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

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doc

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

zheng春娟
2019-06-0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doc》,可适用于医药卫生领域

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作者:顾加栋来源:找法网日期:年月日顾加栋①摘 要:对于急救病例医务人员机械地执行知情同意制度不是最佳的选择应当考虑患者的根本利益而不囿于患者或者其家属的错误决定有权行使医疗干涉权并及时对患者采取手术治疗等紧急抢救措施。关键词:急救 知情 同意 AStudyontheInformedConsentSystemofEmergencyCaseGuJiadongAbstractInemergencycases,itisnotthebestoptiontoimplementthesystemofinformedconsentmechanicallyTheconsiderationshouldbegiventothefundamentalinterestsofpatientsratherthanrelyingthewrongdecisionofpatientsortheirfamiliesThedoctorshavethemedicalinterferingrightandcantakeemergencytreatmenttopatientsimmediately,suchasrescuemeasuresKeywordsemergencycase,informed,consentAuthor’saddressSchoolofHealthPolicyandManagementofNanjingMedicalUniversity,Nanjing,Jiangsu,,China近年来社会各界对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给予了持续性的关注媒体对类似新闻几乎一件不落地予以报道。其中影响最为广泛的莫过于年月北京某医院发生的“丈夫拒签手术单致孕妇死亡”案件。对这一类案件社会大众无法理解是知情同意权为什么成了救死扶伤的拦路虎?应该说这种局面出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且主要不是医疗行业的原因。当前医疗和司法实践中部分患者以及司法机关过分强调知情同意权医疗机构为此吃了不少“哑巴亏”。加之现行法律并没有赋予医疗机构强行急救治疗义务医疗机构在缺少“知情同意”时不予抢救在法律层面上无可非议。但笔者以为医学是一个神圣的事业急救更是性命攸关的医疗活动医务人员不能一味明哲保身。正如上文所引北京某医院的案件医务人员基于患者家属的意见而未采取最有效的治疗措施固然没有错但这种做法在道德上来说并非最好的选择。本文希望结合知情同意制度的法律属性和立法本义探讨急救医疗活动中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一、急救活动中知情同意的特殊性患者伤病情况紧急医院往往缺少与患者及其家属进行全面沟通的充足时间。随着患者医疗活动主体地位的确立患者的知情同意成为了医疗活动合法性的基础。近年来的医患关系现状更使得医疗知情同意权受到普遍重视。然而由于医学的专业性、医学技术发展的迅速性医患沟通往往并不是一件便捷的事情。患者尤其不那么容易理解和接受与医疗活动相关的风险。在非急救性的医疗活动中医务人员可以、也应当保证患者真正地理解医疗行为的目的、方法和风险等问题。但在紧急性医疗活动中可能不容许医务人员花太多时间与患者“苦口婆心”式地交流患者也因此容易对医疗风险等问题产生疑虑。患者往往暂时失去行为能力不能自行行使知情同意权。医疗知情同意权从本质上讲是患者对其生命健康处置行使的选择、决定权知情同意权行使的主体应当的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患者本人。但是在紧急救治活动中患者本人往往处于意识模糊甚至昏迷的状态其本人已经失去了表达意志能力。他们的行为能力不仅与普通的患者不同即使是与未成年人等类型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相比他们也有其特殊性。普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相对固定的但这些患者没有相对规定的监护人。所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将代为行使知情同意的主体规定为“家属”和“关系人”而没有使用“监护人”一词。抢救机会稍纵即逝患者的知情同意权与其生命健康权之间可能存在冲突。每个急救病例都是生与死的抉择。在急救病例中患者如果在知情同意问题上产生错误的抉择将“没有后悔的机会”。患者的知情同意权与他的生命健康权之间的冲突十分明显。医务人员如果固执于患者的错误决定结局的悲剧性可想而知。医务人员也往往遭受伦理道德上的谴责。相反如果医务人员勇于承担责任违背患者一时的错误决定其结果却往往是积极的。二、关于急救知情同意制度适用若干向度的思考知情同意制度的立法目的与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适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确立知情同意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在当前的医疗实践中部分医务人员简单地将知情同意书理解为规避医疗风险、避免医患纠纷的一种工具患者对知情同意制度也有顾虑担心在签了手术同意书后医院对各类损害后果拒不认账。将手术单看作是与医院之间签订的“生死状”。正是由于人们对医疗知情同意制度的立法目的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错误认识导致医患双方在某些情况下不能正确适用这一制度。众所周知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纽伦堡审判知情同意原则是追究纳粹医生强迫受害人接受人体试验罪行的有力理论武器。知情同意原则也由此被医学界公认。现代西方生命伦理中的医疗知情同意制度则是一种避免伦理冲突的手段保证患者对自己的生命健康享有必要的抉择权保证患者享有“不受干预的中心地位”。可以看出知情同意原则自其诞生之日起就是为了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患者通过行使知情同意权来实现对自己生命健康权的抉择。进一步说该制度设立的目的是防止医务人员滥用医疗干涉权(注意:“防止滥用”不等于“禁止运用”)。现代西方生命伦理学中的知情同意制度其基本目的仍然是保护患者对自身生命健康的抉择权其落脚点主要还是患者的生命健康权。只不过现代意义的知情同意制度同时体现了价值的多元化尊重患者基于理性考虑的医疗选择甚至包括放弃治疗、刻意结束生命的选择。实际上某种情形下患者放弃治疗未免不是一种最优化的选择正如很多癌症晚期的患者愿意选择安乐死一样。但是医务人员应当考察患者的选择是否是理性的。笔者以为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应当尊重患者的知情同意权也应当考察患者利益的最大化使医疗活动尽可能地符合患者的根本需要。一个感情受挫而吞剪刀自杀的女患者拒绝手术另一个癌症晚期疼痛难耐的患者要求放弃治疗谁的决定能体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应该说后者的选择可以解释为利益最大化而前者显然不是。所以对后者可以按照其意见行事而前者采取强制手术措施则往往是一个正确而积极的做法。卫生法律制度的根本精神与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适用现代社会强调人的权利和人的尊严同时又无不是将人的生命健康权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从法理学上讲权利是有大小之分的权利的实现次序是有先后之分的。当一个人的生命健康权利与自身的其他权利或者他人的一般性权利(人身权和财产权等)发生冲突时其他权利一律应当为生命健康权“让道”。作为人道事业的医疗行为其根本目的就是救死扶伤保护公民生命健康是所有卫生法律制度应当共同遵守的基本原则和根本精神。从上述意义上讲当前出现的因缺少患者知情同意而不能实现救死扶伤目的的现象实在不可思议。缺少了患者或其家属的知情同意手术等医疗行为到底能否继续呢?正如上文所言当下社会价值观强调利益多元化在法律层面上患者本人有权放弃自己的生命。虽然就社会而言他人的生命高于一切但对患者本人而言生存不一定是他价值的全部。某种情形下(例如癌症晚期病人)生命的延长对患者而言还可能是件痛苦的事情。所以只要是患者经过理性思考的抉择就应当认为是符合其根本利益的。在非急救性的医疗活动中患者有充足的心智和时间对医疗措施进行理性的思考和抉择。因此在日常性的诊疗活动中考察患者根本利益的方式是严格履行知情同意制度并以患者理性思考后的意见作为医疗行为的依据。与一般的诊疗活动不同在急救活动中由于时间紧迫患者往往缺少理性思考。例如某些自杀急救病例中患者的思想往往是偏激的。还有部分急救患者已经失去了行为能力不可能“理性思考”。即使是精神正常的人在紧急情况下的思考也可能是非理性的。北京某医院发生的孕妇死亡案中患者丈夫的决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失去了患者理性的知情同意医务人员应当怎么办?笔者以为无论是从通常的诚信原则出发还是从医疗救死扶伤的根本宗旨出发医务人员都不应当推定患者真的愿意放弃最佳治疗措施。相反医务人员有责任进行换位思考考虑患者或者其家属的理性行为应该是什么。如果能够判断患者或者其家属的决定非理性或者明显不正确那么可以认为这样的决定应当是一种“重大误解”不可能是其真实意思的表示。医务人员应当以知情同意制度设立之根本目的为依据而不囿于患者或者其家属的错误决定并对患者采取及时而恰当的救治措施。知情同意书的法律属性与急救知情同意的正确运用。知情同意书是医疗活动中最基本的一种文书它的作用和价值是相当广泛的。对医疗机构而言知情同意书是其履行风险告知义务并获得患者承诺(允许)的基本形式。知情同意书的签订表明患者已经知悉了有关诊疗措施的实施目的、风险等信息。知情同意书最根本的作用就是让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获得了手术等诊疗措施的授权最基本的法律属性是其具有的授权性。一般而言没有经过别人的授权就没有处理他人事务的权利和义务没有患者的授权医生就没有权利为患者实施手术等诊疗活动。没有患者授权时医生是否可以实施急救性的手术呢?《民法通则》第九十三条规定:“没有法定或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可见为他人处理事务不是必然需要他人的授权在特殊情况(尤其是紧急情况下)离开了他人的授权但为他人利益考虑而帮助他人管理事务的法律是不禁止的甚至还“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付的必要费用”。这一规定在民法学理论上被称为“无因管理之债”。笔者以为正如在一般民事活动中存在无因管理的情形一样在缺少患者或者其家属授权的情况下医务人员在必要时仍然可以采取相应的急救措施。本质上说这也是一种无因管理活动。司法实践表明这类见义勇为式的医疗行为得到了司法部门的理解和支持。在急救活动中以侵犯患者的知情同意权为代价而换取患者生命健康权也符合法学中的紧急避险理论。知情同意权的代理行使与急救医疗知情同意的正确运用知情同意权的行使主体应当首先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患者本人。然而急救活动的对象往往是暂时失去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因此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无法取得患者意见的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这一规定赋予了家属或者关系人代为行使知情同意权的权利。但在医疗实践活动中家属或者其他关系人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会做出不利于患者的处置意见例如处于经济承受能力要求放弃对患者的治疗等等医务人员是否应当唯患者家属或者关系人的意见是从?当下的医疗卫生界大部分就是这样操作的。这种观点的有害性显而易见。现代社会夫妻之间、患者与其家属之间可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利益冲突家属为了自己利益而牺牲患者利益的事例屡见不鲜。如此理解和执行知情同意制度的患者岂不成了他人“刀俎下的鱼肉”?《民法通则》第条规定:“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监护人的根本责任是维护被监护人的人身及财产利益而不是损害被监护人的利益。在急救患者本人暂时丧失行为能力时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实际上承担了临时性的监护责任。他们损害患者的任何决定应当都是违法的。国外对这类问题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制度。年英国发生过一个著名的诉讼:英国一个连体婴儿的马耳他籍父母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进行手术听任两个孩子生命处于危险状况。英国法院为了保证连体婴儿能得到应有的治疗措施取消了周末不开庭的惯例以法律的名义命令进行相关的手术。我国目前没有如此完善的维护患者权益的制度但医疗机构也不应当对患者家属或关系人的不利意见听之任之。法律并没有禁止医院选择性听取家属或关系人的意见。因此在某个家属或者某几个家属的意见不利于患者根本利益时医务人员有权利、也有必要听取其他家属或关系人有益于患者的治疗意见。在日常生活中当监护人的行为损害被监护人利益时其他近亲属也有权要求变更监护人取消原监护人的监护权利。所以这种做法完全符合《民法通则》关于法定代理的基本精神。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7

论急救知情同意制度的理解和适用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