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3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凤凰岭下凤来聚

凤凰岭下凤来聚.doc

凤凰岭下凤来聚

真想忘记你_
2019-05-15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凤凰岭下凤来聚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凤凰岭下凤来聚月日,在举国同庆的日子即将到来之时,北京凤凰岭书院开学典礼暨“凤凰来仪”第四回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展拉开了帷幕。艺术鲜花献国庆北京的西山,可谓大自然赐予人类的一方净土。这里青山绿水,层峦叠翠,密林曲径,野趣天成其上风上水的地理优势,使之享有京城“绿肺”之称。凤凰岭便坐落于其间。此山素来享有“京西小黄山”之美誉。千姿百态,争相斗异的“奇峰”形神兼备,如玉兔凌空、石猴戏天的“怪石”古松古柏古银杏,古木参天的“林海”元素丰富、绵甜爽口的“神泉”,形成了凤凰岭之独特的天然景观此外,众多的宗教文化以及古老东方养生文化的遗址、遗物、遗迹,又构成了凤凰岭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两者相得益彰、互相辉映。凤凰岭山脚有一村名草厂,年在国庆六十周年活动之际,凤凰岭美术馆落成于此。此美术馆是一纯粹民间美术机构,本着“宏扬民族文化、锻造正大气象”之理念,着力推动中国书画艺术的发展。目前,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国家画院院长龙瑞、国家画院创作部副主任兼山水研究室主任范扬等多位名家大腕均已纷纷在该馆设置工作室。山水画家、凤凰岭美术馆馆长张培武告诉记者,此次“凤凰来仪”系列活动是美术馆创建的集名家作品展、学术研究、文化雅集等为一体的高端学术品牌,旨在开一中国画之“道场”,辟一中国画之“心斋”,修一中国画之“禅堂”。自去年以来,相继举办了第一回“龙瑞迎春山水画展”、第二回“传承下的思考――程大利山水画展”、第三回“写生范扬”作品学术观摩展,由于其较高的规格、丰富多彩的内容得到了各界人士广泛赞誉,引起了很好的社会反响。月日,在举国同庆的日子即将到来之时,北京凤凰岭书院开学典礼暨“凤凰来仪”第四回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展拉开了帷幕。腾蛟起凤名流聚这一天在中国人眼里是一个大吉祥的日子,正值秋光澄明,华实溢香。来自艺术界腾蛟起凤名流齐聚一堂,挥洒丹青、畅谈艺术,好不热闹!此次活动由中国国家画院、北京海淀区委宣传部、海淀区文联、《中关村》杂志社联合协办。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的有关领导及中国史学界、美术理论界、文学界、宗教界的专家学者、凤凰岭书院导师团的导师和名入学新生等多人都出席了本次活动。活动当天分两部分进行,即北京凤凰岭书院开学典礼和“凤凰来仪”第四回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展及学术研讨会。在凤凰岭书院开学典礼开幕式上,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凤凰岭书院院长王鲁湘先生代表书院全体同仁发表了致辞,对各界朋友的到来表示欢迎和感谢。他指出,北京凤凰岭书院是一个新鲜事物,书院的办学宗旨,就是在这样一个市场经济时代、一个全球化全面开放的时代,对于中国画所做的一些思考。当下,我们更多的是要追求一种内在的深度,追求一种纯正的艺术创作心态。在我们的学习中间,会更多地在中国国学的修养上面开展工作。通过一种新的教学模式探索,总结一些新的教学经验,以使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推广到一个新的高度。北京凤凰岭美术馆馆长、凤凰岭书院院长助理张培武先生告诉记者,隶属于北京凤凰岭美术馆的凤凰岭书院,从今年筹备规划到现在已经半年时间。半年中,书院的组建工作和教学理念得到了许多著名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目前,书院邀请了一批蜚声海内外的知名学者组成了导师团,同时书院招收的学员是经过全面考察筛选,学员队伍可谓是百里挑一,莘莘学子将在导师团的精心培育下,对中国传统文化、国学和其他门类的知识进行系统的沿袭。书院将以高度的荣辱责任感、文化使命感彰显时代精神,培育出学术品德高尚、文化修养全面、传统技法精熟、个性风貌突出的学者型书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先生也指出,北京凤凰岭书院的成功办学,云集了一大批中国史学界、美术界的学者,体现了一家民营美术机构为振兴和弘扬中国传统画的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随后,著名山水画家、原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程大利先生宣布书院导师名单,即山水班:龙瑞、程大利、卢禹舜、范扬人物班:刘大为、田黎明、赵建成花鸟班:张立辰、姜宝林书法班:曾来德、孙晓云。此外,《凤凰来仪》第四回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展及学术研讨会也是这次活动的一个重点。卢禹舜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卢禹舜工作室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书画人才,在中国当代美术界影响深远。他以意象方式,述说哲学意蕴,运用中国文化美学旨趣吸收兼容了西方绘画的元素,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和表现形式。“表现了作者心中永远的苍茫、永恒的梦幻般的广袤和深邃的情怀。这是现代人在打开了通向宇宙的窗户之后,对时间和空间的赞美崇敬之情。”这次域外写生作品展,是卢禹舜“以东方人的眼光和心灵观照欧洲风光,并以情感外泻的方式,使域外景色充满了东方的诗意,和谐而温情脉脉,表现了画家对东、西方视觉艺术双向把握的高超艺术功底”。在场的不少书画界名流之士给予卢禹舜以很高的专业评价。田黎明先生认为,卢禹舜先生对中国画的研究是多方面的,他将西方写实手法与中国传统绘画的基本表现方法融会贯通柔和为一体,创作出全新的绘画方式。此次的域外写生作品展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浓郁的人文境界,同时卢禹舜先生在艺术上也突破超越了传统绘画的模式,相信大家观展中会得到心灵的启迪。张培武则表示,卢禹舜的作品画境宏大,用一种强大的震撼感表现出一种超越自然的山水精神,将西方绘画手法和东方传统绘画相结合,尤其是今天展出的写生作品,让我们感到他的笔墨已经融入到对西方文化表达中,从中感觉到了对一个艺术家责任的思考,也为中国画的发展提供了绝佳的参照。众家点评卢禹舜在为广大观众奉献了一场精神性、文化性的视角盛宴后,以“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为主题展开了一场学术研讨会,由程大利先生主持,各界人士各抒己见,相互切磋。以下是来自“卢禹舜域外写生作品展学术研讨会”的内容节选。程大利(原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中央文史馆研究馆馆员):卢禹舜先生是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是当代有影响的山水画家,他在来北京之前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副校长、美术学院院长,已经在山水画领域有了很高的成就和威信。他到北京以后,除了做行政组织工作之外,始终坚持创作、坚持研究、坚持写生。这次的展览是他赴欧洲的专题展。刚才电视台同志采访我的时候,让我谈一谈最深切的感受。我最深切的感受是,卢禹舜用一种国际视野、现代视野,从一个很高的层面上打通了东方和西方之间的通道,他把西方绘画一些很精粹的东西,例如颜色、结构,尤其是结构、素描深处的一些元素,以及西洋绘画里很强的表现性,融入了到中国文化精神里。具体地讲,他画的是宋画,像宋代绘画一样的严谨、沉静,意蕴深邃。同时,他力图在中西艺术两者之间打通一条道路,而且他做得很好。他拿出这些成果给我们看的时候,是有充分展开讨论的价值的。田黎明(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生院院长、中国美术创作院院长):拜读卢禹舜的写生展我非常感动!这种感动是发自内心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这批写生当中,我感觉到一种中国文化精髓的渗透。卢禹舜在他的山水画创作当中,开创了北方山水画的一种品质,他追求一种博大的气象,一种精微的笔墨。他的画有宋代的精微。我想到徐悲鸿先生在中央美院讲学的时候,就讲到尽精微、致广大,这一点在禹舜的作品中能感受得到,他展现的是中国人温柔敦厚的情怀。正像刚才大利老师也讲到,禹舜每一张写生作品里都体现了他对笔墨的一种体悟,这种体悟又不是重复的,都有创造性,而创造性源自于生活。这里面禹舜向我们传达了中国画一种很重要的传承理念,他以一种文化的胸襟来面对自然、面对社会、面对人生。如何把它们转换为一种语言的载体,禹舜的这批写生是最好的印证。他从笔墨、从意境、文化意念上,都达到了一定高度。致广大,是讲一种文化境界,在这批写生里体现了一种广大的境界。虽然画的是异国风情,但是我们仍然能感觉到,他以中国人的情怀和胸襟,去感受自然的一切事物,在这里我们感觉到自然不存疆土的概念,更多的是一种文化概念。这种文化概念,印证了中国“天人合一”的理念。所谓“天人合一”,就是把外象画为心象。致,是一种怀抱意,是中国文化当中的意象。致和意的理念结合,就体现了致广大,而且笔墨的方法完全随着对象变化的,又根据心象的体悟来把握的。他还吸收了西方的色彩,同时把中国象征性的色彩都融入到这批画当中,所以这批画具有非常高的学术内涵和很高的文化内涵。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著名理论家):禹舜这批写生实际上是中国人去看域外,是在他眼里看到的这些风景和自然,不是欧洲人的风景画。刚才他说他是以美术家的角度去看。但是,我更多的感觉,他还是以诗人的角度去看域外风景。为什么呢他记录的写生方式不是欧洲的方式,而是中国人的写生方式,即以体悟为主,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焦点的观点,就是一个动态式的观察和记录。实际上在卢禹舜观察对象的时候,他要把他看到的自然内化成心象以后达到很高的境界,所以我说他是以中国诗人的角度去观察域外风光的。他把写生的概念成功恢复到中国传统的层面上,而不是一个焦点、一个固定视点的空间写生。他所有的空间都是反焦点形式的,大家可以仔细观察一下,他的结构是非焦点的,也是非视网膜式的写生方式。这实际上是中国传统写生方式的恢复和弘扬。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卢禹舜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他最年轻的时候到现在,永远是在创造。从他最早的大山大水巨幅绘画到今天的写生,我觉得卢禹舜永远是卢禹舜,他从来不用别人的语言说话,既不用西方人的,也不用古人的。他里面用了很多西方绘画的用光、结构,结合中国的笔墨,但都是进行个人创新之后产生的这种画面效果。从他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很关注他。这么年轻的一位学者,能拿出这么个性的作品,既超越古人,又超越他所学的美术学院的西式教育,这一点值得在座的画家很好地来感受。因为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经过了一百多年的西化过程,又有几千年古典文明,能超越两者,这是中国画基本的前提,也是一个最终的目标。这一点,禹舜做到今天已经开花结果了。霍春阳(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很高兴这次看了禹舜这个展览!第一感觉是耳目一新的,我认为禹舜这次作品的展览,超越了过去发表的我所看到一些作品的水平。也可以这样讲,禹舜的这种写生,超越了一般意义的走入生活、描摹生活,这样一种很世俗的一套写生。我不知道禹舜是当场写生还是回来整理的,但是他的心很静,而且很有情调,所以画面里有了境界、有了意境。他面对生活这样的思考、这样的处理画面,是有中国文化的底蕴在里面、在背后的。从他的写生里面,我们看出了画面以外的东西,这是很可喜可贺的!几十年来,我们的写生队伍一般还没有这样的质量。这是我对禹舜这次展览一个感受。他还年轻,对于一个完整境界的完成,还需要经过漫长的生命体验。但是,在他这个年龄段,走到了这一步,能够认识到问题,能够达到这个层次,是可喜可贺的。姜宝林(清华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喜欢这套写生有几个方面。第一,它有中国画的意境,而且这个意境是新意境,有诗意、很浪漫、很和谐,给人创造了一种向往的境界。如果是用深圳双年展的理念可以叫城市山水,但是他的城市山水又不是纯写生,他是一种创作,在境界上是一个突破。这是非常难得的!每一幅画,虽然也是具体的对象、有根据,但都把心愿充分地表达出来了。画的虽是域外风景,但把中国画的意味表达出来了,所以我们看了以后感觉到很亲切。第二,非常可贵的是他把中国画的笔墨跟西画的色彩结合得简直是完美无缺,几乎是无懈可击!他的用笔,笔笔到家,笔笔都是纯正的中国画,都是有规范的用笔,不是糊涂乱抹,不是凭自己的感觉一时兴起,他非常讲究,非常严谨。再是,里面对比关系用得非常好。对比关系除了色彩的冷暖以外,我主要强调是他画面的处理,他每一幅画都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才处理起来的。比如说把线条放在后面,前面一大排用的是中国水墨的方法,一到后面就亮起来了,而前面一下就淡下去了,感到这个画面很充实。这种画面的处理功夫我觉得是非常厉害!再是水墨的色彩结合非常好,一看是中国画的东西,但又把西方画的色彩有机地结合起来,所以色彩感觉非常好。特别是灰调用得绝妙极了!为什么中国画的宣纸对水墨画敏感,对色彩不敏感,要在色彩中画灰调子简直是难度太大了。禹舜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一个新的样式,把彩画的修养跟中国画的笔墨功力结合得这么天衣无缝。这么完美,真是难能可贵!再是整个色彩很丰富,但画得又不紧,远看整体效果非常和谐,非常让人向往。每一幅画看了以后还想看,尤其近看的时候画感觉得很松,又丰富、又松动、又细腻,而且很精致。这个难度是很高的!从他写生的每一幅画里面,都可以看出他的思想深度。尼玛泽仁(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四川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今天看到禹舜先生的写生展览,马上给我很多联想。前不久由刘大伟主席带队,我们到欧洲去举办展览,在这次展览会上外国朋友对传统的中国绘画在理解上有很大的偏差,而对于一些融入现代因素的作品,他们特别有兴趣。那么,今天看到禹舜先生的画,用四个字概括就是“广大精微”。因为他的意境深远,所以广大。笔墨精微在这里表现也特别突出。他融合了中国画的意境,也融合了国外色彩写实为中心的审美。我感觉到在他的作品里面,犹如一首诗一样充满意境。在短短半天里面读他的作品,还不能完全能够充分地欣赏,因为他每一幅画面的处理都独具匠心。我们刚才边看边议,觉得有些地方墨色用得特别地巧妙,一看是一面,再看是一处光。我感觉禹舜的这些作品,它不同于我们平时在美术学院学习的写生――就是直接瞄准对象描摹,而是面对景物充满自己主观的审美,而且是有很多取舍、提炼、概括,然后用自己的笔墨语言来表达,在里面创造了一种中国画的意境。当今提出要打造中国画精神、民族气派,包括中国写意精神,我感觉卢禹舜先生的作品就是直接生动地展现了这一精神。如果我们把卢禹舜先生的画拿到国外在一个主流展览馆展示,我相信会赢得西方世界对我们中国画重新认识。我记得世纪年代在法国举办展览,当打开一些作品的时候,皮尔卡丹的艺术总监就告诉我,是不是用黑颜色画的,我们说是,他说不用打开,因为我们不欣赏这类作品。他对中国绘画的理解有很大的距离。由中国文联组织的“同一个世界”展览,我当时参加了第一轮的墨西哥展出,当时有多个画家用中国的样式画西方的各个国家,目的就是让他们对中国画有进一步的了解。但是今天看了禹舜先生的画以后我充满信心,因为它既能迎合西方审美,又能充分展示中国的写意精神。他做了可喜的探索,使我们看到中国画走向世界的一个绿色通道,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张桐r(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部著名理论家):今天看了卢禹舜先生情意委婉、水墨交融的作品非常震惊。这些作品当时散见在一些杂志上,我看了一些,当时不太理解。我觉得卢禹舜先生对这些画好像不太愿意展示,或者当时是很随意画的,不太成为系列。所以这次放在凤凰岭美术馆搞这么一个展览,我就建议韩国栋馆长,能不能把这批画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现在看来,今天这个展览确实是让所有的人为之一振!从他的画中我们看到中西结合的可能性,就是说有一个衔接点被他恰好地把握住了。他没有学西方的焦点透视式,而只是拿出其中的一个色调,尽量保持一个表面,最终透过一个中国人的观念、透过一个中国画的笔墨观念过滤,画了这些画。这一点上值得我们当今还在为中西结合、中西借鉴纷扰不断的时候高度重视起来,因为这我们已经看到有这个成果出现了。卢禹舜先生这批画可能对一些青年画家更有一些警醒或者提示。我也建议卢禹舜先生下一步能不能把这些画再进行一次延展,因为您的国内写生还不多,甚至一些作品展示也不是很多,好像总是不情愿拿出来,我也搞不懂这是什么心思。有这种绘画作为一个支撑,我相信卢禹舜先生会走得更远,我也祝贺他取得更好的成绩!王鲁湘(著名文化学者、美术理论家、北京凤凰岭书院院长):今天我们看卢禹舜先生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拿出一百幅域外写生,比之前的老先生要广得多了,既有欧洲、又有邻国的朝鲜半岛的,又有西亚的、东南亚、南亚的,他的足迹就比老一辈人要广大得多了。这是卢禹舜先生这一辈画家的一种时代幸运,而且这个时候他们到域外写生,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一代画家所具有的自我眼光。这时你在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出他者的目光对一个中国艺术家的强制性的、甚至带有奴役性的那种控制,他已经早早地就摆脱了这种控制,他带着非常自信的文化平等对话的心态,来到了别人的国度,然后用一个中国画家修养丰厚的一种语言,来描绘别人的风景。我们知道在禅宗中间有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本来面目和本地风光。显然禹舜先生这批写生不是本地风光,我们中国画家画自己山水的时候,画的是本地的风光,而画别人山水的时候,画的是别人的风光。如何带着一种本来面目、本地风光的那种自信和自在,到人家的地方去表现别人的风光、别人的面目,这确实是一个学术课题。那么在这点上,我们老一辈的画家,他们已经做出了他们那个时代的贡献。今天卢禹舜先生这一辈的画家,又在做出他们这个时代的贡献。这种贡献,以上各位专家学者已经阐述得非常精要了,我不再重复了。总而言之,卢禹舜拿出这一百幅域外写生作品画,是在画他的心,可以看见在他常年主持工作中间,他个人的修养,他不拘泥于一个艺术门类博学多才所达到的综合性的修养,在他的篇幅中表现得相当精微了。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0

凤凰岭下凤来聚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