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0下载券

加入VIP
  • 专属下载券
  • 上传内容扩展
  • 资料优先审核
  •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

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doc

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

机器零件小可爱
2018-09-06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doc》,可适用于人文社科领域

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民族文学《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总第期神语族阈地域对当代大凉山诗歌的文化学解读贾剑秋i摘要当代大凉山诗群是一个富有民族文化特征和地域文化特征的诗歌流派该诗群的创作vT,民族文化为诗歌灵魂,在神性话语语境的构筑,族阅特质的重构与解读和地域文化意识的书写等方面建立其诗性,诗情,诗美的诸要素,形成了别具风采的意蕴风格,显示出诗歌富于生命活力和卓异民族品质j的文化特质,具有丰富的文化学意义j关键词神语族阈地域大凉山诗歌文化特质中图分类号:I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o一:……作者简介:贾剑秋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学文化学四J成都当市场经济和大众狂欢的浪潮淹没了高雅文学时,严肃的诗歌价值被”无厘头”创作消解,中国诗歌陷入极其尴尬的生存困境而当代诗坛却活跃着一群籍出大凉山地区具有鲜明流派特征的诗人这个群体多为中青年彝族诗人,有的在八十年代即享誉诗坛,更多的人崛起于九十年代,他们在诗歌园地的耕耘已收获累累硕果,获得生养他们的文化群体的褒奖热爱并得到超出他们文化界域的认同赞赏,有的诗人已走向世界遗憾的是,这个僻处一隅的边缘诗群的成就一直被当代文学主流话语忽略,在学术话语的”冷暴力”下,中国当代文学学术场难觅他们的踪影当我们摈弃偏见,认真关注这个诗群,品读其诗歌,不难发现,民族文化给予的生命色彩和精神旨趣构成了他们诗歌弥足珍贵的文化特质纯净质朴的诗歌神性话语语境,深刻醇厚的传统民族文化意蕴,鲜明浓郁的诗歌地域文化特征,这一切使得那些蓬勃着原始强力,吐露着生命气息的诗行,诗句蓄涵丫十分可贵的诗性,诗品,诗情,诗味这是当下孱弱贫血的诗歌极其匮乏的一种品质,它让我们看到了当代诗歌新生的希望当下诗歌的困境在于丢失了灵魂,”完全成为个人话语,纯粹自我的东西,立足于个人的小感受,小意绪”诗歌在”失去了对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中优秀成分的继承和发扬,失去了对现实生,也失去了诗性,涛美和真活的挚爱与切人”…后切感人的诗情强调”自我书写”的”大白话诗”,“身体写作”类更是彻底摧毁了诗歌传统与诗性精神,成为人生游戏的大写意与之不同的是大凉山诗歌注入了鲜活的民族血液,以民族精神为灵魂,勃发出旺盛的生命活力因为大凉山诗歌是富有神性特质的诗歌其诗性,诗美,诗情的实现,得力于诗人借助民族神性思维创造了纯净,质朴的诗歌语境诗人继承民族文化传统和诗歌精神,在创作中发挥民族神性思维,将民族精神植入诗歌话语,铸成坚实的诗歌灵魂,为诗歌创造了独特丰满的诗性,鲜明浓郁的诗美和深沉含蓄的诗情其诗歌语境构筑的方式主要表现在诗歌对民族神话传说的吸纳和民族神性话语的表述两方面大凉山诗人总是以民族文化的代言人,继承人的姿态倾诉,其诗歌精神倾向于狩猎民族对原始力度感的追求和农耕民族对古朴道义感的追求,坚守民族文化,重塑民族精神成为诗人的创作自觉和价值追求而这一切的实现则有赖于对民族神话传说的启用”不同民族的神话,通过各自不同的道路,形成本民族神话的历史化形式,体现其民族精神”大凉山诗歌精神的民族性,诗歌艺术的审美性体现着民族的集体意识,借助民族神话传说彰现民族精神,成为大凉山诗人的美学取向他们对彝族神话系统的发掘,吸纳,打开了释放诗歌想象力的闸门,为其诗歌灵魂找到了皈依之所,也为其诗歌美学构筑起一种迥别于当今诗歌的生命活力和人类恒久的精神价值民族神话传说一直是彝族文学创作的启示录和参照体,它体现着彝族人民的生命观,自然观,价值观和审《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总第期Ak*Jlqti:tvu~xuebao,net美观在大凉山诗群笔下,”神话被赋予了唤醒民族的灵魂,滋润民族精神的现实功能”“有激励民族的特性,促进与保存民族特性的价值”其诗歌往往借助图腾神话或祖先英雄神话意蕴的表达与讴歌,书写民族的历史,心理,性格,反映彝人对人类世界与自然生命的阐释等民族性精神文化”由于神话是人类通过幻想征服自然的产物,它必然地带有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的痕迹”虎化万物的宇宙观,虎的雄强犷悍培植的审美观,让他们视虎”是不枯的山泉永远流人南方富厚的田地”(阿库乌雾《白虎》)农耕生活对太阳的依赖,崇拜,让他们在追逐温暖,热情,活力时要固执地”喊出一个太阳骑着红马来给我勇气和力量”(吉狄兆林《喊太阳》)即使一只绵羊,都像”一个无所不知的精灵”,”一个无所不晓的先哲”((牧莎斯加《一只绵羊》)他们在自然万物中寻觅民,探究民族生存的轨迹,于是,族文化的基因密码太阳,月亮,雄鹰,山岩,草木,雪,火,祖灵都担负着种种图腾寓意,成为诗歌精神和彝人文化意识的载体,反映出民族独特的神性文化特质崇尚强悍和勇力,崇尚自然与生命,是构成彝人民族精神的内涵,并引导诗人在他们的诗歌世界描绘和歌唱民族史迹传载的勇者,力者,智者查尔牧嘎的智慧,色色帕尔的巧技,恩体古兹的伟大,仁笛塑夫的勇力他们书写自然精华的灵物一一雄鹰滴血而孕的英雄支格阿鲁,”尽管有一只鹰在雷电过后只留下滴血的翅膀”,英雄支格阿鲁的子孙”照样要高高地举起”民族魂魄的旗帜,在”充满玫瑰色的幻想中”为”一个人的诞生而歌唱“(吉狄马加《一支迁徙的部落梦见我的祖先》即使”蝴蝶没有了翅膀山茶花不会灿烂而狼群则长满了犄角”大凉山的土地上仍”高高地,站立着支格阿鲁这野性的美男子这绝顶的聪明人”(阿苏越尔《在故乡的土地上)英雄是开拓民族生命之路的祖先,是民族精神的力量源头和生活行为的楷模彝人独特的生命观,自然观和文化历史形成其普遍的民族心理英雄崇拜这种信仰浓缩在他们的神话记忆中,成为彝人民族性格的生长点以及彝人恒久的价值追求歌颂英雄,塑造英雄成为大凉山诗人难忘的情怀因此,大凉山诗歌的英雄谱系里集合起民族性的精神信仰,甚至因神赋之力而睿智,卓越的祖灵和毕摩先贤,都寄托了诗人对民族精神,民族性格的充分认识,对人类,自然,生命的深刻体悟,并以此构建起他们的诗歌精神和诗歌美学的内涵体系,使他们诗歌的诗性,诗情,诗美获得了充足的文化滋养,成为具有民族灵魂的,集合着群体文化意识的,内蕴深厚的诗歌文化的差异性通常会反映出群体思维的话语特征如果说德意志民族倾向于哲学思维话语,古希腊民族倾向于诗性思维话语,那么,一些保留了较多原始文化遗留的古老民族,如美洲印第安人,澳洲毛利人则更倾向于神性思维话语神性思维话语是民族文化源流的独特标识,同时还意味着一个族群坚守自己文化灵魂的努力和顽强神性思维话语寄托了人们对自己文化之根的诠释,对自己民族精神之源的理解神性话语的诗歌表述往往是诗歌幻想的驰骋和诗歌激情的释放,由此形成民族性的诗歌美学个性对于一个崇尚万物有灵的文化群体而言,自然万物的神圣性与现实生活的世俗性,交汇于民族文化的审美点上于是,大凉山诗歌驱谴想象力溯望民族生命之旅:”那是雷电和雷电被缚的世界那是六种有气血和六种无气血的生物的世界”(阿库乌雾《部落的记忆》)一个追逐强力,追逐太阳的狩猎民族在这个雷电火光的世界诞生他们寻找被历史遗忘的话语”它是母腹的黑暗中闪光的鱼”,“是祭师梦幻的火它能召唤逝去的先辈它能感应万物的灵魂”(吉狄马加《被埋葬的词》),民族的记忆符号包含了深重的历史涵义在冥冥中与“祖先呼出的气息”接应,大凉山的土地”每一块页岩包含的哲学思虑每一根青草顶起的生存向往每一种舞姿以大山疯狂的节奏唱起狩猎的第一个细节将神穿在山洞的岩壁将史诗涂在图腾的面颊上”(阿黑约夫《黑土地》),有文化的招魂,才有传统的延续诗人挥洒神性思维的智慧,铸成农耕民族的质朴:”每一个人都有一座山都有一头白牛永恒的天空左耳挂着月亮右耳挂着太阳”(倮伍拉且《白牛》)诗人与自然絮语,人与自然同化于通灵的神境:《凉山的风景线》”在腐烂的枝叶下接通了生命的血脉”(马查德清),《穿过那一片森林》”随同太阳悲壮地跋涉”(吉狄白云)诗人与亡灵对话,死者与生者靠《黑经》的魅力”潜藏众人的祈祷与命运”,”传递天堂与人间的暗语”(发星)文化历史,民族精神,个体情感等诗歌旨趣在一种玄远,深邃,神性的隐语与隐喻中传达和交流大凉山诗歌的神性思维语境准确解读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文化特质通过这些富有神性的话语描述,诗歌规避了情感直露的生硬和苍白,隐蔽了手法的生涩和稚拙,酿就出诗情的深沉含蓄借神性思维的开掘,诗歌探察民族文化的魂源,探究生命与自然的永恒,营造出悠长醇厚的诗味也是依托神性话语的内涵,诗人发掘文化根柢,书写精神依托,表达一种永恒的文化价值追求,从而杜绝了诗性的平庸和矫情民族文学《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总第期文化具有族阈的特定性,即一个族群所创造和享用的文化具有与其他族群文化相区别的特色和个性,也即是文化的民族性,如沿海民族富于冒险开拓,内陆农业民族看重和平守成等民族文化特性民族性的道德价值,心理性格,历史传统,生活方式,意识情趣,风俗习惯等文化内涵必然成为符号化的文学内容《荷马史诗》正是凭借对爱情,力量,知识的书写来彰现古希腊民族追求人本主义,理性精神的文化特性而有了不朽的生命,所以优秀诗歌必然要彰现民族的文化特性文化特性在特定时空通常呈现民族文化经流变递渐后的主体形态既保留了族群原生文化的血脉,既民族文化的根性,又具备基因发展后的文化新质当代大凉山诗歌是具有鲜明族阈特质的诗歌,是解读一个古老族群文化的符号诗人们是以继承,彰现民族文化主体形态为基点,对文化的民族性特质作艺术诠释在诗歌精神被消解的当下,他们诗作凸现的民族性品质让他们远离了诗歌文化价值被肢解的陷阱,成为民族文化的写真形式大凉山诗歌的民族文化特征在于鲜活地再现了族群文化基因和多元文化杂交生成的文化新质构成的复合性文化状貌其诗歌集合了众多民族性原文化形态:民族历史,道德价值,精神信仰,语言模式,族群亲情,文化风貌等等,使诗歌具有深度的内涵意蕴他们笔下狩猎族群的祖先是”一个喜欢弓箭的汉子”(马德清《属于彝人的道路》),”额头上写满历险的日记”,”头颅上有远古洪荒时期群山的幻影”(吉狄马加《最后的召唤》)他们追忆族群的历史”蜀国中彝人的先民……把华夏祖先羌戎的血脉在汉字的最初构想中留下印痕”(发星《思念巴国》)”在一部衰竭的史诗里”,”还会流出这般古朴的生命原初的汗液”(阿库乌雾《部落的记忆》)他们解读民族文化灵魂是”无数次地放飞属于鹰的梦红黑黄的碰撞混合为鹰的图腾……”(马德清《鹰魂红黑黄》)他们努力画出民族文化之根生长的家园,民族精神形成的渊源:英雄,祖灵,神话,毕摩,经书,克智,尔比尔吉,支格阿鲁,葬礼的火光,万物的神语……族群众多的原生文化符号由他们复活,传载,文化之根凸现了他们诗歌独特的民族性品质,鲜明的族阈特定性成为提升他们诗歌美学价值的内在动力,形成其诗作丰厚美丽的文化特质民族文化总是在历史的发展中汇聚新的文化元素,在文化变迁中更新和延续生命力族阈的某些特定因素会在文化变迁中放大,跨越族阈界限,向人类的普适性发展,成为一种人类性精神价值大凉山诗歌追求正是如此他们以现代思维和发展的眼光创造诗歌文化的新意境,其诗歌意蕴频频闪烁着民族文化变迁后的新质或包融老庄的哲学,或接受儒学,佛家的义理,或亲近唐诗宋词的意境,或植入现代化的素质阿库乌雾在现代文化的透视中糅进艾略特的忧愤,”割据嶙峋的山脉是你们立体的耻辱屠杀牛羊屠杀草木写成丘壑起伏的故事于是你们失去天堂同时失《岁月》)现代性的”荒原”意识昭示了一去地狱”(个族群叩问人类生存命运的焦虑玛查德清以现代开放意识去突围狩猎民族的陈习旧囿,要”咬断传统的旋律”,”点燃一片野性的山火”,”被燃烧的是昔日的清贫被照亮的是希望的土地”(《彝人的竖笛》),在民族生存的道路上,除旧更新,发展开放,是一个族群面向未来必须提升的素质!他们渴望文化更新,获得”混血”,”杂交”的文化优势:”你自民族中脱逃,我自人种里选出惺惺相惜……春天,迎接剪刀创口中有嫁接的喜悦,这是初步认良种从中脱颖而出”(胡应鹏《对现代嫁接的一种新认识》)吉木狼格将汉语,母语和方言巧妙糅合,”我们会发现他表面的汉语下面所隐藏的超越了汉语的机智”这些素质,视野和智慧是现代文化给与他们启示和思辩的结果,是多元文化交融和民族文化发展必然为他们增添的文化新质显然,大凉山诗歌在民族文化之根和多元文化新质的交汇融合上的努力,使其既在某种程度上保留着民族文化的基因信号,以运动着的不明显的状态继承着族阈的特定性,又淡漠了族阈的恒定界限,打开了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文化通途,其族阈文化的特定性有了更为广阔的视界,诗歌有了更强的理性精神和更深刻的内涵使诗歌品质更富张力和特色优秀诗歌的民族性品质应该是先进的,代表着一个民族具有生命力和进步性的文化基质,比如对人类正面价值的肯定友爱,善良,正义,勇敢,坚毅,勤劳等对民族演进历史的记载由蒙昧到文明,由落后到先进,由封闭到开放等在当代社会,民族性的先进品质尤其应该具有时代特征现代化意识按照人类社会进步的规律,一个民族的文化总是在不断的发展更新中才能获得生命力族阈的特定性并非僵化的习惯性或规定性”现代化是人类历史上文化积累的继续和开拓,是人类历史上文明演化的进步和发展,不论是物质文化,文明,还是精神文化,文明都是如此”L大凉山诗歌一方面要突破族阈特定性的既有思路,又要坚守民族文化的家园,他们走了一条充满矛盾痛苦的诗歌创作之路最终,诗人选择了理性地审视民族文化,以人类性,开放性,现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总第期代性的姿态作出文化的价值选择其诗歌抒写的族阈特定性恰如其分地彰现了民族文化向现代化发展的必然性大凉山诗歌没有做文化自戕者去媚俗地还原自己民族曾经有过的蒙昧,落后的疮痍而是以开放的胸怀,世界性的眼光,站在时代脉搏跳动的节拍上,审视和思考自己的民族文化,民族历史,充分肯定保持自己民族文化鲜活生命力的基因在不断迁徙中经历艰辛和磨难的坚韧勇敢在险恶环境下顽强生存的机智强悍在耕作和狩猎中创造文明的历史与传说在世代延续的传统中执着守望亲情和民族魂魄从中揭示了许多富有人类性,永久性的文化价值内涵对自然,美和生活的热爱,对英雄支格阿鲁和祖先的崇敬,对勇猛强悍品质的赞赏,对生命的虔诚,对情感的珍视,对人类一切有价值的物质与精神的感恩等等这些不仅是一个古老族群长久拥有的精神财富,也是全人类恒久追求的精神财富,是文化从蒙昧进化到文明的根基同时,他们以现代理性精神直面社会的发展,在时代大背景下贯穿起对人类命运存在的叩问,对文化终极的思考,显示出超越传统的现代性发散思维阿苏越尔欣喜于”彝语,汉语和英语在从马洪觉村回来的路上集体生长”,在现代化的社会,用开放的胸怀与世界接轨是进步民族的必然选择阿库乌雾倾诉着民族文化在”蛛网”密布的现代消解,以诗人的情绪和学者的理性剖解大工业社会人类的生存危机与民族文化的命运:”卷轶浩繁的国度异类开始形成于难以抒写的一纸空文在全面叙述的时代中断叙述”(《蛛经》),终极关怀精神贯穿于诗歌灵魂,诗歌品质就超越了那些狭隘,矫情的”自我书写”类似阿苏越尔,阿库乌雾这样关注和思考人类存在与民族文化命运,极富现代思维和文化开放胸怀的诗作,打破了族阈特定性在诗歌表现中的僵滞稳态,使得大凉山诗歌的民族性建立在一种先进的人类意识和开放意识的基础上,超越了文学的民族性一定是某一地域或特定族群生活面貌,风俗人情肤浅再现的创作陈规,呈现出阔大的精神纬度,从而增大了诗歌的内涵容量,诗歌也因此获得了卓异的诗性品格一个民族的文化生成与发展具有特定的时空条件,特殊的文化形成机制,即有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生态民族地域文化的书写是构成诗歌民族性文化特质的又一重要元素”由于民族区域生态环境不同,文化积累和传播不同,社会和经济生活不同等等,各个民族的文化差异是很大的,表现为不同的民族性”l大凉山诗歌流淌的诗情,对文化符号的描摹,民族心理气质的书写奠基于诗歌独特的历史传统和生存空间生养族群文化的地域是大凉山诗歌灵感的发祥地,意象采撷的生态园,所以,大凉山诗群从文化学意义上看,是一个地域文化诗派凉山彝族生活在四川西南部,境内高山耸立,峡谷纵深,山川交错,森林密布这种地域,地貌使耕作和狩猎成为其基本的生产方式,也促使族群间加强族亲联系,以维持艰苦繁重的生产因此而形成了族群社会漫长的家支体系和紧密的亲缘关系这种特殊的地理条件和社会机制,创造了特殊的彝文化生态系统,形成彝族独特的精神,信仰,意识,民族气质,心理性格,审美趣味和生活模式,成为彝文化与他文化的民族性区别点大凉山诗歌正是书写着一个处于文化边地的古老民族与众不同的文化生态系统,在这些民族性区别点上彰显自己的文化个性狩猎生活,让彝民崇拜自然万物,并构成他们独特的民族信仰和勇敢,粗犷,强悍又沉郁的民族气质农耕生产方式,培养了族群强烈的家园意识和民族情感因为生活于高寒的大雪山脉与大凉山脉的地域区间,交通阻塞,地势险峻,环境闭塞让他们追逐温暖,有火的热情,富于幻想,崇尚自然,强力,具有坚韧,质朴,顽强的禀性长途迁徙的历史,漫长的奴隶制度,家支体系和艰苦的生活条件磨练出彝人独特的民族性格忧郁,深沉,勇敢,内向,友爱,善良大凉山诗群几乎同声唱着培植民族文化之根的乡土颂歌,其诗歌淋漓尽致地抒写着自己的文化家园:黑土地孕育的民族生存的历史,祖先神灵与大山森林为伴的耕作狩猎故事,彝人在故土家园的生死轮回,巫师的咒语,火塘的温暖,养麦的芳香,醇酒的甘美,山岩的孤独,河流的奔放,土地的忧郁,友情的深厚,自然的神意以及瓦板房,松油灯,羊肠道,锅庄石,山野,森林,”祖祖朴巫的骏马阿嘎地脱的耕牛热府合几的羊群阿火玛都的竹编草帽”(阿苏越尔《鸣》)这一切成为大凉山诗歌题材的来源,诗意,诗情生发的基础倮伍拉且憧憬祖先《湖蓝色的森林》,遥望”对岸山顶树叶飘落了又生花儿开艳了又飘落”克惹晓夫”时而沉默时而疯狂”地歌唱大凉山”荆棘和山崖的土地煤炭和铝矿的土地园根和苦养的土地酒的土地歌的土地披毡的土地火塘的土地”(《你这土地》)阿库乌雾在《百褶裙》里一往情深地细数彝人生命轮回的年轮,在《巫唱》和《咒语》中寻觅民族灵魂《最后的火种》阿苏越尔,马惹拉哈,阿黑约夫们不约而同地沉醉于他们生活的高寒山地轻盈飘洒的《雪族民族文学《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总第期系列》里,在雪的飘舞,雪的吟唱中领悟民族的起源,生命的永恒大凉山诗歌选择的意象都采撷于大凉山地域文化系统,反映出大凉山彝族文化生态系统的独特构成,附刻着彝族的文化意识和文化价值彝人自称”诺苏”,”诺”在彝语中即”黑”之意,”黑色在彝族人的观念中包含有深,广,高,大,强,多,高贵,主体等意义,苏是群体,人们,家族的意思,„诺苏意为主体的民族,尚黑的民族”在大凉山诗歌里”诺苏”这个词义获得了多方面的演绎彝族社会体系中的家支组织”是按照父系血缘关系组成互不通婚的血缘集团”这种社会组织体系和狩猎,农耕的生产方式使彝人对族情有铭心刻骨的依恋,延伸到诗情中是强烈的土地意识,家园意识,祖先意识,亲情意识以及善良友爱,真诚淳朴的民族品性而诗中频频出现的”黑”色是产生于彝人特定的生活环境与地理氛围的文化内涵从地域文化对彝人审美气质的影响看,生活于日照强烈的西南边地,且在黑土地上栉风沐雨的耕作以及与黑鹰,黑虎相伴的狩猎生活,森森的山林,岩石,深邃的湖泊,岩洞,深沉的黑土地等让彝人以健康,阳光,质朴,威严的黑色为美,尚黑的审美观贯穿在彝人的精神意识层黑色是冷色调,投影在审美心理上是沉郁,峻冷,庄严,悲壮大凉山诗人的审美观,精神气质深受尚黑意识的濡染,形成其诗情的沉郁,悲壮甚至苍凉的风格同时,也影响或鼓励诗人创作时从黑色调中寻找自己文化生态下的符号体系,传达对自己民族文化精神,文化价值的追想和肯定,所以,他们的诗歌时常出现黑色系列的文化象征体“黑夜”:幽深神秘,庄严沉重,”黑夜”笼罩下有诗人的激情和梦幻,阿库乌雾能在”黑夜”的《巫光》里”徜徉于先人走过的古道”吉狄马加会在“黑夜”梦见自己的祖先来自《一支迁徙的部落》倮伍拉且于”黑夜”里看见他的《英雄》是”盛开于腐朽中的黄金”倮伍沐嘎只有”在夜里月光下”才能听见”从远方的门缝深处传来”《回家》的招魂吉……“黑土地”:是彝人生活的家园和民族文化生长的土壤”这片黑土地埋藏了祖先也埋藏了我黑色的灵魂这土地的颜色是祖先的肤色这土地上的河流是祖先的脉也是我倒下时张开的想象”(阿黑越夫《黑土地》)在祖辈生活的黑土地上,有诗人巡检凉山彝文化的《黑色狂想曲》(吉狄马加)沉淀着彝人《黑色岁月》(阿黑越夫)里”祖祖辈辈凝重的意识”那里有像《黑蛙》(发星)一样”从彝文典籍中跳出的一个个象形符号”生活在那块黑土地上的《黑女人》(发星)生育了彝人,《黑苦养》(吉狄兆林)养活了彝人……总之,在地域文化体系下滋生形成的”黑色”崇拜情结,被大凉山诗人视作建构诗歌之美,酿造诗情之醇,营造诗歌之境的重要元素所以,与“黑”相关的意象在大凉山诗群的创作里层出不穷,甚至洁白的”雪”也需要在诗里变幻成”张开远大的灵魂吞噬石头上温暖的一切”的”黑的雪”(阿苏越尔《听一位老人谈雪》),即便以”送葬”来寓诉文化变迁的痛苦和焦灼,那”送葬”的人群行列,竞化为一条负载了民族文化之魂的”黑色的河流”(吉狄马加《黑色的河流》)借助诗情和想象,借助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理性解读,大凉山诗群深刻而鲜明地揭示了自己民族文化赖以生存的地域生态,从中发掘深藏于民族文化岩层中的种种族阈的文化的美学和诗意的元素,以独特的民族文化意蕴向当代诗坛提示了诗歌生命的精神内涵和审美纬度综上所言,优秀文学作品理应建立在丰厚的文化基石上,既是特定时代的文化镜像,也是人类精神创造的财富”任何伟大的诗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痛苦和幸福深深植根于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他从而成为社会,时代,以及人类的代表和喉舌”当代大凉山诗歌就是植根在民族社会和民族历史的土壤里,并以继承,审视,开掘和更新的姿态面对文化变迁的时代,自觉为民族文化代言他们以民族文化为诗歌灵魂和诗情生发的源泉,凭借营造神性话语语境,抒写族阈文化特性,描绘地域文化生态等三方面的努力去建构诗歌的诗性,诗情,诗美,创造诗歌的恒久价值和卓异品质毫无疑问,这些诗歌因其深蓄的民族文化内涵和富有底蕴的情感力量获得了生命的绽放,为当代诗坛带来了生命的气息!参考文献:曾方荣反思与重构O世纪O年代诗歌的批评M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谢选骏神话与民族精神M山东文艺出版社,:,姜守明,洪霞西方文化史M科学出版社,:杨黎第三代人的写作和生活灿烂M青海人民出版社,:司马云杰文化社会学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田晓岫中华民族M华夏出版社,:江应墚凉山彝族社会的历史发展J西南民族研究,彝族研究专辑,四川民族出版社,:别林斯基杰尔查文的作品A别林斯基论文学C新文艺出版社,:收稿日期:一O责任编辑陈灿平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评分:

/20

VIP

意见
反馈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