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炮口下的延坪岛人

炮口下的延坪岛人.doc

炮口下的延坪岛人

Cathy春燕
2017-11-30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炮口下的延坪岛人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炮口下的延坪岛人朝鲜一声炮响让韩国的延坪岛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这个面积不足平方公里、人口约为人的小岛在朝韩对峙的大格局下有着怎样的战略意义,开炮如果第一次炮击只是相当于邻居小孩扔石头砸碎玻璃窗的恶作剧那么第二次炮击则类似于拆迁办的推土机碾进了客厅年月日天气晴好这天并没有大风。下午两点刚过宋英玉和以往一样坐在码头小售票厅的玻璃窗后面忙碌着出票面前是长长的人龙。大约两点半远处突然传来几声轰隆隆的响声宋英玉并不以为意。她想这大概是岛上驻军的例行演习。然而分钟后防空警报拉响接着村子里遍布四周的广播开始大声呼喊每个村的负责人开始确保岛民进入防空洞。紧急避难程序就这样硬生生地回到了岛民的生活里。这场景宋英玉记得只在读小学的时候发生过距今已过去了多年那时候每个星期学校都会组织一次避难演习可到后来人们开始慢慢淡忘韩朝之间还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原本能装人的个防空洞也已日益老化而岛上的常住人口早已增长到了人。直到第一次炮击警报拉响之后宋英玉还在出售船票。没多久从仁川驶来的渡轮也抵达了延坪岛码头上面载着她刚做完手部手术的丈夫。见到船正在靠岸排队买票的人此时显得更为急躁不安但却没有人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他们还是等着付钱买票。这个时候宋英玉的电脑突然断电她立马颤颤悠悠地拿起一支笔开始用手写的方式出票。看到她这个样子窗外一个岛民说:“你有什么可害怕的我刚从村子里跑出来。”如果第一次炮击只是相当于邻居小孩扔石头砸玻璃窗的恶作剧那么第二次炮击则类似于拆迁办的推土机碾进了客厅。宋英玉感觉炮弹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般地落到了她身后的村庄里。在宋英玉的记忆中只有年和年的两次海战她听到过远方军舰传来的炮击声但那距离她太遥远。而对历史上朝韩的数次擦枪走火韩国民众似乎早习以为常。与战争的恐惧相伴一直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像正常韩国成年男人必须服义务兵役一样。一位海洋警察厅的官员告诉记者:“这次炮击也会很快地被遗忘。”回家很多岛民晚上都会做噩梦并且抱怨自己全身无力精神萎靡不振炮击的阴影需要很长的时间消解仁川码头向海的几条街道遍布着海鲜大排档在这里你能吃到当地的土特产梭蟹几乎全部产自对面公里外的延坪岛海域。月到月是梭蟹丰收的季节可是自从炮击后这里的生意显得极为冷清只有巷子里清一色的“情人酒店”还亮着霓虹灯。年以前每个星期只有一班开往延坪岛的渡轮之后增加到每天一趟。但是一到冬天只要风速达到~级、浪高~米船就无法出航但这却是延坪岛与韩国本土唯一的交通方式。炮击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除了大量的媒体记者大部分岛民暂住在洗浴中心内政府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一个合适的陆上住所。于是一个私营老板主动让出了自己洗浴中心的一层楼。洗浴中心离码头只有分钟的车程位于仁川工业园区的一角周围鲜有方便的生活设施。红十字会和许多NGO都在里面忙碌。但政府的明显缺位使得许多韩国人十分愤怒岛民更是在月日举行了一次游行示威。“这些天里很多岛民晚上都会做噩梦并且抱怨自己全身无力精神萎靡不振炮击的阴影需要很长的时间消解”金美花说她是一名心理医师。在她看来岛民就像一个大家庭没人愿意分开因为只有共同经历过伤痛才能真正同情和理解彼此。也正因为这样岛民们一口回绝了政府提出的分散安置建议而政府此时似乎正忙于应付这次炮击产生的政治影响无暇对岛民的安置做出更好的安排。尽管每天回岛的居民人数在不断地增加但都是当天或者隔夜便离开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早已放弃了重回岛上生活的希望。孤岛一些岛民甚至抱怨到目前为止他们唯一能见到的侵略者就是成群的韩国记者和电视台工作人员延坪岛的地理位置十分奇特。从地图上看它就像是扎进朝鲜国界的一把匕首。在这片朝韩有争议的海域双方屡屡用枪炮对话。年月朝鲜舰艇首先发起攻击之后韩军还击。韩国海军在交战仅分钟后就大获全胜。由于该事件延坪岛在很长时间内成了新闻媒体的焦点捕蟹遭到禁止渔民的生计受到威胁。年的第二次延坪岛海战中朝鲜成功压制并最终击沉韩国炮艇算是扳回一城。两次炮战丝毫没有影响延坪岛居民安逸的生活其物质生活水平远胜朝鲜。家家几乎都住在独栋、大小不一的别墅里家中电器一应俱全。冬天室内的地暖舒适程度远胜国内北方干热的暖气片。这里的小学和初高中都有独立的教学楼和操场每间教室都配备了三星生产的电脑。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朝鲜战争之后的对峙情绪开始逐步减弱。冷战思维下的“谨防朝方间谍船只与潜艇”的海报被撕下家家户户的防毒面具、战斗用的壕坑和沙滩上的反坦克陷阱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而如今这座岛屿又陷入一种特殊的无政府状态。一位姓朴的政府公务员正在妻子开的裁缝铺里修水管旁边就是他的住所。炮击当天一枚炮弹重重地落了下来顿时把他的房子炸开了一个大窟窿几乎彻底分解了房屋。当时他正在上班匆忙赶回来灭火之后又开始忙政府指派的工作两天没有睡觉。他说现在难得休息从炮击当天起他就从没离开过这个小岛。除他之外还有政府编制中剩余的名公务员他们都自愿留了下来。朴先生的母亲、两个女儿和老婆都住在仁川的洗浴中心里。谈到这他的眼眶不自觉地泛起了泪光头扭向一边。杂货店的老母亲和她的女儿背起包袱走向码头老人家边走边回头望开始抽泣不断说着:“没法住了。”在炮击事件两天后年已岁、卖梭蟹的金贞熙回到了岛上。他正发愁自己一仓库的存货如何出手有一船因为耽搁已经发臭被扔掉了这关系着他今后的生计。可如今他只有默默地守着一堆蟹如果大部分人不回来这个买卖就没法做。延坪岛的大部分地区如今都已被划成了军事禁区各个路口都有全副武装的士兵把守。他们大多数戴着黑框眼镜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问过后才知道原来都是来服义务兵役的全是高中刚毕业或者读了两年大学的年轻人。除了白天劳作之外岛上为数不多的居民晚上从不出门甚至连记者善意的招呼都不太搭理。在他们眼里这个小岛从不乏媒体的关注。摘自《南方人物周刊》年第期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4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