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图像. 规训 .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 .doc.doc

图像. 规训 .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 .doc.doc

图像. 规训 .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 .…

上传者: 感性滴小天使 2017-12-22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图像. 规训 .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 .docdoc》,可适用于考试题库领域,主题内容包含图像.规训.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doc图像(规训(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内容提要】《诗经》是文化板块的复合体而人们往往采用非此即彼的符等。

图像.规训.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doc图像(规训(诗学《诗经》鸟兽草木图像发微【内容提要】《诗经》是文化板块的复合体而人们往往采用非此即彼的单向度思维方式缺乏一种整体性现象学的研究方法从而造成与原典诗缘话语构建的缺失。本文从《诗经》的鸟兽草木图像解读中发现“龙凤”是中国人的“生”而“草木”则是中国人的“存”二而为一才是中国人的完整生存。而这种生态宇宙观又在“规训”的机制运作下将其传承从而形成了中国独具魅力的诗学精神。【关键词】《诗经》图像规训诗学鸟兽草木弗莱在《神力的语言》中认为:“在早期社会中它们还逐渐形成一种我们称之为意识形态的社会功能。它们在规范一个社会并使其群体共享一种该社会独特的知识(或他们认为的知识)方面起到主要的作用。社会向其成员声明的是‘这是你们必须知道的事’而不是‘这种知识是正确的’”。孔子亦提倡《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郑樵也认为:“若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不识雎鸠则安知河洲之趣与关关之声乎”。“鸟兽草木之名”“这是我们必须知道的事”何以我们“必须知道”,它又是怎样被“规训”成意识形态从而构建中国独具魅力的诗学大厦的呢,也许只是“路而非著作”(海德格尔)。一、《诗经》的图像时代(一)图像自身是自我敞开的而文字是归闭忘意的图像在源始、准确、简明方面远胜于文字这是我们对《诗经》图像发微的理论依据在事态本身上《诗经》描述的是一个图像“内爆”的时代一个鸟兽草木的图画时代:据清代学者顾栋高《毛诗类释》统计《诗经》中有种动植物其中鸟类种兽种草种木种虫种鱼种谷类种蔬菜种花果种药物种马种。以马为例《诗经》中不仅有“马”的共相概念(“我马玄黄”《卷耳》“驱马悠悠”《载驰》……)而且出现了纷繁的“马”的殊相概念的“内爆”:从阴阳上马有牝牡之分在用途上有驷(驾车的四匹马)、两服(中央驾辕)、两骖(两边驾辕)如“两服齐首两骖如手”《大叔于田》)单在马的颜色上就让人玄目马分的精细无伦:驳(红白色的马)、骐(青黑色的)、骊(黑色的马)、騧(黑嘴黄马)、皇(黄白色的)、骝(左脚白马)、骃(浅黑带白色的马)、骆(黑身白鬣的马)、骓(青白相杂的马)……不可否认《诗经》是一个图像的时代一个鸟兽草木的图像时代。而面对《诗经》中“鸟兽草木”图像的凸显和内爆这个不争的事实我们又如何解释,自从孔子提出《诗经》“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论语(阳货》以来我国现存最早的《诗经》注本毛亨的《诗故训传》首开动植物博物二、《诗经》的规训策略何谓“规”,规:从夫、从见。凡大丈夫之见必合规矩法度(《说文解字》)“正圆之器曰规”《新语(道基》“法度曰规”《司马相如(难蜀父老文》“劝谏曰规”《晋书(纪瞻传》“戒曰规”《徐陵(文帝登祚尊太后诏》……“规”是大丈夫之见大丈夫又源于何种“规”,看来“规”应有一个源始的意义。在汉墓画像石中伏羲手中常捧着太阳或规而女娲手中常捧着月亮或矩规圆矩方而与天地合。在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残篇《十问》中开篇叩问:“草木何得而长”天师曰:“尔察天地之情,阴阳为正,万物失之而不继,得之而赢。”《道德经》中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管“规”如何流变规的本体应指涉的是天、地、自然人只有“循规”才能“蹈矩”~下面我们将解读“鸟兽草木”图像、格义中西之规以显明中国人的“规”。物与人的关系上:从《诗经》的图像时代我们得知鸟兽(凤龙)是中国人的“生”而草木(食药)则是中国人的“存”。中国人的“生存”就是二而为一的结果。《诗经》中在处理人与物的关系时总是先物后人(如先言“雎鸠”再言“淑女”《关雎》先言“绿竹”再言“君子”《淇奥》……)以“物”为指“规”在状态上人和物处于亲和之中从而形成一种“天人合一”生态宇宙观以及“执两用中”的和谐方法论。同“规”殊途上:不论中国还是西方人类童年时代都是同“规”的在万物有灵论的统摄之下人是自然的儿子。然而后来的发展殊途了西人走向科学人与物跌入严整、对待的二元对立的泥淖之中国人走向艺术人与物保持着远古亲和的遗风。有人说西方人是食肉的动物中国人是食草的动物我们的图腾“龙凤”是抽象的指涉而不是具体的实有这就注定了我们的艺术的“生”、艺术的“存”。在体育、文字上可见一斑:西人重竞技(长跑、拳击……)国人善技巧(跳水、乒乓球……)西人文字是“语音”本位而国人是“象形”本位。而绘画西人缜密而科学国人空灵而写意诗学上西人是概念范畴的国人则以诗论诗……为此我们应该铆定自己的“规”彰显自己的文化个性而不是一味地以己之短比别人之长。中国心怀”天人合一”的源构理念走向了艺术的生态生活而泱泱古文明中华何以从未断流,“规训”的底蕴将其“不舍昼夜”~何谓“训”,训从言、从川《说文解字》从其本意看训就是话语的绵延如水流一般。“训”如浩海《弟子训》、《颜氏家训》、《了凡四训》(袁了凡)、《训学斋规》(朱熹)、《训子篇》(曾国藩)、《闺训千字文》(清佚名)……中国就是以家庭为单位以情感为纽带将“规”以“训”的方式代代相传永不止息为此文明才得以延承~下面我们将从话语和符号学的角度对“训”的发生机制加以进一步的解读。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孔子对此从两个层面上应答:一是诗可以“兴、观、群、怨”的文艺诗学角度二是读《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符号学角度。“鸟兽草木之名”即为鸟兽草木之符号孔子何以偏爱于这些符号,索绪尔说:“我们建议保留用‘符号’这个词表示整体用所指和能指分别代替概念和音响”“鸟兽草木之名”意指是整体性的它不仅有其概念的所指又有能指的音响效果中国人生存的“规”。孔子对言要求不高“辞达而已矣”(《论语(卫灵公》)他应该关乎的是“鸟兽草木”符号下能指“规”的音响效果以及由此所构筑的意识形态。“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论语(八佾》是“文”这一符号之下的周“规”。学《诗》中“鸟兽草木之名”除了由于“艺术符号的指符一般为图像或还原为图像”能挖掘出图像背后的隐幽中国人的“规”外孔子还意识到“鸟兽草木之名”实质上还是权利话语的预设:“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然唯谨尔。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侃侃如也。君在訚訚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论语(乡党》。福科在《权利知识》中说:“它建立局部知识的反抗之上是一种局部的微小话语分析反抗话语整体性、知识等级性的知识这种无秩序性和片断性的谱系学旨在通过建立对局部话语的描述之上的权利策略使受压迫的话语得以释放出来”“知识与权利具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孔子在不同的环境(乡党、宗庙、朝廷)对不同的对象(下大夫、上大夫、君)讲不同的话确实体现了“知识话语等级性”而对“鸟兽草木之名”局部话语的描述和操控亦是一种“权利策略”一种意识形态话语的争夺而其指归欲成为话语的立法者。弗莱在《神力的语言》中认为:”在早期社会中它们还逐渐形成一种我们称之为意识形态的社会功能。它们在规范一个社会……向其成员声明的是‘这是你们必须知道的事’而不是‘这种知识是正确的’”。孔子亦提倡《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不学诗无以言”《论语(季氏》“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论语(阳货》“鸟兽草木之名”“这是我们必须知道的事”不仅因为它内蕴着中国人生存的“规”而且在此符号之下还是话语权利的策略这就是孔子何以提出《诗》“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内在原因此为圣人的“规训”。我们中国就是靠着这种规训机制将文明延续的将文化传承的。三、《诗经》的诗学精神“物”为指“规人物亲和不仅规训了《诗经》的图像时代从而形成一种“天人合一”的生态宇宙观以及“执两用中”的和谐方法论而且它还直接催产了中国的诗学的诞生从而形成了一种独特又极富魅力的诗学精神。《诗经》的鸟兽草木图像向我们宣言人物相通万物有灵而在其图像的背后则流淌着汩汩的诗学精神物感说。“物感说”是原始自然生态观念在诗学上直接体现它是中国传统诗学的魂灵。《周易(系辞》有云:“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则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礼记(乐记》:“凡音之表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后动故形于声。”《毛诗序》对于这一观点进行了发挥“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诗与天地通。钟嵘在《诗品序》中起首就提出:“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而陆机在《文赋》中则将此点发挥的更加形象生动:“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以思纷落叶于劲秋柔条于芳春。”刘勰的《文心雕龙(神思》则有“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之说……“物感说”是“天人感应”、“天人合一”鸟兽草木思想在诗学上的直接运用它直接构筑了中国古代独特的审美品格和创作风格。“物感说”是中国人“规”的诗学理论上的升华而《诗经》中的“赋、比、兴”则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创作方法和创作原则中国古代对于诗歌表现方法都是根据《诗经》的创作经验而总结出来的。汉代的郑众认为:“比者比方于物。兴者托事于物。”(《毛诗正义》引)他认为“兴”“起也”即托诸“草木鸟兽以见意”的一种手法。钟嵘认为“文已尽而意有余兴也因物喻志比也直书其事寓言写物赋也。”强调“兴”的特点是“文已尽而意有余”应该有诗味或“滋味”(《诗品序》)。宋代的李仲蒙还从“叙物”、“索物”、“触物”的角度来解释“赋、比、兴”。朱熹认为:“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诗集传》)……从对“赋、比、兴”创作方法理论批评史的流程上看不管对其怎样阐发“赋、比、兴”都是关涉着甚至是围绕着“物”而展开的并且体现了一种对“物”性的亲和。从理论批评史看“赋、比、兴”其实就是与“物”异质同构关系的异延这一点在《诗经》的具体创作中更为显明。先言“兴”《诗经》开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关(音响)雎鸠(形象)河洲(意境)托诸“鸟以见意”此乃以鸟兴人。“兴”则创设意境以达“文已尽而意有余”。“比”乃“索物”“以彼物比此物也”鼠(皮)人(无仪)《相鼠》雄狐绥绥(齐襄公)鲁道有荡(鲁桓公)《南山》托诸“兽以见意”此乃以兽比人“比”则变形夸张以凸显“此物”。赋乃“叙物以言情”“直书其事”通过“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六月莎鸡振羽”……《七月》“直书其事”以言“劳民之苦”。我们从《诗经》的具体创作上看“赋、比、兴”确实是人对“物”不同角度的同构异延人与物亦是相通而感应的。在“物感说”诗学理论感召之下在“赋、比、兴”的具体创作方法实践的基础之上中国独具品格的“意境”理论随之诞生:“立象以尽意”《易传》“思与境谐”(司空图)“羚羊挂角(严羽)“境界为上”(王国维)……在具体创作上作品的优劣则以“境界为上”来衡定。千古流传涤汰不变是意境深远的作品:如“风潇潇兮易水寒”(悲壮)“春江潮水连海平”(柔婉)“大江东去浪淘尽”(雄放)……中国人对意境的追求不仅限于文学在音乐、绘画、书法甚至整个现实生活亦追求意境“意境”不仅成为中国诗学“这一个”而且成为中国人诗意生存应然追求。《诗经》中鸟兽草木图像发微是一次艰难的寻根跋涉刨根问祖让我们懂得:龙凤是我们的“生”草木是我们的“存”鸟兽草木是我们中国人艺术“生存”的根本由此我们才创造了独具品格的诗学理论幽古的文明应“规训”着这个永恒不变的真理然而今天我们却失去与物的亲和而走向与物的对待河蚌之举只能导致物的匮乏人的平面化……“也许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拯救”(荷尔德林)也许我们知道了过去就懂得了将来~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6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