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 湮没青山中.doc

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 湮没青山中.doc.doc

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 湮没青山中.doc

风一样的吴月月
2017-11-14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 湮没青山中.doc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湮没青山中doc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湮没青山中白马山隐藏在云雾中~如披着神秘的面纱举身憩蓬壶~濯足弄沧海。李白《酬崔五郎中》“蓬壶”一词在唐宋众多诗词中频频出现。“蓬壶”到底是什么,据晋代王嘉所著的《拾遗记》:“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然而~今天我们所要讲述的并非海中蓬莱~而是在罗浮山、象头山包夹之下显得默默无闻的白马山。一个春雨霏霏的早晨~我们来到博罗县长宁镇白马山村的白马山林场~从北坡登上白马山~探访湮没在历史烟尘中的“蓬壶”仙境。青青蜿蜒古栈道缘崖甃石千百级百年古道的尽头~是一个隔绝现实的世界白马山位于博罗县西北部~主峰马头峰海拔米。由于正处南北走向的罗浮山与象头山中间~使得“高度”不够的白马山竟然在新版的博罗县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关于白马山的记述~倒是在民国版的《博罗县志》能够找到:“以茶山西走为白马山~屹然而止。白马上插三峰~与其西之双髻山~隔河相望。其中一峰有石壁斜矗~石甚巨~高数丈~中有泉~不涸而甘冽。有丛祠在杂树间。其下巨不摺叠横河上。缘崖甃石千百级~春秋佳日多游客。”由此可见~白马山在民国之前已是“多游客”的旅游胜地。在那里~至少能领略峭壁、甘泉、丛祠等自然人文景观。然而~今天的白马山已经和旅游绝缘。若不是近年来通往白马山林场和长宁横河花园村的村道相继铺好~要上白马山~其艰难远非一个城里人所能想像得到。也正是交通变得便利起来~沉睡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白马山~才得以重新进入游人的视野。正如县志所记载~进入山中~很快就看到一条青石铺砌的古道蜿蜒而上。古道的石条大多歪斜破旧~保留着原始的味道。每一块石条都长满了青苔和铺满了枯叶~从里到外渗透出一种无尽的沧桑感。拾级而上~恰似在历史的长河中泛舟漂流~现实世界一下子就被隔断在山外。古道一直通往马头峰~到底有多少级恐怕无人能够细数。如此浩大的工程放在古时~已经足以让人们赞叹古人的智慧与勤劳。在惠州境内的诸多山峰中~能够保存如此完整且至今仍发挥功能的古道~不知是否只有白马山一处了。据花园村一些老者介绍~即便村道已成了崭新的水泥路~但每年春节到长宁横河圩买灯~仍有不少村民选择古道~还要一路敲锣打鼓~仿佛在进行一场神圣的祭祀。神马下凡留古庙涓涓清泉入东江白马山上处处可见奇花异草~这是野生的禾雀花古道自然不会凭空而来。如果仅仅是出于通行的目的~“缘崖甃石千百级”的古道就显得太夸张了。沿古道行至半山腰~一座镶嵌在峭壁之中的古庙就告诉我们答案。这本来就是一条朝圣路。古庙的名字叫白马古庙~也叫白马山坛。相传多年前~此山有一头白马经常下山寻觅食物~当地农夫曾多次追捕~但白马逃进山中西北角的一个岩洞后~农夫屡次进洞捕捉均不见踪影~因此这匹神秘的白马就被认为是“神马”。由于洞内有一悬岩终年滴泉~泉水清润甘甜~人们便在此建了一座庙~取名为白马山坛~而山也随之得名白马山。关于白马的传说盛传于民间。白马山村一老者也煞有介事地向我们介绍这匹“神马”的来历:唐朝时曾有一仙人住在山上~后来仙人去了南海的西樵山~留下白马镇守此山„„民间传说素来不足以采信~但是传说寄托着劳动人民的美好愿望~仍是值得记录和探讨的民俗现象。白马古庙显然已荒废许久~据说在年被毁后就再也没有重修。保存完好的庙门保留着明清建筑的艺术特色~门额是一块写着“蓬壶”的石匾。“蓬壶”两字也在青苔和篙草的掩映下显得古朴和沧桑。难道这就是古代圣贤想举身而憩的“蓬壶”,有诗为证。民国时期~博罗县人曾焕章行至白马山~有感于“蓬壶”仙境乃赋:“远树抟空翠~余霞落晚红。蓬莱欣在望~我欲御长风。”后来当上了修志局长的曾焕章因撰修《博罗县志》而积劳成疾~赍志而殁。与白马古庙今天的没落结局一样~曾焕章在自己的朝圣路上死去~两者竟有着冥冥中的相似~令人扼腕。走进庙门~古庙如今仅剩残垣败瓦~倒是那一汪清泉~今天仍顽强地生息着。泉水一滴一滴地从石缝中渗出~象征着这座古庙最后的生命力。即便古庙千百年后无迹可寻~彻底湮没于历史烟尘中~这股清泉还能涉过荒草山谷~汇入西流入海的东江中~完成一次生命融合的朝圣之旅。古庙里还陈列着几块刻着“白马山坛路碑”的残碑~碑上有数以百计为修古道捐银出力的善人名字。数百年过去了~也许再也没有人会记住这些名字。古庙今难继香火盼能重现车马喧惟一保存完好的只有庙门由于史料的缺失~《惠州府志》与《博罗县志》都难以找到有关白马古庙的蛛丝马迹~或许正是世人对古庙的遗忘~古庙最终无法在上世纪年代的那场重创中获得新生~而是无休止地沉寂下去。偶尔有慕名而来的香客~两三支香烛根本无法维系香火。据白马山村一些老人讲述~古庙有可能创建于明代~据传极富灵气~曾经香火鼎盛一时~颇有“车马喧”的味道。有没有可能让白马古庙重续香火,记者获悉~在去年的惠州招商引资推介会横河白马山道教养生基地”的项目颇为引人注目。这个项目正上~有一个名为“是以白马山为依托~拟以中方提供集体用地~外方以独资方式投资的合作方式~在白马山开发山地度假、生态旅游、宗教旅游、自驾车游、矿泉水资源等项目。这个项目一旦谈成~白马山当再现“春秋佳日多游客”的情景~成为一个城市人休憩心灵的度假胜地。这也许是十分遥远的事情~毕竟相对于罗浮山~白马山仍是一座默默无闻的山峰。又或者它根本不想再入世俗世界~只想在清净中漠视滚滚红尘。站在马头峰顶时~这个不经意的想法让我无法再深究下去。这时~天空下起了斜斜的细雨~一切皆如恍然梦境。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4

博罗横河白马山:如此蓬壶境 湮没青山中.doc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