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_现当代文学论文【精品论文】

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_现当代文学论文【精品论文】.doc

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_现…

听说你仍旧一个人的世界
2017-11-2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_现当代文学论文【精品论文】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现当代文学论文【精品论文】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现当代文学论文【摘要】《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与《芦花荡》是孙犁对《琴和萧》的改写是孙犁对“琴和萧”这一题材的不同叙述。从这一次次的改写中我们可以看到文本的基调由哀伤而渐变为清新且随着叙述视角和叙述重点的转变作者对战争之残酷的立场也由显性而转为隐性。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所留下的印迹。这种风格的形成既有着四十年代解放区阶级立场言说的特定语境也有着孙犁自身的原因。【关键字】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孙犁的《爹娘留下琴和箫》(之后改名为《琴和箫》)最初发表在《晋察冀日报》的文艺副刊《鼓》上。年月孙犁对其进行了两次改写分别改成了《芦花荡》和《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并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琴和箫》的创作以及之后的改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因为这三个文本都是孙犁对“琴和萧”(即大菱、二菱的故事)这一题材的不同的叙述从这些文本中我们能看到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形成所走过的印迹。孙犁受“五四”启蒙文学的影响极深“一生坚持人道主义思想和为人生的文学主张”其三十来篇抗日小说也都取材于战争中的人事。然而其作品却极少充满铁与血的残酷反以美好的女性形象塑造、清新的田园乡土描绘以及诗意的语言而开创了“白洋淀派”。然而从其早期创作的《琴和萧》中我们却能强烈地感受到一股生命的逝去以及美好事物被摧毁的哀伤。而在其后改写的两个文本中我们却看到了一些变化:感情基调上浓重的伤感已渐被冲淡到了《芦花荡》则显出了清新谐趣的气息叙述视角上“琴和萧”这一故事的叙述也从由“我”叙述变为“我”听老人叙述到了《芦花荡》则变成了叙述老人与大菱二菱两姐妹的故事作者对战争之残酷的立场也从显性渐向隐性转变。这种哀伤情感的逐渐压抑、作者立场的逐渐退隐在四十年代阶级立场言说逐渐成为强势话语的解放区在孙犁文学风格的形成上都是一个十分值得研究的转变。一、创作风格的形成(一)基调从哀伤到清新在《琴和箫》的前几段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战争的阴影已经投射到人们的心中朋友的妻子往日“叫微笑笼罩的脸”而今却是“严肃”的。在战争日益迫近的阴影中哀哀的琴箫合奏声在朋友的家中响起。在这里已经定下了哀伤的基调。如果没有战争那么这一对琴萧唱和的夫妇的生活该是多么美好。然而战争却使一切都变成了悲剧。“我”的朋友去参加了游击队而后牺牲一个年青的生命在美丽的春天逝去。战争以狰狞的面目给这个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父亲牺牲母亲为了复仇而奔赴前线遗留下的两个姐妹成了战火中的孤儿。文本的后部分作者叙述两个小女孩(我们无法知道她们是否就是大菱、二菱姐妹“我”也没有去深究更似乎是作者不忍去深究)的牺牲更是带给我们一种不忍触及的哀伤。然而到了《芦花荡》这样的哀伤情绪已渐消褪留给读者的是谐趣欢快的叙述以及清新而充满诗意的月夜下的白洋淀。“假如是月明风清的夜晚人们的眼再尖利一些就可以看见有一只小船从苇塘里撑出来在淀里像一片苇叶奔着东南去了。半夜以后小船又飘回来船舱里装满了柴米油盐有时还带来一两个从远方赶来的干部。”在残酷的战争时期敌人从炮楼的小窗子里日夜监视着这片大苇塘而“老头子”却每天夜里像一个没事人“按照早出晚归捕鱼撒网那股悠闲的心情撑着船”来去自如。于是敌人发了愁:每到傍晚苇塘里的歌声飘出来稻米和肥鱼的香味飘出来。这是多么谐趣而欢快的叙述多么富有诗意的描绘一洗了《琴和箫》里的哀伤。此外在《芦花荡》里作者隐去了这两个姐妹的父母的故事不再写战争对这对姐妹的伤害只是大菱在战斗中受了一点伤。甚而文本的结尾还花了大笔墨写“老头子”在苇塘里设计痛击几个日本兵。在这里文本的基调已实现了由哀伤到清新的转变。(二)立场从显性到隐性在这前后的改写中我们还能看到故事叙述视角和叙述重点的转变。在《琴和箫》中“我”是故事的叙述者“我”作为小说中的人物直接参与到叙事中直面战争的残酷。在这里第一人称的叙述更多地流露出了作者的立场。在小说中“我”在叙述“琴和萧”这一故事时流露出的深深的哀伤正是体现了作者对残酷的战争毁灭美好的生命的伤感。这是孙犁在文学创作中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残酷多少带着儒家悲天悯人的情怀。到了《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琴和萧”这一故事的叙述者已变为撑船的“老人”。从由“我”直接叙述到“我”听“老人”叙述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对战争之残酷的立场从显性转为了隐性。但从“老人”的叙述中我们仍可以感受到作者对战争对年青的生命毁灭的伤感。然而到了《芦花荡》叙述视角已经从第一人称转变为了第三人称叙述的重点也由“琴和萧”的故事转变为“老头子”的故事。至此作者对战争之残酷的立场完全实现了退隐。在这里战争已不再显现出它本来的残酷面目哀伤的感情基调也从作者的笔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谐趣欢快的叙述以及清新而充满诗意的田园乡土。作者不再直面战争的残酷转向了对战争中的人事、风物的诗意的构想。二、风格形成背后的原因从《琴和萧》到《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再到《芦花荡》从哀伤的基调到清新从直面战争之残酷的立场到对战争中人事、风物的诗意构想我们看到了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所留下的印迹。然而我们不禁要深究孙犁小说风格形成背后的原因。孙犁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成长在有着儒化教养的小康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个乡村小知识分子行为儒雅乡土文化观念很重他母亲温柔善良且孙犁从小便得到众多女性的呵护宠爱。这些潜在的人格濡染对于他日后独特文学风格的形成有着很深的影响。在其三十来篇的抗日小说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他对美好而善良的女性形象的塑造、温情而细致的家庭日常生活场景的刻画以及充满牧歌情调的乡土风物的诗意描绘。这些都使他的小说充满了美好和诗意。然而他又受“五四”启蒙文学的影响极深一生坚持这人道主义的思想和为人生的文学主张鲁迅更是其毕生的文学导师(他在抗战时期曾写下《少年鲁迅读本》)。“五四”文学始终关注中国底层民众的苦难关注人性强调人的价值。鲁迅更是直面人生苦难的猛士。因此他在一九三七年怀笔从戎面对残酷的战争对生命的毁灭难免直面难免流露出深深的哀伤。然而这与他从小所受到的人格濡染难免有着冲突。因此当他写下《琴和萧》这篇作品时他觉得过于沉重不忍去触及战争的残酷。于是他多次地修改终于由直面而转向对战争中人事、风物的美好构想。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从《琴和萧》到《白洋淀边一次小斗争》再到《芦花荡》的一次次修改也即独特创作风格的形成有着“五四”启蒙文学传统与自身所受人格濡染这两重因素的复杂影响。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孙犁所处的解放区这一独特的语境。在整个四十年代的解放区阶级立场的言说逐渐形成强势的话语霸权。特别是一九四三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明确了文艺“从属于政治”、文艺为工农兵服务。阶级立场的一旦确立则战争只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而作家对战争的残酷所流露出的哀伤这种个体的表达也须转向阶级的言说。可以说孙犁是在这种阶级言说的夹缝中找到了契合自己创作风格的表达。注释:杨联芬孙犁:革命文学中的“多余人”【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参考文献:孙犁孙犁全集【M】人民文学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编孙犁作品评论集【J】百花文艺出版社,杨联芬孙犁:革命文学中的“多余人”【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叶君参与、守持与怀乡孙犁论【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郭志刚孙犁评传【M】重庆出版社,郭志刚、章无忌孙犁传【M】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

从《琴和箫》到《芦花荡》——探究孙犁抗日小说创作风格的形成_现当代文学论文【精品论文】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