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

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doc

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

只要不跪着丶就不比别人矮
2018-09-0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关于德国、瑞士、奥地利、日本及英美的国别报告【编者按】随着我国民事立法和学说的不断发展完善法学研究方法论日渐受到法律人的重视。比较法研究尚方兴未艾判例研习的方法又成新的热点。而在法律传统源远流长的欧洲随着欧洲私法统一化的进程欧洲法律人先进一步试图将比较法研究方法与判例研习的方法结合籍此寻求欧洲各国在相同或相类似案件中法律实践的共同特征。欧洲各国虽然因各自的法典化形成迥异的法律体系但毕竟罗马法对欧洲各国有着深远的影响共同法在民族国家形成前也长期存在如此种种使得此种国别报告的方法相对更容易实现其目标。但是如果放眼全球将样本容量扩大至欧洲以外各国国别报告的方法是否同样能够达到其预期的目的呢,本次报告试图从德国、瑞士、奥地利、日本和英美等不同国家对“第三人惊吓损害”的法学理论与法律实践出发对我国典型案例中存在的争议与理论难点进行评析以期寻求各国不同侵权法制度下对第三人惊吓损害处理的共同评价构建起各国法制共同的“上位模式”并以此为核心更好的理解中国法与外国法实现超越空间的比较研究的目的。本次报告选择《人民法院案例选》第辑刊登的一起第三人惊吓损害典型案例作为研究对象即“林玉暖诉张建保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号民事判决)思民初字第。为便于理解现将基本案情、判决结果和裁判理由概括如下:年月日下午~原告之子曾燕斌在其办公司遭到被告张健保殴打~致曾燕斌头部受伤倒地~血流满面~是时原告林玉暖进入办公室~见此情形~当即昏厥~被送医院救治~住院天。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共计元。并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元。被告以原告原罹患有病态窦房结综合症、高脂血症、老年性退行性心瓣膜病等疾病~昏厥与被告无关,且原告不能证明被告对原告实施了侵权行为以及损害后果与被告行为有因果关系为由抗辩。法院审理认为~首先~所谓间接受害人是指侵害行为直接指向的对象以外因法律关系或者社会关系的媒介作用受到损害的人。本案中直接受害人乃曾燕斌~原告林玉暖乃间接受害代表性的研究参见意布萨尼、美帕尔默主编:《欧洲法中的纯粹经济损失》张小义等译法律出版社年版。欧洲侵权法小组编:《欧洲侵权法原则》(丛书)谢鸿飞等译法律出版社年版。日大村敦志:《民法总论》江溯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林玉暖诉张建保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NZV,Looschelders,Schuldrecht,BT,Aufl,Köln,,S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Rn,RnHuber,NZV,应承担的一般性生活风险。轻微的身体伤害~例如瘀伤或扭伤~立马产生精神痛苦金请求权~然而失去近亲所致的纯粹心理悲痛,bloßeseelicheSchmerzen)尽管这种痛苦通常会被强烈感受到却不存在这样的请求权。由此可见德国学者也认为丧亲之痛是比一般的身体伤痛更为严重的精神痛苦法律对一个轻度的人身伤害都赋予痛苦金赔偿反而对一项更为严重的精神痛苦却视而不见这的确有违“同等事物同等对待”的正义理念并有教条主义之嫌。第三最根本解决途径是承认近亲属在受害人死亡时自身遭受纯粹精神痛苦即使尚未达到健康损害程度也可主张痛苦金请求权。但因其欠缺请求权基础故而学者建议以一般人格权作为近亲属纯粹精神损害痛苦金的请求权基础。克林格主张近亲属的精神利益主要体现在与死者的家庭联系之中鉴于德国《基本法》第六条有保护婚姻和家庭的价值理念司法实务围绕家庭利益形成一组一般人格权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例群例如母亲因医生误诊而导致孩子不当出生(wrongfulbirth)、因丢失精子致不能生育、破坏和阻止父亲与儿子建立联系均得依一般人格权主张痛苦金请求权。既然根据宪法产生的法秩序保护权利人的家庭计划不受侵犯那么同样地法秩序也应保护家庭现有状态免受他人侵权行为的破坏因此在受害人死亡或重伤时其近亲属得基于一般人格权请求精神痛苦金赔偿。但以上建议尚未形成理论通说亦未见诸司法实践。由上可见第三人惊吓损害在德国目前的司法实践上部分替代了死者近亲属丧亲之痛的损害赔偿功能。但由于其构成要件过于严格须以健康损害为前提难以充分满足死者近亲属的赔偿请求。从积极意义来看第三人惊吓损害不限于近亲属的死亡情形而且包括重伤者近亲属的赔偿请求权这有利于受害人近亲属的利益保护。、小结以上我们将德国民法上的第三人惊吓损害置于间接受害人、惊吓损害和第三人精神痛苦金的框架内分别予以考察。通过这种外部体系的认识初步了解第三人惊吓损害的产生来源、损害形态、构成要件及制度功能。由此明确第三人惊吓损害并不涉及《德国民法典》第条、第条的间接损害赔偿问题也不是直接产生第条的精神损害痛苦金请求权。作为一种惊吓损害的特殊形态它在本质上是第条第一款意义上的健康侵权行为。二、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结构检验第三人惊吓损害既为一种独立的侵权责任形态下文拟就该侵权行为的责任成立和责任范围逐项进行检讨分析。德国民法学理通常按三阶段理论(Dreistufigkeit)认定侵权责任OGH,NZV,Klinger,NZV,Klinger,NZV,auchvglHuber,NZV,在德国民法上分析损害赔偿责任问题首先须考虑责任是否成立然后再审查责任范围。FikentscherHeinemann,Schuldrecht,Aufl,Berlin,,Rnf的成立即行为的该当性(Tatbestand)、违法性(Rechtswidrigkeit)和有责性(Verantwortlichkeit)如果侵权责任成立继而考虑责任范围即具体损害赔偿后果。因为三阶段论有助于准确判明侵权责任的成立要件能够实现法律的安定性和明晰性。因而下文依此方法在《德国民法典》第条第一款的侵害健康意义上对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责任成立和责任范围逐次分析检验。、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该当性()法益侵害侵权行为的该当性系指受害人存在法益侵害且加害行为与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于此首先讨论法益侵害问题。第三人因亲人死亡或重伤通常会遭受心理痛苦或精神打击但并非都能成立侵权责任只有那些造成第三人健康损害的情形才有可能产生责任。虽然德国民法理论和实务均明确认可心理上影响也构成健康损害但并非所有的第三人惊吓的心理后果都构成健康损害为避免滥诉和责任泛化须对其严格限制。由此“侵害健康”成为过滤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行为的第一层限制措施。健康损害一般是通过医学诊断即可判明的疾病状态。德国学说和判例对第三人惊吓造成健康损害的要件比较严格一方面要求损害后果须有显著性和持续性另一方面仅凭医学标准尚不能断定健康损害还须辅助以“常人观念”(allgemeineVerkehrsauffassung)。德国联邦法院在年月日的裁判中指出:,第三人惊吓造成的损害,不仅在医学的视角下~而且按常人观念~也被看作身体或健康损害。因此~那些尽管在医学上被认为是损害~但不具有那种“惊吓特性”的健康侵害~也可能得不到赔偿。通常与令人悲痛的损害事件密切联系的、对人的健康状况并非轻微的影响,Nachteile,~往往不构成一项独立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基础。据此第三人的损害程度一方面符合医学上的健康损害标准另一方面按“常人观念”须超出通常的健康不良状况才可获得赔偿。换言之如损害未超出听闻近亲属死亡所遭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ff侵权责任成立的三阶段论源自德国刑法理论适用于《德国民法典》第条第一款侵犯法益、第二款违反保护他人法律的侵权行为类型。但不适用于第条之故意悖于善良风俗的侵权行为。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StaudingerHager(),,RnAffKüppersbusch,ErsatzansprüchebeiPersonenschaden,München,,S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StaudingerHager(),,RnBffErmanSchiemann,BGB,Aufl,,Rn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StaudingerHager(),,RnBMünchKommBGBWagner,,RnStaudingerHager(),,RnB德文“allgemeineVerkehrsauffassung”直译为“一般交往观念”根据英国学者Markesinis的译文笔者翻译为“常人(themaninthestreet)观念”。SeeMarkesinis,ComparativeIntroductiontotheGermanLawofTorts,pBGHZ,=NJW,auchVglBGHNJW,德国联邦法院一贯坚持上述标准。例如年月日判决理由指出:“因心理原因发生损害赔偿义务受打击的正常反应程度则不受民法典第条第一款的保护。由此可见这种“健康损害”的界定已经不再是“定义”而是对医学上成立的侵害健康概念附加了特别要件。这种附加要件的目的是限制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责任范围将加害人不可预见的痛苦、悲愤、沮丧等“通常反应”(normalReaktion)排除出去。但这种作法的负面后果在于破坏了第条第一款意义上“侵害健康”的概念统一性因此近期有德国学者主张第三人惊吓的健康损害与一般健康损害同样应采取医学上的判定标准。至于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责任限制和可归责性可在随后的因果关系、违法性或有责性阶段予以检验。()受害人第三人惊吓损害事件中存在两方面的受害人。首先是生命、身体、健康法益遭受侵害的直接受害人。直接受害人的主体资格并无特别要求但须达到一定的损害程度才能成立第三人惊吓损害。直接受害人的死亡和重伤属于严重的事故近亲属对这种事故的心理反应强度较大容易导致惊吓损害。但如果直接受害人仅发生轻微的皮肉之伤或胳膊骨折则不足以成立第三人惊吓损害。即使第三人因此发生惊吓损害也被认为是反应过度而不被赋予损害赔偿请求权。就直接受害人还有一颇值争议的问题即单纯的危险(bloßeGefährdungen)引起第三人惊吓如何处理。有时加害人的行为并未造成直接受害人的人身伤害只是制造了某种危险但足以导致第三人受惊吓。例如一辆卡车从倒在地下的小孩身上开过但幸好车辆未碾过他也未发生伤害。然而站在一旁的母亲目睹此刻因突然受刺激而导致健康损害。反对者指出单纯的危险导致惊吓损害不属于第条第一款的保护目的范围受害人应自己承担风险。但通说认为即使事故危险最终未发生如足以构成第三人惊吓损害也应予以赔偿。就惊吓事故受损害的第三人而言一般须与直接受害人有感情上或生存上的联系他对直接受害人幸福安康的关心犹如对自身一般。据此第三人原则上须为直接受害人的近亲属。但也广义理解包括订婚者或未婚的生活伴侣。有时甚至个案中可以包括恋人。但不包括邻居或远亲。此外法院判例还认可因母亲受惊吓而导致早产的胎儿也属于第三人范仅在如下情形被肯定:即心理病理学上的严重后果持续一段时间且该后果显然超出了因令人悲痛的事件而发生的、对于一般健康状况而言并非轻微的影响因而按照一般交往观念也被看作是身体或健康损害。”BGHNJW,,MünchKommBGBOetker,,RnBGHZ,=NJW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fMünchKommBGBWagner,,Rn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StaudingerHager(),,RnB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StaudingerHager(),,RnBMünchKommBGBOetker,,Rn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MünchKommBGBOetker,,Rn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畴。()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一):等值性理论按德国侵权法原理对因果关系须进行双重的检验:首先加害人的行为引起了特定的法益侵害后果即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haftungsbegründendeKausalität)它属于责任成立的构成要件其次法益侵害导致某些具体损害发生即责任范围的原因关系(haftungsausfüllendeKausalität)它能够确定法益侵害与具体损害之间的联系。我们先讨论前者。判断加害人的行为与第三人惊吓损害之间是否存在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适用一般的因果学说原理。于此首先涉及的是等值性理论(Äquivalenztheorie)。按该理论原因就是对侵害结果的发生不能被排除考虑的条件。因为任何导致后果发生的条件都不能被排除掉它们具有同等的重要性故称为“等值”。等值性因果关系的认定通常采用“若无则不”的检验公式即无此条件则无彼结果。(butfor)“若无则不”的检验法则对于第三人惊吓损害的特殊性在于:不同于一般物理的、有形的(physisch)人身侵害第三人的健康损害是通过心理(psychisch)原因而间接引起的然而导致心理作用发生的行为事实是不可通过重复事件的方式进行检验因而不能确切地说明究竟何种情事对于损害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对此首先须明确如果损害是因为心理因素引起的不妨碍认定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例如A女士目睹自己的宠物狗被B女士之大狗咬伤从而发生惊吓损害B对A之健康损害的侵权责任因果关系成立。据此可以推论在第三人惊吓侵权中若无对直接受害人的加害行为则不会发生第三人之健康损害故行为是法益侵害发生之条件(原因)这完全符合等值性理论。换言之与物理性的人身伤害情形没有任何区别第三人的心理反应引起的健康损害也可成立条件因果关系。从过滤侵权责任的意义上来说等值性理论排除了那些与后果无关的行为。例如德国联邦法院年月日判决:原告某女士的丈夫因车祸死亡她之前已曾酗酒但随着丈夫去世更加深了酒精依赖因而请求被告就其健康损害进行赔偿。联邦法院认为按生活经验可推断即使没有其丈夫的死亡原告的酒精依赖也会逐渐加重法院因而否定了在BGHNJW,PalandtGrüneberg,Vorbem,Rn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近来德国民法文献中经常论及与直接受害人完全不相干的第三人因见证事故现场而遭受惊吓损害也可请求损害赔偿。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MünchKommBGBOetker,,RnLooschelders,Schuldrecht,AT,Aufl,KölnMünchen,,Rn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ffBroxWalker,AllgemeinesSchuldrecht,Aufl,München,,,RnFikentscherHeinemann,Schuldrecht,RnPalandtGrüneberg,Vorbem,RnErmanEbert,BGB,Aufl,Vor,Rn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MünchKommBGBOetker,,RnffStaudingerSchiemann(),,RnffBGHZ,=NJW,Larenz,Schuldrechts,AT,S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uchs,Deliktsrecht,Aufl,Berlin,Heidelberg,,S王泽鉴:《侵权行为法》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事故与原告健康损害之间的责任成立因果关系。易言之即使没有加害人致使其丈夫死亡第三人的健康损害仍会发生则该行为不应被视为原因。()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二):从相当性理论到法规保护目的根据等值性理论所界定的条件与后果之间的联系近乎自然科学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过于宽泛侵权责任可能由于因果链的无穷无尽而漫无边际。因此用等值性理论限定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责任成立仅具有较小的作用在等值性理论的基础上需要以相当性理论(Adäquanztheorie)和法规目的说(Normzweck)进一步对因果关系和责任成立进行限定。相当性理论有两种表述方式从积极角度说它表明行为引起后果具有高度可能性(erhöhteMöglichkeit)从消极角度说后果发生的极低可能性可以作为排除因果关系的理由。据此按事物的发展进程通常不会发生损害后果的就不具有因果性也不可归责于行为人。可见相当因果关系的本质需要一种高度盖然性判断(Wahrscheinlichkeitsurteil)。但究竟这种盖然性判断的标准为何存在争议。首先它不取决于加害人的主观预测能力而必须以客观的可预见性(objektiverVorhersehbarkeit)作为判断标准。其次德国民法通说认为应以在损害事件发生时一个“最优观察者”(optimaleBeobachter)作为标准。换言之行为所引发的后果作为一个最优观察者所能够预见的则因果关系成立。但所谓理想的观察者近乎全知他总是可以预知事物发展的进程因此难以形成对因果联系的有效限制甚至接近于等值性理论所界定的宽泛因果联系范围。德国学说和判例中通常都会肯定加害人导致直接受害人的重伤或死亡与第三人惊吓损害之间具有相当因果关系因为根据最佳观察者的判断该后果具有高度盖然性并“相当地”(adäquat)被引起。德国联邦法院在年月日判决中也指出某女士因获知其丈夫因事故死亡而遭受健康损害“尽管比较少见但这种结果无论如何对于加害人来说并非不可预见”从而该损害是由“相当的原因”引起的。但对于实际发生的惊吓损害案件而言相当因果关系很少起到限制侵权责任的作用。德国学者施密特提出讨论一件案件:一位父亲闻知其儿子因交通事故而致其胳膊受伤因激动而心脏病发作并在数周之后去世其继承人请求丧失扶养之损害赔偿。德累斯顿地方上诉法院否定本案中存在相当因果关系加害人不可预见该损害后果。但是如从最佳观察者BGHNJW,该案虽非典型的“惊吓”损害但也是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亡而发生健康损害故德国民法文献中常将该案置于第三人惊吓损害中讨论。StaudingerHager(),,RnB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MünchKommBGBOetker,,RnMedicusLorenz,SchuldrechtI,AT,Aufl,CHBeck,München,,SBroxWalker,AllgemeinesSchuldrecht,,RnMünchKommBGBOetker,,RnStaudingerSchiemann(),,RnBroxWalker,AllgemeinesSchuldrecht,,RnLarenz,Schuldrechts,AT,S尽管拉伦茨建议用“有经验的观察者”取代这种具有高度认知能力的“最佳观察者”(Larenz,Schuldrechts,AT,S)但是否能对因果关系进行有效限制仍值得怀疑。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Dolff,ÜbungsklausurDieschockierteEhefrau,Jus,BGHZ,=NJW,OLGDresden,HRR,Nrzitiertaus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的视角出发惊吓的受害者存在心脏病并且听闻儿子发生事故而激动以致心脏病发作死亡这些既非完全不可能亦非超出日常生活经验之外因此符合相当因果关系。就本案责任限制的实质理由而言并非在于相当因果关系而是基于其他的价值判断即法院为避免惊吓损害责任的漫无边际。但这种限制侵权责任成立的价值判断和理由并不包含于因果关系理论之内。为弥补相当性理论之不足德国民法理论自世纪年代以来由拉贝尔(Rabel)、卡雷默尔(Caemmerer)等人发展出法规目的说进一步作为损害赔偿责任的限制措施。法规目的说的基础思想是:每一个义务或法律规范都包涵特定的利益范围行为人只应为侵害这种保护范围内的利益而负担责任因此责任的成立要件必须是损害处于被保护的利益范围之内。简言之当一项损害的种类和产生方式处于责任成立的法律规范或契约义务的保护目的或保护范围之内才能构成损害赔偿责任。一般认为法规目的说是相当因果关系说的补充二者可并列运用。相当性之判断是以一种经验认识为基础并基于一般人对损害后果的可预见性而法规保护目的则是立法者为阻止特定损害发生而确立的一项规范。通常考察侵权责任构成首先应检验损害与侵害行为是否存在相当因果关系其次确定损害是否处于法规保护范围之内因此后者会在前者基础上进一步对责任成立进行限制。易言之损害之发生虽具相当因果关系但在法规目的之外者仍不得请求损害赔偿。据此《德国民法典》第条第一款所提及的绝对性法益也存在着受保护的界限这些保护界限或由某些具体的法益保护规定指示出来或在裁判中由法官予以具体化。就第三人惊吓损害而言前文提及德国联邦法院年月日判决书的裁判理由正是被认为法规目的说的代表。该判决指出:第三人所受惊吓不仅要达到医学上认为的健康损害而且当事人所受影响超出听闻或经历严重事故时通常的反应程度“民法典第条第一款的保护目的仅仅涵盖按其性质和严重性超出这种程度的健康损害。”继而法院指出按“常人观念”既非疾病、亦非与责任有关的健康损害处于行为规范的保护范围之外从而将一般的精神痛苦、忧伤等排除在损害赔偿责任之外。德国联邦法院年月日判决再次援引以上裁判理由指出:根据民法典第条第一款的保护目的只在第三人的健康损害状况超出了近亲属在这种情事下一般的损害程度才存在赔偿请求权。作为一种责任限制措施规范目的说不仅界定了惊吓损害的程度而且也限定了请求权人的范围。如果第三人与直接受害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第三人即使遭受程度严重的健康损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fLang,NormzweckundDutyofCare,München,,SffCaemmerer,DasProblemdesKausalzuammenhangsimPrivatrechtFreiburg,Stoll,KausalzusammenhangundNormzweckimDeliktsrecht,Tübingen,Brox,AllgemeinesSchuldrecht,,RnLooschelders,Schuldrecht,AT,RnPalandtGrüneberg,Vorbem,RnErmanEbert,BGB,Aufl,Vor,Rn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但有时法规保护范围也会超出相当因果关系范围例如《德国民法典》第条规定侵夺他人之物的行为人对于偶然事件造成物之毁损灭失也须负责任。王泽鉴:《侵权行为法》北京大学出版社年版第页。Lang,NormzweckundDutyofCare,SffFuchs,Deliktsrecht,SfBGHZ,=NJW,Lang,NormzweckundDutyofCare,,SBGHNJW,害也不是属于民法典第条第一款之保护范围而仅仅是一般生活风险。例如听闻某政治家被杀害或遭遇某种灾难事故而受精神打击。此外按法规目的说还将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亡所发生的财产损失也排除在责任范围以外。例如一对夫妇已经花钱预订一项旅游活动后因儿子死亡而取消旅游因此向加害人主张该笔旅游费用的损失。尽管该财产损失与加害人行为之间成立条件因果关系但因缺少法律保护目的因而法院判决驳回。除以上各种理论之外尚须明确受害人的体质特别脆弱、容易发生身体或心理损害是否影响因果关系的成立呢,例如受害人的内心特别敏感或原本已患心脏病如遭受惊吓事故轻易便发生健康损害。德国民法学理和实务向来认为加害人的必须容忍受害人的具体特性不得以受害人的容易受伤体质作为抗辩事由。实践中有时称之为损害赔偿法的“全有或全无原则。”事实上受害人的特殊体质既不影响条件因果关系也不影响相当因果关系的成立因为如果没有侵害行为则不会发生受害人的健康损害而且最佳观察者也应该注意到受害人可能具有身体或心理的缺陷容易发生损害后果。但是如果对直接受害人的加害行为完全微不足道(ganzgeringfügig)且并非基于受害人的特殊体质而发生损害那么当事人的心理反应与其诱因非常不成比例从而缺少显著性而不构成侵权责任。、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违法性违法性是侵权责任第二层次的检验要件。德国民法学说上区分结果不法和行为不法。前者是指某种行为导致一项第条第一款意义上绝对性法益的损害结果如果没有合法的抗辩事由该结果即指示(indizieren)其行为违法性。后者是指在不作为和间接侵权行为情形下行为违背法秩序规定的特别行为规范或违反为避免损害而通常客观上应尽必要之注意义务因而具有违法性。行为不法说尤适用于违反交往义务(Verkehrspflicht)的不作为侵权行为。判断惊吓损害中的违法性除了依据以上一般准则之外还可通过规范的保护目的来判定行为的违法性。施密特建议按具体情形分别认定惊吓侵权行为的违法性:()对于“直接惊吓损害”因为受害人之身体或健康发生损害侵害行为总是具有违法性。()对于“作Fuchs,Deliktsrecht,S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BGHNJW,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StaudingerSchiemann(),,RnKüppersbusch,ErsatzansprüchebeiPersonenschaden,SStöhr,PsychischeGesundheitsschädenundRegress,NZV,Dahm,DieBehandlungvonSchockschädeninderhöchstrichterlichenRechtspruchung,NZV,BGHNJW,判例中经常提到:WereinengesundheitlichschongeschwächtenMenschenverletzt,kannnichtverlangen,sogestelltzuwerden,alswennderBetroffenegesundgewesenwäreHeß,HaftungunZurechenungpsychischerFolgenschäden,NZV,BGHVersR,=NZV,BGHNJW,BGHNJW,StaudingerHager(),,RnBPalandtGrüneberg,Vorbem,Rn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StaudingerHager(),,RnAMünchKommBGBWagner,,RnPalandtSprau,,RnPeifer,Schuldrecht,gesetzlicheSchuldverhältnisse,Aufl,,S单纯的不作为并非一定具有违法性因此需要查明为避免损害后果何种行为是必要的以及不作为是否客观上违反了该义务。Peifer,Schuldrecht,S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f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为法益损害后果的惊吓损害”取决于惊吓损害是否为规范保护范围所包括。例如侵害车辆导致受害人血压升高或急性循环障碍虽然可能发生但并非十分显著因而不具有违法性因长期剥夺某人自由而致严重的精神障碍可认定为显著的违法侵害。()第三人惊吓损害须进行具体化评价。例如第三人因陌生人受侵害所生惊吓损害不具有违法性属于一般生活风险救援事故的第三人发生惊吓损害也不具有违法性与直接受害人有密切联系的近亲属因受惊吓而发生健康损害由该损害后果指示出行为的违法性。、第三人惊吓损害的有责性第三人惊吓损害采过错责任原则须检验侵权人的责任能力和过错形式(故意和过失)。此处仅讨论后者。行为人针对惊吓受害人故意实施侵害行为不论是直接惊吓还是第三人惊吓都必须承担责任。就过失而言惊吓侵权行为也无特异之处。根据《德国民法典》第条第二预见(erkennbar)款过失是指“未尽交往中必要之注意”具体含义是行为人对损害后果的应和能避免(vermeidbar)如其未预见且未避免即存在过失。此处行为人应尽注意的标准并非取决于个人能力而是按其所属人群的成员平均水平来确定。据此侵害直接受害人并致其伤亡导致第三人受惊吓而发生健康损害通常应为加害人所预见的。如其未预见或未避免行为人对第三人之损害存有过失。、第三人惊吓侵权的损害赔偿倘若经过上述该当性、违法性和有责性的检验加害人的行为成立侵权责任继而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损害的种类、范围及原因、规范保护目的等因素。()损害的范围及精神痛苦金侵权行为导致第三人受惊吓而侵害其健康将发生财产损害和非财产损害。首先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主要是治疗(尤其是心理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以及丧失劳动能力的收入损失等。根据《德国民法典》第条受害人得请求恢复原状或请求支付恢复原状所需之必要金额。据此惊吓受害人因健康损害得请求加害人送医救治或支付相应的金钱。关于非财产损害赔偿根据《德国民法典》第条第二款规定侵害他人身体、健康、自由、性自主须赔偿受害人精神痛苦金。在第三人惊吓损害情形须澄清的是受害人并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ff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Larenz,Schuldrechts,AT,SLooschelders,Schuldrecht,AT,Rn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Dolff,Jus,Fuchs,Deliktsrecht,Sff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ffMünchKommBGBOetker,,Rn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Stöhr,NZV,非因亲近之人死亡或重伤发生悲痛、忧伤便可获得赔偿而是受害人超出一般的悲痛、发生自身健康损害才可请求(侵害健康的)痛苦金赔偿。精神痛苦金主要有补偿功能和抚慰功能受害人所遭受身体和心理的痛苦应予赔偿心灵得到慰籍。在第三人惊吓损害情形中受害人之健康损害固然产生精神痛苦但事实上第三人因目睹或听闻近亲属的死亡和重伤所带来的悲痛、忧伤等不良情绪才是精神痛苦的最重要根源。然而现行德国民法对没有权利侵害作为请求权基础的、单纯的“丧亲之痛”却明确不予赔偿因此道奇(Deutsch)希望通过第三人惊吓损害的痛苦金赔偿部分地达到赔偿近亲属“丧亲之痛”的目的。但因为这种观点与立法目的不符通说还是拒绝将其视作纯粹精神痛苦的替代赔偿形式。就第三人惊吓损害的痛苦金赔偿数额来说德国司法实务认定其比一般的身体伤害痛苦金要少在年之前通常在到马克之间近年来达到到欧元此外由于直接受害人在死亡之前发生的痛苦金请求权可以继承它并呈逐渐上升趋势。与第三人惊吓损害的痛苦金请求权并不相互排斥。责任范围的因果关系()与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类似认定法益侵害与具体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联系(责任范围的因果关系)也须以等值性、相当性和法规目的说作为判断标准。就第三人惊吓损害而言须说明者有三:第一按等值性理论受害人之健康受侵害与具体所受财产损失和非财产损失之间存在条件关系若无加害人侵害受害人之健康则不会发生具体损害结果。第二按相当性理论从“最佳观察者”或“有经验的判断者”来看通常可以预见侵害健康会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相当因果关系成立。换言之如果损害后果并非处于盖然性之外加害人即须对其负责。而且德国司法实践中也不要求加害人对具体的损害范围有预见。第三在以上基础上损害范围须进一步受法规保护目的的限制。()过错相抵根据《德国民法典》第条如果受害人的过错对损害发生有共同作用则损害赔偿义务及赔偿范围将根据双方过错程度进行分摊受害人之请求权将予以缩减。过错相抵体现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RSchmidt,DieHaftungfürSchockschäden,SBrand,Schadensersatzrecht,SPalandtGrüneberg,,Rn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类似观点亦可参见StaudingerSchiemann(),,RnLarenzCanaris,Schuldrechts,BT,Halbband,SfStaudingerHager(),,RnB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fMünchKommBGBOetker,,RnStaudingerSchiemann(),,Rn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Peifer,Schuldrecht,S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Fuchs,Deliktsrecht,Sf德国联邦法院指出:侵害他人之身体或健康应对损害后果负责而且不需要加害人对损害后果有所预见。BGHNJW,KötzWagner,Deliktsrecht,SDeutschAhrens,Deliktsrecht,Rn了法律平等对待加害人和受害人的思想即受害人同样也须为自己的过错负责。在第三人惊吓损害案型中如受害人(即惊吓的第三人)本身有过错当然适用过错相抵。但有疑问的是受害人是否须为直接受害人之过错负责。对此德国民法理论和实务通说持肯定态度但其论证理由和法律依据却存在争议。帝国法院(RG)曾经类推《德国民法典》第条认为间接受害人应承担死亡的直接受害人的过错后果。但根据第条近亲属死亡的间接受害人仅在第条、第条规定的丧葬费、抚养费和劳务损失的项目上须为直接受害人的过错负责。正如上文所述受惊吓的第三人并非第条、第条意义上的间接受害人恰恰是第条第一款意义上的直接受害人不属于第条的规范对象。因此德国联邦法院放弃帝国法院的观点并评论道:与第条、第条之情形有别~在第三人惊吓损害~受害的第三人第条第一款的法益受到侵害~由此成为享有独立请求权的直接受害人。第条、第条所产生间接受害人请求权的前提是一个指向直接受害人的、并成立损害或责影响,Einwirkung,。……第条、第条框架下有意义的规整并不适用于任的第三人由第条第一款所生之独立的请求权。对于该项请求权无关紧要的是:这是由侵害他人而媒介造成第三人的直接损害。根据现今德国民法理论和实务通说惊吓损害的第三人就直接受害人的过错应适用民法典第条的过错相抵。但根据第条第一款不能立即得出受害人为第三人(惊吓损害中的直接受害人)的过错也负责的结论。即使第条第二款第二句规定过错相抵“准用第条之规定”也只表明受害人须为法定代理人、债务履行辅助人的过错负责。虽然德国民法学说和实务将受害人为第三人的过错负责的情形扩张及于不具有债务关系的其他类型第三人例如事务辅助人、共有人等。但仍不能说明惊吓损害的受害人为何须对第三人的过错负责。对此判例和学说的论证理由有二:其一惊吓侵权中的受害人与直接受害人之间具有人身方面的紧密联系这构成第三人惊吓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基础因此该请求权应与直接受害人的过错发生联系。其二倘若不允许惊吓第三人因直接受害人的过错而缩减其请求权则加害人首先须对第三人全额赔偿然后(按连带债务)向直接受害人或其遗产进行追偿。如此则意味着直接受害人负有义务照顾自己以免自己死亡或重伤而致近亲属受到惊吓损害但这种义务将限制个人的自主决定。尤其在直接受害人自杀的情形下责任将全部归于他其结果更显不合理。因此应准用(entsprechendeAnwendung)第条之规定直接缩减第三人对加害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Looschelders,DieMitverantwortlichkeitdesGeschädigtenimPrivatrecht,MohrSiebeck,,SffStaudingerHager(),,RnBCaemmerer,DasProblemdesKausalzuammenhangsimPrivatrecht,S《德国民法典》第条:“在第条、第条的情形下第三人所遭受的损害发生时受害人的过错共同起到作用的第条之规定适用于该第三人之请求权。”BGHZ,=NJW,Larenz,Schuldrechts,AT,SMünchKommBGBOetker,,RnPalandtGrüneberg,,RnStaudingerSchiemann(),,RnffMünchKommBGBOetker,,RnffPalandtGrüneberg,,RnffBGHZ,=NJW,Schramm,HaftungfürTötung,SStaudingerHager(),,但罗谢尔德斯(Looschelders)却不赞同准用第条。他认为第条、第条的近亲属损害和第三人惊吓损害都是由于直接受害人之死亡或受伤而间接引发的。从形式上说即使直接受害人对加害人不享有请求权但惊吓的第三人仍有可能对其享有请求权。但是从价值判断来看这种结果不能令人接受因为这两项请求权在法律上具有紧密联系。也即只有直接受害人的伤亡必须可归责于加害人那么近亲属的惊吓损害也才可归责于同一加害人。反之如直接受害人的伤亡不可归责于加害人同样地惊吓损害第三人也不享有请求权因为此时加害人的行为与第三人损害在责任法上没有联系。总之对直接受害人死伤的可归责性同样适用于惊吓损害第三人的请求权。因此应根据第条认定惊吓损害第三人为直接受害人的过错负责。罗氏的观点完全混淆第三人的请求权究竟是因死亡而发生还是因死亡的惊吓而发生。前者是因死亡这一事实本身而产生死者本身对死亡的发生有过错第三人的请求权当然须就该过错进行缩减后者是第三人因自身受害而产因此德国民法学理和生的请求权本来就不该考虑是否因他人(死者)的过错而缩减。实务努力论证的恰是在后者情形下第三人请求权为何也适用死者的过错相抵。哈格尔(Hager)从另一个角度对通说提出批评。他指出现行法并不认可惊吓受害人与直接受害人情感上的联系作为过错相抵的归责标准。倘若直接受害人也有过错那么他与加害人本应对第三人承担连带之债但毕竟直接受害人的过错原因会影响第三人的请求权因此在连带之债的外部关系中应缩减第三人对加害人的请求权可称为“受干扰的连带之债”(geströteGesamtschuld)。但如果近亲属之间存在法律上的责任优待则结果更为复杂。例如《德国民法典》第条、第条规定在夫妻之间、父母对子女只须尽到如同处理自己事务的注意义务即可换言之如果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则不负责任。将此原则适用于第三人惊吓损害如果直接受害人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为保护家庭关系即使在连带之债的内部关系中加害人不能对直接受害人追偿在连带之债外部关系中也不应缩减第三人的请求权。由以上可以推论如果直接受害人对第三人不存在责任优待(例如同居伴侣或陌生人之间)则第三人之请求权因前者的过错应予缩减如果存在责任优待但直接受害人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第三人请求权也相应缩减如果存在责任优待且直接受害人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则不应缩减第三人之请求权。比较而言哈格尔的考虑更为周全应值赞同。第三人惊吓损害除了可适用过错相抵之外德国司法实务还认可受害人自身容易受惊RnBDeutsch,Haftungsrecht,Köln,Belin,Bonn,München,,S王泽鉴教授认为第三人之权利系基于侵害行为整个要件而发生因而不能不负担直接受害人之过失。参见王泽鉴:《第三人与有过失》前揭文。Looschelders,DieMitverantwortlichkeitdesGeschädigtenimPrivatrecht,Sff英美法上彻底区分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亡而产生的派生请求权(derivativeclaim)例如丧葬费、抚养费等以及因惊吓损害产生的独立请求权(independentclaim)且只对前者适用死者的过错相抵。SeeMarkesinis,ComparativeIntroductiontotheGermanLawofTorts,p瓦格纳指出帝国法院的实践早已提示加害人向第三人赔偿之后根据第条可向直接受害人追偿。RGZ,MünchKommBGBWagner,,RnHager,DasMitverschuldenvonHilfspersonenundgesetzlichenVertreterndesGeschädigten,NJW,StaudingerHager(),,RnBBroxWalker,AllgemeinesSchuldrecht,,RnEckert,Schuldrecht,AT,Aufl,RnStaudingerHager(),,RnB吓损害的特殊体质虽然不影响惊吓损害的责任成立但可作为缩减加害人财产损害赔偿和痛苦金损害赔偿的事由。三、我国民法上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请求权基础基于德国第三人惊吓损害理论与实务的考察对比我国民事立法和学说可以明确我国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伤而请求损害赔偿的项目类型并可准确地界定相应的请求权基础。、第三人的惊吓损害赔偿请求权与间接损害赔偿请求权首先可以明确的是第三人惊吓损害赔偿请求权在《德国民法典》中构成第条第一款意义上的独立请求权与第条、第条间接损害赔偿请求权有本质性区别。我国法律对于第三人的间接损害赔偿请求权有明文规定但是对于“林玉暖案”看似欠缺可资适用的法律规定。然而正如德国民法表明那样第三人惊吓损害其实构成一项独立的侵权行为应适用侵权行为法的一般条款即《民法通则》第条第二款或《侵权责任法》第条、第条与第三人的间接损害赔偿请求权有别。在此方面杨立新教授将因丧失扶养来源的间接损害赔偿请求权人与惊吓损害的请求权人归入一类统称为间接被侵权人实乃将本质上不同的事物混为一谈其认识上的错误根源恐在于对第三人惊吓损害的构成要件认识不清。为表明第三人惊吓损害在我国民法上亦可建立在侵权行为一般条款的基础上笔者尝试运用德国民法关于第三人惊吓损害赔偿的责任成立和责任范围的教义学来解决“林玉暖案”中受害人的请求权。首先从该当性来看林玉暖因目睹儿子受伤因激动而当场休克并被送医救治从而发生健康损害且与直接受害人有密切的亲属关系。在加害人行为与林玉暖的健康损害之间均符合等值性和相当性因果关系且属于《民法通则》第条第二款、《侵权责任法》第条、第条的保护目的范围。其次从违法性而言加害人的行为侵害林玉暖的健康权该权利受侵害本身即指示行为的违法性。再次从有责性而言加害人虽然不是故意通过侵害直接受害人而令林玉暖健康权受损但已违反社会上通常行为人的注意义务因而主观上具有过失。在考察加害人的责任成立后进一步确定林玉暖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范围包括住院医疗费等财产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但由于林玉暖自身患有疾病属于易受伤害体质虽不影响侵权责任成立但根据其对损害后果的作用大小相应地扣减损害赔偿数额。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承担的财产损害赔偿(《侵权责任法》第条、第条《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条第一款)并酌定精神抚慰金元(《侵权责任法》Küppersbusch,ErsatzansprüchebeiPersonenschaden,SOLGHamm,NZV,ErmanSchiemann,BGB,Aufl,,Rn根据《侵权责任法》第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条、第条近亲属得向加害人请求因直接受害人死亡而发生医疗费、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等等。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第条、《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条第一款、《精神损害司法解释》第条)。以上结论应值赞同。由于该案发生在《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之前故而法院最终适用《民法通则》第条第二款作为裁判依据也说明侵权行为法的一般条款可以作为原告的请求权基础。、第三人的惊吓损害赔偿请求权与“丧亲之痛”《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有意未规定第三人对近亲属死亡“丧亲之痛”的精神损害赔偿而且第三人继承直接受害人的精神痛苦金请求权也极受限制这构成了德国侵权法最重大的缺陷之一。在当下欧洲侵权法统一化进程中其愈发显得不合时宜。因此道奇(Deutsch)在理论上寄望于第三人惊吓损害期待它能够部分发挥赔偿“丧亲之痛”的功能。但这种观点犹如饮鸩止渴更不可取。因为无论是欧陆还是英美通常将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亡发生的精神损害赔偿界定为非独立的、派生的请求权而第三人惊吓损害则为第三人自身的、独立的请求权。因此德国民法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是直接承认第三人丧亲之痛的精神痛苦金请求权(以一般人格权作为请求权基础)而不是将二者互相替代。反观我国根据《侵权责任法》第条、第条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精神损害司法解释》)第条我国历来认可第三人因丧亲之痛的精神损害赔偿从而与大多数国家的法律模式相同不至于发生德国法上的理论压力。但是笔者的另一层担心是“林玉暖案”客观上(好不容易)独立出来的第三人惊吓损害赔偿请求权不可再与第三人非独立的、派生请求权归入同一类。然而“林玉暖案”的承办法官却在案例评析中将二者混淆其指出:本案虽无法律规定但《精神损害司法解释》第条规定死者近亲属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与本案中直接受害人受到伤害有相似之处因为二者均为三角关系、皆为第三人受到损害且与直接受害人存在特殊关系。因此扩张解释该条规定使第三人享有对加害人的赔偿请求权。其推理过程可总结为:法律规定第三人因近亲属死亡得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类似地也可因近亲属受伤而请求精神损害赔偿。针对此种观点须澄清者有二:其一《精神损害司法解释》第条就死者近亲属的精神损害(丧亲之痛)做出规定根据立法目的解释该司法解释的起草者认为近亲属不可因直接受害人受伤而提出精神损害赔偿。因此直接受害人受伤时近亲属不享有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并非法律上的漏洞而是立法者“有意义的沉默”故而不存在类推《精神第七条“自然人因侵权行为致死或者自然人死亡后其人格或者遗体遭受侵害死者的配偶、父母和子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列其配偶、父母和子女为原告没有配偶、父母和子女的可以由其他近亲属提起诉讼列其他近亲属为原告。”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思民初字第号民事判决“评析”载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第辑)人民法院出版社年版第页。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人民法院出版社年版第页。我国有学者建议在受害人遭受严重伤害时赋予近亲属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参见张新宝主编:《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研究》法律出版社年版第,页)。但此属理论建议未获得立法上承认。德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陈爱娥译商务印书馆年版第页。第三人对近亲属受损害司法解释》第条的前提。其二即使承认法院的“扩张解释”成立间接受害人得请求因直接受害人受伤而发生的精神损害赔偿但仍然不可以此作为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请求权基础。因为前者属于间接受害人就直接受害人受人身伤害的派生请求权而后者属于第三人因惊吓所产生的独立请求权。总之“林玉暖案”的裁判者有善意的愿望赋予第三人惊吓损害的赔偿请求权但欠缺明晰的概念体系和法律理由即使其裁判结果合理但其论证理由存在瑕疵应引以为戒。兹就我国民法有关第三人就近亲属的死亡或受伤(包括惊吓损害)的各项损害赔偿请求权以图示方式明确各自请求权基础如下:侵权责任法,财产请人身损害司法解释II,损失构成要件求近亲属III间权死亡侵权责任法,精神接基人身损害司法解释I损失损础精神损害司法解释害财产赔第直接受害人请求权:损失偿三近亲属人身损害司法解释II请人受伤精神求之立法者有意义的沉默损失权损请害求赔财产民法通则II惊惊近亲属权偿损失侵权责任法,,,吓吓请死亡请人身损害司法解释I,损损求求II害害权权民法通则II构赔基侵权责任法,,成偿础近亲属精神精神损害司法解释要请受伤损失人身损害司法解释I件求权定稿伤时可能发生财产损失例如丧失扶养来源但我国法律将该项目计入直接受害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之中。《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条规定原先的被扶养人生活费项目在《侵权责任法》实施后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中。另参见本期组稿孙维飞的论文《英美法上第三人精神受刺激案型的处理及对我国的借鉴意义》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8

第三人惊吓损害侵权责任的比较法研究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