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1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行为心理学》弗洛伊德

《行为心理学》弗洛伊德.txt

《行为心理学》弗洛伊德

李坤
2017-11-23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行为心理学》弗洛伊德txt》,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行为心理学》第一卷第一章心理学是为什么的?第一章心理学是为什么的?一个导论性问题。事实和理论。科学和学科。科学和行为。科学的危险。作为学科的科学。科学的功能。心理学的特殊功能。自然、生命、心理。数量、顺序和意义的整合。上述讨论中的共同原则。格式塔范畴的普遍性。心理学是为什么的?一个导论性问题当我第一次构思这本书的撰写计划时尽管我还不甚了解但仍猜想将花多少精力把这本书写就出版以及一位可能的读者会提出哪些要求。我曾怀疑我并非口头上说说而是真地怀疑在作者方面和读者方面所花的力气是否会被证明是值得的。写一本关于心理学的著作用作对过去的十年间面世的许多著作的补充我的这种想法就没有像写一本《心理学》(Psychology)那样在内心受到那么多的困扰。写一部著作并付诸出版是一种社会活动。对于这样一种社会活动人们有否正当理由去要求社会的合作?社会或者说社会的一小部分充其量能从这部著作中得到什么好处呢?我试图为这个问题提供答案直到现在当本书写成之际我回到本书的第一章找到了使我有勇气踏上遥远征途的那个答案该答案一直伴随着我直至本书的结束。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为什么一本关于心理学的著作可能会产生某些益处的理由。心理学业已分裂成众多的分支和学派它们彼此漠不关心或相互论战甚至一位局外人也会产生这种印象mdashmdash这种印象肯定由于《年的心理学》和《年的心理学》这两本书的出版而得到加强mdashmdashldquo心理学rdquo已以复数形式取代了其单数形式。心理学在美国甚为得宠多年来一直得到人们的喜爱尽管在我看来这种宠幸有所衰退而且可能明显衰退至于在英国这块保守的土地上心理学长期以来并未得到热烈的欢迎就像其他一些喧喧嚷嚷的和令人惊愕的新事物一样但是却逐渐地站住了脚跟根据我的看法正在不断增强在德国这块实验心理学的发祥地上开始时心理学有过一段迅速发展的时期可是不久以后却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反作用力致使它保持在ldquo原来的位置上rdquo。我承认比之我年轻的时候今天我对心理学的劲敌mdashmdash不论是那些严肃的劲敌还是老实的劲敌mdashmdash所抱有的憎恶心理要少得多。  把今天的心理学与人类知识的其他分支进行比较已经在我心中产生了一个问题即通过将自己毕生精力贡献给心理学的人们的广泛而集中的努力心理学已经作出了哪些贡献。  凡是哲学系的学生均须对下列巨大而又深刻的问题获得某种暗示这些问题从古至今一直困扰着我们那些最深刻的思想家的心绪凡是历史系学生均须关注巨大的人类力量这些力量已经用于建立和毁灭一些帝国并且这些力量结合起来创造了我们此时此刻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凡是物理系学生均须通过他的最后考试既非单单凭借对我们自然知识的合理化的某种顿悟(insight)也非单单凭借对实验方法的无可抗拒的确切性的某种顿悟凡是数学系学生不会在其学业完成之际却不知道概括思维为何物或不懂得概括思维能产生何种美妙而有力的结果。但是对于心理学系的学生来说我们可以说些什么呢?那些攻读心理学的学生在完成学业之际是否肯定很好地理解了人类的本性和人类的行为呢?我并不准备对这一问题作出肯定的回答。可是在获得该问题(也即一名心理学系的学生从他的一般课程中能够获得什么东西更为概括地说心理学对人类的不朽财产可以作出哪些贡献)的答案之前我并不感到有何理由可就这一题目写一本一般的书。    事实和理论    没有人可以因为心理学发现的事实太少而对心理学横加指责。凡是知道通过实验方法可使一切事实显得清晰的心理学家确能学到许多东西。这些知识凭其自身的权利在今天被视作是一种目的。ldquo发现事实事实还是事实当你对事实深信不疑时便设法去建立理论。但是你的事实还是更为重要的。rdquo上述这一口号表明了一种哲学信念在今天它已被广泛接受。确实它似乎很有道理。一方面是客观的事实这些客观的事实并不受制于对它们进行调查的科学家的支配另一方面则是科学家所作的假设也即理论这纯粹是他心灵的产物。我们应当自然地将主要的价值归之于前者而非后者。在心理学中这样一种观点可以说具有正当的理由。因为这门科学在新时期开始之前是由一些简单的和综合的理论以及少数经过科学确定的事实构成的。随着实验的到来人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事实这些事实给旧的理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只有当心理学决定成为一门探索事实的科学时方才开始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从知之甚少而幻想很多的状态逐渐进步到知之甚多而幻想极少的状态mdashmdash至少是有意识的并且带有某种目的尽管仍未意识到它包含着比许多心理学家意识到的更多的幻想。为了评价这种进步我们必须检查一下所谓ldquo知之甚多rdquo(knowmuch)的含义是什么拉丁谚语ldquo大非大rdquo(multumnonmulta)在ldquo甚多rdquo(much)一词的两个含义之间作出区分。迎合一种含义而抛弃另一种含义纯粹是数量方面的。根据后面的说法一个了解个项目的人比一个了解个项目的人多知十倍。但是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后面那个人如果了解个项目的本质关系这样一来就不只是了解个项目而是每一个项目具有两个部分他了解的东西就比前者多得多如果前者仅以纯粹的聚合形式了解个项目的话。尽管从拉丁词multa的观点来说这个人居于优势但从multum的观点看他居于劣势。现在当我探索科学的发展时在我看来科学似乎开始发现它自身并在文艺复兴时期进入一个新时期它从追求multa转变为寻求multum。从那时起科学不断地努力减少其命题(一切已知的事实均可从中推论出来)的数目。在这一事业中它已经越来越成功而且通过其新方法还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事实否则这些事实是不会被人们所了解的与此同时它还扬弃了原先作为事实而被采纳的许多幻想。例如重的物体比轻的物体掉下的速度更快正如人们可以从掉下一支铅笔和一张纸的现象中测试到的那样这是一种ldquo事实rdquo。但是这是一种复杂的而非简单的事实简单的事实是一切物体在真空中以同样速度下落。从这一科学事实中可以推导出日常的事实而不是相反。正是这个事实成为疑难的对象。人们可以把科学的进步看作是已知事实之数量的稳定增长。于是人们可以形成一种观点即许多知识意味着multa的知识。但是科学进步的一个十分不同的方面也是可能的:单一性(simplicity)的增加mdashmdash当然不是从越来越容易学会这一意义上所说的而是在这样一种意义上所说的即对业已掌握科学体系的人来说这种科学体系成为越来越聚合和统一的整体。或者从另一角度来表述科学是无法与图书目录相比较的因为后者根据任意的原则将全部事实排列成表就像图书馆里的图书根据作者姓名的字母顺序排列那样科学是理性的(rational)事实及其顺序也是一样没有顺序的事实是不存在的因此如果我们彻底了解一个事实我们便可以从这一事实的知识中了解众多的事实。根据这一观点许多知识是multum的知识是理性系统的知识是一切事实相互依存的知识。科学和学科当然科学在达到其目标方面从未获得成功。在科学发展史的任何一个时刻科学理想与科学成就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科学体系从未完整过始终有一些事实不论是已经发现的旧事实还是正在发现的新事实向科学体系的统一性提出挑战。显然这一情况发生在任何一个个别的科学范围之内当我们考虑不同科学的多样性时该现象甚至变得格外明显起来。它们都是从一个共同的发源地产生的。第一个科学冲动并不指向不同的特殊课题而是普遍的。用我们目前的术语来说我们可以这样说哲学乃一切科学之母。科学的进步具有一种标志即渐进的特殊化(Progressivespecialization)而我们的科学mdashmdash心理学是最后获得独立的一门科学。这种分离和特殊化是必要的但它与知识统一性的目的相悖。如果一些彼此独立地建立起来的科学得以发展各门科学本身可能是相干的那末它们的相互关系是什么呢?一种multum如何从那个multa中产生呢?这项任务随着科学功能的完善而必须被完成。我是最后才看到在科学的实际应用中科学的价值的。对于距离地球数百万光年的星球光谱线之移动(Shift)所作的解释比之建造一座具有创记录跨度的新桥或者越洋传送照片在我看来是科学上更加伟大的胜利。但是对于所有这些而言我并不认为科学可以被合法地视作相对而言少数人的游戏这些人享受科学并以科学谋生。在某种意义上说科学不能完全脱离行为。  科学和行为当然行为没有科学也有可能产生。在第一个科学火花迸发以前很久人类便已经开展其日常的事务了。到了今天成千上万生活着的人们他们的活动是不由我们所谓的科学来决定的。然而科学必然会对人类的行为产生日益增长的影响。对这种影响予以粗略而简要的描述将会使科学更加明白地突显出来。倘若对其差异加以夸大和程式化我们可以说在前科学阶段(prescientificstage)人类的行为按照情境教他干的方式那样去干。对于原始人来说每件东西均表明了其本身以及他借此应该去做的事情一只水果说:ldquo吃我rdquo水说:ldquo喝我rdquo雷声说:ldquo怕我rdquo而女人说:ldquo爱我rdquo。  世界是有限的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世界是可以操纵的知识是直接的和相当不科学的在许多情形里它们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在其他许多情形里它们则是令人失望地错误的。人类在其原始的世界里缓慢地发现这些错误。人类学会不再信任事物告诉他的情况并逐步地忘却鸟类和石头的语言。相反他发展了一种称作思维的新活动。这种新活动给他带来巨大好处。他可以构思事件和行动的结果从而使他从过去和现在中解放出来。通过思考他创造了科学意义上的知识一种不再是关于个别事物的知识而是关于普遍事物的知识。于是知识变得越来越间接而活动在通过物质世界丧失其直接指导性的程度上变得越来越理智化。此外思维过程摧毁了原始世界的统一性。思维发展了类别和等级每一个等级都有其自己的特征、行为方式或定律。然而要求作出决策和即时反应的具体情境并不仅仅属于这样一种等级。因此如果活动由科学知识来引导的话那末它必须服从一种复杂的思维过程而且这样的过程通常不能提供一种清晰的决策。换言之原始人的世界直接决定人的行为告诉他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而科学世界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则常常难以做到这一点。推理似乎揭示了真理但是一种真理不会给行为以指导对于这种指导的要求仍然保持着而且必须满足。于是最终产生了科学和宗教的二元论(dualism)它包括双重真理说(double-truththeory)、痛苦的敌意和科学的伤感等各个方面每个方面均不能令人满意。    科学的危险  人类必须为得到的每种收获付出比收获更高的代价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呢?我们是否必须以瓦解我们的生活来作为科学的代价呢?我们是否必须在工作日否认我们在礼拜天立下的誓言呢?作为个人的观点我认为不存在这种不可抗拒的必须。科学在建立理性的知识体系时必须选择十分易于顺从这种系统化的事实。这种选择过程(其本身具有极大的重要性)涉及到忽视或拒绝一些事实或方面。只要科学家们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事这一过程便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但是在获得成功时科学容易忘却它并没有吸收现实的一切方面而且容易否认它曾忽略的那些方面的存在。因此它并未记住使一切科学得以产生的问题而是以ldquo上帝是什么我们是什么helliphelliprdquo等问题予以嘲笑并把坚持提出这些问题的人们视作返祖现象的遗物。这种态度它的历史必然性及其功绩必须加以拒绝并不是因为它对宗教怀有敌意而是因为如果它得以坚持的话它将关上导向一切问题本质的大门从而阻碍科学本身的进步。我的观点是没有一扇大门可以向科学关上在这一点上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今天的科学或昨天的科学能够对这些基本的问题作出回答正像众多的激进分子也即具有最佳动机的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恰恰相反我在意识到科学不完整的同时认为科学应该逐步试着扩大其基础以便包容越来越多的事实(这些事实是科学最初认为应予排斥的)并得到越来越好的装备来回答那些人类无法予以否认的问题。倘若科学误解其任务那末它将始终处于丧失其独立和完整地位的危险之中。非法的王位篡夺者将始终会找到觊觎王位者。对理智的谴责(据假设这种理智在我们世界的某些部分占有巨大的比例具有深远的影响)在我看来似乎是这种错误的科学态度的结果尽管它本身的错误并不更少。在后面的一章里(见第九章)我仍将回过头来谈谈这个题目并指出倘若科学遵循着我曾简要地指明的那条途径发展的话它将会以另一种面貌出现。但是我希望这样的一种科学应该有助于重建原先的统一尽管是缓慢的但却是肯定的。对于这种原先的统一科学曾为了发展而不得不加以摧毁。  由此可见一门科学之所以获得价值和意义并不在于它所收集到的个别事实之数量而在于它的理论所具有的普遍性和力量这种结论与我们开始讨论时的陈述是十分对立的。然而这种观点并不轻视事实因为理论是事实的理论而且只能由事实来检验它们并不是对事物可能是什么的呆板推测而是对事物的调查(surveys)和直觉(intuitions)。  因此在我的心理学描述中我将强调理论方面当然也要报道许多事实但并非仅仅是事实的罗列和堆砌或者仅仅是展示一些奇异的现象以便与蒂索夫人(Mrs.Tussaud)的蜡像作品作比较而是作为一个体系中的事实mdashmdash就人力所及的范围而言它不是我自己的一个宠爱的体系而是它们内在地所属的体系mdashmdash也就是说从理性上可以理解的事实。作为学科的科学  然而如果这种程序忽略了科学的另一方面那末这种程序便毫无价值了这另一个方面迄今为止在我们的讨论中是被省略的也就是说在事实的建立中最大可能的确切性。由于这种确切性的要求科学自身摆脱了科学家个人的愿望。一种理论必须由事实来提出要求反过来理论也对事实提出要求而且如果事实不能与理论相符合那未理论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不完整的。在这个意义上说科学便是学科。我们不能做随心所欲的事而是必须做事实要求我们做的事。科学的成功已经倾向于使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负。但是这样的自负是不恰当的。一个人既是最伟大的主人也是最伟大的仆人。在知识的进步过程中我们反复体验到我们是多么容易停顿和结巴我们经常发现我们能够ldquo制造rdquo的知识是多么匮乏我们多么需要为我们的思维提供时间以便其发展。因此对知识的追求不该使我们觉得可以如何如何的自豪和夸口而应该使我们变得谦卑起来。    科学的功能    现在让我们来归纳一下:真知灼见的获得应当有助于我们重新整合已经分崩离析的世界应当教会我们中肯地看待不受我们的愿望和偏见所支配的客观关系应当为我们指明在我们的世界中我们真正所处的地位并为我们提供对我们周围有生命物体和无生命物体的敬意。心理学的特殊功能  一切科学都有其特殊的功能。心理学能作出什么特定的声明呢?为了教会我们谦卑有哪门科学能够比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在研究超越我们想象之外的时间和距离方面做得更好呢?又有哪门科学能够比纯数学在要求绝对证明方面使我们更好地自律呢?我们能否声言心理学特别适合于整合(integration)的任务并且将此作为对我们一开始就提出的那个问题的一种答案呢?我认为我们是能够的因为在心理学中我们正处在我们世界的三大领域的交叉点上这三大领域我们称之为无生命的自然、生命和心理。    自然、生命、心理心理学研究生物的行为。因此像生物科学那样它也面临着有生命的自然和无生命的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不论它是否意识到这一问题也不论它是否关心这一问题。但是对心理学家来说行为的一个特殊方面用普通的说法即称之为ldquo心理的rdquo(mental)方面具有极大的重要性。我们在此处不想讨论意识和心理本身。后面几章里将会显示我们对这些概念的运用。可是我们不会从一开始就拒绝一种区分这种区分渗入我们的成语表述像渗入科学术语一样多。我们都知道如果一名拳手被击倒并有分钟时间未恢复知觉这样一种陈述意味着什么。我们都知道在这致命的分钟里那位拳手的生命并未停止而是丧失了行为的一个特定方面。此外我们还知道一般情况下的意识和特殊情况下每一种特殊的意识功能与我们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过程具有密切的关联。因此可以这样说中枢神经系统成为心理、生命和无生命自然集聚的结点(nodalpoint)。我们可以对神经组织的化学构成进行研究而且找不到我们在无机的自然界发现不了的组成成分我们可以研究这种组织的功能并将发现它具有生命组织的一切特征最后在神经系统的生命功能和意识之间存在这种关系。对于这种关系有两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已遭拒绝。如果有人声称已经找到了对上述问题的完整而又正确的解决办法那末他将会被怀疑是一个傻瓜或一个骗子。这些问题已经占据人类心中达数千年之久因此有可能通过其他的途径来找到一种解决办法而不是通过缓慢和渐进的方法。我对这种方法的看法将留待本书的后面部分来讨论。唯物主义不过在这里我将拒绝两种业已提出的解决办法。第一种解决办法是所谓ldquo原始的唯物主义rdquo(crudematerialism)它在上一世纪中叶达到顶峰并大受欢迎年左右出版的一本畅销书对此有所表述但是现在实际上已被人们忘却。我指的是海克尔(Haeckel)的著作《宇宙之谜》(RiddleoftheUniverse)。我不能确信美国甚至时至今日尚未感到这股浪潮的退落这股浪潮的波峰是在通过旧大陆以后很久方才抵达新大陆岸边的。该唯物主义的解决办法出奇地简单。它说整个问题是一种错觉(illusion)。根本不存在物质、生命和心理这三种实体(substance)或方式只有一种东西那便是物质(matter)它由盲目回旋的原子(atoms)所组成这些原子因为数量庞大并可长时间供它们调遣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结合其中就有我们所谓的动物和人类。思维和感觉不过是原子的运动而已。对大脑的物质进行干预便可看到意识所保留的东西。尽管我已经粗略地表述了这一观点但是我认为我是恰当地表达这种观点的尤其是当我补充说这种观点不仅是一种科学信念而且也是一种教义和愿望时。当人们看到一座由强固的壕沟护卫起来的教堂坚持其教义时科学作为正在成长起来的一位年轻巨人开始摧毁这些教义mdashmdash这一代人通过成功地将科学应用于技术问题而变得自负起来并且已经丧失了畏惧感这种畏惧感是伴随着一切真正的知识而来的。就像胜利的野蛮人那样不管他们是摧残文化者(vandals)还是加尔文派的教徒(Calvimists)将他们的被征服者的最感亲切的创造物摧毁得一千二净于是我们的唯物主义者发展起一种对部分的人类哲学的憎恨感那些部分的人类哲学指向他们狭隘的概念范围以外的地方。被人称为哲学家是一种侮辱而成为一名信仰者则属于印度贱民(untouchables)中的人了。现在我对这些人毫无憎恶之心尽管我看到他们的心胸多么狭隘风格多么低下。我认为他们已经提出了一个可以称道的宗旨。他们帮助建立了一种理智这种理智强大到足以抵抗一个反动教堂的粗暴干预而且他们追求自己的路线形成新的一代人这代人不受宗教戒条的束缚从而也没有什么斧子可以去磨。至于唯物主义本身今天无需对它进行拒斥。我只须补充一点:唯物主义者声称物质、生命和心理之间的关系或相互作用等问题虽被错误地提出但结果却可能证明完全有效。唯物主义者所犯的一个令人失望的错误是根据他们的科学尊严在上述三个概念之间作出武断的区分。他们接受其中一个概念而拒斥另外两个概念mdashmdash他们的借口是科学的内在成功和外在成功以及当代思辨哲学(speculativephilosophy)的荒谬mdashmdash这些概念中的每一个概念包含着与其他概念同样多的终极真理可是每一个概念在特定时间达到的发展阶段却颇为不同。生机论和唯灵论我想在这里拒斥的另外一种解决办法并不否认我们问题的有效性恰恰相反它试图通过建立两个或三个彼此独立的存在领域来解决问题每一个存在领域与另一个存在领域有明显的区别这是由于存在或不存在特定因素的缘故。人们可以分辨这三种假说第一种假说在生命和心理之间划出界限生命和无生命自然属于一类笛卡尔(Descartes)而心理则是一种新的和天赐的实体凭籍这种实体人类与其余的创造物(creation)得以分开。另一方面第二种假说则将生命和心理合在一起受无机自然中无法找到的一种力量所引导从而基本上与这种力量不同生机论(vitalism)。第三种解决办法坚持三重区分并且在这三个领域的每一个领域里寻找特别活跃的原理舍勒(Scheler)。在这三种假说中生机论迄今为止已获得最大的重要性因为许多透彻的和高度灵活的假说已经为人们所作出用以建成一种真正的科学理论。鉴此生机论问题将在后面几页反复地得到我们的注意。这里我只是解释为什么我一开始必须拒斥整个解释类型。回答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在缺乏广阔背景的情况下这种回答似乎有点儿不能令人满意。生机论类型的解决办法实际上没有解决问题只不过是对问题的重新命名而已。通过对问题的重新命名强调了问题从而在那个方面要比原始的唯物主义优越得多。但是如果认为一个新名称就是一种解决办法那么一俟这种想法被广泛接受的话势必会对科学带来许多危害。然而暂且不论其他两种形式的解决办法就拿生机论来说在科学家的队伍里从未得宠过尤其在生物学家的圈子里从未受到过青睐。承认自己是一个生机论者需要十分的勇气因此让我们对这些人表示敬意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名誉和学术生涯去从事他们认为是真正的事业。  数量、顺序和意义的整合  通过拒斥这些类型的解决办法我已经暗示了我们的心理学将必须提供的那种解决办法。这种解决办法既不能忽视心身(mind-body)问题也不能接受这三个领域由于不可逾越的鸿沟而彼此分离的观点。这里我们的心理学的这种整合性质(iutegrativepuality)便愈加明显起来。唯物主义试图通过用部分贡献解释整体的办法来实现一种简单的体系。为了真正达到整合我们必须用每一部分的贡献来建立我们的体系。当我们注视自然、生命和心理等科学的时候我们可以从每一领域提取特定的和特别重要的概念也就是说从第一个领域中提取数量(quan-tity)概念从第二个领域中提取顺序(order)概念从第三个领域中提取意义(meaming)概念(在德文中用Sinn表示)。因此我们的心理学必须为上述所有各种概念提供一个位置。让我们逐一讨论。  数量和质量  现代的科学心理学是从量化开始的。心理功能可用纯粹的量化术语来表示韦伯定律(WeberrsquosIaw)〕而且自那时以来由数量引发的兴趣对进一步发展我们的科学所造成的危害与提供的好处一样多。另一方面我们发现有些人试图对每样东西都进行测量例如对感觉、情绪、智力都进行测量然而有些人则对心理问题能否经得起量化处理持否定态度就他们而言心理学属质的范畴而非量的范畴。根据我的意见这种由来已久的量-质对立压根儿不是真正的对立。这种对立之所以盛行主要是由于在物理科学中忽视了量的本质所致如此的忽视是令人悔恨的。确实现代科学发端于量的测量。今天的物理学家花了很大的力气来使他的测量越来越精细但是他不会测量任何东西也不会测量每样东西而是仅仅测量以某种方式或其他方式对其理论有所贡献的结果。这里要对物理学的量化测量的全部作用进行讨论是不可能的。但是仅仅收集数量决非物理学家要做的事这样说是公平的。物理学家经常感到兴趣的是在一个特定的量中可测量特征的分布以及这些分布所经历的变化。物理学家凭借数学公式来描述两种事实这些数学公式可能包含一些具体的数字但是其中的一些抽象数字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组成成分。数学公式主要在这些抽象数字之间建立起一种确定的关系(relationship)。于是测量便具有这样的作用也即检验它意欲描述的一个过程的方程的有效性也就是说已经确立的关系的有效性。然而这样一种关系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量化关系其中任何一个具体数字都是这种量化关系它的数量不再与质量相对立。但是当一个人仅仅考虑个别的事实及其测量过的数量同时忽视它们的分布方式时误解便产生了。然而后者与前者的真实性一样多它表明了我们讨论的条件或过程的特性或性质。一个简单的例子应当可以澄清这一点:在肥皂泡沫中肥皂粒子之间的内聚力尽可能彼此结合在一起。它们是通过肥皂膜包围起来的空气而保持平衡的如果肥皂泡沫收缩的话肥皂膜的压力便会增加。因此肥皂必须在一定空气容量的表面保持分布这种分布将是这样的即尽可能少地占据空间。由于一切固体中球体对已知表面来说具有最大的体积或者对已知体积来说具有最小的表面因此肥皂将使自身分布在球体表面上。这样的说法在我看来既有质量又有数量对于后者因为它说到每个粒子在这里而不在其他某个地方而对于前者因为它安排了一种明确的形态并具有对分布而言的一切特征。一俟我们的注意被吸引到这一点上我们将发现在大量的情形中难以确定一种陈述是量的还是质的。一个物体以恒定的速度(velocity)运动它确实是数量方面的但同样也确实是质量方面的不论我们认为该物体具有哪种速度情形都是一样即它既是数量的又是质量的。由此可见当速度随时间的正弦或余弦(sineorcosineoftime)而变化时物体便实施一种周期性的运动这种运动在性质上与直线运动(translatorymovement)十分不同。我们从这些例子中得出结论:对物理科学的量的数学描述(远非与质的对立)只不过是表示质的一种特殊的正确方式。我不用证明就可以补充说一种描述可能是量化的而毋须同时是最确切的描述。在圆的两种分析公式中:x+y=rr=常数第二个公式更加直接地表述了圆的特定性质从而比第一个公式更加合适。  现在我们可以为我们的心理学吸取一点教训了:它可以是完全量化的而并不丧失其作为一门质量科学的特征另一方面此刻甚至更为重要的是它可能不害臊地又是属于质量方面的这是因为如果它的质的描述是正确的它将在某个时候可能使这些质的描述转化成量的术语。    顺序    让我们现在转到ldquo顺序rdquo的讨论上来这一概念导源于生命科学。我们能否为这个概念提供一个令人满意的界说呢?当每个物体均在一定的位置上而这个位置由它与其他一切物体的关系所决定时我们便谈到了一种有序的安排。这样看来在胡乱地堆满杂物的仓房中物件的安置并不是有序的而我们客厅中的家具的安排却是有序的。与此相似的是当每一部分的事件在其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并以特定方式发生时我们谈到了事件的有序发展[黑德(Head)」因为所有其他一些事件也是以它们的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和特定方式发生的。例如当一名经过实践训练的演奏者弹奏一个音调时一种有序的事件发展便是钢琴琴键的运动可是当一条狗跑过钢琴键盘并将琴键压下时那仅仅是事件的先后发生谈不上任何顺序了。  顺序并非客观范畴  上述两个例子均可引起一种特定的异议或者可能导致一种特殊的顺序理论。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反对的意见:ldquo为什么rdquo一名反对者说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姑且称他为P先生P先生问道ldquo你是否认为第二种情况下的琴键运动没有第一种情况下那么有序呢?可是rdquo他继续说道ldquo我能够找出一种理由那就是比起第二个例子来你更加喜欢第一个例子。但是这种主观的偏爱感肯定不是用来进行基本区分的充分理由也不是从这种区分中产生一种新的科学类别的充分理由。你的第一个例子同样也是正确的。你恰巧喜欢你的客厅但是我可以充分想象一个人譬如说来自另一个星球的陌生人他可能会在你的仓库中反而感到更愉快。让我们不带任何个人偏见地看一下你的两个例子吧然后你将会发现每一个物体不论是客厅里的物体还是库房里的物体都在它的位置上这是因为按照数学定律它不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有鉴于此每个琴键按照机械的严格规律而开始运动无论是帕代雷夫斯基(Paderewski)的手指还是一条在键盘上奔跑的受惊的狗。但是如果可用普通的旧的机械定律来解释这些事件那末为什么还要引进一种新的概念mdashmdash顺序呢?这种顺序通过在过程之间(从机械的观点看这些过程基本上是相似的)创造一种人为的差别而使该问题发生了混淆。rdquo  生机论对这种观点的驳斥    对于上述争辩另外一个人我们称他为V先生可能作出如下回答:ldquo我亲爱的伙伴在这个问题上你不渗入自己的情感对你来说是十分大度的因为我知道你对家具杂乱的房间是多么的敏感对钢琴乐曲又是何等的挑剔。所以我在我的回答中将排除这样的人他仅仅被认为是去瞧一下或住在我们两间房间中的其中一间并聆听钢琴音调的两种序列正如你认为一个人应该做的那样。但是即便这样在这两个例子的每一个例子中仍然存在着两种选择之间的差别而这种差别是决定性的因为这种差异涉及这样一种方式在该方式中已经产生了这种安排和序列。在我的杂物间里每件东西均以其偶然性放置着而不考虑任何其他东西。正如你对自己指出的那样库房里的每个物体按照严格的机械定律各就各位这间堆放杂物的屋子是一个出色的例子即机械力量如果对它们不加干预将会做些什么。把这种情况与我们的客厅作比较。这里详细的规划在实际搬动家具之前已经完成每件家具都有一个位置使之服从于整体的印象。一只台子起初被向左边推得太远究竟有什么关系?了解这一计划的某个人或者对该意图的效应有直接感受的某个人将会把这张台子推回到它的合适位置上去:正因为如此挂得歪歪斜斜的一幅画将被纠正插满鲜花的花瓶将被很好地布置当然都得益于机械力量的帮助但是又并非单单依靠这些机械力量所能完成的。我毋须重复我对两种音调序列的论点这种应用是十分明显的。我的结论是这样的:在无机的自然界除了盲目的机械力量的相互作用以外你无法找到任何东西但是当你进入生命领域你发现了顺序那意味着表明无机自然界运作的一种新动因(agency)为无机自然界的盲目冲动提供目标和方向也就是顺序。rdquo由此可见V先生在试图回答P先生的论争时已经发展了我在这一讨论开始时涉及的理论。人们要是记得我们先前关于自然和生命的讨论那末他一定会承认这个理论是生机说的理论。事实上对生机论而言最强有力的论点是以有序过程和盲目序列之间的区分为基础的。实证主义者生机论者两难处境的解决让我们回到P先生和V先生之间的争论上来。我们已经表明我们的心理学是拒斥生机论的。但是我们能否不考虑V先生对P先生的回答不考虑他对有序和无序安排与事件之间区分的辩解呢?我们不能。这样一来便使我们有点犹豫不决了:我们接受顺序但又拒斥产生顺序的特殊因素。对于前者我们将被P先生及其追随者们所鄙视对于后者我们将招致V先生的大怒。如果我们的态度确实是折衷主义的话那末上述两种反应都有道理我们应当接受这两种主张尽管它们相互之间是水火不相容的。因此我们的体系之任务是明确界定的:我们必须尝试着对使一切事实显得清晰的心理学家确能学到许多东西。这些知识凭其自身的权利在今天被视作是一种目的。ldquo发现事实事实还是事实当你对事实深信不疑时便设法去建立理论。但是你的事实还是更为重要的。rdquo上述这一口号表明了一种哲学信念在今天它已被广泛接受。确实它似乎很有道理。一方面是客观的事实这些客观的事实并不受制于对它们进行调查的科学家的支配另一方面则是科学家所作的假设也即理论这纯粹是他心灵的产物。我们应当自然地将主要的价值归之于前者而非后者。在心理学中这样一种观点可以说具有正当的理由。因为这门科学在新时期开始之前是由一些简单的和综合的理论以及少数经过科学确定的事实构成的。随着实验的到来人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事实这些事实给旧的理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只有当心理学决定成为一门探索事实的科学时方才开始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从知之甚少而幻想很多的状态逐渐进步到知之甚多而幻想极少的状态mdashmdash至少是有意识的并且带有某种目的尽管仍未意识到它包含着比许多心理学家意识到的更多的幻想。为了评价这种进步我们必须检查一下所谓ldquo知之甚多rdquo(knowmuch)的含义是什么拉丁谚语ldquo大非大rdquo(multumnonmulta)在ldquo甚多rdquo(much)一词的两个含义之间作出区分。迎合一种含义而抛弃另一种含义纯粹是数量方面的。根据后面的说法一个了解个项目的人比一个了解个项目的人多知十倍。但是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后面那个人如果了解个项目的本质关系这样一来就不只是了解个项目而是每一个项目具有两个部分他了解的东西就比前者多得多如果前者仅以纯粹的聚合形式了解个项目的话。尽管从拉丁词multa的观点来说这个人居于优势但从multum的观点看他居于劣势。现在当我探索科学的发展时在我看来科学似乎开始发现它自身并在文艺复兴时期进入一个新时期它从追求multa转变为寻求multum。从那时起科学不断地努力减少其命题(一切已知的事实均可从中推论出来)的数目。在这一事业中它已经越来越成功而且通过其新方法还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事实否则这些事实是不会被人们所了解的与此同时它还扬弃了原先作为事实而被采纳的许多幻想。例如重的物体比轻的物体掉下的速度更快正如人们可以从掉下一支铅笔和一张纸的现象中测试到的那样这是一种ldquo事实rdquo。但是这是一种复杂的而非简单的事实简单的事实是一切物体在真空中以同样速度下落。从这一科学事实中可以推导出日常的事实而不是相反。正是这个事实成为疑难的对象。  人们可以把科学的进步看作是已知事实之数量的稳定增长。于是人们可以形成一种观点即许多知识意味着multa的知识。但是科学进步的一个十分不同的方面也是可能的:单一性(simplicity)的增加mdashmdash当然不是从越来越容易学会这一意义上所说的而是在这样一种意义上所说的即对业已掌握科学体系的人来说这种科学体系成为越来越聚合和统一的整体。或者从另一角度来表述科学是无法与图书目录相比较的因为后者根据任意的原则将全部事实排列成表就像图书馆里的图书根据作者姓名的字母顺序排列那样科学是理性的(rational)事实及其顺序也是一样没有顺序的事实是不存在的因此如果我们彻底了解一个事实我们便可以从这一事实的知识中了解众多的事实。根据这一观点许多知识是multum的知识是理性系统的知识是一切事实相互依存的知识。  科学和学科  当然科学在达到其目标方面从未获得成功。在科学发展史的任何一个时刻科学理想与科学成就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科学体系从未完整过始终有一些事实不论是已经发现的旧事实还是正在发现的新事实向科学体系的统一性提出挑战。显然这一情况发生在任何一个个别的科学范围之内当我们考虑不同科学的多样性时该现象甚至变得格外明显起来。它们都是从一个共同的发源地产生的。第一个科学冲动并不指向不同的特殊课题而是普遍的。用我们目前的术语来说我们可以这样说哲学乃一切科学之母。科学的进步具有一种标志即渐进的特殊化(Progressivespecialization)而我们的科学mdashmdash心理学是最后获得独立的一门科学。这种分离和特殊化是必要的但它与知识统一性的目的相悖。如果一些彼此独立地建立起来的科学得以发展各门科学本身可能是相干的那末它们的相互关系是什么呢?一种multum如何从那个multa中产生呢?这项任务随着科学功能的完善而必须被完成。我是最后才看到在科学的实际应用中科学的价值的。对于距离地球数百万光年的星球光谱线之移动(Shift)所作的解释比之建造一座具有创记录跨度的新桥或者越洋传送照片在我看来是科学上更加伟大的胜利。但是对于所有这些而言我并不认为科学可以被合法地视作相对而言少数人的游戏这些人享受科学并以科学谋生。在某种意义上说科学不能完全脱离行为。科学和行为  当然行为没有科学也有可能产生。在第一个科学火花迸发以前很久人类便已经开展其日常的事务了。到了今天成千上万生活着的人们他们的活动是不由我们所谓的科学来决定的。然而科学必然会对人类的行为产生日益增长的影响。对这种影响予以粗略而简要的描述将会使科学更加明白地突显出来。倘若对其差异加以夸大和程式化我们可以说在前科学阶段(prescientificstage)人类的行为按照情境教他干的方式那样去干。对于原始人来说每件东西均表明了其本身以及他借此应该去做的事情一只水果说:ldquo吃我rdquo水说:ldquo喝我rdquo雷声说:ldquo怕我rdquo而女人说:ldquo爱我rdquo。  世界是有限的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世界是可以操纵的知识是直接的和相当不科学的在许多情形里它们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在其他许多情形里它们则是令人失望地错误的。人类在其原始的世界里缓慢地发现这些错误。人类学会不再信任事物告诉他的情况并逐步地忘却鸟类和石头的语言。相反他发展了一种称作思维的新活动。这种新活动给他带来巨大好处。他可以构思事件和行动的结果从而使他从过去和现在中解放出来。通过思考他创造了科学意义上的知识一种不再是关于个别事物的知识而是关于普遍事物的知识。于是知识变得越来越间接而活动在通过物质世界丧失其直接指导性的程度上变得越来越理智化。此外思维过程摧毁了原始世界的统一性。思维发展了类别和等级每一个等级都有其自己的特征、行为方式或定律。然而要求作出决策和即时反应的具体情境并不仅仅属于这样一种等级。因此如果活动由科学知识来引导的话那末它必须服从一种复杂的思维过程而且这样的过程通常不能提供一种清晰的决策。换言之原始人的世界直接决定人的行为告诉他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而科学世界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则常常难以做到这一点。推理似乎揭示了真理但是一种真理不会给行为以指导对于这种指导的要求仍然保持着而且必须满足。于是最终产生了科学和宗教的二元论(dualism)它包括双重真理说(double-truththeory)、痛苦的敌意和科学的伤感等各个方面每个方面均不能令人满意。科学的危险人类必须为得到的每种收获付出比收获更高的代价这是不是人类的悲剧呢?我们是否必须以瓦解我们的生活来作为科学的代价呢?我们是否必须在工作日否认我们在礼拜天立下的誓言呢?作为个人的观点我认为不存在这种不可抗拒的必须。科学在建立理性的知识体系时必须选择十分易于顺从这种系统化的事实。这种选择过程(其本身具有极大的重要性)涉及到忽视或拒绝一些事实或方面。只要科学家们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事这一过程便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但是在获得成功时科学容易忘却它并没有吸收现实的一切方面而且容易否认它曾忽略的那些方面的存在。因此它并未记住使一切科学得以产生的问题而是以ldquo上帝是什么我们是什么helliphelliprdquo等问题予以嘲笑并把坚持提出这些问题的人们视作返祖现象的遗物。  这种态度它的历史必然性及其功绩必须加以拒绝并不是因为它对宗教怀有敌意而是因为如果它得以坚持的话它将关上导向一切问题本质的大门从而阻碍科学本身的进步。我的观点是没有一扇大门可以向科学关上在这一点上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今天的科学或昨天的科学能够对这些基本的问题作出回答正像众多的激进分子也即具有最佳动机的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恰恰相反我在意识到科学不完整的同时认为科学应该逐步试着扩大其基础以便包容越来越多的事实(这些事实是科学最初认为应予排斥的)并得到越来越好的装备来回答那些人类无法予以否认的问题。倘若科学误解其任务那末它将始终处于丧失其独立和完整地位的危险之中。非法的王位篡夺者将始终会找到觊觎王位者。对理智的谴责(据假设这种理智在我们世界的某些部分占有巨大的比例具有深远的影响)在我看来似乎是这种错误的科学态度的结果尽管它本身的错误并不更少。在后面的一章里(见第九章)我仍将回过头来谈谈这个题目并指出倘若科学遵循着我曾简要地指明的那条途径发展的话它将会以另一种面貌出现。但是我希望这样的一种科学应该有助于重建原先的统一尽管是缓慢的但却是肯定的。对于这种原先的统一科学曾为了发展而不得不加以摧毁。    由此可见一门科学之所以获得价值和意义并不在于它所收集到的个别事实之数量而在于它的理论所具有的普遍性和力量这种结论与我们开始讨论时的陈述是十分对立的。然而这种观点并不轻视事实因为理论是事实的理论而且只能由事实来检验它们并不是对事物可能是什么的呆板推测而是对事物的调查(surveys)和直觉(intuitions)。因此在我的心理学描述中我将强调理论方面当然也要报道许多事实但并非仅仅是事实的罗列和堆砌或者仅仅是展示一些奇异的现象以便与蒂索夫人(Mrs.Tussaud)的蜡像作品作比较而是作为一个体系中的事实mdashmdash就人力所及的范围而言它不是我自己的一个宠爱的体系而是它们内在地所属的体系mdashmdash也就是说从理性上可以理解的事实。  作为学科的科学  然而如果这种程序忽略了科学的另一方面那末这种程序便毫无价值了这另一个方面迄今为止在我们的讨论中是被省略的也就是说在事实的建立中最大可能的确切性。由于这种确切性的要求科学自身摆脱了科学家个人的愿望。一种理论必须由事实来提出要求反过来理论也对事实提出要求而且如果事实不能与理论相符合那未理论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不完整的。在这个意义上说科学便是学科。我们不能做随心所欲的事而是必须做事实要求我们做的事。科学的成功已经倾向于使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负。但是这样的自负是不恰当的。一个人既是最伟大的主人也是最伟大的仆人。在知识的进步过程中我们反复体验到我们是多么容易停顿和结巴我们经常发现我们能够ldquo制造rdquo的知识是多么匮乏我们多么需要为我们的思维提供时间以便其发展。因此对知识的追求不该使我们觉得可以如何如何的自豪和夸口而应该使我们变得谦卑起来。  科学的功能现在让我们来归纳一下:真知灼见的获得应当有助于我们重新整合已经分崩离析的世界应当教会我们中肯地看待不受我们的愿望和偏见所支配的客观关系应当为我们指明在我们的世界中我们真正所处的地位并为我们提供对我们周围有生命物体和无生命物体的敬意。心理学的特殊功能一切科学都有其特殊的功能。心理学能作出什么特定的声明呢?为了教会我们谦卑有哪门科学能够比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在研究超越我们想象之外的时间和距离方面做得更好呢?又有哪门科学能够比纯数学在要求绝对证明方面使我们更好地自律呢?我们能否声言心理学特别适合于整合(integration)的任务并且将此作为对我们一开始就提出的那个问题的一种答案呢?我认为我们是能够的因为在心理学中我们正处在我们世界的三大领域的交叉点上这三大领域我们称之为无生命的自然、生命和心理。自然、生命、心理心理学研究生物的行为。因此像生物科学那样它也面临着有生命的自然和无生命的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不论它是否意识到这一问题也不论它是否关心这一问题。但是对心理学家来说行为的一个特殊方面用普通的说法即称之为ldquo心理的rdquo(mental)方面具有极大的重要性。我们在此处不想讨论意识和心理本身。后面几章里将会显示我们对这些概念的运用。可是我们不会从一开始就拒绝一种区分这种区分渗入我们的成语表述像渗入科学术语一样多。我们都知道如果一名拳手被击倒并有分钟时间未恢复知觉这样一种陈述意味着什么。我们都知道在这致命的分钟里那位拳手的生命并未停止而是丧失了行为的一个特定方面。此外我们还知道一般情况下的意识和特殊情况下每一种特殊的意识功能与我们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过程具有密切的关联。因此可以这样说中枢神经系统成为心理、生命和无生命自然集聚的结点(nodalpoint)。我们可以对神经组织的化学构成进行研究而且找不到我们在无机的自然界发现不了的组成成分我们可以研究这种组织的功能并将发现它具有生命组织的一切特征最后在神经系统的生命功能和意识之间存在这种关系。对于这种关系有两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已遭拒绝。如果有人声称已经找到了对上述问题的完整而又正确的解决办法那末他将会被怀疑是一个傻瓜或一个骗子。这些问题已经占据人类心中达数千年之久因此有可能通过其他的途径来找到一种解决办法而不是通过缓慢和渐进的方法。我对这种方法的看法将留待本书的后面部分来讨论。唯物主义  不过在这里我将拒绝两种业已提出的解决办法。第一种解决办法是所谓ldquo原始的唯物主义rdquo(crudematerialism)它在上一世纪中叶达到顶峰并大受欢迎年左右出版的一本畅销书对此有所表述但是现在实际上已被人们忘却。我指的是海克尔(Haeckel)的著作《宇宙之谜》(RiddleoftheUniverse)。我不能确信美国甚至时至今日尚未感到这股浪潮的退落这股浪潮的波峰是在通过旧大陆以后很久方才抵达新大陆岸边的。该唯物主义的解决办法出奇地简单。它说整个问题是一种错觉(illusion)。根本不存在物质、生命和心理这三种实体(substance)或方式只有一种东西那便是物质(matter)它由盲目回旋的原子(atoms)所组成这些原子因为数量庞大并可长时间供它们调遣从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结合其中就有我们所谓的动物和人类。思维和感觉不过是原子的运动而已。对大脑的物质进行干预便可看到意识所保留的东西。尽管我已经粗略地表述了这一观点但是我认为我是恰当地表达这种观点的尤其是当我补充说这种观点不仅是一种科学信念而且也是一种教义和愿望时。当人们看到一座由强固的壕沟护卫起来的教堂坚持其教义时科学作为正在成长起来的一位年轻巨人开始摧毁这些教义mdashmdash这一代人通过成功地将科学应用于技术问题而变得自负起来并且已经丧失了畏惧感这种畏惧感是伴随着一切真正的知识而来的。就像胜利的野蛮人那样不管他们是摧残文化者(vandals)还是加尔文派的教徒(Calvimists)将他们的被征服者的最感亲切的创造物摧毁得一千二净于是我们的唯物主义者发展起一种对部分的人类哲学的憎恨感那些部分的人类哲学指向他们狭隘的概念范围以外的地方。被人称为哲学家是一种侮辱而成为一名信仰者则属于印度贱民(untouchables)中的人了。  现在我对这些人毫无憎恶之心尽管我看到他们的心胸多么狭隘风格多么低下。我认为他们已经提出了一个可以称道的宗旨。他们帮助建立了一种理智这种理智强大到足以抵抗一个反动教堂的粗暴干预而且他们追求自己的路线形成新的一代人这代人不受宗教戒条的束缚从而也没有什么斧子可以去磨。至于唯物主义本身今天无需对它进行拒斥。我只须补充一点:唯物主义者声称物质、生命和心理之间的关系或相互作用等问题虽被错误地提出但结果却可能证明完全有效。唯物主义者所犯的一个令人失望的错误是根据他们的科学尊严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503

《行为心理学》弗洛伊德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