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励志

励志.doc

励志

苏情
2019-06-0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励志doc》,可适用于高中教育领域

我生于江苏,后,为了防止被人肉,具体城市就不表述了。小时候家庭条件很一般,我有个姐姐,在那个计划生育强行执行的年代,爸妈为了生下男孩,宁愿房屋被计划办人员强拆,家具被拉到村长抵扣,要求我妈回来引产,我爸咬牙放弃家里的一切,带着我妈东躲西藏直到我一岁多才回家。姐姐由奶奶带,奶奶带着姐姐在三个姑姑家轮流住宿,姐姐小时候因为我的缘故,受尽苦楚。三岁之前的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爸妈对我的偏爱过度。即使因为我的出身让这个家庭一无所有,但是因为我是个男孩,父母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生活永远无法天随人愿。我三岁半时因为高烧,爸妈在田地农忙没及时带我去检查,奶奶以为高烧吃点土霉素或者安乃近就会好(土霉素和安乃近是当时在乡下很多家庭都会备用的药物,具体学名我就不详述了,现在此药物已经被国家取缔),我被奶奶强行灌下她自认为可以康复我高烧的药物,一直不停反复的呕吐和抽搐,直到爸妈农忙回来带着已经翻白眼的我慌张不已,抱着我去了村卫生院,村里的医生认为我是高烧,给我打一针就让爸妈带我回去了。回家后确实退烧了,家里没有多虑,毕竟孩子伤风感冒是很普遍的事情,可我第二天高烧复发,爸妈带着我不停的奔波于村卫生院和家里,如此反复,大概半个月。后来还是我大伯(爸爸的哥哥)觉得应该带着我好好去挂水和打针,他认为是村里医生的药水不好。也正是他的建议,我爸带着我去了县城的医院,医院起初也是按照普通高烧治疗,直到一个岁数大的老医生说最好还是抽血化验,结果出来了,病毒性脑炎。在那个医疗知识落后的村庄,我的病情犹如春雷,惊醒和吸引了邻人,我的一切成了谈资,主要内容无非就是我不该出生,得了这样的傻子病还让家里那么穷,眼下我活下来也是傻子,连累了整个家庭。让家人遭罪。家人对我的救治不连贯,有钱就去医院看病,没钱就回家按照各种土方法治疗,半年后,我瘦的没有人形,口角生疮流脓,吃喝即吐,医院拒绝救治,留下回家自行处理的建议。起初还有不少亲友来看我,后来大家都觉得我真的没有救了。也就没人来看我了。我很多次的高烧都超过度,反复无常。家人伤心失望,计划办工作人员看到我的情况后,同意了我家人再生一个,罚款六千,二年后妹妹出生。我不用上户口,因为我可能随时死掉。上户口将来要是销户,来回折腾也麻烦,所以我在初中前都是没有户籍的。很幸运,我活到了岁,可是我讲话结巴,更没有语言逻辑的,走路肩膀倾斜,从后边看,随时都觉得我可能倒下。姐姐大我两岁,她到了上学的法定年纪,姐姐长相美丽,机灵可爱,无疑成了家人所有希望的寄托,姐姐小学时候也确实争气,成绩单很漂亮,而我因为在家没人看管,爸爸需要去离家公里以外的工厂上班,妈妈和奶奶在家做编织袋,又要照顾妹妹,我在这样的环境下,上学了,位置是后门边,条件是不许说话,爸爸交了块钱学费,老师不用发我书本,我坐在教室就行,于是我也成了一名幼儿园学生。班级里的同学也都是村里的同龄伙伴,但是他们被父母要求不许跟我玩,班级流传跟我说话或者一起上下学就会的我一样的傻子病,教室里的桌子板凳我都不能碰,我的板凳是我自己每天带到学校,放学了再带回去。我被要求不许参加班级活动,不许参加六一节目表演,不许参加各种有损学校和班级的任何需要露面的场合。其实我也不敢参加,我胆怯的好似过街老鼠,觉得身边任何一个人都是那么完美,而我,是残缺的。我的姐姐犹如学校的明星,任谁都不会想到光鲜亮丽的姐姐会有我这样丑陋卑微的弟弟。我在学校不敢跟姐姐说话,担心她会觉得丢人,那个时候的我,比别的孩子安静,我学校成绩的好坏没人关心,不过上学后,我讲话比之前清楚了,说的话也能让别人听懂了。可是,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安稳的过完小学,一年级时候村里来了个算命的,邻人都说狐仙可知天机,众人疯邀求卜,妈妈和奶奶也极力争取,大仙到我家第一句话就是这孩子活不过流阳(遗精),一般到岁左右。这个消息犹如一纸宣判,而我就是被判了死刑倒计时的人。此后,我在家里的地位就是不能在桌子上吃饭,只能在厨房吃饭,不许去亲戚家,不许去集市,衣服都是亲戚家表哥的旧衣服,跟我一起在厨房吃饭的还有一只狗,没被允许的情况下,我不能吃饭,更不能随便动锅里的肉,不管我想吃与否,都不能碰,因为如果我吃了,那么我的傻病会传染给别人,这点在我初中之前我深信不疑。我在小学,永远坐在班级最后,学校的老师都是附近的人,他们多少都知道关于我的传言,所以我在课堂上只要不捣乱,就可以了。成绩好坏,不重要。我学的慢,我写字很认真,我甚至认为我学的不比别人差,但是我不敢说,因为老师发的练习本没有我份,家里人更不会多问我的成绩,送我上学的目的只是家人无暇顾及而已。到了五年级后,我个子在同龄人中偏小,手脚过长,大鼻子小眼睛,丑陋不堪。原本父母打算我回家帮忙做编织袋了和农忙干活了,学校实行了第一届六年级试点,生源在五年级中选拔,选拔程序是一次考试,老师发完试卷后,剩了好几份,看到坐在后门的我,随手给了我一份,我拿笔写下自己名字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像个人,有了可以写在试卷上让别人看得到得名字,考试不太难,我写满了。和大家一样,在规定时间内交卷。三天后,我再一次成了村里人的焦点,我考并列第一名。三个班级大概人,我字迹工整,书写规范,和我的脸面天差地别,很多邻居和老师不信,认为我抄了别人的试卷,于是我被要求在一个人的教室中重新考试,效果和第一次一样。我被当成异类一样被围观了好久,因为岁数小,被老师留下来上了六年级。六年级课程对于我来说,不难,成绩排名靠前。六年级结束后,爸爸问我想不想读书了,我说想,于是在那个暑假,爸妈跑了很多乡镇级别的相关部门,我终于有了户口,有了国家对我的身份认可。然后……今晚太晚了。下次再写吧。七月十一。今日更一些。七月十二很多人可能认为我会延续小学时候的光辉,那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们,不好意思,我让你们失望了。这个时候爸爸由于工作发展相对较好一些了,家庭条件相对好了一些,家里所欠的债务也还的差不多了,我家由农村搬到了县城,姐姐在读初中,妹妹读小学,那个时候无学区房一说,转学过程很简单,我读初一,可我在这个时候,高烧复发,那个狐仙对我下的宣判,又在村里盛行,随时可成定理,别人对我有同情,有期待,我的生死仿佛成了验证大仙言论的赌注,我的亲友对比也深信不疑。初一课程断断续续勉强读完半个学期,我被送回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此时我犹如放养的畜类,在乡间田野游荡,丰富了别人的茶余饭后,可惜奶奶也不太喜欢我,姑妈买的吃的,经常给我堂哥们吃,她把糕点冰糖收在箱子里,钥匙也在她身上,所以,我的食物中基本告别了肉类和零食。奶奶每天给我一些吃的即可,她年岁大了,也管不住我,于是第二年我被大伯安排去了一家乡村中学,我不生病高烧的时候,我会去上课。于是我又成了初一的复读生,成绩不坏,排名中上,但是我对这都不关心,我快到岁了,而且我已经出现了遗精,所以我自己内心深知我随时可能死掉,进而对我自己没有要求,所有的亲友也都是这样看我,大伯家在靠近大河边的地方承包了鱼塘,于是,我上学以外的时间,兼职看管鱼塘,不让别人来钓鱼和下网。我夜里便住在鱼塘边的小房子,有电灯,无任何家电,我白天上学了,大伯白天来喂鱼,然后给我带晚饭,我放学了交班他回家。我用这样的方式安静的等死,心态上比其他将死的老人更平静。鱼塘边上是生产队的坟地,我们姓氏去世的人都埋葬在此,我的祖辈也在其中。很多人会问,靠近坟地有没有灵异事件,那我在此说一句吧,夜间听到类似人声哭哭笑笑的次数很平常,不管是夜黑风高,还是月朗星稀,四季皆有,我起初很恐慌,但是一想到我也是要死之人,早晚也会成为成为一个夜间游离哭死的野鬼,慢慢的也便没有恐怖,而且我没有被鬼神作弄,但是看到过别人遇到过,举个栗子,我有一天早上起床,看到村里的一个妇女,推着自行车在原地打转,行为异常,发现她不正常时候,我叫了一声婶娘,她应声答下后便倒地不起,整个神情充满恐慌,然后告诉我,她说昨晚夜班,下了桥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觉得眼前有条河,自知可能遇到鬼打墙了,但是一直都不出去,直到我看到她。没有课业的节假日,我游荡在乡间周边,捞鱼摸虾,一般会拿到桥头的集市卖掉,攒着属于自己的三块五块,暑假河运涨水,收获不错,那时我初一,没有表白也没有被表白,因为我的班级很多同学都是我小学同学,他们添油加醋的宣扬我将死宿命,很多老师和同学半信半疑,老师担心我会死在他的课堂上,同学担心我死在他们玩乐的过程中,所以我主动和别人保持界限,除了一个人,一个邻村的女孩子,她认为我写字不错,愿意和我偶尔讲话,也是我初一初二时候的唯一朋友,她非现在家庭父母亲生,是从外地抱养,小时候承担的心理负担不比我小,我们彼此都很难融入常人的范围,有时候放学,她会跟我一起骑车回家,让我觉得世间并非那么寒冷薄凉。如果这是种感情的话,那也许就是最基础的对彼此同情吧。后来她初中没有毕业,便去了常州武进的一家电子厂给人做流水线上的工人。到了初二,我高烧的次数减少,个子相应长大,只是身上的衣着永远那么不适合,我用自己攒的钱给自己买一些适合身高的衣服,但是舍不得吃零食。此后每次身体不舒服,我都会换上新的衣服安静的躺在床上等死,穿戴整齐是我看到村上入殓的老人都这么穿戴,我想延续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最后的尊严,我想走的时候和别人一样,我不想走的时候衣不蔽体或者连一套合身的衣物都没有,即使那套衣服它加起来都不过块,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衣服了。此时我和家人的关系不好,父母每个学期给我交学费钱,我不闹事生非,家人也觉得安心。初一下学期的中秋节,大伯让我带些鱼给县城的爸妈,那个时候电话都很少,大伯中秋前去县城卖鱼跟爸爸说让我回去过节,爸爸同意了,我听了也很高兴,我已经半年没有回家,我穿上自认为是最好的衣物,带着鱼,骑上大伯破旧的自行车去县城,在到家门口的一刻,整个房间充满了欢声笑语,我敲门进屋,很明显感觉爸妈脸色都不正常,原来是我姐姐月考班级第一,班主任过来家访,还邀请爸爸做下次家长会的发言代表。那个老师看到我的表情很惊讶,我和姐妹的光鲜,无疑是这个家庭的异类,而后老师告别。吃晚饭的时候,爸爸喝了点酒,问了我的成绩,我说这个月没去上课……余下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一个巴掌抽过来,我从椅子上被打滚到地上,然后被爸爸用皮带抽打,我哭着喊着,可无济于事,我的妈妈和姐妹没人为我求情,直到他打累了,我也接近半死。新的衣服也被撕裂。我突然间觉得一切好陌生,好无助,那种失落让我觉得比死亡更可怕,看着这个家里的一切,原来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包括这个屋里的任何一个人。我宁愿现在就死,宁愿回到坟地边的小木屋。我最亲的人,用比鬼神更可怕的方式让我放弃了对家的任何希望。我连夜走了,骑车。一路上我不自觉的流下眼泪,骑的很快,路上摔跤,站起来就走,连自行车都不要了。三十公里的路程,我在中秋的夜里,绝望的走着,路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有人路过的时候我不敢哭,我担心我的样子会吓到别人,走累了就在路边嚎啕大哭,哭天地不仁,哭运命不公,哭自己的委屈,哭自己将死的未知日。第二天大伯看到我回来了,没有很意外,原来爸爸跟他通了电话,大伯带了一包月饼,从大伯口中得知,原来父母对外都说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很多多年不联系的亲戚,都以为我已经死了。顿时心灰意冷,心里再无亲情可言,我收了月饼,没吃,拿去奠了坟场上几座无标示的孤坟,和孤坟野鬼说话,说了很多,没有逻辑,一心求死,于是我打算投河,我投了,但是我水性太好了,我没法不换气,于是投河的自杀方案无效。我苟且的活着,如离群的蝼蚁,任何一个物种都可以消灭我,我那时候相信如果有前世,我上辈子一定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杀人犯,我今世的苦楚是赎罪,我期待着我的来世可以做草木,不会孤独生长,即使一岁枯荣,我也不想在做人,不想和人再有交集。等身上的伤疤好了,我上学去了,我落下的课程,没有老师给我补课,我用抄书的方式来补,一本代数我抄了几遍,英语疯狂的背单词,不跟同学讲话,不和老师交流,每天只做抄书的事情。抄书效果不错,我成绩并没有太差,在大概人的年纪,大概可以看到名左右。我写一手楷书,语文老师对我很好,给了我与常人不一的待遇,她会给我她用了不多的笔记本和笔,她从村上小伙伴的嘴里知道我的与众不同,没有歧视我。我一直想用学习来证明我不傻,我和别人一样,可是这样的抗争并没有为我带来认可,生活依旧这样,只是自己更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平静的活着。初三中考时候,老师要求开家长会,我没有跟家人说,自己选填了高中,中考成绩出来了,我考的很好,跟小学第一次考试一样,我可以进县城最好的县中,我再次成了村里人的谈资,我比那些小时候被认为是天才的孩子考的好的多,一个村四个人去了县中,我的分数最高。爸妈很开心,但是我看到他们时候,再无期待,更无欣喜。我所在乡镇的中学老师找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

励志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