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

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doc

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

Selena冬梅
2017-11-2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doc》,可适用于战略管理领域

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第卷第期年月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JOURNALOFGUANGXIADM呵ATECADRED唧rIEFPOLnANDLAWVoINoMarOO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蒙晓阳,余兵(西南政法大学,重庆)摘要】近年来,自助游驴友意外伤e~'t纷案在国内不断发生为此,文章以发生于广西南宁的"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针对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的焦点问题,详细剖析个中法理,最终得出驴友不应互负安全保障义务的结论【关键词】驴友自助游安全保障先行行为权利义务平衡中图分类号DF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一O在法学视野下,所谓自助游是指由旅游者自行发起和参与的临时性,非营利性旅游活动其中的旅游者本应被称为"旅友",但因"驴","旅"谐音,网络论坛长期将其戏称为"驴友"并形成固定称谓相应地,自助游发起者被称作"驴头",其它参与者被称作"驴子"与传统随团旅游方式相比,自助游具有高效省时(不需去各类特产商店虚耗时间且所有景点都是驴友确需参观的),节约费用(驴友可自行协商决定旅游过程中的食,住,行方式),旅游路线安排灵活(旅游路线自订且可在旅游过程中随时协商变更)等优势因而世纪以来,自助游在国内渐成时尚不过,由于自助游团体提供的安全保障程度通常稍逊于专业旅游公司,且为尽量满足猎奇心理,一些驴友选择未经开发的荒郊野外,高山深壑为自助游活动区域,致使自助游的危险程度高于传统旅游方式,驴友意外伤亡事件时有发生,继而引发现行法尚未明确规范的新型民事案件,比如年广西南宁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案q),年广西柳州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案及同年的北京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案(对于此类案件,以下简称为"驴友案")此类案例中,争议最大的焦点问题在于: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在法无具体规定的情况下,欲妥善维护白助游驴友的相关权益,确有必要对该问题开展深入,细致的探讨一,新案例引发新问题'中国驴友第一案"始末(一)案件梗概年月日,驴头梁某通过互联网邀请驴友参加广西南宁市武鸣县两江镇赵江户外探险,约定费用由所有驴友平摊月日上午,包括骆某在内的名驴子在南宁市与驴头梁某汇合,各驴子付给梁某元活动费,乘车前往武鸣县两江镇赵江当晚,该团队在赵江河谷安扎帐篷休息月日上午时许,大暴雨导致赵江山洪爆发,帐篷被山洪冲走众驴友通过自救或互救基本脱险后,发现骆某失踪,遂打电话报警此后,由两江镇政府组织的搜救队在赵江下游距事发地点约公里的三联村河谷石缝中找到骆某的遗体同年月日,遇难驴友骆某的父母向广西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起诉驴头梁某和其他l名同行驴友原告认为,名被告对骆某遇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求法院判令名被告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万余元,同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万元一审法院于年月日判令众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万余元一审全体被告不服,上诉至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于年月日做出终审判决,对一审判决做出重大修正,判令众被告补偿原告共计万千元收稿日期作者简介蒙晓阳(一),男,广西人,民商法学博士,民商法学博士后,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市场交易法律制度研究基地研究人员,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物权法,人身权法,传媒法治研究余兵(一),男,安徽人,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专业级硕士研究生因其为国内首例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案,故被媒体称为"中国驴友第一案"(二)判决要旨a)在审判过程中,一审法院认为中国尚无与户外探险活动相关的制度和法律规定,为保护参与人安全,应允许事后责任追究该案中,被告行为已侵害原告生命权,主要理由包括:第一,梁某向每位成员收取元活动经费,虽名为AA制,但在其未能举证证明此次活动没有任何盈余又不曾退款给队员的情况下,应推定其行为具有营利性又因其不具备进行营利活动的资质,其行为具有一定违法性第二,驴友在暴雨季节出行应当预见危险而没有预见,事发当晚也无人实施守夜或组织人员撤离等安全防范措施,对骆某死亡具有程度不同的主观过失第三,相约进行户外探险行为使各参与人负担救助他人的义务,而各参与人程度不同地违反了该项义务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各上诉人对骆某之死存在过错并据此判决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是错误的,主要理由在于:第一,各参与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对户外集体探险具有一定风险应当明知,且各参与者之间并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第二,此次活动为AA制,不存在梁某通过此次活动营利的事实,自然也不存在非法营利第三,骆某的意外死亡系因不可抗力造成,上诉人已尽必要的救助义务,主观上并无过错二审法院还认为:尽管各上诉人对骆某的死亡不存在过错,但根据《民法通则》第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条之规定,应承担公平责任二,判决焦点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显然,该案两审判决最大的焦点就在于: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这不是南宁驴友案独有的问题,也是国内诸多驴友案共同面临的迷局在该案中,一审判决认为同行各驴友因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而侵害了遇难驴友的生命权二审判决对前述观点既未明确认可,亦未明确否定但二审判决书中关于"上诉人已尽必要的救助义务,主观上并无过错"等语句其实已经含蓄地,间接地表达了二审法院对于自助游驴友应当互负安全保障义务的观念的赞同二审改判的根本原因不在于二审法院否认自助游驴友间存在安全保障义务,而在于二审法院不能认同一审法院对于此项安全保障义务的过高判定标准审法院依据成功救助结果来判断驴友是否已尽安全保障义务二审法院则主张驴友采取了力所能及的救助措施即可,不必考虑救助结果然而,正如一审法院所确认的,中国尚未建立自助游的相关制度,驴友应当互负安全保障义务的观念并无任何现行法律依据,该观念是否符合各项基础法理也值得深入研讨(…)基础法理之一权利义务平衡原理博登海默先生有言:"从正义这一概念的分配含义来看,它要求按照比例平等原则把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公平地分配给社会成员"理性人行事时固然应考虑他人的利益和自由,但其一切行为的根本出发点仍然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为公平分配利益,民事主体在承担义务的同时应被赋予大致等价的权利,坚持权利与义务的平衡,方合于法律正义作为基础法理,权利义务平衡原理对包括民事审判在内的整个民法领域,都应起到指导作用该案一审判决曾推断驴头梁某所收取的活动经费余额具有营利性,这项结论已被二审判决否定我们赞同二审判决观点,并进一步认为自助游结束后的少量经费余额不论是否退还给各驴友,均不应视作营利收入,如此才符合社会的一般观念譬如朋友,同事或同学集资举办一些团体活动,即便活动发起者确有少量活动经费余额未退给其他活动参与者,又岂能作为非法营利处理退一步讲,假设关于自助游活动经费余额构成营利的观点确实成立,该营利亦不足以成为南宁驴友案中驴头应为驴子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对价以金钱标准衡量,难道不顾性命之危抢救他人生命的服务仅值区区数十元或百余元至于其余同行驴子,既未营利,其负担安全保障义务的对价何在由是观之,倘以营利为依据,主张自助游合同应包含提供安全保障服务的默示条款,既不符合国内自助游的常见事实,又不符合权利义务平衡的基础法理(二)基础法理之二法律义务不应逾越公众的承受限度无法以营利对价解释安全保障义务来源之时将公序良俗这一民法基本原则当作安全保障义务的根本依据,似乎也不失为一条坦途互济互助本系善良风俗,若法律规范要求所有自助游驴友均参见广西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oo)青民一初字第号民事判决书争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o)南市民一终字第号民事判决书对其他驴友负担安全保障义务,不仅符合公序良俗,且因每项安全保障义务皆有请求其他驴友提供相应安全保障的权利作为对价,亦可保持权利义务平衡此时,尚须考虑另一法理,即法律义务不应逾越公众的承受限度我们认为,在法治社会中,立法者不应单凭自己的美好理想将道德义务任意转化为法律义务,而必须保障所设法律义务始终处于社会公众所能承受的限度以内原因在于:一方面,依照民主制度,立法者的权力源于公众公众授权立法者设立各种法律义务,自然不会希望法律义务超越公众的承受限度若立法者罔顾公众意愿,肆意妄为,必然背离民主之初衷另一方面,法律的实施效果离不开公众支持国家暴力仅是法律实施的最终保障,但频繁地,广泛地采用国家暴力推行法律,可能会引起对法律的积极抵制,不但空耗国力,而且使公众与统治阶层离心离德,激化社会矛盾亦可能诱发"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消极抵制,即不再从事或减少从事由不合理规范所调整的社会活动,从而扼杀社会活力,致使法律规范实施的整体效果弊大于利此等情形,均非立法者所愿这实际上说明了:"立法决策作为分配权利与义务的手段,作为衡量人们社会行为的准则,只有其本身具有存在的合理性和调整对象的可接受性时,才能为社会所广泛接纳,从纸面上的法转变成行动中的法"【】因此,通常"在立法活动中,立法者追求的是'满意标准',即社会主体对自己的利益安排比较满意,能够接受"若以自助游已形成团体为由,主张强制设立驴友间相互提供安全保障的法律义务,其实已经超越多数驴友的承受限度就在南宁驴友案一审宣判后,"不少'驴友'对这样的判决感到伤感,认为此案的判决给更多的户外旅游论坛及爱好者带来了打击,以后谁还敢邀请别人一起自助游大家只好当'孤独客'或去参加旅行社享受'走马观花'的旅游了"并且,自助游只形成临时团体,驴友间往往是初次见面,并无密切关系在现实生活中,密切程度与驴友相若甚至远高于驴友的社会关系比比皆是假如仅因驴友间存在不太密切的联系,就将互济互助的道德义务上升为法律义务,强令驴友互相提供安全保障,那么诸如同学,同事,朋友,熟人之类密切程度显然高于驴友的自然人结成任何团体开展活动时,岂非更应互负强制性的安全保障义务如此,安全保障义务恐将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同事出差恰宿同一旅店,则旅店火灾时必须互相救援熟人就餐于同一饭馆,则饭馆坍塌时亦须互济互助朋友结伴逛街,若当中有人遭歹徒行凶,他人就须冒性命之危,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同学外出郊游,若有人意外落水,善泳者若不下水救护便须承担法律责任……这类法律义务确有可能提升社会道德水准,但也必然使公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竭力降低社会交往的频率可以预见,法律义务一旦不受制约地泛滥,将令公众无法容忍以强化安全保障为初衷的法律义务终将吞噬每个人的财产安全和行为自由,导致人人不享安全,人人不得自由故此,以所谓"团体主义理论"】强令包含驴友在内的仅具备松散联系的自然人互负安全保障义务,断不可取(三)基础法理之三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来源依法学常识,一般人之间本无相互照应救援之积极义务,唯有谨慎行事不损害他人权利之消极义务不过,在公众的承受限度之内,为维护公序良俗,现行法仍规定若干特殊情形下的安全保障义务,这些义务包括三类:,因当事人自愿或基于监护而产生的安全保障义务自愿已经排除不堪承受的可能,因此合同约定可以成为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来源,保镖服务合同即属此类为防止对当事人自愿的误解,在合同关系中,"安全保障义务只能源于当事人之间契约的明示规定,不得源于当事人之间契约的暗含规定"CFO此外,监护关系中也包含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安全保障义务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条规定:"父母有保护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权利和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条规定:"学校对未成年学生在校内或者本校组织的校外活动中发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应当及时救护,妥善处理,并及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其它国家亦存在类似规定或发展趋势,如"德国将'父母的权利'改为'父母的照护',以明确父母对子女的责任英格兰,澳大利亚以及俄罗斯等国民法中都能够看到这样的趋势"这样规定,既有利于维护良俗,通常也不会超越监护人的承受限度,特定场所的经营活动与其他社会活动所产生的安全保障义务在中国现行法律制度中,特定场所的经营活动与其他社会活动也可以成为安全保障义务的来源比如年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规定的"其他社会活动"并非漫无边际,而是"动物园,公园,博物馆,美术馆,体育馆,游乐场,礼堂,地铁站,火车站,汽车站,会议场所,医院,交易会,博览会,演唱会等社会场所举行的社会活动"【这种社会活动"更加趋向的是指无偿的(或者带有公益性质),大众参与性的公众活动"P之所以赋予在特定场所开展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经营者,活动组织者以安全保障义务,根本原因不在于进入这些特定场所的人常常是其潜在的交易当事人或应邀对象,而在于这些经营者,活动组织者往往比其他人更了解该特定场所的地形,结构,设施等具体情况,有权利也有义务依法设置或使用各种安全设施正如张新宝先生谈到的,这些人"更了解服务设施,设备的性能以及相应的管理法律,法规的要求,了解服务场地的实际情况,具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和相关方面更加专业的知识与专业能力,更能预见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损害,更有可能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害的发生或减轻损害"【J可见,现行法要求特定场所的经营者,活动组织者对进入该场所的其他人承担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义务,通常不会逾越其承受限度,同时也确为维护公众安全的最便捷方式,特殊公职要求的安全保障义务在世界各国,某些特殊公职被赋予了针对社会公众的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军人,警察等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提出解决纠纷的要求,应当给予帮助对公民的报案案件,应当及时查处"之所以如此,缘于这类特殊公职原本即为保卫公众安全而设,军警在接受该公职前已明确获知该公职所附带的安全保障义务并愿意负担该项义务,且国家已对军警提供了程度较高的专业训练和大量专用装备,使军警所负担的安全保障义务通常不会超出其承受限度由是观之,此类特殊公职所要求的安全保障义务亦属合理范畴与上述三类现行法中存在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来源比较,自助游驴友间一般未以合同明确约定相互间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监护关系,对所前往的旅游地点均不太熟悉且均无职责在旅游地点设置或使用安全设施,通常也都不从事需要保护公众安全的特殊职业,因此强行赋予自助游驴友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合理的法律义务来源在这三类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来源之外,有些人主张先行行为也可成为自助游驴友间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来源先行行为,又被称作先前行为,是指先前实施的使刑法上某种法益处于危险状态的行为在当前刑法学理论中,先行行为的行为人将基于先行行为的存在而负有消除危险或救助受害当事人的作为义务【lJ我们认为,刑法学的先行行为理论不宜成为民法上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理由有三:首先,先行行为理论的外延迄今尚不明晰在国内刑法理论界,目前仅对普通违法行为可成为先行行为的观点达成共识,至于合法行为与犯罪行为能否构成先行行为,仍旧纷争不断我们也主张先行行为的外延一般不应包括合法行为,因为法律调整的对象是行为而非行为的结果恰如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不仅制裁业已导致受害人死亡的犯罪行为,还制裁并未导致受害人死亡的犯罪预备行为一样假如作为合法行为的先行行为并未导致实际损害后果而法律予以制裁,必定严重背离社会观念,径造恶法反之,若对未导致实际损害后果的合法先行行为不加制裁而仅制裁已产生实际损害后果的合法先行行为,则先行行为理论所调整的对象不再是行为,而成为了行为的结果这种无法消除的矛盾表明,将合法行为纳入先行行为外延范畴,并不恰当观诸国内各驴友案,自助游显然属于合法行为,当合法行为能否构成先行行为尚无定论时,以先行行为理论阐述自助游驴友间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性,论据并不充分其次,刑法学理论通常不能直接援用于民法领域从理论位阶观察,民法学理论低于法理学,法哲学理论从法律位阶观察,民法是宪法的下位法因此,将法理学,法哲学,宪法学当中与民法实践密切相关的法理直接援用于民法领域,一般不存在障碍但是,民法学与刑法学理论位阶相同,民法与刑法法律位阶平等,刑法学法理对于民法实践并不具备直接的指导意义包括刑法学在内的与民法学平等或者理论位阶低于民法学的各类法学学科,其特有的法理必须经过民法原有理论的较对印证且未发现严重冲突之后,才能够对民法实践起到一定的参照作用反之,若允许位阶平等的各法学学科随便乱用其它学科法理,或允许高位阶法学学科任意援用低位阶法学学科法理,无疑会引起各法学学科法理的严重紊乱先行行为理论属于刑法不作为犯罪的基本法理之一,对其不加印证地随便援用于民法侵权责任领域,只能体现出轻率与盲动再次,先行行为理论不宜引人民法领域通过对先行行为理论的初步印证,我们发现,如果允许以合法行为构成先行行为,且进一步构成民法上注意义务和侵权责任的来源,则将严重逾越公众的承受限度:请人吃饭,有可能使他人健康受到各种超标有害成分的损害,甚至引发食物中毒,若基于先行行为理论而令请客者承担民事责任,今后谁敢请客邀人同行,有可能遭遇交通事故或者其它风险,若基于先行行为理论而令邀人者承担民事责任,今后谁敢邀人同行甚至向乞丐赠与金钱,也有可能使乞丐因被流氓抢劫而受伤,若基于先行行为理论而令施舍者承担民事责任,今后谁敢行善施舍种种谬误,难以尽数至于先行行为外延当中包含的违法行为与犯罪行为,通常已经违反民法上的相关注意义务,完全可用现有民法侵权行为理论解决,并无引入先行行为理论之必要在这种情况下,将不宜援用于民法领域的先行行为理论直接适用于显属合法行为的自助游民事法律关系,确属不当综上所述,驴友没有保障他人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法律义务,法律也没有规定驴友互负安全保障义务的充分理由南宁驴友案两审判决在不同程度上确认自助游驴友间的法定安全保障义务,并无明确的法律依据,且在法理方面欠缺全面的,深入的考量三,余音不绝适用公平责任是否恰当在南宁驴友案中,二审法院认为一种较低水平的法定安全保障义务的设立有利于解决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之所以未令众驴友承担民事侵权责任,仅缘于法院认为他们已经尽到必要的预防及救助义务,不存在过错不过,二审法院毕竟还是判令驴友们承担了公平责任,虽然其数额不算太高"中国驴友第一案"备受国内自助游爱好者关注,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其判决结果无疑会给中国驴友开创出令人生畏的先河:无论驴友们多么小心谨慎,只要其中一人遭受意外损害,其他驴友都难逃赔偿责任公平责任最早可追溯到年《普鲁士民法典》第条至第条对儿童和精神病人的侵权行为,主要目的在于防止某个穷人因为家财万贯的精神病人的伤害而得不到弥补此后,很多国家民法设置了该制度"在大多数国家,公平责任仅仅适用于数量有限的案件,这主要指未成年人,精神病人致人损害,而监护人又无过错的情形此外,在紧急避险中,一些国家(奥地利,希腊,意大利)也采用公平原则酌情减轻加害人的补偿责任"【】严格限制公平责任适用范围的原因是:公平责任名为责任,实为风险损失分担,其目的仅在于防止一方当事人因损失或赔偿责任过重而陷入生存困境但是,风险损失分担本属国家社会保障机关的法定义务和保险公司的合同义务,对公平责任不加限制地滥用将使相关当事人负担过重,严重违反社会一般观念自助游驴友意外伤亡纠纷案例与被监护人致害,紧急避险致害等案例极不相同,若未细致分析驴友案中的具体情况而径用公平责任判案,有滥用公平责任之嫌此前不久,一名杜姓驴友于年月日在浙江省宁波市龙冠乡铜坑附近参加观赏台风的自助游活动时不幸落水身tkt,遇难者家属与其他驴友间在法律责任方面也开始产生不同意见【,解决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这一法理问题的急迫性可见一斑自助游是国内民事生活领域的一株幼苗,其茁壮成长需要细心呵护对自助游驴友间的法律关系进行适当规制是必要的,但法律规范设置得过分严苛,恐将南辕北辙【参考文献】博登海默法理学一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t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于兆波立法决策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汪全胜制度设计与立法公正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万清女儿自助游身亡父母状告众驴友J】法庭内外,()许添元白助户外运动若干法律问题探究:由南宁驴友案件引起的思考J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张民安侵权法报告(第卷)M北京:中信出版社(下转第页)年发生的北京驴友案于年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在认定其他驴友对受难驴友已尽程度较低的注意义务方面其一审法院的现最与南宁驴友案二审法院的观点相同因此,在北京驴友案中,作为被告的众驴友未被判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同领域实现其功能过程存在的问题其功能之一,排除和惩罚当事人的规避意图,在当事人选择了准据法时,正当性不足在通讯和交通高度发达的今天,由于当事人规避意图在司法实践中很认定和证明,这一目的也难以实现律规避制度的功能之二,保证法院地强制规则的适用,在法律规避这一事后防范制度下,亦难以有效实现直接适用的法恰恰可以在实现法律规避的正当性功能的同时,克服法律规避制度的不足因此,在涉外合同领域,直接适用的法完全可以取代法律规避制度当然,对于直接适用的法本身,还有很多许多需要探讨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但这是每一个新生事物必须度过的阵痛期,不能因此否定直接适用法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以及在涉外合同领域对法律规避制度的替代地位参考文献】韩德培国际私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参见巴蒂福尔,拉加德国际私法总论M陈洪武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金彭年,吴德昌以强制性和禁止性规范为视角透视法律规避制度J法学家,,():孙建对国际私法中法律规避问题的探讨J河北法学,,():邵景春国际合同法律适用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丁伟国际私法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徐东根国际私法趋势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冰青,陈立虎"直接适用的法"之解析J法商研究,,():肖永平,胡永庆论"直接适用的法"J法制与社会发展,,():责任编辑:吴莲】(上接第页)陈苇外国婚姻家庭法比较研究M北京:群众出版社,:张新宝侵权责任法原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李领臣,赵可自助游法律责任的认定J人民司法()应学斌户外探险活动法律责任初探:以南宁事件为背景J法制与社会,()屈奇户外探险类自助游的法律困境与对策J商场现代化,o()张丽娜,张浩,陈钉,马荣"驴友"间民事法律关系初探J学习月刊,()胡楠先行行为性质讨论J山西财经大学学报(高等教育版),()王卫国过错责任原则的第三次勃兴M中国法制出版社o:卞君瑜女驴友杜冠瑜的致命"追风路"J法律与生活()卞君瑜谁来保护驴友权益:户外运动呼唤法律规范J法律与生活,()责任编辑:吴莲】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4

自助游驴友应否互负安全保障义务?——以广西南宁“中国驴友第一案”两审判决为例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