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11

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11.doc

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11

陈严贵
2017-08-3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11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顾城诗歌与小说的复杂性和神秘性决不是简单的评述所能凑效的。我总觉得顾城总是尽量用最少的词语去抓住世界的本质。“言无言”“言不尽意”而这正好是接受者理解本文的天敌。因此。理解顾城总是依靠“悟”经验常性总是失灵。顾城诗歌中一直惯用的周易式语言充满神秘也充满哲理。在他的思想根抵深处不是东方思想与西方思想的冲突而是老庄式隐逸哲学与孔儒式有为哲学的尖锐对抗。他思想的全部复杂性体现在诗歌和小说中也就体现在生命最后时刻的决绝和残忍上。顾城过早地洞悉了死亡哲学。他能从莺歌燕舞中看到魔鬼的面具从微笑平静中发现死亡的悲哀。这就使他与古老的幽灵在心灵深处对语学会儿童式的反抗世界。他既觉悟又迷惑既果断又软弱既热爱情欲享受极乐又厌恶功名利禄这所有的悖论并未逃出东方文化的氛围这便是顾城倾心于道家又被曹雪芹的新人理想所牵制所导致的悲剧。如果顾城彻底倾心道家他一定活得风流调悦。因为以他的天才完全可以纵情山水纵情声色葆真长生。道家最彻底之处就在于他们隐居山林抛弃了一切世俗伦理以长生永乐为根本目的成仙得道为极境。顾城对情欲的狂欢体验与自然本体论的哲学观以及无为而为的处世方略都近乎道家。然而他却向往曹雪芹的红楼幻境。他渴望实践贾宝玉的生存哲学和生命理想却又放弃贾宝玉所特有的生存空间和物质资源。在道家的原始自然里实践贾宝玉的女儿国理想这正是顾城悲剧的总根源。本文以评判《英儿》为主导兼顾他的诗歌并力图在东西方文化的双重背景下讨论顾城的生死哲学。上、幻境与海岛顾城在中国本土完全可以实践贾宝玉的生活理想他那天纵之诗才足以使许多少女颠狂沉醉。徐志摩身畔仕女如云胡适眼底倩女离魂便是明证。类似于顾城这样的诸多男女在本乡本土犹如王侯贵冑却都先后逃离乡土去西方寻找极乐世界。由王子沦为贫民其萧条冷落可想而知因为还不存在世界性的天才、天才从根本上说属于他的民族。当然在本土实践贾宝玉式的理想所要作出巨大的牺牲忍受的巨大痛苦也是我们庸常之辈所无法想象的。总之顾城亲近《红楼梦》极有意义。可以说尽管当代红学专家如林但真正赋予《红楼梦》以现代意义的唯有顾城。在普通人看来贾宝玉只是一个封建没落的理想我们无法在现代化社会去实践贾宝玉的梦。顾城却死死抓住这一点。“我想就《红楼梦》而言《红楼梦》里有句名言是这样说的: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物而已。”“我感到了永恒女性的光辉”“永恒的女性有一种光辉使我们的生活和语言有了意义有了生命。”,,近期一些评论抓住顾城所欣赏的“女儿性”认为顾城的生活理想是渴望自己是个女儿身。我以为这是一个深刻的误解。贾宝玉斥责男子是“渣滓浊物”决不包括自己。因为他自我感觉对女孩纯洁真情而不带污秽的功利目的。贾宝玉渴望与女性在一起远离贾琏之类就是因为他享受到了纯情的乐趣。因此贾宝玉以及大观园的诸姐妹们都有一个共同理想:即永远不长大。这样就可以永聚永乐。《红楼梦》里的女儿性只存系于公子与姑娘之间。贾宝玉有情且纯洁大观园女儿才乐于与他相亲相爱。其实这些女儿们为了得到公子使了多少手段玩了多少心眼耍了多少伎俩。只要思虑至此所谓女儿性只不过是未成年的儿童之天真而已。顾城所渴望的就是贾宝玉这种女儿性之天真。现实无情粉碎了贾宝玉的幻梦一个接一个悲剧终于使这种女儿性不复系存最终只好遁入空门那才是彻底的解脱。顾城也感到:“他并不是贾宝玉没有生活在大观园里。”他既没有贾宝玉的生活空间也缺乏贾宝玉的祖辈荫蔽。因此为了实现这种幻境他寄希望于海岛。也就是说他渴望在西方文化环境中实现东方圣洁理想。他对世界怀有一种希望他的绝望也就来得更为惨痛。逃往西方的中国人几乎很少仍依赖东方生活伦理他们都极快地适应并实践着西方生存哲学。“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顾城因此只能成为一个东方的悲剧流浪者流浪异邦并葬身异邦。只要细读《英儿》你会很快找到这样一个主题句“在没有人的地方。”这是顾城发自内心的空间渴望。这一简单的状语短句在小说中不断呈现。“在没有人的地方”意味着对他人的回避意味着逃离城市人群意味着对生存世界的恐惧并力图划清界限。作为诗人尼采就这样呼喊:“我爱山林在城市里住是不好的那里太多纵欲败度的人们。”,,尼采的存在论思考正可以视作一个后现代问题正可以视作一个关于自由的阐释。在这异化了的物欲世界如何葆有一种纯洁的精神和自由天性这是先锋诗人所无法回避的顾城的血性使他不可能选择刺客式的反抗他的血性指引他遁入到古代隐逸哲学理想中去。可是这种田园隐逸的哲学恰好是技术和物欲至上的时代及权大社会所极力摧毁的。顾城的浪漫天性使他成了“多余的人”和“不合时宜者”。一种价值原则一种存在理想得不到时代的宽容和承认相反却不断地被摧毁这正是诗人绝望之根源。个体无法对抗现代社会规范和生存原则。多余人的处境不合时宜者的悲哀导致诗人不断地反抗和愤怒。渴望逃避却并无现实出路举起投枪又无力击中黑暗。诗人所隐居的海岛也决不是“没有人的地方。”他那种大观园那种伊甸园式的环境取向是一种幸福的想象。诗人多么渴望与神同居。聆听神的音乐沐浴神的光辉接受神的启示享受生命的快乐。正如济慈、雪莱选择绿色山野河流叶赛宁选择梁赞的黑土地泰戈尔选择孟加拉庄园一样顾城选择了他的“海岛”。这里生活简朴、富裕没有复杂的社会负担。“岛屿还常常有一种想象中浪漫性质。”,,的确在某些神话中岛屿是永生之地是摆脱了肉体和精神痛苦的场所。早期希腊人把岛屿看作是英雄居住的地方中世纪欧洲人把岛屿看作是舒适、富裕的天堂。顾城便奔向这样的海岛带去他的妻子招来他的情人在这种“大观园”中居住下来独处着。注意“独处”是一个中心概念它在个人位距、地域和其他社会行为领域之间起着桥梁作用。因为独处的功能就在于能处理好人际关系还能调整利害冲突。对于顾城来说独处在没有人的地方他就能象卢梭那样写美丽的神性诗章。顾城享受了这种短暂的和谐与狂欢。《英儿》中极力插入的部分就是对这种大观园理想的礼赞。顾城那种浪漫的生命哲学在这一瞬间发出了奇异光彩他那种特有的自然体验性体验爱的体验借助狂欢化自然化心理描写和诗的甜美歌吟作了充分表达。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

红楼幻境与顾城的生死哲学11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