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doc

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doc

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doc

上传者: Poppy光光 2017-12-08 评分 5 0 170 23 772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doc》,可适用于工程科技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米沃什是一位卓越的诗人在年轻时代和许多青年诗人一样“素来不热衷政治而且恨不得同现实的生活不发生任何关符等。

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试题心灵被新信仰扭曲的诗人米沃什是一位卓越的诗人在年轻时代和许多青年诗人一样“素来不热衷政治而且恨不得同现实的生活不发生任何关联。”那个时候他的诗歌通常以法国诗歌为榜样带有明显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但是正如米沃什在《被禁锢的头脑》一书英文版序言里所说:“现实永远不会让我长时间脱离一切。”世纪上半叶发生在欧洲的一系列残酷事实深刻影响到米沃什的诗歌创作使他断然放弃早期的过于形式化的诗风转而“以不妥协的敏锐洞察力描述了人在激烈冲突世界中的暴露状况”(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并最终在年为他赢得诺贝尔文学奖。如果说米沃什在诗中还是以较为间接的方式去触及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的话那么《被禁锢的头脑》则完全是在思辨的层面展开对极权政治的探讨和批判。当然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说诗人的身份和敏锐赋予这种社会观察以抽丝剥茧般的细致而这种细致则立刻为这种观察赢得更接近于真理的复杂性。但它并不讨好因为“羡慕苏联共产主义的人认为这本书极尽侮辱之能事而反共分子们指责该书缺乏一种明确的政治态度怀疑作者骨子里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没有易于让人辨识的标签没有气势汹汹颇具蛊惑力的狂热但悖论的是所有有识之士都会一眼看出其中秘藏着珍宝难怪书一经出版即获得加缪和雅斯贝尔斯这两位重量级作家和学者的赞赏后者还为本书的德文版撰写了序言在序言中雅斯贝尔斯准确地将《被禁锢的头脑》概括为“一个带着大问题深入事实并意识到自身思想的人士的言论”“他是作为一个深受触动的人通过对于在恐怖中发生的事实的分析来发言的这同样也显示出他具有追求正义、追求并非伪造的真理的精神。”“深受触动”说明米沃什仍然是以诗人特有的敏感为武器介入到对极权社会的观察和批判中按照米沃什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写这本书目的在导引读者走入波兰、捷克、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去。”的确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人更复杂的事物而借由对人的复杂性的剖析我们也许可以一窥思想演变的复杂历程。自然米沃什拥有利用这一写作路径的独特优势那就是他本身就是那些残酷事件的亲历者而且他和他在书中重点剖析的四位作家要么是朋友要么至少曾经很熟络。这使他可以如愿深入到波兰各类知识分子的内心世界并以他们为镜子反观自身。也是因为以“深受触动”为基础本书的思辨深度固然毋庸置疑但是我们通读完全书马上记住的仍然是那些活生生的画面它们像冰冷的斧头不断敲打着人们陷入道德困境中的思想。在第四章《阿尔法道德家》中米沃什描述了年月在苏联红军赶走德国人之后他和阿尔法回到华沙所看到的情景:“我们迷失在乱石堆中在那曾经是城市街道的地方堆积着一座座瓦砾山。我们数小时踯躅在曾经熟悉的城市一隅。此刻我们已经完全认不出它来了。我们顺着一个红砖的坡面往上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幻想中的月球景观。这里是一片沉寂。”在第七章《戴尔塔行吟诗人》中米沃什描述了在华沙犹太人隔离区看到的一幕这个场景有如梦魇经常在他的脑海里萦回:“(这位有太姑娘)大约二十出头身材高大丰满看上去很活泼。她双手举过头挺胸在大街上狂奔同时大声尖叫着:‘不~不~不~’她无法理解她必须死这一事实:死亡是由外力强加给她的她热爱生命她还年轻她还没有任何准备她不想去死~在她尖声大叫反抗之际党卫军用自动手枪射中她的躯体出现了她的躯体惊愕的瞬间生与死在这一瞬间交会这一姑娘满身是血还在马路上痛苦挣扎党卫军用皮靴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在第九章《波罗的海三国》中米沃什描述了他在乌克兰某大城市火车站看到的一个波兰普通农民的家庭“丈夫、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坐在篮子和一捆包袱上面妻子在给较小的孩子喂奶皮肤黝黑、满面皱纹的丈夫则把茶壶中的水倒进一只带把的杯子里递给大儿子。”在整本书中都小心翼翼克制着自己情感的米沃什这一刻倒是袒露心扉:“我久久望着他们突然惊觉两行泪水正顺着我的脸颊滑落下来。”像上述这些让人感触深刻的场景在书中出现的并不多米沃什在几处都说到他无法平静地叙述他所看到的种种惨象在他看来流畅地珠圆玉润地呈现痛苦本身就是令人怀疑的事情他宁愿把那些悲惨的事件埋入内心让它们成为追求真理的种子它们要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寻找原因而这正是这本沉痛的书所要做的事情米沃什自己说得好:“废墟和痛苦是社会思想的学校。”思想由于得到苦难的滋养而不再变得轻浮这也可以解释米沃什的文字并不煽情但却感人至深的原因。书的主体部分是对分别以阿尔法、贝塔、伽玛、戴尔塔代称的四位和米沃什同时代的波兰作家(他们是安德热耶夫斯基、博罗夫斯基、普特拉门特、加乌琴斯基)的剖析通过他们的经历也通过他们的作品。相较而言对于伽玛的刻画稍嫌脸谱化米沃什的文字在这里稍稍失去了节制但是米沃什肯定会立刻为自己辩护:对于这样一位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的人他说能做的只能是鞭挞和尖刻的嘲讽。正是这样的文化官僚构成了极权背景下的波兰文化主流并日益败坏着文学趣味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之名同时也就是在侵蚀和摧毁着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石。换句话说没有健康的社会气氛真正的文学趣味和水准是无从谈起的。阿尔法的形象就要丰满得多这是一位追求道德纯洁性的作家这一点也使他很自然地追求格调上的纯洁“他像将水蒸馏那样提炼自己的语句”因而在二战之前出版的小说里他就在关注悲剧性的道德冲突更为可贵的是他是一位知行合一的人这使他的一切行为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都被视作作家公民的楷模。他以微笑面对一切苦难他关心刚刚起步的作家他在公众场合拒绝跟一个在华沙与德国人合作的作家握手。他的立场具有真正的人道主义特点。他坚决反对民族主义但同时并没有共产主义的倾向也就是说他既憎恶德国人也不喜欢苏联。和当时许多波兰作家一样他也对波兰当时的现状不满他迫切希望进行广泛的社会改革并拥有一个人民的政府。这样一位在人格上令人尊敬的作家二战后转向来自东方的新信仰的确引人深思至少不能简单地从单一的功利角度对此进行考察。从大的方面来看德国法西斯的野蛮奴役是主要诱因人们在逃避一种恶时慌不择路而陷身于另一种恶。在《被禁锢的头脑》英文版序言里米沃什写到苏联红军年某天下午的“莅临”:“我正站在一个农民家的门口几颗小口径的炮弹刚在这小村庄的街道上爆裂。然后从盖满白雪的小山中间的平地上我看见一列人慢慢地向前推进。他们就是红军的先遣队部队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位年轻女郎脚上穿着毡靴手里拿着轻机关枪。”这样的时刻总是令人难忘皆捷克作家伊凡克里玛也曾在他的文章中描述过类似的情景:“我站在那里(集中营)望着无穷无尽的红军士兵疲惫不堪的马匹精疲力竭的人肮脏的坦克、汽车和大炮。意识到我自由了我控制不住地哭泣。”在那样的时刻克里玛说得明白苏联红军体现着善的力量“很长时间后我才完全明白常常不是善与恶之间的力量在战斗而仅仅是两个不同的恶在为了控制世界而互相争斗”。对于米沃什何尝不是如此,波兰人民被解放了只是在后来他才知道这里的解放有个同义词奴役。而两者之间的时间差则可以解释像阿尔法这样的作家何以转向东方的新信仰而且是诚心实意地。在历数了阿尔法的转向东方集团的种种表现之后米沃什以他一贯的警醒立刻补充道:“对我来说过于严厉地谴责阿尔法是很难做到的。”米沃什也有过一段和当时的波兰政府合作的经历从年到年米沃什曾经先后做过波兰政府驻华盛顿和巴黎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当有人问他是否是为了钱才这样做时他的回答直率而坦诚:“我甘愿为他们服务并不是物质上的理由而是为了信仰。”看到信仰这个词我颇感吃惊但很快又折服于米沃什的诚实。当然促成一些文人和当时的波兰政府合作还包括以下几项客观条件:二战后波兰政府为了拉拢更多观望的人所采取的政策比较温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信条还没有被提出另一方面作为作家和诗人母语的环境实在太重要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放弃这样“一个诗人连自己的语言文字都没有之后还能算诗人吗,这一切仍可为我所有只要我愿意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服从。”但是几年之后米沃什依然和东方集团决裂了当米沃什说其原因实则是由各种动机促成的其中有些动机说起来并不冠冕堂皇我们不会感到不屑而是为他坦诚的自我剖析所打动。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和强权妥协的程度依然和我们通常所说的善恶有关当米沃什在驻外使馆做文化参赞时一旦他感到弦绷得太紧时他就会寄回去点足以令人相信他这个人还是可以皈依斯大林主义的作品当然米沃什最终和东方集团的决裂挽救了之前的那些迫于生计做出的小小妥协否则这些小小的妥协的裂隙就会逐渐扩大变为鸿沟最终将他完整隔绝在恶的彼岸。在米沃什看来阿尔法的问题就是在于他的妥协正日益扩大米沃什敏锐地发现阿尔法可以迅速利用那些苦难做文章而且处理得如此流畅。继而米沃什指责阿尔法“允许将自己的同情置于书报检查所规定的安全框架之内迎合党的期望简化了他所描绘的事件的画面同时也赢得了党的认可”。可是按照古希腊戏剧家的信条人只要没死他的命运就是难以预测的我注意到在《阿尔法道德家》这一章后面附录的阿尔法原型安德热耶夫斯基的简历中有这样一句话:“世纪年代初他是波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积极倡导者年后成为激烈的持不同政见者就在《被禁锢的头脑》出版四年之后。”阿尔法又一次转向了对此作为读者我们也不会过于吃惊因为米沃什以诚实的笔触描绘出阿尔法战前和战时的表现时他的最终转向几乎是必然的而米沃什对于他的批评则在这种转向中变为苛责之词。在米沃什所描绘的四个作家肖像中阿尔法是和米沃什本人最像的其肖像中包含着挣扎与困惑小小的苟且和最终的英勇我们不会为其中的瑕疵而叹息这瑕疵只会更映衬出勇气的可叹可敬。没有人是完美的但那并不是人们走向堕落的借口追求真理的精神依然可以将有罪的人类拯救。从米沃什的描述中我们知道贝塔是一位杰出作家对于贝塔的文学成就米沃什在文章中不止一次加以强调“当我拿到这本诗集(贝塔的第一本诗集)并费力地翻开黏糊糊的油印封面朝里看时我立即意识到是在和一位真正的诗人打交道”。在谈到贝塔的短篇小说时米沃什这样评论道:“我读过许多描写集中营的小说但没有任何一本像贝塔的这本书那样令我感到毛骨悚然。”“他既没有伪造任何东西也没有刻意取悦任何人。”米沃什甚至仍不住引用了好几段贝塔小说中的片段因为这样“会比干巴巴的叙述贝塔写作手法更能使人产生丰富的想象”。这是一些极端克制冷静客观的集中营生活场景的描写米沃什准确地看到小说里表面流露的虚无主义是出于强烈的伦理情感而“这种情感又来自于贝塔对世界和人性的被辜负的爱”。越是强调贝塔文学作品的冷峻和杰出他在战后沦为政治宣传员这一事实就越是令人唏嘘。一棵政治的罂粟将他的所有文字都败坏了可是米沃什立刻警醒道:“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许多杰出作家也曾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出政治激情像斯威夫特、司汤达和托尔斯泰甚至可以说由于他们的政治激情由于他们希望告诉读者的某些重要寄语他们的作品获得了力量。”米沃什在书中对于政治因素在文学中造成的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倾向的分析稍嫌简单前者是因为他们绝不因袭苟且而贝塔的堕落则是因为想听到党内同志的掌声当他写作的时候。但是随后对于贝塔这种转向的内在分析则更显深度:“(贝塔)强调简化去掉一切幻想赤裸裸地去表现一切。”最终词汇成了斗争的口号同时也成了行动的一种不完善的替代物。这里存在一个重要的分野即政治和文学的分野并且对于贝塔来说政治最终战胜文学而胜出。可是文学并不是修辞学上的小把戏丧失了文学对于品味和复杂性观察的保证孤绝胜出的政治也将会变得狭隘甚至于丑陋不堪。对于敏感的心灵这样的事实粗野而低俗贝塔在年的自杀说明他被刻意隐藏的敏感心灵一直在起作用而粗野的政治粗陋的宣传文字则一直在极力扭曲这个生命直至折断。戴尔塔是个性颇为复杂的行吟诗人他生性沉默寡言阴郁悲观皱着眉头看人只是一见钱便很激动。米沃什转述的一件趣事颇能说明戴尔塔的性情。有一次酒鬼戴尔塔被强制送到戒酒中心接受治疗他找借口与医生打赌结果所有医生和患者包括酗酒者全都酩酊大醉大家还在戒酒中心走廊上举行了一场自行车比赛。但与喜庆的外表不同戴尔塔骨子里是一位杰出的悲剧诗人。他的诗歌的主题令人讶异但是奇特的是这种压抑是以绚丽的外表展示出来的他热爱自己的幻觉世界跳舞的吉普赛女人睡在窗台上的猫以及开满鲜花的苹果树。戴尔塔从未对政治表现出任何兴趣他讽刺所有争权夺利的党派集团。年当他投身到极右派阵营时许多人都为之瞠目但是米沃什看得明白戴尔塔的目的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像旧日的歌唱家或行吟诗人那样手拿诗琴身边围着一群崇拜者。他不喜欢那些不受读者欢迎、面对四壁孤独冥想的作家。正是这一点可以解释战后他和波兰政府的合作而对于争取到像戴尔塔这样具有广泛影响诗人的支持对于当时尚立足未稳的共产党政府显然也有着现实意义。但作家和强权政府的调情是很危险的固然戴尔塔可以运用过分的艺术夸张手段将自己热烈的赞美暗地里转向讽刺但是强权政府则会动用直接的权力捋平作家的个性使其服从自己的目的。最终和所有在极权社会挣扎求存的作家一样戴尔塔的“那些失去了昔日勃勃生机的诗歌与数十个二流诗人写的平庸作品没有任何区别。《被禁锢的头脑》是一本颇为庞杂的书在作为核心的四个作家的精神肖像周围还穿插着米沃什对波兰被奴役的历史的描述对东西方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的比较对作为自欺欺人的面具的“凯特曼”的分析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因为亲历其中的见证者的视野而浸染着悲剧色彩。米沃什在书中忽而殚精竭虑忽而痛心疾首忽而冷嘲热讽就像英勇的堂吉诃德而他需要与之搏斗的巨大风车有两个一个是法西斯主义一个是布尔什维克。在这本书写作三十年后米沃什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撰写英文版序言时还强调:“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的极权主义思潮制造出来的吸引力都还没有成为过去。尽管我在本书中描写的是极权主义历史上的一个‘经典的阶段’但是已经过去的这三十年的光阴并没有消除这一现象顽强存在的深层理由。”岂止三十年在已然世纪的中国读这本书你仍然会有一种奇特的契合感这当然不是幻觉而是因为书中所写的许许多多的细节、所探讨的人们各种各样的想法依然呈现在我们的周围这也足以说明这本书对于中国读者的价值所在。

精彩专题

职业精品

上传我的资料

热门资料

资料评价:

/ 8
所需积分:0 立即下载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