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

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doc

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

姜贤德
2019-01-2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doc》,可适用于IT/计算机领域

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人物表:沛公项王张良范增樊哙项庄陈平兵卒等若干人第一场智迷项伯时间:入夜时分。地点:沛公的中军大帐,外面有侍卫二人把守。布景:舞台正中有三个几案,张良坐在右边几案后面的坐席上。沛公坐在正中的几案后边,左边的一个几案空着。沛公坐在案前,正与张良谈话沛公:张将军,您已经送我送得够远了,明天你可以回去向韩王复命了。请你告诉韩王,就说我对他的盛情十分感谢。张良:敢问沛公,您对您现在的处境有怎样的看法沛公:这个!兵卒:报――沛公:进来兵卒:(行礼)报告沛公,外面有一人求见张将军。沛公:那就请他进来。兵卒:那人说,他是一个农夫,不敢打扰沛公,只求与张将军见面。沛公:那――,张将军,你就先去见他一见吧。张良:谢沛公。(下)(少时,张良上)沛公:客人走了吗张良:还没有沛公:对,是不该让他走。深更半夜的。不留他住下,也太失礼了。张良:大王,这可不是一般的客人哪。沛公:他是谁张良:他是项王的叔叔项伯老先生。沛公:你怎么认识他呢张良:说来话长啊。我和他老人家是同乡,他为人忠厚,邻里关系都处得不错。可是后来被别人欺负,他一怒之下,误伤了人命,官府要来抓他。是我为他略施小计,救了他一命,他从此对我感激不尽,今天要出大事了,他特意来告诉我。沛公:要出什么大事啊张良:这件事与您有关哪!项伯说,您的左司马给项王报信,说是您要在关中称王,让子婴为相,还说您已经把秦宫的宝物全都弄走了。沛公: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他。张良:大王,您先别急,项伯还有话哪。沛公:他还说什么张良:他还说,项王非常生气,已经宴飨三军,要在明天来攻打您哪。沛公: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对啦,出了这事,项伯找您干什么张良:他要让我和他一起逃走。不要让我跟您死在一块。沛公:那您答应他啦您真的要走吗张良:不,我不会走的。我要帮助您度过这一劫难。沛公:那项伯呢张良:我让他在外面歇着呢沛公:(赶忙离座,施礼)好,好,好。谢谢张将军,谢谢张将军。张良:大王,是谁给您出的馊主意沛公:有一个混帐小子跟我说,如果我们能够占据了函谷关,不让诸侯进来,我们就可以在秦地称王了。我一听有道理,我就信了。张良:那您觉得您的兵力能够挡住项王的军队吗沛公:(无可奈何地)唉,要是能就好了。张良:那就让我赶快去见项伯,让他回去跟项王解释一下,就说沛公您不敢背叛项王。况且您也不是那样背信弃义的人,让项王相信您。沛公:不好,不好。还是请他进来,让我跟他当面谈谈吧。张良:也好。那我马上去请他。(欲下)沛公:等等,你们两人谁的年龄大些张良:他比我大。沛公:好吧,您去请他,我得像对待大哥一样地接待他。(张良下)沛公:来人哪。赶快摆酒宴,我要款待客人。(后面应声:是。仆人摆宴,沛公更衣)(张良拉着项伯的手上,沛公迎上去。张良介绍两位。互相施礼)沛公:哎呀,项伯兄,可想死我了。久仰大名,如雷贯耳。项伯:哪里,哪里。沛公为人令人敬佩。我也很想见见您哪。沛公:真是相见恨晚哪。项伯:是啊,是啊。沛公:项伯兄,先请您高座,让我先敬您一杯。(敬酒)项伯:谢谢,谢谢。(项伯接过,一饮而尽)沛公:项伯兄真是好酒量。项伯:唉,岁数大了。不如从前了。我的儿子也常常劝阻我,怕我喝醉了。沛公:您的儿子可真孝顺哪。您的儿子多大了项伯:犬子不才,痴长一十有六了。沛公:哦真是巧了。我正有一女,今年也是一十六岁。如果大哥不嫌弃,愿与大哥结为亲家。项伯:好,好,这门亲事,我应下了。(三人齐笑同饮)沛公:刚才亲家您跟张将军说,项王要来攻打我们,可有此事项伯:的确啊,不过主谋是范增。他仗着和先王的关系,总是在项王面前说三道四,项王早就被他烦透了,只是耐于面子,不好当面羞他罢了。他说,他夜观天象,料大王您将来必成大器。不,是必成项王的大患啊。你说咱们两家处得好好的,干什么非要兵戈相斗呢沛公:可不就是嘛。我哪能成什么大器。要不是项王的鼎力相助,哪有我刘邦的今天。项王是我的再生父母,我哪能做那种不仁不义的事呢我感激项王还怕来不及哪!张良:就是嘛。我们沛公可是天天都在说要亲自去给大王祝寿哪。沛公:项王的为人我知道。要讲打仗,那是有万夫不挡之勇。威震四海,名扬天下。要讲待人,那是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在当今世界上,没有比项王更伟大的人了。他才是真正能成大器的人哪。(沛公皱了一下眉头,一副哀叹的样子)沛公:如今,我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幸亏有项王的保护才能溜边活着,饿不死也就是了。还求亲家您老人家回去,在项王面前多多美言,日后必当重谢。项伯:(已有醉意)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回去替亲家您求个情,也许项籍一高兴,也就算过去了。亲家您放心,我办事,实在。不信,你问张良,(对张良)你说,我实不实在张良:实在,实在。(对沛公笑,沛公会意地点头)项伯:(手指沛公)我说亲家,您还信不过我吗啊沛公:当然相信。请您跟项王说,我们进入关中,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动过。我们登记好了官吏和百姓,封好了仓库,等待着项王的到来。项伯:那不对呀,我听说您还派兵把守着函谷关,那是什么意思张良:这很简单。您想啊。秦国灭亡。国内空虚。要是不派兵把守,那还不得发生抢劫吗再说,这个动乱的年代,盗匪横行,不看守怎么能行呢还请项王千万别误会。沛公对大王恭敬着哪!项伯:我也这么觉得嘛。好吧。天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早上,您们还是自己去见项王作个解释吧。人怕见面,树怕扒皮。见了面什么都好说话了。对了,亲家,你们要防着范增点儿。你们一定要早点儿去。张良:一定去,一定去。(示意沛公表态)沛公:是,是,一定早去,一定早去。请老亲家多多美言。项伯:好说,好说。不过明天您们可要早点儿去。去晚了,项王的兵派出来可就收不回去了。沛公:是,是。(项伯下)(沛公张良二人笑)第二场沛公脱险时间:第二天早晨地点:鸿门布景:项羽的中军帐,门向右开。门前有执戟卫士二人守门。帐内四面是几案,每个几案上均已布好酒具。仆人们正在忙着摆布。(项王和项伯从右侧上。)项王:叔叔,你说那刘邦那小子今儿个能来吗项伯:怎么能不来。人家沛公可是个大好人哪。说话那是绝对算数。再说了,人家要不是先攻下函谷关,你敢进入关中吗如今人家可是个大功臣,你却要打人家,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啊还不叫天下人笑掉你的大牙。项羽:我不是说我不打他了嘛,你还老叨叨什么(项羽先坐在正座上。然后项伯坐在项王的旁边。)项伯:我是怕你在宴会上又使性子,跟人家过不去。沛公可是个大好人,对人够意思。(范增上)范增:启奏大王,我劝你今天可千万别错了主意,那刘邦可是你的死敌。今天你要是不杀他,你就是放虎归山。以后必为心腹大患。项王:我知道了,亚父请坐。(范增坐在项王左边的座位上)兵卒:报――,沛公到――项王:让他进来。兵卒:是。(沛公、张良、樊哙等人上。沛公、张良入帐。樊哙等人留在营门外一棵树下)沛公:罪臣刘邦给大王请安。项羽:(欠身)哦,是沛公啊,请坐,请坐。沛公:(又对范增施礼)罪臣问候范老先生,为老先生请安。范增:(蔑视地)哼!沛公:(对项伯施礼)给项伯请安。项伯:沛公何必多礼,请坐。(对张良)也请张将军坐。(范增对项王使眼色,项王装作没看见)项王:二位请坐。(沛公坐在范增的对面――项羽的右手。张良坐在项王的对面,沛公的旁边)沛公:启禀大王,臣与将军一起攻打强秦,您在黄河以北作战,臣在黄河以南作战,我能先进入关中,打败秦国,实在是没有想到的事。我决不是与你争功劳。在这里与您相见实属意外。万望大王不要怪罪微臣。也不知是哪个小人挑拨我们君臣两人的关系,实在――项王:那是你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我也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他要是不说,我何必这样做好了,别说这些扫兴的话了,来,为了咱们久别重逢,先干一杯。(众人干杯)沛公:谢谢项王不怪之恩。让我再敬大王一杯。范增:(对项王使眼色,项王装作没有看见。范增又举起玉玦来示意,项王仍作不知。刘项二人对饮)项王:昨日家叔回来,跟我说了很多。我一听,这事也不全怪你。你到了关中,应该通报我一声。沛公:是,是,是。我一时忙得忘记了。失礼了,失礼了。请项王恕罪(对项王作揖)项王:嗨!我也不过是随便说说,那又算得了什么。既然沛公知道错了,那我们还是好朋友嘛。来,再干一杯。范增:(再次对项王使眼色,同时举起玉玦示意项王。项王装作看不见)沛公:请。(与项王又同饮一杯)范增:(咳嗽一声,同时举起玉玦,项王有些不快,皱一皱眉)项王:亚父,让我们一起陪沛公一同干一杯。范增:对不起,大王,我身体不适,要去更衣。失陪了。(去帐外)(大家沉默,项伯劝大家饮酒)(范增向远处招手,项庄上)项庄:范军师有何吩咐范增:本来我跟项王说好了的,要在宴会上杀掉沛公。可是项王吃不了沛公的几句好话,又不忍心下手了。你赶快进去,请求给他们舞剑助酒兴。趁机把沛公杀死在座位上。项庄:人家是项王的客人,那样做好吗范增:刘邦小儿,人格下流,野心勃勃。夺项王天下的,非他莫属。如今要趁他羽翼未丰,赶紧除掉他,否则,你们这些人都将成为他的俘虏了。试想,他是项王的死对头。他要是当了皇帝,能有你们的好吗项庄:那项王怪罪下来怎么办范增:别怕,有我哪。再说项王也不是真心喜欢他,只是耐于面子。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也就只好认了。项庄:还是军师说得对。我马上进去。项庄:(入帐,施礼毕)启禀项王,今日听说沛公来我们军中作客,我全军将士非常高兴。但军中没有可用于娱乐的歌舞,就推举我来给诸位舞一趟剑,助助酒兴,不知各位意下如何项羽:好吧,我也正愁没什么助兴的呢。(项庄开始舞剑,并渐渐接近沛公)(项伯起,用身体拦住项庄)(张良急忙起身)张良:启禀项王,请允许我去方便一下。项王:张将军请便。(张良出帐,直奔樊哙处。樊哙马上凑过来)樊哙:里面情况怎么样张良:唉,糟透了。刚才你不是看见项庄进去了吗他说要给大家舞剑助兴。那哪里是舞剑。分明是想要取沛公的性命。樊哙:这还了得我得赶快进去,就是死也要和沛公死在一块儿。张良:快走!(樊哙直冲帐门而去。张良紧跟在后面。两个卫士想挡住他,被他一手用剑,一手用盾向两边一推,都倒在地上。樊哙入帐,披着帷幕站在宴席前,怒视着项王。项庄机警地站在项王身后。)项王:(惊骇地)请问这位客人,你是什么人张良:回禀项王,他是沛公的守车卫士。名叫樊哙。项王:真是个勇士。(对兵卒说)赐给他一杯酒。(兵卒递酒给樊哙,樊哙接过,谢过项王,一饮而尽)项王:(很高兴)再给他一个猪肘子(生的)。(樊哙接过来,先把盾牌扣在地上当作菜板,拔出剑来,切着吃。)项王:勇士,还能再来一杯吗樊哙:嘿,我连死都不怕,还怕多喝一杯酒吗那秦王有虎狼般的心肠,杀人只怕不能杀光,给人用刑,只怕不能把刑具用尽,就是因为他太残暴了,天下的人都背叛了他。当年咱们出兵的时候,怀王曾经与各位将领约定说,谁能够先打败秦国,进入咸阳的人,就让他当王。现在,是我们沛公先打败秦国,进入咸阳,我们沛公本来是应该在秦地称王的。可是我们进得秦国,却是秋毫无犯。首先我们封闭了宫殿和仓库,又把军队退到坝上来,等待着着大王您去坐享其成。可以说沛公是功比天高,可是你却要杀掉功臣,独吞胜利果实。你这样作跟秦王有什么两样你难道忘了秦国为什么会亡国了吗依我看,大王你该不会这样做吧项王:请坐吧。(樊哙和张良并坐在一起)(大家默然)沛公:启禀大王,我也要出去方便方便,您不介意吧项王:沛公请便。(沛公召樊哙一起出去,到兵卒歇息处,与樊哙等等一起小声商议)项王:都尉陈平。(陈平从帐后出来,入帐)陈平:在。项王:你去看一下,沛公去了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酒还没有尽兴哪。陈平:是。张良:启禀大王,还是让我去吧,正好我也要方便一下。项王:那好吧。就有劳张将军了。(陈平下)(张良至沛公处)(范增上,默默就座)(项羽,项伯,范增三人喝闷酒)沛公:我们还没和项王告辞呢,这就走了,是不是有些失礼呀。樊哙:哎呀我说姐夫,你什么时候学得婆婆妈妈的了干大事,就不要顾虑细枝末节,行大礼就不要计较小的谦让。你想想,现在人家好比是菜刀和菜板,咱们就像那菜板上的鱼和肉。您还和他在一起泡什么,过一会儿他要是改了主意,有咱的好吗还告什么别呀,该走咱就走吧。张良:对,我看您也还是快点儿离开吧。这是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咱们该道的歉也道了。该说的话也说了。再不走,恐怕要生麻烦。沛公:那好吧。可是我走了,这里的事就只好拜托张将军了。张良:为了大王,我万死不辞。沛公:好吧。我来的时候带来了一双玉璧,想要献给项王。还有一对玉杯,要献给范增。我看他们一个个怒气冲冲的,当时没敢献。你就替我献上吧。樊哙:事这宜迟,我们快走吧。沛公:别着急。这条道距离我们军队不过二十里,你估计我们到了自己的军队的时候,你再进去。只要回到军中,我就什么也不怕了。张良:明白。不过您回去赶快把那件事办了。沛公:你说的是那个曹无伤吗什么他妈的曹无伤,我要让他遍体鳞伤,死无葬身之地。(沛公等人下)(张良到帐后去上厕所)(帐内)范增:我看那刘邦这么久没回来,可能是溜了。项王:不会的。项伯:不会的,他怎么会溜呢他既然来了就不可能不告而辞。(张良进来)项王:张将军,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沛公呢张良:启禀大王,沛公喝多了,不能再多喝了,就不敢回来了。他怕回来不喝酒惹您不高兴,就先走了。让我留下来向您道歉。这,留下来一双玉璧,这是孝敬大王您的。(递给项王,)项王:(接过来看了看)果然是好玉呀。谢谢了。(放在座位上)张良:这还有一双玉杯,沛公说送给范将军。(递过去)范增:(接过玉杯,丢在地上,拔出剑来,砸向玉斗)这小子不值得跟他商量大事。夺项王天下的人,一定是沛公了。唉――(起向扬长而去。项王、项伯惊谔地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张良:(给项王施礼)感谢大王盛情款待,在下告辞。(项王点头,起身,挥手送别,张良下。)(《霸王别姬》音乐声起,幕徐徐落)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博远史学社《鸿门宴》历史剧剧本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