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汉语同源词研究.doc

汉语同源词研究.doc

汉语同源词研究.doc

上传者: -执子之手与偕老无关 2017-11-29 评分 0 0 0 0 0 0 暂无简介 简介 举报

简介:本文档为《汉语同源词研究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主题内容包含汉语同源词研究释名一、《释名》及其作者《隋书经籍志》:《释名》八卷刘熙撰。(今本《释名》卷篇)关于《释名》的撰者历史上曾有争论《后汉书文苑传》载刘珍符等。

汉语同源词研究释名一、《释名》及其作者《隋书经籍志》:《释名》八卷刘熙撰。(今本《释名》卷篇)关于《释名》的撰者历史上曾有争论《后汉书文苑传》载刘珍“撰《释名》三十篇以辩万物之称号”明人郑明选据此质疑刘熙撰《释名》。清人毕沅则谓“疑此书兆于刘珍踵成于熙至韦昭又补官职之阙也。”严可均亦从此说。钱大昕、郝懿行等则认为刘珍作《释名》乃范氏之谬说张澎、汪之昌以为刘珍之《释名》久已失传今本《释名》确为刘熙所著。可谓聚讼纷纭莫衷一是。今人周祖谟、孙德宣、宦荣卿等经考证认为今本《释名》乃刘熙所撰。至于刘珍是否作《释名》由于史料不足无法推断姑存而不论。刘熙史书无传生卒年不详。《三国志吴志程秉传》云:“(秉)逮事郑玄后避乱交州与刘熙考论大义遂博通五经。”又《薛综传》:“(综)少依族人避地交州从刘熙学。”《蜀志许慈传》云:“慈师事刘熙„„建安中与许靖等自交州入蜀。”《三国志吴志韦昭传》:“凤凰二年耀因狱吏上辞曰‘„„又见刘熙所作《释名》信多佳者’„„”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在《释名》下题为“汉征士北海刘熙成国撰。凡二十七篇。”《世说新语》刘孝标注引东晋伏滔论“青士有才德者”“刘成国(熙)”名列其中。据上述资料可知:刘熙字成国东汉未年学者青州北海(今山东潍坊西南)人撰《释名》曾讲学交州。刘熙与东汉大儒郑玄同乡据张舜徽考定“熙乃郑氏弟子无疑”。刘熙撰《释名》之旨详于自序。序云:“熙以為自古造化制器立象有物以來迄於近代或典禮所制或出自民庶名號雅俗各方名殊。聖人於時就而弗改以成其器著於既往哲夫巧士以為之名。故興於其用而不易其舊所以崇易簡省事功也。夫名之於實各有義類百姓日稱而不知其所以之意故撰天地陰陽四時邦國都鄙車服喪紀、下及民庶應用之器論敘指歸謂之釋名。凡二十七篇。至於事類未能究備凡所不載亦欲智者以類求之。„„”可见他著《释名》的目的是为了探索事物命名的所以然。迄今《释名》最好的本子为王先谦的《释名疏证补》此乃清代整理《释名》的集大成之作。王氏以毕沅《释名疏证》为基础参酌长洲吴氏所刊顾广圻校本又采吴翎寅、成蓉镜、孙诒让诸家之说撰成此书。二、《释名》训释特色以音同音近推源(推寻词语的语源)或系源彗星星光梢似彗也。(释天)屏风言可以屏障风也。(释天)弟弟也相次弟而生。(释长幼)负背也置项背也。(释姿容)腕宛也言可宛曲也。(释形体)铭名也述其功美使可称名也。(释典艺)“名”《说文》:“自命也。”即姓名之名。《说文新附》:“铭记也。”铭是刻在器物上记述生平、事业或警戒自己的文字。《礼记祭统》:“夫鼎有铭铭者自名也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周礼夏官司勋》:“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大常。”郑注:“铭之言名也。”可见“名”确为“铭”的源词。釋天:日實也。光明盛實也。釋言語:吉實也。有善實也。釋宮室:室實也。人物實滿其中也。释山:山多小石曰磝。磝尧也每石尧尧独处而出见也。尧犹嶤嶤也。至高之貌。《白虎通义》嶤字亦作峣《说文》:“峣焦峣山高貌。”《汉书扬雄传》:“直峣峣以造天兮。”颜师古注:“峣峣高貌。”尧《说文》:“尧高也。从垚在兀上高远也。”又:“垚土高也。从三土。”《广韵》:“尧至高之貌。”《墨子亲士》:“王德不尧尧者。”尧声字有高义如:顤头高。《说文》:“顤高长头。”《广韵》:“头高长貌。”《广雅释诂》:“顤高也。”翘高举。《说文》:“翘尾长毛也。”段玉裁注:“尾长毛必高举故凡高举曰翘。”嶤山高尧高貌故《白虎通义》云“尧”得名于“嶤”。磝字亦作嶅《说文》:“嶅山多小石也。”《尔雅释山》:“山多小石磝。”刘熙所云“每石尧尧独处而出见”也是状山石高耸之貌即以为磝之得名取义于山石高而突出故以尧为训。敖声亦多有高义如:嗷悲嗥之声叫声高大。《说文》:“嗷众口愁也。从口敖声。诗曰:哀鸣嗷嗷。”《汉书刘向传》:“谗口嗷嗷。”颜师古注:“嗷嗷众声也。”獒高大之犬。《尚书旅獒》:“西旅厎厥獒。”《孔传》:“犬高四尺曰獒。”鼇大龟。此皆可证磝之为名亦当取义于山石之高耸。磝山多小石而高尧高貌。故《释名》云“磝”得名于“尧”。垚、尧、磝、嶤同源。《释亲属》:夫之父曰舅。舅久也。久老称也。夫之母曰姑亦言故也。《白虎通义》谓之舅姑者何,舅者旧也姑者故也。旧、故之者老人之称也。《尔雅释亲》:“妇称夫之父曰舅称夫之母曰姑。”《孔疏》引孙炎注云:“舅之言旧尊老之称也。姑之言古尊老之名也。”旧、久、故为同源词都有时间长久之义。姑、故见纽鱼韵双声叠韵。久见纽之韵旧群纽之韵舅群纽幽韵。以声符推源系源词的同源从本质上依靠声音的关联但也不是与字形完全没有关系尤其是在文字产生以后新派生出的词大部分是用形声原则来造字的而且很多是采用它们的根词或根词声符来作声符有些声符示源的现象正是这样产生的。刘熙对此有所领悟因此在《释名》自序里说:“哲夫巧士以为之名故兴其用而不废其旧所以崇简易而省事功也。”基于上述认识他在推源过程充分注意到了字形的独特作用。有人统计《释名》中同声符字相训者例以声符字释形声字者例以形声字释声符字者例约占声训总数的。《释形体》:腕宛也言可宛曲也。《释典艺》:铭名也述其功美使可称名也。《释天》:“雹跑也其所中物皆摧折如人所墩跑也。”《释亲属》:“耦遇也两人相对遇也。”《释形体》:“胫茎也直而长似茎也。”《释床帐》:帐张也张施于床上也。《释宫室》:户护也所以谨护闭塞也。《释水》:“水小波曰沦。沦伦也水文相次有伦理也。’《释采帛》:“纶伦也。作之有伦理也。”《释典艺》:“论伦也有伦理也。’《释车》:“轮纶也言弥纶也。”《釋喪制》:母死曰妣。妣比也。比之於父亦然也。《釋州國》:五家為伍以五為名也。又謂之鄰鄰連也相接連也。又曰比相親比也。《说文》:“伦辈也。从人仑声。一曰道也。”《荀子富国》“人伦并处”杨倞注:“伦理也。”《文选左思<文都赋>》:“缪默语之常伦”吕向注:“伦次也。”《中庸》:“行同伦”朱熹章句:“伦次序之体。”《论语微子》:“言中伦”朱熹集注:“伦义理之次第也。”《孟子滕文公上》:“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伦从人本义应是人的血缘关系、人际关系的层次、条理。人伦就是指不同层次、等级的人的人际关系。沦《尔雅释水》:“小波为沦。”《诗经魏风伐檀》:“河水清且沦猗。”毛传:“小风拂水成文转如轮也。”纶《说文》:“纶青丝绶也。从糸仑声。”《中庸》:“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朱熹章句:“经、纶皆治丝之事也。纶者比其类而合之也。”《易系辞上》:“故能弥纶天下之道”王夫之稗疏:“纶乃治丝而合之之谓。”纶由青丝绳辫纠而成所谓宛转绳也。论《说文》:“论议也。从言仑声。”段玉裁注:“凡言语循其理得其宜谓之论。”《玉篇》:“论思理也。”《论衡对作》:“论者述之次也。”论是循着层次有条有理去分析、说明事理。作为名词论则是根据层次条理作出的评论或判断。“沦、伦、纶、论”都从“仑”得声。侖思也。从亼。段注:龠下曰:侖理也。大雅、毛傳曰:論思也。按論者侖之假借。思與理義同也„„凡人之思必依其理。倫、論字皆以侖會意。聚集必依其次第求其文理。“沦、伦、纶、论”既从“仑”得声意义上虽然各自概念义不同却有重合的理据义即“次序、层次”。《释名》以伦训沦、纶、论均取其“次序层次”之义。当然《释名》中形体相关者亦未必全是同源词如“雹跑也其所中物皆摧折如人所墩跑也。”不过其中确实有许多是同源关系如《释亲属》:“耦遇也两人相对遇也。”“耦”与“遇”均有“相对结合”的意义。《释形体》:“胫茎也直而长似茎也。”“胫”、“茎”均有直、长义故为同源词。《释水》:“水小波曰沦。沦伦也水文相次有伦理也。’《释采帛》:“纶伦也。作之有伦理也。”《释典艺》:“论伦也有伦理也。’《释车》:“轮纶也言弥纶也。”《说支》:“仑理也。”从“仑”得声的“沦”、“纶”、“论”、“轮”均含“回旋条理”义可见“仑”这一声符具有示源的功能。这种同声符的形声字之间的语义关联现象给予宋代学者以很大影响宋人王圣美、张世南、王观国等绍续《释名》递相推阐其同声相训的精神提出了文字训诂学上的重要命题“右文说”。“右文说”在利用文字形体关系研究同源词时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受到清代学者的指责。尽管如此清儒们仍然没有忽略字形在训诂中的独特价值。王念孙“就古音以求古义引伸触类不限形体”的训诂原则其本身即道出了形体具有指示音义的作用。段玉裁不但提出了形、音、义“三者互相求”的主张而且在训诂实践中常利用形体关系来阐明语词之间音义相通的现象。如《说文》:“娠女妊身动。”段注:“凡从辰之字皆有动意。震、振是也。”又“芋大叶实根骇人故谓之芋也。”段注:“口部曰‘吁惊也’。毛传曰‘訏大也。”’“凡于声字多训大。”推源所本】本于《白虎通》(条)教者效也上为之下效之。(白虎通三教篇)教效也下所法效也。(释名释言语)庶人曰死魂魄去亡。死之为言嘶精气穷也。(白虎通崩篇)人始气绝曰死。死撕也就消渐也。(释名释丧制)】本于《说文》(条)霜丧也。(说文)霜丧也其气惨毒物皆丧也。(释名释天)镜景也。(说文)镜景也言有光景也。(释名释首饰)帐张也。(说文)帐张也张施于床上也。(释名释床帐)户护也。(说文)户护也所以谨护闭塞也。(释名释宫室)室实也。(说文)室实也人物实满其中也。(释名释宫室)】本于《毛传》(条)威畏也。《小雅巧言》“昊天已威”传威畏也可畏惧也。(释名释言语)怀归也。《桧风匪风》“谁将西归怀之好音”传怀„„亦言归也来归已也。(释名释姿容)幅了昌也以自福束也。《小雅采获》“邪幅在下”传幅所以自福束。(释名释衣服)】本于郑玄《三礼注》及郑笺者(条)郑注多“声训”。其“某之言某也”或直云“某也”之类皆以声取义推见物类得名之源。作为郑氏弟子刘熙亲炙指授得其音旨并加以阐扬以示其师承关系。郑氏笺注实开刘熙《释名》专书之先河。本于《礼记注》者条。例:庚之言更也辛之言新也。(((礼记月令》)“其日庚辛”注)庚犹更也„„辛新也„„(释名释天)鲁鲁钝也。(《礼记檀弓》“容居鲁人也”注)鲁鲁钝也国多山水民性朴鲁也。(释名释州国)伏覆也。(《礼记曲礼上)’’寝毋伏”注)伏覆也。(释名释姿容)妾之言接也。(《礼记内则)’’聘则为妻奔则为妾”注)妾接也以贱见接幸也。(释名释亲属)本于《周礼注》者条。例:甸之言乘也读如衷甸之甸。(《周礼小司徒》“四丘为甸”注)四丘为甸。甸乘也出兵车一乘。(释名释州国)编编列发为之。(《周礼追师》“为副、编、次”注)编编发为之也。(释名释首饰)约言语之约束。(《周礼秋官》“司约”注)约约束之也。(释名释书契)弃经者如爵井而素加环经(《周礼司服》“凡吊事弃经服”注)井经者如爵而素加经也。(释名释丧制)墓家莹之地孝子所思慕之处也。(《周礼叙官墓大夫》注)墓孝子思慕之处也。(释名释丧制)本于《仪礼注》者条例:嫂者尊严之称。嫂犹叟也叟老人称也。(《仪礼丧服传》“是嫂亦可谓之母乎”注)嫂叟也。叟老者稱也。叟縮也。人及物老皆縮小於舊也。(释名释亲属)正中日栋。(《仪礼乡射礼记》“序则物当栋”注)栋中也居屋之中也。(释名释宫室)麻在首在要皆曰经。经之言实也。(《仪礼丧服传》“直经麻之有菱者也”注)经实也伤摧之实也。(释名释丧制)本于郑笺者条。例:孙之言逊遁也。(《诗幽风狼跋》“公孙硕肤”笺)孙之言逊也逊遁在后也。(释名释亲属)游环在背上无常处贯骏之外害以禁其出。(《诗秦风小戎》“游环胁驱”笺)游环在服马背上参马外害贯之游移前却无定处也。(释名释车)三、《释名》评价《释名》有许多训释材料取自《说文》、《尔雅》和旧注但《释名》释义不以对一个词的概念义作简单训释为满足而是推求事物得名之由为宗旨这样不仅能使读者知其然更能使知其所以然从而获得更为丰富的信息。如《尔雅释宫》:“四达谓之衢五达谓之康。”《释名释道》:“四達曰衢。齊魯謂四齒杷為欋欋杷地則有四處此道似之也。”《尔雅释天》:风而雨土为霾陰而風为曀。《释名释天》:陰而風曰曀。曀翳也。言掩翳日光使不明也。風而雨土曰霾。霾晦也。言如物塵晦之色也。《尔雅释水》:水草交为湄。《释名释水》:水草交曰湄。湄眉也临水如眉临目也。《尔雅釋親》:父爲考母爲妣《释名釋喪制》:母死曰妣。妣比也。比之於父亦然也。《说文》:妣殁母也。从女比聲。《释名釋喪制》:母死曰妣。妣比也。比之於父亦然也。郭璞注:“曲禮云:生曰父母妻死曰考妣嬪”《说文》:淪小波爲淪。从水侖聲。《詩》曰:河水清且淪漪。一曰没也。《释名释水》:水小波曰沦。沦伦也水文相次有伦理也。《说文》:“幒也。从巾軍聲。褌或從衣。”又“幒褌也。”《释名衣服》:“褌貫也。貫兩腳上繫腰中也。”段注:“釋名:褌貫也貫兩腳上繫腰中也。按今之套裤古之絝也。今之满档裤古之褌也。自其渾合近身言曰自其兩襱孔穴言曰幒。”《诗卫风氓》:“淇水汤汤渐车帷裳。”郑笺:“帷裳童容也。”按郑氏以今(汉)释古“童容”为汉时之物汉人共知故不必加以说明。但后世之人则于此物未必明了。《释名释床帐》:“幢容幢童也。施之车盖童然以隐蔽形容也。”缺点《釋名釋喪制》:屈頸閉氣曰雉經如雉之為也。《说文》:紖牛系也。从糸引聲。讀若矤。段注:牛系所以系牛者也。周禮封人作絼。鄭司農云:絼箸牛鼻繩。所以牽牛者。今時謂之雉。與古者名同。後鄭云:絼字當以豸爲聲。按絼讀如豸池爾切。漢人呼雉卽絼也。絼變作紖而讀丈忍切。仍絼雉之雙聲。今人讀紖余忍切則非也。少儀曰:牛則執紖。《释名释州国》:鲁鲁钝也国多山水民性朴鲁也。语言中同源词的存在是语言系统性的重要表现。从声音入手通过系源和推源工作就能深入认识词语之间的相互联系和语义演变发展的内部规律。《释名》以声音为着眼点来推求词语之间的音义关系直接以语言本身为研究对象难能可贵。刘熙在推勘语源时其方法大致符合语言科学原理。虽然具体操作时有偏差但不能因部分结论失当而抹杀《释名》大力倡导音近义通的历史功绩。刘熙《释名》大规模使用声训推源注重音近义通具有开创之功给后世以很大启发。宋代右文说一、右文说的产生及其特点右文说是认为形声字的声符兼有表意作用的一种理论。此一理论由宋人明确提出代表人物有王子韶、王观国、张世南等。反映王子韶右文说学术思想的著作《字解》今已亡佚宋人沈括《梦溪笔谈》记其学说大略:王聖美治字學演其義以爲右文。古之字書皆從左文。凡字其類在左其義在右如木類其左皆從木。所謂右文者如:戔小也。水之小者曰淺金之小者曰錢歹而小者曰殘貝之小者曰賤。如此之類皆以戔爲義也。传统字书多治“左文”如《说文解字》一类。王氏却独具慧眼从“右文”出发治字学。他的主要观点可以归结为:形声字的左文即形符只负责指示字义的大类根据右文即声符则可以归纳同声符的一组形声字由声符求意可以找到同声符字的意义共通之处所以声符隐含着字义的具体内容。可以说王圣美最早从理论上初步阐明“右文”在训释字义上的作用间接地为人们理解形声字的内涵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见解。徐通锵评价:“这zhèn一学说的重要价值在于它想突破《说文解字》以来的‘形’的束缚而想通过‘声’来研究字与字之间的语义关系。”王子韶之后王观国(南宋高宗时人)又创“字母说”。其《学林》卷五谓:盧者,字母也,加金則為鑪,加火則為爐,加瓦則為,加目則為矑,加黑則為黸。凡省文者,省其所加之偏旁,但用字母,則衆義該矣。亦如田者,字母也,或為畋獵之畋,或為佃田之佃,若用省文,唯以田字該之。他皆類此。王观国把谐声偏旁称为“字母”不称右文。可以看出他比王圣美对形声字的产生和分化过程有了更深的理解他己经认识到了形声字多由其“字母”分化而来的事实。王观国比起王圣美多了历史发展观这是他的进步之处。张世南(宋宁宗时人)其《游宦记闻》谓:自《说文》以字画左旁为类,而《玉篇》从之。不知右旁亦多以类相从。如戔为淺小之义,故水之可涉者为淺,疾而有所不足者为残,货而不足贵者为贱,木而轻薄者为栈。青字有精明之义,故日之无障蔽者为晴,水之无溷濁者为清,目之能明见者为睛,米之去粗皮者为精。凡此皆可类求,聊述两端。戴侗宋末元初人以年之功著《六书故》卷。后代学者誉之为“现存研究右文最完整一部”。戴侗提出:六書推類而用之,其義最精。昏本為日之昏,心目之昬猶日之昬也,或加心與目焉。嫁取者必以昬時,故因謂之昬,或加女焉。熏本為煙火之熏,日之將入其色亦然,故謂之熏黄。楚辭猶作纁黄,或加日焉。帛色之赤黑者亦然,故謂之熏,或加糸與衣焉。酒者酒氣酣而上行,亦謂之熏,或加酉焉。夫豈不欲人之易知也哉,然而反使學者昧於本義,故言者不知其為用昬時,言日曛者不知其為熏黄,言纁帛者不知其為赤黒。从上面引文可以看出戴侗超过王圣美的地方有三点。(一)王圣美只是介绍了声符表意的现象戴氏则成功解释了声符能够表意的根源。戴氏从典籍中找材料证明最早只有“熏”。后来由于词义的引申引起形声字分化才产生了“曛、纁、醺”这就解决了“右文说”自产生以来一直没很好解决的问题。(二)戴氏以一个字的本义为起点用以解释同声符的一系列形声字的字义比王圣美的学说完整得多。王子韶只就一个共时层面讲几个形声字的意义关系而戴侗却从词义的历史发展层面讲词的孽乳和文字的分化分清源与流交代文字的孽乳脉络学说更加清晰和完整。(三)戴氏不象王氏那样妄言“凡”、“皆”下结论更为审慎言必有出处。给后来研究“右文说”的学者开了好的风气。戴侗对右文说的总结和发展使得右文说至此真正建立了起来。二、右文说的学术渊源上承《说文》、《释名》晋代杨泉继之。《说文》对声符表意功能的重视《说文》本是以形系联的字书其部首大多为形符。但值得注意的是《说文》中却有以部首兼作亦声的字有学者称之为部首亦声字称此类的部首为“亦声部首”。如:半部。半物中分也。从八从牛。牛為物大可以分也凡半之屬皆从半。胖半體肉也。一曰廣肉。从半从肉半亦聲。叛半也。从半反聲。句部句曲也。从口丩聲。凡句之屬皆从句。拘止也。从句从手句亦聲。笱曲竹捕魚笱也。从竹从句句亦聲。鉤曲也。从金从句句亦聲。说明许慎已经发现了声符可以表意这样的事实由于局限于自己以形符为部首的立部规则便产生了这种“亦声部首”。其次说文中有相当数量所谓亦声字。“亦声”是《说文》中一个重要条例体例一般是在注解字形时注明亦声多为“从A从BB亦声”的格式如:琀送死口中玉也。从玉从含含亦声。政正也。从文从正正亦声。珥瑱也。从玉耳耳亦聲。或是说解方式与会意字相同而略其形声如:伍相参伍也。从人从五。佼交也。从人从交。或是说解方式与形声字相同而略其会意如:溢器满也。从水益声。诂训古言也。从言古声。据朱骏声统计《说文》中“形声兼会意”字共字其中许慎标明“某亦声”的字共个。《说文》中存在大量亦声字的事实说明许慎的“亦声”体例开创了从声符求字义的研究之先河。再次《说文》以形声字与声符字互训的方法也对后代“右文说”具有启发作用如:荫草阴也茁草出生地貌驯马顺也《释名》对声符表意问题的研究成果。同声符相训。氛粉也。润气著草木因寒冻凝色白若粉之形也。妖殀也。殀害物也形声字释声符字害割也如割削物也。眉媚也有妩媚也。声符字释形声字谊宜也。裁制事物使合宜也。娣弟也。巳後來也或曰先後以來先後弟之也以上情况说明刘熙在作《释名》时在体例的安排上已经模糊地发现了“同声符者义多相通”的规律。晋代杨泉《物理论》在金石曰堅在草木曰緊在人曰賢。这虽然只是一条孤立的资料但被学者普遍认为是右文说的萌芽。由此可以看出杨泉已经模糊注意到要把形声字的声符和形符的功能区分开来。这三个形声字同从“臤”声所以同取臤意。只是杨泉未能指出此三字何以义通既未明确划分左文和右文也未说出右文在形声字中有何价值。所以他的发现只能算是非常粗疏的距离“右文说”正式创立还有待时日。三、“右文说”向“右声说”的发展黄生《字诂》、《义府》黄生就古音求古义其所采用的因声求义训诂学方法打破了宋人右文说只重字形的束缚不是就声符之形求义而是就声符之音求义这意味着右文说开始向“右声说”演变这是对声符表意理论认识深入的表现这个进步对黄生以后的清代学者王念孙黄承吉等产生过巨大影响。如“紛雰鳻衯棼”条:物分則亂故諸字从分者皆有亂義。紛絲亂也。左传:猶治絲而棼之也。借用棼。雰雨雪之亂也。詩:雨雪雰雰。衯衣亂也。上林賦:衯衯裶裶。鳻鳥聚而亂也。或作。荘子:翂翂翐翐。棼棼亂兒也。書:泯泯棼棼。此借用字。黄生从声符入手归纳同族之字。如果仅从此条看好像不脱“右文说”之樊篱然而如果再看“串貫摜遦毌”、“虙伏”等条方知黄生已经不再只局限于字形进入了新的境界。串即古貫字爾雅與貫同訓習。此借義。謝恵連詩:聊用布親串言其所親識熟狎之人也。又詩:串夷載路。串夷即昆夷。借字。俗仍讀古患切非也。爾雅注則以此為翫字亦非。俗用串為尺絹切則以此為穿。亦非。貫習之貫說文又作摜遦二字。虙伏同音故伏羲氏之伏一作虙。《易》作包犧《莊子》作伏戲《史記》作宓犧《漢書律歴志》作炮犧《太史公傳》作虙戯。又宓美畢切與虙同諧必聲故《史記》借用宓。又伏羲氏妃死為洛神曰宓妃。《上林賦》青琴宓妃之徒揚雄《甘泉賦》屏玉女、却宓妃曹植《洛神賦》洛水之神名曰宓妃。孔子弟子宓子賤為伏羲之後而漢伏生又子賤之後盖古字多因聲假借不甚拘也。„„古伏虙皆讀如弼故宓虙皆以必為聲其虙妃虙賤之借用宓者音即隨之而轉但俗人仍讀如密則為大謬。茍欲刋謬正俗者但當正其音不當斥其誤也。《义府》紡。《國語晉語》:執而紡於庭之槐。按紡當讀為繃古字通用。《說文》:繃束也。今俗綁字即繃音之轉因轉音故字從而變耳。紡於庭槐即綁縛之義。韋注釋紡為縣此臆說耳。清代同源词研究一清代同源词研究的理论和方法段玉裁《广雅疏证序》:《艺文类聚》“小学有形、有音、有义三者互相求举一可得其二。有古形有今形有古音有今音有古义有今义六者互相求举一可得其五。古今者不定之名也。三代为古则汉为今汉魏晋为古则唐宋以下为今。圣人之制字有义而后有音有音而后有形。学者之考字因形以得其音因音以得其义治经莫重于得义得义莫切于得音。《周官》六书指事、象形、形声、会意四者形也转注、假借二者驭形者也音与义也。”首先段玉裁对形、音、义三者产生的先后及其结合的紧密程度进行了阐述。段玉裁在为《说文》作注时行文中多次强调了音、义的紧密联系常谓“义存乎音”、“于声得义”、“音同而义相因”等等。如:卷一下“屮”字条注:“读若彻彻通也义存乎音。”“屮”“彻”上古同属透母、月部音同。“彻”《说文》训为“通也”。“屮”由“彻”音得义解释为“草木初生”其源义素都为“通”。卷九下“象”字条注:“似古有‘象’无‘像’然‘像’字未制以前想象之义已起。故《周易》用‘象’为想象之义如用‘易’为简易变易之义皆于声得义非于字形得义也。”“象”“易”两字都属于本无其字的假借字。卷八上“袒”字条注:“按‘袒’为衣缝解故从衣。‘’为补缝故从糸。音同而义相因也。”“袒”、“”同谐声偏旁上古音同“衣缝解”和“补缝”意义相通相因当为同族词。其次段玉裁认为语言文字中的形、音、义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生成的系统整体。正是基于三者间的相互制约所以“举一可得其二”“举一可得其五”三者可以相互推求段玉裁在最后提出了常用的训诂原则是“因形以得其音因音以得其义”实际上就是对“因声求义”训诂方法合理性的诠释。王念孙《广雅疏证自序》:窃以训诂之旨本于声音。故有声同字异、声近义同虽或类聚群分实亦同条共贯。譬如振裘必提其领举网必挈其纲。故曰本立而道生知天下之至啧而不可乱也。此之不寤则有字别为音音别为义或望文虚造而违古义或墨守成训而鲜会通。易简之理既失而大道多岐矣。今则就古音以求古义引伸触类不限形体苟可以发明前训斯凌杂之讥亦所不辞。其或张君误采博考以证其失先儒误说参酌而寤其非。分析王的论述其训诂理论的总则是“训诂之旨本于声音”这无疑是承认音义的结合是第一位的意义的探求必须从声音出发。由这一总纲出来王念孙揭示了字词以声音相关联的表现:“声同字异、声近义同虽或类聚群分实亦同条共贯”。鉴于字、词“音近义通”的表现王念孙提出了具体的训诂方法:“就古音以求古义引伸触类不限形体。許書無綻字此卽綻字也。許書但裼字作但不作袒今人以袒爲袒裼字而但、袒二篆本義俱廢矣。內則曰:衣裳綻裂綻或作。鄭曰:綻猶解也。綻尚未解而近於解故曰猶。俗語引伸爲飽滿裂之偁。按袒爲衣縫解故从衣。爲補縫故从糸。音同而義相因也。補者完衣也。古者衣縫解曰袒見衣部。今俗所謂綻也。以鍼補之曰內則云衣裳綻裂紉鍼請補綴是也。引申之不必故衣亦曰縫。古歌行曰:故衣誰當補新衣誰當綻。賴得賢主人覽取爲我。謂故衣誰則補之新衣誰則縫之賴有賢主婦見而爲補縫之也。綻字古亦作淺人改之。二继承并改造完善了“右文说”“右文说”作为以声符推求字义的学说既有其合理性也存在着囿于字形和以偏概全两大缺陷。段玉裁在《说文注》中非常善于利用声符义解释字义《说文》段注侖思也。从亼。段注:龠下曰:侖理也。大雅、毛傳曰:論思也。按論者侖之假借。思與理義同也思猶也凡人之思必依其理。倫、論字皆以侖會意。聚集必依其次第求其文理。龠樂之竹管三孔和眾聲也。从品侖。侖理也。凡龠之屬皆从龠。段注:此與竹部籥異義。今經傳多用籥字非也。孔同空。按周禮笙師禮記少儀明堂位鄭注、爾雅郭注、應氏風俗通皆云三孔惟毛傳云六孔廣雅云七孔。和衆聲謂奏樂時也。萬舞時衹用龠以節舞無他聲。惟以和衆聲故從品。亼部曰:侖思也。按思猶理一也。大雅:於論錘。毛傳曰:論思也。鄭曰:論之言倫也。毛鄭意一也。從侖謂得其倫理也。論議也。从言侖聲。段注:論以侖會意。亼部曰:侖思也。龠部曰:侖理也。此非義。思如玉部理自外可以知中之。靈臺:於論鍾。毛曰:論思也。此正許所本。詩於論正侖之假借。凡言語循其理得其宜謂之論。故孔門師弟子之言謂之論語。皇侃依俗分去聲、平聲異其解不知古無異義亦無平、去之别也。王制:凡制五必卽天論。周易:君子以經論。中庸:經論天下之大經。皆謂言之有倫有脊者。許云:論者議也。議者語也。似未。當云从言侖侖亦聲。綸糾靑絲綬也。从糸侖聲。段注:各本無糾字。今依西都賦李注、急就篇顔注補。糾三合繩也。糾靑絲成綬是爲綸。郭璞賦云:靑綸競糾。正用此語。„„小雅曰:之子于釣言綸之繩。召南曰:其釣維何維絲伊緍。傳云:緍綸也。綸之繩猶言糾之繩矣。後人用以代經論字遂使其義不傳。淪小波爲淪。从水侖聲。《詩》曰:“河水淸且淪猗。”段注:魏風:河水淸且淪猗。釋水曰:小波爲淪。毛傳曰:小風水成文轉如輪也。韓詩曰:從流而風曰淪。釋名曰:淪倫也。水文相次有倫理也。倫輩也。从人侖聲。段注:軍發車百兩爲輩。引伸之同類之次曰輩。鄭注曲禮、樂記曰:倫猶類也。注旣夕曰:比也。注中庸曰:猶比也。輪有輻曰輪。無輻曰輇。从車侖聲。段注:云有輻者對無輻而言也。輪之言倫也。从侖。侖理也。三十輻相當而不迆故曰輪。《说文》:騢马赤白杂毛。从马叚声。谓色似鰕鱼也。段注:此当作色似鰕鱼四字系杂毛之下„„。鰕鱼谓今之虾亦鱼属也。虾畧有红色凡叚声多有红义是以瑕为玉小赤色。《说文》:浓露多也。从水农声。段注:“《小雅蓼萧》传曰:浓浓厚皃。按酉部曰:醲厚酒也。衣部曰:襛衣厚皃。凡农声字皆训厚。”某些时候段玉裁根据声符相同将意义相同者系联到一起如:《说文》:动也。从足辰声。段注:“此与口部唇、雨部震、手部振音义略同。”一般认为大量地使用这些“凡”“皆”等表全称肯定判断的断语表明段玉裁在探求词源时并未完全摆脱“右文说”囿于字形的局限性。但是我们同时也必须注意到段氏不时地采用“多”而不用“皆”表明他并不想将论断绝对化。孙雍长先生认为段玉裁“此类‘凡’字当作‘大凡’讲不应以今天‘凡是’之类来理解”。事实上段玉裁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字形的束缚从语音上去探究词与词之间的联系从而突破了传统“右文说”。他是站在同音高度上去解释同声符字的很多时候对于声符不同但是读音相同或相近的形声字只要其意义相通段玉裁都将它们系联在一起。如:《说文》:脙齐人谓臞脙也。段注:臞齐人曰脙双声之转也。《释言》曰:臞、脙瘠也。《玉篇》云:齐人谓瘠腹为脙。按:“脙”“臞”上古音晓群旁纽幽鱼旁转两词当为音变同族词。王念孙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利用形声字声符表音的特点发挥自己的古音学特长将传统的“右文说”改造成利用谐声偏旁系联同源词的利器。他在疏证《广雅疏证》时依据音近义通的原则不仅系联同声符的同族词还将声符不同但读音相同相近的形声字也系联到一块从而取得了远超前人的成就。如:《释器》:黸黑也。王念孙疏证:《说文》:齐谓黑为黸。字通作盧。黑土謂之壚,黑犬謂之盧,目童子謂之盧,黑弓謂之玈弓,黑矢謂之玈矢,黑水謂之瀘水,黑橘謂之盧橘,義並同也。按:“黸、壚、盧、瀘”均從“盧”得声其核义素均为“黑色”以右文说可归为同源关系“玈”虽不从“盧”得声然与前几词为音同关系故而可以系联为一组同族词。《广雅释亲》:婗、儿子也。王念孙疏证:婗亦儿也方俗语有轻重耳。《说文》:婗嫛婗也。《释名》云:人始生曰婴儿或曰嫛婗。《孟子梁惠王篇》:反其旌倪。赵歧注云:倪弱小繄倪者也。繄倪与嫛婗同。物之小者谓之倪婴儿谓之婗鹿子谓之麑小蝉谓之蜺。老人齿落更生细齿谓之齯齿义并同也。按:此例先用归纳法证“物之小者谓之倪”后依上用演绎法证“婗”、“麑”、蜺”、“齯”均有“小”义。《广雅释器》:鬴釜也。王念孙疏证:《说文》:“鬴鍑属也。”或作釜隶省作釜。釜与鬴同声同义而《广雅》训鬴为釜者古今异字必以此释彼而其义始明。按:“鬴”、“釜”为异体关系均为形声字但音符、意符都不同。“鬴”从鬲甫声“釜”从金省父声。《广雅释诂》:谇谏也。王念孙疏证:谇者《陈风墓门篇》:“歌以讯止。”《释文》:“讯本又作谇徐息悴反。”《韩诗》云:“讯谏也。”《楚辞离骚》:“謇朝谇而夕替。”王逸注与《韩诗》同。《小雅雨无正篇》:“莫肯用讯。”讯亦与谇同。讯字古读若谇故经传多以二字通用。或以讯为谇之讹失之。按:《说文》:“讯问也。”“讯”无责骂、规劝义。“谇”本义为责骂。“谇”《广韵》虽遂切古音心母物部“讯”《广韵》息晋切古音心母真部。二者古音为旁转“讯”作责骂、规劝义解时为“谇”的通假字。《广雅释诂》:叔少也。王念孙疏证:叔、少一声之转。《尔雅》云:“父之罤弟先生为世父后生为叔父。”又云:“妇谓夫之弟为叔。”《白虎通义》云:“叔者少也。”《释名》云:“仲父之弟曰叔父。叔少也。”又云:“嫂叟也老者称也。”“叔少也幼者也。”按:“叔”、“少”为同族词。词义上“叔”为兄弟排行中年少者“少”为年龄小它们都有共同的源义素“小”。语音上“叔”与“少”古音为书母双声觉宵旁对转音相近。《广雅释诂》:庡隐翳也。王念孙疏证:庡犹隐也语之转耳。卷四云:“扆藏也。”扆与庡通。按:“庡”、“扆”、“隐”为同族词。词义上“扆”本指古代宫殿窗和门户之间的地方又特指门窗之间的屏风后又引申为隐蔽。“庡”为隐蔽为“扆”的义衍同族词。“隐”本义为隔阜不相见引申为遮蔽、隐藏。它们都有共同的源义素“隐蔽”。语音上“庡”、“扆”读音相同“扆”和“隐”古音为影母双声文微对转为音近。《广雅释诂》:霝空也。王念孙疏证:《释言》云:“霝之言珑玲也。”《说文》:“棂楯间子也。”徐锴传云:“即今人阑楯下为横棂也。”《说文》:“軨车轖间横木也。”《楚辞九辩》:“倚结軨兮长太息。”字亦作笭。《释名》:“笭横在车前织竹作之孔笭笭也。”定九年《左传》:“载葱灵。”贾逵注云:“葱灵衣车也有葱有灵。”葱与窻同灵与棂同。《楚辞九章》:“乘舲船余上沅兮。”王逸注云:“舲船船有牕牖者。”《说文》:“笼笭也。”是凡言霝者皆中空之义也。按:“霝”、“棂”、“軨”、“舲”为一组同族词。词义上“霝”为物之中空“棂”为窗子上雕花的格子其特征为中空“軨”为车阑其特征为中空“舲”为有窗的小船。它们都有共同的源义素“中空”。语音上四者读音相同。三推源更注重理据《释名》:“名之于实各有义类。”所谓“义类”刘熙只道其为“所以之意”没有明言其具体指归。王念孙提出了“命名之意”的概念以取代“义类”《广雅释器》“軥谓之輗”《疏证》:“絇所以拘持屨头軥所以拘持鸟兽二者不同而同为拘持之义故其训同也。凡物之异类而同名者其命名之意皆相近。”“絇”、“軥”具体含义不同但有其共同的意义核心“拘持”即词源意义相同。这里的“拘持”之义就是这组词的“命名之意”。《释诂》:“,断也。”:“《說文》,刖鼻也。或作劓。案:刖一聲之轉皆謂割也。《說文》刖絕疏证也。盤庚:我乃鼻殄滅之無遺育。傳云:劓割也。多方云:劓割夏邑。是凡有所割断者通謂之刖鼻爲,足爲刖名異而實同也。”《釋詁》:“,短也”疏证:“《方言》,短也。注云:蹶,短小貌也。《玉篇》音知劣切。云:吳人呼短物也。又云:,短也。莊子秋水篇:遙而不悶掇而不跂。郭象注云:遙長也。掇猶短也。淮南子人間訓:聖人之思脩愚人之思叕。高誘注云:叕短也。竝字異而義同。《說短面也。《廣韻》,頭短也。《衆經音義》卷四引《聲類》云:惙短氣貌。義亦文》,與同。今俗語謂短見爲拙見。義亦同也。與侏儒語之轉也。故短謂之侏儒又謂之。梁上短柱謂之棳又謂之侏儒又謂之棳儒。蜘蛛謂之蝃。又謂之蝃蝥。又謂之侏儒。爾雅:梁上楹謂之棳。釋文:棳本或作梲。雜記:山節而藻梲。鄭注云:梲侏儒柱也。《釋名》云:棳儒梁上短柱也。棳儒猶侏儒短故以名之也。《方言》云:鼄鼄蝥也。自關而西秦晉之閒謂之鼄蝥。自而東趙魏之郊謂之鼄或謂之蠾蝓蠾蝓者侏儒語之轉也。注云:今江東呼蝃蝥音棳。《玉篇》云:蝃蛛也。葢凡物形之短者其命名卽相似故屢變其物而不易其名也。

用户评论(0)

0/200

精彩专题

上传我的资料

每篇奖励 +2积分

资料评价:

/24
0下载券 下载 加入VIP, 送下载券

意见
反馈

立即扫码关注

爱问共享资料微信公众号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