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民工讨薪律师 周立太的困境 - 论文

民工讨薪律师 周立太的困境 - 论文.doc

民工讨薪律师 周立太的困境 - 论文

Lambert隆军
2018-09-2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民工讨薪律师 周立太的困境 - 论文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民工讨薪律师周立太的困境论文民工讨薪律师周立太的困境论文关键字:律师费民工律师事务所律师当事人案件法律不能广深人物路神国际民工讨薪律师周立太的困境周立太:成功讨薪民工欠我万律师费迄今周立太接手的拖欠民工工资和工伤赔偿案件已达余件但他被委托人拖欠的律师代理费已有万元之巨。“社会”拖欠民工民工委托律师律师打赢官司民工拿钱走人律师追讨无门。不知从何时起,,,,,已成了农民工的第二“战场”律师周立太案卷堆积如堆在他心头的还有“弱势群体”欠他的,,,万“债主”周立太年月日下午点多温家宝总理乘坐的面包车疾驰在三峡万州库区蜿蜒的公路上。当他来到农舍农家妇女熊德明有些腼腆地说:“总理我想说说我家里打工的事。”熊德明进城打工的爱人有多元工钱被拖欠了一年娃儿们的学费交不起。温家宝双眉紧锁沉吟片刻后说:“一会儿我到县里去这事我一定要给县长说欠农民的钱一定要还~”当天夜里点多熊德明和丈夫拿到了被拖欠的元工资。相隔年后的月周刊记者来到重庆市万州区的周立太律师事务所万州分所采访有“民工律师”之称的周立太。迄今周立太接手的拖欠民工工资和工伤赔偿案件已达余件但他被委托人拖欠的律师代理费已有万元之巨。“社会”拖欠民工民工委托律师律师打赢官司民工拿钱走人律师追讨无门。周立太自叹:我比弱势群体更弱势。学者评论:“周立太现象”反映了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如何保护劳动者利益的社会现实问题周立太用法律知识保护民工的合法权益自己却陷入了民工失信的困局。这是当代中国的一个法律怪圈。究竟是谁欠了周立太周立太的法律出路又在哪里,(陆幸生)谁欠了周立太,周立太大声对着我说:追讨律师费不仅是律师的责任也是政府的责任。我们是要纳税的。谁空喊高尚谁到老子的律师事务所来老子给他两个案子看他做不做“不生儿不知屁股痛”。撰稿,陆幸生(记者)“狗日的”川骂迭起有着“民工律师”称谓的周立太年月日在个人博客上抒发自己的愤慨题目是“又有一群‘狗日的’跑了”。内容梗概如下:王天松等余人是分别来自四川、重庆、广东、江西等不同地方的农民工。他们于年月至年月先后应聘到东莞一家塑胶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分别从事模具、仓管等不同工作。年月日该公司老板携款逃逸公司停产欠员工工资百万余元。余名员工推荐余代中等人为诉讼代表并与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指派周立太律师及唐毅律师担任其代理人。合同约定:签订合同时支付律师办案差旅费万元案结后按实际赔偿数额的支付律师费。签订合同时交纳的万元在应交纳的律师费中予以扣除。办案所需差旅费由律师事务所承担。„„案经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判决由用人单位支付王天松等人余万元经济补偿金及拖欠工资。经过我们一年多的艰苦努力东莞市人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案件最终得以全部执行。接到法院的通知后王天松等余名当事人于年月日上午赶到东莞市人民法院执行局领取赔偿款。得到诉讼代表的通知后律师事务所即安排深圳分所财务人员谭英建前往东莞法院协助各当事人领取执行款同时收取约定的律师费。在法院分发款项的现场各当事人应领取的款项全部由法院及相关人员划拨至当事人提供的银行账号并未分发现金。王天松等余名当事人全部领到赔偿款以后即各散五方对于律师所派去的财务人员提出的按照合同约定收取应收的律师费请求根本不予理会当事人应当缴付的万元律师费化为泡影。我气得要跳楼。周立太在博客上署名并写下撰写这些文字的时间:。后边的括号里是个月来阅读了全文的读者数量:其中人做了回复。署名“断剑无锋”的回复写道:周律师不管谁对谁错首先有一点你公开辱骂别人是不对的很不文明污辱了别人侵犯了别人的尊严。本人认为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下民工不付费固然有错你有追讨费用的权利但不能骂人请你向这些民工朋友公开道歉~署名“SJ”的回复写道:钱收不到白辛苦了一年赔本的生意骂一声狗日的竟然不对了?不骂是虚伪我看应该骂。署名“笑面佛”的回复写道:十分理解周先生的心情也十分理解民工的心情。本应属于民工的工资还要分出一部分出来给周先生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作为律师费是不是有些不合理呢,周先生大发雷霆你不觉得应该发在那个老板身上或者是“社会问题”身上吗,社会的法律救助到哪里去了,署名“政府啊”的回复写道:人要生存啊好不容易中国有一个周律师为农民工争取饭钱然而谁为周律师讨饭钱啊农民工兄弟们爱护周律师啊以后看还有哪个周律师为农民公兄弟讨饭钱我与周立太取得电话联系。周律师在电话那边瓮声瓮气地给了我一个地址:重庆两路口皇冠大扶梯旁边中华广场楼。待我下飞机乘车来到“大扶梯”右侧即中华广场大厦而前方就是浩瀚长江。独特的“大扶梯”当初大概就是由江岸向上攀爬到街道形成的陡坡而得名的。大扶梯者在今日也就是十字路口的地下通道了。周立太在办公室等我。这位当年仅上过两年小学种过地、当过兵、打过工现在除了台湾地区和内地的西藏官司打遍全国的律师说话的确嗓门大口气冲。前些年曾有当地媒体采访说周立太讲话“川骂迭起”。今日眼前的他“川骂”如故。通俗地说也就是将太阳的简称“日”做动词用。交谈间一份公函传真而来。发传真的是“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经济政治部”内容是:美国驻华大使馆劳工事务官员BL先生希望在月日星期二下午:拜访立太律师深圳分所如果你本人不能前往我们希望与其他律师见面。谨请你安排。领事馆副领事将一同前往拜访。周立太跟我说以前碰上这样的“外国事情”我们有关方面是有专人“跟着”的后来这样的事多了也就没人“陪”了要问为什么,“我历来按规矩出牌不犯错”。“弱势群体”欠我万周立太办公室的窗外是长江一派水汽蒸腾。如同所有律师的办公室橱柜里是法律书籍书籍前边斜靠着的是主人和若干名人的合影。书籍文字当然是已经凝固为社会规则的法律解读名人照片则在应对观者眼光的时候引动着某种“世俗”的效应。手提电脑放在桌上两边是层层叠叠的文件。同样如许多律师办公室墙上悬挂有名言题词周立太椅子的右侧一副立轴:铁肩担道义。对面墙上是一张纪录片电影的广告深灰画面已经接近了“黑”的程度上面竖写两个大字:挣扎。周立太让人拿一本“立太律师”的“画册”给我。我注意到这位事务所工作人员是位残疾人他的一只胳膊“完整”也就是前端有手而另一只在相应的位置一无所有。周立太介绍我给他打过官司后来就跟着我了。他指着事务所介绍画册说:我的基本情况写在上面了。周立太男汉族重庆立太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资格证号()司律证字律师执照证号中华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国情研究会会员中国致公党党员。周立太于年月日出生于重庆市开县五通乡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仅读过小学两年级。年到西藏参军年复员回开县务农。年去湖南安乡县砖瓦厂打工至年在此期间自学法律。年返回开县从事法律服务工作。年参加全国律师统考取得律师资格。年月经批准在重庆设立重庆立太律师事务所。我拿出携带的报纸说:月日全国人大刚刚宣布有关修改文件“我国法律首次明确允许个人开办律师事务所”。周立太立即听懂了我的问题他回答:我的事务所名字叫立太但是三个人合伙的“这早就可以了”。对周立太说因为那篇“狗日的”博客引起的关于打官司是不是要付钱的议论其实是个层面非常低的常识问题吃饭掏钱住店付账商业社会根本无需讨论。周立太回答本来就是。他说我怎么从一个农民成为一个“民工”律师我博客上有“周立太前半生”里面说得很清楚了(事后查读该“前半生”计有万多字)。我要说的话还要怎么才算真实的呢,“我不是雷锋也不是‘高大全’。我仅仅是个律师拿人家钱财帮人家消灾。”周立太继续说道我先向你介绍一下我“这些年办的这些个事”吧。他说:从年月开始到今年月多年时间我和我的事务所共计代理了多件案件一年也就是来件。我律师事务所总部在重庆深圳有个分部万州在月也开了个分部包括内勤什么的来个人忙不过来。在“立太律师”中的类似表述是:年至今(年月前)周立太先后代理了全国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劳工维权案件余件。以数字推算在近两年间周立太律师事务所每年代理的案件大致在千件左右。周立太代理的“劳工维权案件”约为四个方面:工伤赔偿案余件追讨拖欠工资及加班费等案余件追索养老、医疗失业保险等案多件还有民告官的诉讼案件。周立太特意说到代理工伤赔偿案的“漫长时间”:先是行政部门仲裁再到打官司一审、二审验伤、认定、复议、判决这一套制度程序是规定的一环不能拉一环不能缺“前后总计天”。代理这样的案件吃力不讨好“代理律师差不多得陪上将近年这人力成本就高时间长时间也是成本呐同样时间能办两件案子肯定比办一件划算能收入两笔律师费嘛。”而且“还得罪人得罪老(多)人了”。说着周立太嗓门大起来:以前有篇报道说是为了迎接什么会议在一年里某个律师代理“结案”了多少多少案子来“献礼”一年结那么多的案可能么,走程序还走不完呢。带着川味的粗糙字眼又从他嘴里奔出来了:说这话的人是猪发表这话的人也是猪。我把话头拉回来问:到现在人家还欠着你多少律师费,答曰:多万。“都说自己是弱势群体我被弱势群体欠那么多的账我又是个什么群体,更弱群体,”我说你得去追讨呀这是你的劳动所得是你的钱。周立太马上回答:债户遍布全中国我怎么去讨,人手这么紧张就是有人讨债的差旅费又在哪里,坐火车票便宜可吃饭的顿数多乘飞机倒是不花饭钱可机票贵。“我的当事人多是穷人住在上乡下电话半通不通的就是通电话也不敢打那是通知他赶快逃走。去的人还要长途换车来回折腾我掏元去追元还不知道能不能碰上人不知道能不能讨回来。这买卖怎么干,”先来了解一个法律词组:律师风险代理。律师风险代理是指当事人不必事先支付律师服务费用待代理事务成功后当事人从所得财物或利益中提取协议所规定的比例支付酬金如果败诉则无需支付。律师的这种收费方式在国外称胜诉酬金或附条件收费。从律师收费的实践看胜诉酬金制度或曰风险代理制度已相当普遍。胜诉了为有偿服务败诉了则为无偿律师不仅不能取得任何报酬甚至可能损失一笔不菲的前期投入。我国《律师法》没有关于律师收费的规定年国家计委的《律师服务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也未涉及胜诉酬金制度及风险代理制度。由于胜诉酬金制度或曰风险代理制度有其自身的弊端需要进行有效规范。(年月日北大法律信息网)周立太告诉我自年后有关部门规定中国律师事务所不得再采用风险代理方式办理案件。周立太第一次起诉被委托人拖欠费用的案件发生在年。当时的媒体描摹:被告刘某因工伤几乎双目失明要求煤矿企业主给予工伤赔偿。在找到周立太之前所有接待过他的律师都表示不采用风险代理方式受理案件要先收费后打官司。不采用风险代理方式是因为“接触过很多打工者确实是没有什么诚信”。周立太采用风险代理方式受理了这个案子收费额度定为。刘某对这个“表示异议”。可刘某别无选择在合同上签了字。周立太根据刘某伤残鉴定等级和他本人提供的月工资收入水平将索赔金额定为万元。周立太四处奔走但刘某却与被告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接受了对方万元的赔偿金。刘某解说的原因是:办理这类案子周期很长一般都在年左右他最担心的是导致他受伤的煤矿会在三五年内倒闭真是那样他将一分钱也拿不到。拿了万元的刘某与周立太“招呼没得一声”悄悄地回到了老家。刘某境遇凄惨。他受伤后妻子离家出走儿子只有岁。回到家乡刘某与家人分灶吃饭孩子感冒了“都没有拿一分钱出来都是用我们(老人)的”。刘某这么做的“想头”是“我现在就是靠那些钱花了几万块我还剩几万我就是要把它藏在我附近的地方我不会给别人知道的。即使法庭到时要强制执行反正我是不会拿出来的。把我的儿子抚养成人以后我就靠我的儿子来养我。”周立太已经没有其他精力和可能来追问如此这般“主持下的调解”同样倍感凄惨的他将刘某告上法庭追讨自己应得的律师费万元。当时欠周立体律师费的民工已有多人刘某是他作为“民工律师”告民工的第一人。周立太说:“我为什么选择他,这有两个因素。第一他在重庆距离不远诉讼的成本不大。交通费的成本不大其他城市第一我要往返的差旅费比较高增加诉讼成本。第二在重庆除了他也有类似的现象我要通过他来震慑一些当事人。”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离不开农民工的辛劳辛苦一年回乡过年的农民工兜里的钱多些也许肩扛的包裹会轻些极端事件:年月被“泼尿”周立太在年起诉刘某的第一个民工欠费案件几乎代表并包括了后来他遇到的同类案件的所有特征。因工受伤、为索取赔偿的民工在行政仲裁不能调解双方要求和条件的前提下到社会商业经营性质的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援助欲以打官司的方式赢得自家“养命钱”。这位民工踏遍能够受理案件的法定地域在大街小巷呼天抢地:谁来帮帮我呀~得到的回应是:先拿钱来~在“为什么全中国只有一个周立太”的质问里这位民工在周立太的风险代理委托书上签下自己的姓名。与其说这是没有选择的无奈更准确地应该讲受伤索赔者是将孤注一掷的希望寄托在了周立太的身上。一直执著于“先做人再做律师”的周立太高张“匡扶正义、直言解怨”的旗帜同意采用风险代理方式受理委托人的案件心态基础如他自己所说:我自己就是一个农民现在开县老家我名下还有一份“承包地”我当过兵、打过工“对农民进城打工的一切苦难有切肤感受”“我是为民工打工的民工”。说到收费“这事还要讨论吗,”周立太如是回答:可以坦率地说有些当事人打官司之前他管我喊爷爷打完官司我只能管他喊爷爷。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该我得的我就要得。这是律师事务所的正常收入“有那样说的周立太收穷人的钱很不道德请问根本不受理穷人官司的人有道德吗,我没有收入我就不能正常生存我要吃饭我要开支我的事务所要正常花费。没收入我怎么为你打官司,”生怕煤矿倒闭与其一分钱也拿不到不如时下能够得到多少就先入袋为安。钱多比钱少好然而拿不到钱肯定要比拿到很少的钱更糟糕。委托者的忧虑和担心并非不是理由。于是刘某作出了选择。何况失去劳动能力的他后来的“生计”只能依靠这笔数额并不“巨大”的财产了。而周立太的社会呼吁是:如果像这样下去还有谁敢来给打工者民工打官司。作为个人性质的咒骂是:狗日的我要不是律师我还要打人呢~法庭判决周立太胜诉然而他迄今没有收到刘某的欠款。曾有媒体文字描述了周立太当年刚到深圳的生存景象:年周立太在龙岗区一个小招待所顶楼上以每月元的租金租了一个不到两米高的铁皮房。周立太说:“当时我的那个床是捡来的当时有一个老乡买了一个单灶煤气炉他不要了我就去把它拿来煮饭头天下午我就煮一锅稀饭涪陵榨菜三毛钱一包我就买几包榨菜。我大部分时间是以这种生活过日子的。”俟建立深圳立太律师分部周立太的“办公室风景”是:事务所承办的大多是民工工伤索赔案件耗时长收入无保障很多律师都不愿意留在这里工作。为了能留住他们周立太免费为这些律师提供吃住但是每月大笔的额外开销又使周立太越来越难以承担。同时司法部门有规定出庭时当事人必须在场这意味着伤残民工在打官司期间必须留在深圳而他们受伤后大多数已被工厂驱赶。面对这种情况周立太把他们收留下来。一位姓崔的民工说:“最让我感动的就是人特别多没有床睡。他就拿出一张不知从哪找来的弹簧床让我睡。说实话自己睡地上也就可以了。”在深圳周立太先后收留过多个伤残民工并免费提供吃住。周立太病了有当地记者去找他:我租了部摩托车七弯八拐找到了这个私人诊所他像一头累垮的老牛斜躺在长沙发上打着吊针重感冒已经让他说不出话鼻涕眼泪齐出。这是个简陋的诊所坐堂的医生对我说他舍不得去医院有什么病拖一拖然后才到我这里打个针抓点药。看着眼前的“打工者代言人”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深圳的律师多不胜数但是愿意代理底层打工者官司的恐怕不多。这不是来钱的官司同时也是令一些部门、企业生厌的事。把老周累垮的不仅是手上麻团般的案子家里养着的几十号人更有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周立太的就业状态如是而那些打工的农民工们生存状态又如何呢,技校毕业的民工崔某说:我们毕业了本来说分配。以后说分配不了要等上两三年。企业效益不好我们就去深圳。受伤的民工张某回忆:对于未来满怀憧憬。正当梦想开始起步意外发生了~那个机器突然合拢当时关也关不了开也开不了。我说糟了我这个手没有了光剩几根筋了。在那吊起来一甩一甩的。我心想完了。民工彭某则痛不欲生:想过自杀。真是这么想过很多人都这么想过。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叫那个医生干脆给我打一针让我死了算了。我又没有办法现在回去子女都养不活连自身都难保。许多民工都这么说:说实话找到周立太就是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因为别的律师不代理求天天不应。只是这其中的一些委托人后来将赞扬变成了怀疑:他离我想象的还不够完美。周立太的风险代理案件被拖欠费用的大致占整体数字的左右。最极端的事件发生在年月日。那天下午周立太与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一同前往委托人张某的家。周立太对张某说你的官司我们通过年多的时间通过工伤认定先行裁决伤残等级鉴定经仲裁最终得到法院强制执行按照你与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你应当支付律师费。张某回应道:拖得那么长钱还少我给你个卵律师费。周立太解释:人要讲良心打官司法律是有规定期限的仲裁是按重庆市标准裁决的。张某回答:老子就不给良心值几个钱。已经身残的张某拿起床头小便用的茶缸劈头将尿泼洒到周立太身上。周立太出门大吼:老子不是律师今天真想砍他几刀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污辱。大叹一声:人家不搭理我我把向周立太的提问通俗地拉回到“钱”字上。记者:今天赶到重庆我是来采访一位律师不是采访雷锋。这样表述我想表达的是我已经认识到了律师和雷锋之间的差异。最理想化的律师与雷锋这个符号象征的道德、品格应该在同一平面上。但是再理想的律师也一定是个收费的律师。不过进城民工的工伤赔偿案件什么的不是可以找“不要钱”的法律援助部门吗,周立太:政府的法律援助是有相应的职能部门接到民工受伤这样的投诉他们将这些案件“下发”到各个律师事务所去办理。每个律师事务所都会担当一些这样的社会工作。这样的法律援助官司费用就是“上面拨一点事务所出一点”。这是社会“义工”。合伙人组成的商业化律师事务所尽义务是一回事是一小部分大量主要的业务从社会意义讲是为委托人提供法律帮助从养家活口说是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继续解决好自己的就业问题这也是很有社会意义的嘛。还有一些疙疙瘩瘩时间拖得很长纠缠得很的案子真的不能是“无偿”就能够得到解决的。也不能用“无偿”来强制它得到解决。记者:现在风险代理的办案形式终止了。只是在这以前是否存在这样的情况因为中国有那么巨大的农民工群体又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周立太”以至他们的法律要求出现了“求远远大于供”的局面使得周立太“奇货可居”你就抬价了,周立太:不是。我可以开高价但我真能得到么,我打的都是穷人官司还硬要高价这有用么有意义么,我的规定是以万元的风险代理官司为例律师费用不能低于元。也就是事务所收入不能少于元。这就是的由来。你说高了我说低了。“市面”上的收费是一个案子参与仲裁请付元出席一审请再付元参与二审请再付元。这就是元了。而且办案车马费另算另付。我这收费是高还是低,我绝对不是“奇货可居”而恰恰是身在此中认得真面目我的委托人都是穷人几大类型化的官司追讨年薪一个民工的年薪最高能高到哪里去,百十个加起来一年才将近百把万。这些年你能碰上几件百万元案件,单个的几个的涉及的钱不多程序却一样不能少。所以忙得要死钱少得要命。记者:商业上那就是只能“跑量”了。周立太:单个高些的工伤赔偿案规定操作的时间太长。有些人一开始心里就是想好的你出头官司赢了我就拿钱走人。如今在周立太律师事务所进门墙上高高张挂着用宋体大字制作的印刷品上面明码标价各类性质、不同标的案件的收费标准。签署代理书时先按比例收取部分结案时客户再予以付清。我问这样还会发生委托人胜诉后“逃跑”的问题吗,能否从法律条文的制定上“在法理上想些办法”用“法制”来阻止这样的事件再发生,周立太大叹一声:眼下的委托人胜诉法院执行方式是直接将款子发放给当事人。关于律师费的收取是由律师和当事人自己把握交款时间和方式法院不能代收。法院只是保证支付给当事人。这事我早就想过了。在年我曾经分别两次给国家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写信要求上述机关制定一个规则就是人民法院对案件作出判决在给当事人执行应发款项的同时将律师与当事人协商好的律师费发给律师事务所指定的银行由银行根据协议扣发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一是保障了律师行业的正常发展也保障了律师的正常收入同时也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二是杜绝了律师的偷税漏税。在银行发放给律师事务所应收费用的时候按国家规定扣除税款。第三是它可以培育一个好的制度也就是诚信制度。打官司签合同彼此严格遵守契约文本互相制约各不拖欠。我多次写信呼吁但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人家不搭理我”。为什么没有第二个周立太,与周立太告别已是夜深时分。交谈中说到年四川农妇熊德明遇到温总理总理一句话被欠款立刻送到老百姓的手上周立太解说道那时候国内民工被欠薪已高达数千亿元。周立太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还要说富人需要法律穷人更需要法律。富人可以用钱来摆平很多事情穷人缺的是钱“打”的是钱缺的就是“钱”这个资源。为摆脱和解决自家困境穷人更需要法律穷人也更必须遵守法律。穷人进饭店吃饭不能吃完了一抹嘴说我是穷人我没钱就走人吧,穷人上火车回家不能到了地方跟列车员说我没钱你打死我,后边的话就粗了:民工进城出力挣钱有老婆没老婆的都单过有打熬不住的去找“三陪”也总不能完事了吼一声老子我没钱提裤子就走人吧,“以穷人的名义求助法律也以穷人的名义抵抗法律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只能是更加贫穷的恶性循环。是生活条件的恶性循环更是精神状态的恶性循环。”在收集到在资料中有人这样感慨:“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年来中国就再也没有出现第二个周立太这真是一种悲哀。‘富裕’的律师界有很多人觉得他是沽名钓誉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出名但是我不知道既然律师这个职业出名肯定比不出名好但是这样有好处的事情为什么没有第二个人愿意出这样的名呢,”有篇这样结尾:周立太的困境实质是整个社会递进时代的困境是能否真正执行法律正义的困境。站立在事务所的门口周立太大声对着我说:追讨律师费不仅是律师的责任也是政府的责任。我们是要纳税的。谁空喊高尚谁到老子的律师事务所来老子给他两个案子看他做不做“不生儿不知屁股痛”。(本文:新民周刊网易作者:陆幸生)(路神国际综合)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2

民工讨薪律师 周立太的困境 - 论文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