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 北京话

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 北京话.doc

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 北京话

萧春波
2018-01-06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 北京话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北京话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北京话话题:北京话烹调方法北京话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补充一下所谓「规律」指的是如果一个外地人掌握此规律后可以和北京人一样儿化正确的字音。下面就看看wwwqbcom小编为您搜集整理的参考答案吧。网友徐博聞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一、儿化音和儿化词对于外地人(没有任何贬义)来说想说好一口北京话是很困难也没有必要的。其实对于儿化音的使用就算是本地人也经常「出错」但这个错多了也就变成了对的用法。比如「拉洋片」这个词就是不该加儿化音的最后一个字读piān就结束了没有「拉洋片儿」这个说法。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念成「拉洋片儿」这其实是不对的没有这个说法。要说儿化音的规律就必须先介绍一个概念就是「儿化词」。其实北京话、普通话以及各地方言的儿化规律都归于这个「儿化词」。不是句子、语法有规律而是词汇有规律。如果要进行归类大概可以分成三种「必读儿化词」、「可读儿化词」和「必不读儿化词」。这里就简单针对「必读儿化词」做做介绍。不过靠一篇文章练就北京话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是要多和北京人说话才能掌握精髓。看了这篇文章也只能帮您增进对北京话的理解但要是说顺口怕还是得您自己下功夫。二、儿化词的可寻规律有限儿化词的规律不是没有只是非常有限。哪些词应该儿化哪些词不该儿化只有少数情况下有规律可寻大部分只能按口语习惯确定。就比如「条」这个量词我们说「一条儿烟」却不说「一条烟」。我们说「一条领带」却不说「一条儿领带」。这种细微的差异很难用什么简单的规律来概括。关于具体的词该不该儿化儿化和不儿化有什么差别可以查看这一本《北京话儿化词典》。估计已经比较难买到所以我上传了一份电子版在百度云空间里各位可以点击下载如果涉及版权问题请留言指出。下载链接:北京话儿化词典pdf。虽然具体到单一的词汇要不要儿化比较难以归纳但是有些例子倒是可以采用。总结一下前人的观点我觉得从「儿化后的作用」来进行一个简单的总结比较容易理解。而我也认为对儿化词的归纳应该是偏向应用的而不应是过于理论的。三、从儿化的作用归纳儿化词的用法区别词义一个词儿化与否可以表达不同的意思。试举几例如下:「宝贝」和「宝贝儿」是典型的一例我们说「宝贝(轻声)」的时候一般是指代某种珍贵的物品。比如「老王家的宝贝可多了都是清朝官窑的尖儿货」这话是说老王的收藏品质量高数量足。不过要说「宝贝儿」意思就大相径庭多用来指示亲近的人一般用于晚辈或者情人。比如「老王家的宝贝儿今年找着工作了据说还是从知乎上介绍的」这话是说老王的孩子找着了工作指的是人。这两个词要是弄错了就会出笑话。「老王家的宝贝儿可多了都是清朝官窑的尖儿货」这话说的就外行了咋不都是八大胡同的名角儿呢,「汆」和「汆儿」是另一例我们说「汆cuān」的时候指的是一种烹调的技术就是把少量的水快速煮沸煮熟食材。比如「今天老王家吃汆丸子可香了」这话里的「汆」就是不加儿化音的指的是这种烹调方法做出的菜。不过要说「汆儿」就是两个意思它是用来指代吃面条时候用来拌面的卤汁还一定得是浇上去的那种。比如「今天多做点汆儿老王晚上要来蹭饭」这话说的就是要多准备卤汁晚上来吃饭的多一位。弄错了可不行「今天老王家吃汆儿丸子可香了」这话说的就让人听着别扭。类似的例子还有「灯笼」和「灯笼儿」、「出溜」和「出溜儿」、「嘟噜」和「嘟噜儿」、「跟前」和「跟前儿」等等都会在儿化之后改变词义这个用法是最难掌握的一种。改变词性通过儿化可以改变一些词原本的词性普遍出现的是通过儿化将原有的词变成名词或量词。当然别的也不是没有比如变成代词的「这儿」、「那儿」变成动词的「玩儿」、「圈儿(打人的意思)」但都比较少见。试举几例如下:试举几例如下:动词名词:托托儿|乐乐儿|约会约会儿形容词名词:亮亮儿|空空儿|好好儿动词量词:下下儿|摊摊儿|拨拨儿名词量词:门门儿|桌桌儿|道道儿改变词性的说法里面门道儿也很多。理解了这个虽然未必就能说好北京话但一定更能听懂北京人说话。夹带感情色彩北京有句形容人的话叫「听不懂好赖话儿」这就是因为北京话里可能随便一个小小的儿化音就代表了说话人的态度。在「可儿可不儿」的时候往往起决定作用的是感情色彩。这里面类型颇多我们分开来看。表示细小、喜爱等正面语义色彩的儿化一般来说一个词的前面加了「小」字之后如果是表示正面语义后面普遍要加儿化音来加强语气。命小命儿|灯笼小灯笼儿|剪子小剪子儿|镜子小镜子儿|鸽子小鸽子儿|院子小院子儿|桌子小桌子儿|丁点丁点儿|此外如果词带有偏好色彩来形容喜爱的东西的时候也常常要儿化。王府井王府井儿|发小发小儿|家雀家雀儿|心肝心肝儿|媳妇媳妇儿|大妞大妞儿|宝贝宝贝儿|胡同胡同儿|最后其实名字能儿化的也可以儿化朋友熟得不能再熟之后基本就叫我「博闻儿」但这个在不同的名字里有讲究有些名字就不适合儿化主要还是看是否上口儿。带有轻蔑、厌恶色彩的儿化除了好词儿坏词儿也可以儿化里面一般夹带着轻蔑的语气总而言之还是起到加强语气的作用。当然也可以是嘲讽。光棍光棍儿|小偷小偷儿|傻冒傻冒儿|白丁白丁儿|败家子败家子儿|混球混球儿|乡巴佬乡巴佬儿|混混混混儿|另外有些城门的读法也是来源于轻蔑的色彩。北京南城过去比较荒凉城门又矮又低所以出现了「江苏门儿」、「砂窝门儿」、「东西便门儿」、「大红门儿」这样的说法在北京城门里必须加儿化的也就是以上这几个。其他的门通常不加儿化。除此之外还有「打磨厂儿」、「厂甸儿」、「鲜鱼口儿」、「菜市口儿」这类平民世俗或是倒霉晦气的地方也要加儿化。为啥咱不说「午门儿」、「紫禁城儿」就是这个道理。除了晦气的地方晦气的事儿一般也可以儿化比如说「死」这件事北京话里就有这几种说法:玩儿完了|蹬腿儿了|翻白眼儿了|背过气儿了|脚呲凉船儿了|膈儿了|嗝儿屁了|嗝儿屁着凉了|嗝屁着凉大海棠了|嗝屁着凉大海棠脚不丫子沾白糖(好吧这个不是只是为了完善「嗝儿屁」系列)|说俏皮话的时候为了押韵的儿化北京老话里面俏皮话多有些时候本来不该加儿化的在这个时候也可以加上是为了押韵。除此之外有的时候小贩叫卖的时候也可以加儿化。最后周杰伦也可以随便加儿化。跟我一起念: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吗呢儿,点灯儿说话儿吹灯儿办事儿明儿早晨梳小辫儿。小玩意儿独一份儿小孩儿买来多有趣儿~不给买撅着嘴儿撒泼打滚儿不乐意儿一对儿一对儿掉眼泪儿~在我地盘儿这儿你就得听我的儿把音乐收割儿用听觉找快乐儿。综上所述儿化的情景用法大致就是三类其一是为了区别词义其二是为了改变词性其三是为了在说话的时候强化自己的语气和感情色彩。四、总结想用几千字总结北京话儿化的用法一定是个挂一漏万的工作。如果真想学北京话欢迎有条件的朋友来找我聊天即便是网络上我也可以用北京话跟您聊两句。总的来说听懂比会说更重要关键是别妨碍交流。其实在和外地朋友对话的时候我也会尽量说标准普通话但有的时候难免带出来一些老习惯还希望多包涵。要是有机会观摩北京人的聚会那才真正是「京片子」的舞台。其实在外面交流的对象北京人少每次我们都得纠正纠正彼此的语言习惯不然真是没有机会说北京话了。说好北京话就要理解北京文化。我会在我的专栏「不又斋知乎专栏」里连载系列的短文《北京风物志》用以介绍北京的风土人情基本都会用老北京的口吻写就。现在已经完成三篇「北京的涮锅」、「北京的茶馆」和「北京的鼻烟(壶)」欢迎对北京感兴趣的朋友关注交流。谢ChenChen邀请感谢阅读。参考文献:《北京话儿化词研究》,彭宗平,北京语言大学,《当代汉语儿化词的调查和研究》,庄宇,黑龙江大学,网友吴伟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儿话音是有规律的。儿话音俗称小字眼儿、小折而没有儿化音的则称为大字眼、大折可见在讲述一个东西很小的时候才会用到儿化音。体会一下这几组儿化音非儿化音的区别:冰棍儿棍棒、小山包儿大山、自行车儿大卡车。用来描述一个东西体积小是儿话音最基本的用法从此还可以引申到描述一个东西不值钱、重要性低、非正式、地位低等等例如:小菜儿、小孩儿、芝麻官儿、小心眼儿、小工儿等等。=========西直门的例子比较有争议删了=======另外有人问起这儿、那儿怎么解释必须承认语言不是精确的数学总是会有规则不能解释的特例语法现象只能解释大多数情况总会有些少数的习惯。这儿、那儿、哪儿都属于习惯用法没有为什么。===========再说几句题外话怎样说好北京话=============很多外地的朋友以为北京话的特点就是儿话音所以说什么话都加上儿化音。这当然是不对的看过我上面的解释你可能知道了有些词可以加儿化音有些不能。但是学会正确的使用儿话音只是学会北京话的基础进阶教程是吞音。很多人刚来北京的时候说听不懂北京话最为典型的就是公交车报站。和现在的电子语音报站不同那时候的北京公交是售票员人工报站的。爆出来的都是地道的北京话吞音吞的厉害。比如“没票卖票”最后就“没”和“买”就剩个辅音M“票”字首字母p弱化成了b最后你就听到两声莫名其妙的“biao、biao”北京人习以为常外地人听不明白。但是把吞音练好了依然不是地道的北京话是不是北京人说两句话还是能分出来这就涉及到了说北京话的高阶练习:北京人的心态。北京人是一个复杂的心态归结起来可以用个字概括:没落的贵族。老北京人无论那家儿往上倒几代肯定有达官贵人大富大贵甚至王子贝勒。就算自己家没有自己的亲戚朋友家肯定也有。但是传到这一辈大部分人早就没有了往昔的财富“祖上先前也阔过”这句话形容北京人再贴切不过了。这就造成了北京人几种心态特征:第一是懒。北京人的这种懒不是懒汉的懒是一种慵懒不争顺其自然。比如我特地观察过一个公司的人下班坐班车车到站了但是门还没开大部分人都站起来准备下车了有几个人就那么坐着非得等车上人差不多下光了再慢慢悠闲下车的基本上都是北京人。第二是自嘲。因为祖上阔过自己这辈儿没落了无以排遣只好自嘲。据说相声之所有有这么多文哏大段大段的贯口跟清末民初大量失去了铁杆儿庄稼的旗人分不开。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心中又无以排遣没落的抑郁纷纷创作相声来自嘲。像《文章会》、《八扇屏》这样的段子逗哏的在很大一段时间里都要表现的自己是个读书人、学问人、有地位的人其实观众早就明白了其实是最底层的人。所以北京人说话总有一种自嘲的味道他夸自己其实是在挖苦自己同样的他夸你基本上也是在挖苦你。而这种心境不是一两年可以学来的是土生土长耳濡目染慢慢培养的所以相声可能只有北京人最能听懂。网友鲁士雅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我去吃饭有外地人管凉面叫凉面儿服务员也北京的白愣了他一眼哈哈哈哈告儿你们没什么规律真的网友邓妍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北京妞儿表示说了这么多年北京话我自己也没总结出规律。我觉得规律肯定是有啦但是预计太复杂外加很多解释不出为什么的“特殊情况”所以纠结规律不如跟着北京大爷大妈混早市……举个例子。曾经有个北京话四六级里的选择题四个地方我都没去过其中几个我孤陋寡闻听都没听过但也能正确加儿化音。可怎么也没法向非北京人解释出为什么。所以规律不如经验……方言嘛没那么多为什么。就算找出为什么我们现代人通常都觉得莫名其妙。伦敦Cockney方言里“狗和骨头”表示“电话”其实就是近音可为什么是狗和骨头呢……“苹果和梨”是“楼梯”可这之中除了元音还有什么由来吗,这些选择当初是谁做的呢,Cockney人民也纳闷呢……网友左米豆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同意jc的说法。(不上他我放弃了。。)虽然不是北京人不过北方人基本上比较喜欢用儿化音。用了儿化音的一般情况表示比较小的东西。大的东西不会用。比如“冰棍儿”一听就很小啊拆开包装一只手拿着吃。要是说”冰棍”会感觉似乎可以揍人的样子。。。不像食品网友匿名用户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加儿化音的一般是名词比如说画家、画画儿刺杀、挑刺儿、一般到儿化音的词儿比较口语化比如说喝水、一肚子坏水儿开门、抠门儿、没门儿我们、哥们儿单词歌词儿、许多量词都可以儿化:一袋儿、一圈儿、一片儿、一本儿、表示亲切的语气或者昵称:小哥儿、鹦哥儿、小孩儿、小狗儿、小猫儿、小样儿、小天儿(森蝶对天天的昵称)总而言之有什么规律不大说得清但在北京生活久了应该会潜移默化的有些习惯自然而然的有些词儿带儿化音(网友jc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修正一楼西直门一般情况下是不加“儿”话音的对于“门”这来说据生活经历理解来说一般“门儿”指代较小的门就是日常开关的那样的门或者其他较为小一些的门而对于指代如城墙上的大门或者其他有地理意义上的门来说如北京九内城门这些意义上的门是不加儿化音的。网友TT不言语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规律排名前几的答案都说了好多。。。我就说个我广东同学学儿化音的故事。他管板砖的儿化音叫板砖儿听得我特别扭。那时候才意识到其实我们说的话会是板儿砖顿时觉得儿化音还是挺神奇的。后来试了几个其他地方的人没有会主动把儿化音加在板字上的~网友蒙面大侠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不光北京话有儿化音中原地区的某些方言也有儿化音。儿化音一般是在单独成句的词语结尾出现的吧。网友蒙面大侠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嗯转篇老文写得还是挺好的:)文中提了一些儿话音的内容虽然主体并不是在讨论儿话音的事儿。不过既然题主说想要【如果一个外地人掌握此规律后可以和北京人一样儿化正确的字音】顺便看看也不错,好“吃”字儿的北京话作者:孔庆东北京乃文化古都首善之区此地的人民识文断字者比较多这大概是没有什么人会反对的。不过我多年前就发现北京人的文化优势不仅体现在识文断字其首要秘诀乃在于“吃”文。如说饭量北京人是没多少优势可言的。北京人在这方面也就是有资格看不起上海人而已说去上海吃饭刚够塞牙缝的。东北人同意北京人对上海的看法但要加上一句到北京吃饭也就够开胃的刚刚把馋虫勾上来饭已经吃完啦~根据健康养生理论北京上海的吃法是合乎科学的。特别是北京人将一个“吃”字发扬光大“吃”的宾语已经不限于普通食品而是嘴大吃八方天地万物无所不吃。像鲁迅说的“吃人”周作人说的“吃烈士”百姓们说的“吃瓦片”干部们说的“吃老本”还有电视里常说的“吃透中央精神”之类咱且不论今天单说说这个“吃文”。咱们从吃的东西开始说。您注意过没有,北京人把“西红柿”叫做“凶事”或者“星势”。――“喂侯大妈干嘛去您哪,”――“哟他齐婶儿呀,这不我买点凶事去~晌午要吃凶事鸡蛋面。”――“噢您买星势去啊,您瞅我这刚买了一大堆您早言语一声我给您顺便带回来不就齐了,您瞅这星势个顶个小包子似的多俊哪~”听出来了吧,西红柿还没做成鸡蛋面呢就已经被吃了一大口。被吃的部分并不一定是个完整的字更多的可能是某一字的韵母和另一个字的声母。被破坏掉的家庭再重新组合就形成了一个新的音节。例如“西红柿”(xīhóngshì)“西”的韵母吃不吃掉没关系但要把“红”的声母吃掉这样一组合就出来了“凶”(xīong)但声调却由“西”来决定“红”没有发言权仿佛孩子要随父亲的姓一般。如果把“红”的韵母也吃掉一点就剩下一个后鼻音那就出来了“星”(xīng)。北京人从小就习惯了这种“多吃多占”千万不要以为北京人的普通话是最好的。上小学的时候他们看见课本中的“西红柿”还会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那是识文断字的需要。等到一长大他们看见“西红柿”的时候不再是三个字而是一个完整的词儿这个词儿的发音也是现成的“凶事”或者“星势”。这时候就进化到“吃文断字”的阶段啦~学会了怎么吃“西红柿”之后基本可以举一反三。比如涮羊肉就叫“霜肉”花生豆就叫“欢豆”口香糖就叫“烤恩糖”摄像头就叫“上头”洗衣粉就叫“洗粉”北京大学就叫“本大学”您家电话如果是就可以说成是“班儿卷儿消敲……”只要不懂“吃文”的秘诀不论您的普通话多么好一到北京就会被发现是外地人。而且您的普通话越好您就越进入不了北京人民的圈子。据说当年台湾要派几个特务来炸天安门知道他们的港台式国语不正规就命他们每天跟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刻苦学习了一年多的普通话几乎达到夏青、方明的水平了然后空投到北京郊区。不料刚进永定门就被逮了。为什么,因为他们问路时问的是:“天、安、门怎么走,”而北京人从来不说“天安门”北京人把“天安门”叫“天门”~您要是自作聪明以此类推准以为北京人把“地安门”叫“地门”吧,错啦~“地安门”不叫“地门”而叫“电门”~您跟着电台学哪天才能学到这么高的水平啊,就算您天安门、地安门都学会了那个“怎么走”也必定露馅因为北京人说“怎么”的时候那个“么”只做一个口型很像广东话里“五”的发音相当于“怎”字发出之后闭嘴呼气摆一个面部Pose显得潇洒、有范儿。特务要是能学到这个程度就不吃特务那碗饭了改行当语言学家啦~北京人说话注重的是整个句子的音乐性注重的是音节的起伏、平仄、变化为此就要调整句中字词的具体发音有时甚至要牺牲一些音节。这本来是文化中心地区的高级语言现象说话的意义超越了一般的“传递信息”进入到了“艺术表现”。所以用北京话写的小说语言精彩适合朗诵传播范围最广北京人也每每以此自豪。但万事万物都是过犹不及北京人在自己的圈子里约定俗成不会误解彼此的语意一旦与外地人口头交流则容易造成信息传递障碍。除了抓间谍抓逃犯这种场合只会增加与外地同胞之间的隔阂。特别是很多公交车的售票员按照北京人的习惯报站名外地人往往听不懂意见很大。这是严重影响首都形象的问题之一。而且我发现多年来没有一位北京市领导注意过这个问题大概他们从来不乘坐公交车或者大多不是北京人吧,奥运会期间很多外地人或外国朋友问路热情的北京市民指点得很详细可人家经常听不懂反而是很多大学生志愿者中的外地人表达得更清楚。举几个北京售票员报站的例子。比如“广安门”叫“关门”“玉渊潭”叫“冤潭”多么顺溜~“白石桥”叫“白r桥儿”“灯市口”叫“灯r口儿”中间那个“石”和“市”只摆一个卷舌的舌位但不发出声来多么优雅~“八王坟”叫做“邦坟儿”八王联合成立了一个邦坟里还生出个儿子来外地人真是听不懂啊~那叫一个自卑啊~学了年普通话看了年的央视还是没文化呀~北京话词汇的重音一般在最后那个字上讲究的是尾韵悠扬为了突出这个尾韵前边就要弱化甚至尾部也要改造。普通话中的“小营”如果儿化应该是“小营儿”可北京人却叫”小爷儿”。北京人有时候把“小姨”都叫“小爷儿”过分贪图省事多发个鼻音都不肯。改革开放以来这个趋势更加明显。老北京人说“醋皮儿”和“醋瓶儿”还是有区别的而现在北京胡同里的孩子“瓶”和“皮”经过儿化以后的发音居然是一样的了。很多语言学家虽然注意到了这个语音问题写了若干论文画了若干曲线统计了若干数字但因为专业划分太狭窄不能打通语音和语意不能从文化上加以阐释科研成果也就不可能转化为促进社会发展的具体方针政策也。北大林焘和沈炯教授的《北京话儿化韵的语音分歧》(《中国语文》年第期)是一篇很好的参考论文。经过北大中文系对北京市个点人的调查分析的北京人对“把儿”和“瓣儿”的发音是一样的“小褂儿”和“小罐儿”的发音也是一样的。还有很多人把“小车儿”说成“小吃儿”“娘儿俩”说成“泥儿俩”把“跳绳儿”说成“跳神儿”。这样说的本来多是文化低的普通市民但近年来很多缺乏语言学知识的文化名人也这样说企图表示自己是正宗的北京人因此颇有扩大化的趋向也。有的语言学家说北京人把太阳叫“老爷儿”是为了表示对太阳的崇拜像尊重爷爷一样尊重太阳这恐怕是望文生义的鲁莽推理。其实北京人说的是“老阳儿”表示亲切随便而已至今一些郊区的老人还这么叫。但由于贪图发音省事逐渐把韵腹a给省略掉了就变成了“爷儿”的音。这么发音北京人自己觉得很俏皮很机灵可外地人听起来未免感觉有些轻佻有些夜郎自大。更主要的是信息无法沟通。比如一个外地人要到“霍营”去售票员报出“火爷儿”时乘客怎么能知道这就是自己要到达的那一站呢,所以我曾经说过全国省会以上的大城市(含省会城市)中报站最好的是广州最差的是北京。广州人知道自己普通话不好所以非常认真一个字一个字报得清清楚楚“下一见系广究火切见啦~”即使发音差到这种地步你仍然明白到了什么站。北京人绝大多数都认为自己天生说的就是“标准普通话”所以最不认真。有一条公交线路上有三个站:竹园、菊园、植物园。北京的售票员报出来都差不多是“竹园儿到啦”要说差别用北京话讲仔细听也略微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但外地乘客十有八九要“崴泥”。这种“报站文化”能听懂的承认那是俏皮的艺术听不懂的感觉那就是嘴里含着个鞋垫儿想吐又吐不出来难受死了。有一次我去北京音乐厅上车后就问年轻的女售票员该到哪站下,售票员扬起秀气的面庞清脆地说:“就到稀了糊通。”我奇怪地问:“到哪儿,”她说:“稀了糊通~”我追问:“麻烦您再说一遍什么站,”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奇怪地看着我:“就到稀了糊通啊~”我不好意思再问了开动俺这北大博士的脑袋把脑浆子晃了七八个周天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说的是“西绒线胡同东”~天哪把“毛主席”说成“毛r席”把“孙悟空”说成“松空”这都可以理解好家伙您把“西绒线胡同东”六个字愣给合并成“稀了糊通”这是得多少语言学家联合攻关才能解决的高科技难题啊~话既然说到这儿我顺便给外地朋友再提供若干北京话的常用站名儿吧~西二旗――线儿旗西三旗――仙旗珠市口――珠儿口儿体育大学――颓大学清华西门――蛆娃修门永安里――冤里平安里――骈里大望路――肚昂路大北窑――大比獒木樨地――墓地五棵松――武松圆明园――圆蜜庵儿动物园――动员儿蓝旗营――兰情儿长安街――馋街南长街――南城斤儿北小街――表鸡儿……以上仅是我经常去的并且当场认真记录的。此外还有很多您就举一反八活学活用吧~语言交际实践中适当的“吃文断字”是合理的普通话和其他方言都存在这种现象。例如巴蜀方言把“作啥子”急读就成了“zua子”东北方言把“干啥去”急读就成了“尬蛤气”港台国语把“这样子”急读成“酱紫”。台湾把某个粗口词音转成“哇塞”北京话把“丫头养的”简化成“丫挺的”再简化成“丫的”和“丫”淡化了不文明的意味。只要不影响信息传递都应顺其自然。但我们既然居住在据说很伟大的北京就希望北京人带头说一口标准的、全国人民都听得懂的普通话不要自以为天生标准实际上人家听了很侉结果搞得彼此都“稀了糊通”隔阂越来越深那可就早晚要出“凶事”了。网友speckzhang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北京话的儿化音确实难想掌握难度很大但是给大家一个小技巧简单说就是大的东西正式的东西不用儿化音小的东西俗的东西用儿化音用城门举例北京四九城的门除了东便门儿和西便门儿以外都不用儿化音其他的门的地名如大红门儿角门儿都是有儿化音的。印象里东便门儿西便门儿原来是运黄白之物出城的所以是小的、俗的东西。不保证完全准确但是大体不会错。网友蒙面大侠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说个个人经验上次去北京之前听相声正上瘾满嘴跑腔。到站打车预备跟师傅侃会儿没张嘴之前觉得这次怎么着也能冒充点京津口音了吧结果人师傅头一句话里头三个儿化音结尾我就蔫了老老实实跟人说普通话。(遗憾的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那句话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完全没有规律但是这个规律它不是那么好把握的。比如我就一直觉得门后面接儿挺顺但是人家不是那么说的。最惨的是你听人那么一说你就忘了自己原先是怎么觉得的了。所以规律不太适合放在方言里头找。要真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去北京呆上段日子就差不离明白了说到底关乎语感。网友蒙面大侠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必然有规律啊比较普遍的儿化规律在有关普通话语音的书里面音变的章节有说到网友郝了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有规律以物为例与物体的大小、虚实有关系大的实的东西往往不加儿化音但是“大、小”还需依靠语感判断。举例:油饼儿月饼。德胜门车门儿网友飞星穿月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作为北京人我想说绝对不是比如知乎就不能叫知乎儿网友匿名用户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想学精确了挺难的。我是河北人北京话儿化跟我们那儿都不一样发音、词汇都不一样。非要学学个大概就很不容易了。网友蒙面大侠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有规律是有但我理解成一种只可意会的规律。体现在会说儿化音的人遇到新的词儿也知道该不该加该加在哪儿后天学的很难很难做到。我大学时有个同学称之A哥广东人十分热衷于跟我学儿化音平时说话也是乱加一气。比如吃饭A哥:“来盘鱼香肉丝儿”我:“这里盘后面该加但鱼香肉丝我们一般不加儿化音”A哥:“那来盘儿京酱肉丝儿”我:“听着怪怪的好像这儿我们也不加”A哥:“那来个土豆丝”我:“这回该加儿化音了”A哥:“我靠你们这完全没规律可言嘛”我:“恩你仔细分析一下的话一般比较高大上的东西我们不加比较接地气儿的我们才加”过了几天他拿个“北京话等级测试”来问我以下词语中(面条油条粉条)哪个不加儿化音,A哥:“来你来告诉我哪个比较高大上”我:“油条啊~多高大上啊~我们平时都叫大果子”A哥:“净扯淡”一天我们在打牌A哥:“诶你们管扑克牌后面那几张叫什么,”我:“勾圈凯尖”A哥:“哦勾儿圈儿凯儿尖儿”我:“不不不凯不加儿化”A哥:“q不是queen嘛,~还不够高大上啊,咋加呢,”我:“嗨我上次信口胡诌的理论你还真信了诶”又一次A哥:“来来来点儿草莓儿”我:“A哥你其实真的不用勉强的”A哥:“怎么又错了,那来点草莓儿,”我:“不是点儿刚才对了草莓不加。说起来我们水果好像都不加香蕉葡萄西瓜什么的”A哥:“这又是你的歪理吧”我:“不是我对灯发誓我们水果真不加”后又一天有人过生日买了水果蛋糕。上面几棵菇茑。A哥:“诶这水果没见过啊叫什么,”我:“嘿嘿嘿少见多怪了吧我们那管这叫菇娘儿”A哥:“什么,”我:“菇娘(三声)儿”A哥:“上次谁他妈说水果都不加儿化音的,~”我:“我去记性这么好那。。。好像小水果我们加”A哥:“那。。像。。樱桃儿,”我:“呃。。。怎么听着还是怪怪的樱桃我们好像加在樱后面”A哥:“。。。。。。”我:“我觉得啊儿化音这事儿吧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您要不考虑考虑另学个小语种吧”之后A哥还会偶尔向我请教儿化音的问题还有好玩儿的事儿一时想不起来了想起来再补。我也慕名去做了什么北京话等级测试更深深的意识到外人后天来学这个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ps:我不是北京人是哈尔滨人。但也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拒我观察至少在儿化音的用法上北京话和东北话契合度还是很高的。像天安门我本能的知道不能加儿化音高大上嘛。网友纪涵予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像eni结尾的字儿比较习惯加儿化音但不是全部我同学是威海的说“区”从来都是“区儿”相信北京人儿是不这么说的网友匿名用户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儿话音一般有规律形容小的东西一般用儿话音花儿鸟儿盆儿……地名同样小地方才加西直门一般是不加儿话音的家门才会加:把门儿关上。人名一般一声二声结尾加儿话音较多网友王瑾对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给出的答复:有一些简单规律一些习惯用法。孔庆东的文章写得有点意思但是放在字面儿上读出来就有点别扭了。生拉硬套还是学不会北京话。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15

北京话:北京话的儿化音是完全无规律的吗? 北京话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