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加入VIP
  • 专属下载特权
  • 现金文档折扣购买
  • VIP免费专区
  • 千万文档免费下载

上传资料

关闭

关闭

关闭

封号提示

内容

首页 电影梅兰芳

电影梅兰芳.doc

电影梅兰芳

Alan晋鹏
2017-09-01 0人阅读 举报 0 0 暂无简介

简介:本文档为《电影梅兰芳doc》,可适用于综合领域

电影梅兰芳电影《梅兰芳》(乌兰)字幕: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字幕:中环国际娱乐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幕:英皇电影(国际)有限公司字字幕:出品人:韩三平吴明宪杨受成字幕:总制片人:韩三平杜家毅字幕:编剧:严歌苓陈国富张家鲁幕:艺术顾问:梅葆玖字字幕:摄影指导:赵晓时字幕:总美术:柳青字幕:造型服装设计:陈同勋字幕:作曲:赵季平字幕:声音:王丹戎字幕:剪辑:周影字幕:主演:黎明章子怡孙红雷陈红王学圻英达安藤政信字幕:导演:陈凯歌梅雨田:(画外音)畹华吾侄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不知道大伯还在不在人世了。咱们梅家从你爷爷起就一直小心翼翼地唱戏侍奉宫廷侍奉百姓从来不曾遭此大祸。太监总管:太后的万寿节谁敢不穿红就你胆儿大。梅雨田:哎这我舅母出殡我不敢穿红啊我。哎哟哎哟哎哟爷您打得好我该打。梅雨田:(画外音)就因为没穿红让人赏咱一纸枷锁。梅雨田:爷您别给我戴这纸枷锁呀您多打我几下不就得了吗。太监:走。梅雨田:这是哪一出啊这是。太监总管:撕破一点儿就弄死你。梅雨田:哎。记着唱戏的再红还是让人瞧不起。大伯不想让你挨了打还得跟人家说打得好。(画外音)大伯不想让你再戴上那纸枷锁。梅祖母:(画外音)畹华开开门哪你十三爷爷来看你来了。梅祖母:你大伯信上说什么了,梅雨田:所以大伯想让你离了梨园行打个退堂鼓永远也不唱了。字幕:梅兰芳(戏院嘈杂声)戏迷:梅兰芳不来退票。退票退票。众:退票退票……字幕:十年以后民国。戏院伙计:您瞧您瞧您瞧这……怎么办这是,戏院老板:快点儿啊。戏院伙计:不好弄啊……这是。戏院老板:赶进去呀。戏院伙计:哎哎哎。众:(街道嘈杂声)糖葫芦……梅兰芳(年轻):(唱京剧)假说公子得中了他得中皇榜头一名奴为他关王庙内把香进这才一马就到了洪洞。戏子:(唱京剧)你在洪洞住了几载,几时离开了洪洞,戏院伙计:宋爷来来来。老宋:怎么个意思,戏院伙计:赶紧着吧广德楼的座儿要造反啦。老宋:现在就去,戏院伙计:啊。老宋:王大人非把你宰喽。戏院伙计:瞎哟。老宋:不成。梅兰芳(年轻):(唱京剧)在洪洞县住了一年整那皮氏贱人起毒心一碗药面付奴手奴回手付与了沈官人。官人不解其中的意他吃了一口哼一声昏昏沉沉倒在地七孔流血他就命归阴。戏迷:(唱京剧)一碗药面付奴手奴回手付与了沈官人。(噗呲笑)戏迷:哎梅兰芳还来不来啦,戏迷:退票喽。众:退票啦退票啦……戏迷:退票。众:(观众喝彩声)好好……马车夫:靠边靠边靠怎么着,十三燕:您那位朋友他敢情是个……啊那什么……费二爷:棒槌。十三燕:棒槌,冯子光:嗨他也是话糙理不糙京戏嘛也该变变了。十三燕:啊,畹华那儿干吗呢,费二爷:教司法局长说中国话呢。十三燕:啊,冯子光:嗐~回见。费二爷:呵呵呵……十三燕:哎,告诉畹华少跟那姓邱的瞎掺和。费二爷:嗯,十三燕:轻狂。男:回见。男:回见回见。冯子光:哎这个梅兰芳的戏你得看过两天就有一堂会可惜一票难求。男:走了。男:走。您请。邱如白:我这儿倒有两张。冯子光:嗯。嗯,马车夫:驾驾。男:蔡元培先生到。邱如白:哎胡适和蔡元培都来啦,男:前清状元张季直先生到。冯子光:(噗呲笑)新的老的都来了。甭管新老都是来看梅兰芳的。十三燕:冯董事长。冯子光:十三爷。哎哎哎。男:袁大总统到。冯子光:哎哎哎哎。坐坐。梅兰芳(年轻):(唱京剧)蓦乱里春情难遣。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摇篮因循腼腆。十三燕:邱先生好不好,您给断断,费二爷:像女的吧,比女的还像女的吧啊呵呵……邱先生邱先生。邱如白:嘘十三燕:哎,邱如白:梅兰芳先生我头一回看您的戏就迷上了。我和所有的人都不知该把您当成男人还是当成女人。好像一鼓掌就会泄露了心里的一个什么秘密一样。(鼓掌)邱如白:可只有心里最干净的人才能把情欲演得这么到家这么美。我在西洋考察过戏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告诉我一定尽力。冯子光:嗯嗯嗯。邱如白:娘您尝尝这口。邱家佣人:三爷外面有位叫梅兰芳先生的让您出去跟您说几句话。男:梅兰芳。找他呀。邱如白:知道了。男:唱戏的,冯子光:(冷笑)邱家少奶奶:哪个梅兰芳啊,邱母:我们认识的这位梅先生啊不是那个唱戏的。邱家少奶奶:那是。邱如白:你去跟他说我不见他。众:(邱家)哈哈哈……冯子光:嗯,呵呵……那还不容易嘛真是。出门他也没说一声还真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畹华要不改日吧。梅兰芳:我来是想让邱先生给我说说戏既然他不在您就转告邱先生一声信我收着了看了谢谢他。回见。冯子光:回见。冯子光:说是不看京戏看了还给人写信。得把人招惹来了吧临了你又不见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邱如白:您当我是那个鲁二爷哪。六哥我是干净的我们认识了我们也是干净的。费二爷:爷这要倒退回去十年看见佛爷赏给您的黄马褂我还不得跪下呀呵呵……十三燕:马屁哄哄。说事儿。费二爷:哎。是这么档子事儿陈老板身上不痛快说是唱不了啦要不叫畹华跟您搭戏,男:老板上茶。男:好嘞好茶一壶。十三燕:畹华等人哪,梅兰芳(年轻):爷爷。男:今儿座儿好啊外场留点儿神不能马虎。十三燕:(唱京剧)薛仁贵好命苦无亲无邻幼年间父早亡母又丧命。马车夫:驾驾。邱如白:梅兰芳先生柳迎春苦等了丈夫十八年怎么丈夫到了家门口她反倒像个死人一样坐着一动不动呢,男:走。黄包车夫:好嘞您哪。十三燕:畹华。梅兰芳(年轻):哎。十三燕:什么事儿这么急呀,这位邱先生戏刚一看完信就来啦。(吸气)梅兰芳(年轻):爷爷。十三燕:嗯。梅兰芳(年轻):有件事想跟您商量。十三燕:费二爷。费二爷:哎。十三燕:我给畹华准备那小物件哪儿去啦,费二爷:得嘞。十三燕:嗯不捂舒坦了不能跟你说话。年轻):爷爷我想这样……梅兰芳(十三燕:等等要改戏是不是,要给柳迎春加身段是不是,说。梅兰芳(年轻):没错。十三燕:畹华可戏在我这儿啊。梅兰芳(年轻):爷爷戏上的事要不明儿中午我上您家咱再商量商量。十三燕:中午不打个盹儿晚上还真唱不了了。梅兰芳(年轻):爷爷那下午……十三燕:下午我默戏。哎。费二爷:哦爷爷送你个小玩意儿。十三燕:留着玩儿吧啊。梅兰芳(年轻):爷爷那明儿我可就按我自个儿的来了啊。十三燕:敢。十三燕:(唱京剧)柳家庄上招了亲你的父嫌贫心太狠将你我二人赶出了门庭夫妻双双无投奔在破瓦寒窑暂安身每日里窑中苦难忍无奈何立志去投军结交下弟兄们周青等跨海征东把贼平幸喜得狼烟俱扫平保定了圣驾转还京前三日修下了辞王的本特地归来探望柳迎春。我的妻你若是不肯信来来来算一算连来带去十八春。冯子光:瞧见没有还是原样儿。嗯。众:(观众喝彩声)好好……费二爷:这儿没好啊怎么给上好了,众:(观众喝彩声)好好好……费二爷:哟来来来。梅兰芳(年轻):爷爷。十三燕:这回你满了意了吧,梅兰芳(年轻):爷爷您戏改得真好这回跟您可真是一棵菜了。十三燕:爷爷守旧吗,爷爷不守旧啊什么老规矩爷爷不在乎爷爷在乎的是外人本来就瞅不起咱们梨园行啊你……你在戏上一会儿一改这不人家更说咱们是朝三暮四的靠不住吗。梅兰芳(年轻):怎么改戏就成了朝三暮四了呢,十三燕:咱们是下九流啊啊。梅兰芳(年轻):管他呢戏好才是真的。十三燕:甭说了不能改。费二爷:呵呵……梅兰芳(年轻):爷爷您知道这么改是好的好戏谁也拦不住它闪亮。十三燕:谁挡谁闪亮了,费二爷:呵呵……梅兰芳(年轻):爷爷。费二爷:你们祖孙俩这么论下去非得掐起来不行让人笑话。其实是这么回事儿啊你们祖孙俩当着全北京咱们唱它三场你维新爷咱还守旧。十三燕:我不守旧。费二爷:对对对咱们各显其能一比不就比出来了吗。哦谁是这个谁是……座儿上看啊。梅兰芳(年轻):我不能跟爷爷打对台。十三燕:今儿个还不是对台吗,费二爷。费二爷:哎。十三燕:我这儿应了要看畹华的了。费二爷:畹华对台不打也可以那就老老实实的按爷爷的来爷爷兴许送你个锦绣前程啊。梅兰芳(年轻):谢谢爷爷栽培。费二爷:哎哎畹华你到底应还是不应啊,梅兰芳(年轻):不就是打对台吗我不是刚说谢谢爷爷栽培吗。费二爷:应了。这我还真没想到。十三燕:嘿难道我还真跟一个小孩子打对台。费二爷:莫非您真怕了梅兰芳,十三燕:嗯,茶馆小二:梅老板。梅兰芳(年轻):嗯。黄包车夫:哟吼让开。邱如白:戏改得真好。邱如白:都听好喽甭跟我后边这儿嚼舌头我还真不怕。我大大方方地告诉你们从今儿开始我邱某人就是要捧梅兰芳唱戏去了傍戏子去了不跟你们玩儿了。四儿:三叔。邱如白:哎四儿你怎么来了,哎。畹华你先回去啊。怎么啦,四儿:三叔我的亲三叔辞职的事您都敢干啊。邱如白:大人的事你不懂啊。四儿:这也是大人干的事,奶奶一听就气病了说邱家五世为官到了出了个败类。邱如白:畹华我得回去看看我们老太太去。梅兰芳(年轻):三哥我全听见了。邱如白:是我是辞职了我自由了。邱如白:这是古代的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因为自己的国家亡了不吃敌国土地上长的庄稼一块儿在山上饿死了。我们就是这样的兄弟为兄对你的第一个期待就是战胜十三燕。战胜十三燕的不是你是时代。你的时代到了。马三:报上都登啦梅兰芳应了您的挑战啦。十三燕:合着他们在回我的信儿之前就跟报纸说啦。马三:嗯。十三燕:好哇。马三:您说这梅兰芳他也忒狂了点儿屁股蛋子还是青的就敢跟您叫板您灭他那不跟捏死一臭虫似的。十三燕:马三往事儿上说。马三:是这么档子事儿我攒(cuan)了个局。十三燕:哦拿我们爷俩赌。什么呀,马三:您画个押只要您赢了梅兰芳咱们四六开您拿四。十三燕:马三你攒斗鸡斗蛐蛐多好哇那不是说这蛐蛐儿赢了不管你要钱不说它输了还不让你偿命呢不是。你看看比拿我们这活人押宝强多啦。马三:五五开啊。可是光唱文戏我怕您是赢不了哇您得文武都来。这阵子您老没唱武戏啦。十三燕:哎我给马三预备那小物件……马三:您客气。十三燕:哪儿去啦,费二爷:呃刚才还……十三燕:这不在这儿呢吗。马三:您当我没说您当我没说。十三燕:我还没答应你哪。您当我真拿它挣钱哪。费二爷:呵呵……十三燕:我就是要跟京城的戏迷们挑明了十三燕……马三:天下无敌。十三燕:不说了不说了。马三:老佛爷赏您这黄马褂那是真有道理。十三燕:费二爷。费二爷:哎。十三燕:预备笔墨戳子。众:(街上嘈杂声)糖葫芦……说快板的:十三燕燕十三他台上的武功不一般坐底老生一开口他就站在宫门叫小番。冯子光:怎么着,邱如白:没有。冯子光:哎这扮都扮上了能上哪儿去呀,哎呀这这还不到十分钟就开戏啦。费二爷:爷爷爷恭喜爷贺喜爷咱们的座儿是汪洋汪海呀畹华他们的座儿才七成。十三燕:七成,费二爷:七成。十三燕:不至于呀。众:(喝彩声)好好……冯子光:畹华你在这儿干吗呢,梅兰芳(年轻):词儿我是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十三燕:(唱京剧)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本宫喜心间站立宫门……叫小番。众:(喝彩声)好好……十三燕:(唱京剧)备爷的战马爷好过关。众:(喝彩声)好好……冯子光:我看啊这毛病还是出在这戏码上了。梅兰芳(年轻):六爷您知道我最想演哪一出。冯子光:又提你那《一缕麻》那是新戏而且是悲剧。你想人花钱来了您还不让人买一乐呵是吧。梅兰芳(年轻):过去这《一缕麻》一直都不敢演就是怕座儿不好今儿输了我倒敢演了。男:太……太冒险了吧。邱如白:冒险才能不输啊。冯子光:那万一输了呢,说到底这是在大擂台呢。年轻):三哥不是说我的时代到了吗。梅兰芳(男:起慢点儿。邱如白:小李。小李:哎。邱如白:倒挂楣子往上两寸。小李:好嘞。男:左边再高点儿。往上。男:好嘞。邱如白:汉举满四九城的给我贴戏单去不到天亮不许睡。到了北大清华告诉学生们梅兰芳是头回贴演新式悲剧看了你就明白了你就知道了。梅郎跟他们是一条心他们也该跟梅郎是一条心哪。冯子光:呵呵……你这儿演讲哪。邱如白:啊。冯子光:不就是让他们都来看戏吗那还不好办。男:来来来过来过来。亮了。收拾收拾把这儿。邱如白:来来来来来这儿吊结实点儿。男:好嘞。邱如白:大伙儿动作快点儿。男:快快快。放这儿放这儿。男:梅老板今儿晚上能上座吗。您唱的是什么故事啊,梅兰芳(年轻):新鲜故事。男:快来看快来看啊梅兰芳贴演新式悲剧大小姐为傻丈夫殉情。众:好好……说快板的:十三燕燕十三……费二爷:去去去去。男:快点儿快点儿。:快来看啊快来买票啦快来买票啦来晚了没了啊。来看梅兰芳新式悲剧啦男啊快来看啊。众:(街上嘈杂声)快点儿快点儿等等我……梅兰芳(年轻):(唱京剧)我病得昏昏沉沉的头上可哪儿来的一缕麻呢,丫鬟:(唱京剧)小姐您可觉得好些了吗,梅兰芳(年轻):(唱京剧)这会儿啊我可觉得明白多啦。丫鬟:(唱京剧)可姑爷他已经不在了。费二爷:(微笑)马三:(冷笑)哼~年轻):(唱京剧)怎么姑爷已经去世了吗,梅兰芳(丫鬟:(唱京剧)他是因为服侍您传染喉症死的。梅兰芳(年轻):(唱京剧)哦他是因为服侍我而传染了喉症死的吗,丫鬟:(唱京剧)是啊。梅兰芳(年轻):(唱京剧)哎呀天哪。女观众:(抽泣声)梅兰芳(年轻):(唱京剧)我只怨他痴呆不懂人事原来他却是个至诚君子如今叫我怎么答报他哪,男:好好。没想到啊真没想到。众:(戏院嘈杂声)真感人哪……十三燕:(唱京剧)戏院伙计:三爷您瞅这个六成座儿。马三:得俩四合院没了。我真当他天下无敌哪老东西。年轻):(唱京剧)叫公子黄泉路把妻来待我这里随着你同赴阴台。梅兰芳(众:(喝彩声)好好……女学生们:梅郎梅郎……梅兰芳(年轻):谢谢谢谢。钱记者:都瞧这儿啊。哎。梅兰芳(年轻):表哥。朱慧芳:畹华你唱得实在是太好了。众:好好……十三燕:今儿的戏没毛病啊。马三:嘿嘿没毛病你今儿晚上怎么输了,啊。(吐瓜子皮)噗噗……十三燕:马三这台上这么尊贵的地方容你这么糟践啊。马三:呸。十三燕:马三。马三:明儿个啊反正您不能唱了您再唱我又得输几千。十三燕:甭想。马三:呵呵……输就输了吧何必呢。十三燕:输了我才更要唱。马三:那您就赔钱吧。十三燕:好哇。费二爷:三爷。哎爷这可是个大数咱们恐怕一时掂对不开。马三:哎赶巧了我明儿一早就要。费二爷:三爷您……十三燕:再大的数大得过十三燕吗。瞅见这个了吗,马三:嗯。十三燕:这是前朝皇太后钦赐的翡翠帽正。马三:嗯。十三燕:归了你了。马三:得嘞。十三燕:家里还有一件也是前朝皇太后钦赐的那玻璃匣子你见过也归了你了。够不够,马三:呵呵。费二爷:这没有了翡翠帽正跟黄马褂十三燕还是十三燕吗,爷您跟老梅家那什么交情啊我没跟您禀过啊我去过老梅家一趟他奶奶一听就急了明儿一准儿不会让他再唱了。十三燕:噢上梅家去了。费二爷:对。马三:不用不用求梅兰芳十三爷只要给我点小面子咱们就所有一笔勾销怎么样,十三燕:马三我给你面子。马三:那您就再给我鞠个躬咱就了了。费二爷:爷人都有低头的时候谁让咱们在矮檐儿底下呢。十三燕:可那得爷乐意。哎马三回来。你把这把椅子搬走我嫌你给我坐脏了。马三:好你厉害要不怎么说你天下无敌呢。给您提个醒钱我明儿一早就要。:马三。十三燕费二爷:不送。十三燕:滚。马三:哼~你等着瞧。费二爷:爷。十三燕:费二爷。费二爷:哎。十三燕:你真的去梅家啦,费二爷:啊。梅兰芳(年轻):爷爷今儿咱不唱了。十三燕:随你那是你自个儿的事与我不相干。费二爷:爷到今儿个了您能容我说您一句吗都是自家人咱们挑明了吧您没的可挑了是要脸还是要命您只能挑一样。您要是真不要命那今儿您就唱。十三燕:呵呵……吓唬畹华是不是,他起小儿是个胆小的孩子吗,甭拦他白费。甭管谁劝我是非唱不可。邱如白:回来啦。梅兰芳(年轻):哎。邱如白:坐吧。梅兰芳(年轻):十三爷爷这辈子活着好像就是为了今儿晚上这场戏似的。十三燕:畹华输不丢人怕才丢人。梅兰芳(年轻):三哥我唱不唱,邱如白:我不知道。费二爷:呵呵……怎么了,爷擦呀。十三燕:(咳嗽声)梅兰芳(年轻):(唱京剧)花谢花飞……飞满天。戏子:(唱京剧)将倒是一员虎将可惜他老了。十三燕:(唱京剧)呼众:(戏院嘈杂声)砸呀砸呀……梅兰芳(年轻):(唱京剧)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十三燕:(唱京剧)十日之内攻得城军师大印附于某的身。十日之内不得胜愿将老头挂营门。来来来带过爷的马能行。我要把定军山一扫平。十三燕:畹华。梅兰芳(年轻):爷爷。十三燕:坐。梅兰芳(年轻):哎。十三燕:怎么着妆都没卸就来看爷爷啦。你穿着戏衣来到这个世上留神把戏里的人物弄脏了下回不可以啊。梅兰芳(年轻):哎。十三燕:是不是座儿等你谢幕呢,梅兰芳(年轻):没错。十三燕:咱们那出《汾河湾》多好哇。梅兰芳(年轻):可不那天可真是步步都在点儿上。我心说爷爷怎么那么出神入化呀。十三燕:出神入化,要不是费二爷看了你那位邱先生的信我哪儿知道你要怎么改呀呵呵……梅兰芳(年轻):(抽泣声)十三燕:畹华以后你大成了名扬四海你得大大方方地提拔提拔咱伶人的地位爷爷争了一辈子的面子没争着呵呵……说你要成亲我倒忘了我送你个翠镯就在里间官箱里放着去拿去。梅兰芳(年轻):十三爷爷十三爷爷。(鼓掌声)梅兰芳(年轻):(抽泣声)梅兰芳:芝芳没见你来啊。福芝芳:汤搁那儿了啊一口不许剩。梅兰芳:(喝汤声)福芝芳:别那么大声儿。刚我可看你谢幕了啊以后跟座儿鞠躬就成了还招手。邱如白:您别瞧我跟美国的演出公司签的就是个备忘录一样具有法律效力。冯子光:所以才可怕想不去都不成了。再说畹华这个当事人他自己个儿还没最后同意呢嘛。邱如白:事儿是他先提的怎么可能他倒不同意了呢。冯子光:这是梅兰芳访美你又不是梅兰芳这这……邱如白:我是他三哥呀啊。冯子光:我也早已经说服了我们银行董事会贷给畹华十万元作费用就是因为要抵押这房子……呃就是一个例行的手续啊我也得等畹华乐意了我才能签呢对不对,梅兰芳:三哥万一去美国败了呢怎么办,邱如白:只管一万不管万一才能不败这就是你为什么能够打败十三燕。嗯,梅兰芳:不是说好不提这事儿了吗。冯子光:这事儿谁能忘得了呢是吧。梅兰芳:呵呵……爷爷去世那天费二爷出去请大夫让爷爷等着。后来二爷对我说十三爷哪儿是等大夫呢等畹华。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人就没了。六爷。冯子光:嗯嗯。梅兰芳:三哥。邱如白:嗯。梅兰芳:我是不是也有这么一天呢,福芝芳:呵呵……宋妈。宋妈:哎。福芝芳:有人惦记着抵押咱这房呢。宋妈:啊,:(戏院嘈杂声)(英文)众福芝芳:我怎么瞧这座儿上来了好些洋人啊。梅兰芳:还不是三哥请的美国人。福芝芳:请的时候跟你说了没有,梅兰芳:说不说的来的还不都是座儿。福芝芳:到底说了没有,哼~梅兰芳:芝芳。福芝芳:没你的事儿你扮戏。冯子光:哟芝芳来了。福芝芳:六爷三哥。邱如白:哎。福芝芳:为了上美国您不是要抵押我们这房吗。这我看了可您总得容我把这家里能卖的能当的一总估个数要是够您这十万呢二话不说签。邱如白:那要是不够呢,福芝芳:那就对不住了房子不能动万一输了你们让畹华大街上睡去呀,冯子光:其实呢这也就是个手续。福芝芳:手续,手续旁人怎么不签呀,邱如白:呵呵……我签管用我早就签了。冯子光:是啊是啊。福芝芳:您不一样您为了戏把官儿都扔了我们畹华到现在还还不上您的情呢要不怎么敢背着他签什么备忘录了。冯子光:哎哎我说……邱如白:拿着。做梅兰芳的太太要识大体。福芝芳:呵呵……是吧要不怎么梅家天天开着流水席呢甭管行里的行外的当红的落魄的穷的富的认识的不认识的谁不是坐下来就吃啊。冯子光:是是是是。福芝芳:三节八气的给行里的老人送水果送月饼年底下送红包我哪样落下过这都是因为福芝芳不识大体。冯子光:呵呵……嗐芝芳啊你这个嘴呀……福芝芳:六爷我还得跟您借点钱呢。钱不在您那儿吗。冯子光:哎这……这……这这……这怎么冲我来了这,呵呵……我让畹华把钱存到我的银行那是为了让他拿着最高的利息那这存、取……都是都是……自由自便嘛是吧。福芝芳:从我进了梅家我就没见过畹华干什么事儿是自由自便的。我走了。邱如白:今儿来看戏的洋人跟我说你要去美国的事儿纽约的报纸登出来了。冯子光:嗯。梅兰芳:六爷三哥别逼我。众:(戏院嘈杂声)冯子光:畹华畹华。哎畹华呢,这长锤一直催着呢人呢,福芝芳:不是在你们那儿呢吗。邱如白:走了。冯子光:呃我们……我们避一下我们避一避。邱如白:嗯嗯嗯。福芝芳:没出息。梅兰芳:明儿个六爷有个聚会你去不去,福芝芳:别你去哪儿我老跟着。嗯。哟。忘了擦脚布了。孟小冬:梅大爷我送您进去吧。梅兰芳:不用了。您刚才叫我什么,孟小冬:您不是梅兰芳梅大爷吗,梅兰芳:是梅大爷不是梅大爷。孟小冬:呵呵……梅大爷。梅兰芳:谢谢您。您在等人吗,孟小冬:噢我在等我姨夫呢等会儿我再回去接他。梅兰芳:您也是行里的,孟小冬:就算是吧净演使唤丫鬟了。梅兰芳:待会儿给您介绍介绍。梅兰芳:冯六爷孟小姐。邱如白:呵呵……冯子光:畹华真的假的呀什么孟小姐冬皇啊天下第一女老生嘛。梅兰芳:孟小冬,冯子光:哎。孟小冬:六爷我们名气小哪儿在梅大爷眼里呀。梅兰芳:您的名气可不小就是过去没见过。孟小冬:我可有跟您拍的相片您说见过没见过,梅兰芳:是啊。孟小冬:那会儿刚学戏一帮子师兄弟一块儿跟您拍的。冯子光:呵呵……邱如白:孟小姐好记性。梅兰芳:三哥。邱如白:哎。孟小冬:邱先生吧,冯子光:邱如白。孟小冬:外头都说您是梅大爷的师父。邱如白:哎不敢。冯子光:呃……诸位三哥四弟啊今儿个雅集单缺个须生可巧小冬就来了能饶得了她吗啊。来吧小冬。怎么样来段《失街亭》吧啊。孟小冬:今儿我倒是想唱《梅龙镇》。冯子光:哦,孟小冬:可就缺个李凤姐。冯子光:哎这……您挑。孟小冬:梅大爷。众:好好……冯子光:什么梅龙镇哪这出戏原本叫游龙戏凤哎。邱如白:呵呵……梅兰芳:(唱京剧)月儿弯弯照天涯问声军爷你住在哪家,孟小冬:(唱京剧)大姐不必盘问咱为军的住在这天底下。呵呵……没扮上我怎么看您都是个男的。众:呵呵……梅兰芳:没扮上怎么看您都是个女的。众:呵呵……邱如白:废话。冯子光:反正你们俩呀必然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就看是台上还是台下了是吧。呵呵……众:呵呵……梅兰芳:(唱京剧)月儿弯弯照天涯问声军爷你住在哪家,孟小冬:(唱京剧)大姐不必盘问咱为军的住在这天底下。邱如白:你让人家《失街亭》。冯子光:哎。邱如白:人家非要《游龙戏凤》。冯子光:嗯。梅兰芳:(唱京剧)骂一声军爷做事理太差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孟小冬:(唱京剧)好人家歹人家不该斜插这海棠花扭扭捏多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梅兰芳:(唱京剧)海棠花来海棠花反被军爷取笑咱忙将花儿丢地下从今后不带这朵海棠花。孟小冬:(唱京剧)李凤姐做事差不该将花丢地下。为军将花就忙拾起。李凤姐来来来我与你插啊插啊插上这朵海棠花。孟小冬:今儿个我是专门来听您唱的可谁想这不光跟梅兰芳唱了对儿戏就连我那把伞还给梅兰芳挡了雨。不过我得跟您说句实话啊您今儿的戏可真不如我想的。梅兰芳:我神儿今儿没在家。孟小冬:您看不上孟小冬啊。梅兰芳:我不是那个意思。孟小冬:那您是哪个意思,冯子光:呃你们二位一块儿唱的这个事儿……就定了吧啊。梅兰芳:听六爷的。冯子光:哦好好。孟小冬:梅大爷要不是真心的就算了。梅兰芳:我是真心的啊。孟小冬:呵呵……冯子光:呵呵……毫无幽默的一个人呵呵……邱如白:还不走啊。冯子光:哦哦。孟小冬:邱先生要不您也帮我说说戏。邱如白:嗯……不错。嘿嘿。梅兰芳:孟小姐。宋妈:六爷。冯子光:哎。宋妈:好茉莉呵呵……冯子光:哦好好。宋妈:别烫手别烫手。大奶奶大爷不知道跟谁借的伞搁门房啊好些日子了怕丢喽。福芝芳:搁那儿吧。宋妈:哎。梅兰芳:六爷来啦。冯子光:三娘教子哪。梅兰芳:芝芳今儿最后一场我得早点儿去。福芝芳:连排戏带演这一个多月哪天你不是早早就去了。梅兰芳:座儿真好。冯子光:哪能不好吗旦角之王配须生之后呵。福芝芳:噢那我倒得开开眼去一直忙着就没去。走吧。那儿有把伞是谁的还谁去。众:(画外音)热乎的煎饼果子……孟小冬:梅大爷您怎么来这么早啊,梅兰芳:您也来的不晚。孟小冬:您怎么不进去呀,梅兰芳:我等人拿钥匙呢。孟小冬:呵呵……梅兰芳:噢门是开着的。孟小冬:那台上见。梅兰芳:台上见。孟小冬:送您一朵花想想我自个儿都觉得没出息都是男的送女的哪儿有倒过来的呀。不过呀您头上那朵实在是太旧了这十天的戏您都跟我扔了九回了更旁人就更甭说了。今儿最后一场您就换一朵吧。您不能说谢谢啊说了马上拿回来。梅兰芳:谢谢。孟小冬:不客气。梅兰芳:(唱京剧)我们女儿家指甲也是长的怎么就着(zhao)不着你呢,冯子光:得告诉他们二位这戏是越演越好啊啊。孟小冬:(唱京剧)大姐你是爱小便宜呀来来来为军的一双粗手任凭大姐着上几着来请着。福芝芳:头回看没法比。梅兰芳:(唱京剧)军爷要我着,孟小冬:(唱京剧)要你着。梅兰芳:(唱京剧)如此我就……不着了。孟小冬:(唱京剧)哎怎么不着了,梅兰芳:(唱京剧)你将手放平些呀。孟小冬:(唱京剧)哦好好好放平些放平些。梅兰芳:(唱京剧)如此我就着着着啐。孟小冬:(唱京剧)哈哈哈……邱如白:六哥您圣明啊还真是越演越真了呵呵……冯子光:是吧我说什么来着。福芝芳:哼~邱如白:嗯。梅兰芳:(唱京剧)骂一声军爷做事理太差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孟小冬:(唱京剧)好人家歹人家不该斜插这海棠花扭扭捏多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唱京剧)海棠花来海棠花反被军爷取笑咱忙将花儿丢地下从今后不带这梅兰芳:(朵海棠花。孟小冬:(唱京剧)李凤姐做事差不该将花丢地下为军将花就忙拾起。邱如白:芝芳生我的气了。福芝芳:我气你那么说畹华你也忒难为他们了他们不往真里演莫非往假里演不成。孟小冬:(唱京剧)李凤姐来来来我与你插啊插啊插上这朵海棠花。众:好好……冯子光:好。众:好好……梅兰芳:我是来还您伞的。孟小冬:嗐您来的时候在走廊里我就看着您拿着我这把伞我还以为您自个儿要留着呢。梅兰芳:那时候还了我现在就没理由再来了。孟小冬:进屋坐吧。吉祥王老板:邱先生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要不然我先跟梅老板说一声。邱如白:你急什么呀,梅兰芳:我送你个纸燕儿一扔能飞老高。孟小冬:一点儿都不高。梅兰芳:那可是用戏单叠的上面有俩人的名字。孟小冬:哪俩人的名字,梅兰芳:梅兰芳和孟小冬啊。孟小冬:谁的,梅兰芳:呵呵……又是一张厉害嘴。孟小冬:福姐姐嘴也厉害啊,梅兰芳:人真好结婚的时候就说是来管我的。孟小冬:管住了吗,梅兰芳:那还管不住。孟小冬:呵呵……您猜我许了什么愿,梅兰芳:你知道我……许了个什么愿,孟小冬:不许你说我怕你许的愿和我想的不一样。要是能和梅兰芳永远这样唱下去就好了。梅兰芳:三哥您等我呢吗,邱如白:庆功宴的事忘了吧,一大桌子人都等你呢。梅兰芳:我就不去了吧去了又是一屋子的人一大堆的恭维话我给六爷打过电话说不去了。还有下个礼拜那个送匾仪式您也替我推了吧。邱如白:呵呵……小冬瞧见没有我这三哥当的难不难一百多家的商号联名赠他块金匾说不去就不去了。那上头写着四个大字。梅兰芳:哎三哥。孟小冬:哪四个字啊,邱如白:不让说。呵呵……孟小冬:呵呵……您不去大伙儿多扫兴啊今儿晚上您也该去角儿不到怎么开戏呀。邱如白:还是小冬明白。邱如白:下礼拜送匾的事必须去。小贩:热乎的馄饨。梅兰芳:回见小冬。孟小冬:回见。梅兰芳:芝芳我白西服裤兜里有个纸条你看见了吗,福芝芳:看见啦可我给撕了。梅兰芳:那是个挺要紧的地址。福芝芳:北堂子胡同七号。梅兰芳:北堂子胡同七号对了这是孟小冬的地址。福芝芳:你不用告诉我是谁。梅兰芳:芝芳。福芝芳:你不就是想告诉她今儿个你不想去接匾吗。梅兰芳:送我这块匾是大家抬举我给我脸。可我又一想当了大王我就唱不了了。众:(嘈杂声)怎么唱不了啊没人不让他唱啊……梅兰芳:唱得好你是大王嘛。唱得不好你还大王哪。众:呵呵……梅兰芳:可我就是个唱戏的只要能一辈子在台上我就知足了。谢谢大家。众:(嘈杂声)这是谁呀……邱如白:哎,众:哟就这么走了。是啊咱们的匾怎么办……孟小冬:邱先生您怎么来啦,邱如白:小冬有件急事请你帮个忙。孟小冬:您说。邱如白:畹华应该去美国他必须去去了他不光就是远东第一人啊没准儿他就是世界第一人啊。你得帮我劝劝他他听你的。梅兰芳:三哥。邱如白:哦畹华也在这儿呢。孟小冬:三哥。邱如白:哎。孟小冬:您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邱如白:哦地址是朋友给的记者。梅兰芳常来孟小冬家明儿个全北京城就全都嚷嚷开了呵呵……孟小冬:呵呵……三哥畹华跟您一样今儿个也是头回来我这儿。邱如白:哦。小冬我求您那件事儿拜托了。我先走了。梅兰芳:三哥。邱如白:嗯。梅兰芳:我们俩一块儿吧。孟小冬:明儿中午燕春楼我请客。众:(饭店嘈杂声)男:您请。朱慧芳:(唱京剧)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男:小二上酒。男:来了您哪。男:哎那唱的。朱慧芳:谢谢了这位爷谢谢您啦。众:呵呵……:您这边请。男孟小冬:那就是朱慧芳,我可一点儿都没认出来。梅兰芳:呵呵……那可是当年红透了的角儿。我知道这顿饭是你替三哥请的。你跟他一样也想劝我去美国。可我怕输。孟小冬:那你该怕的事还多着呢。一进园子发现只有五成座儿一个亮相害怕底下不给彩儿。您辛辛苦苦演了一晚上第二天剧评还不好。咱们本来就是看着千千万万人眼色吃饭的。梅兰芳:还真是。知道那天我许了个什么愿,就什么时候可以跟你去看场电影。孟小冬:今天就可以。冯子光:来了。吉祥王老板:哎哟。冯子光:仨捕快呵呵……梅兰芳:六爷三哥。吉祥王老板:梅老板您可回来啦您可得救我的命啊救场如救火啊。吉祥王老板:座儿都来啦今儿这面子您可一定要给我。梅兰芳:我今儿有要紧的事走不了。吉祥王老板:还有要紧过救场的事啊,祝老板病了按说您跟他不是一个戏班可座儿就要您不然他们都要退票啊。梅兰芳:今天请请旁人。吉祥王老板:谁红瞧谁您告诉我谁比您红我请去。梅兰芳:我要是犯回浑呢,吉祥王老板:呵呵……不能够啊您不是那样的人。梅兰芳:那我是哪样的人呢,我定好跟小冬看场电影都不行吗,吉祥王老板:孟小姐您帮我劝劝梅老板吧。邱如白:晚喽。吉祥王老板:哎。邱如白:畹华还记得你大伯的纸枷锁吧知道它可怕在哪儿吗,就在它是薄薄的纸做的不用丁点儿力气就能把它撕开。可要真能撕开你大伯、你爷爷早就撕开了。既然他们都撕不开那到了你这儿……孟小冬:畹华三哥的意思是只要你一天戴着它就一天不许撕破。梅兰芳:就一天行不行,孟小冬:停一下。冯子光:嗯停一下。邱如白:小冬一直就想跟你谈谈。孟小冬:(冷笑)让我离梅兰芳远远的没错吧,可我偏不我偏要天天等他等来他一个下午、一个钟头、一分钟都行。邱如白:小冬知道什么是孤单吧心里的。畹华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他心里的孤单一直都还在直到他碰见你。可他的所有、一切都是从这份孤单里头出来的谁要是毁了他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孟小冬:您说的我懂可我就是没办法离开他。邱如白:嗐~邱如白:别太难为畹华。小贩:磨剪子嘞抢菜刀。福芝芳:呵呵……不就是个孟小冬吗。畹华这样的要是没个红颜知己我都头一个替他屈得慌。您可别想歪了。回见。邱如白:呃……哦回见。孟小冬:来了门开着呢。福芝芳:吓你一大跳吧。孟小冬:没错。您请进来这要让旁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拦着们不让您进哪。福芝芳:你敢。孟小冬:我这儿该叫您福姐姐吧。福芝芳:叫芝芳吧亲热。福芝芳:好漂亮的小院。孟小冬:给您倒杯茶。福芝芳:不喝茶就喝白开水干净。孟小冬:那给您倒白开水去。福芝芳:不麻烦。孟小冬:不客气。福芝芳:倒了我也不喝。孟小冬:您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地说。福芝芳:说就说。我不如你过去也唱过自打跟畹华结了婚就把戏给扔了。哪儿像你呀天下第一坤角儿出息大了去了。孟小冬:今儿个您来可不是来捧我的。福芝芳:没错我是来求你的求你让梅兰芳清清静静地唱戏别分了他的心成不成,(抽泣声)临来前想得好好的我不跟你吵我怎么就这么没出息。我来是想告诉你梅兰芳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他是座儿的。梅兰芳:小冬。孟小冬:哟吓我一跳。梅兰芳:你要走了吗,我问你呢是不是要走了,孟小冬:还是那么不会说话。不是要走了是永远再不和你见面了。梅兰芳:你这个人不光爱说瞎话还挺爱记仇的。孟小冬:这不是瞎话这是真的。梅兰芳:这还不是瞎话你这还不是瞎话。孟小冬:这是真的。梅兰芳:这不是真的。孟小冬:就是。梅兰芳:就不是。孟小冬:就是。孟小冬再也不和梅兰芳见面了。梅兰芳:换件衣服咱俩去看电影。孟小冬:我不去。邱如白:冯宅要办晚会。钱记者:他们二位都到,邱如白:那可不。钱记者:换您张冯宅晚会的帖子。呵呵……您瞧您瞧您得着。邱如白:多好的一对儿啊。钱记者:那是。邱如白:只是有些事我不能不管。刘锡长:孟小冬。男:请小姐您请。请。男:林老您来了。男:来了来了。众:(冯宅嘈杂声)请请……呵呵……梅兰芳:芝芳签了抵押的官书。冯子光:畹华美国你输不起呀。梅兰芳:输不丢人怕才丢人。冯子光:可人家电报上明告诉你甭来了。咱们怎么回答,梅兰芳:梅兰芳怕去美国。几个字,邱如白:七个。梅兰芳:梅兰芳要去美国。几个字,邱如白:还是七个。梅兰芳:帮我壮壮胆。众:(冯宅嘈杂声)呵呵……男:先生请。男:好。男:王太太王先生。男:李先生。孟小冬:明儿个我就离开北平。冯子光:哎不……小冬你你……孟小冬:三哥我这儿有封信是给畹华的你替我一定交给他跟他说美国首演的时候再看。邱如白:呵呵……一定。男:好久没有见到您了。凤小姐:谢谢。男:凤小姐您请。众:(冯宅嘈杂声)请请……邱如白:没有啊。废物。男:确实没有啊邱先生。小李:哎三哥三哥咱们那个事我……众:(冯宅嘈杂声)先生请。好……刘小姐:孙太太。孙太太:您来啦。梅兰芳:哎三哥有事吗,邱如白:哦没事儿。梅兰芳:三哥给您介绍日本领事馆的田中隆一先生。田中隆一:久仰。邱如白:幸会。钱记者:梅先生来一张。梅兰芳:一块儿吧。邱如白:小冬呃……我我……我送你。众:(冯宅嘈杂声)要不把票给你吧他来不了啦。是啊以后我们联系。参加聚会啊……邱如白:哎。刘锡长:孟小冬站住。众:(惊吓)啊……刘锡长:都别动。邱如白:你你你……你想干什么你,放下枪放下。刘锡长:别动。梅兰芳:你把枪放下我是梅兰芳。刘锡长:谁不知道您是梅兰芳啊。众:(惊吓)啊……刘锡长:不许动谁都不许走。邱如白:你枪里根本没有子弹啊。刘锡长:谁说的,翻译:请只做该做的事。梅兰芳:今天这么多朋友都可以做个见证您要什么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刘锡长:我要孟小冬离开梅兰芳立即马上。孟小冬:放手。刘锡长:(抽泣声)孟小冬:那你可以现在就打死我。刘锡长:孟小冬我恨你要不是今天我什么时候才能让梅兰芳看我一眼听我说一句话。什么时候能像你跟梅兰芳这么近,啊。为了迷他迷他戏里那些人我都不知道我自己他妈的是个男人还是女人这种日子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吗,孟小冬:知道。梅兰芳:我原来以为我唱戏就是给大伙儿一个乐没想到这么伤了您。听了您的话我直想跟您说对不起您回去好好过您的日子吧。众:(惊吓)啊……冯子光:这儿这儿这儿这儿就是他。梅兰芳:明儿什么时候的火车,孟小冬:一早。畹华不怕。梅兰芳:哎。梅兰芳:(抽泣声)福芝芳:别哭啊。(抽泣声)梅兰芳:王老板。吉祥王老板:哎。梅兰芳:我唱不了《梅龙镇》了。吉祥王老板:这不是座儿点的戏嘛。梅兰芳:唱不了。唱什么都行就是唱不了《梅龙镇》了永远都唱不了了听到了吗,字幕:年美国纽约市。众:(纽约市嘈杂声)美国人:(英语)剧评人:(英语)中国京剧是陌生的艺术形式充满异国情调超出纽约观众的欣赏经验很难理解。冯子光:《纽约时报》权威剧评人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眼还没看呢先叫上倒好了。加上这样的大萧条。当然了后悔药是没得吃的。你你……你干吗这么看着我,我是希望你赢的。邱如白:不是我是梅兰芳是我们。还没演呢就认输了,啊。自己个儿先败啦,我告诉你梅兰芳必须赢。梅兰芳:还有事吗,郑会计。郑会计:哦是这么回事夫人一再交代财务上的事不能瞒着您有笔抚恤金是给那个刺客刘锡长的数目挺大早就支出去了这是邱三爷签的单。邱如白:畹华。谁给你买的报纸,梅兰芳:三哥刘锡长您给了抚恤金,邱如白:嗯,哦嗐畹华。这个刘锡长呢可怜我就做主给了他一笔钱。梅兰芳:你撒谎他既然死了怎么又活过来给自己的抚恤金签字呢,啊。除非你先雇了他。告诉我。邱如白:没错是我雇了他雇他阻止孟小冬雇他让孟小冬离开你。畹华你只差一步你就出神入化了我不允许任何人挡你的道哪怕是这件事情我做错了。梅兰芳:可你再没有机会叫他站起来听你说一句对不起。邱如白:我不后悔。梅兰芳:你出去。剧评人:(英语)梅先生作为女性的化身据说比女人更女人。可我们只能看到他们的手和脸京剧优雅的沉闷或让西方观众透不过气来那就深吸口气再进去吧。邱如白:刘锡长没想打死谁我也不知道这枪里边有子弹。冯子光:您这么干卑鄙呀。邱如白:你怎么说我不在乎但是今天晚上你必须站在我这一边。梅雨田:(画外音)畹华吾侄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不知道大伯还在不在人世了。梅祖母:你大伯信上说什么了,冯子光:畹华畹华呢,梅雨田:(画外音)大伯想让你不唱可兴许你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那你就好好唱那你就千忍万忍戴着你的纸枷锁甭回头一股劲儿地走到底儿吧。男解说员:(英语)死了丈夫的年轻女人东方氏在战场上遇到了杀死她丈夫的敌人。邱如白:哎这儿应该有个好啊。女戏子:(唱京剧)夫人杀呀。您倒是快点儿杀呀。戏子:(唱京剧)得嘞杀什么呀别捣乱了走吧你。邱如白:(英语)先生。美国人:(英语)什么事,邱如白:(英语)她怎么走了呢,美国人:(英语)什么,这是个自由的国家。邱如白:你的时代到了。美国观众:(鼓掌喝彩声)哦……哦……(英语)冯子光:哈哈……哎哎你你……你上哪儿去了,邱如白:怎么了,怎么了,冯子光:这还用问吗这还看不出来吗。邱如白:六哥怎么了这是,冯子光:疯了全都疯了。哈哈……邱如白:疯了。疯了。怎么了,疯了六哥疯了。邱如白:畹华幕谢了八九次了不能再上去了观众宠不得的你太真心他们就开始拿你不当回事。你要是虚情假意他们反倒捧着你呵呵……冯子光:呵呵……这倒是真的。梅兰芳:请让开。众:(鼓掌声)邱如白:畹华上车吧。梅兰芳:我走走。孟小冬:(画外音)畹华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到这封信要是在散戏的时候我要说恭喜成功。要是在开场之前我还是那句话畹华别怕。字幕:年日军进攻北平。梅兰芳:今儿又出来跟大家见面道别。我一辈子最怕的就是不能唱戏可这一天到了(liao)还是来了我盼着大伙儿平平安安的甭管走到哪儿我都惦记着大家。谢谢大家。吉野中将:(日语)田中少佐能解释一下迟到的原因吗,田中隆一:(日语)因为进城看梅兰芳的演出所以来晚了。吉野中将:(日语)这么说是因为工作迟到了。田中隆一:(日语)我自己也很喜欢梅兰芳的戏。所有占领过支那的异族统治者都是在被支那文化同化之后结束统治的。作为少数民族的清国皇室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异类狂热地迷恋汉族的京戏。梅兰芳就是支那出现的最伟大的优伶他扮演的上百个角色象征了支那人的喜怒哀乐。梅兰芳代表了他们的情感而支那人把情感叫作人心。只有征服了梅兰芳才能征服支那文化日本帝国才能不重蹈支那史上其他占领者的覆辙。梅兰芳:三哥。行李都收拾好了吗,邱如白:想了想我还是不跟你走了。你都不唱了我去还有用吗,梅兰芳:票可都买好了。邱如白:说不唱就不唱啦梅家三辈人的心血说扔就扔下啦,啊。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他日本人要是不走难道京剧就该忘啦,要是德国占了英国那英国人就永远不演莎士比亚啦,只要京剧还在这国亡不了。梅兰芳:你还是先跟我走吧。邱如白:火车站我就不去了这儿算送了行了。别把戏荒了。梅兰芳:嗐~福芝芳:吓我一跳别坐着啦帮我归置归置就该奔火车站啦。三哥在这儿坐了半天等你等不来走啦。宋妈:大奶奶再请您个示下大爷的那些唱片肯定是不带了没错吧,福芝芳:这不都另外装箱了吗不带了。妈:哎。宋福芝芳:哎干什么呀你,干什么,宋妈:大爷大奶奶这边这边。男孩儿:妈那边儿。女孩儿:妈妈妈妈。众:(火车站嘈杂声)快点儿快点儿那边。上去上去……男:上车上车了。上海的车啊走了。上海的走了。宋妈:快点儿。女孩儿:给我给我给我。男孩儿:就不给你。福芝芳:还打还打。女孩儿:他抢我糖葫芦。男孩儿:给我给我给我。宋妈:孩子们说了北京的糖葫芦吃完了就没了。梅兰芳:给爸爸吃一口吧。女孩儿:爸爸给。众:(火车站嘈杂声)再见再见……女孩儿:冯伯伯冯伯伯。冯子光:哎哎哟真好。男孩儿:冯伯伯。冯子光:哎。小男孩儿:冯伯伯。冯子光:上海没有煎饼果子可有蛋糕哎呵呵……女孩儿:我也要。男孩儿:谢谢冯伯伯。宋妈:慢点儿跑别摔着瞧着台阶。孩子们:哦吃蛋糕了吃蛋糕了……冯子光:芝芳可是瘦多了啊。福芝芳:六爷见着您可真踏实。赶紧练琴去。孙老板:梅老板我想请您唱两场。冯子光:啊呵呵……孙老板:嗐~既然梅老板这么不给面子我没辙了。再说了这租界还在法国人手里呢日本人还没来呢。冯子光:行行行行了行了呵呵……孙老板:行行行。好好好再会再会。梅兰芳:再会。冯子光:畹华真不想唱啦,梅兰芳:想。宋妈:谁呀,来了来了来了。(吃惊地)日本……日本来了。田中隆一:孙老板的邀请希望您不要拒绝。梅兰芳:我已经拒绝了不骗你。田中隆一:我一直以为在做一件好事不管中国怎么样至少梅兰芳还在。梅兰芳:有人要看一个弄脏了的梅兰芳吗,田中隆一:(日语)他拒绝了对不起。是我知道了。田中隆一:我的长官想同您见个面您什么时候有时间,福芝芳:你可不能去。梅兰芳:早晚的事儿早去早了。福芝芳:你得告诉我你要带他去哪儿,田中隆一:梅先生会受到礼貌的对待。日本人:(日语)带走。翻译:(日语)田中少佐。田中隆一:(日语)要把他带到哪儿去,翻译:(日语)冷静点儿听我说。田中隆一:(日语)让开。翻译:(日语)田中少佐。吉野中将:(日语)田中少佐就让他在里边呆着。翻译:梅先生阁下问您考虑好了没有,梅兰芳:这件事的答案我已经告诉田中隆一先生了。吉野中将:(日语)他说什么,翻译:(日语)他说这件事的答案他已经告诉田中少佐了。吉野中将:(日语)请他也告诉我。翻译:梅先生……梅兰芳:不演。吉野中将:(日语)他说什么,翻译:(日语)他说不演。田中隆一:为什么不演,你知道我在中国看过你多少场戏。吉野中将:(日语)说什么呢,说日文。田中隆一:(日语)你第一次来日本我才十五岁因为父亲战死了是叔叔带我去看了你的戏。翻译:(日语)他说您第一次访问日本的时候是他叔叔带他去看了您的戏当时他十五岁他父亲战死了。吉野中将:(日语)告诉他他是个在台上装腔作势的臭女人。译:阁下说您是个在台上装腔作势的女人。翻梅兰芳:告诉他在台下我可是个男人。翻译:(日语)他说他在台下是个男人。吉野中将:(日语)我的刀砍敌人都砍断了你以为不能砍下你的头吗,田中隆一:(日语)日本军人不应该这样对待梅兰芳。吉野中将:(日语)什么,你再说一遍。田中隆一:(日语)拜托你了。您认出我来了在冯宅。梅兰芳:在家的时候就认出来了那个时候您是我们请的客人。哦您把烟盒忘了。田中隆一:这是父亲留下来的纪念品谢谢。福芝芳:日本人还会来吗,字幕:北平郊区日军机关。翻译:这位是邱如白先生。田中隆一:田中隆一。邱如白:见过。什么事,说吧。翻译:田中先生想通过您请梅兰芳先生年底在上海演两场戏他向您保证这两场商业演出不会有别的色彩。田中先生希望梅兰芳先生永远留在舞台上。邱如白:凭什么你们就认为应该是我劝他唱戏,田中隆一:因为你离不开梅兰芳。邱如白:(冷笑)田中隆一:不管战争谁胜谁负梅兰芳都应该不朽你的心血和贡献也跟着不朽。(日语)武藤把我们在上海的地址交给邱如白。翻译:是。邱如白:呵呵……众:(戏院嘈杂声)呵呵……贵妃呀这是……男:卖报卖报。哎哎对不起对不起。邱如白:停停停停停。:你这不是开搅吗。男男:这人谁呀,众:这唱的哪一出啊,他搅和什么呀……邱如白:知道不知道这是梅兰芳的戏,戏子:知道啊。众:怎么上去就来一段吧来一段……邱如白:知道,呵呵……嘘。让你偷来就偷来了怎么不好好演呢,男:老头急了哎。众:哈哈哈……邱如白:醉酒是什么戏呀啊。戏子:哟您说是什么戏呀,邱如白:不是粉儿戏呵呵……不是粉儿戏《贵妃醉酒》那写的是失了宠伤了心的妃子虽然伤了心那也是体面的、高贵的。众:呵呵呵……戏子:我瞅您倒是挺体面的。众:哈哈哈……戏子:哼~哼~众:这下事可大了干什么呀……戏子:我他妈给你演。戏子:你知道什么呀。邱如白:敢动我。戏子:赶快下去。众:打呀打呀……邱如白:(抽泣声)孙老板:喂嗯梅老板。字幕:上海沪南电话局。孙老板:梅老板我这儿还纳闷呢您是最对得起座儿的最为座儿着想的怎么能不唱呢。一切我来安排一定爆满的。啊好好好再会再会哎。小贩:大馍子大馍子大馍子。众:(嘈杂声)你干什么呀,哎哟你这是干什么呀,哈哈……女播音员:中央社消息国际红十字会官员已经确认日本军队于年月日晚八时攻入中华门占领南京。而就在刚刚……邱如白:(喘气声)邱如白:你骗我你竟敢骗我。说好了是纯粹的商业演出原来是打算让梅兰芳出来为你们庆功哪你们卑鄙呀你。田中隆一:你不是也给电台打了电话吗。邱如白:所以我糊涂我混账。可你们别动梅兰芳。男播音员:昨天深夜梅兰芳博士给本台打来电话表示将于近期复出。梅博士选择之时机与日本皇军对南京的占领似有微妙的联系当然……冯子光:嗐这种事问都不用问除了咱们那位邱……福芝芳:六爷您千万别跟我提这个人的名字自从畹华认识了他就让他给绑了架了。畹华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他能这么害你呀,宋妈:大爷大奶奶不知道谁这么缺德隔墙扔进这么一大块石头来碎咱家一块玻璃。不是我就跟您回一声。梅兰芳:宋妈。宋妈:哎。梅兰芳:扔了吧。宋妈:哎。福芝芳:这可真说不清楚了怎么都说不清了。嗯嗯……(哭声)梅兰芳:日本人进租界了。吉野中将:(日语)你亲自把梅兰芳记者招待会的请柬给他送去。田中隆一:(日语)是。福芝芳:出去出去。宋妈:没事儿。别……别……福芝芳:你出不出去,你不出去我就叫巡捕了。宋妈:大奶奶别介别介。没事儿。邱如白:芝芳。福芝芳:不要叫我芝芳。邱如白:弟妹。福芝芳:谁是你弟妹。邱如白:我给畹华送剧本怎么了,福芝芳:出去。宋妈:三爷三爷。邱如白:怎么了,福芝芳:邱三爷邱先生你饶了畹华行不行,你别来再找他了行不行,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邱如白:这这……这……宋妈:大奶奶大奶奶大奶奶别气坏了身子别气坏了身子。三爷我说句话您准不乐意听我要是您我不敢来我没脸来我没脸来我。福芝芳: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梅兰芳:芝芳。宋妈:大奶奶。大奶奶消消气消消气您先消消气。邱如白:六哥我不是来请罪的。有句话倒是个日本人说的甭管战争谁胜谁负梅兰芳都应该不朽。冯子光:哼~学会捧臭脚了是吧所以你就有理由这么干所以你就有理由陷害这个你几十年都一直护着的人,邱家五世为官到了是出了奸贼了。让开我不跟你说话。邱如白:六哥我……我没……我没陷害朋友。冯子光:你一直都赢可这次你输定了。邱如白:畹华战争隔几年就一次你牺牲了你的艺术一切又都重归于好烟消云散这就是寻常世界。可你呢你不光是为了一个寻常世界而生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哪怕人家误解你。梅兰芳:可您当年告诉我人不光得活着还得往好里活。活得好好好活着活得不害怕。您自己说的话您忘了,梅兰芳:这些天我就不见人了你把吴大夫的电话号码给我那天早上我让他帮我打伤寒针听说一打就发高烧嘴上的皮都能暴出来我就那么去参加那个记者招待会。还有欠六爷的钱得想法还上。福芝芳:交代后事哪,畹华咱们不打那针。梅兰芳:还有汤吗,福芝芳:有。福芝芳:嗯嗯……(哭声)梅兰芳:芝芳过去的事儿对不起。吴大夫:梅先生我再跟你说一遍啊几天里边反应会很剧烈要发烧的说不定还会昏迷啊。梅兰芳:知道了。梅雨田:(画外音)畹华多大的繁华到头来都是一场虚空等大伯明白了已经晚了。大伯要你做个凡人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日本人:梅兰芳先生这边请。众:(记者们惊讶声)啊梅兰芳:好久没跟大伙儿见面大家好。今天虽然是个记者招待会我想说的其实已经说完了。田中隆一:为什么留胡子,为什么戏弄你自己,梅兰芳:我没有戏弄谁我是当真的。我有个长辈我管他叫爷爷临死跟我说畹华你将来帮爷爷办个事。我说什么事儿啊,他说把咱们唱戏的地位提拔一下好不好,让人家把咱们当人看好不好,我说好啊。可我不知该怎么办到。答应老人家的事我想我只能做到这样了。福芝芳:畹华畹华。田中隆一:(日语)拥护梅兰芳的被称为梅党男女老少都叫他梅郎他的声音叫梅腔。而梅在支那是冬天开放的花朵。吉野中将:(日语)关于梅兰芳计划的事还要继续进行下去。田中隆一:(日语)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可以让这件事停下来我都愿意做。福芝芳:三哥。邱如白:嗯噢。福芝芳:您把您给畹华写的这些个信拿回去吧您拿回去了畹华欠您的情就还了。邱如白:这封信不是我写的是畹……畹华大伯写的。福芝芳:这封信畹华不知道看了多少回看了就发呆我一辈子都不知道信上写的是什么。邱如白:大伯要你早日离开梨园行大伯不知道你会不会听我的。你从小没有父母。邱如白:你常叫大伯大伯不应是怕冷不丁有一天大伯走了你一叫没人应心里会更孤单。邱如白:呵呵……咱俩这一辈子年轻的时候连一件太时髦的衣服我都不让你穿一根时髦的绣花绑腿我都不让你打因为活得真戏里才能真。你都依了我了因为我你连你最爱的女人你都没留住。可要有来世我就再不会阻拦你了我都依你。因为我懂了你想做个凡人。也许……也许你一直其实都是个凡人。梅兰芳(少年):大伯。梅兰芳(少年):大伯。梅雨田:哎。字幕:年抗战胜利。梅兰芳:谢谢大伙儿。别跟着了我这就要扮戏了。(完)(个字)电影人物:梅兰芳孟小冬邱如白福芝芳十三燕冯子光梅兰芳(年轻)田中隆一费二爷马三朱慧芳吉野中将钱记者梅雨田宋妈老宋梅祖母邱母吉祥王老板梅兰芳(少年)小李郑会计

用户评价(0)

关闭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32KB)

抱歉,积分不足下载失败,请稍后再试!

提示

试读已结束,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敬请购买!

文档小程序码

使用微信“扫一扫”扫码寻找文档

1

打开微信

2

扫描小程序码

3

发布寻找信息

4

等待寻找结果

我知道了
评分:

/69

电影梅兰芳

VIP

在线
客服

免费
邮箱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