人民自由的文告和法令他老是一个劲地嚷着:“千万别闹出乱子啊~”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就让他自言自语吧用不着理睬他。但是问题远不止此。他还要用“套子”去凑别人的思想。更令人诧异的是大家看见他都害怕。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猥琐的人就把大家压得透不过气来把整个中学辖制了足足十五年而且全城都受他的辖制弄得大家甚至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写信不敢交朋友„„总而言之人们对这个神经质的、变态的套中人妥协让步可以说许多人也被迫不同程度地钻进“套子”中去了。作者在这里向我们提出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别里科夫并不是达官贵人他没有显赫的地位和权势而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员他在生活中是无足轻重的人物。在作者的笔下他不是作为单个的人而是作为知识界和社会上的一种典型是旧制度、旧秩序、旧思想的忠实维护者人们害怕他其实是被那黑暗污浊的政治空气压得喘不过气来。当时的俄国亚历山大三世实行恐怖统治在俄罗斯大地上警探密布告密诬陷之风盛行在社会上确实有许许多多的别里科夫式的人物。作品通过别里科夫这个人物将批判锋芒直指扼杀一切生机的沙皇专制制度。从艺术上着眼小说最大的特色是讽刺手法的大量运用。首先以夸张的笔墨给别里科夫画了一张惟纱惟肖的漫画显得多么迂腐和可笑。另外还运用巧妙的对比手法以他荒谬绝伦的思想和他一本正经的语言构成一种对比使人忍俊不禁。骑自行车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在他眼里却变成了极为反常的事他一本正经地指责道:如果教师骑自行车那么“学生就要倒过来用脑袋来走路了”。作品还不露痕迹地运用了反语和丰富的潜台词极其辛辣地嘲笑了别里科夫作者写道:“他躺在棺材里神情温和、愉快甚至高兴”瞧~这个“套中人”死了反而倒有神采了~作者接着指出:原来他“仿佛是暗自庆幸自己终于装进了一个套子里从此再也不必出来了是啊~他的理想实现了”。这是何等辛辣的讽刺~作者暗示我们只有棺材才是别里科夫应该去的地方而且这也应当是一切“套中人”最好的归宿。小说的开头与结尾也不能忽略。它们是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起了深化主题的作用。小说是从一月夜两位打猎朋友的聊天开始的他们本是海阔天空地闲聊殊不知别里科夫的故事引起了他们的感慨和深思。开始的轻松宁静和别里科夫的故事的沉闷气氛形成了一种反差接着又引出了一段皎洁恬静的月色的描绘。这又和别里科夫的故事形成一种反差大自然是宁静美好的。现实生活又是那么黑暗污浊。于是在那个月夜里布尔金和伊凡伊凡内奇浮想联翩想到生活中的种种套子。作品最后写到伊凡伊凡内奇再也不能入睡了他站了起来坐到门外点上了烟斗。也许他想到:再也不能照这样生活下去了~小说的这个结尾耐人寻味。附:《套中人》在米罗诺西茨村边在村长普罗科菲的堆房里误了归时的猎人们正安顿下来过夜。他们只有二人:兽医伊凡伊凡内奇和中学教员布尔金。伊凡伊凡内奇有个相当古怪的复姓:奇木沙喜马拉雅斯基这个姓跟他很不相称所以省城里的人通常只叫他的名字和父称。他住在城郊的养马场现在出来打猎是想呼吸点新鲜空气。中学教员布尔金每年夏天都在,姓伯爵家里做客所以在这一带早已不算外人了。因旧俄用复姓者多为名人望族而伊凡伊凡内奇只是个普通的兽医。暂时没有睡觉。伊凡伊凡内奇一个又高又瘦的老头留着长长的胡子坐在门外月光下吸着烟斗布尔金躺在里面的干草上在黑暗中看不见他。他们天南海北地闲聊着。顺便提起村长的老婆玛芙拉说这女人身体结实人也不蠢就是一辈子没有走出自己的村子从来没有见过城市没有见过铁路最近十年间更是成天守着炉灶只有到夜里才出来走动走动。“这有什么奇怪的~”布尔金说“有些人生性孤僻他们像寄居蟹或蜗牛那样总想缩进自己的壳里这种人世上还不少哩。也许这是一种返祖现象即返回太古时代那时候人的祖先还不成其为群居的动物而是独自居住在自己的洞穴里也许这仅仅是人的性格的一种变异,,谁知道呢。我不是搞自然科学的这类问题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想说像玛芙拉这类人并不是罕见的现象。哦不必去远处找两个月前我们城里死了一个人他姓别利科夫希腊语教员我的同事。您一定听说过他。他与众不同的是:他只要出门哪怕天气很好也总要穿上套鞋带着雨伞而且一定穿上暖和的棉大衣。他的伞装在套子里怀表装在灰色的鹿皮套子里有时他掏出小折刀削铅笔那把刀也装在一个小套子里。就是他的脸似乎也装在套千里因为他总是把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戴墨镜穿绒衣耳朵里塞着棉花每当他坐上出租马车一定吩咐车夫支起车篷。总而言之这个人永远有一种难以克制的愿望,,把自己包在壳里给自己做一个所谓的套子使他可以与世隔绝不受外界的影响。现实生活令他懊丧、害怕弄得他终日惶惶不安。也许是为自己的胆怯、为自己对现实的厌恶辩护吧他总是赞扬过去赞扬不曾有过的东西。就连他所教的古代语言实际上也相当于他的套鞋和雨伞他可以躲在里面逃避现实。“‘啊古希腊语是多么响亮动听多么美妙~’他说时露出甜美愉快的表情。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眯细眼睛竖起一个手指头念道:‘安特罗波斯~’希腊文:人。“别利科夫把自己的思想也竭力藏进套子里。对他来说只有那些刊登各种禁令的官方文告和报纸文章才是明白无误的。既然规定晚九点后中学生不得外出或者报上有篇文章提出禁止性爱那么他认为这很清楚很明确既然禁止了那就够了。至于文告里批准、允许干什么事他总觉得其中带有可疑的成分带有某种言犹未尽令人不安的因素。每当城里批准成立戏剧小组或者阅览室或者茶馆时他总是摇着头小声说:“‘这个嘛当然也对这都很好但愿不要惹出什么事端~’“任何违犯、偏离、背弃所谓规章的行为虽说跟他毫不相干也总让他忧心忡忡。比如说有个同事做祷告时迟到了或者听说中学生调皮捣乱了或者有人看到女学监很晚还和军官在一起他就会非常激动总是说:但愿不要惹出什么事端。在教务会议上他那种顾虑重重、疑神疑鬼的作风和一套纯粹套子式的论调把我们压得透不过气来。他说什么某某男子中学、女子中学的年轻人行为不轨教室里乱哄哄的,,唉千万别传到当局那里哎呀千万不要惹出什么事端~又说如果把二年级的彼得罗夫、四年级的叶戈罗夫开除出校那么情况就会好转。后来怎么样呢,他不住地唉声叹气老是发牢骚苍白的小脸上架一副墨镜,,您知道那张小尖脸跟黄鼠狼的一样,,他就这样逼迫我们我们只好让步把彼得罗夫和叶戈罗夫的操行分数压下去关他们的禁闭最后把他们开除了事。他有一个古怪的习惯,,到同事家串门。他到一个教员家里坐下后一言不发像是在监视什么。就这样不声不响坐上个把钟头就走了。他把这叫做‘和同事保持良好关系’。显然他上同事家闷坐并不轻松可他照样挨家挨户串门只因为他认为这是尽到同事应尽的义务。我们这些教员都怕他。连校长也怕他三分。您想想看我们这些教员都是些有头脑、极正派的人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良好教育可是我们的学校却让这个任何时候都穿着套鞋、带着雨伞的小人把持了整整十五年~何止一所中学呢,全城都捏在他的掌心里~我们的太太小姐们到星期六不敢安排家庭演出害怕让他知道神职人员在他面前不好意思吃荤和打牌。在别利科夫这类人的影响下最近十到十五年间我们全城的人都变得谨小慎微事事都怕。怕大声说话怕写信怕交朋友怕读书怕周济穷人怕教人识字„„”伊凡伊凡内奇想说点什么嗽了嗽喉咙但他先抽起烟斗来看了看月亮然后才一字一顿地说:“是的我们都是有头脑的正派人我们读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作品以及巴克莱等人的著作可是我们又常常屈服于某种压力一再忍让„„问题就在这儿。”巴克莱(一八二一,,一八六二)英国历史学家。“别利科夫跟我住在同一幢房里”布尔金接着说“同一层楼门对门我们经常见面所以了解他的家庭生活。在家里也是那一套:睡衣睡帽护窗板门闩无数清规戒律还有那句口头掸:‘哎呀千万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斋期吃素不利健康可是又不能吃荤因为怕人说别利科夫不守斋戒。于是他就吃牛油煎鲈鱼,,这当然不是素食可也不是斋期禁止的食品。他不用女仆害怕别人背后说他的坏话。他雇了个厨子阿法纳西老头子六十岁上下成天醉醺醺的还有点痴呆。他当过勤务兵好歹能弄几个菜。这个阿法纳西经常站在房门口交叉抱着胳膊老是叹一口长气嘟哝那么一句话:“‘如今他们这种人多得很呢~’“别利科夫的卧室小得像口箱子床上挂着帐子。睡觉的时候他总用被子蒙着头。房间里又热又闷风敲打着关着的门炉子里像有人呜呜地哭厨房里传来声声叹息不祥的叹息„„“他躺在被子里恐怖之极。他生怕会出什么事情生怕阿法纳西会宰了他生怕窃贼溜进家来这之后就通宵做着噩梦。到早晨我们一道去学校的时候他无精打采脸色苍白。看得出来他要进去的这所学生很多的学校令他全身心感到恐慌和厌恶而他这个生性孤僻的人觉得与我同行也很别扭。“‘我们班上总是闹哄哄的’他说似乎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他心情沉重‘真不像话~’“可是这个希腊语教员这个套中人您能想象吗差一点还结婚了呢~”伊凡伊凡内奇很快回头瞧瞧堆房说:“您开玩笑~”“没惜他差一点结婚了尽管这是多么令人奇怪。我们学校新调来了一位史地课教员叫米哈伊尔萨维奇柯瓦连科小俄罗斯人。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姐姐瓦莲卡。他年轻高个子肤色黝黑一双大手看模样就知道他说话声音低沉果真没错他的声音像从木桶里发出来的:卜卜卜„„他姐姐年纪已经不轻三十岁上下个子高挑身材匀称黑黑的眉毛红红的脸蛋,,一句话不是姑娘而是果冻她那样活跃吵吵嚷嚷不停地哼着小俄罗斯的抒情歌曲高声大笑动不动就发出一连串响亮的笑声:哈哈哈~我们初次正经结识科瓦连科姐弟我记得是在校长的命名日宴会上。在一群神态严肃、闷闷不乐、把参加校长命名日宴会也当作例行公事的教员中间我们忽地看到一位新的阿佛洛狄忒从大海的泡沫中诞生了:她双手叉腰走来走去又笑又唱翩翩起舞„„她动情地唱起一首《风飘飘》随后又唱一支抒情歌曲接着再唱一曲我们大家都让她迷住了,,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别利科夫。他在她身旁坐下甜蜜地微笑着说:乌克兰人的旧称。阿拂洛狄忒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即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传说她在大海的泡沫中诞生。“‘小俄罗斯语柔和动听使人联想到古希腊语。’“这番奉承使她感到得意于是她用令人信服的语气动情地告诉他说他们在加佳奇县有一处田庄现在妈妈还住在那里。那里有那么好的梨那么好的甜瓜那么好的‘卡巴克’~小俄罗斯人把南爪叫‘卡巴克’把酒馆叫‘申克’。他们做的西红柿加紫甜菜浓汤‘可美味啦可美味啦简直好吃得,,要命~’俄语中意为“酒馆”乌克兰语中意为“南瓜”。“我们听着听着忽然大家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把他们撮合成一对那才好哩’校长太太悄悄对我说。“我们大家不知怎么都记起来我们的别利科夫还没有结婚。我们这时都感到奇怪对他的终身大事我们竟一直没有注意完全给忽略了。他对女人一般持什么态度,他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重大问题,以前我们对此完全不感兴趣也许我们甚至不能设想这个任何时候都穿着套鞋、挂着帐子的人还能爱上什么人。“‘他早过了四十她也三十多了„„’校长太太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她是愿意嫁给他的。’“在我们省人们出于无聊什么事干不出来呢,干了无数不必要的蠢事~这是因为必要的事却没人去做。哦就拿这件事来说吧既然我们很难设想别利科夫会结婚我们又为什么突然之间头脑发热要给他做媒呢,校长太太督学太太以及全体教员太太全都兴致勃勃甚至连模样都变好看了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生活的目标。校长太太订了一个剧院包厢我们一看,,她的包厢里坐着瓦莲卡拿着这么小的一把扇子眉开眼笑喜气洋洋。身旁坐着别利科夫瘦小佝偻倒像是让人用钳子夹到这里来的。我有时在家里请朋友聚会太太们便要我一定邀上别利科夫和瓦莲卡。总而言之机器开动起来了。原来瓦莲卡本人也不反对出嫁。她跟弟弟生活在一起不大愉快大家只知道他们成天争吵不休还互相对骂。我来跟您说一段插曲:柯瓦连科在街上走着一个壮实的大高个子穿着绣花衬衫一给头发从制帽里耷拉到额头上。他一手抱着一包书一手拿一根多疖的粗手杖。她姐姐跟在后面也拿着书。“‘你啊米哈伊里克这本书就没有读过~’她大声嚷道‘我对你说我可以起誓你根本没有读过这本书~’“‘可我要告诉你我读过~’柯瓦连科也大声嚷道还用手杖敲得人行道咚咚响。“‘哎呀我的天哪明契克~你干吗发脾气要知道我们的谈话带原则性。”米哈伊尔的小名。“‘可我要告诉你:我读过这本书~’他嚷得更响了。“在家里即使有外人在场他们也照样争吵不休。这种生活多半让她厌倦了她一心想有个自己的窝再说也该考虑到年龄了。现在已经不是挑挑拣拣的时候嫁谁都可以哪怕希腊语教员也凑合。可也是我们这儿的大多数小姐只要能嫁出去就行嫁给谁是无所谓的。不管怎么说瓦莲卡开始对我们的别利科夫表露出明显的好感。“那么别利科夫呢他也去柯瓦连科家就像上我们家一样。他到他家坐下来就一言不发。他默默坐着瓦莲卡就为他唱《风飘飘》或者用那双乌黑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他或者突然发出一串朗朗大笑:“‘哈哈哈~’“在恋爱问题上特别是在婚姻问题上撮合起着很大的作用。于是全体同事和太太们都去劝说别利科夫说他应当结婚了说他的生活中没有别的欠缺只差结婚了。我们大家向他表示祝贺一本正经地重复着那些老生常谈比如说婚姻是终身大事等等又说瓦莲卡相貌不错招人喜欢是五品文官的女儿又有田庄最主要的她是头一个待他这么温存又真心诚意的女人。结果说得他晕头转向他认定自己当真该结婚了。”“这下该有人夺走他的套鞋和雨伞了”伊凡伊凡内奇说。“您要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他把瓦莲卡的相片放在自己桌子上还老来找我谈论瓦莲卡谈论家庭生活也说婚姻是人生大事虽然他也常去柯瓦连科家但他的生活方式却丝毫没有改变。甚至相反结婚的决定使他像得了一场大病:他消瘦了脸色煞白似乎更深地藏进自己的套子里去了。“‘瓦尔瓦拉萨维什娜我是中意的’他说道勉强地淡淡一笑‘我也知道每个人都该结婚的但是„„这一切您知道吗来得有点突然„„需要考虑考虑。’瓦莲卡的正式名字。“‘这有什么好考虑的,’我对他说‘您结婚就是了。”“‘不结婚是一件大事首先应当掂量一下将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免得日后惹出什么麻烦。这件事弄得我不得安宁现在天天夜里都睡不着觉。老实说吧我心里害怕:他们姐弟俩的思想方法有点古怪他们的言谈您知道吗也有点古怪。她的性格太活泼。真要结了婚恐怕日后会遇上什么麻烦。’“就这样他一直没有求婚老是拖着这使校长太太和我们那里所有太太们大为恼火。他反反复复掂量着面临的义务和责任与此同时几乎每天都跟瓦莲卡一道散步也许他认为处在他的地位必须这样做。他还常来我家谈论家庭生活若不是后来出了一件荒唐的事很可能他最终会去求婚的那样的话一门不必要的、愚蠢的婚姻就完成了在我们这里由于无聊由于无事可做这样的婚姻可以说成千上万。这里须要说明一下瓦莲卡的弟弟柯瓦连科从认识别利科夫的第一天起就痛恨他不能容忍他。原文为德语。“‘我不明白’他耸耸肩膀对我们说‘不明白你们怎么能容忍这个爱告密的家伙这个卑鄙的小人。哎呀先生们你们怎么能在这儿生活~你们这里的空气污浊能把人活活憋死。难道你们是教育家、师长,不你们是一群官吏你们这里不是科学的殿堂而是城市警察局有一股酸臭味跟警察亭子里一样。不诸位同事我再跟你们待上一阵不久就回到自己的田庄去。我宁愿在那里捉捉虾教小俄罗斯的孩子们读书认字。我一定要走你们跟你们的犹太就留在这里吧叫他见鬼去~’乌克兰语。“有时他哈哈大笑笑得流出眼泪来笑声时而低沉时而尖细。他双手一摊问我:“‘他干什么来我家坐着,他要什么,坐在那里东张西望的~’“他甚至给别利科夫起了个绰号叫‘毒蜘蛛’。自然我们当着他的面从来不提他的姐姐要嫁给‘毒蜘蛛’的事。有一天校长太太暗示他说如果把他的姐姐嫁给像别利科夫这样一个稳重的、受人尊敬的人倒是不错的。他皱起眉头埋怨道:“‘这不关我的事。她哪怕嫁一条毒蛇也由她去我可不爱管别人的闲事。’“现在您听我说下去。有个好恶作剧的人画了一幅漫画:别利科夫穿着套鞋卷起裤腿打着雨伞在走路身边的瓦莲卡挽着他的胳臂下面的题词是:‘堕人情网的安特罗波斯’。那副神态您知道吗简直惟妙惟肖。这位画家想必画了不止一夜因为全体男中女中的教员、中等师范学校的教员和全体文官居然人手一张。别利科夫也收到一份。漫画使他的心情极其沉重。“我们一道走出家门,,这一天刚好是五月一日星期天我们全体师生约好在校门口集合然后一道步行去城外树林里郊游。我们一道走出家门他的脸色铁青比乌云还要阴沉。“‘天底下竟有这样坏、这样恶毒的人~’他说时嘴唇在发抖。“我甚至可怜起他来了。我们走着突然您能想象吗柯瓦连科骑着自行车赶上来了后面跟着瓦莲卡也骑着自行车。她满脸通红很累的样子但兴高采烈快活得很。“‘我们先走啦~’她大声嚷道‘天气多好啊多好啊简直好得要命~’“他们走远了不见了。我的别利科夫脸色由青变白像是吓呆了。他站住望着我„„“‘请问这是怎么回事,’他问‘还是我的眼睛看错了,中学教员和女人都能骑自行车这成何体统,’“‘这有什么不成体统的,’我说‘愿意骑就由他们骑好了。’“‘那怎么行呢,’他喊起来对我的平静感到吃惊‘您这是什么话,~’“他像受到致命的一击不愿再往前走转身独自回家去了。“第二天他老是神经质地搓着手不住地打颤看脸色他像是病了。没上完课就走了这在他还是平生第一次。也没有吃午饭。傍晚他穿上暖和的衣服尽管这时已经是夏天了步履蹒跚地朝柯瓦连科家走去。瓦莲卡不在家他只碰到了她的弟弟。“‘请坐吧’柯瓦连科皱起眉头冷冷地说。他午睡后刚醒睡眼惺忪心情极坏。“别利科夫默默坐了十来分钟才开口说:“‘我到府上来是想解解胸中的烦闷。现在我的心情非常非常沉重。有人恶意诽谤把我和另一位你我都亲近的女士画成一幅可笑的漫画。我认为有责任向您保证这事与我毫不相干„„我并没有给人任何口实可以招致这种嘲笑恰恰相反我的言行举止表明我是一个极其正派的人。’“柯瓦连科坐在那里生闷气一言不发。别利科夫等了片刻然后忧心忡忡地小声说:“‘我对您还有一言相告。我已任教多年您只是刚开始工作因此作为一个年长的同事我认为有责任向您提出忠告。您骑自行车可是这种玩闹对身为青年的师表来说是有伤大雅的~’“‘那为什么,’柯瓦连科粗声粗气地问。“‘这难道还须要解释吗米哈伊尔萨维奇难道这还不明白吗,如果教员骑自行车那么学生们该做什么呢,恐怕他们只好用头走路了~既然这事未经正式批准那就不能做。昨天我吓了一大跳~我一看到您的姐姐我的眼前就发黑。一个女人或姑娘骑自行车,,这太可怕了~’“‘您本人到底有什么事,’“‘我只有一件事,,对您提出忠告米哈伊尔萨维奇。您还年轻前程远大所以您的举止行为要非常非常小心谨慎可是您太随便了哎呀太随便了~您经常穿着绣花衬衫出门上街时老拿着什么书现在还骑自行车。您和您姐姐骑自行车的事会传到校长那里再传到督学那里„„那会有什么好结果,’“‘我和我姐姐骑自行车的事跟谁都没有关系~”柯瓦连科说时涨红了脸‘谁来干涉我个人的和家庭的私事我就叫他,,滚蛋~’“别利科夫脸色煞白站起身来。“‘既然您用这种口气跟我讲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他说‘我请您注意往后在我的面前千万别这样谈论上司。对当局您应当尊敬才是。’“‘怎么难道我刚才说了当局的坏话了吗,’柯瓦连科责问愤恨地瞧着他‘劳驾了请别来打扰我。我是一个正直的人跟您这样的先生根本就不想交谈。我不喜欢告密分子。’“别利科夫神经紧张地忙乱起来很快穿上衣服一脸惊骇的神色。他这是平生第一回听见这么粗鲁的话。“‘您尽可以随便说去’他说着从前室走到楼梯口‘只是我得警告您:我们刚才的谈话也许有人听见了为了避免别人歪曲谈话的内容惹出什么事端我必须把这次谈话内容的要点向校长报告。我有责任这样做。’“‘告密吗,走吧告密去吧~’“柯瓦连科从后面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只一推别利科夫就滚下楼去套鞋碰着楼梯啪啪地响。楼梯又高又陡他滚到楼下却平安无事他站起来摸摸鼻子看眼镜摔破了没有,正当他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时候瓦莲卡和两位太太刚好走进来她们站在下面看着,,对别利科夫来说这比什么都可怕。看来他宁可摔断脖子摔断两条腿也不愿成为别人的笑柄:这下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还会传到校长和督学那里,,哎呀千万别惹出麻烦来~,,有人会画一幅新的漫画这事闹到后来校方会勒令他退职„„“他爬起来后瓦莲卡才认出他来。她瞧着他那可笑的脸皱巴巴的大衣和套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他是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她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响彻全楼:“‘哈哈哈~’“这一连串清脆响亮的‘哈哈哈’断送了一切:断送了别利科夫的婚事和他的尘世生活。他已经听不见瓦莲卡说的话也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他回到家里首先收走桌上瓦莲卡的相片然后在床上躺下从此再也没有起来。“三天后阿法纳西来找我问要不要去请医生因为他家老爷‘出事’了。我去看望别利科夫。他躺在帐子里蒙着被子一声不响。问他什么除了‘是’‘不是’外什么话也没有。他躺在床上阿法纳西在一旁转来转去。他脸色阴沉紧皱眉头不住地唉声叹气。他浑身酒气那气味跟小酒馆里的一样。“一个月后别利科夫去世了。我们大家也就是男中、女中和师范专科学校的人都去为他送葬。当时他躺在棺木里面容温和愉快甚至有几分喜色仿佛很高兴他终于被装进套子从此再也不必出来了。是的他实现了他的理想~连老天爷也表示对他的敬意下葬的那一天天色阴沉下着细雨我们大家都穿着套鞋打着雨伞。瓦莲卡也来参加了他的葬礼当棺木下了墓穴时她大声哭了一阵。我发现小俄罗斯女人不是哭就是笑介于二者之间的情绪是没有的。“老实说埋葬别利科夫这样的人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从墓地回来的路上我们都是一副端庄持重、愁眉不展的面容谁也不愿意流露出这份喜悦的心情,,它很像我们在很久很久以前还在童年时代体验过的一种感情:等大人们出了家门我们就在花园里跑来跑去玩上一两个钟头享受一番充分自由的欢乐。啊自由呀自由~哪怕有它的半点迹象哪怕有它的一丝希望它也会给我们的心灵插上翅膀。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从墓地回来感到心情愉快。可是不到一个星期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依旧那样严酷令人厌倦毫无理性。这是一种虽没有明令禁止、但也没有充分开戒的生活。情况不见好转。的确我们埋葬了别利科夫可是还有多少这类套中人留在世上而且将来还会有多少套中人啊~”“问题就在这儿”伊凡伊凡内奇说着点起了烟斗。“将来还会有多少套中人啊~”布尔金重复道。中学教员走出板棚。这人身材不高很胖秃顶留着几乎齐腰的大胡子。两条狗也跟了出来。“好月色好月色~”他说着抬头望着天空。已是午夜。向右边望去可以看到整个村子一条长街伸向远处足有四五俄里。万物都进入寂静而深沉的梦乡。没有一丝动静没有一丝声息甚至叫人难以置信大自然竟能这般沉寂。在这月色溶溶的深夜里望着那宽阔的街道、街道两侧的农舍、草垛和睡去的杨柳内心会感到分外平静。摆脱了一切辛劳、忧虑和不幸隐藏在膝陇夜色的庇护下村子在安然歇息显得那么温柔、凄清、美丽。似乎天上的繁星都亲切地、深情地望着它似乎在这片土地上邪恶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十分美好。向左边望去村子尽头处便是田野。田野一望无际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沐浴在月光中的这片广表土地同样没有动静没有声音。“问题就在这儿”伊凡伊凡内奇重复道“我们住在空气污浊、拥挤不堪的城市里写些没用的公文玩‘文特’牌戏,,难道这不是套子,至于我们在游手好闲的懒汉、图谋私利的讼棍和愚蠢无聊的女人们中间消磨了我们的一生说着并听着各种各样的废话,,难道这不是套子,哦如果您愿意的话我现在就给您讲一个很有教益的故事。”“不用了该睡觉了”布尔金说“明天再讲吧。”两人回到板棚里在干草上躺下。他们盖上被子正要朦胧入睡忽然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吧嗒吧嗒„„有人在堆房附近走动:走了一会儿站住了不多久又吧嗒吧嗒走起来„„狗唔唔地叫起来。“这是玛芙拉在走动”布尔金说。脚步声听不见了。“看别人作假听别人说谎”伊凡伊凡内奇翻了一个身说“如若你容忍这种虚伪别人就管你叫傻瓜。你只好忍气吞声任人侮辱不敢公开声称你站在正直自由的人们一边你只好说谎陪笑凡此种种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有个温暖的小窝捞个分文不值的一官半职~不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了~”“哦您这是另一个话题了伊凡伊凡内奇”教员说“我们睡觉吧。”十分钟后布尔金已经睡着了。伊凡伊凡内奇却还在不断地翻身叹气。后来他索性爬起来走到外面在门口坐下点起了烟斗。一八九八年六月十五日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15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