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

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doc

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

爱都很曲折
2017-11-1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doc》,可适用于高等教育领域

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长期以来中外学者一直对唐开成五年()回鹘西迁之事有着不同看法。唐宋时期官修正史分别记录其事如下。《旧唐书回纥传》:“有将军句录莫贺恨掘罗勿走引黠戛斯领十万骑破回鹘城杀厂盍馺斩掘罗勿烧荡殆尽回鹘散奔诸藩。有回鹘相馺职者拥外甥庞特勤及男鹿并遏粉等兄弟五人、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新唐书回鹘传》:“诸部溃其相馺职与厖特勒十五部奔葛逻禄残众入吐蕃、安西。”《资治通鉴唐纪》:“回鹘诸部逃散。其相馺职、特勒厖等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奔吐藩一支奔安西。”《旧唐书》与《资治通鉴》记载一致但“(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奔(投)吐藩一支奔(投)安西”一句语意模糊。《新唐书》对《旧唐书》进行了修订改成“残众入吐蕃、安西”语意倒是清楚但学人据此得出的西迁回鹘析为三支、主力一支迁至七河葛逻禄领地的结论目前还缺乏可靠史料的有力支持。否认回鹘曾经西迁七河流域的学者先后提出许多依据论证西迁回鹘只是在东部天山地区(今新疆境内)活动然而对三部正史中“‎‎西奔葛逻禄”一说又难以做出合理的解释。本文拟对回鹘西迁诸事再做探讨。一、西迁之前的西域政治格局对回鹘西迁的不同认识除源于史料简约、错漏之外与学人对年之前半个世纪的西域形势的不同认识有关。回鹘西迁西域与世纪前半叶漠北回鹘汗国的经营战略和由此导致的东部天山地区的政治格局有直接关系。自世纪年代吐蕃攻占甘、凉等河西重镇以后唐朝安西、北庭两府辖地已成西陲孤地唐军一直依靠漠北回鹘的支援以抗吐蕃西域赖此驻守了余年。然而贞元五年()吐蕃与葛逻禄联兵进攻北庭西域形势为之大变。北庭之战的爆发不仅造成唐朝势力很快退出西域也使已经迁居七河流域的葛逻禄部正式加入了回鹘、吐蕃争雄天山南‎‎北的角逐两方三角的政治格局开始确立。起初回鹘与葛逻禄保持着通和关系但因回鹘对葛逻禄和沙陀、白服突厥“肆其抄夺”造成各部不满。吐蕃乘机“厚赂见诱”使葛逻禄等转而与其结盟。贞元五年()岁末吐蕃率领葛逻禄、白服突厥大举进攻北庭大败回鹘大相颉于迦斯的援军第二年()攻克北庭。当年“秋颉干(应作于)迦斯悉举国兵数万将复北庭又为吐蕃所败。葛逻‎‎禄乘胜取回鹘之浮图川回鹘震恐悉迁西北部落于牙帐之南以避之。”回鹘在西域遭受重挫吐蕃势力则迅速扩张很快蚕食掉唐朝西域的辖地。和田出土的唐代汉文文书最晚的纪年是贞元六年()十月四日于阗陷于吐蕃或在此后不久。《资治通鉴》(页)记北庭失陷后称“自是安西阻绝莫知存之唯西州之人犹固守焉”表明唐廷已无安西各镇的消息正史中确实没有其余三镇陷落时间的记载,西州陷蕃晚于北庭敦煌出土的P()号文书《佛说金刚坛广大清净陀罗尼经》的跋文为“西州没落官、甘州寺户、唐伊西庭节度留后使判官、‎‎朝散大夫、试太仆卿赵彦宾”于贞元九年(癸酋岁)所写跋文中有“其经去年西州倾陷‎‎人心苍忙收拾不着不得本来”一句从跋文判断这个甘州寺户赵彦宾是“去年西州倾陷”以后被掠卖到甘州的“去年”即贞元八年()西州陷蕃。短短数年间吐蕃、葛逻禄连败回鹘接管了原来唐朝所辖的几乎整个东部天山南北地区。学界有种观点认为回鹘‎‎不久展开反攻夺回北庭并重新控制了天山北部。这主‎‎要是将《九姓回鹘可汗碑》第行收复北庭的记载比定在怀信可汗(年)即位前后并参以汉文史籍所得出的结论。笔者认为第行所记收复北庭之事发生在保义可汗即位之初(下文论述)而汉文史籍的记录也有问题:《旧唐书回纥传》记贞元七年()“八月回鹘遣使献败吐‎‎蕃、葛禄于北庭所捷及其俘畜。先是吐蕃入灵州为回鹘所败。”《唐会要》卷和《册府元龟外臣部交侵》也记同年九月回鹘遣使献俘似乎回鹘在北庭又赢得了胜利。但此事不足信《资治通鉴唐纪》和《旧唐书吐蕃传》都明确记载在同一时间即贞元七年秋天回鹘大相颉于迦斯数万余人(一说万)第二次惨败于北庭。《资治通鉴》的编者已怀疑此事认为回鹘献捷仅指灵州小胜其文曰:“贞元七年()八月吐蕃攻灵州为回鹘所遁九月回鹘遣使来献俘。”同书十年()正月条记载:“先是吐蕃与回鹘争北庭大战死伤甚重征兵万人于云南”,没有说回鹘获胜。考虑到消息从西域传到云南所花的时间这场战役就是年八月第二次北庭之战。吐蕃虽然获胜针对万余回鹘军队自身也损失惨重故而征兵云南。虽然文书材料显示年以后西州在回鹘与吐蕃之间几度易手但总体而言吐蕃在东部天山地区占据优势的格局没有改变。回鹘扭转在东部天山的劣势则是在保义可汗(年)即位以后的事了。导致年以后西域形势巨变的一个关键因素是葛逻禄部的加入。以前游牧于阿尔泰山西麓的葛逻禄部因面临漠北回鹘向西扩张的压力和突骑施可汗苏禄死后七河草原群雄无主的机会于世纪年代向西迁至七河流域尽据碎叶、怛逻斯诸城迅速崛起成为七河草原的主宰。《唐会要》记其西迁之事在至德年间()以后《旧唐书》认为在大历()年间以后这也正反映出西迁是一个逐步的过程。从北庭之战葛逻禄活动的位置判断叶护政权的东部边界可能从伊犁河上游河谷向东沿伸到今阿吾拉勒山‎‎和连依哈比尔尕山附近否则它又何‎‎必夺取北庭附近的浮图川呢~从因北庭之战而使七河葛逻禄主体部落全部陷入与回鹘的争战来看葛逻禄各部在政治上是统一的‎‎游牧地是连成一片的。前文已述唐贞元五年()到元和三年()间蕃、葛联盟控制了东部天山南北的局势这一时期葛逻禄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展。穆斯林和汉文史料显示原来驻牧于七河草原上的部分葛逻禄人在世纪年代初已经南下进入了西部天山南麓地区。‎‎据伽尔迪齐记载大食呼珊总督赫特里夫本阿塔(Ghitrif‎‎bAta,年)曾派遣军队去费尔干纳地区驱逐葛逻禄叶护的军队说明葛逻禄已经进入‎‎西部天山南麓。葛逻禄能够顺利南下显然得益于与吐蕃的联盟。吐藩早在盛唐时期就已进入葱岭西地区唐‎‎衰以后与大食展开竞争。《旧唐书大食传》称:“贞元()中(大食)与吐蕃为劲敌蕃军大半西御大食”《新唐书南蛮传》记:“十七年春,夜绝泸破虏屯又战虏大奔于时康、‎‎黑衣大食等兵及吐蕃大酋皆降获甲二万首。”这些向南诏投降的康国和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的军队是被吐蕃从葱岭西一带调往东方的战俘。葛逻禄南下费尔干纳和纳林河地区与双方年结盟几乎同时这不是巧合而是蕃、葛联盟经营东、西部天山总体战略的一部分。吐蕃经营葱岭以西需要葛逻禄南越天山‎‎使西部天山南麓与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地区南北连成一体。阿拉伯文献记录了蕃、葛联盟在西部天山和葱岭地区给黑衣大食带来的麻烦年拉费厄在撒马尔罕起事反对黑衣大食时就有吐蕃、葛逻禄的支持。由于汉文史乘对年北庭之战后双方的情况很少提及故《九姓回鹘可汗碑》(全称《九姓回鹘登里罗汩没密施合毗伽可汗圣文神武碑》)就成为了解当时西域政治形势的主要资料。其汉文碑铭第行的碑文如下(符号囗表一个缺字):(行)崩后。登里罗羽囗没密施合汨咄禄胡禄毗伽可汗继承。(行)囗合毗伽可汗当龙潜之时。於诸王中最长。都督刺史内外宰相囗囗官等奏曰。天可汗垂拱宝位。辅弼须得囗囗囗囗囗囗治之才。海岳之量。国家体囗。法令须明。特望天恩允臣等所请。(行)囗汗宰衡之时。与诸相殊异。为降诞之际。祯祥奇特。自幼及长。英达囗武。坐筹帷屋之下决胜千里之外。温柔惠化。抚囗囗囗囗世作则。为国经营。算莫能纪。初北方坚昆这国。控弦余万。彼囗囗(行)囗囗。英雄智勇。神武威力。一发便中。坚昆可汗应弦殂落。牛马谷囗。囗械山积。国业荡尽。地无居人。复葛禄与吐蕃连囗囗囗囗偏师于匀曷户对敌。智谋弘远。(阙文)(行)囗囗庭半收半围之功。天可汗亲统大军讨灭元凶。却复城邑‎‎。囗土黎庶。含气之类。纯善者抚育。悖戾者屏除。遂囗囗囗囗媚碛几诸行人。及於畜产(阙文)学界对碑文前行所叙内容看法略同第行最后一位继位可汗(即上文所引)的名号与汉文史籍所记怀信可汗()的名号一致。但是中外学者对碑主身份、尤其第行开始叙述的是哪位可汗的业绩等问题存在不同观点。年伯希和、沙畹在《摩尼教流行中国考》中提出“保义可汗()碑说”并据拉得洛夫研究该碑残存粟特文碑铭记录建碑于马年的结论将立碑时间确定在保义生前的年。王国维、羽田亨从之笔者亦持“保义可汗碑”说。另外笔者不同意将第行开始叙述的事迹看成是阿跌氏王朝创建者怀信可汗的业绩的观‎‎点我认为第行开始叙述的是保义可汗即位前(行以上)和即位后(行以下)的事迹。检索唐代正史保存了年历代回鹘可汗汉文音译名号的全称其中只有保义和昭礼(两人汉文音译名号与碑题完全一致)两可汗的最末三字是“合毗伽”与第行开头处的“囗合毗伽可汗”一致昭礼可汗(年)与怀信可汗隔代故而这个“合毗伽可汗”只能‎‎是保义可汗名号的简称。而碑文中的“天可汗”一词其实是回鹘臣子对当世活着的可汗的固定尊称犹如汉地臣子面君时称“皇帝陛下”或“陛下”而不能称其庙号如太宗、或称其年号如康熙等一样。因此第行以后多次出现的“天可汗”均指保义可汗并且是其即位()以后即位以前则称其名号简称“合毗伽可汗”(行)和“可汗”(行)。碑文第行叙述的是大臣向怀信可汗还在“龙‎‎潜”的保义出任宰相因此奏文中称怀信可汗为“天可汗”第、行叙述保义“宰衡之时”(衡疑为衙)大破坚昆并与葛逻禄、吐蕃战于匀曷户地区。第行记回鹘对北庭“半收半围之次”天可汗亲统大军收复北廷。这是保义第一次以“天可汗”称谓出现为界定碑文所叙事件的时间提供了可靠依据即北庭收复于元和三年()保义即位当年。不久回鹘再一次开始大规模征讨(第行)打败了围攻龟兹的吐蕃军队吐蕃“奔入于术”被回鹘围歼于城中。于术乃唐代于术守捉城,按《新唐书地理志》,它西距龟兹里,东距焉耆里,回鹘控制了塔里木盆地北缘。接着(行)回鹘军队又从龟兹向西越过西南走向的天山南脉进入真珠河谷地即今锡尔河上游的纳林河“大败贼囗奔逐至真珠河天可汗矜其至诚赫其罪戾遂与囗王令百姓复业自兹以降王自朝觐进‎‎奉方囗囗囗囗厢沓实力(后阙)”这个被征伐后归顺进贡的“王”不是葛逻禄君主(碑文记为“叶护”)而是当地政权的君主。作为葛逻禄三部之一、分布于纳林河谷地区的沓实力(踏实力)经过这次打击也归顺了回鹘。碑文第、行记载了回鹘最后一次征讨“攻伐葛禄吐蕃搴旗斩追奔逐北西至拔贺那国”拔贺那即费尔干纳从“西至”一词可知回鹘仍然是从塔里木盆地北缘进入西部天山南‎‎麓的说明回鹘已经完全控制了焉耆到阿克苏一带地区。此次使西部天山南麓的葛逻禄、吐蕃势力遭到沉重打击葛逻禄“叶护为不受教令离其土壤”回鹘“复与归顺葛禄册真珠智慧叶囗为主”另立了忠于自己的叶护使葛逻禄部出现了两位叶护葛逻禄彻底分裂。‎‎从记载此次战役的文字位于碑文最末几行判断事件发生于立碑的年前不久。我们不清楚回鹘此时与大食的关系如何只知道不久之后大食军队从西面对蕃、葛进行了打击。据穆斯林史料马蒙(alMamun)在回历年(年)继任哈里发后便立即派法德勒(FadlbSahl)大举东征。法德勒先败吐蕃属国迦布罗次于瓦罕地区重创吐蕃将吐蕃首领、战俘解送巴格达。年法德勒挥师北上在锡尔河附近俘获葛逻禄叶护的妻妾、子女叶护本人‎‎向北逃入基马克人(Kimak)地区。这位叶护显然就是被保义可汗于年前不久从费尔干纳赶走的那位叶护。已经分裂‎‎的葛逻禄一位叶护归属回鹘一位叶护北逃基马克部兴盛的国力一时中衰它与叶蕃的联盟也宣告终结。由上述可知年间由蕃、葛联盟主宰东部天山的格局在保义可汗()时期已被彻底扭转回鹘控制了东部天山北麓和塔里木北部。我们认为保义可汗全力经略西域的战略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上的考量。回鹘自河西陷于吐蕃之后一直力图完全控制丝绸之路它以前帮助唐军驻守西域就是为了从‎‎唐朝获得岁赐和开马市的权益通过将丝绸等汉地消费品输往西方而获取暴利。而回鹘又是一个半域居化、经济发展较高的有别于一般游牧政权的社会它把主要作战方向放在东部天山南北和纳林河谷、费尔干纳谷地一带而不是西距北庭不远的伊犁河至七河的草原地区(也是葛逻禄领地)显然是为了控制那里的农业城邦以榨取赋税和消费品。这种战略意图终于在保义可汗手中实现。回鹘控制东部天山北麓和塔里木北部的政治格局一直持续到唐开成五年()回鹘西迁之前。据缪勒研究、刊布的摩尼教《美歌集》(Mahrnamag)断简第一片前部分的内容是对回鹘可汗及其廷臣的祝福这些廷臣包括北庭、高昌(西州)、龟兹、疏勒、拨换、焉耆、温宿等地的长官而祈词中“光明使者的辉煌手足、充满信心的缔听者回鹘登里罗汩没密施合毗伽可汗是使徒的保护者”一句说明它写于保义()或昭礼可汗()时期。长庆元年()六月回鹘曾奏报唐廷:“以一万骑出北庭一万骑出安西拒吐蕃以迎太和长公主归国”。这些都说明年之前回鹘牢牢掌控制东北天山北麓和塔里木盆地西北缘。虽然年之前西州又被吐蕃掌握但西域的整个格局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二、回鹘“西奔葛逻禄”的原因世纪前期塔里木盆地西北部的居民成分发生了急剧变化那就是大批葛逻禄部‎‎众迁居到塔里木盆地西北缘地带东北至龟兹(库车)、焉耆之间西南到喀什噶尔这一长条形地带上。这一情况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世界境域志》有如下记录。第章“关于葛逻禄国及其城镇”:“第(城)BNjul(温宿)在葛逻禄国境内但过去其君主代表九姓古斯(Tughuzghuz),现在被黠戛斯人所占据。第(城)AqRaqR,是一个居民众多的城镇位于一山和一河之间。第城Uj(乌什)位于一山上约有二百人。(最后)这两个地方被葛逻禄人占据。”第章“关于样磨及其城镇”:“第(城)喀什噶尔属中国但位于样磨、吐蕃、黠戛斯与中国之间的边境上喀什噶尔的首领过去是葛逻禄人或是样磨人。第(城)KhnirmKi(下阿图什)是阿图什人这里有三种突厥人:样磨人、葛逻禄人和九姓古斯人。”据米诺尔斯基研究葛逻禄的第城BNjul位于温宿县附近第城AqRaqR“位于天山以南在从楚河及伊塞克湖到库车及九姓古斯城镇的路上”第城Uj(乌什)即唐代的于祝城位于库车和焉耆之间西距库车里东距焉耆里而样磨第城KhniramKi位于今下阿图什。上引材料说明东起焉耆以西、西南到喀什的广大地带都分布着葛‎‎逻禄人。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世界境域志》的这些史料反映的什么时期的情况。据米诺尔斯基考订成书于年的这部地理著作的内容大都取材甚至抄录于世纪伊本胡尔达兹比赫、世纪的伽尔底齐、哲汗尼、伊斯塔赫里等多人的著作书中汇集了作者以前‎‎时代的历史材料这在学界已属共识。那么前文所引属于什么时期呢,引文称喀什噶尔“位于样磨、吐蕃、黠戛斯与中国之间的边境上”而吐蕃在塔里木南部的统治在世纪中叶前后就已崩溃可见史料的下限在吐蕃垮台之前。引文中黠戛斯的出现也提供了精确的时间座标:年回鹘西迁之前黠戛斯从未涉足塔里木盆地而咸通七年()仆固俊的北庭回鹘兴起后黠戛斯也不可能越过北庭、高昌‎‎一线在南疆立足黠戛斯占据温宿、抵近喀什之事只可能发生在年之间。有关黠戛斯攻灭漠北回鹘汗国以后尾随西迁回鹘进入西域、一度占领北庭和安西(库车)一事已有多位学者研究证实。所以温宿“现在被黠戛斯占据”一句中的“现在”是指年之间喀什周围现在有吐蕃人、黠戛斯人也是这一时期的情况。而引文中的“过去”就是指年回鹘西迁之前喀什的“首领过去(即年以前)是葛逻禄人”温宿不但“过去”已经居住着葛逻禄人而且“过去其君主是代表九姓古斯人的”这个九姓古斯当然是指漠北回鹘。同书章记载葛逻禄的第城巴尔珲时称“其王为葛禄人但忠于九姓古斯人”第城TamghR也忠于九姓古斯。上述记载证明年以前部分葛逻禄人已经迁居到喀什至龟兹、焉耆之间并且臣属于漠北回鹘汗国。年亡失的南迁汉地的回鹘末代可汗遏捻的妻子名叫“葛禄”说明双方保持着宗属关系故而才有王族的联姻。年以前部分葛逻禄人已经分布于塔里木盆地西北部的情况在其他穆斯林史料中也有反应。伊本胡尔达兹比赫初稿于年、定稿于年前后的《道里邦国志》记载:“在突厥的所有领土中九姓乌古斯(Tughuzghuz)人的领地算是突厥地区中最大的一块。九姓乌古斯人的领地同中国、吐蕃、葛逻禄、寄蔑、古斯、杰富拉、白伽纳克、突骑施、艾泽库什、黑夫沙贺、黠戛斯(Khirkhiz)、葛逻禄、海赖吉诸邦国的领地相接。”这个领地最大的九姓乌古斯是指漠北回鹘汗国而与它的领地相接的竟有前后两个葛逻禄“邦国”这不但暗示了葛逻禄的分裂还明确指出漠北回鹘除了与七河的葛逻禄领地相接(在伊犁河地区)外还在另一个的地方与葛逻禄接壤那么‎‎这里除了塔里木盆地西北部之外还可能有别的地方吗,《世界境域志》第章“关于九姓古斯国及其诸城镇”(书中九姓古斯国指西迁后的回鹘学界对此毫异议)中称“其(九姓古斯国引者)东为中国南面是吐蕃的某些部分和葛逻禄”这里葛逻禄的位置也是指塔里木盆地西北部以前有人因不了解葛逻禄迁居塔里木之事而怀疑书中的记载有误。这部分人就是敦‎‎煌写本《西天路竟》里僧行勤一行人于年从龟兹西行三日而入的“割鹿国”的前身。由上文所述得出两点结论:一、年回鹘西迁之前分裂了出来的葛逻禄人已经迁居塔里木盆地西北部。尽管我们还不清楚他们是年之后借吐蕃势力由天山以北南迁而来还是年前后因大食法德勒东征而被迫从费尔干纳、纳林河一带东迁来的。二、年前这些葛逻禄人已经完全沦为漠北回鹘的附庸尽管我们还不能肯定他们与真珠智慧叶护是否一脉相承。据此我们认为年之间回鹘一直占据优势并控制着包括塔里木盆地西北部‎‎及东部天山以北的地区。而年庞特勤于国破之后率部西去投奔的葛逻禄是指塔里木盆地西北缘一带、臣属于回鹘汗国的葛逻禄并非驻牧于七河地区、并未归附的葛逻禄。庞特勤所部迁往那里不仅因为那里的葛逻禄臣属于回鹘更是因为漠北回鹘一直在当地行使着管辖权。三、西迁目的地的选择和西迁路线传统观点认为西迁回鹘析为三支主力一支西入七河葛逻禄领地但史料包括穆斯林史料中没有回鹘活动于七河的踪迹从而受到质疑。近年来法人哈密顿年提出的“(西迁)回鹘人似乎是在‎‎那里(指阿尔泰山区引者注)与葛逻禄人相汇合”的论断又渐为流行这种认为回鹘西奔之葛逻禄乃留居东部天山以北之葛逻禄的论断因回‎‎鹘西迁确实曾经抵达北庭而格外具有诱惑力。然而这类观点的核心论据却建立在一个假设基础上年时东部天山以北有葛逻禄人分布。而这一假设没有任‎‎何史料支持。《通典》卷曲“伊吾郡”条下“西北到折罗漫山一百四十六里其山北有大川连大碛入金山为哥罗禄‎‎之住处”的记载反映的是贞元十七年()《通典》编成之前的情况。前文已述北庭之战时活动于东部天山以北的葛逻禄因保义可汗收复北庭(年)而被驱逐保义其后对该部的打击‎‎地点都在纳林河谷和费尔干纳地区东部天山北麓已无葛逻禄的踪迹。《王延德使高昌记》中高昌回鹘统辖的葛逻禄应指安西附近的部众。回鹘西迁是一场四处寻找落脚点的出逃呢还是一次已经选定了目的地的有计划的迁国,史料显示是后者。《资治通鉴》(页)记录了会昌元年()秋八月唐武宗君臣讨论是否允许回鹘没斯所部内附的谈话宰相李德裕奏曰:“今闻其国败乱无主将相逃散或奔吐蕃或奔葛逻禄唯此一支(指没斯)远依大国。”《通鉴考异》指出这条材料摘录自李德裕《伐叛记》是当时的原始材料说明武宗君臣是在会昌元年八月(年月日月日)之前便已听到了“或‎‎奔葛逻禄”的消息而消息显然是从南来附汗的回鹘人口中得知的而不是庞特勤抵达葛逻禄领地以后消息再反馈到唐朝的因为动乱时期消息‎‎不会那样快地反馈到漠北再传到唐朝。这从侧面说明庞特勤等人动身之前已经确立了西迁的目的地葛逻禄地区这一决定被南来附汉的同族人知晓才会及时传到唐廷。因游牧民族都是以部落来划分土地他们只知道庞特勤是去葛逻禄领地而不知晓那里(塔里木盆地西北)在半个世纪之前属唐安西都护府辖境。而唐廷与西域隔绝消息达半个世纪根本不知葛逻禄迁居塔里木盆地之事后来是在大中年间()才得到庞特勤活动于安西的确切消息所以史册留下了“一十五部西奔葛‎‎逻禄一支投吐蕃一支投安西”的模糊而真实的记载。而前引文中“或投吐蕃”是指南投河西、陇右一带的回鹘而这里的“一支投吐蕃”是后来从庞特勤西迁部中分出的改投西域吐蕃的回鹘人。西迁回鹘将塔里木西北部定为迁居的目的地是有充分理由的:一、年前这一地域一直在回鹘的控制之下留有回鹘的驻军当地的葛逻禄人和各城邦长期以来都是回鹘汗国的臣民这是西迁立国的政治资本二、东起焉耆、西南近喀什这一广大地域既有河湖草原和山地草甸又有农业城邦正好适合早已习惯半城居生活和榨取农业区消费品的回鹘贵族三、这一地域远离黠戛斯地区西面纳伦河谷一带又没有强大的政治势力具备良好的战略纵深条件。这些优势是北庭地区所不具备的北庭虽然也有回鹘驻军但北庭距牢山(唐代文献又叫贪漫山今唐努乌拉尔山)以北的黠戛斯领地和漠北草原太近从牢山到漠北草原中心与牢山到北庭的直线距离基本相等因此北庭地理上不具备国破之后迁地立国的战略纵深上的要求只适于作中转站而非根据地同时由于年之前高昌又被吐蕃占据使吐鲁番盆地和伊州、河西的吐蕃势力连成一体使一山之隔的北庭难以成为安全的大‎‎本营。所以以安西等地为目的地战略上是合理的。开成五年()某一天庞特勤率领部回鹘人带着家眷和牲畜踏上西迁之路沿着著名的自漠北草原经阿尔泰山东南末端而抵北庭的“回鹘路”迁移。然而黠戛斯军队很快尾随其后进入西域。黠戛斯攻灭漠北回鹘之后依照先西部(东部天山)后东部(漠北草原)的战略部署首先全力经营西域造成了从开成五年()直到大中二年()南迁回鹘被唐朝消灭为止都始终不见黠戛斯对其进行追剿的奇怪现象。对于黠戛斯进入西域、占领北庭和安西一事学界已有论述故而简单陈之。《资治通鉴唐纪》(页):会昌二年()冬十月“黠戛‎‎斯遣将军踏布合祖又言‘将徙就合罗川居回鹘旧国兼已得安西、北庭、鞑靼等五部落。’”算上攻占北庭、安西的战报由使者带到唐朝的时间那么攻占北庭、安西之事应在会‎‎昌二年夏初之前。学界否认黠戛斯到过北庭、安西的观点主要是依据《旧唐书李德裕传》(页)会昌三年()二月的一条史料:“(会昌)三年二月赵蕃奏:‘黠戛斯攻安西、北庭都护府宜出师应援。’德裕奏曰:‘据地志安西去京师七千一百里北庭去京五千二百里自艰难以后河陇尽陷吐蕃若通安西、北庭须取回纥路。今回纥破灭又不知的属黠戛斯否,纵令救得便须却置都护须以汉兵镇守每‎‎处不下万人万人从何征发,馈运取何道路,臣所以谓纵令得之实无用也。臣恐蕃戎多计知国力不及伪且许之邀求中国金帛”。学者以这里黠戛斯正在攻打安西、北庭为据认为一年以前(会昌二年)黠戛斯使者所谓“兼已得安西、北庭”之语是谎言。其实这条史料是将会昌三年二月唐朝君臣讨论是否向黠戛斯索要安西、北庭之事与会昌二年商讨是否出兵救援遭黠戛斯攻击的安西、北庭回鹘守军之事混淆在一起。《资治通鉴》(页)载:“(会昌三年二月)上欲令赵蕃就颉戛斯求安西、北庭李德裕等上言:‘安西去京七千余里北庭五千余里借使得之当复置都护以唐兵万人戍之。不知此兵于何处追发馈运从何道得通,’”这里李德裕的奏文词句与前引《旧唐书》几乎一致李德裕《献替记》和《唐武宗实录》都记录了同年同月(会昌三年二月)李德裕反对赵蕃索要安西、北庭之事其奏词也与《旧唐书》几乎一致可见会昌三年二月李德裕和赵蕃之间确实发生过是否向黠戛斯索要安西、北庭的争论《旧唐书》将此事与以前二人关于是否救援安西、北庭的争论混在了一起这说明此时黠戛斯已经占领了安西、北庭。其实前引《旧唐书李德裕传》那条史料本身的矛盾就证明了我们的判断:()、史料中赵蕃所奏与李德裕所答分别在说两件不同的事赵氏所奏是应该救援安西、北庭李氏的奏词中“臣恐蕃戎多计知国力不及伪且许之邀求中国金帛”说的是反对要回安西、北庭()、各种史籍明确记载会昌二年秋天唐朝已经改变了以前支持回鹘的政策转而进行讨伐并在会昌三月正月大败当时唯一的回鹘可汗乌介于杀胡山而一个月以后却来商讨是否支持万里之外的回鹘守军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由此可知‎‎黠戛斯确实在会昌二年夏初之前占领了北庭、安西唐朝当时(可能就是会昌二年二月)曾经商讨是否救援的事宜。庞特勤一行经过长途跋涉抵达北庭与留驻当地的回鹘部落汇合。然而还未及卸去一身疲惫黠戛斯大军已尾追而至。据赵蕃救援之议判断双方曾在北庭对峙了一段时间最终庞特勤不敌而走。与庞特勤汇合的北庭留守部落可能就是咸通七年()崛起的仆固俊一系对没有政治身份的王子庞特勤(此时的正统继承人是南迁汉边的‎‎乌介可汗)虽然保持着下属身份却也没有忠诚到誓死追随的地步他们与众多不愿再走的西迁部众一同投靠了占据高昌的吐蕃这就是三部正史中“一到投吐蕃”的由来也就是‎‎《新唐书》中“(庞特勤)余部保金莎岭有众二十万”的“余部”金莎岭即博格达山。他们虽然仍与庞特勤保持着名义上的松散的从属关系但也受吐蕃的节制。庞特勤离开北庭以后的行程不见诸史册我们判断他们是沿着西南方向越过天山先抵达安西(库车)然后向东进驻焉耆。依据有二:()汉文史料多次将庞特勤与安西联系在一起虽说他创建政权、自称叶护的所在地焉耆属于唐安西都护府辖境但仍不能抹去他与安西城(库车)的联系二、据赵藩“出师救援”之议判断黠戛斯与庞特勤在安西一带有过交锋而《世界境域志》记载从喀什到和田的路上有九姓古斯人散布然而没有任何史料表明庞特勤曾经到过喀什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在库车被打散并向南逃亡的回鹘残众。如果这一判断属实那么庞特勤是先抵库车因不敌黠戛斯再向东撤到焉耆并在此先称叶护后称可汗创建了安西回鹘政权。《资治通鉴》卷页。马伯乐刊布的Mrtagh号文书参见王小甫《唐吐蕃大食政治关系史》页北京大学出版社年。薛宗正据元缜、白居易《缚戎人》诗断定龟兹陷蕃于元和三年()可备一说《安西与北庭唐代西陲边政研究》页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年。转引自巴托尔德《蒙古入侵时的突厥斯坦》(英文版)页费城年。参阅华涛《西域历史研究(八至十世纪)》、页的引文上海古籍出版社X年。碑文采用羽田亨录文见《唐代回鹘的研究》附录二《九姓回鹘爱登里罗汨没密施合毗伽可汗圣文神武碑考》收于《羽田博士史学论文集》(日文版)页京都年。年施莱格尔在刊布的研究成果中在碑文残缺处自行增补了“腾里野合俱录伽伽可汗”和保义可汗、崇德可汗()的汉文音译名考使后世一些学人误以为原文如此从而导错误认识。羽田亨录文将后人增补的缺字用黑点标出并遂一考证。‎‎本文只采录了碑文原存文字。中外学者对怀信可汗在年是否仍然在位的问题存在争论。汉文史籍记载怀信()和保义()之间还有一位可汗但《九姓回鹘可汗碑》汉文、粟特文残存碑铭没有记录此人唐朝也未赠予其汉文徽号所记此人名号又不相同故而有人否认其人存在。笔者认为怀信死于年年期间有过争位斗争年保义可汗继位以后不承认前者的正统身份。《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八编》冯承钧译页中华书局年。安部健夫:《西回鹘国史的研究》宋肃瀛、刘美崧、徐伯夫译页新疆人民出版社年。参见白桂思《中亚的吐蕃帝国》第六章“晚期帝国”中所引的阿拉伯史料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年。缪勒:《KADW的摩尼教美歌集断简》年转引自安部健夫《西回鹘国史的研究》页。《册府元龟》“外臣部和亲(二)”。《世界境域志》王治来、周锡娟译页新疆社科院中亚研究所内部印刷汉译本以年第二版的米诺尔斯基译注本为蓝本翻译注文为米氏原注。钱伯泉《回鹘西迁与安西回鹘国》《西域史论丛》第三辑巴哈提依加汉《世纪中叶以后黠戛斯的南下活动》《西域研究》年第期华涛《西域历史研究(八至十世纪)》页。贾丛江《黠戛斯南下和北归考辨》《西域研究》X年第期。《世界境域志》汉译本页。《资治通鉴》卷页《新唐书》卷《回鹘传》页《旧唐书》卷《回纥传》页。伊本胡尔达兹比赫:《道里邦国志》宋岘译注页中华书局年。黄盛璋:《敦煌写本西天路竟历史地理研究》《历史地理》年创刊号。哈密顿:《五代回鹘史料》耿、穆根来译“导论”页新疆人民出版社年。《资治通鉴》卷页。见拙文《黠戛斯南下和北归考辨》。李德裕《献替记》和《唐武宗实录》的记载‎‎见《通鉴考异》《资治通鉴》卷页。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7

回鹘西迁诸事考历史论文论文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