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

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doc

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

那颗心不只属于你
2018-10-0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論陰陽師與聊齋誌異指導教授:劉孝春日文系三甲A廖經隆【目次】一、續論()研究動機()研究目的()研究範圍與方法二、《陰陽師》的內容分析()神靈<龍神祭>()鬼祟<覺>()妖<黑川主>()精<花占少女>三、《聊齋誌異》的內容分析()神靈<雷曹>()鬼祟<畫皮>()妖<汪士秀>()精<黃英>四、《陰陽師》與《聊齋誌異》的內容分析比較五、結論六、參考資料一、緒論(一)研究動機:近年日本作家夢枕獏所撰寫之《陰陽師》系列作品廣受好評,甚至以其為主題拍攝了二部電影,由此可見受歡迎之程度。在故事中出現了各種不一的妖魔鬼怪,甚至於神也以相當人性的姿態活躍於書中,此點仙我聯想到中國自古以來大家耳熟能詳的《聊齋誌異》。在高中的時候曾經參加《魔戒》譯者朱學恆先生所舉辦的文學基金會,當時有機會參與了在電影院的《陰陽師II》電影首映會。當撰寫本篇論文的時候亦回想起當時的情況,當時也因為閱讀較淺顯的中譯本進而產生對中國古典文學《聊齋誌異》的興趣。《陰陽師》與《聊齋誌異》二作之中看起來似有非無的相似之處乃是引起筆者本次想做研究分析之動機所在。當在看《陰陽師》的時候,先跳過文化時,背景的不同這點看來,神怪們作祟所想傳達的目的似乎有某些共通之處。是故想藉由此次的研究來釐清這其中的特點之所在。(二)研究目的本次研究之目的是由二部作品的四個篇章提出做比較分析,其中包括<神靈>、<鬼祟>、<妖>、<植物精>作為主題。以日本的《陰陽師》作為主軸,《聊齋誌異》則是為比較之對象,運用比較法的視野作出對二部著作中篇章的整理歸結,期能獲得二者之異同處究竟何在的結論之。(三)研究範圍與方法範圍是以研究目的作為基礎去尋找相關參考資料以做研究。《陰陽師》雖是現,作品但反推回奈良時,的平成京作為舞台撰寫,比照當時的中國則是為唐朝時期,故作品中也出現篇幅不少的中國相關篇章。而對比的《聊齋誌異》成書於《陰陽師》系列之中常出現以中國為主之篇章故事,如:《漢神道士》、《骷髏譚》、《針魔童子》、《月琷姬》、《有鬼盜走玄象琵琶》等等…作者生活的年,,則是在各篇章之中隱喻了各種不同的涵義,如作者對考詴制度的諷諫或是隱諷滿清習俗和時政等等…。藉由故事內容的分析對照,而期使能夠獲得理解二部作品在不同的背景之下所寫的文章有何神似之處。除了時間上的範圍研究,書中所表達出的中日民情不同、以及在文學技巧上人物的塑造、文字撰寫的技巧等等相似相異之處都列入為本次研究的範圍之一…二、陰陽師的內容分析在《陰陽師》這部作品裡,作者參考了各種中日古籍文獻資料,譬如有:《枕草子》、《源式物語》、《今昔物語》、《萬葉集》、《近,能樂集》、《古今和歌集》、《涅盤經》等等…也因而豐富了故事的內容。除了談到陰陽道的內容之外,系列作品之中也涉獵了關於和歌或是佛經相關之話題。(一)神靈<龍神祭>先提到的是在《陰陽師夜光杯卷》之中的篇章<龍神祭>。整部系列的開頭,多半先描述的是主角之一源博雅造訪安倍晴明宅第作為開頭。在此篇之中愛音樂成痴的源博雅竟然遺失了妖鬼贈送的珍貴樂器「葉二」,而在遺失的當晚枕邊留下了疑似沙金之物,沒想到安倍晴明在看過該物之後說是龍的鱗片,書中寫到:「我記得擱下葉二時,枕邊沒有那東西,無論是枕邊還是其他地方,都不可能會有沙金掉落在我家的任何一處。我認為很可能是取走葉二的人不小心掉落的,要不然就是故意擱下的。」晴明仔細凝望了一會兒。「這是鱗片。」於是爲了解開遺失之謎,隨著施法後的紙烏龜所引導進入了阿耨達池。進入神境以後出現了引導的魚精多舌魚,在魚精的用語中稱當時的日本為「倭國」。由此可見作者在寫作的時候仍保留了當時中國稱日本的稱謂。葉二被盜原由是因善女龍王爲了在每百年一次的慶典想聽見笛聲而取走,沒想到只有源博雅能吹奏出聲音。而在慶典的時候眾神於阿耨達池齊樂歡舞的景況描述,是在《陰陽師》系列作品之中少有的華麗、極度活潑的場陎…當源博雅吹奏鬼笛葉二的時候,文中寫到:眼淚自善女龍王的雙眼簌簌落下。善女龍王如此低語後,身姿立即化為一條龍,是金色的龍。這時光芒萬丈的巨大眾神接二連三自水中出現。不知不覺中,天空有無數飛天在飛翔舞蹈。在這篇故事之中所呈現的神靈是人性的,因為喜歡笛聲而擅自取走,仙筆者讀來有種「神也不是高高在上,而也是有所欲所求。」的感覺,不過後來也將葉二歸還給源博雅,更因他的演奏而感覺歡樂的氣氛。(二)鬼祟<覺>在《陰陽師》一作之中常藉由安倍晴明與源博雅二人的對談來闡述陰陽道涵義。而在《太極卷》的覺這篇更是提及了橘秀時與紀道孝二人因道觀的「覺」阿耨達池:Anavatapta,相傳為閻浮提四大河之發源地。位於天竺大雪山以北,以金、銀、琉璃、頗梨等四寶裝飾岸邊,其池金沙瀰漫,清波皎鏡,有龍王居於其中。鬼笛葉二:引用自《陰陽師飛天卷》葉二在《江談抄》上記載為「葉二為著名橫笛。另號稱朱雀門鬼笛。」外型在《十訓抄》中的描述為「此笛有二葉。一是紅葉,一是綠葉。據聞日日皆滴落朝露。賴通之子藤源師實公取出觀覽時,紅葉已落,朝露亦不在了」引用自《陰陽師夜光杯卷》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頁、、。引用自維基百科陰陽道:源自古,中國的自然哲學思想與陰陽五行學說,傳入日本後逐漸發展成富特色的自然科學與咒術系統,成為日本神道的一部分。(史實上的陰陽道,以「天文」「曆法」「漏刻」等為正職,行「占卜」「追儺」等事。同時身負科學家與方技師的身分。在民間傳說中,往往訛傳為法術使用者。以安倍晴明『占事略決』」為例,所指是中國六壬法中配合「黃道十二宮」十二月將所需的神將,乃作為占卜推算之用,民間卻將之訛傳為晴明所使役的十二式神。)作祟而喪失神志。安倍晴明更提到「除了生為人的咒以外,其他的咒都自二人身上消失了。」在此即為陰陽道的要旨之一,世界上所有事物皆因有咒存在而存在,若無人取名、為咒則什麼東西也不是。「覺」能夠洞察人心,作出各式各樣的變化來引誘人,在書中的描寫為:道孝與秀時正欲哀號著逃離,那女人彷彿不給他們出聲的機會,細聲清脆地說,「怕嗎,」「你們剛剛想逃吧,」「想用長刀斬我嗎,」「你正在想,我不是這世間的人,對吧,」女人說。又在想,爲什麼這女人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對吧,」「你在故事最後因安倍晴明在道觀中以不思考任何事情,導致「覺」無法吃到食物感受到飢餓,最後而自取滅亡。在消失之後留下了型似珠子的心燈,皆為先前被「覺」作祟吃掉的人心所變化的物品,只要吞下,便能夠恢復原本的精神狀。「覺」消失後的草叢中,有五粒珠子。三粒大珠子,兩粒小珠子。晴明拾起那五粒珠子,說道,「這些珠子都是『覺』所吃掉的人的心燈。只要讓他們吞下這些珠子,大家應該就能恢復原狀了。」(三)妖<黑川主>以捕魚維生的賀茂忠輔的外孫女綾子似乎有了戀人。忠輔察覺好像有男人會往返綾子的房間。觀察一些日子,就在某一晚忠輔刻意跟出去看綾子的行動,沒想到看到她全身一絲不掛的在家中養香魚的池子中生吃活魚。除了此景以外還出現一名男人稱讚綾子不留魚骨的吃掉整條魚…而隔天綾子也對自己前晚發生的事情不知情,後來甚至發現肚子裡懷了不知道是誰的孩子。後來男人自稱黑川主,並因法術使忠輔無法行動。只能眼睜睜看著孫女與妖物做出種種不堪入目的行為以後又去吃活魚。過了好幾天,綾子的肚子越來越大,原本故了方士還有些作用,但奸詐的黑川主用計逃脫,之後只好求助晴明。後來、引用自《陰陽師太極卷》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頁之、、。晴明用計抓住了黑川主,並逼問出事件始末…書中寫到:黑川主剛蹲坐在綾子被褥旁,被褥裡突然伸出一隻強而有力的白皙手臂,握住黑川主的手。黑川主慌忙想逃,但脖子上已套上一圈繩索,緊緊地勒住黑川主脖子。晴明又抓住旁邊的女娃,一起綑綁起來。篇章的最後才知道原來黑川主是因為忠輔前幾個月把偷吃魚的水獺一家的母水獺和小水獺殺了,所以黑川主才回來報復。而綾子腹中懷的孩子是人獸的果,最後生下孩子後便讓其與黑川主共同離開了。書中的敘述為:「可是,人怎麼可以生下水獺的孩子,」「人的因果和獸的因果,根本是一樣的。只是加諸於人和獸的咒各不相關,所以一般來講,人和獸的因果是不會交合的。但是,如果在雙方的因果施了同一種咒,或許也有可能發生人獸交合的結果。」由此可看出,在《陰陽師》一書中所要傳遞的道理之一為天地萬物各有各的名與咒,而過程中的種種造化則與各自的行為因果有關係了。(四)植物精<花占少女>無論是在中國或是日本甚至其他國家,相信都有很多愛花、愛菊的人。此篇章所描寫的花占少女《聊齋誌異》之中的<黃英>略為不同的是在於《陰陽師》之中的妖精是因為對戀人的思念而寄託在撕花瓣占卜上,進而出現在開滿白菊的舊宅邸。但她的作祟既不妨礙人也沒有什麼行動,就算生人靠近她,她仍默默的算著數不進的花瓣,書中說到:正忠說「喂,白菊姬,妳能不能告訴我妳的名字,妳到底為什麼要以那種悲哀數著花瓣呢,到底是誰沒來這兒呢,」女人仍不回答。默不作聲地消失。神情「這正是昨晚的事。」正忠說。、引用自《陰陽師》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頁之、、。引用自《陰陽師夜光杯卷》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頁之。後來晴明到了出現白菊姬的宅邸一探究竟之後,才知道原來她的戀人已死,而她手中剥著的花瓣與菊花,其實就是她死去戀人的頭髮與頭顱。白菊姬死前因為認為戀人到別處訪妻了,所以才懷抱著這樣的心情出現在人們陎前。算是一種癡情的表現。爾後,人們也將挖出來的她與她戀人的屍體葬在一起。而文中最重要的轉折點乃於晴明柔聲對她的提醒才仙她發現事實…書中敘述為:「無論妳拔掉多少瓣,那花瓣也不會全部拔光的。」晴明說,「因為你拔的那個並不是花瓣…」女人望向晴明。「妳懷中捧著的那個,不是花朵。」晴名的聲音溫柔地響著。晴明剛說畢,女人手腕中那個看似白菊花的東西立即幻化為男人頭顱。女人抱著頭顱,在白菊花叢中痛苦地扭動身子。由此再度使用了《陰陽師》系列中強調的事情之一「人說話的時候就是最簡單的一種下咒方式。」藉由語言與文字,將事物釐清乃重要的觀點之一。三、《聊齋誌異》的內容分析《聊齋誌異》的成書就參考茲而言之,涵蓋了隱喻當時政治等等相關的故事,但先就不以此部分作深入探討,《聊齋誌異》一書仍是中國有傳說、文章以來,第一次由單一作者寫成的著作,其源自魏晉之志怪小說之本,而發展出更多豐富之內容。(一)神靈<雷曹>家財不多的樂雲鶴在好友夏子平因傳染病死後,救濟幫助了夏的妻子與小孩。因為生活困難且想趁年少的時候奮鬥,而放棄了唸書進而從商的樂雲鶴,在金稜遇到了一個食量極大的壯漢,問到對方為何落魄沒想到壯漢說「罪嬰天譴不可說也。」還叮嚀樂雲鶴說「君有大難,無不忍忘一飯之德。」而在後陎遇上風浪時引用自《陰陽師夜光杯卷》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頁之、。救了樂的命與貨物。一天突然下雨,樂又言「雲間不知何狀,雷又是何物,安得致天上視之,此疑乃可解。」因此狀漢便領他上天上一遊,進而透露了自己是為雷官的身分。機緣之下樂從天上帶下的星星剛好便是好友夏子平,原文如此寫到:細視星嵌天上如蓮實之在蓬也,大者如瓮,次如瓿,小如盎盂。以手撼之,大者堅不可動,小星搖動似可摘而下者,遂摘其一藏袖中。撥雲下視,則銀河蒼茫,見城郭如豆。愕然自念…一夜妻坐對握發,忽見星光漸小如螢,流動橫飛。妻方怪吒,已入口中,咯之不出,竟已下咽。愕奔告樂,樂亦奇之。既寢,夢夏平子來,曰,「我少微星也。因先君失一德,促余壽齡。君之惠好,在中不忘。又蒙自上天攜歸,可云有緣。今為君嗣,以報大德。」此篇出現的神乃是被降下凡間的神,因緣際會遇到樂雲鶴的幫助,帶有報恩的心意帶樂一遊天際,卻也間接造成已故好友夏子平轉世為兒,亦是一篇巧妙的神靈故事。(二)鬼祟<畫皮>住在太原的王生因在路上看到獨行的女子而心生愛慕憐憫之情。女子道出自己因雙親的關係而在逃亡居無定所,王生便收留她回自己家中。藏匿好些時間之後王生才告訴自己的妻子這件事情、而在市場上遇到道士提醒他被妖鬼纏身也不願聽,沒想到一回家才發現妖鬼的真陎目。無何,至齋門,門內杜不得入,心疑所作,乃逾垝坦,則室門已閉。躡足而窗窺之,見一獰鬼,面翠色,齒巉巉如鋸,舖人皮于榻上,執彩筆而繪之。已而擲筆,舉皮如振衣狀,披于身,遂化為女子。睹此狀,大懼,獸伏而出。急追道士,不知所往。遍跡之,遇于野,長跪求救,請遣除之。起初王生用道士給的蠅拂掛在門上想驅走妖鬼,沒想到因其道行高深,反而衝進引用自《聊齋誌異》篇章<雷曹>蒲松齡著。引用自《聊齋誌異》篇章<畫皮>蒲松齡著。房間吃了王生的心。爾後王妻再找道士返家捉鬼才成功收伏,但卻無法讓王生復活。道士指點找到了街市乞丐幫助她,過程中做了許多侮辱王妻的動作,原文說到:見乞人顛歌道上,鼻涕三尺,穢不可近。陳氏膝行而前。乞人笑曰,「佳人愛我乎,」陳告以故。又大笑曰,「人盡夫也,活之何為」陳固哀之。乃曰,「人死而乞活於我,我閻羅耶,」怒以杖擊陳,陳忍痛受之。市人漸集如堵。乞人咯痰唾盈把,舉向陳吻曰,「食之」陳紅漲於面,有難色,既思道士之囑,遂強啖焉。吞下痰後,陳氏返家後受不了嘔吐,沒想到竟吐出人心,於是便救活了王生。在這個篇章主要的意旨在於「知人知陎不知心。」相反於《陰陽師》的鬼祟<覺>,覺這個妖怪因為能看透人心而仙人害怕,是外放的感覺而畫皮的厲鬼則是披著看不見邪惡內在的美好人皮,到處騙取人心…也是篇洞悉人心的文章。王生最初看到女鬼的美貌而被吸引,後來看見其真陎目,倒也是飛也似的請道士除妖。(三)妖<汪士秀>汪士秀父子二人都相當孔武有力,而且踢得一腳好球。然後汪父卻在某年坐船過錢塘江時溺死了。過幾年汪士秀因事停留在洞庭湖。沒想到晚上竟看到魚妖在湖上飲酒作樂,卻也進而發現服侍魚妖的其中一老竟是自己已逝的父親。但因為踢破魚妖的球、並想接回老父而引發魚妖怒氣。原文寫到:三人忽已登舟,面皆漆黑,睛大如榴,攫叟出。汪力與奪,搖舟斷纜。汪以刀截其臂落,黃衣者乃逃。一白衣人奔汪,汪剁其顱,墮水有聲,哄然俱沒,方謀夜渡,旋見巨喙出水面深若井,四面湖水奔注,砰砰作響。俄一噴湧,則浪接星斗,萬舟簸蕩。湖人大恐。舟上有石鼓二皆重百斤,汪舉一以投,激水雷鳴,浪漸消。又投其一,風波悉平。引用自《聊齋誌異》篇章<畫皮>蒲松齡著。引用自《聊齋誌異》篇章<汪士秀>蒲松齡著。因為汪士秀的勇猛力量,不但剷除了魚妖,更發現父親並未因事故溺死。接回父親重想天倫之樂。在這裡的魚妖,是任性妄為的,不但吃人、遇到有點技巧的人還留下來當奴才。相對於《陰陽師》之中的黑川主。魚妖所呈現的是無因果而會害人的妖怪。(四)植物精<黃英>愛菊花的馬子才巧遇了陶姓少年,彼此因為菊花的種植與興趣而有相當大相同的聊天話題。剛好遇到陶姓少年與姊姊要遷住北方,於是馬子才便邀請他們到自己家去住了。後來因為經濟上的問題陶姓少年開始販賣菊花,一開始馬子才感到不恥,後來卻也感到好奇,因為陶姓少年都是撿他家的殘枝菊花種活的。文中提到:自是馬所棄殘枝劣种,陶悉掇拾而去。由此不復就馬寢食,招之始一至。未幾菊將開,聞其門囂喧如市。怪之,過而窺焉,見市人買花者,車載肩負,道相屬也。其花皆異種,目所未睹。心厭其貪,欲與絕,而又恨其私秘佳種,遂款其扉,將就消讓。陶出,握手曳入。見荒庭半畝皆菊畦,數椽之外無曠土。斸去者,則折別枝插補之,其蓓蕾在畦者,罔不佳妙,而細認之,盡皆向所拔棄也。後來陶姓少年與姊姊黃英靠著菊花的買賣,家境也漸漸富裕了起來,而馬子才的妻子也剛好過世了,馬子才有意與向黃英求婚。爾後有次馬與陶姓少年喝酒喝多了,陶姓少年不小心露出菊花的原形,黃英用方法把陶姓少年轉化回來以後,馬子才知道他們姊弟是菊花精變的卻也不害怕,反而更加敬愛他們二人了。原文道:适過馬,馬使與陶相較飲。晚二人縱飲甚歡,相得恨。曾爛醉如泥,沉睡座間。陶起歸寢,出門踐菊畦,玉山傾倒,即地化為菊,高如人。花十余朵,皆大如拳。馬駭絕,告黃英。英急往,拔置地上,曰,「胡醉至此」覆以衣,要馬俱去,戒勿視。引用自《聊齋誌異》篇章<畫皮>蒲松齡著。四、比較《陰陽師》與《聊齋誌異》的內容分析(一)神靈在二作之中的神靈,皆是懂得報恩的角色。譬如在《陰陽師》的善女龍王雖擅自取走鬼笛葉二,仍留下了能驅除百病的龍鱗作為報酬,最後仍將該物歸還源博雅。而此著之中在筆法上瀰漫了大量華麗的場景及動作描寫,仙筆者感到故事發生時場景發生的生動。陎向乃為神(龍王)對人(源博雅)有所求而引發此一事件。而對比《聊齋誌異》的雷曹相似點也是神(雷曹)對人(樂雲鶴)有求。因為一開始雷曹犯了降雨失誤的錯誤而被貶人間,當時的祂得到了樂雲鶴在食衣住行等等…方陎的協助,而飽餐了幾頓。但也因為這樣,樂雲鶴的商船遇到了風雨後沉船才能得到雷曹的幫助取回所有物品。更因為如此有機會上天觀看世界,也因緣際會帶回了過是化為少微星的好友夏子平。整體而言之在神靈的部分,沒有發生駭人聽聞的事件,也許過程有些許仙人感到不解的沒來由之處,但最後給人的啟示頗為相近。源博雅發揮了他在音樂上的長材、樂雲鶴則是樂善好施,於是二者都獲得了來自神靈的感謝回報。(二)鬼祟一樣都是鬼在作祟,二作在筆法上人物的刻畫都相當鮮明。《陰陽師》之中一開始是有人因為打賭而去道觀冒險,懦弱與好強的人心醜態在此故事中表露無疑,而遇見了「覺」之後手忙腳亂,「覺」看穿他們的思想進而啖食了他們的心。而《聊齋誌異》之中的王生則是因為心生好美色之念誤將鬼怪之物帶入家門,這裡的鬼,不像「覺」的外貌千變萬化,而是藉由彩繪的人皮掩飾自己的本體,缺點便是在修補的時候脱下人皮容易被發現。但二種鬼的相似點皆為啖食人心,被「覺」吃後性命還在只是喪失神志而畫皮的鬼則會開腸剖肚取心來吃,故被。引自《陰陽師夜光杯卷》,善女龍王對源博雅說「雖算不上什麼謝禮,還請您收下那枚鱗片。無論世間流行任何疫疾,只要將鱗片含在口中,就絕對不會染病。」作祟之人往往慘死。消滅掉二鬼以後「覺」會留下人心,而因被剖肚取心而死的人則必須靠其他的力量始可復生。(三)妖比起鬼祟中出現的畫皮與覺的鬼怪,在妖的部分他們多半是由其他的物體或動物轉化而來,並有著原形,此點與<精>的部分略有相似。如黑川主雖外貌化為男人的形貌,原形卻是水獺而在洞庭湖上的魚精也是化為人型玩樂,卻在被斬現出魚的原形。在妖的部分二部作品上在故事的內容並沒有發現太大的相異點。最大的差異可能是在於<黑川主>是因為自己的家庭被人類破壞而刻意出現作祟、而<汪士秀>裡的魚妖則是喜好飲酒作樂而無特殊原因就會出現在人類陎前。(四)精在這個篇章之中,<花占少女>所呈現出來的形象是一個爲愛而癡的精怪,生前因為戀人好菊花,死後也一直對著菊花念念不忘,繼而數著看似菊花花瓣的東西,卻也在晴明的話語中點醒眾人,其實女子手上所拿並非菊花而是人的頭顱、所數的也是頭髮而非花瓣而<黃英>由菊花所化成的人型姊弟,不但沒有作祟害人,反倒是幫助了馬子才,使他家境變得富裕,可謂是因為馬子才的愛菊與好菊,才有此機緣與黃英、陶姓少年相遇。二部著作的篇章雖都藉由菊花來引述故事,但在實質的內容上並沒有太大的重複性。五、結論在比較以後,發現二作雖然在年,背景皆不相同的情況之下,仍然描述了數篇相似的主題。譬如《聊齋誌異》裡的<黃英>和《陰陽師》的<花占少女>皆是人與植物之間的情感描述,不過相異處於黃英本就是菊花修練成精化為人型花占少女則是人死後以菊花為留戀世間的憑藉而存在。說有相似卻又沒有這麼大的重複感。又言《聊齋誌異》的<汪士秀>之中出現的魚妖與《陰陽師》的<黑川主>作怪的水獺妖,二者都為動物修練成精而興事的故事、動物化成的妖精是任性妄為的,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不如前者提到的菊花精…是因為與人類的情感而眷戀世間,反而是依照自我意志作祟害人。最後歸納比較的篇章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聊齋誌異》<種梨>、《陰陽師》的<瓜仚人>,在此篇的故事裡人物算是所有章節裡最相近的。都是有一個衣衫破爛的道士向賣(運)水果的人要東西吃,因被拒絕而施法將水果皆以另一種形式「種」出來,而分享給路邊的人。目前尚未有資料能夠明確的指出《陰陽師》的作者夢枕獏在寫作的時候是否參考了中國名著《聊齋誌異》,以當下資料作比較來說,雖然偶有巧合雙方有謀合之處,但實質上要表達的意念並不是完全相同的。像是聊齋的故事中也許會告訴讀者妖鬼有多麼的恐怖,但不見得有什麼前因後果的敘述。又或著是可以說,《聊齋誌異》他的內容有簡單的記述地方傳說故事、卻也有反諷當時政府等等的篇章。因並非本論文之探究主題故未於此部分多加比較。但聊齋所涵蓋的風俗人事範圍絕對是比《陰陽師》來得要廣、要深。《陰陽師》雖然在故事中有各種妖物作祟,但是大部分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妖鬼的。多半是為人因貪瞋痴…等等各種念頭進而化身為妖物。譬如在《陰陽師三角鐵環》之中所出現的生成,便是因失去情郎而帶恨意到神社乞求化作鬼的悲哀篇章…再整部的系列之中作者所要傳達的意念相當明顯,即是不管做任何事情皆有所謂的前因與後果,神鬼妖精並不會無故向人類有所接觸,是有原因的才會造成之後的事件。六、參考文獻書陎資料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飛天卷》,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太極卷》,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夜光杯卷》,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鳳凰卷》,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付喪神卷》,繆思文化民夢枕獏著,茂呂美耶譯,《陰陽師飛天卷》,繆思文化民蒲松齡著,《聊齋誌異》,利大出版社民蒲松齡原著,蔡家茹改寫,《中國文學聊齋誌異》,企鵝出版社,民楊昌年著,《聊齋誌異研究》,里仁書局,民歷史學習研究會編,《日本的歷史》,致良出版社,民陳香編著,《聊齋誌異研究》,國家出版社,民楊昌年著,《聊齋誌異研究》,里仁書局,民網路資料微基百科,倭國,微基百科,陰陽道,DVD資料《陰陽師II》,角川電影出版,《畫皮》,理大國際多媒體出版,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论阴阳师与聊斋志异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