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

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doc

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

爱完了没了姿态_
2017-09-18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张冲莎士比亚大悲剧《奥赛罗》的故事无论观众读者都已相当熟悉:供职威尼斯的摩尔大将军奥赛罗人品高尚战功显赫既成国之栋梁又得美丽纯真的苔丝德梦娜的芳心。两人的闪婚激怒了姑娘的父亲、威尼斯元老勃拉班修但恰逢外敌入侵国家用人再加上女儿本人信誓旦旦的表白为父的也只能忍气吞声。伊阿古与凯西奥是奥赛罗的两位副将形如左右手但前者觉得后者更受重用又怀疑奥赛罗曾对自己的妻子有不轨之举妒恨交加决意设计毁掉奥赛罗与苔丝德梦娜的婚姻。他在轻信的奥赛罗、无辜的苔丝德梦娜和头脑简单的凯西奥之间如鱼得水成功燃起了奥赛罗的熊熊妒火最终吞灭了奥赛罗和苔丝德梦娜。当然为了“诗的正义”伊阿古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代人(特别是当代欧美人)演绎奥赛罗的悲剧总喜欢纠缠于奥赛罗的摩尔人身份在“族裔”一事上大做文章:摩尔人肤色偏暗在戏中被惹急了的苔丝德梦娜的父亲顾不得政治正确与否冲着奥赛罗就骂他是一头“黑公羊”。奥赛罗本人在怀疑妻子为何不爱不贞时也把肤色黑了点、年纪大了点作为很重要的解释。于是在演出中不仅奥赛罗的肤色越涂越黑简直到了混淆北非与中非南非人肤色的地步用黑人演员来演奥赛罗也几乎成了导演不必多想的选角方案至少可以省去白人演员把脸涂黑之苦嘛。另外在演出中明指暗示处处加强种族冲突的戏份非把奥赛罗整成族裔斗争的牺牲品不可与《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不过莎士比亚还是超越了当代人的浅薄和限制的。试问:《奥赛罗》之为悲剧难道主人公非(浅)黑肤色不可,奥赛罗在威尼斯廷上举足轻重官至大将军凭的是军功与人品上至元老下到官兵众人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他的肤色。奥赛罗获得苔丝德梦娜的青睐也是因为军功与人品加上姑娘家对英雄的崇拜与怜爱肤色更没有成为障碍。真把奥赛罗演成个白人将军全剧恐怕删不了几处戏改不了几句台词但悲剧恐怕依然成立。为何,因为莎士比亚并没有那么多的族裔偏见奥赛罗的悲剧与族裔无关。事实上奥赛罗的悲剧是人的悲剧是人性的悲剧是千千万万个你我他都有可能跌进去的悲剧。的确有人认为“卑微情结”与“无端猜忌”联手把奥赛罗送进了悲剧。所谓“卑微情结”乃一种心理症候有此情结者时时觉得别人会因自己出身、门第、颜值、智力、钱包等等方面的欠缺而小看自己从而导致行为过激。过度者可以超常规的努力与速度奋力往社会阶梯上攀爬亦可极度缺乏自信“疑人偷斧”式地把别人的眼神举止都往“瞧不起我”的方向去领会。奥赛罗的“卑微情结”正好促成他对伊阿古的骗局深信不疑:妻子与年龄相当、肤色相仿的凯西奥友好相处他认定是妻子暗中劈腿尽管理智上他竭力说服自己要相信妻子的忠贞但我们都明白等需要理智来做出特别努力时本能的冲动往往已成脱缰野马难以控制了。在当今社会生活的流动性前所未有这样的“卑微情结”也常常使“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婚姻产生问题甚至导致情感破裂和家庭悲剧。所以看《奥赛罗》恐怕并不需要在乎他的肤色和种族。不过对当今的人们《奥赛罗》似乎还传达着另一层更有意思的教训。事实上要说奥赛罗对奸人伊阿古言听计从也多少有失公允。从剧情上看他对伊阿古的每一项指控都必须亲自调查坐实从不盲目听信。“一定要亲眼看见我才能相信(你的话)”这是他时时挂在嘴上的话他也一直这么做的。当伊阿古暗示说苔丝德梦娜与凯西奥走得“有点近”他一定要去目睹两人的确有说有笑甚至还有点肌肤之亲当伊阿古假装无心中提到了那块绣花丝巾奥赛罗一定要回到家中细细考问究竟当伊阿古告诉他苔丝德梦娜与凯西奥已进入谈情说爱的程序他一定要去躲在一旁目睹(注意:不是听见)凯西奥与伊阿古谈起“苔丝德梦娜”(其实他们谈的是凯西奥的情妇比央卡)时的放荡与不屑。正是这追求真相的“格物致知”正是“眼见为实”的原则让我们眼看着奥赛罗一步步朝真相的反面走去最终付出了自己和他人生命的代价。而更可悲的是他到死都没有意识到“眼见未必是实”这一道理。于奥赛罗而言“眼见不实”有内外两个原因:外因自然是伊阿古的奸诈设局内心则是他自己的心魔。伊阿古的设局恰到好处每一局都将奥赛罗安置在可以亲眼看见视线内事实、却始终看不见视线外事实的地方而奥赛罗自己的心魔则使他坚信自己看见的局部现象就是事实。这恰好应验了心理学上的一条观测结果:人们倾向于相信自己因信仰或猜忌愿意相信的东西。麦克白是这样只相信女巫预言他要获得王位却不(愿)相信女巫预言他的后代无法坐上王位麦克白的心魔是野心奥赛罗也是这样只相信伊阿古关于凯西奥不忠、苔丝德梦娜不贞的谗言将亲眼目睹的所有“事实”(其实只是被设定的现象)都认作是妻子出轨的证明他的心魔则是“卑微情结”。不过奥赛罗的悲剧似乎更接近古希腊经典悲剧《俄狄浦斯王》所传达的那个“悲剧反讽”:人越是自以为在逃离危险他往往正冲着那危险而去。这是古代哲思对人之命运的悲观思考到了莎士比亚手里也成了对文艺复兴时代人乃天地灵长、无所不能的观念的一种拷问:人啊人恐怕远没有那么万能吧。尽管当代人焦虑更多提防心魔作祟十分迫切然而若能时刻意识到“眼见未必是实”甚至“眼见多半为虚”可能更加有意义了。奥赛罗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相信自己的感官这似乎没错但悲剧在于他不明白即使在没有心魔干扰的情况下人本身也是有限的个体根本无法看见整头大象能掌握的只是象牙、长鼻、粗腿、短尾。当今的人们面对充斥各种自媒体他媒体微信公号的信息即使没有各种各样的心魔忘记了那些信息多少是选择性忽略的结果忘记了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出自心怀各种利益诉求的推手忘记了那些图像都经过取景、拼贴、P图等等数道工序只见自己想见的只听自己愿听的现实与虚拟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及到见了真人真相逃走的逃走崩溃的崩溃虽不至于人人跌进奥赛罗的悲剧泥坑大大小小的亏恐怕要吃上不少的。这样想来我们离奥赛罗的悲剧恐怕还真的不那么很远而这样的《奥赛罗》依然诠释着莎士比亚“属于世世代代”的预言。◎张冲莎士比亚大悲剧《奥赛罗》的故事无论观众读者都已相当熟悉:供职威尼斯的摩尔大将军奥赛罗人品高尚战功显赫既成国之栋梁又得美丽纯真的苔丝德梦娜的芳心。两人的闪婚激怒了姑娘的父亲、威尼斯元老勃拉班修但恰逢外敌入侵国家用人再加上女儿本人信誓旦旦的表白为父的也只能忍气吞声。伊阿古与凯西奥是奥赛罗的两位副将形如左右手但前者觉得后者更受重用又怀疑奥赛罗曾对自己的妻子有不轨之举妒恨交加决意设计毁掉奥赛罗与苔丝德梦娜的婚姻。他在轻信的奥赛罗、无辜的苔丝德梦娜和头脑简单的凯西奥之间如鱼得水成功燃起了奥赛罗的熊熊妒火最终吞灭了奥赛罗和苔丝德梦娜。当然为了“诗的正义”伊阿古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代人(特别是当代欧美人)演绎奥赛罗的悲剧总喜欢纠缠于奥赛罗的摩尔人身份在“族裔”一事上大做文章:摩尔人肤色偏暗在戏中被惹急了的苔丝德梦娜的父亲顾不得政治正确与否冲着奥赛罗就骂他是一头“黑公羊”。奥赛罗本人在怀疑妻子为何不爱不贞时也把肤色黑了点、年纪大了点作为很重要的解释。于是在演出中不仅奥赛罗的肤色越涂越黑简直到了混淆北非与中非南非人肤色的地步用黑人演员来演奥赛罗也几乎成了导演不必多想的选角方案至少可以省去白人演员把脸涂黑之苦嘛。另外在演出中明指暗示处处加强种族冲突的戏份非把奥赛罗整成族裔斗争的牺牲品不可与《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不过莎士比亚还是超越了当代人的浅薄和限制的。试问:《奥赛罗》之为悲剧难道主人公非(浅)黑肤色不可,奥赛罗在威尼斯廷上举足轻重官至大将军凭的是军功与人品上至元老下到官兵众人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他的肤色。奥赛罗获得苔丝德梦娜的青睐也是因为军功与人品加上姑娘家对英雄的崇拜与怜爱肤色更没有成为障碍。真把奥赛罗演成个白人将军全剧恐怕删不了几处戏改不了几句台词但悲剧恐怕依然成立。为何,因为莎士比亚并没有那么多的族裔偏见奥赛罗的悲剧与族裔无关。事实上奥赛罗的悲剧是人的悲剧是人性的悲剧是千千万万个你我他都有可能跌进去的悲剧。的确有人认为“卑微情结”与“无端猜忌”联手把奥赛罗送进了悲剧。所谓“卑微情结”乃一种心理症候有此情结者时时觉得别人会因自己出身、门第、颜值、智力、钱包等等方面的欠缺而小看自己从而导致行为过激。过度者可以超常规的努力与速度奋力往社会阶梯上攀爬亦可极度缺乏自信“疑人偷斧”式地把别人的眼神举止都往“瞧不起我”的方向去领会。奥赛罗的“卑微情结”正好促成他对伊阿古的骗局深信不疑:妻子与年龄相当、肤色相仿的凯西奥友好相处他认定是妻子暗中劈腿尽管理智上他竭力说服自己要相信妻子的忠贞但我们都明白等需要理智来做出特别努力时本能的冲动往往已成脱缰野马难以控制了。在当今社会生活的流动性前所未有这样的“卑微情结”也常常使“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婚姻产生问题甚至导致情感破裂和家庭悲剧。所以看《奥赛罗》恐怕并不需要在乎他的肤色和种族。不过对当今的人们《奥赛罗》似乎还传达着另一层更有意思的教训。事实上要说奥赛罗对奸人伊阿古言听计从也多少有失公允。从剧情上看他对伊阿古的每一项指控都必须亲自调查坐实从不盲目听信。“一定要亲眼看见我才能相信(你的话)”这是他时时挂在嘴上的话他也一直这么做的。当伊阿古暗示说苔丝德梦娜与凯西奥走得“有点近”他一定要去目睹两人的确有说有笑甚至还有点肌肤之亲当伊阿古假装无心中提到了那块绣花丝巾奥赛罗一定要回到家中细细考问究竟当伊阿古告诉他苔丝德梦娜与凯西奥已进入谈情说爱的程序他一定要去躲在一旁目睹(注意:不是听见)凯西奥与伊阿古谈起“苔丝德梦娜”(其实他们谈的是凯西奥的情妇比央卡)时的放荡与不屑。正是这追求真相的“格物致知”正是“眼见为实”的原则让我们眼看着奥赛罗一步步朝真相的反面走去最终付出了自己和他人生命的代价。而更可悲的是他到死都没有意识到“眼见未必是实”这一道理。于奥赛罗而言“眼见不实”有内外两个原因:外因自然是伊阿古的奸诈设局内心则是他自己的心魔。伊阿古的设局恰到好处每一局都将奥赛罗安置在可以亲眼看见视线内事实、却始终看不见视线外事实的地方而奥赛罗自己的心魔则使他坚信自己看见的局部现象就是事实。这恰好应验了心理学上的一条观测结果:人们倾向于相信自己因信仰或猜忌愿意相信的东西。麦克白是这样只相信女巫预言他要获得王位却不(愿)相信女巫预言他的后代无法坐上王位麦克白的心魔是野心奥赛罗也是这样只相信伊阿古关于凯西奥不忠、苔丝德梦娜不贞的谗言将亲眼目睹的所有“事实”(其实只是被设定的现象)都认作是妻子出轨的证明他的心魔则是“卑微情结”。不过奥赛罗的悲剧似乎更接近古希腊经典悲剧《俄狄浦斯王》所传达的那个“悲剧反讽”:人越是自以为在逃离危险他往往正冲着那危险而去。这是古代哲思对人之命运的悲观思考到了莎士比亚手里也成了对文艺复兴时代人乃天地灵长、无所不能的观念的一种拷问:人啊人恐怕远没有那么万能吧。尽管当代人焦虑更多提防心魔作祟十分迫切然而若能时刻意识到“眼见未必是实”甚至“眼见多半为虚”可能更加有意义了。奥赛罗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相信自己的感官这似乎没错但悲剧在于他不明白即使在没有心魔干扰的情况下人本身也是有限的个体根本无法看见整头大象能掌握的只是象牙、长鼻、粗腿、短尾。当今的人们面对充斥各种自媒体他媒体微信公号的信息即使没有各种各样的心魔忘记了那些信息多少是选择性忽略的结果忘记了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出自心怀各种利益诉求的推手忘记了那些图像都经过取景、拼贴、P图等等数道工序只见自己想见的只听自己愿听的现实与虚拟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及到见了真人真相逃走的逃走崩溃的崩溃虽不至于人人跌进奥赛罗的悲剧泥坑大大小小的亏恐怕要吃上不少的。这样想来我们离奥赛罗的悲剧恐怕还真的不那么很远而这样的《奥赛罗》依然诠释着莎士比亚“属于世世代代”的预言。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8

奥赛罗的脸其实不必是黑的-北京青年报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